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宜昌大老岭五一行

19
占山为阿王 LV.2
2016-05-05 18:57 2358/5
  • 出发时间/2016-04-30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50RMB

五一两天自驾游大老岭,帐篷露宿, 众人聚首烧烤火锅,巴适啊。

当整个世界都处于紧凑和精密之中,我们渴望发现幽僻、静谧或至少令人感到惊奇的地方。日子一天又一天的枯燥重复着,我们更希望逃离!一个神秘的地方至少能让人短暂地获得了一种浪漫的光环,裹夹着平时的生活给人以前行的动力。大老岭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心灵休憩之旅。
2016年4月30日早晨7点在荆州新南门集合后,几个老友五辆车整齐有序地出发了。驾驶经验丰富的焦哥给大家引路。
荆州宜昌的高速一路通畅。在三峡坝区高速公路口,余姐和我带着大家的驾驶证和行车证懵头懵脑在窗口换临时通行证,坝区关口车辆排成长龙,换证窗口也不遑多让。左边窗口还是右边窗口排队?对于选择困难症的人来说是个难题。
9点左右到达太坪溪镇,一路山路弯弯,盘旋而上,汽车在山路上颠来簸去,人也在车里翻转挪移。这不禁让我想起每年高考英语前的试听(据说从明年起取消了,所以摘录在这里做个怀念):小车正穿行在落基山脉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克里斯朵夫·李维静静地望着窗外。发现每当车子即将行驶到无路的关头,路边都会出现一块交通指示牌:“前方转弯!”或“注意!急转弯”。而拐过每一道弯之后,前方照例又是一片柳暗花明、豁然开朗。山路弯弯、峰回路转,“前方转弯”几个大字一次次地冲击着他的眼球,也渐渐叩开了他的心扉:原来,不是路已到了尽头,而是该转弯了。
转弯转来了提神品,在被称为“中国有机茶第一乡”“中国最美小镇”的邓村我们遇见两个骑行的帅小伙,余姐热情的唤着小贝和两位哥哥合影。请注意,照片中这只玉树凌风一身金毛压绿茶的拉布拉多犬的爱称叫小贝。

继续前行,路况越来越差,终于传来不幸的消息:前方山石塌方。于是车队打头阵的陈哥调转回来带着我们转弯走另一条路。此时大张同学终于忍不住从后座跳到前座要求开车,燕姐只好坐在一旁指挥。一男一女两个司机开车一路油门与口水齐飞,让坐在后座的我忘了晕车的不适,甚至于车窗外不亚于云南梯田美景的茶园都没空欣赏。
终于绕过塌方地点,路上又遇到邓村骑行帅哥,打过招呼后我们来到一块平台。车子整齐排列,大人小人点缀其中,甚是可爱。

大老岭我们终于来啦!
第一站,情人湖。大老岭情人湖的起源不知追溯到何年何月,相比宜昌的湖水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生长在情人湖畔的两棵含情脉脉、守望相助的刺叶栎,据说可以从千年前说起。他们是保护区内挂牌的古树名木。非常遗憾的是,2014年其中一棵枯死了,只剩下另一棵孤零零的守在那里望着死去的伴侣,也许情人湖里流淌着的是孤独相思的泪吧。

下午三点左右(原谅我这个时间、方向、记性都不强的人)一干人马走走停停悠悠闲闲来到了第二站也是我们晚上安营扎寨的目的地——云顶
一下车,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奔到近在咫尺的云顶石台仰望苍穹。 看到她的白云涛涛,我就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因为雪莱的《云》早已在我心中吟唱过百遍千遍。天上的云每天都抬头可见,但是我从未如此的亲近,直到今天。云顶的云团在我的头顶与风际会,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聆听她的云卷云舒和着心中的乐曲撞击着我身体里的红尘滚滚。

爬过海拔2008米的天柱山后时间约是5点,东升哥,陈哥等几个男人开始搬出出门旅行必备之武器,烤炉烤架火锅,余姐带着我们几个女人开始把准备的菜拿出来。孩子们像饿坏的狼崽徘徊在旁边,看着锅里的吃食伺机而动。
绅士的男人们等我们妇女儿童吃完之后开始喝酒畅饮起来。干杯,兄弟们!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只剩可怜的小贝拖着孤单的身影来回钻来钻去,一双机灵的狗眼看人低:“瞧你们这群吃货!”

晚上的重头戏来了,搭帐篷。一行人都是老手很快熟练地把帐篷选址搭好。我们的隔壁是梅林一家。还有一对大学生搭在旁边,他们热情的邀请我们进到他们的帐篷参观。

李哥和陈哥的帐篷搭在木亭子里,一群小家伙早就钻进去玩起了游戏。

焦哥和燕姐的帐篷位置选得很妙,刚好在半山腰,即可避过云顶呼来啸去的狂风还可以与亲嘴石遥遥相望,别有一番韵味。

夜幕深沉,天上繁星点点。听完鬼故事的我们来个手电筒夜游,很有百鬼夜行的feel。
实在是困的不行了,先睡吧,让喝了酒兴致高昂的的男人们善后吧,云顶的风和云陪着我们入梦就行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吵醒了,有美凯毅同学“爸爸帐篷塌了”的呼声,有“起床看日出”的叫声,交杂纷乱的脚步声迫使我不得不起床,披着毯子哈着气等待起了云顶上的日出。最后我们没有迎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盛况,不过三五知己聚在天高地阔处,李哥给我们拍各种自嗨,更胜日出美景。此时此景此情,让人不由生出时光要是能停留在这一瞬该有多好的感慨。

可是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返。我们吃完了早餐收拾好行囊准备去下一个景点——猪槽沟原始森林。猪槽沟名副其实,傍山的狭窄的水泥路被劈成了两半,中间深深的沟壑像被野猪鼻子拱开来了一样,再往一边就是深不见底的山崖,令人望之心惊。司机们以不到30迈的速度小心翼翼地开着。我一边摸着被吓坏的老心脏一边打量起大老岭的美景来。放眼望去,漫山碧绿,郁郁葱葱,山花烂漫点缀林中,真不愧为“绿色宝库、动物乐园”。到达目的地后可能是景点还没开发好,没有什么可观,不过余姐看见了一头胳膊长短的野猪倒也不虚此行。
原路回转,心惊胆颤又幸运地只与一辆车错车后赶往下一站——药王溪。
药王溪是我非常期待的一站。从儿时起,每每看武侠小说中侠义夫妻,神仙眷侣,各色女子,别样男儿,或烽烟未尽,暗涛又起。叹同生共死结义之情,难敌名利权位。悲作茧自缚爱恨纠缠,一朝云烟散尽。让我好生向往。药王溪口有平房三两座,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庄稼汉给我们指了往药王溪的入口。没有药师,没有隐士,只有我们这群伪侠客拖家携小小心翼翼地摸着石头越过溪流在山涧里穿行着。燕姐一家由于焦诗雨摔跤而早早退出在入口等着我们。小米、张鑫洋和美凯毅伴着忠实的小贝还在兴奋地继续,全然不管两旁有什么珍贵的药材稀罕的植物,往前探险才是孩子们的目的所在。到了一个瀑布口,我们停下来照相就往回走了,我还觉得挺遗憾的,继续攀行的话没准还能激发自己体内户外的因子呢,下次吧,带娃的父母们,呜呜呜……

返回溪口平房,简单停顿吃了点干粮,队伍商量着兵分两路,陈哥余姐继续游宜昌,其余四家开车折返。真是遗憾,沉默寡言却巨能干的陈哥、热情爽朗还有一颗少女心的余姐,我们只能下次再聚了,不想说这两个字:再见!
高速上大张同学开心的飙着车,终于做他喜欢的事情了,真好,嘻嘻!更好的消息是我们还要回程到荆门溜达一圈,龙泉中学,荆门水果我胡汉三又来扫荡你们来啦!
荆门的黄金沙滩也是一块露营的地方,相比大老岭就显得太低端俗气不上档次了,看了云顶的风云、森林秘境瑰丽的我们曾经沧海难为水,兴致缺缺的坐着休息起来,只有孩子们到哪里都是他们的乐土。慢慢长大的他们虽然有可能不会成为我们想象的人物,但让孩子们尽可能接触一切所好奇的事物, 是帮助他们塑造自己的世界的最好办法。

荆门路边的小酒馆里,一行人在等着最后的晚餐间隙,梅林的老婆小邓和孩子们呼叫着打起了扑克,终于露出真容,高冷艳瞬间变成了软妹子一枚。晚饭间又是一顿狼吞虎咽,欢声笑语,各种热闹喧哗与温暖惬意。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疲倦了一天的城市变得深沉静谧,汽车行驶在路上,我望着窗外,风穿过手指,缱绻地与人依依惜别。又要离开一个才触摸的的地方,旅途中心动的砰跳声也渐渐暗歇下去,平复,回归心底。正如每天的生活,明天又要武装起盔甲在钢筋水泥里开始平凡而重复的日子。
回到家一晚休息不提。第二天清晨还正在黄粱美梦,被小张跑过来一阵猛摇,他双眼湿润撅着嘴:“妈妈,能不能回到4月30号,我好想再去大老岭,我再也不会有比4月30号更好的日子了……”我不禁好笑又有点儿感伤,对他安慰了一番。伴着窗外隔三岔五传来的轰轰又隆隆的修路钻地声,再回首仅仅两天前的4月30号宜昌大老岭之行,顿时觉得人生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本篇游记共含3187个文字,6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是该把之前的出行记下来啊时间长了都忘了。感谢楼主的分享~

2016-05-07 18:25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6-05-09 18:55

引用 占山为阿王 的图片:

茶园

2016-05-13 11:5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2016-05-14 10:5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引用 占山为阿王 的图片:

2016-07-27 19:4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