旅游攻略 >  台湾省旅游 >  台湾旅游攻略 >  我到台湾串个门儿

我到台湾串个门儿

相关目的地:   淡水   新北
2673376张照片
本篇游记共含17699个文字,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要是放些照片就好了呢~

2016-05-01 21:54

2016-05-02 09:50

不错,放些图会更生动吧

2016-05-02 15:55

雖然我與樓主的政治立場、歷史觀完全不同,但不可否認是一篇有點意思的不同視角的遊記

2016-05-02 22:27
此评论来自马蜂窝自由行APP马蜂窝自由行APP

谢谢你们的欣赏,欢迎到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84703912,或者到搜狐博客:http://ygx329.blog.sohu.com,那里的的文章有照片

2016-05-03 01:10

引用 陳建佑 发表于 2016-05-02 22:27:28 的回复:

雖然我與樓主的政治立場、歷史觀完全不同,但不可否認是一篇有點意思的不同視角的遊記

回复陳建佑:朋友,你好!两个不同环境成长、受过截然不同教育的人如果思想、理念等相同倒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了!如果如果你愿意,我希望结交你,因为彼此间的深入讨论及思想的撞击会使这种讨论和沟通变得非常有意思。

2016-05-04 00:23

引用 韓森 发表于 2016-05-06 11:35:51 的回复:

天朝的庄严以及大漠的荒芜和戈壁的深沉,台湾只是孤悬东海的一片落叶,
它只是它自己,这已经够了。............................二岸關係    您已暗喻了   ^^
您的游記非常有意思, 值得玩味   !
個人想法 : 就讓东海的一片落叶, 繼續保留它自己, 或許對中華民族的未來是另一種可能  !
建議樓主 : 多來台灣自由行, 相信您可以發現更多深層的觸動與想法   !

回复韓森:落叶终要归根!

2016-05-08 02:34

引用 韓森 发表于 2016-05-08 10:41:14 的回复:

你是中國人,是中國大陸人,你站的土地, 你家房子上的土地又是誰的土地呢 ? 
你有權利選擇什麼樣的政府嗎 ? 現在的中國 ? 又是哪一個中國呢 ? 

我是台灣人, 我的祖先幾百前就來台灣開墾了, 我祖先留下的良田美宅, 
經歷清朝, 日本殖民,到目前的中華民國政府, 我祖先開墾出來的土地, 
到目前為止還是我家族所擁有, 土地產權證還是登記在我家族名下..........

台灣是自由民主公民社會, 我們生活在這兒, 在這兒納稅給公務員幫我們辦事, 
做不好的公務員可以換人做看看, 不好的領導人四年後可以再換人, 
這一個台灣 曾與清朝,日本帝國,中華民國有關係, 但是與67年前才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毫無任何干係 !

回复韓森:谢谢你的留言,两个平常人讨论起如此重大的政治问题,很有些意思;而且,言辞之间看得出你很有些意气,其实大可不必!还是心平气和为上。
谨就你的留言回复你。
对!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大陆人,我为此而骄傲!你问的我站的土地乃至我家房子的土地是谁的、选择什么样的政府、那一个中国等等问题和我的游记、我们的话题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顾左右而言他。
没人否定你不是台湾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台湾把你养大但也没必要非得这样告诉我,但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必须承认台湾不是一个政体(中华民国≠台湾),起码在法律(不论国际法还是国内法)上如此,你的身份、你的证件、你的一切法律文书没有一件证明你是台湾人的而只是证明你的出生地、你的居住地、你的籍贯是台湾而已。你家拥有的土地房屋也难否认这一点吧?我没有见过你家的房契、地契,但上面一定有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和“中华民国”的字样,中华民国----中国也!你的举证恰恰证明台湾属于中国!
至于台湾是什么样的社会、社会是否民主、领导人四年可以换人等和我的文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你对你的社会是否满意只有你自己知道,我兴趣不大,而所谓民主社会说的有点不接地气。民主恐怕先要弄懂它的含义及它的定义,那种可以随便骂骂国家、社会和领导人的民主对寻常百姓有什么意义?这个话题和我的文章根本不搭界!而领导人的轮换,我用以前认识的另一个台湾人的话回答你:轮换,不是此比彼强,而是彼太烂那就换一个不知是否也烂的此。用大陆的一句俗语,正所谓矬子里面拔将军。
台湾和我们、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无关系非你情愿 !政治我不想多讲,人微言轻,这么大的问题对于你我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你是台湾人、你的祖先几百年前来到台湾开垦;但贵先祖是从哪里来的?不知道?忘了?----可以回家问问。

2016-05-09 01:14

朋友,回复出乎意料的快!看看时间是早晨,不知你作何职业以致如此闲暇。
一句“落叶终要归根”惹得你如此敏感,以致敏感的有些脆弱。其实,那只是一个自然现象而已;既然是自然现象,那么它就要超乎你我的力量、不以你我的好恶为转移,简而言之就是你无论如何也挡不住那片树叶飘落而下----小心,别砸破头!因为脆弱。
真是那句话,两个平头百姓议此大政多少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之嫌,起码对于我太过奢侈。
不知你从何而来的优越感,以如此口吻来教训我使我对台湾人的印象受到了伤害。台湾人应该是一个个温文尔雅、讲求温良恭俭让的谦谦君子,你为何一口一个“阁下”地尽失斯文;不好,真的。
生活在两岸的两个平常人,我想应该彼此心平气和地进行沟通,彼此欣赏各自的风采多好。看看不同的文字、想想不同的道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最起码你让我知道了一个平常台湾人之所想,以及你的视角、你的逻辑、你的知识、你的历史观和你的信息量等。你所谈对错高低我不好评价,但你确实成见太深。不知道你是否来过大陆、是否深入地考察过大陆的社会形态?你的观点太过偏颇,所得结论是你考察、研判的结果吗?我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
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伤害过你吗?以致让你如此痛恨、攻击和曲解,什么“中共內部統治的矛盾”等等,信息来源来自哪里呀?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在台湾我看到过一些研究大陆的政论书籍,不客气地讲:太过浅显、内容荒诞,我想你非人云亦云之人,希望看到你令人新奇的、令人击掌的观点。
以史为镜,可以使人深刻。我们应该学习一些历史的、哲学的、逻辑的知识,中庸而不是偏颇地看待问题,学习做一个哲人,希望和你共勉。
看过《三国演义》吗?开篇: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乃是天下大势。这就是中国的历史。中国经历过许许多多的分裂和割据,像汉末三国、五代十国、南北朝等,但终要归于一统。这不需要看你我高兴,这是一种必然!甚至还有一些残酷。这种历史规律我们谁也阻挡不了,正所谓: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一位民国先人的语录。
我非为人师,亦不好为人师,故不再一一讨论你的意见及观点。我只想告诉你一点,历史的真实是这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非从中华民国中分裂出去的!她是建立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国共为民主共和而分道扬镳,中共在经历三大战役,消灭800万国军,把民国、国军赶到台湾以后经多党派政治协商成立的;你去看看台北的国史馆、中正纪念堂,那里的介绍还是比较客观的。
我很高兴我是一个北京人,这不妨碍我什么......真的!

2016-05-10 01:08

引用 韓森 发表于 2016-05-11 08:02:38 的回复:

今天比較忙,  先回復一段  :    
我大陸朋友二位賢伉儷來台灣游    他們是共產黨員 
他們的發表網文部分內容 :
一位外国友人说全世界没有台湾这样互助善良热情的地方。
       也许去过台湾的人都会有和韩寒相同的感受:我失落在我生存的环境里,前几十年教人凶残和斗争,后几十年使人贪婪和自私,于是我们很多人的骨子里被埋下了这些种子;我失落在我们的前辈们摧毁了文化,也摧毁了那些传统的美德,摧毁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摧毁了信仰和共识,却没有建立起一个美丽新世界,作为晚辈,我们谁也不知道能否弥补这一切,还是继续的摧毁下去;我失落在不知道我们的后代能不能生存在一个互相理解而不是互相伤害的环境之中;我失落在当他人以善意面对我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我失落在我们自己的文艺作品很少能够在台湾真正流传,而能在台湾流传的关于我们的大多是那些历史真相和社会批判,更让人失落的是那些批判和揭露往往都是被我们自己买了回去,用于更加了解我们自己。除了利益和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我们几乎对一切都冷漠。这些冷漠和荒诞所催生的新闻都被世界各地的报纸不停的放在头版,虽然可以说这是官方的错,但无奈却也成了这个民族的注释。

另外  ;  閣下知道台灣人的想法嗎 ?  
為什麼臺灣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只說自己是台灣人。
底下這部落客也寫得不錯:  廣州 新周刊 總編 肖鋒  來台調研網文
http://goo.gl/LDxJGE     (複製貼到網路連結)    若無找不到  網頁
搜尋 :   廣州 新周刊 總編 肖鋒

回复韓森:我同样很忙,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我们之间的讨论我想也可以画上句号了。
我对你的回复再做几点简单回复,否则不礼貌。
你转发了你自诩朋友的两位共产党员的文章,我看不出和我的文章、你我之间的讨论有什么关联?或者你想表达什么观点?你强调他们共产党员的身份想说明什么?他们的文章至多是一篇反思社会道德问题的文章,我怎么也和我的文章、观点建立不起来任何逻辑关系!我感觉你的思维经常呈现出一种发散式思维,表现出某种不着边际。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反思、反省是一个人、一个团体、一个社会成熟的标志。近一些年来,大陆经常反思1949年建国以后,尤其是文革以后的得与失、成功与失败、成绩与损失以及精神与道德,我在我的其他非旅游博客中也有这方面论述与文章,但这是另一个范畴的问题,放在这里有些转移话题了吧!
你总在问我知道台湾人的想法吗?知道台湾人为什么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吗?前几番讨论中我也几次和你讲清楚了,你的想法观点很典型也似曾相识,那不仅仅属于你,是代表着现实台湾某种带有2016标志的时尚标签,对于大陆人来讲这已经不新鲜了、已经懒得听了!在历史与现实的大潮中,你的、你们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社会发展的大趋势,这谁也阻挡不了!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就是这个道理。而且,19世纪末割让台湾给日本,清朝光绪皇帝去询问台湾人的想法了吗?1945年二战结束四大战胜国在发表《开罗宣言》《波斯坦公告》决定台湾地位时征求了台湾人的意见了吗?1949年民国政府及其军队战败撤往台湾时顾及台湾人的思想了吗?......不一而足,在历史的大潮面前,一个人、一个地区、一群人的想法往往微不足道,如果能够起到作用那么大家都可以整日怨妇般地喋喋不休。所以,认清大势至关重要!我在游记正文中写道:“任何一个受过正统教育、接受传统理念的中国人都不会允许国家分裂,任何一个中国政治家维护国家统一都是对他最起码的道德要求,否则他会永远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我虽然也是人微言轻,但这是我对历史与国家的深刻了解。这是原则和底线,在原则和底线面前,你我不感到很无力吗?
在即将为我们的讨论画上句号时,我希望你到大陆来走走看看,不抱成见地深入地了解些问题、研究些问题,如有必要及可能,我可以做你的向导,为你提供便利。我们彼此方便时也可以继续我们的讨论----那种充满善意、理解、容让的沟通而不要延续那种沉重的、不以我们意志为转移的话题。
顺便告诉你,我同样是一名共产党员、是一名有着30年党龄的布尔什维克!但这和本文无关,只是回应你强调过你有两名共产党员朋友。
再见!

2016-05-12 00:22

"无疑台湾幸甚!国家幸甚!民族亦幸甚!" 
台灣從80年代後漸漸遠離國家主義民族主義的教育思想, 比較著重在人本的思想
國家民族主義把國家民族放大, 個人壓小, 強調犧牲個人成全掌權國家機器
但我想你在晚輩東廂房的台灣領略到比較肯定的地方, 都是因為看重個人後的消費者意識
至於你所謂長輩正房的北京, 宮廷大官大路大氣勢大潛規則大, 就是人民很小很小

2016-05-30 23:20

「六四天安門事件」今(4)日屆滿27周年,猶記去年的今日,
還在為總統選情奮鬥的蔡英文人正好在美國參訪,不過當時她提到,
無論是六四、野百合、太陽花或雨傘運動,都釋放出一個社會訊息,
那就是青年世代的理想與熱情,將成為推動台灣前進的重要動力。
如今蔡英文成功當選總統,對於她所針對六四而提出的兩岸關係看法,
也引發各界關注。而這回蔡英文也比照往年,透過臉書發表感言。

© 由 Sanlih E-television Co., LTD 提供
 以下為蔡英文針對「六四天安門事件」在臉書發表的全文:

 台灣許多書店的書架上,擺滿了有關中國大陸琳琅滿目的書籍。有許多來自對岸的朋友,會在這些書架前面停留。很多時候,他們認為,在中國看不到真實的中國,於是,他們把握機會,迫切想知道世界是怎麼看待中國。

 在總統選舉期間的電視辯論,海外的中國留學生,透過網路,看到候選人間一來一往的辯論。他們覺得,這種決定公共事務的方式很新鮮。甚至,在我個人許多競選行程裡,我也經常看到來自中國大陸、港澳的朋友,隱身於人群之中。他們對台灣的民主選舉充滿好奇。多數的朋友們,在親身經歷之後發現,民主其實沒有很可怕,民主是一件美好可愛的事物。

 如果我有機會,我想跟這些朋友說,今日台灣民主的美好,其實一路走來很艱辛。不同國家有不同民主化的路徑,不過,民主不會從天上掉下來,以及,民主與人權的普世價值,是透過人民的努力來爭取。這兩點,是所有民主國家共同的結論。

 我相信,中國大陸也不例外。今天是六月四日,27年前,北京發生了天安門事件。有許多人因此失去了家人,有許多人因此而對改革失望,也有許多人,被迫離開了故鄉,在海外流亡。這些,台灣都曾經經歷過。這就是為什麼,27年前,每一個在電視機前面看到那些畫面的台灣人,心裡都能感同身受。因為我們也走過這一條路,我們比誰都能清楚體會,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對民主與自由的渴望。

 身為總統,我不是要對對岸政治制度指指點點,而是願意真心誠意跟對岸分享台灣民主化的經驗。今日的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的成績有目共睹。在對岸執政黨的努力之下,中國人民確實擁有比以前更好的物質生活。這一點,沒有人可以否認。不過,也沒有人可以否認,中國大陸內部政治和社會也正在面臨轉型的壓力。如果對岸能夠給予中國大陸人民更多的權利,世人將會給予中國大陸更多的尊敬。

 這是正視過去的時刻,這也是邁向未來的時刻。中國大陸正在改變。改變也正在考驗執政當局的智慧。珍惜那些在書店裡找尋另一種視角的人民,珍惜那些體驗過民主生活的留學生。他們很可能是讓中國更往前邁進的人。

 不要讓六四成為兩岸之間永久的難言之隱。中國人民的過往的傷痛,只有對岸的執政黨有能力來化解。我的責任,是保有台灣人做為民主人與自由人的身分,建構一個和平的、穩定的、一致的、可以預測的兩岸關係。希望有一天,對於民主和人權的看法,兩岸之間會趨向一致。

2016-06-04 21:1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