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婺源游记

11
lizhiwei (石家庄) LV.5
2016-05-03 11:29 530/6
  • 出发时间/2016-03-30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380RMB

       婺源江西东北部的一个县,和安徽省交界,旧时也归古徽州管辖,只是解放后才被划归江西,这里之所以出名,是因为1987年香港摄影家陈复礼在此小住一周,他拍摄的照片在江西南昌展出,他在前言中称赞婺源是“最美的农村”, 他拍摄的照片取名“天上人间”获国际摄影金奖。画面中就是那令人心醉的油菜花盛开的景色,后经媒体广告的渲染,如今已经是著名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怀着对它的无限憧憬和探求的心理,我终于踏上了这片充满梦幻色彩的土地。

       晓起
       3月30日,天下起濛濛细雨。我从三清山出发,和别人拼了一辆车(我是后来加入,划到40元,公交车35元)只用了一个半小时便到了婺源县城,原打算住老北站附近的摄影宾馆,但看看时间刚刚9点。呆在宾馆白白浪费时间,于是决定放弃在这里住宿,先到游客服务中心买了一张含婺源12个景点的通票(老人半价103元),需要说明的是,如果不在这里买通票,到各个景点去买是不享受优惠的,一个景点就需要60元,这样只要玩两个就已经很划算了。游客服务中心和去各景点的老汽车北站并不在一起,在一条街上,大约三个站点的路程,且不通公交,我让包车送我到游客集散中心,买好票后搭乘一辆摩的前往老北站,只花了五元钱。老北站去往各景点的车很多,全是小型客运车,20分钟一趟。我要去的晓起、江岭、汪口都在东线,没在通票之内的庆源、汪槎也在这条线上。坐上车不到1.5个小时就到了晓起村,
刚下车,就有一位老者招揽我到他家住下,价格是60元,开空调80元,这天是非周末,价格还算合理,说是不远,于是决定跟他去看看,这家旅馆叫大河客栈,座落在村头的河边,是一座二层小楼,周围生长着十几棵数人才抱得过的上百年的香樟树,几只小白鸭在河里自由的游戏着,环境很是不错,推开窗户,外面就是怡人的风景,干净卫生,带独立卫浴,立马成交。放下行李,带上相机和雨伞就兴冲冲地出发了。我跟在一个旅游团的后面,进入景区,一边走一边听导游讲解,晓起是清代两淮盐务使江人镜故里,位于县城东北45公里的段莘水和晓起水交合处。 “ 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 进士第、大夫第、荣禄第等商第官第无不折射出这方钟灵毓秀土地曾经有过的辉煌。村内小巷均铺青石,曲曲折折,回环如棋局。此外还有双井印月、濯台焕影等景点。我亲眼目睹了下晓起村口处的“晓起神樟”和红豆杉树,

       可是不得不说,经过这些年的开发,晓起已经被过度地商业化了,失去了它原始的纯朴与宁静,大街小巷都是卖纪念品和当地土特产的铺子和旅店。倒是距下晓起1公里的上晓起保留了江南农村的原始风貌,走出下晓起村口,眼前是一片开满油菜花和萝卜花的山川田野,细雨濛濛中,走在蜿蜒的青石板田间小道上,心情十分惬意,由于是非周末,再加上和景区门口有几时路程,路上的行人很少,无形中更增添了几分难得的宁静。远处的山头飘荡着几缕云雾,近处黄白相间的花田高低错落,在淡淡的雾气中,远远望见一片黛瓦粉墙徽派建筑的村落,那便是我要去的上晓起。

       啊!春天的江南总是这么烟雨濛笼,不过也因此具有了一种独特的韵味。几树粉红色的桃花和白色的梨花在村头带雨绽放,一条清澈碧绿的河流穿村而过,河边几棵古老高大的香樟和枫树刚刚发芽,树的巨大的枝杈倒映在平静的河面上,给这座村落平添了几分历史的厚重,站在村口的河边放眼望去,小桥流水,白墙黛瓦,几个村姑弯着腰在河边洗衣洗菜,老人抱着小孩儿三三两两地坐在家门口拉着家常,时值中午,远处飘荡起几缕炊烟,鸟鸣鸡叫,好一派闲适的乡村生活!看了祠堂,拍了炊烟,在田间的畦埂上拍照,返回的路上,面对如画的美景,我不禁从心中赞叹:婺源,你正是我心中向往的最美乡村,苦苦寻觅的梦里老家!

       庆源
       3.31日早晨,本来要去江岭,没想到在等班车的时候,有一辆越野车停在我等车的饭馆前,司机下来买油条,我问他去江岭吗,他答道他要去庆源,路过江岭,是一个方向。我问他是否可以捎上我,他爽快地答应“上来吧”。我问他要多少钱,他说“不要钱”。我心想这下遇上好人了,于是乎上车,考虑到我的下一站就是庆源,干脆就改变行程,让司机直接拉我到庆源
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不到一小时便到了海拔更高的山村—庆源景区的大门口,庆源这几年渐为人知,来的人越来越多,但至今还没有收售门票,只是收每人20元钱的卫生费,由于我是坐私家车过来,司机和管理人员很熟,也就没有向我收费,直接开进了景区大门,司机告诉我参观路线后就此告别。天还飘落着濛濛细雨,我沿着左边的小路向里走,路边的梯田上盛开着黄艳艳的油菜花。

       因为今年的天气暖和的早,油菜花的花期提前了半个月左右,山下的李坑、江湾、晓起等地的花已开始谢幕,而这里和汪槎由于海拔高,大面积的花还处于盛花期,转过几道山梁,登高望远,一片开阔的山谷满眼一片金黄,一直绵延到两旁的山坡上、河道边。不远的前方,在矇眬的雨雾下,是一个典型的徽派建筑的村庄,粉墙黛瓦马头墙,在青山、小河、雨雾、黄花的衬托下,显得是那样美丽宁静,犹如人间仙境一般。我真的被强烈的震撼了、吸引了,站在田间的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上,久久不忍离去。赶紧架起相机,留下这美好的瞬间。

       庆源是一个美丽的村庄,和江南许多村庄一样,也有一条小河从村中穿过,河边盛开着梨花和桃花,两岸的交通由一座座用石材架起的小桥相连接,河道深浅不同,利用不大的落差形成了很小的瀑布,在水流的冲击下发出悦耳的声响。一棵百年老树屹立在河边仿佛向游人叙说着这里的沧桑。庆源虽然开发较晚,至今也没有被列入婺源通票包含的景点,但这里已经染上了很重的商业气息,旅馆饭店做生意的小铺子比比皆是,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它的美丽与和谐,建议当地政府不妨把商业区和风景区区隔开来,让景点尽量保持它的原汁原味可能会更好。

       看完庆源古村,刚过11点,看时间尚早,我决定直接前往我的下一站:一个神秘的地方——汪槎。据网上介绍,汪槎距庆源四公里,在庆源的西南方向,是一个很少有人涉足的美丽所在,前几年只有土路,雨天泥泞不堪,前两年刚修了水泥路,路是好走了,但还没有公共交通,从庆源过去只能包车或搭乘摩的,我找到停车场,和包车司机商量是否可以带我过去, 他见路途不远,便答应跑一趟, 价格从五十元划到了四十元,据网上介绍,搭摩的也要三十元,且不如越野车舒服,当下成交。

       汪槎
       去汪槎的路都是盘山路且十分狭窄,越野车体量较大,几次会车都需要一方找一较宽的地方停下,让对方先走才能通过。路上没有特别留恋的风景,正当我思考这次行程值不值的时候,汪槎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出乎我意料的是它竟是那样的美。谢天谢地,来这里也真是不枉此行了。住在外汪槎村口的唯一一家旅馆龙凤客栈,放下行囊,吃过午饭,就急不可待地向里汪槎走去。

       汪槎,它深居大山深处,四周是远近不一连绵起伏的山脉,在两山之间,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辽阔而狭长的谷地,开满金黄色油菜花的层层梯田由近及远,由远及近渐渐地铺陈开来,层层叠叠,从脚下逐渐蔓延到云端,花儿开的是那样旺盛,那样的灿烂,那样的热烈而又那样的清纯,在山头缭绕的云雾下,谷地两端静静地座落着两个白墙黛瓦的小村庄,那就是外汪槎和里汪槎,两村由田间青石铺就的弯弯曲曲的小径相连接,由于交通不便,地处深山,所以一直未被开发,仍然保留着自然纯朴的原始风貌。这里的油菜花田没有高山大川的宏大气魄,却有着不一样的不加雕琢的美感。它就像一个天然纯朴的少女,安详自然地躲在大山里,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从不被外界的繁华所吸引,所诱惑。这真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是许多城里人梦里追寻的世外桃源。走近里汪槎,枝头红色的桃花和雪白的梨花竞相绽放,一条清澈的小溪沿街而下, 发出哗哗的流

水声,转过粗大而古老的红豆杉,我看到两棵相依偎的古银杏树矗立溪旁,这两棵树奇就奇在雌雄同体,根杈相通,相互依靠。是里汪槎的一处绝妙景致。再往前走,山坡越来越高,在梯田边的山崖上,间或盛开着一两枝淡紫色的杜鹃花,在开满油菜花的梯田埂上偶尔有村妇在挖野菜。真是一幅充满生机的农村田园生活的图景。汪槎实在太美,它的美不只体现在外貌,更在于它的内蕴,它像一个天然去雕饰的美丽少女,淡雅清新,藏在深闺人未识。愿我们很多的旅游景点,是不是也能像汪槎这样,更多地保留一些原始的状态,不但有利于环境保护,更能够满足人们不同的审美需求。何乐而不为之?

       在客栈小住一晚,第二天天刚亮,发现天已放睛,终于见到了久违的阳光,我起早拍摄了晨雾下的山庄与远山,搭乘事先预约好的农用车,和汪槎告别,踏上了去下一站———江岭的路程。

       江岭
       江岭在婺源久负盛名,尤其以油菜花梯田为最,农用车把我拉到去景区的路边,告诉我原地等候。这个路口距景区大门还有3.3公里,只要有票可以免费坐景区公交车前往,景区公交车是单行道,只进不出,车辆在景区内外不断循环往复。我等了约十分钟,还不见车来,便搭一对上海夫妇的顺风车前往景区。
      今天的阳光格外明媚,由于前几天下了雨,山坳间不时飘过一片片云雾,真的庆幸自己又遇到了难得的好天气,说不定还能碰上云海,心里不由掀起一阵莫名的激动。到景区检票后,直往前行, 便是一号观景台。云雾笼罩,能见度很低,但见许多摄影爱好者已经在此游动等候。前方刚刚出现云雾适合拍摄,云雾却稍纵即逝很快消散的无影无踪,就像和人们捉迷藏。正当大家无可奈何之际, 突然正前方的山谷升腾起壮观的云带,在阳光的照射下煞是美丽,大家欢呼雀跃,争相选好位置拍摄这难得的景致。

       不过这风景不过二三分钟便慢慢消散,我也背起行囊下山向预订好的的江岭农庄宾馆出发。江岭分为里岭和外岭两个山村,两村相距也不过百十米的距离,农庄宾馆座落在山坳里的里岭,山村的小巷子高低迂回,加上初次进村,如果没有向导,还真的如入迷宫找不到的。我打过电话,老板很热情,让我在原地等,他步行来接。这才顺利入住,这家客栈是一个不大的五层小楼,由本村居民开办,一楼是餐厅和厨房,二楼以上全部是客房,客房卫生条件和洗浴设施都很好,虽然已经是四月一日,又临近清明小长假,但并没有涨价,仍然按原价100元收费,老板还是很守信的。
      放下行李,背起相机,趁着难得的晴朗天气,我又爬上了一号观景台下面的的山坡,在拍了几张全景和中近景后,直接下山,穿过外岭曲折的街道,下到了稻草人景点。这里是外岭村村前的一大块坡度不大的广阔地带,全部是梯田状的金色田野,层层叠叠的油菜花田,从村头向前和左下方延续到不远处的山脚下,向右向上蔓延到山腰以上的云端。闪耀着露珠的黄灿灿的油菜花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在清新的空气中,更显得格外艳丽,沁人心脾。许多人都散落这片美丽的仙境中拍照留念。

       我本想要步行到二、三、四号观景台去拍远景,听人说还有很远的路程,于是搭乘摩的前往,往返20元。穿行在汽车不断驶过的狭窄弯曲的山路上,听着耳边呼呼而过的风声,也算是一种独特的体验吧,我到了二、三、四号观景台,大同小异,彼此之间并没有明显的特点,这里是拍摄远景的好地方,居高临下,可以拍摄到远山脚下直到近前的梯田、村庄、河流、湖泊,气势恢宏,美不胜收。只是我来晚了,花海已经走向谢幕,色彩已没有那般艳丽,但只是这规模这气势这视角,看到这般青山绿水、花海梯田也不枉来一趟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多了两个来自北京的老年人,他们是自已驾车前来,另外又有来自深圳的一男两女三个年轻人,都是慕名前来拍摄油菜花田的,正在一起热烈地讨论着下午要去二三四号观景台,但不认识路,想请老板带路,但老板还要拉客,碍于生意不愿答应,最后谈到要去需付200元导游费,我想到自己下午没事,何不做一回活雷锋呢,便自告奋勇答应带路,他们自是欢喜。
这是一辆越野车,空间虽大,后备厢也很大,但只能坐五个人,而我们是六个人,这只能委屈深圳来的小伙子了,他坐进后备厢我们便上路了,此后每到一处景点, 就把他放出来,大家劈劈啪啪一阵拍摄,然后又寻找下一处景点,在一处圆形山岗的跟前,北京老师傅竟然带我们爬上旁边的山腰去拍摄这个景致,我不禁为他的精神所叹服,人活着就要有所追
求,俗话说:“不疯魔,不成活”,“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一点不错啊!

       相继拍过了三个景点,不知不觉已经夕阳西下,我们的车也快出了景区。这里行车是单行道,是不能走回头路的,到这里只能出,不能进,带着票可以出景区转一大圈再从北门验票进入, 没带票就只能原路返回了,否则出了景区是需要再买票的。深圳的三个年轻人都没带票,只能就此作别,自己想办法回去了。
       我们回到山庄正是晚餐时间,一夜休息无话。第二天一早,北京的二位老师傅敲门,向我咨询他们下一站去哪里更好,我向他们推荐了汪槎,二位很感兴趣,我为他们画了地图,留了汪槎客栈老板的电话,相互道谢不提。

       汪口
       4月2日,天又转阴,我搭乘景区免费公交出了南门景区,在路边吃过早点,正赶上从段莘方向开来的班车,招手上车,直奔回县城方向的汪口景区。
       在景区门口下车,临街有一家叫做“明朗土菜馆”的三层小楼,装修得十分漂亮,食宿均可,由于是小长假的第一天,价格报价120元,经过划价划到110元,上到三楼,房间设施十分干净齐备,电视空调卫浴一应俱全,24小时供应热水,和景区隔街相望,这个价格实在是值了。
汪口在婺源县旅游东线,过了李坑,就是汪口,去江湾、晓起、江岭、篁岭都要经过这里。这是一个依山傍水,人杰地灵的地方,历史上曾出过许多显宦富商,现党和国家领导人俞正声的祖籍就在这里。从景区大门口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绕村流过的清江,江上有人撑船捕鱼,岸边有妇女正在手举棒槌用原始的方法洗涤衣服。青山绿树倒映在平静的江面上,好像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卷。

       江对岸是与江水并行的连绵起伏的青山,一座大桥通向对岸,在江的左岸,就是典型徽派建筑的汪口古村,条条小巷串连起整个村子,青石铺路,白墙黑瓦,两旁屋顶的马头墙,几乎要相拥相接。在村子的东北角,也是大江由西向南转弯的地方,修建了一条拦江大坝,水位高时可以温过坝顶,水位低时只有较少的江水水流湍急地从最南面的闸口流向下流,这也许就是当地人调节水位,抗旱排涝的有力举措,也许还有聚水就是聚财的含意吧。在面江的村口,就是有名的俞氏祠堂,雕梁画栋,建造得极其精美,据说已有几百年历史,里面供奉着祖先牌位,记录着族群的历史和名人故事。整座建筑全部用香樟木建成,不虫不蛀,没有蜘蛛网和蚊蝇,保存极为完好。

       从村里出来,看到在江水转弯处的江对面,江边的山坡上建造了一个很高的观景凉亭。可是从最近的坝顶过去是爬不上去的,只能向西出景区走到公路大桥绕道过去,既然到了, 何至于在乎这几步路呢,决定前去一探究竟,江北岸风景很好,江边有大片的桃林和梨园,有夫妻在菜园抡镐耕种,好一派田园风光!

       走近观景台,爬上凉亭边上的护墙,举目远眺,汪口全景尽收眼底,只见江对面的山头上零散分布着一片片漂亮的徽派屋舍,白墙青瓦,错落有致,村落之间的山头上是金黄色的油菜花田,相互映衬下显得格外美丽。一条清江沿着村子的北面流向东面,宛如一条银色的玉带束在村子的腰间,汪口的美原来只有在这里才得以展现,赶紧举起相机,拍照不提。

       听说月亮湾的风景不错,下午搭公交班车前往,往返只花费十几块钱,拍照自然是少不了的。

       夜宿汪口。半夜睡梦中听到巨雷,暴雨突至,很快便消声匿迹。第二天早上七点又现乌云密布,天黑得如同深夜,不一会就电光闪闪,雷声大作,暴雨倾盆,真正见识了南方的暴雨是如此地猛烈和酣畅。心想这雨要下在缺水的北方该有多好,心里竟生出一丝遗憾。
       九点,大雨渐歇,收拾行囊,搭乘开往县城的班线车直奔老北站,在站前的自助餐厅用餐时,大雨又不期而至,遮天蔽日,门前大街顿时变成了一片汪洋。好在我的上车时间还早,在餐厅休息片刻,趁雨势渐小,坐一路公交直奔婺源高铁站。天气变化太快,等我赶到车站广场时,已经是雨过天晴了。下午2:38坐上了开往歙县北站的高铁。 

本篇游记共含6602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哈哈,我比你们晚一天去
欢迎有空时到俺的窝窝来坐坐

2016-05-03 12:01

真的很美哟!

2016-05-03 12:15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05-03 12:4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lizhiwei 的图片:

2016-05-03 12:54

引用 lizhiwei 的图片:

晓起神樟

2016-05-04 09:18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6F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05-09 21: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