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大通 明代长城遗址游记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7
颜冬青 (西宁) LV.2
2016-05-05 11:23 551/6
  • 出发时间/2013-05-02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RMB

大通 明长城散记

 1
 在中国,如果有什么古迹是可以用疲惫的心和慵懒的姿态去拥抱和感受的,我觉得会是长城,准确的说会是明长城在青海境内留下的一段遗址。
 这一段历史的脚印,一夜间竟成了我心间思念的殇。
 
 2
 没去过大通明长城前,我真的不知道青海竟然还能跟长城沾点边,这是多么的遥远而不可及的历史联系?印象中的长城不总是在燕山南麓和塞外大漠中蜿蜒起伏的吗?何时到了青海
 可我真的孤陋寡闻了,青海境内还真有几百公里长的明代长城遗址,现存比较完整的一段就坐落在大通县境内。
 其实之前我曾有过一次与之擦肩而过的机缘,那是去年深秋间赴娘娘山朝拜金娥妃子的路上,我曾隔着车窗远远端详过它,并不曾走近。就如人与山水之间的缘,缘分未至,去又如何,不去又如何?缘分未到,它在我眼里就只是水瘦山寒中一抹淡淡的影子,只是短暂停留在眼中的如风一缕,从眼前掠过,并没有多少印象。
 而这一次,我却真的跟它走近了。
   
 长城,顾名思义是一大段防御型的城墙,在我印象里,它总是青砖叠古瓦,是一条依山如黛,纵横连绵,延伸蜿蜒,经过了几世的沧桑轮回,任凭遍体鳞伤却不懂得叫喊的静卧苍龙而已。它总是静穆的,无言的,沉浸的!
 可不知道大通的明长城究竟离我的印象几许?这让我有了些许期待,也许此时时刻,它就是一位等着我去揭开红纱一窥芳容的新娘,一颦一笑,胭脂黛色间焕发容光。也可能,它会是一片枯叶下苟延残喘的蚕蛹,一张一翕间会向我诉说它并没有飞起来就折断的蝴蝶的翅膀。
 谁知道呢?
 进入村落,诸友下车步行。承载着土墙的山并不高,位于大通县城西南面,这座山几乎没什么特点,就是六月时分,漫山倒有不少苍翠的绿意,有一座小公园依山而建,中有一条盘山水泥路迂回引导,一路慢上坡,三五友人闲聊时就见园内有不少百姓携家带口,搭帐野炊,享受着田间乡趣。一席绿地,三五瓶酒,七八道农家小菜,十几双筷子夹起来的是家长里短,女人们用嘻嘻哈哈调侃着油盐酱醋,男人们则用此起彼伏的划拳猜令之声烹孰着一锅手揪面片,过不了多久,他们会把怡人的生活吃到肚子里,然后踏着暮色兴尽而归。人与自然倒也其乐融融。难怪乎太守大人欧阳修曾斗酒抒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菜色裹挟着山色,色色诱人,可为了证明我虽然是属猪的,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吃货,于是我的目光还是更多的盯在了横垣在山岚之上的那道土灰色之中。
 明长城遗址已近在眼前
 放眼望去,这就是一道放大加宽的土墙,实在找不出什么词汇可以做形容。眼前这段明代古长城丝毫没有我印象中那古铜色的肌肤,更没有那条形的方石突兀的横埂在万山群中的结实身板。它只是一堆堆黄土,说白了,它是一道土墙,用土夯起来的连绵的,间有残缺的高墙。
 它不是我印象里的新娘,也不是向我诉说疾苦的蚕蛹,一时间我甚至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如果一定要有个第一印象的话,我更愿意觉得它是一种味道,得慢慢的品。
 
 3
 面对任何历史遗址,我都有怀有一股特殊的敬畏之心,冥冥中觉得它们都是有灵魂的,只是在沉睡而已,所以不敢惊扰,于是果断提醒友人不要去踩龙头,干脆默默祷告几句,然后沿着“龙”身朝西南龙尾方向边走边赏,算是对古墙的一种尊敬吧。
 行走了几十米,我才从一个豁口处逐渐向上,斗胆踩到了龙背上。
 吸一口气,胸腹间有一股淡淡的草香。

 城墙的轮廓鲜明,鲜明是因为有着涂灰的表层,除去它自身固有的雄浑气韵和陈旧沧桑的色泽外,我无法读懂浸入它内部的伤痕。
 我说不清,为什么走在陌生的地方,竟熟悉得忘却了陌生感?
 站在土龙脊背上的一刹那,感觉它是静默的,甚至有些怨言。行走其上,犹如踩在搁浅的巨鲸背上,即使不去想历史的沉静,内心也无法平静。五百年来的风雨,注入这里每一块缝隙的都是历史云烟消散后的沧桑,只是今日在长城的肩上、脊背上,都是人声,这是一种喧嚣,其实也是一种惶惑。
  一堵城墙,横埂了数百里,静默了几百年。到底,这留下来的是如何的风韵与沧桑?
    边走边望,想象曾经的杀戮,男人们的血就着女人们的泪合成汗水筑起的这道墙硬生生的隔开了两个世界,一边是关内,一边是塞外。
    关内塞外的区别在眼前恐怕不止是字面上的意思,也不止是季节的变迁,更不止是杨柳风絮和塞外雪花的区别,应该是一种无言的诉说吧。
 诉说有谁能懂?更何况是无言的诉说?
 当五百年前的风云慢慢沉静,孙悟空和紫霞仙子并没有站在我的前面,或者后面,而我,这个历史的过客,总归是可以站在这土灰色的墙头极目远眺的,站直身子,伸开双臂,右边,是塞外,啊塞外!曾经的塞外是如何的样子?千里牧场,羊肥草沃,一片驼铃声声?又或者是曼陀铃的悠扬和马头琴的穿肠在百里帐篷间绵绵不绝?还是牧羊的小阿哥追着嬉笑的头人的阿姐?那醉醺醺的初吻?
 左手边,是关内,啊关内,关内终究是诗仙李白心头的一轮明月,也是长玥兄长一个男人的青海,更是纺线般的江南烟雨,柳树莺花,唧唧复唧唧的织锦和胭脂蔻下的汉服唐装。关内,是诗赋字画的白乐天。哈哈,长城、明月,男人的青海,这样的物事,想起来,都还是一幅幅印象派的画像!
 而“印象”的东西给人的也许不全是一种满足或是满意吧,多少会有些落寞和空洞,就如同李白举头望过的明月,曾经照在头顶的那一轮,在昨天或者旧年,不是也照过旧人的身影吗?那轮明月不是看过江清月白,吟过悲欢离合吗?为何今夕已不见?
    这轮明月照见过“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吗?呵呵,空怅然,惟月依旧,人却已逝。
 图片
 可在这里,关外和关内只有一步的距离,这一步的距离划开了两个世界,这么远,却那么近,那么近,却又这么远!近在咫尺的思念却成了远在天边的呼喊。我想,五百年来定是有人曾经喊出过这样的声音,不然,我的心里为何会有雷鸣?真不知道,一步之遥,紧挨着的塞外的风会在不经意间思念起关内的雨吗?这冷清和荒凉的“一步之中”住的又是哪些人,关押的又是哪些人?彷徨的又是哪些人?这些人如何去承受宿命中注定的冷清和荒凉?
 如果他不寂寞,不冷清,不彷徨?又为何需要行走?思考?
 如此想来,今日照我的明月到了明日也依然会照在他人的头顶,是时,那人会想起我今夜举头望月的身影吗?
 呵呵,也许能,也许不能,这就是历史!可现在,依然是白天,没有明月,这种短暂的白日之梦,便只有一人在做,而唯有长城能懂,这也是历史。

    4 
 继续行走,地势抬高几十米,西南面有土垛成的好几座烽火台静静矗立,风吹日晒,佝偻的身躯已不复当年的伟岸,我默默注视它们,相信它们也在默默注视着我。
 以本人的天性,若是在多年以前,早就蹦跳上去了。可如今我不想动,沉默着,好像内心在本能地拒绝着去攀登那座烽火台。
 或许我本能的拒绝着“战争”与“纠缠”!
 诸友提议至此短暂休息,我便来回随意转转
 凭高望远,细细观赏明长城南北不同景观的细微之处,时空跌宕的沧桑感会油然而生。我想,一年四季、日升日落、雾天月夜、风中雨间,想必这段古长城会有着不同的景致。    
 大通气候温润,这点我深有感触,于是猜想这里的深秋定是松枝犹绿,落叶黄遍,把蓝天红日映照下的长城打扮得格外妩媚,令人流连忘返。
 而在冬季,倘若有闲心,便可独立于此,仰望苍穹,任由洁白的雪花飘飘洒洒,悄然无声地落在额头,再慢慢随体温融化开来,滴落的感情任由它消失在这山坡坡沟凹凹中。登临者当如我般负手漫步,北望老爷山之气沉如虎,静卧雪中,再看绵延百里群山若有若无,似隐似现,当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之洒象,定会为之慷慨激昂。然后,由陶醉之中生出无限的感慨。
 多少年来,这里是民族之间兵戎相见的疆场,遥想五百年前,紫霞仙子还没有见到孙悟空的时候,明代北方的蒙古鞑靼已经开始不断地侵犯着青海边境。
 明代北方蒙古鞑靼势力之强大,侵扰之频繁,常常使得大明王朝的京师震动,朝野惶惶。明成祖曾三犁边庭,举兵数十万,也只能平静三四十年。到了正统年间,蒙古瓦剌部又蠢蠢欲动。正统十四年,明英宗御驾亲征瓦剌,结果竟全军覆没,英宗被俘,造成了历史上有名的“土木遗恨”
 时光的车轮飞转,到了清代,康熙大帝曾三征葛尔丹,八旗精锐竟出,埋骨一万后方得凯旋而归。爱新觉罗·玄烨路过长城时就曾感慨万千,曾赋诗一首,曰:“悬崖壁立垣墉固,古峡泉流日夜间。须识成城唯众志,称雄不独恃群山。”
 想象一下,在—个漆黑的夜里,下着飘飘大雪,蒙古首领带着强悍的兵马侵入边塞,仓皇应战的官军与蒙古兵在风雪之夜展开厮杀,刀光剑影、杀声震天、血肉横飞。那场面,定是一幅扣人心弦的画卷。那情那景,果然是“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追,大雪满弓刀。”

 5
 看罢了烽火台,我知道远山下就是曾去过的娘娘庙,那里有隋炀帝的妃子金娥在长眠着,帝王已经东归,而她还在这里孤坟话凄凉。只是我们已经开始折返了,因为心中不愿去打扰伊人的沉睡。如果她被我吵醒了,又会是伤感的一天。
 返程的时候,行走在城墙下面,一路慢下坡,被长城的影子罩着,行走在阴暗的边界,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有正在穿过时空隧道的错觉。周围是历史的纬度,不能停留,不能后退,也不能随意去推开身旁任何一扇门,一扇窗,不能伸手去触摸我周围的任何真实存在或者想象里的虚空般的事物。
    穿行在明长城的根上,穿行在那暗淡,透明,混沌的时空里,心里很清楚,很多我摸不着看不清的事物,就在我的身边,或者在我无法触摸的地方潜伏着。说不清,道不明。
 也许目光可以忽略它们的存在,但心灵上绝对不愿意忽视它们,以至于心灵自动敞开时,会有一种本能的纠结感。

    6
 这时有风吹过,我很喜欢边走边听风的感觉。
 多年来成长环境带给我的那种巨大的沉重感和挤压感,让我熟悉了这些词的味道:低矮、幽暗、杂乱、空洞、潮湿、沉沦。可研究佛学多年后,我又开始渐渐反思人生的意义,不愿内心因这些词汇里隐藏的哥特式力量而受到损害。尽管,它们确实须臾也没有离开过我的生存本身。   
 不过今天登上了这段历史,我有了新的感悟,对于我来说,这段明长城是五味杂陈的味道,根本没法尝出个尽然来,可是,它今天陡然把我的心变得像雨后的野地一样,长满了蓄满碧绿欲望的杂草,甚至它还勾引我试图去演绎“一步距离”的那些可能发生或者根本没有发生过的景象,欢乐或者悲伤,阳光或者血腥……
 只是这“一步”的距离,终究无法越过。
    很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越过,于是赌上了轮回。 
 可毕竟有一点值得欣慰,青海有长城,这一点毋庸置疑,已经不再是我历史回忆中的盲点。
    
    7
 来到山脚便上车返程,心里还惦念着跟友人们的酒局,馋虫作祟,可是三魂六魄中的某一缕到底还是跟的慢了些,拉扯着离去的匆匆。
 回头看看走过的路,一路走过,却不知道收获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这一路上错过了些什么,更不知道一路走来有哪些景色,有那些人和事留在了记忆中,又有那些人和事会被忘记。
  可我的心里,终究有一堵墙,一边是关内,一边是关外。
       是啊,终究有一天,在万山丛中偶尔露出的土城墙,会是杂草丛生。又或是已然轰然倒塌,颓萎在荒山野蒿之中了。可我的灵魂还会回来,趴在某一段坍塌的城墙后面,紧握着弓箭窥视着关外的小巷,抑或是一条结冰的小溪,满心期待着牧羊的阿姐能策马而来,手里飞舞着定情的红巾。又或许终究见不到马儿和马背上的伊人,可心里还能存有一份念想,想着背后的关内,定有某处,晌午的骄阳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载着佳人的轻舟在和风的吹拂中漂行,郎在船头,抚扇沉吟,任娘子纤指撩拨,抚琴一曲,委婉动听。
 
(该文章为作者原创,曾发表于新华网及地方宣传杂志)








本篇游记共含4771个文字,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2016-05-05 13:5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5-05 14:18

引用 onsteroids 发表于 2016-05-05 13:54:05 的回复: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回复onsteroids:你好,照片是从我的QQ空间里拿来的,没处理,有几张是刚下过雨之后照的 ,当时用的手机,不是单反,所以可能像素不高

2016-05-07 18:17

引用 好逑M丶io 发表于 2016-05-05 14:18:51 的回复:

回复好逑M丶io:

2016-05-07 18:21

楼主一般都是在旅行中就记下细节,还是回来之后看图回忆写的啊?

2016-05-09 10:55

引用 dengxiao 发表于 2016-05-09 10:55:45 的回复:

楼主一般都是在旅行中就记下细节,还是回来之后看图回忆写的啊?

回复dengxiao:旅行的时候把感觉记下来,回来边写边配图,但是最近忙的很,这是以前写的,随便发了一篇

2016-05-11 23:1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