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边走边摄边写——单骑西游记 (之三)

22
snakeman LV.3
2016-05-03 23:00 972/6
  • 出发时间/2016-05-03
  • 出行天数/60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5000RMB

边走边摄边写——单骑西游记 (之一,之二)
http://www.mafengwo.cn/i/5470833.html

三,探古

4月26日,叶城。晴。
8:00启程,计划一天赶到叶城,900多公里,心里惴惴。
经班公湖,太阳刚照到湖面,蓝水金山,群鸟游曳,藏马悠然。

翻过红土达坂(5378m),前面一车停于路边,镜头自车窗出。藏羚羊,三两成群,在路边草场。用70~200调,犹远,下车跟进,其退至草原深处。追拍几张,不敢久留,赶路。

路况堪忧,虽一路柏油路,然频频波浪起伏。路面无损,远处不见,至近方觉,如车速过快,易飞出路基。所以每每波浪处即有密集制动车辙。历经几险,我见车辙即减速,奏效。

翻松西达坂(5248m),过界山达坂(5347m),见阿克赛钦湖,山水封冻。

至泉水沟(5100m),海拔6000多米雪山如山坡起伏,水面厚冰封冻;群鸦乱飞,硕如鸡。
此地不愧“死人沟”,头晕人恍惚。武警检查边防证,放过。

奇台达坂(5200m),至红柳滩,尚见客栈、饭馆。寻得中石油,加油赶路。

经三十里兵站,戎装掠过车窗。翻康西瓦达坂(4269m),至黒达子达坂(4909m),路面柏油路、炮弹坑、碎石、波浪相间。过麻扎达坂(4969m),雪峰延绵,高低错落。

乔戈里(8611m),世界第二高峰或在其中,时间紧,不敢停车辨识。

库地,武警交警联合设检查站,查限速条,二证及边防证,搜车。维人武警,戎装精神,高鼻浅咖啡眼。我捉摸他长相,以致忘了回答其问话。见状他问,看啥?我道,如此帅甚。傍边川兵挎95式突击枪过来,问,我且如何,老乡?我答,我们彼此。

库地达坂(3150m),噩梦路途。天色渐晚,山陡路险。冻土路基频频坍塌,柏油路面扭曲,间或炮弹坑、锐石,时有损车弃于路边。我自诚惶诚恐,不敢大意。

22:00,到柯克亚检查站,离叶城尚60多公里。一胖警见我出示二证,遂拉我一边,问车上备否灭火器。我愕然,知遇敲诈。我答:无。他说:去年10月启交法已明示,罚3分及200元,明天至叶城交警大队处理。其手插入裤兜。我知重点在200元。遂暗塞200元于其兜。其笑,握手抚胸,致维人礼,Yalakximsis。
天色大黑,60公里何其遥遥,路上车灯闪闪,组合成巨大的三个字母:CNM。

至酒店,前台疑惑看我,我问何故,其问为啥如此穿着。才记起我穿Jack wolfskin加厚型,叶城已气温20℃。我笑答:俺从-10℃来。


4月27日,阿克陶。晴。
从海拔4000m陡降至1100m,晕晕乎乎。11:00,上路赶往塔什库尔干,去帕米尔。
刚出叶城,警察封路,有官人车队过。警察让去下一路口上G315高速。无奈走老路,忽地尘暴狂着,铺天盖地,米外无视。

我急欲寻路上G315,未料车陷沙地,下车刨沙,车不能动。一维人至,衣襟掩头看我,少倾离去。
我欲回车内避沙,瞬间,风沙具进,车如沙穴。窗外隐约人影,是刚才那维人,手里一捆树枝。我下车欲问其意,开口即满嘴灌沙。其无语,弯腰刨沙,插树枝于轮下。我随其行,然车仍不为动。维人转身即走。
无奈我四寻硬石填于轮下,仍不能出,风沙裹挟轮胎焦臭味,烈日在漫天飞沙中隐现。
维人又至,身后四五人,不搭语,即刻抬车,我疑是否有效,然亦随其行。众人齐力,前轮起,其填石及树枝于其下。车出。
维人聚头一处,叽咕几句,散去。我急赶上,语言不通,维一 一握手抚胸。
至先前那维人,我感激涕淋,上前即抱,Alahmat。此时尚见其笑,咕噜一句汉语,勉强听懂:再见。
维人消失在狂沙中,我仍立于路边。风沙刺脸,记起定结那位同样救我于陷车的藏人。

官人车队已过,警察解禁,我沿来路上了G315。

临近阿克陶,沙暴方过。看看时间,15:00,去塔什库尔干无望,拟到阿克陶结束行程。

下G315,至一村,在修路。我下车买水。就我一汉人,周遭皆维人,都注视我;墙角的伸头窥我;路旁二妇人打扮整洁,谈笑,眼角瞄我;背脊爬上凉意。
买水回,一维老汉朝我Hi,然后一串维语,身边二少一妇,我以为问我何去,我答阿克陶。他点点头,我上车。突见老汉四人及刚才那二妇人一齐来开我车门,要上车。方知众人早在路边等搭便车。
人太多,情急拒载。车上路,后视镜见众人悻悻。挨过烂路,豁然悟到拒载不妥,上午维人助我于尘暴,此番报之不礼,悔极。


4月28日,塔什库尔干。晴。
9:00起床,往塔克库尔干。
此去塔克库尔干260多公里,原想此行轻松。未料刚入帕米尔及是大面积修路。近130km的路程,坑洼颠簸,乌烟瘴气,以致奥依塔克至布伦口一线的G314路边美景荡然无存,奥依塔克森林风景区关闭。

午时,于布伦口水库边柯尔克孜人家小憩,羊肉汤、囊,管饱;老两口,老爷子蓝眼睛,看我一眼,“哈”一声,睡去。老妪健谈,突厥语,不知所云。我指水库边的山峰,她说,墓士塔格。我知其胡诌,亦“哈”一声,别过。

至喀拉库勒湖,湖水黝黑,风吹涟漪,然未见一只鸟。墓士塔格峰耸立晴空,公格尔峰和公格尔九别峰乌云缭绕,此地怪异。玄奘道其中有龙,莫非三藏事先看过《西游记》?

突地来了两中巴游客,女人们冲到湖边搔首弄姿。我撤。

16:00,近塔什库尔干,路边一酒店,帕米尔生态花园酒店,刚开业。入内,客房为木屋独栋型,328元/栋。我一人住一栋,帕米尔的腐败。

儿时即知石头城,晚餐后前往,塔吉克姑娘卖票,国语标准,门票30元,游客仅我一人一车。见石头城,大失所望。矮小,且建在一低地,城外两边山坡与其平,城后陡崖,面向一马平川的金草滩。蒲犁国都如此建,费解。兴许2000多年前地势有别。


4月29日,塔什库尔干。晴。
久违的懒觉,10:00醒,计划再呆一天。坐在外廊发呆,太阳照在身上,舒服。自索松村后,很久没如此谐意了。

帕米尔,喜马拉雅山脉、昆仑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天山山脉、阿富汗兴都库什山脉交结隆起的高地。塔吉克姑娘的圆筒帽、轻纱、高筒靴;丝路传奇;三藏法师与马可波罗的足迹;以及远嫁波斯却在此迷失的汉公主;均充实于我儿时的想象空间。此番且在眼前展开,身临其境,感触颇深。

17:00,晚餐,川菜馆,老板娘豪聊。我说家乡话,她非要讲国语:理(你)一过(个)人来里(旅)游哈?不勇(容)易,免单。川人至此,亦感染了高原民族的质朴、热情、开放,少了在川内的狭隘与计较。川人需出川,此为硬道理。

晚餐后,即赴90km外喀拉库勒湖观落日。慢车逍遥。
塔何曼草原,恬静、迤逦。

回头,见三妇人,老中青,高鼻深目,灰瞳孔,民族装。请求拍照,拒。塔吉克女人的着装、其背后的土屋,远处的草原雪山,好好的题材泡汤,遗憾。

至喀拉库勒湖,水面如镜,倒映墓士塔格峰、公格尔峰和公格尔九别峰,山水,水山。

眼见落霞消失在山脊,却没完全映红诸峰,时节不对,又一憾。


4月30日,喀什。晴。
8:00醒,4℃,寒。9:00,酒店配早餐,前台10:00才上班。刚开业的酒店,客少,餐厅就我一人用餐,四个人围我一人忙,忒不好意思。
10:00往喀什,290km,过布伦口后便是130km乌烟瘴气的颠簸。

疏附,变天,闷热难耐,33℃,狂风大着,滚滚黄沙,遮天蔽日。欲下车换夏装,风阻车门,不能开。无奈穿冬装开冷气,熬到喀什
喀什,风小了,即换夏装。但见城周边混沌一片。

喀什喀什噶尔),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古来用兵之地,西汉西域三十六国之的疏勒。锁东亚、中亚之喉,东延西域以指汉地,南控帕米尔以通天竺,西达两河以王中亚,北守天山以抗戎狄。自张骞到班超,一通一守,固丝路要脉。
11世纪初,喀喇汗王朝崛起,西出喀什噶尔,灭萨珊波斯。其后东侵,灭于阗,攻高昌回鹘。成为伊斯兰东进强旅,帝国疆域东起库车,西至咸海,南抵昆仑,北达巴尔喀什湖。
自察合台汗国到明初,谁扼喀什,则谁即可于丝路上坐地分银。
喀什东北20多公里,即汗诺依古城,为喀喇汗王朝初期都城,所有干货均已考古发掘,尚存孤塔一座。思量再三,决定放弃。

早知高台民居为喀什一景,遂导航至。此番见得,规模不大,非想象中般具有穆斯林特色。部分已倒塌,部分尚住居民。

闲逛在内,沧桑土房内突地冒出个维族女人,纱巾裹发,描眉画唇,倒错感极强。未及举起相机,又消失在墙角。
一中年妇女邀我进她家,楼上楼下随便拍。临了叫买她的头巾,手工的,还行。开价200,道:老公无工作。为贾无情,老公无工作非我由。一刀下去,50元成交。小女儿可爱,围我转一圈,Ok,再给5元,打住。

高台民居马路斜对面即喀什老城,政府着力打造,修旧如旧却不旧。穆斯林好洁,门窗装饰精致,墙角工整,街道整洁,却少了老城的历史感和人气。

太阳躲进云端,无拍摄激情。遂在老城大门口吃羊肉拉面和烤羊肉,不能再地道了。
21:00,太阳露颜,夕照老城,总不枉来一次。


5月1日,库车。浮尘。
10:00自喀什出,奔库车,710km。
上高速,即狂风卷沙。急于赶路,车速180,车快风疾,车身飘飘摇摇。

阿克苏界,风停。然浮尘笼罩,几百米内外昏黄一片。

野鸽迷失,在高速公路上乱撞,快车过后,狼藉满地。
浮尘之下,极易犯困,停车睡觉,走走又困,不明就里。

经休息站,警察设岗查车,花样百出。有的看你一眼放行,有的开尾箱大惊小怪,有的只说慢行。阿克苏站,警察开出限速条,出西藏后,此物第一次见。我问:新疆也搞此招?警察:话多。阿克苏库车限速90分钟,跑120,足矣。
17:00,到库车,路口见警察设岗,示限速条,其莫名其妙,眼珠乱转。我去。

库车,古之龟兹,雅利安人的东方之国。两汉时,其居丝路腹地,东接大汉,北邻匈奴,西至疏勒,南靠于阗。其地理,狭汉匈两强之间,左右逢源,勉强自保。
佛教自贵霜入西域,经龟兹融希腊、波斯、印度等多文明元素,继而东传。至魏晋南北朝,大量僧侣携龟兹佛经走往汉地,以致中原佛教大兴
隋唐,帝室盛龟兹乐音,乃至帝王、嫔妃、臣工、乐师、诗人、平民以谙龟兹乐舞为幸。
11世纪初,喀什噶尔喇汗王朝的伊斯兰东侵,至龟兹终结,佛陀的西域仅剩龟兹一地。14世纪,伊斯兰化的察合台汗国再次东进,蒙古铁骑践踏佛国寺院,焚佛经,屠僧众、掠臣民,龟兹亡,至此西域尽归穆斯林。

一日狠跑,疾风飞沙,大好美景,皆随风而去。


5月2日,库车。浮尘。
依然漫天昏黄。浮尘,塔克拉玛干的礼物,无孔不入,室内、车内、脸上、脖子上甚至裤兜里,随手一模,便满手粉尘,羡慕库车人民坚强的肺。
10:00往克孜尔千佛洞,门票70元。

原想一睹龟兹佛教艺术之盛况,未料仅可略观几窟,大量精品秘而不宣,要凭相关单位介绍信方可进入。

克孜尔千佛洞,始于魏晋,没与宋元。西域伊斯兰化后洞窟埋藏1000多年,直到德国人勒柯克,英国人斯坦因在此盗掘后才为人瞩目,但大量珍品流入西方。
壁画题材以小乘佛教为主脉,然,其一窟佛陀涅磐,释迦牟尼身后绘有众佛坐像。另一窟,天顶有太阳神阿波罗。可见其兼大乘佛教甚至希腊诸神信仰。
画像具犍陀螺风格,人物造型宽额高鼻。绘画手法多为晕染上色,更倾向于西方绘画,与内地壁画的线描方式绝然不同。

午后,浮尘更浓,太阳如纸盘,无热度,无照度,呆呆地挂着,真地日月无光。如此昏天暗地,不妨走一回魔鬼城,或许魔鬼城更魔鬼。
魔鬼城距千佛洞十多公里,此非克拉玛依魔鬼城,方圆几百里,怪石林立,砂岩山体千疮百孔。

上下翻爬,耳孔、嘴里尽皆粉尘,实属无趣,走人。

喀什始,城里城外祥和平静。然四处可见的检查卡,暗示于官于民皆不轻松。甚至步行街口亦有盘查,汉人进入不查,维人进查包。每人面无表情,然空气中的凝重已可感知。政府有政府的无奈和应对,但如此区别对待,民族如何团结?


5月3日,库尔勒。浮尘。
晨起,依然浮尘笼罩,开始担心新疆行程将搅黄。
11:00,启程去库尔勒,290多公里,全高速。公路两边茫茫黄幕,路不远,车不快,兴不高。

加油站。40多岁的员工在抱怨天气。我问浮尘何因。其说,每年3月到5月初既是如此。然小时候却未有如此天气。我问其故。其道,原来沙漠表面因常年干湿积累,形成一层硬壳,人踩无妨。因有此层壳,风不能大面积卷起沙尘。现在四处圈地、开发,破坏了此层壳,每每风季,飞沙进城。浮尘轻于沙,风过,尘留空中,久不散。
环境问题日甚。在西藏,海拔5000米以下不见终年积雪。至珠峰大本营,初见珠峰,居然眼生,积雪已成薄纱,恐十年以后成为裸体。此态,相当恐怖,当青藏高原无冰雪,仅次于南北极淡水存量倾入大海,届时,威尼斯马尔代夫将不存在,想往该处旅行,只能靠穿越。我们,将在有生之年睹其成真。

库尔勒,感觉回到内地。极目常见于内地城市建于上世纪80~90年代的楼房,无感官,无个性,纯住型。满街的蒙古脸,深目高鼻的维人不多,不像在喀什库车那般,穿民族服装。

库尔勒,古无城池,渠犁之属地。两汉时,汉、匈奴、莎车焉耆、龟兹交替管辖。唐属突厥,吐蕃,元属察合台。清同治年间,浩罕阿古柏自喀什起兵,尽囊南疆,立洪福汗国,疆域东至库尔勒。左宗棠灭阿古柏,库尔勒回归,为焉耆府首府。

一日未动相机。原计划博斯腾湖和巴音布鲁克任选一项。如此天气,料博斯腾湖无好景。巴音布鲁克在天山北麓,此去400多公里,受够浮尘笼罩,明天越天山而去,但愿天山能挡住该死的阴霾。


5月4日,巴音布鲁克。晴。
今天须改变。出门见浮尘少了,路两边看见了山。
向北,刚到天山脚下,看见了蓝天,回望库尔勒,依然浑噩。

到查汗努尔达坂(3610m),蓝天白云。

它们都在,焉耆马,天山牦牛;消失了三天的朗朗乾坤,真亲切。

巴音布鲁克草原,仅次于额尔多斯的高山牧场,水草丰美。18世纪,伏尔加河流域的土尔扈特人,逃过俄军追击,千里归清。乾隆帝赐其巴音布鲁克为封地。其后人至今在此扬鞭策马。

草原多暗水,远看草滩延绵,走入,原来草堆浮于泥水面上,易陷。
草原湖泊众多,水碧蓝,水獭游曳,忒滑头,远远见人就潜水,拍摄没辙。
湖里水鸟群聚,大天鹅尤多,两两成对。靠近,斑头雁及野鸭扑棱惊飞,天鹅不动,齐齐伸直脖子,捉摸来者。

70~200射程内,我慢慢朝前,动作尽量轻缓,待其习惯我的存在,其飞翔、起舞,全无心理负担。

晚餐后再往,早已有人在此,不停赶天鹅飞,长焦抓拍。
他们邀我一起赶。我说,谁都知道物以稀为贵。中国什么最多?人。什么人最多?无素质之人。我更愿意看着一头雪豹赶着不值钱的人跑,画面一定精彩。他怒视,我嗅到火药味。。。


5月5日,吐鲁番。阴。
还是要去吐鲁番,原计划不能变。10:00出发。628km,几乎全高速。
过天鹅湖,远远看看,那些尤物如点点珍珠,撒在湖滨草滩。

过查汗努尔达坂(3610m),-1℃,大雪纷纷扬扬,记起今天立夏,隔窗望雪,应该是此行的最后一次看到下雪了,有些不舍。

天山,发现浮尘全无,只是天阴,厚厚云层挡了日光,山野无神。

一路奔走,收费站交钱,警察查车,一切都按部就班。
18:00,突然发现已快走出了吐鲁番盆地,导航仪也没了声响,如何走过来的,完全没记忆,茫茫然然。重新设导航,要掉头回去,到吐鲁番市要回走80km。乖乖,一天赶路,所见所闻竟没触动,疲劳综合症。
吐鲁番,30℃,闷热,烦躁。找酒店歇了,量海拔,-19m。


5月6日,吐鲁番。晴。
9:00即到火焰山腹地的柏孜克里克千佛洞,门票40元。入内方知仅开放7窟,如对壁画无兴趣,此地可忽略。

7窟均有壁画,然仅其中一窟尚为完整。此处,与克孜尔千佛洞一样,亦遭德国人勒柯克盗掘,大部分壁画运至德国,于二战期间毁于战火。
柏孜克里克千佛洞始于魏晋终于高昌回鹘王国。7窟中有一窟绘画手法为晕染上色,无线描,其余与敦煌壁画近似。

7窟以外,众窟均上锁,我于门缝一窥,内里壁画均残缺不堪,可见当年盗掘之甚。

早知吐鲁番热,未曾想到会如此热,出千佛洞,37℃,正如其自古以来的地缘争端一样,酷热难当。吐鲁番,汉西域三十六国之车师,丝路的中转站,汉匈进入西域的门户,兵家必争。东西方宗教在此交汇,汉文明、希腊文明、印度文明以及发端于阿尔泰的游牧文明在此融合。因此,汉匈拉锯式的争夺,以致车师国分裂,最终消亡。元朝,伊斯兰东进,经此地敲开河西门户。此处,有两地必去,其一,高昌;其二,交河。

至高昌故城,大门上锁。于是绕城墙而行,在村庄内有入口可进。

未出所料,城内已无完墙,然宫阙和寺院位置尚具轮廓。

寺院遗迹相对完好,楼台佛塔清晰可见,兴许当年玄奘就讲经于此。

高昌,欲入玉门必经高昌壁。西域称“秦城”,说明高昌始为汉城。魏晋南北朝,龟兹佛徒经高昌往汉地传扬佛法。五胡十六国时期,阚氏高昌始立高昌国。其后几易其主。至唐代为麴氏高昌。玄奘遁出长安往西域,困顿不堪。至高昌,高昌王鞠文泰尚佛,礼玄奘,与其结为兄弟,资其西行,约定返程必在此讲经。然,待玄奘东归时,麴氏高昌已亡于唐。

吐鲁番市西,有砂岩台地,两河在此交汇,切割出一柳叶形岛,岛高出河道30多米。岛上筑城,及交河故城,史为车师都。

城南北走向,所有房屋向下挖土成室,地表建二~三层夯土建筑。因砂岩地形,不活作物,市民制陶以换取粮食。城市2/3位寺院,其余为陶土手工作坊,官邸、民宅。

鼎盛期,城内住8000人,回鹘为主,其中5000人为僧侣,1000多人为王公贵族,劳作者不到2000人。2000人养活6000人,此城如何维持?
自汉以降,因东西方文化、宗教、丝路贸易、地缘政治冲突,车师兵火连绵。唐辖车师,设西域都护府,以捉丝路之襟。14世纪,伊斯兰察合台汗国反元,占天山南麓,佛教回鹘成为穆斯林,车师没。


5月7日,哈密。晴。
8:00起,拟一天赶到敦煌,879km。上连霍高速,天高云淡,车御风行。

刚过鄯善收费站,爆胎。在西藏和帕米尔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庆幸是在这儿。欲装备胎,才发现尾厢内居然没有套筒扳手,傻眼。
百度,见一鄯善修车厂电话,致电,100元,40km外赶来。出行以来,总有贵人救我于水火,前世修来。
旅行的乐趣就在这儿,你永远猜不到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

前后折腾2小时许,用备胎上路,惴惴不安。去敦煌无望,至哈密买新胎,800元/对。洗车,换衣服,将拉萨以后积累下来的脏衣服送洗衣店。统统焕然一新。

20:00,落日映照哈密,拍拍胸脯,感觉无心里阴影。这日,翻篇儿。


5月8日,敦煌。晴。
晚起,11:00赶往敦煌,状况不佳,走走就困,睡了又走。

16:00到敦煌。莫高窟谢客。于是去鸣沙山-月牙泉。门票120元/人/3天,看看人头涌动,有些犹豫。最后决定进去。
阳高照,蓝天无云。至月牙泉,完全没新鲜感,或许敦煌景观早已熟识,或许西藏新疆一圈下来,已重度审美疲劳。

太热,转进观月阁的亭台下,奇怪没茶馆,要在成都,此地焉能放过。于是爬上鸣沙山半山吹风,看着上上下下开心的人们。

月牙泉四面沙山环围, 20:00刚到,夕阳被沙山遮挡,月牙泉无了生气。撤退。
刚到大门口,红霞映满天空,好看。回头望望,原来鸣沙山最高的顶上才是观日落的去处。那可是沙山,爬上去谈何容易。


5月9日,敦煌。晴。
9:00往莫高窟,门票200元。先看两场电影,太熟悉,后半场睡着。导游带着进窟,北魏,隋唐,宋,清等时期的壁画皆浏览一遍,最想看的西域诸国王室的供养窟,如李圣天的,可惜不开放,遗憾。
好在莫高窟的壁画已流传甚广,网上亦不难找。此行,只了一愿,走实地,看原作。

倒是藏经洞的洪辨雕像甚让人吃惊,写实功夫了得。

16:00,去雅丹国家地质公园,百度地图一下,单程80多公里,遂往。然跑了80多公里才至玉门关,一问方知,去雅丹还需80多公里,且19:00关门。坑爹的百度。
一路狂奔,18:58到,门票120元。尚需坐观光大巴往景点,无奈作一回游客。大巴一路前行,好去处永远在极目之处,逢路边的砂岩孔雀、乌龟什么的停下。期间有越野出租,可自由行,400元/辆,寻遍无人凑数。只好随大巴。

西北,见雅丹纵行阵列,他们叫“西海舰队”,煞是壮观。

大漠落日,金晖满天。


5月10日,德令哈。晴。
9:00上G3011往德令哈,573km。如到达时间尚早,再走青海湖
G3011几乎不限速,经柴达木,有野骆驼群在戈壁中闲逛,下车拍照,齐齐昂头打量我,嘴一歪一歪的。这些家伙,人见多了,不惧。

15:00经德令哈的湖区,此为一对姊妹湖,可鲁克湖和托素湖,前者为淡水湖,后者,咸水湖。两湖相距15km,一条小河连接。此两湖早有耳闻,起因是托素湖边发现“外星人遗址”。

托素湖远,先前往。中途在修路,在建一巨大的飞碟型大门,他们真相信外星人来过?该不会再出整个中国的Roswell?
至托素湖,原想该湖一片死寂,未料竟看到雅丹枯山环绕,湖水湛蓝,鸥鸟翩翩。逢渔民打鱼,成群黑头鸥飞旋水面。

回走,见“外星人遗址”路牌。此地早知,湖边一洞,内有铁管笔直插入岩层,似人工打造,据说有3万年历史,那时人类还在蒙昧阶段,无此技术。我过而不入,因为那些铁管早被国人游客们掰走了。

17:00至可鲁克湖,但见水禽成群,野鸭、白鹭、黑头鸥。看介绍,还有天鹅和黑颈鹤。天鹅过完冬已飞走,黑颈鹤还未到。剩下的小型禽类在此逗留,极不配合,远远见人就飞,70~200长焦不好使。

阳西下,芦苇披金,湖水幽暗,禽鸟纷飞。


5月11日,青海湖。晴。
8:30闹醒,回笼一觉,醒来已11:00。
今天去青海湖,340km。不限速,车速保持180。过橡皮山垭口,看见路牌标注海拔为3817m,才知又转回了高原。
下山路上远远看见了青海湖,湛蓝的水,大面积水域。对在海边过了20多年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感觉,我更喜欢高山环绕的小型湖泊。

上沿湖公路,径直往鸟岛。过黑马河乡,见一客栈:莲度假客栈。入内,房价300元,房间用心设计过,但毛巾牙具另买,且住下。

16:00,至80km外的鸟岛。门票128元,见内里游人如织。问门卫有何鸟类,答:鸬鹚、渔鸥、斑头雁、赤麻鸭。且又要乘观光车前往,敦煌雅丹公园一幕在脑子里再现,没敢贸然进去,晚上上网看看再说。

回头奔铁卡加村,去看看伏俟城遗址。网上照片看见其遗迹上有几根柯林斯立柱,我好奇吐谷浑为何会造罗马柱。

伏俟城,吐谷浑的旧都,1400多年历史。西晋,慕容鲜卑吐谷浑占青海湖、柴达木、川西,纳羌为民,都伏俟。其后世以吐谷浑为族名。魏晋南北朝时期,河西走廊丝路阻断,改道青海,伏俟城坐地收银。
隋破吐谷浑,设伏俟城为西海郡治。隋亡,吐谷浑复国,还都伏俟。唐时松赞干布北征,吐谷浑亡于吐蕃。现居于青海湖的藏人,疑为吐谷浑后裔。

至铁卡加村,辽阔草原,未见立柱踪影,问人,无解。只好四周瞎逛。
路边坡地上有狗,逆光中,毛尖油光闪烁,遂跟上逗玩,狗避走。豁见坡地为规整四方形环围。

中间有高地,似建筑基座。高地立面有孔洞,几具绵羊尸骨丢弃其中。仔细观摩,突然想起网上照片立柱后面的建筑物就是此物,原来伏俟城即在眼下。

那些立柱纯属好事者ps,因东罗马亡于吐谷浑之后,未疑其造假。

我所站的坡地即为原城墙,城围不大,仅围住里面宫阙,应该是内城。站在坡上观望,发现方圆1公里外,有土垣隆起,笔直,估摸是外城墙。

城池风化严重,已成土堆,可见鲜卑人建城技术不及汉人,高昌和交河故城比此历史更久远,依然尚存。


5月12日,西宁。晴转多云。
大风吹了一夜,早晨拉开窗帘,大雾弥漫湖区。出酒店,绕湖一周,晚间去西宁

昨晚看资料提到海西皮,离鸟岛不远,为湖边悬崖,鸬鹚聚集之地。百度地图和导航里无此地,只有海色皮。于是往鸟岛方向去。至鸟岛售票处,被告知海西皮和鸟岛都被他们围了收票。经昨晚查询,确定鸟岛无太大拍摄价值,遂离去,继续往海北旅行。

青海湖的景点,二郎剑、沙岛、三块石等地,无非是利欲熏心的画蛇添足。早忽略于我的出行计划。现鸟岛亦排除在外,可怜那些扑腾双翅的生灵,人欲搅扰着它们的安宁。

倒是一些游人不达之处,能感受原生态的,不粉饰的美。

就算是人为,但凡不造作,哪怕心灵与自然一瞬间的交流,亦会感动人心。

万物皆有灵慧,如人为修饰,必带目的。我追求“本来就是那样的”,不管是人,还是景。不甚唯美不打紧,“真”最重要。


5月13日,天水。小雨。
9:00上路,一天赶到天水,545km。明天往绵阳,551km,回家。

50天的旅行即将结束,回看每天日记,人物景观,历历在目。
我吃惊于一台轿车真能走完全程,非越野车不往阿里已成悖论。

一人出行,天马行空,有所思即可为,没有无关乎自身意志或体力的羁绊。十多年前,独自去埃及,完身而归。此番独行,那种放空身心的自由感,难以言状。

此行,所见之人,无论肤色、语种、信仰、习俗,其笑颜真诚、热情、善良和包容。蓝眼睛、黑眼睛、灰眼睛,当它们互相对视时,那真真切切的坦然和接纳,瞬间融化了初到异地的陌生感。
雪山、草原、大漠、湖泊和生长于斯的生灵,脉脉相通,我膜拜这种相生相交的灵性,那么泰然,那么默契。


特别感激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他们,在我的记忆中永生。

日记在此收笔,谢谢阅读我的文字。

本篇游记共含10095个文字,8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2016-05-04 16:15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6-05-04 16:25

引用 天峰十三狼 的狼 发表于 2016-05-04 16:25:31 的回复: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回复天峰十三狼 的狼:当然

2016-05-04 19:13

lz你的游记写得真好,我会一直关注你的,期待你的新游记

2016-05-09 11:03

超赞克拉玛依、库车部分幽默风趣!

2016-09-13 18:46

超赞克拉玛依、库车部分幽默风趣!

2016-09-13 18:4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