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樱花之际初见武汉

12
木三 (北京) LV.6
2016-05-02 11:52 595/13

很早就想去武汉看樱花,今年终于约到伙伴,在樱花盛开之际初见武汉

看樱花当然要算好花期,不然便看不到樱花正盛的花团簇拥,而很有可能看到落樱缤纷的晚春清冷。为了避开清明的闹热,定了前一个周末的火车票。定完后细想,今年暖和得早,所以又改签到前一个周末。正期待第一次一同出游,发现,武汉下雪了!白雪飘飞,樱花枝头颤,亦花亦雪,各自映衬,相互交融。这样的景致,光是想象,就很美!武大官微发布的雪樱视频,简直惊艳。我们担心樱花抵不住这料峭春寒纷纷而落,便决定当周就出发,去武汉

几经辗转变化,终于在3月11号晚上踏上了行程。因为几次改火车票,加之大家都想在花期去武汉,所以,最坏情况下的最好到达时间变成了凌晨四点。

day1:长江两岸,景致各自散落又相互辉映

凌晨四点半的汉口火车站,在昏黄的灯光下,土黄色的西式车站弥散着历史厚重感。武汉的历史,在朦胧的气氛里,就像被罩在一层薄雾里,若隐若现,但它就在这里,在这座城市里。火车站钟楼上的指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流过处,便成历史。我们看过去,称之为历史,未来看现在,当下也将被写进历史,世界的前进不停止,历史的更迭就不停止,时间在走,历史就被沉淀,以前在口口相传的故事里沉淀,在成册的竹简里沉淀,在泛黄的薄纸里沉淀,后来在更多的记录里沉淀,纪念馆、博物馆、电子文档,都是沉淀之处。

坐上公交去青旅,从汉口去汉阳,有幸看到凌晨五点多的武汉。一个城市越大,它容纳的人群越丰富,贫贱富贵、士农工商都在其中,人群的活动时间各自不同,有城市还未苏醒环卫工人就开始打扫,有远离公司的上班一族大清早就赶公交,有开市前商贩就在提货取货的路上奔走,有晚上商业街里的少男少女的灯红酒绿,有夜市里年轻人的吃喝玩乐,黑白交替的一天,城市的人群似乎没有哪个时间是不在活动的,所以城市的休息时间也就越少。大概只能在深夜,城市人群大多入睡,它才能轻轻入睡,浅眠片刻吧。所以,我们一路上看到清早便开始忙碌的人群,从道路上稀稀落落到开始人声嘈杂,我们也看到了这个城市的渐渐苏醒。

汉口区自古就是武汉的商业中心。相比工业中心的汉阳,汉口的建筑更现代化,人们开始一天的忙碌也早一些。当公交车驶入汉阳区,两边的高楼逐渐变少,到长江之流边甚至可以用破败来形容。民房凋敝,散落在道路两边,像年久失修,像无人入住。没有了洋务运动时张之洞建立的汉阳钢铁厂、汉阳兵工厂的机器开动声,有的是新世纪新时代新发展里的拆拆建建的施工声。在清末,汉阳是武汉甚至全国的重工业基地,那是因为战乱年代武汉重要的军事和战略地位。在长江的腰身处,沿江而上可深入中国大西南地区,沿江而下直达长江三角洲的江南江苏浙江上海等富庶省份。武汉南京长江水军线打通,便给南边这大半个中国添了一道稳固的防线。这样的地理位置,无论是对清政府还是帝国主义,都具有重要意义,都是必争之地。所以,张之洞在这创办了汉阳兵工厂、汉阳钢铁厂。而今,早已不是短兵相接的年代,早就过了战火纷纷局势紧张的时代,全世界全中国都在抓住和平的大好时机搞政治搞经济搞文化,武汉这样的地理优势在经济大发展的潮流下不比当年,所以这座城市也要开始寻求新的发展,所以才有我们看到的多处施工。

传言武汉的公交车很剽悍。不过我并未感受到。可能清晨司机师傅刚刚开始新的一天工作,心里还没有那么厌烦。下车后去青旅。清晨微凉,空气里还有些湿意。过往车辆不多,路上行人大多是早起的大爷大妈,出来晨练,他们一天的生活就在晨练中慢慢展开。

青旅在文化创业园里。有颜色大胆的壁画,有造型抽象的雕塑。园子还没苏醒,鸟儿几声啁啾。看着青旅大门锁着,我才想起竟忘了提前跟老板打声招呼,我们会很早到,帮忙留个门。青旅外树下的椅子上,隐约留有旅人们昨晚喝茶聊天谈人生谈理想的味道。在这样的清晨,偶尔飘落几片已经枯黄的树叶,的确清幽。坐着休息了会,我们决定不等了,去古琴台。

古琴台北临月湖,周围花开得正好,粉白交织,各自开枝头。在绿叶中细看,白之净,只觉眼前明亮;粉之淡,在褐色树枝上相间簇拥,和晨光辉映。

古琴台地基很高,顺着台阶而上,青砖灰檐,木门乌黑,严肃中透出古老。相传在此,伯牙为子期段琴。高山流水遇知音,何等难得。伯牙抚琴,志在高山,子期言“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则曰“洋洋兮若江河”。伯牙心之所想,子期通过琴音,均能领悟。感同身受已达心有灵犀之境,如此之人在有生之年遇到,岂止是幸运,只能说是缘分吧。且不说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不同、经历不同、认知不同,大多只能在理性上理解对方,却无法在感性上产生共鸣,这样的心有灵犀实在少之又少;更何况人这一生短短几十年,遇到的人是泱泱人海中极少的部分,而绝大部分又只能成为一面之缘的过客,若知音从如此相遇中而来,如若不是冥冥之中有缘,怎能遇到?

在物质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都在追求物质条件更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大多的朋友出于利益的相连,真情实感的交流显得有些奢侈,常常做的是独自在莫大的城市里自己安慰自己,独自愈合伤口然后成长,所以我们渴求知音,渴求真朋友,可现实让我们越来越难为他人付出时间付出情感,于是在希望有人陪自己说话陪自己面对痛苦时,往往却在通讯录在好友列表中找一圈却找不到那个可以的人。一方面在成长,一方面在失去。也许,人生来就是孤独的,没有人能完完全全地理解你,待到长成一个在情感在人格上独立的人时,这样的孤独就可以自我消受了。正因为太难得,所以伯牙子期的故事流传至今,并且还会一直流传下去。

在生活气息浓厚的小街小巷里穿行,我们走到了归元禅寺。站在寺外,看到的是佛家典型的黄墙朱门和中国传统的飞檐斗拱。

不像大多寺庙开门见山,进门就能见到主要佛殿建筑,归元寺要左右拐几次,才见到万佛殿。相比一般的寺院,归元禅寺很大,大雄宝殿、藏经阁、罗汉堂一应具有。当然也不乏别的佛家建筑。随处看看,我们便走到了饭堂。佛家的饭点有严格的讲究,所谓过午不食。饭堂里是几排连着摆放的长条桌子凳子,简单干净朴素,一如斋饭一样简单明了。吃素是佛家的一条戒律,却也存在“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说法。我想,这样并不能被看成是真正的信徒吧,虽然佛教传入中国后,在其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不同的宗派,在理论和修行上也各有侧重,但有些规则是一个宗教必须保持的,不论派别。真正的信徒,不仅是理论思想的接受,也需要身体力行的实践。

到了长江边,必是要在高处看长江的壮景。所以我们去了晴川阁。“晴川”,有中国古代文字所特有的味道,念着也觉得熟悉。朋友的一句“晴川历历汉阳树”提醒我了,这名字不正是取自这句古诗吗,我们所在之地不正是汉阳吗?

晴川阁不仅名字古雅,地理位置也颇好。北靠汉水,东临长江,与黄鹤楼隔江而望,一阁一楼,交相辉映,故有“三楚胜境”之称。

虽是初春,晴川阁里的树木已很繁茂,绿意盎然,满眼清新。地方虽不大,但依地势而建,亭台阁楼布局自然。登上古晴川阁的台阶到最高处,豁然开朗,眼前就是长江。长江这样好的水利条件,西方列强当然不会放过,所以在1858年的《中英天津条约》里,增设了汉口这一内陆通商口岸。长江大桥横跨东西,气势恢宏。江面宽阔,所以江水悠悠二流不显湍急。江面上有零星的货轮。和被迫开为通商口岸虽已时隔一个多世纪,长江依然保有运输作用,只是吨位一直在增加。可以预见的是,只要经济还没发展到足够,运输作用一直会延续下去,货轮的烟也会一直在江上冒下去,不知道长江上只有观光游船而无货轮的那天会是什么时候。有点小遗憾的是,当天雾霾挡住了蓝天白云,江水显得有些阴沉,不然江水蓝天相映衬,将会是更开阔的景致。

武汉最有名的景点当属黄鹤楼。上午在长江西侧的景点,下午我们便渡江去东侧的黄鹤楼。

下车后远远地就看见了黄鹤楼,数层飞檐叠累,到黄鹤楼下,气吞山河的壮观更是明显,层层叠叠,尽显恢弘大气。眼前的黄鹤楼是1985年重修的。从三国修建以来,黄鹤楼经历了数朝数代的修缮损毁再修缮。黄鹤楼内陈列着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的模型,有的是在上一个朝代的基础上稍作修改,对辅助建筑的布局稍作调整;有的则是战乱烧毁后将黄鹤楼及其辅助建筑基本重修。各朝各代,风格各异,特点鲜明。宋朝则多些清秀之风,元朝则重于敦实。中国古代帝王,登基坐拥江山时,不仅喜欢用天文的星象等来增加自己的合法性,登基后也喜欢对有历史有象征意义的建筑进行修缮,一表圣明,对先贤存有敬畏;二表权力,相当于昭告天下,已经是朕的天下和朝代了,就需要尊本朝之法本天子之命。黄鹤楼如此屡修屡毁,多少与此也相关吧。

黄鹤楼有名,离不开文人骚客下的笔墨。中国古代,最有情怀有情调有闲情雅致有文艺气息的当属那些文人骚客了。像现在的背包客,他们有兴致去名胜古迹走一走,不能居庙堂之高则四处游学,每到一处,若有所感,未尝不临文嗟悼,于是留下自己的诗词歌赋。从李白的“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到“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从崔颢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到“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境遇不同,情感万殊。友人离别的伤感,远离他乡的愁苦,在登上黄鹤楼俯瞰长江置身浩大景物之际,都会被放大。我们看着古人留下的笔墨,古人想着他们古人的遭遇事迹。古人们本无联系,却因黄鹤楼,因相似的遭遇,似乎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联系,这种联系,是文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绕黄鹤楼围廊而走,整个武汉尽收眼底。天际流的长江,在雾霾笼罩下有些迷蒙。高楼耸立,现代都市的即视感十足。高楼之间,散落着一些破旧的民房。高楼和民房之间,正是这个城市发展经过的体现。所有的发展都是循序渐进的,没有一蹴而就的大都市。而我们要注意的就是保护那些古城老区留下的历史遗迹,若发展要以破坏遗迹为代价,那就是战略制定的问题,北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城市和城市之间,有些地方很相似,比如都有一条年轻人喜欢去的小街,那里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工艺品,有各种各样咖啡、甜品、明信片小饰品的小店,北京的南锣鼓巷,武汉的昙华林就是这样的小街。朋友说那里有一些老建筑,我信以为真。到那发现老建筑不多,青砖灰瓦的只看到一家。不过,在这样有些热闹的小街里,发现藏着一处基督教堂,我有些小惊喜。

有年轻人去的小店聚集的小街,也有小吃摆满路边的小街,那便是户部巷。在这里,有武汉特色的热干面,也有全国各地都能吃到的臭豆腐、烤肉等。夜幕降临时,便是这里开始热闹之时。没有餐厅的舒适安静,有的是拥挤的嘈杂和接地气,你推我攘中是十足的生活气息,只是这种生活气息只在特定阶层上上演。摊位里烟雾环绕双手不停的老板,摊位外一心都在看着美味的事物上的学生或者刚刚踏入工作的职场新人,都是这幅生活画卷里的主人,也许这些年轻人多年后不会再出入这样的小街,但现在他们是这样的阶层,就会有这个阶层相应的社会活动。什么样的阶层对应什么样的生活,虽然想想有些残酷,但这就是生活最朴素的道理,最真实的展现。

离开户部巷,天已全黑。这时候去看江景,正是好时候。江风习习,温存了一丝白日的暖意,也夹带着一点江水的寒意。买了两张船票,我们期待着坐船过长江。

江这边的武昌是文化政治中心,江对岸的汉口是商业中心,这样的划分在现在已经不是很明显了,但都是繁盛之地,工作和生活的人群当然就多了。所以这个时候,在码头等着渡江的人也是密密麻麻,大多是回家之人,像我们这样专门来体验坐船过江的大多是和我们一样的游客。

站在露天的甲板上,可以近距离地看到江水。在晴川阁和黄鹤楼远观,江水是悠悠而流的,真正近看时,发现水流很急,也很浑浊,旁边有人开玩笑说这是“黄江”。长江大桥灯光亮丽,对岸的电视塔一枝独秀,一长一高,皆映入江水,形成印象派的倒影。

船渐渐离开岸边,武昌区的夜景渐渐形成整体。高楼林立,灯火通明,五颜六色,偶尔还有在上海江外滩的错觉。楼顶的激光灯发散,消失在橘红色的天幕。我们看到的是这些建筑的光鲜亮丽,看到的是它们的繁荣景象,看不到的是在里面的工作者的忙忙碌碌。坐在这边的汉口江滩休息,江风带着若隐若现的腥味,有一丝早到的夏夜的凉爽。

夜深了,城市还未困倦,我们已有困意,归去,入眠。

day2:樱花,我们来了

为了在路上少花些时间,我们选择地铁去武汉大学。在地铁上,我突然明白,我们正在长江底,头顶就是长江。这种感觉很奇妙,想着长江从头顶流过,似乎看见了翻滚的波浪,似乎听到了江水流过的声音,却全然感觉不到身处江底的异常。

我们没有直接到武大标志性的门口,而是穿过信息学部。新中国成立后,各大高校掀起了院系调整浪潮并一直延续至今。武大的信息学部就是合并了武汉测绘科技大学而来,并沿用了其校区。信息学部看起来有些破旧,建筑的颜色不管灰还是绿,都被蒙上了时间的灰尘。这片校园,是我身边这位朋友生活了四年的地方,而我初见此。一切对我来说新鲜的,对他而言都是再熟悉不过,在亲切感袭来的同时多少也会有物是人非时间匆匆的小感慨吧。

星湖边有几棵樱花树。石桥曲折,尽头便是樱花,触手可及。桥下是水,桥上有花,樱树缀星湖,碧水映白花。微风吹过,小小花瓣离枝飘飞,星星点点各成姿态,而后落在树下的泥土上、绿草里,落在微波丝丝的湖水里。绽开了,簇拥过,绚烂了,美丽过,最终生命结束了,趋于平静。大多数生命都如此,来到这世间,不管经历着怎样的生活,即使再普通再平凡,也会有自认为精彩的有意义的部分,成为记忆一直保存到生命的最后。那些精彩可以充满闪耀的光芒,可以没有他人瞩目只有自己在意,可以是快乐的也可以是痛苦的。而当生命快结束时,那些精彩那些意义都好像只是在淡淡得说着:“来过,留下过印记”,最终无一不趋于平静,归为尘土。

今年因为武大老建筑修缮,樱花大道封闭,赏花也需提前预约。武大校门处便是检预约票入口。校门看起来很新,老校门被推倒了,我们看到的是后来重建的。

历史建筑的保护在中国一直都是一个不容乐观的问题,我已经听闻了无数因为新楼开发而推倒历史监护的事情。不得不说,我们对历史文物对有故事的建筑的保护意识太弱了。少数的声音来自知识分子阶层,而他们往往在决策中起不到决定作用。在决策时,利益才是大多数决策者关系的问题。在这样一样缺乏信仰的环境,钱成了绝大多数人的追求,所以,即使拆了之后再无此物,即使这些建筑是固定的艺术,存有丰富的故事,那也不能阻挡住对金钱的追求,所以北京胡同越来越少,所以林徽因梁思成故居在媒体多次介入后还是难逃被拆命运。即使在武大这样的高校,为了方便,为了修地下通道,原汁原味的校门被现代人的观念淘汰了,而仿老校门的新校门在这迎接全国学子各地游客。想着这座有着123年历史的校园,我不禁觉得有些突兀。建新校门无妨,可为何不把老校门留着呢,谁也没有说一个校园只有一个校门。

看到“国立武汉大学”这几个字,不禁联想到那个动荡年代,多少高校迫于战火局势纷纷西迁,武大也在其列。一边是战火,一边是迁徙,但他们仍坚持办校。从那一代的知识分子身上,我看到的是他们对知识对教育的敬畏,对学术的追求,也比现在多了一份纯粹。所以在漫漫西迁途中,陈演恪即使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将自己带着的书保护好;所以在炮火纷飞中,梁思成即使无数辗转,也要实地考察,为建筑著作的书写取证。都说那是一个大师辈出的年代,有这样的纯粹这样的追求,大师之名不求而自来。

校门背后便是武大的校训:自强弘毅求是拓新。巍巍学府,这八字校训便是对一届届学生的希冀。每个高校都有每个高校的校训,曾经有人做过粗略统计,求是、创新、自强是出现得最频繁的字样。一方面,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这些品质都都有巨大的作用,能让人前行得更好。另一方面,越难得的东西越是普遍被需要的。看着见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要拥有却很不容易。当发现这些东西在我们身上匮乏时,教育界便越是希望我们把之作为追求。这样的希冀从上个世纪办学之初就一直保持至今,而我们却越来越多地听到剽窃、修改实验数据的例子,面对百二十年的高校,面对醒目的校训,有些难过。

每到南方的校园,我总是忍不住会爱上这里。校园里绿植之多,是北方学校不能比的。目之所及都是绿,绿得让人放松让人舒服。大片的草地,坐着看看书、聊聊天,和谐惬意。

樱花大道封闭,我们便去樱园赏花。游客之多,便也无法体会“赏”花之闲适感受了。花繁树茂,一眼望去,一片白的世界。偶尔风起花落,整个空间飘散着点点花瓣,若是人少,真就是一阵沁人心脾的花瓣雨了。看不到樱花大道花中有楼斗拱樱花相映衬的美丽,也好,多留一份美好。有些向往的美好,一经现实碰触,将大打折扣,甚至会感叹不过如此;与其这样,不如留着。

说起武大樱花,有不少人以为那是日本人留下的。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有一小部分是当年侵华时日军带来的,大多在樱花大道。后来中日72年建交,日本赠送的1000株樱花有50株经周恩来总理赠给武大。我们看到的大部分樱花是后来武大农场从上海引进的。当年日军种下这些樱花,大概想不到会成为武大的一大风景,他们或许只是想寄托相思之情。战争中残忍的他们,在想到故乡想到家人时,也难逃这种人类情感与生俱来的柔软。

武大背靠东湖。由于时间原因,我们只在武大附近绕东湖走了走。内有珞珈山,外有东湖,武大真是坐拥风水宝地。

武大樱花,心心念念终得见。重游故地也好,初见武汉也罢,若是有缘,以后再见。

本篇游记共含6925个文字,2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2016-05-02 13:32

好游记,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05-02 13:55

2016-05-02 14:1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2016-05-02 15:30

2016-05-02 15:31

引用 曹晶晶七日 发表于 2016-05-02 13:32:09 的回复: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回复曹晶晶七日:谢谢,这次照片不多,以后多拍一些

2016-05-02 20:45

引用 快乐超级游侠 发表于 2016-05-02 15:31:08 的回复:

回复快乐超级游侠:谢谢

2016-05-02 20:45

引用 hai 发表于 2016-05-02 14:11:17 的回复:

回复hai:谢谢

2016-05-02 20:46

引用 跟我走四方 发表于 2016-05-02 13:55:24 的回复:

好游记,谢谢楼主的分享

回复跟我走四方:以后争取每到一地都写一篇游记,分享出来

2016-05-02 20:4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0F

2016-05-07 20:06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2016-05-09 10:50

引用 时尚动力吧 发表于 2016-05-09 10:50:22 的回复: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回复时尚动力吧:谢谢欣赏。欢迎提问

2016-05-09 22:0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3F

引用 木三 的图片:

2016-08-26 08: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