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你喜欢海,我喜欢浪——记甘、青、川独行自驾

  • 出发时间/2016-04-30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100RMB

行前总得来一段废话

从王府井东方新天地的W2写字楼下班,已经是4.29号晚上八点,同事们,朋友们,身边一切深色匆匆的人们,或在车站,或在去机场的路上,抑或是已回到了家里。可我还不知道五一要去哪儿,能去哪儿。

这不像是一个习惯走南闯北的男人该有的样子。在那些寻找诗和远方的年轻人还在为自己偶然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而激动的时候,我已经不声不响的背包走遍的国内90%的省份。耳机里正好放着野孩子的《黄河谣》,张佺的声音那一刻让我着了魔,
黄河的水不停的流,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
于是,我就来到了这座四年前告别的城市。

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旅行,会是什么样子

29号晚上23点26分,匆匆忙忙买了一张东海航空北京——兰州的机票。对于这个承运航空公司的名称我是第一次听过,航班的时间对我也颇有挑战,次日6:45起飞,在小长假的第一天。出票之后距离起飞只有不到7个小时,简单收拾了下行李,我抱着大不了老子不睡了的心态,很快睡得像死猪一样。

我确实是低估了五一长假首都人民出行的热情,都不能用堪比春运这种形容词,T3的每一个值机柜台都是20米以上的排队队伍,我在5:50赶到了机场,只排了几分钟我就感到深深的绝望,是比在5月的早晨丢掉了睡眠更让人沮丧。frankly speaking,我是无论如何都赶不上飞机了。但是最终仍化险为夷,在登机口还留了十分钟吃早饭,这得感谢多年到处浪荡积攒的出行经验。

飞机9点一刻准时到达兰州,恰好是平日在北京上班的时间。而小高原的天空湛蓝如洗,让人轻易忘掉了两个小时前华北上空的那团雾霾。早些时候飞过黄土高原上空,那大地的肌理让我如痴如醉,纵横交织的纹路,仿佛成年男子暴怒时手臂上扩张的青筋,雄浑有力,威武雄壮。

在前往航站楼的摆渡车上,我才作了自驾甘南的决定。然而才在神州租车上下了订单,却马上被电话告知中川机场店已无车可租,看来只能先回兰州市区,再转乘中巴前往夏河。我苦笑一番,说走就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潇洒 >.< 很快事情有了转机,在一嗨租车我迅速抢下所剩无几的库存中一辆白色斯柯达昕锐,野孩子瞬间又有了浪的资本。在象征性的留了下老妈的电话作为紧急联系人,想不到一嗨的后台真的去电确认,人还在机场,行踪就被暴露了。我支支吾吾的对着电话里的老妈扯谎,
“呃,我还有一个同事一起,放心吧。”
转身我油门一踩,换上墨镜,点开高德地图,轰鸣着驶上机场高速。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在中国的西部进行中短途自驾,以24岁零两个月的年纪。

甘南为什么辣么远

从机场到永靖县的第一段路,算是此行的餐前小菜,近100公里的路途都是高速为主,中午12点左右在永靖下车吃午饭,惊奇的发现这儿的黄河水无比清澈,绿盈盈的,仿佛姑娘深邃的眼眸。随便吃了几块鸡块和一杯玉米粒儿,我继续驱车向东南方向行驶,出了永靖县,沿着G213公路走不远,就到了刘家峡附近。很多人知道这个地名,是因为小学课本上关于刘家峡水电站的描述,这座1974年竣工的水电站,成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水利电力枢纽工程。高147米的主坝在这儿将黄河截流,形成了一个面积达130多平方公里的库区。过了西北地区跨度最大的刘家峡大桥,我将车子停在观景台,放眼望去,整个刘家峡库区一览无遗,真是浩浩汤汤,气象万千。

很容易想象,在这样的景致下,成千上万的人在黄河两岸举行“花儿会”的盛大场面。

离开了刘家峡,下一个大城镇即是临夏回族自治州。原以为这条在地图上不到100公里的距离,我开了近两个半小时,连接永靖临夏的G213,还有一个名字叫折达路。我觉得这个名字简直不能再贴切,折达路上弯道极多,坡度亦大,过弯的时候需十分谨慎,更令人无奈的是,此段路上隧道密集,经过的10余个隧道里,最长的近3公里,而戴着墨镜的自己在隧道里几乎成了睁眼瞎,加上斯柯达昕锐的大灯非常不给力,这让我在隧道里待的每一秒都很难熬。

不久在东乡族自治县的境内,遭遇了长达40min的大堵车,搞到后面我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堵了这么久,既没有修路,也没有交通事故。熟悉路况的车子掉头走了山路,我没打算和他们一样在羊肠小道上穿山越岭,因为掂量了下自己的区区1.6排量车子,越野性能实在太差。在堵车发呆了空当,我突然想起东乡的手抓羊肉似乎还是当地一绝,2016年1月末在西藏那曲出差的时候,整个县城几乎没有一家营业的餐馆,正是一家东乡羊肉馆子,用一碗热腾腾的羊杂碎汤,拯救了在海拔3800米的高寒冻土地带的工作的审计师。

好不容易到了临夏市,满眼都是回族自治州的文化元素,清真寺上的星月标志,镂空的穆斯林建筑风格,还有头裹“特斯达勒”的男人。不过我在临夏几乎没作停留,穿城而过,心想着早点儿赶到夏河,在天黑前游览一番拉卜楞寺

     然而有道是欲速则不达,从上午十点半开始中川机场,到临夏服务区,我已经开了近4个半小时。疲惫总是在不经意间侵扰,在隧道里尤甚,我已经无法确定掐身体的什么部位能让自己提神,最后只能紧急刹车,强迫自己休息一会儿。结果在车里这么一眯就是半小时。不过也很显然,稍稍的休息也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在兰朗高速上又走了40多公里,导航提示在一个叫王格尔塘的地方驶出。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个镇子的名字非常诗意,可以当作一家餐厅,一首歌,一片文章的名字。实际上王格尔塘镇是拉卜楞镇、合作州和临夏州之间的交通要塞, 这儿离夏河已经不远,但是海拔也来到了2500米以上。出了王格尔塘镇,沿途的风景已带着浓郁的草原色彩,虽然只是四月末五月初的季节,山涧里的那一抹绿已经藏不住了,在傍晚四五点的阳光下,有一种千呼万唤使出来的气势。遗憾的是我没有细细去观赏,一门心思都在拉卜楞寺上,又一路狂奔了近一小时,沿途的德尔隆寺,达宗湖等可以停车游览的地方,都被我略过了,心想着次日有时间再折回来观赏。终于在五点一刻来到了夏河县城,直接把车子开到了拉卜楞寺游客服务中心的停车场。
     此时内心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藏传佛教寺院的神圣不言而喻,格鲁派六大寺庙有四座都在西藏,每年到了农闲季节,青海四川甘肃不知有多少虔诚的信众以最原始的方式,一路磕长头朝拜到拉萨。我做不到他们那样,但是在往常,我通常会用徒步的方式,去接近那些能让我感到片刻宁静,涤荡内心的地方。但是这次我却是开着车长驱直入,凶狠,直白,毫无铺陈。一下车,几乎都能见到嘉木样行宫。停车场的大爷见到我一个人,还颇为惊讶,招呼着我赶紧买票入内,马上就要关门了。
      我却没有立即买票。早听说拉卜楞寺拥有世界上最长的转经筒,共有1700多个,环绕整个寺院,全长3.5公里,全部转完,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于是我就沿着环绕寺庙的转经筒,顺时针走呀走。此时虽处五一假期的第一天,游人并不太多,依然是本地的僧侣和藏民。我静静的跟在他们身后,尽量表现得不像一个游客。

我带着一只长焦镜头,以尽可能不打扰的轻微姿态,拍下了几张反映寺庙原始生活形态的照片。这些年没少在藏区出入,除了自身喜欢的原因,也有工作的因素,每年冬夏两季都有至少两周的时间在西藏度过,自然少不了没事儿去寺院里发呆,和藏族同胞接触多了,久而久之就像自家人一样,每当看到头缠红绳盘着发髻的康巴汉子,穿着右衽长裙的藏族妇女,都感到十分亲切。

虽然这些年去了很多地方,但是很少写游记,那些关于某个地方夸张的描述,华丽招摇的铺陈,都很容易给人强烈的代入感,那都不是自己真实的感受。所以我出行很少看攻略,也不写攻略。我更喜欢写点类似心得的东西,我是在旅行,不是在旅游。不是像旅游团那样的走马观花,以吃麦当劳快餐式的囫囵吞枣,去对待中华文明的大好河山。我更愿意像余秋雨老师那样,来一段与众不同的文化苦旅。

接下来大家就看图吧   《黄河谣》到这里不太合适了,但是似乎只能放一首歌,推荐一个专辑,大家可自行到虾米搜索,玛吉阿米藏族民间歌舞艺术团。《卡热山》、《拉孜堆谐》都非常棒!

如果有条件,再可自行点燃一盘藏香,泡上一杯甜茶,效果更佳。 

离开拉卜楞寺已经是晚上7点,心想格鲁派六大寺庙,有5座都在脚下了,还是有点儿小得意。吃了顿当地出名的雪神宫藏餐,味道过得去,但是糌粑和甜茶和拉萨比起来都差点火候,茶渣子都没有滤干净,而且价钱还不便宜,一个牦牛肉饭加半份糌粑,3磅的甜茶,再加一份水煮生菜,就花了110多元。

晚上躺在没有空调的旅馆里,大概是累了,也不想去哪儿。随手查了下当地海拔,2900米左右,要不是这夜晚的风有点儿透凉,我还未意识已经在高原上了。此时在微信上看到一条朋友圈,那是多年未见的一位女性友人,此刻她正在青海湖边。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查了下地图,原以为也就两三百公里,后来才觉得自己真是图样,甘南青海湖得600公里以上,我不得不打消了一个疯狂的念头,然后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既定的计划不能随意被外部环境左右,早年的背包旅行走到一半,经常会被各种各样的诱惑被迫改变计划,每次都特别懊恼。

是夜我沉沉睡去,订了早上八点的闹钟,下一站是合作or玛曲,5月1号晚上日落前赶到郎木寺
寺中喇嘛紫红色的披单,让人遐想。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高原的日光总比平原上的来得早一些。才是上午八点钟光景,不大的夏河县城,袅袅梵音已经被温暖笼罩。
我背着包找到了一家牛肉面馆子,吃早饭的当口决定一路向西,不再走回头路上兰朗高速,难走的路不一定就是错的路。

出了夏河县城,路况好得不要不要的,阳光明媚,车子不多。然后深入了安多藏区,道路两旁的地名也开始变得有趣起来,比如奥去乎隆哇,曲格合,哈隆囊,这让频繁在藏区穿梭的自己也感到奇特。很快到达了桑科草原,五月的第一天,草原还没有到怒放的季节,不过羊群可没闲着,早早的就出来遛弯儿了。

把车子停在观景台,我走到马路牙子上大口的呼吸,远远看到一对情侣手挽手走在蓝天下,脑海里就飘起了王洛宾老先生的歌:
我愿抛弃那财产,跟着你去放羊

接下来要隆重推荐一条景色炒鸡棒的机场公路——S312。虽然我不想加上诸如“中国最美机场公路”这类的噱头,但是迄今我还真没有发现比这条路更棒的。S312应该算是夏河机场的辅路,主路是G213。但是这条辅路却有点儿喧宾夺主的意思,在S312,不但能看到成群的牦牛在雪山下悠然自得(5月的雪山雪线已经很高了,冬季可能会好一些),还有无数的羊和马匹,关键车子也很少,在应急车道上基本上是想停就停,想停多久就停多久。

到了这儿就开始有点得意忘形了。可惜的是车子的USB接口只能充电,空有几十首应景的歌曲放不出来,顺带给大家介绍一下适合西部自驾听的,丢火车乐队的《白兰鸽巡游记》、《游歌》、《无限可能》,痛仰乐队的《公路之歌》,谢天笑的《命运还是巧合》、《向阳花》,以及阿佳组合、亚东乌兰托娅,《带我到山顶》之类的。当然,凤凰传奇和刀郎的歌曲更加不用说了。

美中不足的是斯柯达昕锐的油门还是太肉,稍稍影响了自驾的体验。不过我还是要隆重的介绍一下小白,四个小时以后,它将随着度过一段惊险刺激的路程。

很多人看到天津的车牌大吃一惊,五一就这么几天,还能从这么远的地方开过来。我一开始还解释,后来就懒了,默默的接受他们的谬赞,哈哈哈

从桑科草原到碌曲县这一路,大大小小的景点不少,各种湿地(去得太早,湿地基本都还没湿),尕海湖等等,其实最美的都是在路上。在这儿你要做的就是随性,勿须赶路,把小白的天窗一开,点上一支中南海,时速保持65km/h,随时可以停下。

说到中南海,平时我在北京是基本不抽烟的,13年在北疆转了一圈回来,正好赶上《董小姐》火了,从昌平扛着三脚架跑到鼓楼,打算定格鼓楼夜晚的时间匆匆,但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于是去买了一包黑兰州,吞云吐雾了两根,思路一下子就明朗了。后来我只有在特定的情景才会抽烟,比如克什克腾旗零下十几度的星云密布的夜晚,在将军袍子等待日出的清晨四点半,在西藏海拔4000米的垭口。
值得一提的是,那包中南海,我两个月前就买了,仿佛为此行提前准备似的。

中午时分到了尕海湖,我随便吃了点儿零食,没有进入景区,尽管门票只有20元,我只是预感进去也会是失望。于是稍微停留片刻,便直奔郎木寺,与碌曲县城擦肩而过,这个号称锅庄之乡的地方。很快就进入了四川阿坝若尔盖境内。

12点35左右我开着小白到了郎木寺镇。此地属于川甘两省分治,西倾山支脉郭尔莽梁北麓的白龙江畔,地处甘川二省边界。地图上虽然明显的边界,但是两地百姓长期混居,很难界定,反倒形成了藏、回民族和谐杂居的局面。喇嘛寺院、清真寺各据一方地存在着,晒大佛、做礼拜,小溪两边的人们各自用不同的方式传达着对信仰的执著。

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郎木寺首先是一个地名,由藏语地名“达仓郎木”演化而来。然后才是一个寺庙的名称,却又不能简单统称为郎木寺,因为郎木寺分为两部分,一个为四川达仓郎木寺寺院,也叫做格尔底寺,虎穴、仙女洞、郎木寺大峡谷以及肉身佛舍利都位于四川郎木寺这边。另一个是在甘肃辖区,也叫赛赤寺,许多慕天葬之名到来的游客,去的就是赛赤寺。

我此行只去了赛赤寺,花了30元的门票进入,在正午时分进入,被晒得够呛。赛赤寺是一个开放式的寺院,依山而建,车子能直接开到半山腰,但是这样的便利却打扰了寺庙该有的宁静,手扶拖拉机,渣土车,以及很多自驾的车子不时来来往往,我只能皱着眉头,努力不让尾气侵扰到自己。

到得半山腰,整个郎木寺镇子尽收眼底,一下子就理解了为何此地被外国背包客誉为“东方小瑞士”了。郎木寺镇地处甘、青、川边境交界,白龙江亦发源于此,植被茂密,雪山皑皑,处处依山傍水,美不胜收。

赛赤寺也是建得金碧辉煌,马头明王殿上的金砖,甚至比大昭寺的还要炫目。

赛赤寺所有能进入的大殿,基本都需要脱鞋才能进入,这点和泰国的寺庙很像。而大部分的大殿都背阴,大殿内温度极低,别说光着脚,穿着袜子顺时针走了一圈,脚板都在发抖。在宗喀巴大殿虔诚的磕了几个长头,比较专业的动作,但又是游客的模样,让身边的人啧啧称奇。

郎木寺镇周边还有扎尕那唐克等可以浪上一把的地方,这是吃午饭的时候藏族掌柜告诉我才知道,这就是不做攻略的下场,我连说几个吐吉切,老板报以微笑,看来发音还可以,嘿嘿嘿。

出了宗喀巴大殿,我突然像着了魔似的,去青海湖的念头尤其强烈,扎尕那若尔盖都没有兴趣了。查了下地图,第一条路近600公里,直接穿过青海南部,经过黄南海西直达青海湖,另一条要先回兰州,再经西宁才到青海湖,近750公里。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一看到还要去兰州,哪怕是高速也提不起兴趣。

而这个决定是此次自驾的分水岭,我选择的这条路,孤独不是唯一的障碍,还有强沙尘暴,以及两百多公里的简直不能称为路的小道。

未完待续。。。

按着地图上的路线,我需要从郎木寺原路返回碌曲,沿着西南面走了70公里,看到了前往青海省的指示牌,满心欢喜的轰着油门开了过去,走了不到2公里就傻眼了,视线所能到达的地方,都是烟尘滚滚的石渣路,而且高低不平,一看便知平日走了不少大货,把路面压出深深的车印儿,而那隆起的两簇柱形土块儿,三番两次的对我低地盘的小白形成威胁,一开始我还能从容应对,后来就顾不上了。

后来我把这段路起名为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左侧风景美如画,右侧土路颠成狗(不好意思委屈狗一下下)。
此时我还没意识到这条路的挑战,心想最多也就三四十公里吧,忍一忍就过去了。结果从3:点45开始上了这条路,开了近两个小时,除了几辆大概也是像我这样的自驾客,以为走错了路畏手畏脚之外,就只剩一些修路的工程车。在黄土里打滚两小时,很快小白就成了小黄,我在车里也是一身沙土气息。

也是在这条路上,我第一次遇到有人招手拦车,是两位藏族小姑娘,看模样还是中学生。我也搭过顺风车,非常理解那种心情,但是在前方情况不明的时候,我还是不敢轻易停车。

又艰难了走了40分钟,我终于软了下来,行至一个工程部的帐篷,隔着车窗向一个青年询问,这条烂路还要持续多久。他的回答让我喜出望外:不到10公里就是柏油路了。

建一条草原风景大道,圆一个民族畅通之梦

这个文案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但是对我而言却是莫大的振奋,这意味着烂路要到头了!

我用80公里的时速来表达自己的喜悦,哦也,终于解脱了。然而后来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年轻。既然选择这条路,就不该想着什么舒适。后来的事实证明,这还只是开始。

走出烂路不久,我来到了河南蒙古族自治县,与县城擦肩而过后不久,看到前面的草原似乎有一个集会,我决定下车喘口气。换上一件抓绒,我松了送自己紧张了三个小时的老腰,点上一支烟,朝集会走去。

后来才知道是当地的赛马会,路边围观的群众都是附近的百姓,看服饰是藏族为主。我蹲在路边看了一会儿,观众的吆喝声此起彼伏,不愧是好战的民族。一根烟毕,我终于从之前的紧张缓过来,这意外的节目也让我开了下眼界,藏族的赛马节我只知道每年七八月份的那曲有一个,可从来都没有机会去看。

河南县出来后的S203,虽然看起来只是县道,但是特别好开,车少弯少,一不留神就超过120。这时候已快到下午6点,虽然知道高原天黑得晚,但也在暗暗加速,我一开始定的目标,是天黑前饮马青海湖

6点40左右我到达一个叫做泽库的县城,夕阳不偏不倚的照在我的挡风玻璃上,逆着光行走的时候,还有种晨曦的错觉。决定在这儿吃晚饭,后来被证明是非常正确的决定,而我的晚餐,是一罐在郎木寺镇买的八宝粥,以及一块士力架。吃晚餐的时候,寻思着这个县城的名字,怎么感觉和日语的一个发音似曾相识,琢磨了半天,想起来是“行く”,中文发音为“一库“。

看得懂的这个时候肯定都在责怪我污,看不懂的就算啦,哈哈。我需要强力去污剂。

想不到出了泽库县城,我即将经历的今天最长的一段土路。从傍晚6点50开始,我有三个小时都处于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的无人区草原里。刚刚那条路好歹还有几辆工程车,这段路真是鸟毛都见不到。还要在两段高低不平的路基上来回变换,最可恨的是,不知是谁在渣土路上密集设置了粗糙到极致的减速带,虽然看起来只是小土坡,但是60的时速压过去,哪怕踩了半脚刹车,依然感觉屁股被人踹了一脚,几次这样的经历之后,我隐隐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

刹车片好像有点松了!

这可把我吓破了胆。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别说刹车片,想加水都没得。我只能把车速降下来,一点一点的往前挪。然后启动夜间模式,虽然还不到7点半,天只是蒙蒙黑,但是此刻最要紧的就是克服内心的恐惧,我可不想在这儿过夜。查了下当时的海拔,已经3900多米,室外温度7摄氏度。

还好手机里凤凰传奇的歌管够,赶紧拉了一个列表清单,从《策马奔腾》开始,我开始有了点盼头,同时再次意识到一个蓝牙音箱在户外出行是非常必要的。

太阳在和黑夜搏斗了半小时,最终败下阵了。时间来到了夜里八点,我还是在草原里没出来,有一团特别吓人的黑云,一直压在我视野的右侧,我感觉自己的肩膀都能嗅到它不怀好意,同时也感慨草原上真是气象万千,说变就变,眼看又是一场大雨,这么一来,估计小白又得变成小黑了。

我猜到了即将有一个大挑战,却料不到接下来的招儿居然是七八级大风带来的强沙尘暴。

好不容易上了S101省道,还没来得及高兴,能见度一下子降了下来,车窗和挡风玻璃噼里啪啦的响,像是爆豆炸开的声音,直行的小白能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向右的偏离,来沙尘暴了!这时候可我把吓尿了,凤凰传奇的歌也不敢听了,赶紧减速,打开应急双闪灯,在是否暂时停车的问题上我犹豫了一会儿,给出否定的答案。

走着总比坐着等死强。当时想法就这么简单。我哼着许巍的《两天》给自己打气:
“我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希望,一天用来绝望......“
然后寻思这次冒险是否值得。本来以为六七个小时能搞定的,不就六七百公里嘛,跑到湖边给姑娘一个惊喜,枕着青海湖天穹的银河(12年我第一次看到青海湖的银河,当时拿着550D加狗头1855,根本拍不下来),那是多么棒的一个场景,结果三番两次都是刀口舔血,挑战一个接着一个。

不过自己毕竟也是走南闯北,大小的挫折经历了不少,既然来了就好好享受吧,老爸此时打来电话,我镇静的说自己在外边散步,挂完电话换成了郝云的歌。

顶着风沙走了小一小时,我终于遇到一个加油站,像大海里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浮木,赶紧一把抱紧。打开手机一看,知道我行程的朋友都在关心问候,以及,我看到了那个姑娘,到了海西茶卡盐湖的消息。

我毫无征兆地捶了下方向盘,像一个吃了败仗的战士。那地方离青海湖还有180公里,我决定放弃了。从下午两点半开始,我已经开了6个小时了。但是我还得继续向前,周边最近的城镇叫贵德县,还有80多公里,而省道也不是那么好开。

弯道都是那种大折弯,小白没有弯道灯,垭口的急弯也没有球面镜,我只能摇下车窗,不停的按喇叭。好不容易遇上一段直行路,把脑袋探出车窗,瞅了半天,半颗星星都没看到。也是佩服我自己,连着开了7个小时,还不忘这些距离自己好几光年的问候。真是无可救药。

上坡,下坡,大急弯,超车,被超,急刹,惯性过弯,这些在城市里用得很少的车技,在这儿像武林高手施展绝技一样,一招儿一招儿的从技能包里掏出来,那时候我一点儿没心情感受这些,左手托着腮帮,或者给腰部和肩膀捏一捏捶一锤,长途驾驶真的太累了!

最后在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在开了9个小时之后,来到了贵德县,这个注定会被留在记忆的地方。找到几家旅馆都关门了,最后没辙,进了县委的招待所。
“只剩下280一晚的套间了,”前台的小姐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其他的都满了。”
哥忍了!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把信用卡“啪”的甩在吧台上。

那晚上我收到了很多问候,有羡慕,有佩服,有关心,还有质疑小白的:你就凭这车??

就凭这车,咋地!

Day3 蓝天你好,沙尘再见

经过一晚上的休养,谈不上满血复活,但是至少能为见到第二天的明媚阳光而鼓掌。

虽然今日即将返程,我依然欢欣鼓舞,用每一个细胞去迎接大西北的阳光和云朵。驱车出了贵德县,经过一座大桥,才知道黄河亦流经此地,处于黄河上游龙羊峡与李家峡之间,自是不用说,黄河水在此地清澈无比(后来我才知道有这么一句话,黄河之水贵德清),可惜我只是慢速经过,就当留个念想吧。决定不去青海湖之后,我把车子续了半天时间,往西宁方向驶去。

越往前走,风光愈来愈迷人,一路上沟壑纵横,山川相间,我这么一个不折不扣的西部爱好者,也想不到会在这儿能看到张掖一带著名的丹霞地貌。正发愁在哪儿能下车细细观赏,就看到一块贵德国家地质公园的指示牌,不由分说的就花了100块门票进入了,虽然有点小贵。

关于这个地质公园,我不想作太多自然地貌景观和地质遗迹的介绍,去了便知,真的非常值得。

而这个地质公园的身世,却别有一番故事。贵德地质公园的主要投资者,是一家当地企业——青海天地人缘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叫喇海青,是一位穆斯林。他是一个有情怀,有宏大抱负和追求的人。他虽然是个生意人,但他首先是一个喝着黄河水长大的西北人。凭着对黄河石情有独钟,他把那些见证了地球千万年地质变迁的石头,赋予了文化含义,那些几千年以来经过黄河洗涤的石头,少了人工的雕琢,却真实得婀娜多姿。

于是喇海青怀着“土是人类是万物之根本”的真知灼见,选取最具家乡风景特点的地方,开发出了阿什贡七彩峰丛这样代表性的自然奇观。园区内的导游们显然没有他们老板的境界高,一个劲儿的给游客指指点点。
“游客朋友们,你们看这块七彩石头和女娲补天的那块不相上下”
“那块侧卧的,像不像沉睡的佛陀”
......
可能是一个人背包久了,早已不习惯耳边有个声音在唠叨,那会阻碍我自己的独立思考和怀疑。我更习惯手上攥着一本LP,在书籍里寻找答案。
当然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切入的方式,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可能还是习惯前者吧。

在地质公园转悠,真有种体验人类起源,感受地球变迁的时代感。眼前虽然是不会说话的石头,可它们却是资格最老的历史学家。

最后在一个展览馆里参观。那些各种喇老板收藏的黄河奇石,甚至是陨石,我都是看看就过了,而有一张展览区,深深的打动了我。

没错,这个展览区只有一双鞋,和一抔黄土。这双鞋,喇海清曾经穿着它,走遍了家乡的每一寸土地。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大多。敬畏世界,先从脚下的那片土地开始。

离开贵德,走了一段让我以为自己身处西藏的路,雪山,牛羊,蓝天,雄鹰,那些在文艺青年心中可以寻找到诗和远方的意向,这里都有。

而我却不能停留,距离还车的时间只剩下三个半小时,我离兰州却还有280公里。尽管如此,在路过湟中的时候,我还是把车头转向鲁沙尔镇,和塔尔寺打个招呼。我2012年西部远游的时候,曾经来过此地,那年我20岁,正是风华正茂的黄金年纪,敬畏自然,崇拜自然,向往自由,也敢追逐自由。一晃四年过去了,想起当时坐着一辆连位置都没得坐的小中巴,从西宁巴巴赶来,再看看身后的小白,不禁感慨万千。

我确实没有时间进入了。但我还是把小白开进停车场,吃了碗面,买了两盒藏香,打个招呼,以示尊敬。下午1点,踩着油门奔向兰州

还车的时间是下午4点,250多公里,三个小时,虽然全程高速,还是有点赶,在没有探头的地方,我把小白的性能测试到了极致。在离机场50公里的地方我加满了油,满以为油表就可以这样满格了,结果到了中川机场,又消耗掉了一小格,又得调转车头,忍痛到一个没有93#汽油的地方,加了50元97#。

心疼之余,还庆幸还好是五一假期,否则这三天我跑了1600多公里,过路费就够我喝一壶。

在3点58分顺利还车之后,我终于舒了一口气。此行算是告一段落,满满的沉淀,需要我慢慢去笑话。

后来遇到一件特别特别幸运的事情。我原先回北京的机票,正点是晚上九点从兰州出发,我4点就没事儿干了,就随意在机场边儿上溜达,拍拍大灰机,晒晒太阳,后来那飞机不知道什么缘故在杭州一直没有起飞,我熬到晚上7点,实在饿得不行,就打算先去值机柜台把登机牌换了。身份证递上去之后,柜台小姐问我想不想换一个时间近一些的航班,前序航班严重晚点。

这种好事儿肯定还用问么!我赶紧满口答应,也没来得及问原因。结果那位工作人员给我换了国航另一趟飞北京的航班,时间是7:35,正点。我赶向安检口狂奔,20分钟后我已经坐在宽敞的安全出口靠窗位置上,起飞的时候还欣赏了最后的一点黄昏。如果只是这样,我也没必要这么兴奋。
当我9点50降落,坐着机场快轨返回市内的时候,非常准弹开一个消息:您乘坐的CA1240晚点至次日1点。当时我竟激动得有点无言以对,我这人品是多好啊,一下子省了好几个小时。

第二天醒来,CA1240在次日凌晨三点多才飞抵北京,整整晚点了4个多小时。

呃。。。能看到这儿的客官,楼主真是感动得不要不要的,第一次在蚂蜂窝写游记,水平有限。
希望能把我的经历分享给大家,快乐,大家统统带走,有空,我们还可以一起去玩。

最后送大家一句话:做一回久违的自己,十年不晚。

本篇游记共含10769个文字,7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1F

2016-05-07 21:11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2F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2016-05-07 21:26

照片简直太棒了!顶一个~欢迎回访

2016-05-07 21:58

期待接下来你的未知行程,👍👍👍

2016-05-07 22:2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会飞的燕子 发表于 2016-05-07 22:23:49 的回复:

期待接下来你的未知行程,👍👍👍

回复会飞的燕子:谢谢 会持续更新的 

2016-05-07 23: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june_qian 发表于 2016-05-07 21:26:03 的回复: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回复june_qian:谢谢喜欢 我确实经常自己印一些postcard 有机会寄给大家

2016-05-07 23: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老苏家的璇妞儿 发表于 2016-05-07 21:58:10 的回复:

照片简直太棒了!顶一个~欢迎回访

回复老苏家的璇妞儿:谢谢 

2016-05-07 23: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董先生连任 的图片:

这片片蛮有感觉 

2016-05-08 12:40

引用 独自醉倒 发表于 2016-05-08 12:40:41 的回复:

这片片蛮有感觉 

回复独自醉倒:谢谢兄台!其实是看到了图虫潘老师那张在拉卜楞寺广为传播的照片之后,好多摄友就趋之若鹜了

2016-05-08 13:05

2016-05-08 16:08

引用 快乐超级游侠 发表于 2016-05-08 16:08:46 的回复:

回复快乐超级游侠:

2016-05-08 22:14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12F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05-09 10:59

引用 linmengxiang 发表于 2016-05-09 10:59:20 的回复: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回复linmengxiang:抱拳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

2016-05-09 13:4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5-30 06:59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15F

你好,楼主,你的游记道出了别样的风采,很感谢你的悉心分享,如果有时间,希望可以帮忙支持一下我的游记,欢迎点赞和留言,谢谢~
http://www.mafengwo.cn/i/5364077.html
我认为,有意义的旅行,就是在路上。

2016-05-31 11:1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