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东山和西山之间,有座岛

40
鸣鸣 (无锡) LV.15
2016-05-07 19:08 1938/3
  • 出发时间/2016-04-30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300RMB

三山岛小贴士

“先有平江路,后有苏州城。”这一说法我有点不能确信。
“先有三山岛,后有苏州城。”这个说法我倒是深信不疑。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去三山岛?我腹忖良久,很难给出一个足以证明我的选择有多么明智的答案。
我早就知道苏州的东山有一座三山岛,但对三山岛的了解仅来源于网络介绍和道听途说。
三山岛素有小蓬莱之称,位于苏州西南太湖之中,岛上风光旖旎,景点众多。登上岛屿让人不知身在何处,如入梦幻仙境。清代诗人吴庄有诗赞曰:“长圻龙气接三山,泽厥绵延一望间。烟水漾中分聚落,居然蓬莱在人寰。”
三山岛是吴文化的发源地,是中华民族文化摇篮。1984年在三山岛上发现了大量古人类使用的旧石器,还发掘出大批古生物化石,品种达600多种。
三山岛上四季瓜果不绝,春季有枇杷、杨梅、桃子;夏季有枣子;秋季有白果、板栗;冬季有桔子。
三山岛上居民风气纯朴,举止文明,对外来旅游者热情好客,岛上有农家旅社90多家,环境干净,设施齐全,服务良好。
三山岛上空气清新,无光源污染,是钟情于星星月亮者仰望星空的绝佳之地。
综上这些因素未免太过冠冕堂皇和程式化,因为我不是三山岛的旅游形象大使,也不是三山岛的新闻发言人。我自己心里明白,对三山岛的向往来源于一种莫名的喜欢。
“莫名我就喜欢你,深深地爱上你,没有理由没有原因……”
当然,爱上三山岛是去了之后的事情了。

登岛首日

作为周边休闲度假游的目的地,非自驾一族去三山岛相对来说更具有一种仪式感。但凡具有仪式感的事情基本都是快不起来的,比如:祭祖、婚礼、明星走红毯、校长训话等等不胜枚举。好在是五一小长假,我有足够的时间,远方的田野和诗都是和快不沾边的。
仪式开始了。
4月30日上午9:27,D3135驶离无锡站,9:43到达苏州站。车站右侧就是502路公交车的始发站,9:58开往东山。502路公交全程有59个站点,是苏州线程最远的5条公交线路之一。虽是假期,一路倒也顺畅,相当顺畅,11:45到达终点站东山站。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敢懈怠,稍作休整即往前方50米处的629路公交站台,11:55车来了。又是40分钟车程,到达长圻码头。

下车,湖上的风扑面而来,神清自然气爽。阳光是整个四月里最灿烂的,似乎太阳也趁这个小长假发发嗲、刷刷存在感似的。2016年的春季还有比今天更加清朗的日子吗?没有。
抬眼就是三山岛了,这个在水一方的伊人在蓝天碧水间有如贵妃出浴,体态丰腴,风姿绰约,不矫自带三分媚,不揉更添七分秀。
接下来是最具仪式感的一步了——轮渡。平日的渡轮是有班次的,每天上岛四班,出岛四班,周末各五班。按点发船,错过不候。特别是出岛,错过了末班船,就只能等明天了。
上三山岛是要买门票的,在码头现买是每位78元,网上购票是70元。船票只能到码头现买,每位单程20元。下车往前走约100米就是售票处,船票在1号窗买,2号、3号窗买景点门票。

白色的游轮停泊在码头上,上船的游客已经寥寥,舱内已经爆满,即将开船。此刻,我们更不敢耽搁,急急趋步上船,错过这一班不知还要等多久呢!
12:45,船开了。船舱的玻璃窗是固定的,不能开启,舱内有空调,游客只能在舱内观景,不能上到甲板和船舷上去。窗外除了蓝天就是碧水和青山,色彩变得简单起来,色调变得统一起来,心渐渐沉静下来。趁这当口,正好补充一下给养,好在预先备好干粮。20分钟后,船停靠在先奇码头,我们预订的汇丰饭店的夏老板已经在码头候我们了。

夏老板是岛上的原住民,五十多岁。会说苏州方言也能操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只是他的普通话完全没有了苏州方言特有的软糯,彻底的粳呛呛的,好在态度还是挺和善的。夏老板同时还是景区观光电动车的司机,趁中午的空档,开趟专车把我们送到他的家。
他的家离先奇码头其实不远,不到5分钟就到了。老板娘是个朴实的中年妇女,那种土生土长的朴实。没有迎宾词,没有寒暄话,直接拿钥匙,开房门。二楼203,当老板娘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关于热水关于吃饭关于开灯关于关窗的细节时,我已推开了那扇通往阳台的门。

啊——,这哪里是通往阳台的门,这分明是通往仙境的门。(请原谅我用了一个“啊”,小学毕业以后我就很少用这个字了。)
虽则只是二楼,却已有别样风景。阳台是朝东的,远望,可以看到东山的长圻码头;近看,湖边的垂柳、香樟离我只有50米;细听,除了拍岸的涛声就是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奇怪,风为什么是香的?香得是如此霸道如此肆无忌惮如此突如其来,占据了我的每一个肺泡,这香味似要把我溶化!
我低头一看,哦,是橘子花正盛开。诸位看官,你知道橘子花吗?不知道我就不说了,我想告诉你的是当年由周迅、黄磊等明星主演的电视剧《橘子红了》是在东山的桔园取的景。
我伸了个懒腰,猛吸几口空气,我愿意被这香味占据,我愿意被这香气醉倒。于是,索性把房间里的圈椅搬到阳台上,取出茶杯,我要好好的把一看给这眼前的美景。
阳台的下面是一个小院,侧边有一架木制的秋千,紫藤从院角爬到墙上,花早已开过,叶依然茂盛。正对阳台的是这家的大门,大门外是一条甬道,直通到湖边的环岛观光路,甬道的两侧全是果树和花草。有橘子树、枇杷树、樱桃树、石榴树还有枣树。枇杷树挂满了绿色的果,过半个多月就能成熟了。樱桃成熟得快要滴出水来,虽说枝头剩下的没有几颗了,但还是用黑色的网纱罩着,以防馋嘴的白头翁来偷走这仅存的硕果。最抢眼的就是那几棵橘子树了,正是花开的好时节,星星点点如珍珠似白玉从树叶间窜出来,像薄施粉黛的佳人,婷婷着,婀娜着。有一棵橘子树上还爬着一根藤,那是一种名叫玉蝴蝶的藤花,也是白色的小花,也是香气漫散。如果把橘子树比作花旦,那么缠绕的玉蝴蝶就是青衣了。这一曲良辰美景唱给谁来听?谁又和谁在这花园相会?

正出神时,两只乌黑的八哥鸟从头顶掠过,煽动的翅膀发出噗噗的声音,因为离得近,听得真真切切。此时,不远处景区的景观音响传来空灵缥缈的钢琴曲,是《大悲咒》,是纯由钢琴演奏的曲子,竟奏出几分欢快来。
低头复又抬头,澄蓝的天,浩淼的湖,白云悠悠,岸柳婆娑,数只白鹭飞过,蝴蝶蜜蜂嘤嘤嗡嗡。这岛上一日,世上也是一日么?时间在此刻是不是静止了?感此景,顿生和一个人在此老去之念。
我呷了一口茶。

感叹只是旅行的附属品,出发才是旅行的必需品。
下午2点钟的时候,我们再次出发。计划是第一天环岛行,第二天登山游。环岛游不是坐个电动车或者骑个脚踏车绕岛转一圈,而是沿环岛观光路步行一周。三山岛是由北山、行山、小姑山三峰相连,旁边又有泽山、厥山岛屿组成三山群岛,总面积2.8平方公里。环岛兜一圈应该不只是年轻人的专利吧!既然选择了远方,就要对自己的双脚有自信。
我们出门往北走百米左右,路旁有一块导示牌,标志着“师俭堂”,是建于清乾隆六十年(1795年)的一栋苏式老建筑。房子很幽深,起初以为无人居住,因为前院和正厅都是堆了一些树枝柴草和杂物,部分墙壁坍塌,非常适合新版聊斋在此取景。正厅中间那块蒙了尘的牌匾上“师俭堂”三字虽还遒劲有力,无奈显出廉颇老矣的颓败。
及至后造,有一明堂,左右两侧墙上文革时刷的红字清晰可鉴,耐人品读。檐下有燕子做了好几个窝,造型有两种,一种敞开式的像半个碗,有一只母燕正在窝里孵着小燕。另一种是半封闭式的,像一个瓢贴在房梁下,只露出一个小口。
从旁边的厢房走出一位白发老者,清癯祥和,遂与之攀谈起来。老人是这间祖屋的继承人之一,早年支边去了新疆,现退休了,每年回老家住一阵。自己装修了一间屋子,日用器具一应俱全,等天热了回新疆去度夏。老人说他的祖上是做米业生意的,攒下一些资产,造了这间屋,也做了好多赈济贫民的善事,乾隆年间受到过朝廷的表彰,所赐的牌匾至今还保存着,曾经有居心不良者想要窃取这些牌匾,但终究未得手。我不便询问牌匾现藏何处,免得给人不肖之嫌。无缘一睹这些牌匾的真容,也是一桩憾事。
天井里门楼上的镂空砖雕依然完好地保存着,堂屋地上四分五裂的方砖昭示着老宅的沧桑,除了廊下偶尔飞来的铁嘴大黑蜂发出的滋滋声,老屋里静得可以听见我们自己心跳的声音。
师俭堂,顾名思义,以俭为师的意思。这间老宅的始建者除了善经营,必定也是一个勤俭持家的人。俭以养廉,这不正是当下时代的主旋律吗?当地政府为何不斥资把这所老宅修缮一下,让这一三山岛的精神遗产得以光大呢?
我们愿老宅安好,愿老人长寿

出师俭堂,一路向西而行,过东泊码头——烟水桥——西湖桥——姐妹桥——长寿桥——先奇桥(也就是我们轮渡靠岸的先奇码头),一路上多的是2人、3人、4人骑行的脚踏车,行的行,停的停。好多处在建的农家乐民宿争相往高往大伸展,你三层,我四层,越大越彰眼,越大越招摇,有的是平了地造的,有的是拆了旧房造的。这种民间力量的扩张未免显得太过凶猛和夸张,若不加以合理把控,一旦开发过度,就伤了三山岛的元气了。我何尝是为了体验岛上民宿的规模和配置而来的呢?原汁原味、自然而接地气的民宿才是最美的。真不敢想象若干年后的三山岛会不会上演退房还林的闹剧?
先奇桥是游客的集散地,也是各种小生意人的聚集地。有卖水产、干货、珍珠、茶叶和凉皮、茶叶蛋等小吃的,但真正属于岛上独有的品类几乎没有。已是下午5点光景,走得累了,饥肠辘辘,茶叶蛋和臭豆腐实在是不对口,便买了凉皮和类似铜锣烧的Q蛋仔,在桥堍边吃边看南来北往的游客,讨价还价的贩夫,看夕阳的余辉掠过柳梢,把金色洒满静静的湖面。
夜渐渐暗下来,房上的炊烟淡淡地升起,鸟儿们入了林,游客们也各自回了住地,湖上的船都已回港,湖面益加静谧起来。我们回到汇丰饭店,和老板娘预订了明天的早饭还有中饭,洗完热水澡,沏上新茶,依旧坐在阳台上,任小风由东往西又由西往东地拂过我的全身,每一个关节每一块肌肉都放松了下来。
花香又浓重地袭来。等待,静静地等待。此刻,我在等待一个怀旧的美好时刻的到来。
果然有。有什么?星星。
如果说偶遇橘子花开是个意外,那么,等待满天繁星确是个预谋。晚上八点,夜幕彻底的黑了,星星像一个个迎宾的美女友好地闪动着眼睛,露出迷人的微笑。星星没有想象中的繁密,比芬兰星星保护区的星空少了几分灿烂,比七年前在德天紫龙山庄见到的星空少了几分纯粹,但这是我久违了的年少时熟知的那片星空。其实我们本可以常常见面的,毕竟是在同一个纬度,同一片地域。而今天,我需要一路车船劳顿到这里来看你,准确地说是来买你一夜。这个阳台连同这个房间是150元,当然,不算贵,我买的不是房间和阳台,是花香和星星,太值了。
小风还在懒散地吹着,花香和着茶香在整个阳台漫漶,今夜将枕着花香入眠,今夜无心睡眠……

巡山

第二天早上5点,在熹微的晨光中准点醒来。原本预计的公鸡晨鸣并没有听到,岛上公鸡很少。可以说是自然醒,也可以说是被一种无形的羁绊催醒,因为要去看湖上日出,而我们住的地方刚好在岛东面的湖边,有了地利,这天时又岂能错过。我估摸着这个点上已经容不得任何的迟疑和磨蹭了,太阳随时会从湖面升起。于是急急披衣,胡乱洗漱,蹬上鞋子就开门下楼。好在住的地方就在湖边,只隔着几十米远,说的夸张一点,拿根抛竿一甩,鱼钩就能丢到湖里。我又一次觉得选择这家汇丰饭店是极其明智的。
虽然几小时前已经进入了五月,但晨起的湖边还是有着丝丝的凉意。将将在伸入湖水的圩堤上站定,一轮红日恰恰在轻纱般的薄雾中升起,顿时霞光万道,照醒了整个三山岛。
游人开始三三两两的出来了,湖上的风渐渐回复了昨日的暖意。沐着阳光,让身体自然的伸展,四肢百骸接了岛上的地气,开始有了新的生机。人一旦活动开来,胃也跟着提出要求来了——空仓补货。

农家的早饭是最生活最普通的,土灶铁锅烧的像粥一样粘稠的泡饭、煮鸡蛋、白馒头、腐乳榨菜、水咸菜炒鲜笋,这哪一样都可以让你回想起姥姥家的味道。尤其这个水咸菜炒山笋,鲜嫩酸爽,吃完一碟又要了一碟,相形之下,榨菜就甩到瞟不见了。
正吃着,听见屋边偌大的空地上有大鹅的叫声,“戆——戆——”,鹅是个讨人喜欢的动物,陆地上唯一体内没有癌细胞生长的动物就是鹅。放下饭碗就去瞧,哇,有将近20只的小鹅关在圈内,有八九只中鹅和几只鸭子聚在一堆,另有五六只大鹅占着另一块领地,刚才的叫声是大鹅发出来的。鹅在童年和少年时都发不出嘹亮的叫声,只有青年以后的鹅才能叫得那么欢那么朗那么威武。我小时候家里养过鹅,也没少吃过鹅肉,鹅肉的事情在此暂且不表。老板娘说,同住的那帮上海客人昨晚吃了一只大鹅,看来上海人还是挺会吃的。下回如果再去,再多两个人,咱也吃一个大鹅。

8:00按计划开始去巡山。
出门往东,从怀恩亭旁的德泽绵长牌坊穿过,经三峰寺,过洗心池,沿碎石铺就的小径拾级而上,峰回路转,山花烂漫,远望湖山,心舒情怡。一路行到北山山顶的观景平台,却找不到下山的路了。“行到山穷处,坐看云起时”。山是穷了,云却没起。原路返回绝对是庸人之败举,无妨,且向无路处觅芳径。
大的方向感还是有的——岛的南端——小姑山——板壁峰和一线天。山上遍植香樟树,春夏之际正是香樟换叶之时,满坡的落叶,踩在上面“呲嚓”作响。选平坦处,且行且停,前无来客,后无随人,我们两人成了“穷途孤旅”。真想吼上一嗓子:“大王叫我来巡山喽——”想想终究不是平常所为,也就作罢。

好在山不高,行不多时,豁然开朗,竟走入了村舍巷陌。老屋新居混杂在一起,格局还是典型的江南民居风格,家家门前屋后都种了枣树,行道树也是枣树。打听下来,树龄短一点的百来年,长一点的三四百年,是明朝时种下的。我生平第一次这么真切的看到如此魁伟的枣树,对,用魁伟来描述是绝对贴切的。看到枣树,脑中又一次想起鲁迅的《两棵枣树》,眼前的枣树,不似鲁迅家后院门前那两棵的苍凉与萧索,都是郁郁蓊蓊的,遒劲着,勃发着。
村边有个清水小池塘,一个老妇正在池边的阶石上淘洗,一群鸭子在水中嬉戏觅食,忽而潜下,忽而浮起,忽而扑楞翅膀,忽而嘎嘎欢叫。所谓山村的生活气息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再行,寻寻觅觅终于找到我心心念念想要一睹的三山文物馆。我对文物其实没什么兴趣,多半是为了装一装,装什么?这还用我说?装是要花钱的,每位5元。文物馆其实是一间老宅的厅堂,陈列极其简单,一些剪报的复制品,一些动物牙齿骨骼化石,一些古生物的缩小模型,石器时代的一些工具,对于见惯市面的我来说没啥吸引力。这幢建筑倒是有些年份,地上躺着一块碎成三爿的石碑,是乾隆年间所敕,听管理的老伯伯说,经文物专家鉴定下来,这整幢房子的价值还不如这一块石碑来得高,让我对这块破碎的石碑顿生敬意。
这时,听一旁的一家子中的母亲和女儿在讨论两厢门廓上镶嵌的石刻,“蹈和”和“履顺”是什么意思。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以前大户人家规矩大,到这个厅上来要整顿好衣帽鞋子。我窃笑,无语,竟然有比我更装的。

从文物馆出来,离板壁峰已经不远了,无多片刻,见路旁一块立牌,板壁峰站。这是给坐电动观光车的游客指路的,也是从岛的西面上山的唯一通道。拐进这条从橘子树丛中挤出来的小路,香气再一次汹涌起来,只是我昨日已被香气醉倒过一次了,今日还没香醒,再醉也是麻木了。
板壁峰是小孤山上的一个孤峰,前后左右都有小路可行,你可以从各个面观赏,这是小姑山上的最大卖点。所谓风景,其实是留心处处皆风景。一块普通的石头,你横看成了岭,侧看成了峰,也就看出个“趣”字来了。
从板壁峰回身向北往山顶爬,中间有一块“四世同堂”石,是四个不同地质年代不同石质的石头混杂在一起的一块巨石,这个我也略过不表了。再往上是人山桥,相映坡。人山桥我没弄懂是啥说法,相映坡估计是取心心相映之意,是人山桥下一片石头的空圹地,适合观景,也适合情侣们在此合影。

一线天是从山顶去往山的东面的一条陡直石阶步道,不长,但确实陡,左右有铁环拉手可以借力,有惊无险,颇具气势。
下一线天,过姐妹桥,又来到了先奇桥,到了先奇桥,离住宿的汇丰饭店也就近了。
老板娘已把饭菜做好,银鱼炒蛋,油焖蚕豆,雪菜鲜笋汤。蜡蜡黄的鸡蛋,雪雪白的银鱼,碧碧绿的蚕豆,生生嫩的小笋,笃笃鲜的雪菜,说实话,老板娘的厨艺是真不赖。难怪他们家的招牌叫汇丰饭店,而不是常见的叫某某旅社某某农家乐。
下午没有其它安排了,唯一要做的就是回家。所以泰然笃定的吃了将近半个小时,结局是,光盘。至此,算是功德圆满了。

离别三山岛

13:20,最后一次站在阳台上,再望一眼,再一次深吸一口,即将离别这春日的三山岛,离别是如此的不舍。
回想来时,想看的都看到了吗?都看到了。
想要的都得到了吗?都得到了。
不虚此行?对,不虚此行。
不带走点什么?不,我带走了对三山岛的美好记忆。
那么,不留下点什么?
谁说的,这篇游记不就是吗?

本篇游记共含6692个文字,5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2016-05-09 17:25

我也要学学写游记了,为楼主的行动力鼓个掌。

2016-05-09 17:59

引用 鸣鸣 的图片:

充满人文气息的老宅院,希望能够得到保护和重视

2016-05-09 18:3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