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那个小山村

  • 出发时间/2016-04-30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带小孩

故事

        确切的说起来,说她是小山村,有些过了。更正确的应该是个小村子。那里我是生长的地方。16岁之前我在那里度过了我的幼年、童年和不好少年。更重要的是我骨子里的多数东西,是从那个时候那个地方长出来的。20年了,当我再次踏上那片土地,她变的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
        故乡这个字眼,在我的心底比及同龄人多的是不愿触及。虽然故乡于我有太多的快乐、自由、奔跑,但依然也有让我在心里不愿提及的悲伤、自卑、痛苦。然而她依然是我长大的地方。每每念及故乡,随着年龄的增长,好的东西慢慢在浮现的多了起来,而那些坏的东西也随着过往而沉淀了。
        20年后我不能是衣锦还乡,至少想到年少时的我不论物质还是精神都跨来一个高度。恍惚之间,那个我从小跑遍大街小巷的地方已经旧装换新颜了。“改变”这个东西,实在让人不可琢磨,也无法确定的了。往往就在那么一个瞬间结果便有了。然而中间的过程与过程中发生的伤痕不是人人可知的。
        故乡到底是什么呢?是肆意狂奔的脚步?还是无拘无束的呼喊?是门口被磨的光亮的石条?还是十几米高的麦秸垛?是夜不闭户的敞亮?还是每个人的从容?是那条可以赤脚下去摸泥鳅的小河?还是可以直接入口生长农作物的自留地?是方宝、铁环、木头盒子枪?还是自制的风筝、放草的背篓?是看着小伙伴用一根几米长的竹竿去捅马蜂窝?还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看着邻家孩子被公鸡满街里跑?是逢年过节的新鞋、新帽?还是各个神位上香的顺序?是腊月二十六的大集?还是正月十九的过会?。。。。。。我静下心来,细细从心底打探,居然五味陈杂,百思不得其解了。
        故乡在我脑子里最大的兴奋莫过于过年了----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有那么一个词把这个东西叫做“春节”。而我矢志不渝的认为只有“过年”才能真正体会那个时候的岁月。过年、过年--年就是那么一道坎。所以当孩子们无拘无束的你追我赶的时候,大人们则在思量着年到底怎么过!
        年,于农村是个充满了幸福的日子。红红的对联、袅袅的神龛里的檀香、响彻空寂的爆竹、还有每个人脸上的喜悦。
        年,其实从腊月里便开始了。我放了寒假后,着急忙活的把寒假作业全部写完。剩下的当自以为是大把时间玩耍时。家里父母便开始安排众多的活计为了年了。
        腊月二十三,灶王爷上天。母亲会在一早把做好的供品摆上,并郑重的下跪,磕头,以示心诚。
        腊月二十四,除尘扫房子。这一天全家老小齐上阵。穿上旧衣服,戴上帽子,把苕帚绑在长长的杆子上,从房顶、房梁、墙壁、一直到地面。从屋里到院子再到门口街上。仔仔细细的打扫。虽然扫的时候乌烟瘴气,扫完了依然一层灰。我曾自作聪明的问我爸:“扫完了还脏,还扫他做什么?”老爷子就说了一句话“让你扫,你就扫,哪那么多废话”然后我依然弯腰,拿着那个手工做成的大个的苕帚,玩命的在灰尘中左冲右突。长大后,我突然莫名的明白,我们不是在扫灰,而是在扫心!
        腊月二十六,是我们镇上年前的最后一个大集。凡事需要的,不需要的,都有。大人忙着买肉(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我刚刚记事的那几年。肉这个东西还是我家餐桌上的奢侈品。以至我长大成人后,依然对吃肉没有多好喜好。)买葱、买油。我只是记得我只想要一元一包一百响的红色的小鞭炮。老爷子会买两把二踢脚。(他那个时候还算年壮,放二踢脚的时候,总是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上面五分之一处,用另一只手点着引子。那二踢脚用第一响向下的冲劲把自己一瞬间顶到空中再来第二响。而现在,他哆嗦的手恐怕不能再点燃那个引子了。而我虽然有胆子学他的样子,但终究怯了,还是放弃了。)
        腊月三十那天很忙。一早老太太会祖宗爷供上。用八分熟的小米捞到一个小碗里面,上面要堆成小山样子。后面摆三个酒盅。墙上贴着祖宗爷的神位。我把这个年要用的葱全剥了,并剁碎,放在大盆里面,做饺子馅的备料。然后我两眼哗哗的流泪。吃过早饭把所有的对联从屋内大屋外全部从墙上撕下来。用小苕帚把撕后的位置仔细扫了,以备中午贴新的对联上午要把屋子、院子街道重新好好的打扫一遍,中午以后,就不能动苕帚了。贴对联之前家家户户会挂灯笼。每家的灯笼都不一样。大者,直径50公分,下面用黄纸剪成须状,绕城一圈粘好。各家还会把自家门前的一条街全挂上彩旗。节日的氛围于是一下子从四面八方冒出来了。十一点到一点。是贴对联的最好时候。提早把对联逐一分好。用面粉加水放火上烧开便是浆糊。(儿子出生后,带他回去。看到这些后,居然说:“爸,这浆糊是不是很好吃啊”)。贴对联有讲究,两个人,一把苕帚,一盆浆糊,一把椅子。从大门口往里贴。一直贴到正房里面。具体这样:大门口-二门口-土地爷神龛-东屋门口-南屋门口-厕所-西屋-北屋-天地爷神龛-家堂爷神龛。贴的时候,先贴左手边,再贴右手边。把浆糊用刷子按照对联长宽样子刷好,对联要一次贴好。贴好的对联等浆糊干后应该是紧绷的样子。褶皱很少。你到谁家门口一看,左一道褶皱,右一道褶皱。一定是对联第一次贴下去,不成。又掀起来重新贴的缘由。每个门口对联,横批,门帘(一种五色纸做成的全是窟窿的状如门帘的薄纸)。对联贴完后,剩下的就是一家子做一起包饺子。但我印象当中,父母好像总也停不下来。儿子出生后,我才明白:从头到脚,从吃的到用的,所有的所有,只能自己去做。我也是那个时候对家务这个东西有了最深的感悟,并在这感悟中学会了有利一生的自理能力。
        包饺子是个精巧的活。活好的面要醒,方能又韧又平。饺子馅要一点点的放盐、放油、放酱油、茴香粉、大料粉,以把味道调至最佳。擀出的饺子皮儿,要见圆且中间厚周边薄,以保证在煮的过程中不破不漏。我会包饺子也是那个时候学会的。把包好的饺子按照或长方形、或正方形、或圆形。一篦子一篦子的放好了,简直就是艺术品。饺子要包好多,每个篦子上面都不能煮完,谓之来年五谷丰登。
        当夜晚降临的时候,年真的来了。每家的门口石墩上,左右各点一根蜡烛,谓之长明灯。各个神龛里面也要有长明灯。各个门口左右各上香一柱。(过年用语较为计较。点香,叫做上香。初一早上起床叫做穿衣服等等的)。土地神位一炷香,天地神位3炷香,家堂神位各一炷香,祖宗神位两炷香。每个神位都要磕头作揖。把热气腾腾的饺子供一供。晚饭便来了。
        那个时候,春晚不是每家都可以看的。反正我记得我家时后来才有的电视机。只有几个台。却满是乐趣。
        我尚记得,怀揣一包鞭炮,喊着伙伴们,跑东家,窜西家的。家家不闭门,户户都敞亮。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好吃的,没有那么多新衣服,没有那么多的娱乐节目,可为什么那么的快乐呢!!!我只记得我得跑到晚上10点多才回的家。
       有钱人家的爆竹总是十分的炫丽璀璨。在晴朗的星空下面时那么的赏心悦目。而那一百响的红色小鞭炮时我永恒的记忆。时至今日,儿子已长成。逢年过节,我依然买不少的儿童烟花让他去玩。为了我的童年也是为了他的童年。陪他过他的童年,变成了我的童年一样。但如今,城市里的空气污染愈加严重,烟花爆竹成了罪魁祸首一样。我实在不敢苟同如此的观点。
       初一凌晨的时候,我会陪父亲去到祠堂里上香。越早越好,求一个好的兆头。
       过年正应了那句话,凡事重在一个过程,结果不是不重要。但轻了。从初一到十五,人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串门,聊天,吃饭,喝酒。而十五开始,重头戏又开始了。那便是鲁迅笔下的社会---我们那里叫做过会。每一天都有几个村子为主角。其他村子里的所有可表演的艺术形式全都来赶场。一场场,一处处。从早到晚。一刻不停。
        贾庄的日子是正月十九。而贾庄的过会也是周边村子里最为壮观的。那天一早所有的人员都会去村南口的牌楼外,等候总指挥的命令。九点动身,最前面的事爆竹开路,随后一面迎风飘展的大旗。旗杆高约五六米,旗上绣着金色,红色相间的龙。后面是锣鼓喧天。十几人的大鼓,敲的震天响。武术队、拉花、舞龙、舞狮、腰鼓队、耍流星的,骑驴的,唱戏的,应有尽有,人声,鼓声,呼喊声,爆竹声,左激右荡气氛直冲云霄。最后面是十几人所台的火杆,通常两架。一根尝尝的树干子,利用烟花爆竹做成上尖下平的三角形。所有人都涌向村北口的会场所在地。那里设了大的庙堂,平着抬进去的两杆火,被直直的竖了起来。街道上无时无刻都是人。戏台子上上演着那么精彩的每个片段。晚上八点,会场的周边,大街上,房顶上面,到处是人。烟花爆竹的时刻来了。牟足了劲,单单安排点引子放花的人便有十几个。各式各样的烟花爆竹争相在天空绽放。东边山上早架好的礼花弹炮筒,一颗一颗的打向村落的上空。巨大的礼花弹夜空急急的以点为中心向四周扩散,五颜六色的让人不忍闭目。就这样声势庞大的放火(老家把这个行为叫做放火,此放火非彼放火。)足足会进行一个多小时。
        十九一过,年在老家变基本过去了。但年的惯性还在持续,直到二月二,龙抬头。。。
        我长大了,回去次数少了,城市里的年,我始终无法提及兴趣。忙来忙去,就是忙不出年味来。有了孩子后,他一年年长大,尤其近两年,突然觉得,静静地看着这个臭小子在那搞搞破坏,捣捣乱,心居然静下来了。
        而今,我的故乡变成了让我实实在在惊讶了一次的一个村庄。白墙,灰瓦,周边的水泥厂,矿山厂,煤炭场没有了。蔚蓝的天空如年少时的一样。棵棵大树已成型,树盖遮天。空气清新了。村子里的道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出村向北向西,五分钟便是京昆高速井陉矿区出口。双向六车道的京昆高速,从老家回廊坊328公里。高速向西,便是太原。同时来连接西柏坡革命老区。交通十分的便利。村里好了,干净了,漂亮了,外面的人开始络绎不绝的来看看,来坐坐,里转转。但如我之辈,也只能梦里遥望了。。。。
        
        

老街如下

这条门前的街道,我扫过不止的百遍。

古老的韵味

儿时的夏天我躺上面乘凉,石条被我蹭的油亮油亮。

谁能想到原来土路变成这个样子。

村子的南口,牌楼。

村中央的关帝庙。

村北口的牌楼。井陉贾庄

村北口火场的九龙柱。

九龙柱对面的浮雕。

导游图

        岁月这个东西,说深不深,说浅不浅。饱含着人们脸庞上皱纹,倾诉着古老的沉重。纵使我身在千里之外,心底依然有其影子。飘飘荡荡,不可琢磨。只望,那个生我养我的故土,任由时光飞逝,岁月如梭,情还在,人可不老。。。。。。

本篇游记共含4249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1F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2016-05-04 17:16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2016-05-09 19:52

引用 chris 发表于 2016-05-09 19:52:44 的回复: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回复chris:这是我的故乡,可能每个人对自己的故乡其实都有最真实的感情在里面。

2016-05-09 20:13
相关目的地:   石家庄   河北
431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井陉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