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社会主义好,逃离羊角岛

  • 出发时间/2016-04-30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6000RMB

载歌载舞的平壤人民

动感的韵律操

D1

伊朗的美好记忆之后,心心念着剩下的几个“邪恶轴心”,虽然知道去朝鲜必须报团无法自由行,参观的路线和景点也早已在朋友的介绍和照片游记里出现了无数遍,可作为唯一一个真正的XX主义国家,光这一个理由就值得我奔千里去看一眼。这不是简单跨过鸭绿江的一次出国跟团游,而是回到那个人人每天打满鸡血超英赶美大干特干又红又专牵个手接个吻都能被一枪崩掉的70年代的时间旅行。

回想一下,距离上次跟团游已经有12年了,那时我tm还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在集合的北京机场,我认认真真听完中国导游讲完在朝鲜应该遵守的注意事项,牢牢地记下了每一条不应该犯的禁忌,这基本是我将在朝鲜所做事情的清单。

旅游的话,所要奉行的最高原则就是尽量变成一个当地人,朝鲜也不能例外,问了之前去过的朋友,我们和当地人最大的区别除了穿着之外,就是所有的朝鲜人都会佩戴伟大领袖金日成主席和敬爱的金正日将军的像章,而这个像章老外是不允许购买或者拥有的,据说在黑市上一个像章可以换来十斤大米,万能的淘宝轻松解决这一难题。再加上精心挑选的一件深绿色衬衣暗色西裤和一条城乡结合部皮带,除了比一般朝鲜人胖两号之外基本也能以假乱真,特别是那种与生俱来由内而外满得都溢出来的闰土气质,倒反而成了我的先天优势。

北京直飞平壤的班机在首都机场最偏僻的机位,这段距离因为对传说中惊为天人的高丽航空空姐的企盼而变得更加遥远。摆渡车上看见几个戴了像章的朝鲜干部,看上去和印象中的我国厅局级干部基本一个类型,那条腰上的名牌皮带应该够一个朝鲜家庭一年的口粮。这几位干部的座位并不在头等舱,而是在飞机的最后几排,我上飞机之后频频回头瞅向他们的方向,倒不是因为别的,因为站在他们身边高挑的高丽空姐。隔着过道坐着一位年近70的澳洲籍台湾阿公,我俩像刚步入青春期的男生晚上在宿舍卧谈一样肆无忌弹讨论着这场视觉饕餮,阿公嘴里蹦出的标准国语“吹弹可破、肤如凝脂”让我意识到海峡两岸真的是一家。

一点点没有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飞机突然降落在了平壤顺安机场,这尼玛是我经历过的最意外也最平稳的一次降落,意外是因为降落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完全不知道已经靠近了跑道,平稳是因为机长高超的驾驶技术让你可以忽略颠簸产生一种落在云上的感觉。飞机尚未完全停稳,后排的干部纷纷已经打开了行李架拿出行李走向前排,一下飞机就有专车开到登机口来接,这个特殊照顾倒是符合猜想。

出关的时候遇到三个长着韩国人面孔的年轻人,可我明明听见他们说的是日语。凑上去搭讪,果然这就是传说中的旅日朝鲜人,朝鲜人自己讲这个族群是当年被日本人强制抓去的劳工的后代,但实际上更多的人是因为出于对前苏联的担心而跑去日本的,典型代表就是南非世界杯上哭成瀑布的郑大世,哥们儿倒真不是因为怕输球了被拉去挖煤的吓尿,而是“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只因我爱这片土地爱的深沉”的喜极而泣。

过海关比想象中查的要轻松,手机里的视频和相册并未被打开来仔细审查,我带的像章也裹在衣服里顺利入境,不过存着音乐的U盘被拿去打开来单独看,团友IPAD里的韩国综艺节目视频也被要求删除,老外更是被要求笔记本里的视频挨着一个个过完,自此开始有了一点传说中朝鲜的感觉。

过了安检被导游接到,导游姓金30多岁左右身形富态眉眼之间长得倒像蒙古人普通话说得比我们四川大多数人要标准。在去羊角岛酒店的车上我们开始接受导游早已倒背如流并且充满民族自豪感的介绍,比如平壤凯旋门是世界上最高的凯旋门比法国的高11米”“朝鲜开城的成钧馆比南朝鲜的历史更加悠久”诸如此类充满了浓厚社会主义色彩的攀比。彼时临近晚上11点,夜色中的平壤比想象中更加热闹,街上因为36年来重新召开的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的原因插满了镰刀锤子加上毛笔的党旗和各种虽然看不懂文字可是一看就知道讲什么内容的宣传画。在这样的好奇中到了羊角岛饭店,导游千叮万嘱晚上千万不要出去,没收了大家的护照说是怕我们自己弄丢,然后领到餐厅去吃团餐。每一道菜都装了三盘,包括米饭也不例外,大米比国内的要香只是油水实在太少,我随便扒拉了几口回了房间。

手机没有信号,也没有WIFI网络,很久没有这样一个失去任何社交关系的夜晚,泡杯清茶听听音乐打开窗,鳞次栉比的高楼,灯光勾勒出标志的外形轮廓,窗外大同江桥上星火闪烁,江水轻拍着安睡的堤岸,通宵灯火通明的的主题思想塔象征着其永远不灭,一直持续着的热火朝天的施工打钻声不绝于耳,这样的夜景似乎不输给上海徐汇滨江我们常去的塔吊,偶尔可以看到对面公路上驶过的汽车,至少此时此刻表面上,平壤和四万亿之后每一座拼命生长的中国二线城市没有任何区别。

D2

七点起床,竟然太阳已经高挂在了天上,去自助餐厅吃早饭,被电视上动感的韵律操所吸引,生生看了十分钟没动筷子。集合之后去按部就班参观景点,见到了另一位年轻的导游姑娘。之前看人家的游记说每个团里会配两位导游,一位负责讲解一位负责监视,这俩姑娘瞅谁都不像负责监视的人员,我有点儿懵逼。

上车后导游开始介绍朝鲜的一些基本情况,比如“金日成宪法规定了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是朝鲜永远的主席”、“1912年4月15日伟大领袖诞生的日子叫做太阳节那一年也被规定为主体元年”、”朝鲜所有的公交地铁都是5块钱,折合人民币3毛,这是我们的社会主义福利“。我对车窗外的真实世界更感兴趣,此时的平壤正是上班的时间,老百姓穿着朴素,就像电视里我国的70年代,人人胸前都佩戴着领袖像章,虽然瘦弱可是走路却都充满了精气神。街角时不时会出现一波大妈拿着彩带跳着亢奋的广场舞一样的玩意儿,据说朝鲜最近为了迎接七大搞了一个活动叫做”70天战斗“,本来就上六天班没有双休日的同志们还会自觉加班工作,就连退休的大爷大妈和在家的妇女儿童也会拿着花和红旗走上街头给同志们打气助威,我们看到的所谓广场舞就是他们加油的场景。

大巴车先开到了市内的万寿台,金家父子的铜像矗立在空旷的山岗上,周围有据说是自发打扫卫生的群众,干净的马路清新的空气处处鸟语花香让我感觉好像到了传说中的欧洲发达国家的花园虽然我没有去过,不过厕所里没有自来水,洗手还要拿瓢去水缸里舀。万寿台上的金日成铜像最早是72年的时候修建的,2012年金正日挂了之后他儿子金正恩又把自己老爹的铜像给摆了上去。导游叫我们猜铜像有多重,朝鲜版本的“答外国记者问”是一个红领巾回答老外这个问题时讲到,“铜像重量是我们所有朝鲜人民的心加在一起的重量。”我不知道这样经典的回答有没有像周总理那样引起雷动的掌声。导游接着说金正日“牺牲”的那天天气特别差下了大雪,描绘的跟尼玛窦娥冤死一样,山河草木都为之哭泣,人民群众自发脱下身上穿的棉衣铺在灵车将驶过的路上为了化掉雪,还说看到新闻上中国北大有个教授上课前请全体学生起立默哀,讲到这里的时候导游明显不专业的笑了场。

万寿台了无生趣,入口处可以买花献给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面对这种要求拍领袖铜像都必须拍全身照还不能模仿铜像动作也不能拍铜像背面的独裁者,反正我是实在没有办法充满敬意。干脆设置成前置摄像头,装作拍远处的风景,跟二位领袖来了一张喜庆的合影,然后跟大部队一起上车奔向下一个景点妙香山

通往妙香山的路能把前天吃剩的玩意儿给你从胃里颠出来,好像做了一次全身麻醉的松骨,并且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没有厕所,纯天然解决。导游解释这条路修成了二十多年所以路况不是那么好请见谅,打肿脸充胖子这点上朝鲜做的也是没谁了。照例路上导游开始介绍朝鲜,介绍之前还要先挤兑我国一番,标准的看不起我们修正主义,开嘲讽的基本格式如下:
“你们中国有三难知道吧?看病难、买房难、教育难。”
“我们朝鲜有三大福利知道吧?看病免费、单位分房、上学不花钱。”
“曾经有个贫苦人家的小孩儿失学了,我们是怎样怎样帮助他的,最后他感动的说感谢党感谢伟大领袖。”
“曾经有个贫苦人家的工人生病了,我们是怎样怎样帮助他的,最后他感动的说感谢党感谢伟大领袖。”
“你们中国只能生一个小孩儿知道吧?”
“我们朝鲜可以生很多个小孩儿,生的多可以获得英雄母亲的称号。”

听着这些亦真亦假亦幻亦如梦幻泡影亦如露的段子,号称朝鲜大名山之一的妙香山到了,看上去和江浙的森林公园区别不大,这里主要参观国际友谊展览馆,里面陈列着世界各国人民赠送给金家爷孙的各种礼物。入口处非常严格,手机要寄存安检也要搜身,敝帚自珍估计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让我印象更深的是从妙香山出来的路上,河边坐着当地人在烤小烧烤,这样的场景后来我在平壤市内的公园里面也有看见,试图加入还被摆手拒绝。树林里还有百姓拿着大喇叭播放着朝鲜音乐但却跳着蒙古舞,舞姿比我们的广场大妈要来的专业,充满了社会主义的生气,你很难去说这种匮乏无聊的生活给人们带来的除了饥饿之外,是不是也有些许积极的心灵鸡汤成分,至少从这帮载歌载舞的当地人脸上,我能读到发自肺腑的满足和开心。

吃过晚饭之后导游带我们去街上遛弯儿,这一段路叫做未来科学家社区,自然,能主动让你去参观的地方都是精心打造过的面子工程,走在灯火通明而又宽广的大街上我竟有种置身拉斯维加斯的感觉。我当然不满足于只看看这样经过设计的行程,回到羊角岛饭店时天色渐暗,我的平壤之行正式开始。

所有来朝鲜旅游的游客,基本都被安排在羊角岛饭店,这应该是平壤最高档的酒店,地形上来讲饭店坐落于大同江中心的岛上,通过大桥和东西平壤相接,绝对适合软禁和监管。我回房间换好提前就买好的朝鲜版夜行衣,戴好像章顺着马路假装附近散步往外走去。我和团友一行四人,走到路灯的尽头,没有看到任何守卫的保安,于是继续往前上桥,上了大桥之后不敢和来往的人对视,十分钟之后下了大桥顺利逃离羊角岛。

我们沿着大同江边朝主题思想塔方向走去,一路遇见很多晚上出来散步遛弯谈恋爱的青年情侣,有个别注意到我们异常的朝鲜人也就多看了几眼,并未与我们过多理会。团友小伙伴去到路边的商店里拿人民币买水,想换回朝币未果,因为这边政府并不允许外国人拥有本国货币。我换了一家商店走了进去,因为戴有像章的原因,店员并未摆手拒绝我的进入,我掏出5元人民币指了指火腿肠,店员愣了下神给了我火腿肠,然后我又给了她二十元人民币,拿过她的计算器按下了500、1000、2000、5000四个金额,她想了想,从抽屉里给了我上述面额的票子。临走时,店员妹子贴心的叫住了我,把我的像章重新佩戴在了正确的位置,贴心温暖的微笑简直让我为之动容。

成功换得朝币之后,我想接下来尝试的事情是打车,朝鲜因为担心普通民众接触到外界,不允许出租车司机私自接待外国游客,我在一间停有出租车的饭店门口台阶坐了一会儿,观察了下当地人打车的流程,然后直接钻进一辆空车关上车门,跟司机蹦出羊角岛三个字,司机犹豫了一下按掉了空车指示灯出发。很快过了大桥驶向羊角岛,过了路灯尽头的地方司机竟没有半点要停车的意思,我看这个架势他是想直接开到门厅,连忙示意哥们儿路边停车。我给了他100人民币,哥们儿先找回我13美金,我摆了摆手指了指他手里的朝币,于是哥们儿一共找了我20张5000面额的朝币。算了算他给我的汇率,基本上在1:1200左右,而羊角岛饭店官方的汇率是1:16,我拿着手里的10W块钱如果按照官方汇率的话基本能把饭店的货架给买空了。下了车之后从路灯处突然奔过来两个人拦停了出租,我以为他们要继续打车也没有多想,走到羊角岛门厅的时候保安示意需要看我的房卡,门口一个导游模样的哥们儿拿着东北普通话跟我聊天搭话问我是哪个旅行社的去了哪些地方,我以为是无心的闲聊,谁知道刚上楼进到房门之后就接到导游电话问我是否出去逛了是否打车了去了哪些地方等等,我才反应过来之前拦车的两人应该是盯梢的国安,门口跟我搭话的哥们儿是有目的性的探出我的身份。我知道今晚的暴露意味着明晚将遭到重点监管,也就是说,我想要的平壤之旅已经结束。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的细节,回到房间之后开始响起了滴滴滴的电子声音,第二天我问一起出去的团友,都说也听到了那个声音,那是否就是传说中的监听设备,我们不得而知。给之后想尝试出去的朋友建议,最好还是不要打车了,因为这可能会跟出租车司机带来麻烦。

D3

今天要去往古都开城和板门店,通往韩国的统一大街和昨天的国道一样颠簸不堪无法入睡,导游的各种介绍一如既往比公路两旁的风景要来的精彩。官方的宣传跟我国六七十年代一样充满了对隔壁的仇恨,导游说南朝鲜傀儡政权李明博上台之后策划了天安号事件和炮击延坪岛事件等一系列阻碍祖国统一大业的坏事,朝鲜政府还因此无奈接手了现代集团在金刚山刚刚修建完成的豪华宾馆。讲完了韩国还不忘继续揶揄一下我国,跟昨天的套路简直一模一样。
“你们中国女孩儿找老公有三个标准知道吧?有车、有房、有钱。”
“我们朝鲜女孩儿找老公也有三个标准知道吧?当过兵、大学生、劳动党员。”

令我惊讶的是,导游竟然主动说起朝鲜90年代初的时候,因为遭受制裁和自然灾害,农村里确实有饿死的人,但是这几年已经不存在这样的情况。城市里工作的人靠挣工资和粮票能够养活自己,一个月的配给是半斤肉和五个蛋还有每天大概半斤的大米,如果是在农村的合作农场里工作那么则是挣工分,年底基本可领到260KG的杂粮和10W块朝币,10W块,也就是昨晚打车我掏出100元人民币之后司机找给我的金额。

朝鲜民族的社会主义自尊心无时无刻不在体现,比如一路上导游都在给我们介绍朝鲜所拥有的各种世界之最。在开城的成均馆,有团友问导游为什么这些古籍都是用汉字书写的,她回避了这个问题说这是因为两国同是受到佛教的影响。在提到韩国的生活水平时,导游坚持认为三八线以南贫富差距巨大普通老百姓并没有朝鲜人民生活幸福。在提到看到那栋全世界最著名的盖了30年还未完工的超级烂尾楼柳京大饭店时,导游坚称它只是还未完成内部装修而已。

晚上回到房间,正想等天色暗了之后再做打算,刚进房门又接到年纪稍长的那名导游的电话叫我下楼聊天。我们在一楼的咖啡厅坐定,背景电视里金正恩正在给部队的高级将领训话,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略显萌态,身后的军官拿着笔和本子认真做着记录,那个表情像是捧着自己的初恋。我和导游之间的气氛有点儿尴尬,她面色故作轻松状,隔了有几分钟,终于对我发问。
“你是不是有我们这边的像章?“
我tm一愣,想到估计是他们询问了出租车司机为什么要载外国游客,出租司机为了撇清自己的干系说我戴了像章。既然导游说到这儿,那我也就大方承认了这件事情。
“对啊,我有两个像章,在这儿。”
“给我看看,你从哪儿弄来的?”
“淘宝,因特奈特你知道吗?网上买的。”我故意呛她。
“为什么要戴这个?”
“之前有朋友来过朝鲜溜出羊角岛,跟我说外国游客和你们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像章,所以我就提前买好了带过来啊。”
“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如果离境的时候被海关查出来的话,会非常严重。这样吧,这两个像章,送给我好吗?”
我当然忙不迭的说好的好的没问题,心想只要你们国安不找我麻烦,像章给你就给你了吧。
导游拿报纸裹好了像章,指着它意味深长对我说“我当了八年导游,晚上出去逛的人不少,但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带这个过来,也第一次看见有人在这儿打出租车。”
“那,是你早没遇到我,早遇到我你就早见到了。”
导游听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儿尴尬,为了尽快结束这个场景,我顺着她们的套路拍起了马屁。
“话说,你们是怎么能发现像章的呢?你们也太厉害了。”
“呵呵,我不知道,我们就是知道你有。”导游深藏功与名地回答到,我突然反应过来,这位年长的女导游就是我们团里的监视担当,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这个角色竟然是个女的。

为了报答她没收我的像章,我告诉她,她们把我整懵逼了,导游好学的问我懵逼什么意思,我耐心教了她这个词的使用场景和使用方法,她认真拿笔在纸上记下,“逼”字写完的时候我没忍住笑了出来。

接下来的聊天完全索然无味了,我去到门口透风,导游视线基本没有离开过我,我知道想溜出去基本已经不再可能。正好遇到第一天在飞机上遇到的台湾阿公和台湾阿姨,干脆去酒吧扯玄龙门阵,送了两张昨天换得的5000块朝币给他俩,阿公便请我喝饮料。他说昨晚他就想找我没有找到,于是自己溜了出去,结果在大桥上就被拦住给劝了回来。阿公现在住在悉尼,觉得打高尔夫球不够刺激,所以每个礼拜会和一帮中国小年轻90后打篮球,还叫我以后去什么危险刺激的地方把他叫上,临走时跟买单的朝鲜小妹儿装醉,秀了一把撩妹的技能。我表示,服。

最后一晚的平壤,雨后的空气显得更加的清新,空气里完全没有雾霾的气息,也许所有的污染都被金家王朝赠给了朝鲜人民的脑子。普通老百姓的单纯、善良在这样独裁统治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可怜,我不知道这个国家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我只是希望无论什么情况发生,都不要误伤到这里无辜的百姓。

本篇游记共含6754个文字,6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