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纽省中央海岸CENTRAL COAST一日游

23
阙机龙 (悉尼) LV.10
2016-05-04 19:04 1950/6
  • 出发时间/2016-04-24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RMB

旅行線路

悉尼驅車出發--CATHERINE HILL BAY--CAVES BEACH--SWANSEA HEAD--返回悉尼 (圖片來自GOOGLE地圖)

正文

2016年4月24日周日,我们及时行乐步行团相约游览位于悉尼北面的中央海岸―CENTRAL COAST。

由于周一是澳洲的建军节-ANZAC DAY,也放假一天,所以我们计划游览两天,在景区附近找一个MOTEL过夜,然后接着第二天的游览。

出发之前,群主CHERRY打了不少电话,但是都没有空位。咳,这年头,有钱都没地花。

不管如何,我们带好了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希望到实地后能找到住地。

不曾想,还真的找不到。长周末旅游旺季,一宿难求。游览了CATHERINE HILL BAY、CAVES BEACH、和SWANSEA HEAD后,我们就只好乘着夜色回悉尼了。

而群里的HARRY以为我们在外面过夜,想在凌晨日出之前从家里出发赶到我们住地和我们一起观看大海边的日出。

我们的计划调整,但是HARRY一家依然坚守初衷,凌晨4点起床,驱车两个多小时及时赶到CAVES BEACH观看太阳从海边的冉冉升起,说得做到,令人敬佩。

CATHERINR HILL BAY名字的来源和一艘在这里失事的CATHERINE HILL号纵帆船有关。1867年6月21日,这艘满载木头的船途经这里,因风大(东南风)浪高,加上闪电雷鸣,船只不幸触礁。

CATHERINR HILL BAY位于悉尼北面的HUNTER VALLEY(猎人谷)的沿岸,距离南面的悉尼127公里,距离北面的NEWCASTLE(纽卡素)33.8公里。

CATHERINE HILL BAY

(图1)CATHERINE HILL BAY 沙滩。我们停好车后,来到了沙滩,一眼望去,一座向海洋延伸出去的码头赫然出现在眼前。20世纪的60年代,曾经在这里开采过金红石(RUTILE)。

(图2)CATHERINE HILL BAY岸边的冲浪救生俱乐部。成立于1928年,最初是一个简单的木屋,27个会员,但到了1929年的10月,会员数就有50人。现在的俱乐部在海滩冲浪和生命救援方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图3)CATHERINE HILL BAY的码头历尽三次建设,距今有143年的历史。

(图4)海鸟在沙滩上闲庭信步,悠哉游哉。

(图5)海鸥在沙滩上休息,它们是否和我们一样沉醉于海天一色的美景?

(图6)更多的海鸥在观看潮起潮落。

(图7)码头越来越近,时值涨潮,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浪和潮水席卷而来。

(图8)最早的码头建于1873年,主要由茶树做成的木桩搭建而成。那时的码头做工粗糙,码头终端靠船停泊的一端向下倾斜,使码头看上去危险得很。而且由于码头太窄,有两匹拖煤的马掉海里淹死。不管如何,同年的12月23日从这里通过TASMANIA号煤船运出了第一批煤炭。

(图9)由于遭受风浪的侵蚀,输送煤炭的码头在时隔16年1889年,得到重建。

(图10)码头旁一侧用铁柱加木板固定,以防岸边山体的滑坡和水土流失。

(图11)现在残存的码头是1975年修建的,使用了钢筋水泥和铁柱,比较坚实耐用。

(图12)铁锈斑斑,仿佛在诉说岁月的沧桑和风浪的无情。

(图13)早期码头上铺有双轨,当一个铁轨上的货斗车装满煤炭,徐徐进入码头终端的装煤车时,另一条铁轨则可以把卸下煤炭的空货斗拉回,从而提高运输的效率。

(图14)码头选址充分考虑到这里的地理环境:一面是高40米左右的悬崖,一面是位于湾区的海洋。在悬崖煤洞上开凿出来的煤可以就近运输到停靠在码头终端的货船。

(图15) 延伸到海里152.4米外的运煤码头在蓝天白云下蔚为壮观。

(图16)高出海面6米多的码头虽然说是用于煤炭的运输,但是第一次使用时是用于运人的。公司(New Wallsend Coal Mine)的经理等负责人利用这个码头靠岸,并举行仪式,在旗杆上升起英国国旗。

(图17)码头旁的悬崖海岸以及用于固定码头的铁链。

(图18) 一块砂岩巨石就在悬崖岸边,和崖体构成了一线天。图面上砂岩夹杂着磨圆度很高的砾岩清晰可见。

(图19) 码头南面的沙滩和岸边悬崖。沙滩的砂岩是悬崖滚落下来的。

(图20) 码头附近的悬崖边暴露在外的煤层GREAT NORTHERN SEAM(大北层),煤层大约有3.9-6米厚。

一般来说,煤是远古树木等植物遗骸埋在地层下经过长期的物理化学作用变成泥炭,进一步形成煤炭的。

所以说煤炭是植物的“化石”。

煤层的厚薄与这地区的地壳下降速度及植物遗骸堆积的多少有关联。总的来说,地壳下降的速度快,植物遗骸堆积得厚,这座煤矿的煤层就厚;相反,地壳下降的速度慢,植物遗骸堆积的薄,这座煤矿的煤层就薄。

那么有人提出疑问,远古时期(距离现在2亿到2.9亿年前的二叠纪-三叠纪)有如此之多、规模如此之大的森林等植被用于形成有时达百米厚的煤层吗?

这个疑问是正常的,有些人就认为煤炭不是植被的遗骸埋在地下形成的,而是球体的生命运动所产生的核裂变反应生成各类生成物,其生成物中就有一种叫石油,该生成物在长期蜕化过程后就变成煤炭(http://tieba.baidu.com/p/1491846120)。

不管成因如何,在这里发现藏量丰富,煤层众多而且质量稳定(没有断层、瓦斯和硫化物等)却是公认的事实。

正是因为这里有丰富的煤炭资源,才吸引英国早期的殖民者来此投资和定居。

那么为什么这个地方有如此丰富的煤炭资源呢?

当然这和这里的地质状况有关。

根据http://www.geomaps.com.au/scripts/catherinehillbay.php的描述:

CATHERINR HILL BAY位于悉尼盆地的北部地区 。而悉尼盆地是形成于二叠纪 - 三叠纪(距今2.9亿到2亿年前)的主要构造盆地,其沉积序列是更大的SYDNEY-Gunnedah- Bowen盆地的一部分 。

学者赫伯特在1983年很好地描述了悉尼盆地的地质状况。它主要是阶段性的地球运动和沉积的结果。在二叠纪或更早时期的在海相和沼泽相的条件下所形成盆地底部结构,后来在漫长的地质年代里因巨大地壳运动,在大悉尼底部深处形成了砂岩、粉砂岩地层以及夹杂在其中的煤层。这些煤层一直向北延伸到(NEWCASTLE)纽卡素,在猎人谷(HUNTER VALLEY)的沿海悬崖上露出地表。

纽卡斯尔煤系毗邻New England Fold Belt(新英格兰褶皱带),在整个二叠纪时代沉积物沉积在悉尼盆地。二叠纪晚期,新英格兰褶皱带的隆起和变形,把悉尼盆地转变为前陆盆地。活动的新英格兰褶皱所带来的侵蚀导致沉积物在该盆地的大量沉积。从地形活跃的新英格兰褶皱带侵蚀的大容量沉积物导致了更长时期的海退沉积系列,形成了纽卡素煤系。

英文有句谚语 CARRY COAL TO NEWCATLE。字面上的意思是把煤带到NEWCASTLE。其真正含义是做了不必做的事,多此一举,徒劳无功。因为那个地区的煤够多了。

尽管谚语出处的NEWCASTLE是英国的纽卡斯,但是在悉尼同样适用,因为NEWCASTLE 也是以煤多而出名的。

(图21) 从码头南面看码头。

(图22)海蚀平台上的海蚀槽。海蚀平台的基岩隶属于三叠纪NARRABEEN岩组中的玄武岩。

(图23) 从海蚀平台旁的高地看海蚀平台。

(图24) 从海蚀平台旁的高地看码头。

(图25) 从海蚀平台旁的高地看海蚀平台和码头。码头建设在一个海湾比较隐秘的地方。

(图26) 基岩海岸,岩石是TERALBA岩组中的砂岩。

(图27)基岩海岸。

(图28)海蚀槽和海蚀洞。

(图29)位于第二阶地的海蚀平台。

(图30)海蚀洞。

(图31) 从这个角度看海蚀平台的第一阶地和第二阶地。岩石成分主要是砂砺岩。

(图32)MOONEE海滩。

(图33) MOONEE海滩中的泻湖。

(图34) MOONEE海滩紧靠MUNMORAH州保护区。

(图35) 泻湖的一侧是砂砾岩,另一侧则是沙洲。

(图36) 我们被蓝天白云下的泻湖美景所吸引。

(图37) 从 MUNMORAH州保护区的高地往MOONEE沙滩看去。

(图38) 从新楼盘开发地往MOONEE沙滩看去。这里的土地面积在500-800平方米之间,而光是土地售价在50万-100万澳币/每块。价格昂贵,主要原因就是优越的紧靠海水、沙滩的地理位置。

(图39) 从冲浪救生俱乐部看码头。

游览完CATHERINE HILL BAY 后,我们已经是饥肠辘辘、口干舌燥。

原来以为就是在海滩看看码头、照照像而已,所以每人身上既没有带水,也没有带上食物。

没有想到,我们可以绕过码头的下面(低潮时候),一直往南走到MOONEE沙滩。走了三个多小时。

回到车上,已经是午后1点多了。我们急需一个可以就餐的桌面,解决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可是附近的PICNIC TABLE都被占了。

于是我们一不做、二不休,驱车赶往第二个景点CAVES BEACH,到那里找一个吃午饭的地方。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在CAVES BEACH靠近STUART CHALMERS公园找到一个非常理想的野外就餐的桌椅。顶上有遮篷,一步之遥就有清洁的自来水龙头,附近有洗手间。

走路累了,胃口自然好,吃嘛嘛香。SOPHIE一家和CHERRY一家准备了丰盛的食物和水果,我几乎二话不说,就狼吞虎咽起来。

大家吃饱后,就开始行动,想去看看著名的CAVES BEACH的海蚀穴和海蚀洞。

可是我们不知道具体在哪儿。问了几个看起来像是知道的人,可他们不是摇摇头,就是耸耸肩,一脸茫然。当问到第三个人的时候,终于有所斩获,他手指指,就说是那儿,很近很近的。

我们欣喜若狂,直奔而去。

前面正在BBQ的一位游客走过来,告诉我他已经帮我打听到了具体地址。我谢谢他。

可是之前我打听好后却没有告诉他。

CHERRY颇有微词,我只好解释道:人和人之间,人品是有差异的。我人品“高”一些,他人品“低”一些。他们会心地哈哈大笑。

我们每周一次徒步旅行团的宗旨就是:及时行乐,嘻嘻哈哈,乐在“行”中。

CAVES BEACH距离我们前面的CATHERINE HILL BAY 只有短短的9公里距离,位於北面。

CAVES BEACH(海蝕洞穴海灘)

(图40) 从停车场看观景台。180度海景尽在眼前。

(图41)CAVES海滩的观景台。远方一艘货轮静静地停泊在太平洋上。

(图42)观景台看往CAVES海滩。

(图43) 从观景台往下看:海蚀崖。由砂岩组成的海蚀崖弯弯曲曲,尽管有的崖面长有植被,但是波浪会继续搬运崖面底部的沉积物对海蚀穴进行侵蚀,所以这个海蚀崖又称为“活海蚀崖”。

我们到这儿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左右,刚好是低潮。如果是高潮期间,这里的海蚀穴和海蚀洞都被海水淹没。所以来这之前,应该先查查低潮的时间,否则就无法深入海蚀穴(洞)进行游览。

在海蚀穴(洞)里拍摄的时候,我有时候单膝跪地,有时候是双膝跪地,结果发现膝盖部位的裤子湿呼呼的。原来都是松软湿润的沙子惹得祸。

那么问题是,这里是突出的岬角地带,应该是海岸侵蚀地貌为主,我们看到的海蚀穴、海蚀洞、海蚀拱桥、海蚀柱、海蚀崖都是海岸侵蚀地貌,也充分佐证了这一点。那为什么会在海岸侵蚀地貌发生的同时又发生沙子在海蚀穴和海蚀洞里沉积的海岸堆积地貌呢?

这和波浪的动力运动有关。

波浪夹杂泥沙在向岸边纵向运动的时候,由于遇到分布众多的海蚀柱,波浪发生变形和破碎,波能释放,波浪势能减弱,所携带的泥沙就在在海蚀穴或海蚀洞里沉积,形成了岩滩和沙滩共存的状况。

(图44) 海岸侵蚀地貌:海蚀穴和海蚀洞。岩滩和沙滩共存。

(图45) 长长的CAVES沙滩。

(图46)海蚀穴。海蚀穴是风、浪和气候因素对砂岩之中的泥页岩等岩性比较松软的部位进行侵蚀,加上风化差异而形成的。刚开始是一个小小的裂缝,天长日久后裂缝越来越大,形成凹壁。因为凹壁的宽度大于深度,称“海蚀穴”。如果深度大于宽度,称“海蚀洞”。

(图47)从海蚀穴里面往外看去,别有洞天。

(图48) 这天刚好的军人节假期,所以游客众多。

(图49) 海蚀洞。深度大于宽度,就称为“海蚀洞”。

(图50) 打开闪光灯的拍照。可以看出海蚀穴上方岩石是砂岩。

(图51) 连着上图海蚀穴就是这个海蚀洞。穴中有洞,洞中有穴,洞穴相连,结构奇特。

(图52) 海蚀拱桥。海蚀穴(洞)同时遭受两个方向的波浪作用, 可使两侧海蚀穴蚀穿而成拱门状, 称海蚀拱桥或海穹。

(图53) 独立或相连分布于海岸边的海蚀柱。

(图54) 独立分布于海岸边的海蚀柱。

(图55)呈“S”型的海蚀漕。

(图56)从海蚀穴看外面的海蚀柱。

(图57) 形如蘑菇的海蚀地貌。

(图58) 形如鳄鱼的海蚀地貌。

(图59) 海蚀穴的外观。

(图60) 沙滩婚礼。新娘和新浪在读中学时就认识,现在终于瓜熟落地、喜结连理。

(图61)热闹的沙滩婚礼场面。光脚参加婚礼也是比较稀奇的。

(图62) 款款而下的伴娘,犹如明星出场。

(图63) 降落伞冲浪(PARACHUTE SURFING)。

(图64)沙滩上的瞧岩,红色是因为铁被氧化的缘故。

(图65) CAVES海滩上猶如蛇頭一樣的的岩石。

(图66) 降落伞冲浪(PARACHUTE SURFING)。難度很大,既會衝浪,還會掌握降落傘。

(图67)STUART CHALMERS公园,我们午餐的地方。

SWANSEA HEAD(天鵝海頭)

游览完CAVES BEACH后,差不多下午4点多了。我们开始联系旅馆,看是否有过夜的地方。

CHERRY和SOPHIA狂打电话,可是天意弄人,周围没有空的客房。

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容易,连花点银子,都不容易出手。

原本我们打算在外面过夜,第二天凌晨早起在CAVES BEACH的海蚀洞或海蚀穴看日出壮观的。

无可奈何,我们只好打道回府。

CHERRY建议我们回悉尼之前,还可以驱车到SWANSEA HEAD看看日落,看完再回也不迟。

于是我们两辆车一前一后来到了离CAVES BEACH东北方向1.8公里的SWANSEA HEAD(天鹅海头)。

SWANSEA HEAD距离北面的NEWCASTLE 城市28.8公里。它位于西面的MACQUARIE湖和东面的南太平洋之间的半岛上。

首先我们来到了REIDS RESERVE。映入眼帘是一片绿茵茵的平整草地。

(图68)REIDS保留地的北面已经用大大小小的石块筑成海堤。这里曾经是位于COAL POINT的EBENZER煤矿一个非常重要的煤炭装货地和储藏地。

(图69) REIDS RESERVE(REIDS保留地)。保留地以WILLIAM REIDS的名字命名。1800年他作为MARTHA号货船的船长来到了这里,错把这儿MACQUARIE湖的入海口当成NEWCASTLE的HUNTER河。

他原来是想到NEWCASTLE装煤的,但不知道他是神魂颠倒还是判断失误,反正一不小心,他来到这儿。碰巧的是这儿也出煤,所以他也是满载而归。

有时候,一失足也不是成千古恨的,就像REIDS船长,他的错误几乎不负任何代价。

而且他还因祸得福,这里的公园以他的名字命名,可谓一不小心,名垂青史。

(图70)我们不知道这两根竖立的木桩是作何用途。外面波涛汹涌的就是太平洋。

(图71)有人在海堤垂钓。1834年J.H.BROUGHTON曾在SWANSEA HEAD建立盐厂。

(图72) 防护堤(BERAK WALL)一直向海洋延伸。

(图73)平整的海蚀平台。

(图74) 岸边褐红色的泥岩,非常松脆。

(图75)海蚀平台。前方的岛屿是MOON(月亮岛)。

(图76) 属于纽卡素煤系(NEWCASTLE COAL MEASURES)的下导煤层(Lower Pilot Coal Seam)。起初我还以为是玄武岩,后来拔下一块还可以在岩石上写字。

当时我以为含煤层不可能分布在潮间带,因为波浪的侵蚀会使之消失。后来发现这里因为建造了防护堤,加上外面的月亮岛,波浪的波能大大地被削弱了,所以这个海蚀平台不是一个高波浪的地方。

(图77) 色如煎荷包蛋的岩石。

(图78) 由于受到防护堤的保护,这里的波浪不大,沉积和堆积大量的海草。

(图79) 在REIDS保留地观看日落,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图80)在REIDS保留地观看日落。太陽羞答答地隱藏在雲層後面。

(图81)  在REIDS保留地观看日落。李商隐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我更喜欢朱自清的“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1872年,在SWANSEA HEAD,人们发现了7800年前土著人遗留的贝冢(MIDDENS)。可以据此推断,远在7800年前土著人就在这里生活,以捕鱼打猎为生。

当我们尽兴地欣赏落日的余晖时,那时的土著人是否有和我们一样的心情享受这样美丽的景色?

我们今天游览了中央海岸的三个地方:CATHERINE HILL BAY, CAVES BEACH和SWANSEA HEAD,步行了10余公里,收获满满。

我们游览了海岸侵蚀地貌(海蚀穴、海蚀洞、海蚀崖、海蚀柱、海蚀漕和海蚀拱桥),也走过了海岸堆积地貌(沙滩)。

我们还在5点20分尽情地欣赏了落日的壮观时刻。在我看来,日落的壮观和意义一点不逊色于日出。没有日落,哪里会有日出?

欣赏完日落后,我们就在REIDS保留地的野外露天桌面吃起了晚饭。SOPHIE一家和CHERRY一家带来的食物太丰盛了,中午还有很多没有吃完的,晚上接着吃。

夜色漸浓,而我们的游兴还依然如故。

依依不舍中,我们登车返回。

这次旅行,感谢SAM和HUNTER不辞辛劳的驾车,使我们能在短短的一天之内游览完三个景点。

写于2016年5月上旬。图/文:阙机龙

参考文献
1.杨景春、李友利编著《地貌学原理》,第九章《海岸地貌》。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8 
2.https://en.wikipedia.org/
3.www.geomaps.com.au
4.Wallarah2Ahistoricalanalysis.pdf

本篇游记共含7215个文字,8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2016-05-05 18:26

楼主用什么相机拍的啊?

2016-05-09 09:55

引用 阙机龙 的图片:

好多海鸥啊

2016-05-09 11:35

引用 Doris 发表于 2016-05-09 11:35:49 的回复:

好多海鸥啊

回复Doris:是呀。與鳥同樂。

2016-05-10 16:21

引用 aaapeng 发表于 2016-05-05 18:26:02 的回复: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回复aaapeng:太容易了,我可以當導遊。

2016-05-10 16:55

太棒了,这里我也去了,可是你写的背景知识非常有用!回来看了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码头有这样的历史,原来纽卡斯尔的名字由来是这样,太棒了

2016-08-03 16:0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