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行(二)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闲话少说,周一我和流光一早830约在公主坟地铁站,坐一号线到终点站苹果园下车,再搭了109到模式口东里(金顶北街),我们的目的地就是法海寺,一个我才听说没多久的寺庙。
而我们的必经之路模式口大街,其实也就是两车道的一条路,路两边一开始还是四五层高的楼房,慢慢的往前走,开始看到很多破旧的民居。本来就不宽的路两边分别都有三轮摩托卖各种小商品,还有卖菜的地摊,总之就是一个颇为古老的集市,很难想象这里会藏着一间庙。
问路的时候有人说要路经一个彩票超市,的确是有的,然而也就一间房那种吧,从那边再拐弯上一条缓坡小路,没有名字,但途径一间中医院,一直到集市的尽头,就能看见法海寺啦!
一进山门先看到院子中间两块被石龟驮着的明代石碑,上面应该是刻着李童为何要在此建庙的一些信息,据说他是做了一个梦,然后便找到了这里终于能为皇帝还愿之类云云……
再往里走就能看到大雄宝殿前两颗白皮松……本土鳖第一次见白皮松,还以为是松树干被涂了防虫药,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这的确是两颗罕见的松树,而且据说树龄已有千年,甚至远远超过法海寺……
大概是来的还很早,除了我们没见其他游客,空气微凉,再配上尚有些蓝的天空,仿佛和刚才走过的热闹集市完全是两个世界……

看壁画真迹现在是100元一人,有专人讲解,我们先在两边的展览室内看了一些文物和资料,其中有明代大钟,上半部分刻着梵文,下半部分是汉字(又是捐助人的名字?)两件明代法器,不知哪年的鼓楼牌匾,油漆彩绘已完全脱落,木头也已开裂,让我想起法海寺曾经也有破败的时刻吧,展览里展出了1933年和1937年两位西方女记者拍下来的一些法海寺当年的境况,其中一位赫达·莫里逊原来拍过一万多张那时中国的照片,有机会找来看看!
其中有三张是已经倒塌了的天王殿里的壁画,但是展览柜的玻璃让我没法好好拍里面的图,现在网上已经搜不到天王殿的壁画图了。只记得其中一个人物是维摩诘,摩诘原来是无垢的意思,想起了王维字摩诘。
里面应该还有一件楞严经幢(但没印象了),据说上面刻有各种工匠以及画士官和部分画士们的名字,太不容易了!
展览室里看的不够仔细是因为急于想见真佛……大雄宝殿现在是常年锁着的,里面三世佛像在文革时候被毁掉了,所以是后修的,但是壁画是真真切切五百多年的原物,然而没有照明,所能依靠的只有一只手电筒,颇有点韩愈的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照来所见稀的味道。
我们是从左手边,也就是大雄宝殿西侧的壁画开始看起,东西两侧都是赴会图,从双手捧花篮的飞天开始,整个壁画被祥云分成两个世界,祥云上面是佛的世界,只能仰视,祥云下面是人间的植物花卉,可以平视,祥云的高度原本在罗汉像的头顶处,但现在已经看不到罗汉,所以最下面新露出来的原本是罗汉底座的部分颜色便特别鲜艳,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五百年的香烟缭绕与日晒雨淋还是为壁画留下了时间的痕迹……
赴会图中间是佛,两边是菩萨,流光发现佛的面容呈现女相,讲解员便告诉我们这是密宗风格,他带我们看了三世佛上方的藻井,解释了一下密宗曼陀罗,藻井也是基本保持当年的原貌,曼陀罗貌似很有学问,留着以后了解。
看到佛像一侧的菩萨们,我发现和唐代密宗的菩萨像的确是有很相似的地方,头饰,璎珞,飘带,沥粉贴金,浓墨重彩,格外华美,面容丰腴,男身女相,然而骨子里我以为还是明代的风貌。
祥云也有玄机,有些祥云隐隐像是一条龙形,东西两侧是一样的赴会图,所以我看到一说总数便是天龙八部?
而两幅帝释梵天图,描绘的是所谓天人,他们的位置处在祥云的中下方,面孔很明显画的是人的特征,有宫廷仕女的风格,衣饰比赴会图中更加繁复,袖袍裙角和飘带仿佛是自带了音乐与舞蹈两种形式,而且其中辩才天正是掌管音乐,她/他脚下分别有豹子狮子与狐狸,都是被音乐所吸引的哈哈,真是无声胜有声,不过他们仍然未能脱离六道轮回,所以会有天人五衰。
最最具神韵的当然是水月观音,一层薄纱轻绕菩萨的全身是神韵的表现之一,菩萨的坐姿也是神韵的另一个表现方面。。。已经词穷,就引用网上搜到的一句吧“菩萨左手压下的是我们内心的嗔恨和欲望;右手提起的是慈悲和智慧。双手呈胜施舍手印,一上一下、一开一合、一压一抬、一阴一阳,宇宙万物的自然规律也尽在其中。”另外和文殊普贤菩萨一样,这个位置大概曾经是大雄宝殿内光线最亮的地方,所以要比东西侧的壁画更褪色一些。
其实我很想感慨下佛教造像艺术,不单是佛像本身的那种神性,还有佛教特别重视整体氛围的营造,通过多维艺术和时空艺术,一定要营造某种小宇宙以及奇观,细节完美到用放大镜去看,然而我还没涉及到每个人物姿势所包含的故事以及情绪(在这方面我觉得佛教和神话有些相似,总是情绪的大冲突。)……
我突然就有点懂宫二希望看到一盏佛灯,电影里是一种elightment的象征,表示她原本深刻的内心冲突,到了这里突然觉悟,复仇是生命中最大的自由意志,必须为之断舍离,这为她的功夫里注入了新的境界,所以她便是宗师。
当然我这种俗人目前也只能悟一下电影情节了……
后来我们又看了药师殿里的复制品,当时就觉得那个材质有点奇怪,回来查了一下原来不是靠画的,而是一种照相技术,叫珂罗版,据说是1:1复制,甚至也弄了沥粉贴金的效果,但材质和壁画那种质感真的很不一样……
我们后面又走到法海寺的藏经阁,从那个高度可以远眺翠微山,所谓的背山面水,就我这种小白都知道绝对是好地方(旁边是龙泉寺,据说是元代古寺,以及四柏一孔桥都证明这里曾经有水,但现在小渠是干的。),但是里面没有和尚(大雄宝殿都锁了哪里来香火呢),据说李童死后这里香火就断了,这么好的地方纯粹靠做梦找到真的可信吗?不过这里的历史大概都成了谜,所以法海寺才一边以壁画著称而另一边鲜为人知,就像远眺风景里首钢的那些大型机械设备,在雾霾中仿似钢铁侠在迎面走来一样的魔幻现实主义。
再引一首诗吧:敦煌恢弘杂化夷,永乐经严仪范垂,最是法海称细密,艳逸神妙孰与比。(中国工笔重彩画家潘洁滋先生)
田义墓入口完全就在集市旁边……真正的大隐隐于市,百度地图都指示到门口了还看不到……好玩的是问路人也不清楚,真是咫尺天涯……咳。
也许是因为法海寺的震撼太大,相比较而言,田义墓的给人印象并不是很深刻,当然里面的碑亭,华表和石像生还是值得一看的,但相比我在西安碑林里的石刻艺术馆内看到的各种唐代贵族的墓葬石刻,还是平凡了许多,所以明朝太监就势力再大,又怎么比得上开国功臣和皇族子孙。
不过我们还是跑到墓室里去看了一下,沿着通向地下的楼梯走,没有灯,手机手电筒光线十分微弱,流光一路都念念有词搞得我也有点紧张了,墓室不大,里面空空如也,原本放棺椁的地方还有两块烂木头而已……而且里面凉飕飕的,夏天好乘凉咳……我又想到中国人对死亡的态度,就算是太监这种靠非常手段经营人生之人,依然心心念念要安排自己死后的种种,李童的墓碑就在法海寺外侧,他们仍然希望自己死后祭祀不断……事死如事生这几个字简直就是一种最古老中国式宗教教义之一……
田义墓的外面还修了几间展览室,在门口碰到卖票人,我发现她讲话我基本听不懂,难道这就是北京郊区的口音吗?少了那种皇城根儿的范儿,更有村镇的感觉……
展览室里什么都有……最先看到的就是一具干尸,几间简陋的展室里从汉阳陵的陪葬品到赵孟頫的画,从还原阉割现场到古代情趣用品展示,民间文化的脑洞奇特而cult!
我们聊到其实中国有那么多太监,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关于他们内心世界的真实想法的文字记载,他们是正史略过的一笔,比女人好不了多少,不过明朝的太监势力应该已经远超前朝,他们本身是封建统治的牺牲品,但又成为皇权与新兴资产阶级抗争的马前卒,这其中所包含的矛盾也是封建皇权已然腐朽的象征……
京西三百七十寺,都是宦官始做成,古代传说到了今天已经很难一一证实,那么海淀区学区房的传说呢,至少从外表上看,不是那种资本主义的feel,不过谁知道呢,也许正是因为兼具交通便利又大气的生活感(我可不是来推高房价的)……如果我是中产我也爱这里哈哈哈……
接着我们就去吃了一顿西北菜,我一向战斗力都麻麻,然而为什么流光好像也没有2013年在HK时那么有战斗力了?这是一个问题……
这篇就酱紫吧,想看攻略的,我的攻略就是北京除了那些游客云集的地方之外,还有好多真正能让人感受这个地方原本的人物风貌的好地方。

哈哈,这次更懒得编辑了,纯粹图文分开,看看以后有没有心情吧。

本篇游记共含3400个文字,4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2016-05-04 16:25

引用 wanghua_cd 发表于 2016-05-04 16:25:03 的回复: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回复wanghua_cd:人少的时候

2016-05-05 12:3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