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北戴河边,酒店的天与地-90后小夫妻自驾环游中国连载

10
三水文 LV.3
2016-05-03 19:22 625/4
  • 出发时间/2016-04-18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500RMB

关于我们

我是小水,,一个90后不安分的少女,来自深圳
我有一个爱我的大熊,来自新疆

2016年,我们一起流浪全世界。
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三水文]哦

4月18日-19日
第四站:@北戴河

HI

真爱的第一个征兆,在男孩身上是羞怯,在女孩身上时大胆,——维克多·雨果
所以那时我那么大胆,一定是想要见到真爱。

(今天有出浴图,快期待)

小红奔驰在G1京哈高速上。现在是晚上11点,12点前抵达沈阳大约是没有希望了。嗯,应该是绝对没有希望了。用手机app左挑右选,在价格、环境、特色和是否能有人聊天这几个备选条件中精挑细选,备选了两三家。所幸,这次是开车出游,不需要过多关注公共交通便利这个因素。大熊打了几个哈欠,嚷嚷着让我喂两颗劲辣口香糖提神。
 
1
 
出来以后,我一次次试探着大熊对所住酒店的下限要求。从饶有特色的高级客栈,到精致清爽的商务酒店,偶尔也会订青旅找找有没有人同道中人能杀机场德州扑克,哪怕是升级都可以的,再不济国产炸金花也不是不行。很可惜,就连青旅里都没有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只能被裹挟着在客厅里看了好几集《武神赵子龙》。
 
这让我怀念起我曾经一个人流浪美国的时候,和那时在青旅干的一件牛逼的事情和一件蠢事。那时害羞的我,没有到公共场合玩耍,没参加他们的狂欢个Party,唯一所想的就是能睡一个暖觉。白兰地、威士忌、朗姆酒都和我没什么关系,亚裔、非裔、拉美裔我也没工夫分辨。住在一个6人男女混合间的功夫,没时间想那些有的没的。
 
旧金山的冬天白天艳阳高照,晚上清冷的小风一吹,让我放佛回到了冰河世纪。下铺的那个不知道是姐姐哥哥还是弟弟的兄台应该大概也是不回来了。那好,你的被子借小妹我用用吧,也算是功德一件。嗯,那是晚上2点。同样清丽的下弦月挂在湛蓝湛蓝的深邃天空里。是谁最后进来了把窗帘拉开。算了,我也不打算拉上,就让我把屁屁对着它也好,让它皎洁的光辉洗涤我身体的每一处。那个兄台,应该是不回来啦吧。
 
第二天清晨,天刚微微亮,6点钟我就麻溜地起了床。天哪,下铺的兄台长得真好看,棕褐色的头发在晨光里闪着金黄的亮色,棱角分明的脸庞若隐若现,一双修长的手却惨兮兮地揪着睡袋的边缘,裹得像个毛毛虫。OMG,我蹑手蹑脚地把被子堆回他的床角。这哥们真好,晚上一点儿都没发出声响,就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我晚上的鼾声,但愿那天我没有发出奇怪的声响。
 
另一次是在圣地亚哥。50平面的房间里放了7张上下铺,房间里只住了6个姑娘吧。那是我第一次和各国的小伙伴聊天。怎么都长得那么好看,好看得对于她们的样子都没什么印象了。好像有一个从东欧来的是和男朋友一起来留学的,还没开学的她和他住在这家青旅的两个房间。还有一个黑瘦黑瘦的姑娘,亚裔,话最少,却和我最投缘。她好像是缅甸或者越南或者老挝人吧,是捕鱼公司帮她办的签证。
 
她说她已经在那家公司工作了小两年,每次都要在船上飘荡好几个月,我一下震惊了(不知道和这次普利策的那篇血与泪凝结而成的报道有没有关系)。她还说她攒够了自己的学费,所以准备申请学校读个书。家里有妈妈和一个哥哥在家乡,她想接她们到美国看看。这是多么励志的故事啊。我都不敢告诉她我拿着爸爸给我的钱在这里流浪。也许正是她的鼓舞,让我放弃了一毕业就读研的打算,准备自己攒够了钱再出发。
 
不肯向父亲低头算是在那时候扎下了根。这让我错失了很多机会。也让我变得无所畏惧。如果开口向他拿钱买套房子?又不是不还。如果…我想如果那样做大概不是我了吧。昨天我哭了,因为爸爸。他着急问我办美国签证的事情,我却生气地挂了他的电话,只因为自己在别的事情上情绪不好。
 
“要出去吃饭吗?”黑瘦的女孩问我。
“好啊。”我准备发挥一下我人肉GPS的技能,带她找到觅食之地。
“Burger King行吗?”我问她。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

果真,出了门才发现,这个在高速公路边上的青旅,根本不知道怎么能走到马路那边。
沿着高速路旁并行的小径走了近20分钟,她快打退堂鼓了。
“相信我。我们再走会儿吧。”从黄昏到接近日落,我们穿过涵洞,跨过哈雷,向未知呼啸而去。
 

HIHI

2
 
第一次看到父亲害怕是在大学开车回陕西老家遇到车祸的那次。不具名的河南小镇,像是60年代的模样。雪覆盖了这个落败小城。或者说它从来没有兴起过。也让它变得透亮,蒙蔽了那层原本附着油污、拙劣广告牌和斑斑锈迹的弃之不可惜。县里的卫生所让我毛骨悚然,大概鬼片都是在这样的地方拍摄的。
 
不知道是谁走过的脚印,打破了雪白的延伸。汽修大棚和牛棚应该没有什么两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估计不会相信还有这样的地方。比之一线城市的现代化设计是无可比之处,就连塞外村落的原始风貌也难望其项背。尴尬的工业化让它进退两难。大雪封路,我们也是进退两难。
 
离最近的火车站还有几十公里,天色已晚,躲不了下榻在这个不具名小镇的命运。临近春节了,镇里竟没有一丝红火的气息。唯一开的一家饭馆里只有万州烤鱼供应,也算是热火朝天。山寨手机的铃声响起,我来不及告诉父亲我在这里就快窒息,他已经快步离去。
 
这是一栋房间里还刷了半截绿油漆的小旅馆。洗手间的味道我想一辈子都不想知道。母亲把好几沓粉色毛爷爷递给我,让我穿在里层的棉背心里。是的,冷的我都没有脱掉夹袄。
 
最可怕的是旅店老板的右眼。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只人造眼珠怔怔地望着我时的样子。朝你看的时候眼珠总迟疑一秒跟着转动过来。我不敢看他,怕他发现我在盯着他,然后展开一场《疯狂的石头》一样的连环追击案。狂风拍打着门窗,啪啪作响。我们一点儿也不想下床开门,可是敲打的声音越来越响。是隔壁阿姨来问我们:“要一起开车回去吗?”
 
他们原来是这起连环车祸的牵连者之一,也住在这里。
“我们住在201。”阿姨的先生在房间里没有出来。我好想看见他的右腿有些问题。和他秃顶的脑袋。
“算了,我们坐火车回去。”
那一晚,我分不清是幻象还是幻想还是心心念念要还乡。
 
“你们还要住吗?现在只剩大床房了,大床房没窗哦。”
“没窗就没窗吧,反正就睡一晚。明天天一亮就能出发”我心想。
大熊开不动了,今晚是到不了沈阳了。
 
“你确定你能接受这个房间。”大熊问我。
“我确定。”经历过生活的窘境的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接受。
我想大熊是怀念昨天我们下榻的那家西班牙风情酒店的阁楼套间。

图片来啦

@




/

下不了水
就在浴缸






你知道
每天日落月升
别急
明天我能醒来



我们不断地更换新认识的人
也不断的融入不认识的人们中去

我没有很开心
也没有很难过

因为明天早上睁开眼来
又有一个新的世界



黑色消失在光里
你出现在我眼里


(回来回来)

测试酒店下限无窗的结果是,这个高速路旁的颓败工业城市,满城洗浴桑拿街的店面招牌旁的宾馆里,我们起来已经是早上10点。

不知道太阳何时升起,
不知道明天是否到来。
 
年轻时我们背包、露宿街头,可以身无分文,鼓起勇气与人搭讪。
年长时我们骚包、夺命街拍,常常自顾自呻吟,生怕没有人给自己点赞。
 
当然,我们有钱,可以消费。可我还是好想有一次《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里面的接地气天马行空。住廉价的宾馆,抽劣质的烟,捡起来门缝里塞进来的小卡片,一不小心闯进来一个和颐酒店犯罪团伙,老娘我高呼:我不认识他,谁来救救我……
 
去你的春秋大梦。

本篇游记共含2995个文字,1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1F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2016-05-03 20:54

引用 libeng 发表于 2016-05-03 20:54:04 的回复: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回复libeng:加油

2016-05-03 23:09

2016-05-09 10:51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2016-05-09 21: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