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们延中朝边境开了600公里-90后小夫妻自驾环游中国连载

0
三水文 LV.3
2016-05-03 19:32 915/0
  • 出发时间/2016-04-25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800RMB

关于我们

我是小水,,一个90后不安分的少女,来自深圳
我有一个爱我的大熊,来自新疆

2016年,我们一起流浪全世界。
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三水文]哦
小水的微信:isanshuiwen
小水的微博:三水文的奇幻世界

4月25日-30日
第六站:@中朝边境-鸭绿江

不期而遇

跨过鸭绿江就是朝鲜第二大城新义州了,我们没有选择过去。尽管这种口岸城市的签证都很容易,但在丹东,取得通行签证必须要通过旅行社,赴朝旅行也得通过旅行社。看不到世界都市平壤的旅行,想必是缺少趣味的。
 
这已是到达丹东的第三天了,一反常态的蓝天让我恍若闯进了仙境。窗外和前两天迥然不同,不是灰蒙蒙的,像是被对岸的朝鲜施了魔咒,或者投射了烟雾弹一样的压抑(这个想法,我在心里踹了两天),而是抹开了一丝晕染得极其工整的蓝。在号称江户城的日式小屋里,我躺在榻榻米上,百无聊赖。风轻轻地吹动着百叶窗,窗外无云。

1——抚松

黑暗中,我们走着不是百度地图推荐的路线。修葺一新的长白山环山线平整地让人感动。远方闪亮的那一轮是什么,为什么指着家的方向。可那不是我要去的方向,我要向鸭绿江而去。
 
我和大熊懊恼,说好了要早起赶路又变成了日照山头。清晨,吵吵嚷嚷的婚礼并没有打扰我们的清梦,或者压根就没有做梦。燃尽了的炮碾散落一地。月光没有了,太阳在西山。
 
中朝的边境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居中的长白山,向东流形成图们江,一直延伸到和俄罗斯交接的亚细亚尽头,向西流形成鸭绿江,流经丹东汇入海湾。那个有月光的平静的夜晚,我究竟如何做出那个决策,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我想起来我昨晚机敏地跳下车,拖着从雪山下来疲软的身躯走进床单被烟头戳了眼的旅馆。没想到它竟是当地的大酒店,常年承包婚丧嫁娶。哎,这真不是一个高性价比的落脚县城。
 
“你们怎么能停在这里,快让开。”为了给婚庆车队让行,我们的小红被百般腾挪。还没等我们解释,嫌我们碍事的大叔就开始嘚逼。“这里不让外地车停。”

纳尼,你不是也开车吉A的车,跟我说我是外地车?这里是吉F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在人家的地盘我就怂,好像也找不到攻击点。哎,大叔,你想要抢车位也拜托把里有编得圆乎点。
 
你呀,还阻碍不了我的好心情。


本次行程线路图,途径二道白河、抚松临江集安宽甸丹东


临江集安方向一路沿江行驶

集安丹东方向一部分选择绕行,
因为河道实在太太太曲折了

2——临江

网呢?铁丝网呢?就这样也可以叫国境线了?钓鱼的欧吉桑和洗衣的欧巴桑随意在江畔说笑,还没到夜晚就有广场舞的架势,大爷们在凉亭里象棋大战激战正酣,淘气的小宝躲在一种不知名的圆筒里不愿出来。果然是纳凉的好去处,可是这会儿也没什么刺眼的艳阳。
 
我急切地想寻找关于国境的一切标志,想起去年呼伦贝尔之行作为中俄国境线的额尔古纳河离岸好几百米就被高高的铁丝网拦起,眼前的这一切一点也不符合我的想象。
 
比起岸这头的怡然自得,把人造的陈设占尽江岸的最最尽头,对岸的朝鲜把屋社退后到看不见的视野尽头。脑海中的高句丽、高丽、新罗、朝鲜名词挥之不去。这让我想起了关于国境的几个思考。
 
早几年,有一小撮中国网民执意坚持高句丽是古中国的一部分,其依据是按照现行的国境线划分,过去的高句丽在现在的中国东北沿线。把过去和现在混为一谈,就像韩国要把现行疆域的中国东北小城划归到韩国申遗一样。
 
50年过去了。三八线阻隔的1000多万朝韩居民生生相隔,代代繁衍。当当年嬉闹的孩童变成垂垂老人,下一辈还会期盼统一的到来吗?
 
第一眼看到鸭绿江是在临江市的江边公园。这座小城,风和日丽。高楼无几,桥梁不少。三五条街,几块阵地。最气派的建筑当属政府、国土规划局、税务局。像它一样的小城都是这样。不妨碍居民在江边公园自由呼吸。
 
它干净,清爽,自顾自地把自己捧成隐居山野的明珠。“中国最美县城、中国深呼吸小城、中国长寿之乡、中国最具开发价值的十大旅游城市、中国最美生态旅游与十大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最字看得我如痴如醉。
 
对岸的思密达们,你们好吗?

洗衣服、钓鱼、晒萝卜干

3——鸭绿江边

我们执拗地要按江边公路行驶,不偏不倚。我们当然不知道后来的那段路会让我们,吃尽苦头。
 
临江市出来,河岸很低,对岸一览无余。此处的江岸对面不再是深藏在山谷尽头,而是把标语做到最大,把房屋盖得像是帝国时代里垒的城池。
 
这是妥妥的白银帝国啊。民居、工厂,一律寡淡得不可一世的惨白,像是一个在世外砥砺憋大招的外星来者,在宇宙一隅做它的外太空梦。
 
偶尔在江边出现属于对岸的作业船,让我产生一丝丝疑虑:原来,他们也是能下江的?
 
没过多久,对岸的土地上升起无数黑烟,火苗蔓延到周围发黄的土地。是草地?是土豆地?不是说三胖带领朝鲜人民研究土豆的500种吃法?
 
我心中发笑,这是要赶超土豆大国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啊。
 
过了临江境内,河谷开始蜿蜒而行。地势升高,民居变成了散落山间的繁星,点缀着公路给山头披上的衣带。我的心里开始打鼓,上了这条沿江公路,要是在入夜前开不出去该如何是好。
 
道路出现了分叉,一条是袅袅人烟百姓家的乡间小道,一条是继续盘旋直上的山间公路,公路旁依然是自顾自流淌而下的鸭绿江。它不奔腾,不狂狷,听不到波涛汹涌的雄浑之势,唯有流淌的一往无前。
 
既然来了,我就要和它一路为伍。

你说这房屋架势是不是在打游戏

우리나라만세사회주의제도만세
wuli国家社会主义制度万岁
我特地找了学韩语的小伙伴翻译


被羊群拦路也是没谁了吧。这个名叫“喜羊羊”饭店的老板娘跟我们说:“我家的羊”不怕人


对岸的土地有火苗出现

一个拐弯,视野陡然开阔

4——集安

一路上我们放着最新几集《晓松奇谈》对韩国的讲述。长途行车,这类知识型只听声不看脸的节目最好不过。
 
境内的朝鲜族民居就像电视里演得一样,低矮的民居露出院里的枝丫。进门上炕,上炕拖鞋。和东北大炕不同,朝鲜地暖除了炕也就剩门口的那不足一平米的鞋堆了吧。
 
黑压压的公路两岸再没有风景可看,红彤彤的民居门被车灯照得透亮。还是不要扰人清梦的好。再走一段吧,我想吃肉。
 
都10点了,中国的边陲小城还会有人吗?在集安下榻酒店的保安大叔引导下,我们穿过黑暗的小区竟找到了当地的烧烤一条街。抄近道的妙处对于饥肠辘辘的赶路人真是救世福音。
 
好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地饱餐一顿。比内地厚3倍足有半厘米的五花肉在火上滋滋作响。瘦肉不柴,肥肉不腻,包裹着烧烤料夹在生菜里送入口中入口即化。大大的满足感。
 
每到一个新地方,怂逼的我总喜欢看邻桌在吃什么。
“老板,隔壁桌都点了什么呀?”
“沙肝、牛肉、XXX……”
“沙肝是什么啊?”
“你们不是集安人吧?不然怎么连沙肝都不知道。”
我心中窃喜,现在才发现我们不是当地人也是嘉奖吧。
 
这是一家在晚上10点唯一还营业的店,老板笑意盈盈。之所以人声鼎沸、客人久久不决,只因今天开业大酬宾。三大盘超实在的肉类加一份拌饭只花了90大洋。
 
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拌饭。
齿颊留香,回忆连连。


民居

途径毛岸英学校


十足的饱腹感

不要怪我把丹东的牛奶草莓都搬回家

5——丹东

翌日清晨,我们一路杀到鸭绿江海口——丹东,继续享用让人百吃不腻的韩式烤肉。把刚打捞上岸的黄蚬子放在烤盘上,等着它一点点张开,纯天然的味道鲜美多汁,自然芬芳。三杯两盏间,四周围的人表现着东北人固有的豪迈与放纵。
 
这个笼罩在烟囱的迷雾下的江边城市,也在慢条斯理间消耗着它独有的馈赠与限制。
 
中朝友谊桥梁上的货车一辆接一辆在两地辗转,贸易往来看似一切正常。有一位小伙来到银行借贷部。
 
他要银行贷款给他做生意,投资朝鲜的无烟煤。这种煤比当地的煤需要在开采后长时间贮存等待硫成分降低在时间上经济得多。长期以来,朝鲜无烟煤与国内无烟煤之间存在着较大的价差,因此才会在中国的进口煤市场中抢得一席之地。但与朝鲜这样的国家做生意,面临两重风险:一是你不知道三胖随时什么时候发出不可思议的指令,二是不知道国际上对朝有什么新的制裁。
 
因为1月6日的第四次核试验和2月7日发射远程导弹,导致联合国安理会3月3日通过最严厉对朝制裁,规定除了民生目的以外,全面禁止从朝鲜进口煤炭、铁、铁矿;全面禁止从朝鲜进口金、钒、钛、稀土。
 
守着这方土地,丹东占尽地利优势。数据显示,对朝鲜的贸易额约占中朝两国贸易额的40%,经丹东口岸过境的货物量约占中国对朝贸易总量的80%。可友人却感慨,这里很难找到一个在思想上达到沟通的同道中人。
 
若是走进著名的阿里郎饭店,你将看到另一番奇异的场景。传统服饰穿戴的姑娘虽不是倾城倾国,也算美丽可人。她们亢奋,激动,口号一致,站姿标准,出早操的时候要念像长篇课文一样的誓词,跺着挠人心肺的小碎步,仿佛随时准备赶赴战场。
 
听说只有对岸有一定关系的子女才能到这里打工,几年之后学成归国就是拥有海外工作经验的储备人员,等着接班上岗。她们混迹在来自丹东周边乡村姑娘的中间,在无比忠诚和团结的精神鼓舞中度过余生的每一个第一天。
 
烟雾魔咒终于解除。
我沿着断桥向对岸走去。等风来。

对岸就是朝鲜新义州

断桥与中朝友谊大桥,都是日占时期修建

中朝新鸭绿江大桥。原本应是2014年10月末通车的大桥,有媒体透露被无限期延期,朝鲜方面引桥仍是一片黄色的田地


-END-

本篇游记共含3796个文字,2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2583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