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仙都游记

9
和坤 (杭州) LV.9
2016-05-08 13:51 1421/3
  • 出发时间/2016-02-05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春节前,约了几个朋友乘着假期去了一趟仙都,记述如下;

2016-2-5,阴 鼎湖峰

一早出发直奔仙都鼎湖峰,一路无话,中午时分下了高速。
通往鼎湖峰景区的道路两侧,鳞次栉比的各种旅游纪念品商店,招牌上看大都是售卖奇石的,此时皆大门紧闭,一直到景区入口都是空空荡荡,罕有人踪,恍如鬼城。
不过有趣的是,看到有几家缙云烧饼铺,招牌上居然自称缙云烧饼老店,总店,总部云云,不禁莞尔。
景区门口偌大的停车场里,只有我们一辆车,收费员也不知所踪。停车场对面一长溜排开的都是农家乐,取名有雅有俗,眼花缭乱。迎面招呼我们的男人面善,于是跟着他去了他家。3层的小楼,一楼吃饭,二三楼住宿。女主人一冲眼就看得出特别精明能干,善于持家的那种,在我们回绝了她推荐的野味之后,迅速地就判断出我们是哪一类游客,于是我们在她的指点下飞快地点好了几样家常菜,男女主人就在后厨忙活开了。
这家的名字已经记忆不清了,只记得有个馨字,源于主人家孩子的名字。在与主人聊天中得知,他家搞农家乐也没几年,规模也不算大,一年有个十几二十万的收入,年初一他家客房都已经订满了,生意是真好,这一切都写在他的脸上了。现在整个村子的主要产业就是农家乐,已经没有人种田了,也很少有外出打工的。
不多久,饭菜齐备,果然如我们的期待,美味可口,当然少不了本地知名的烧饼,谁知却是老板娘从外面去买回来的,看来总店云云的说法是靠谱的。
仙都以鼎湖峰闻名,几百米高的石柱拔地而起,一柱擎天,是谓鼎湖峰,据说峰顶有湖而名。现在开发了好几个景区,都围绕在这石柱四周。
出了农家乐,穿过停车场,就到了鼎湖峰景区的大门,票价60元。据农家乐主人说因为高铁刚开通的缘故,所以如果我们是坐高铁来的,凭高铁票居然能免票,我们一阵感叹,也不知此举谁人买单,意欲何为。
景区检票口的设计让人感觉票价物超所值,严密程度堪比监狱!
大门口张灯结彩,里面更是串串红灯笼引向彩台高筑的小广场,凸显春节的气氛,虽说此时此刻几乎没有游客,但路边的树林中,人工雕塑的仙鹤们,比之正常体型的丹顶鹤要大不少,正自翩翩起舞,顿觉阵阵乡土气息扑面而来。
迎面高耸的就是鼎湖峰,不知名的小河溪水清冽,在山脚下绕过,缓缓而去,水面却也甚宽,一座仅容一人而过的石板桥贴着水面,跨溪而过。
鼎湖峰紧贴着溪水岸边,仿佛地上长出的参天大树般,竖直地插向天空,仰面望去,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人目眩神迷。
顺着溪岸走不多远,有亭立于山脚水边,溪水由远冲亭而来,至山脚折转而去,对面溪岸冬树,笼罩在阴郁的天色里,实乃赏景绝佳处,难怪在亭后山崖上,有一甚浅之山洞,名曰仙水洞,正对此景,曰古有隐士居此修道参禅。
溪水的上游,远远地可以看见有石板桥如同我们之前走过的,那里即是景区门票上照片的拍摄地,也是一处欣赏鼎湖峰的妙绝之地。
鼎湖峰据称有两百米高,孤立而峰,无路可攀。
绕过峰脚,山峰后面有低矮的山岭连接边上的山峰,沿着山岭一条小路可以蜿蜒而上。
山路不久即与鼎湖峰分道扬镳,越上越陡,台阶也不甚整齐,半山腰有一小亭,名曰凌虚洞,遍寻不见洞,亭后山崖壁立,有小路几乎垂直向上,上约20,30米处折转不见,看似有洞,奈何路边警示牌示此路已封,勿上危险,只得放弃。从路边指示牌介绍中得知此处为古代火山口遗址,环顾四周果然峭壁均呈板壁状高耸,有些厚不盈尺,实乃奇观也。
转过凌虚亭,在狭窄陡峭的两面山壁间,台阶路向上10多米后折转向其中一面山壁,而后破洞而出,穿过厚不过1米左右的山壁,却已转入另一条山壑,有如移步换景。
沿着山壁边的小路继续向上攀爬,不久即已抵达山顶。山峰顶部的另一侧建有索道可从山脚直达,索道费40元,不知是否包括上下。
山顶不大的平台,有亭曰步虚亭,此山即步虚山,有碑刻记海拔360米,于亭边可俯瞰鼎湖峰顶,皆苍松翠柏,却不见有湖(鼎湖峰以其峰顶有水洼而得名),亭边投币望远镜亦不得见,奈何。
一路走来,直到山顶,游客寥寥,山顶的小卖亭,也是人去亭空,假使能天公作美,艳阳高照的话,此行堪称完美了。
原路下山至半山腰不再循原路而转向后山,行至山脚下,即见黄帝祠宇,都是近些年修建的,不看也罢。
黄帝祠宇底层还有一个展览馆,亦无甚可观,与所有此类展览相同,总有一处展示各级领导视察的大幅照片,而此时我总是禁不住哑然失笑,如有本地人在,我总是忍不住要问,最近又摘掉了哪几位的照片呀!
我猜想这里修建黄帝祠宇,可能是源于黄帝在鼎湖峰上炼丹,飞升成仙之类的传说吧。不管传说靠不靠谱,以此搞一些人文景观,对于景点乃至于当地来说都是大有裨益的,君不见有些地方连西门庆,武大郎故里这样的人都在抢,更何况是华夏文明的人文始祖呢。只是展览厅中的照片上的黄帝祭祀大典之类的仪式,怎么看怎么假,有如水浒影视城景区里天天表演的拳打镇关西,还有天天在楼上抛竹竿的那谁。
出了黄帝祠宇的大殿,穿过庭院,门外有大水塘,有亭可观鱼,此处游人颇多,众人投食,引来金鱼在亭边争抢,水花翻滚。
而我则更喜爱水塘另一侧,平静而清冽的塘水中逡巡的鱼群,沉静安详,淡定自若,如若闲庭信步,优哉游哉。
黄帝祠宇背山面水,一侧即是鼎湖峰和步虚峰。出其另一侧,沿着溪水前行,在下游的另一座桥边,是欣赏鼎湖峰的最佳角度,一峰孤峙,映衬于平静的水面上的倒影,更显其雄健。
我们所在位置这里聚集的游客明显多起来了,这时我们才意识到我们与通常的游览线路反向而行,大部分游客行程止于黄帝祠宇,所以我们一路上碰到的人特别少。无心之举却让我们体验更佳,妙哉!

古堰画乡

离开鼎湖峰,我们直奔古堰画乡,大约1小时左右,即到达了大港头镇。
大港头镇规模不小,初看与其他江南的农村集镇无异,只是多了不少旅舍,客栈的招牌,往里走,发现渐趋古朴,房子开始低矮,路面也变成了石板路。
车子开到了游客中心的门口时,已近黄昏,天色渐暗,拦路的横杆已经抬起,工作人员也早已不知去向。
停好车,先解决住宿,游客中心边上正好有几家客栈,随意走进一家问问,新装修的,很干净,168元/房间,得知有空房后,心里踏实了,于是决定先到镇里走走看看再决定。
沿着石板路走不多远,就到了老街,两边都是两层的老式木板楼房,底层商铺,大都还开着,除了街口几家卖旅游纪念品的外,还有很多画廊,看挂的大部分是油画,水粉画,也没有进去细看,再就是客栈,还有咖啡馆,装修格调普遍小资路线,尽管如此,房檐下,竹竿上挂着的猪头,咸肉,酱鸭,还是悄悄地透露着乡土气息,烘托着年节气氛。
老街不宽,显然不是为现代的汽车准备的,每隔一段距离,房子之间就会有一条窄巷,透过窄巷,可以看见下面的水面和远处的河岸,远山。
老街依水而建,后来才知道这条河就是瓯江。老街房屋就紧贴着河岸,所以每隔几间房屋才会有一条小巷,顺着窄巷的台阶向下就到了河岸边,既便于打水,洗涮,也便于搭乘船只。
老街的尽头是一个亭子,名曰双荫亭,亭边两棵大樟树,没有千年,也有八百年了,亭因树名。樟树边台阶下去就是船码头,第二天我们也是从这里乘船去往对岸的。
码头边的一座青砖2层小洋房,改造得会所似的,之后我们在老街边上的背街小巷中穿行,看到不少此类的砖房,应该是民国至上世纪90年代之间的建筑,放在古镇中却也不显突兀,这些房子基本上都被改造成了类似的会所,也可能是画廊,工作室吧。街边也不时地有各种绘画,雕塑等等艺术品在提醒我们这里的艺术氛围,因之名曰画乡。
不过也有特突兀的,在游客中心边上有一个巴比松陈列馆,硕大的现代建筑,不伦不类的名字,不知其何方神圣,为何落草此间。就像国内城市改名一样,中甸,多传统的名字,居然叫香格里拉;大庸,改成了张家界屯溪,改成了黄山(现在据说要与婺源徽州的名字了,早干嘛去了,即便是抢到了,三姓家奴,有意思吗!);思茅,改成了普洱,还有这个大港头,改成了古堰画乡,令人啼笑皆非。自以为有文化,丢掉的却是自己最有文化的东西,取其糟粕,去其精华,然也。
背街的小巷里,我们参观了一家挂着民宿招牌的人家,两层的楼房,有个不小的院落,进门就是客厅,就是普通的人家,房间改造得和宾馆标房一样,房价也是一样的,家里婆媳二人带着不满周岁的小孩子,热情地招呼我们,因为剩余的两间房间背阴,最终我们还是没有选择他们,不过民宿的招牌还是让我们感觉新奇。
老街上的客栈明显就要豪华高档许多了,特别是面河的房间,我们去的当天居然就要500+,据说春节还要高,而且都已经订满了,显然这个不是我们的菜。
最终,我们还是决定回到最初的地方,香樟客栈。闲聊中,我问老板娘一年能赚多少,虽然她没说,但从她说装修整个客栈花了50万来看,收入肯定是不菲,而且装潢并不像一般的农民所为,细节考虑都很到位,材料也都不差,比得上一般的三星饭店。不过呢,要赚钱还是付出了不少代价,老板娘把自己的房间都让出来做客房了,她的公婆住在底层,她自己更是住回娘家去了,清晨看到她从外面回来,最初还以为她上街买东西呢,结果是赶回来上班,也挺不容易的。
这家客栈的厨师回家过年了,所以我们只得自己上街找吃的,不过第二天早餐老板娘的阿公烧的红薯稀饭真的很好吃。
我们没有去老街,虽然那边饭店很多,我们返身往新镇区,水泥路宽阔,两边水泥砖房,四五层高,底下的铺面卖的东西与老街大相径庭,却和我们看到的普通农村集镇上的一样了,这里才是我们想要去的地方。
果然,三转两转,看到街边开着两家不大的餐馆紧挨着,随便进了一家,老板正在吃饭,大人小孩团团围着,也分不清是不是一家人。
老板娘推荐说吃鱼,结果她家还卖完了,后来还是到街上现买的,看起来像草鱼,名字忘记了,我们抱着旅游者特有的警惕,总觉得餐馆推荐的,一定是贵,结果老板娘说你们几个人,点一条这个鱼就够了,我们还想吃豆腐,蔬菜什么的,这个那个,结果老板娘说这些都送,原来他们这里的吃法就是鱼和其他蔬菜,食材都放在一个锅里煮着吃。
鱼是真好吃,不过瘾,我们又要了他们自己泡的杨梅烧酒,中间还跑到他们的桌子上吃他们锅里炖的菜,好不热闹,最后算账100块都不要,真实在。

2016-2-6 晴 松荫溪与云和梯田

一夜无话,清晨被鸡叫叫醒无数遍,田园生活的乐趣所在。
起床出门到河边溜溜,才发现相距也就100米不到,码头边的画舫还静静的停着,但是边上村民的渡船却已经在来来回回地忙活着了,几位大妈吃力地推着三轮车,从渡船一路推上码头的小坡,满载着水淋淋的新鲜蔬菜大概是去集镇上的农贸菜场去卖吧。
跟着她们,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想起手上皮肤干燥,于是走进路边一家超市,里面的产品与城市的大同小异,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多假冒伪劣以及傍大牌的产品,看看护手霜都是些知名的品牌,虽说都不是昂贵的牌子,老板娘推荐我用大宝,说那个卖得好,实在!这个我信。攀谈中,我问她怎么这个大港头镇这么大呀,她告诉我,这里有好多个村子呢,起先就很近,村子逐渐扩大,慢慢地接在一起了,所以看起来很大了,原来如此呀!
吃完早饭,老板娘带我们去买票,40元门票,八折优惠,10元船票不打折。为了这点折扣,居然要填好啰嗦的一张表,中国的门票政策真让人无语,一个活生生的小镇,居然也要买票才能进,就像佛寺也在卖票一样,宗教信仰也得买票,穷人岂不是连信仰的权利都没有了!完全的强盗逻辑,若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雁过须拔毛,人过须留财。名山大川,寺庙宫观无一幸免,罔顾其公共财产的属性,变成少数人敛财的工具,还美其名曰建设维护景区的开支成本,其实和高速公路一样,收入早就超过其建设维护成本若干倍了,却依然无耻地收着。
画舫码头工作人员比我们人多,也不见其他游客,于是船就载着我们几个人突突突地开起来了。
我们的船行驶在瓯江上,前面就是松荫溪汇入瓯江的三江口,我们就从那里转入松荫溪而后从人工开凿的水道到达河对岸的码头,我一直没想通为什么在河道边上再开凿一条水道,而且是一条死胡同水道。
松荫溪水色呈蓝绿,清澈见底,虽是冬季,枯黄的芦苇密布河岸,却见有几只小野鸭漂在水面上,不时把头潜入水中,只留黄色的屁股尖在水面上一晃一晃的,我们船尾的水波呈45度角向两边河岸推涌着一条条波浪,翻卷着向小鸭子们涌去,霎时间将他们打入水中,心中还再替他们担心时,随即,却看见他们又从水中钻出,随着波浪起起伏伏,好似在荡秋千。
对岸的摆渡码头不与画舫码头在一起,行船经过,我问我们的船老大,摆渡船多少钱一趟,答案是1块钱,但是我们外地人还是10块,那我说摆渡人怎么知道我们是外地人呢,他说这里村子的人摆渡人都认识的,我只好腹诽一番,好几千人呢,怎么可能都认识,反正你们这门营生古已有之,只不过古代的是强抢,现在道貌岸然些罢了。
上岸码头处即是检票口,沿着河堤的游步道,四处散落地出现一些古人的雕像以及他们的生平事迹,应该都是与本地有关吧,看过也就忘记了,不知所云,估计是因此可以挂一块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牌子,因而可以忽悠一些团体票,比如学校之类的。
游步道的另一侧,距离河堤也就是几十米距离,高高的围墙之内,一幢幢2层的别墅小洋楼一字排开,俯视着我们,黑洞洞的窗户还没有装框和玻璃,不知道是没完工还是烂尾了。
恰好路边一家夫妻档正在摆开摊档准备营业,看那样子卖的都是本地的特产食品,烧饼,豆腐之类的,可惜早上的红薯稀饭太好吃,吃的太饱,不然就可以替他们开张了。
询问得知,后面的别墅是当地的大老板投资的,说投了1个多亿呢,面河的几幢别墅都是留给他们自己家的,里面好像还有一个度假村。风景区里面居然搞得出地产项目,真是神通广大呀!
别墅区围墙的尽头,一条小溪汇入河中,我们折转沿溪水而上,不多远,就看见前方古木参天,一架小桥横跨溪水之上。
走到近处,发现横穿此溪水,在我们走的小路尽头还有一条小河流淌,也有一架小桥飞架其上,与之前我们看到的小桥互为犄角,相互连通。小河两边巨樟成行,将河道笼罩成绿色隧道。
阅读路边的介绍牌,我们发现此处另有玄机。原来这两条相交的溪水居然是被人为地分为上下层,相互并不贯通,我们溯流而来的溪水在上,下面铺设长条青石板,而将横穿其下的水道与上面的阻隔开。古人真是异想天开,奇思妙想令人叹为观止。
溪水交汇的对角处,坐落着文昌阁,虽说不大,却是神通!阁分两层,一层更像是过街骑楼,小路穿堂而过,连通到前面的小村的主街,另一头连通小桥。有意思的是二层,我们踩着狭窄陡直,嘎吱嘎吱作响的楼梯上去时,看到低矮的二层已经有人先我们在上面了。原来是两位本村的,看样子应该一对婆媳,神龛前面的供桌上已经摆满贡品,一只杀白煮熟的大公鸡,水果,花生之类的好多碟子,还有一瓶烧酒,窗台上的香炉里燃着3柱香,老婆婆看样子应该有70多岁了,她的土话一句也听不懂,她媳妇与我们普通话交流则无障碍。
原来他们这里的风俗遇过年节都是要敬神的,这个文昌阁上的魁星是护佑家里孩子的学业的,那更是重要的紧。这时我们才回头真正去留意一下神位上的塑像,正位上的倒也不出奇,头顶上的却是第一次见。只见正位一排神像之上,有一尊凶神恶煞,猛然看到确是骇人。那媳妇告诉我们,这尊便是魁星,而且这魁星是女的,更神奇的是,她说前几天一夜之间魁星居然穿上了一条连衣裙,还很合体,按她说的意思是这条连衣裙是一个神迹。
不知是我们打扰了她们还是仪式原该如此,婆媳二人跪拜完毕,把贡品都收拾到提篮中,匆匆下楼去了。
跟着她们我们也下到一层穿堂中间,猛然抬头,发现二层的楼板是中空的,刚好那魁星低头注视着你,这个设计出人意表,确是吓人一跳。回想那媳妇所说,这神像本来就悬在半空,下面的楼板又是中空的,人爬上去谈何容易,还要给她量身定做。因此给她穿衣服这件事,肯定是要架梯子,搭架子之类动静很大的工程才能完成,既然村里无人知晓谁人所为,那只能认为是神迹了。
文昌阁的正门前有一个小小的广场,门前立有旗杆,边上碑刻记述了修建的年代原因,以及重修的事迹等等,从中得知这个村子源远流长,文风很盛。从这里往外就可以看到公路,以及不时来往的车辆,也没有看到有人值守检票,看来门票是可以逃的。
村子名叫堰头村,有千年以上的历史,文昌阁边10多株大樟树,树龄也都在千年以上,不过从后面看到的水堰,我们才知道这堰头村名字的来历,这里还有更古老的历史痕迹。
村子一边临溪,从街边的跨溪小桥上回望溪水两岸的千年大樟树群,遒劲而黝黑的枝干在浓荫的绿色波涛中仿佛巨龙在翻腾,又仿佛失落的中古世界一般神秘迷人。
村口有一个贞洁牌坊,现在却已变成一家农家乐的大门了,价值观的更替在他们的表象消失之前就已经荡然无存了。
逛到村中,一派过年热闹的景象,窜来窜去的小孩子们,零星炸响的炮仗,人说农村是中国传统文化最后的堡垒,此言不谬。
溪边有一株樟树已经完全被蛀空了,但从残余的部分仍然可以看出当年它应该有多么壮硕,即便如此,它仍然顽强的活着,而且现在已经变成神树了。我们路过的时候,刚好有村妇在祭祀神树,攀谈中得知此树命运多舛,曾被雷击数次,又被白蚁蛀空,居然还屹立不倒,因而被村人奉为神树。我观察到他们的祭品中都有大公鸡,然而问村妇亦不得而知。
穿过村子,又回到河边,这里是两河交汇之处,古代在此修建通济堰,最初修建居然是1500年前的事情了。
水堰拱形横亘于两河交汇处,拦蓄的水流一部分从侧边流到村边的小溪里,这条溪水其实是通济堰分流出来的灌溉用水,所以在文昌阁的位置与山上下来的溪流交汇时,为了防止山溪因山洪爆发带下来的石头泥沙淤塞灌渠,所以才有了之前我们看到的水渠立交桥。
古人修建水堰都是利用因势利导的原理,通济堰与都江堰也是这样,枯水期水堰蓄水,丰水期,河水则没坝而泻,引水到灌渠的水量得到了控制,真正的旱涝保收。虽说现在的通济堰有现代的水泥闸门,但是无法掩盖古人的智慧,甚至于有狗尾续貂之感。
通济堰的道理其实与中国人的思想是相通的,我们崇尚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所以我们筑坝不会是一下子堵死,而是开一个口子,引一部分水出来,做人也好,治理国家也罢,都是如此。如今我们却捧着别人的臭脚,念着别人的烂经,而将我们自己博大精深的文化遗珍思想瑰宝弃之如敝履,可悲!可叹!

顺着河岸,我们又回到了码头,坐船原路返回,取车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云和梯田

车行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到了云和梯田景区的售票处,好大一个停车场,好大的售票处,边上有一条街的旅游纪念品商店。我记得此处也是因为摄影爱好者的照片而出名,不过也就是几年前的事情,居然飞快地像模似样了。
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偌大的停车场只有我们一部车子,售票处除了工作人员也只有我们几个人而已。
门票居然要80元,疯了!而且更让我们郁闷的是,一路上就没有见到过检票的,而且,而且用门票可以参观的人造景观,虽然我们并没想去看,居然都关门了。当然我们可以理解,毕竟第二天就是年三十了,游客也不多,但是毕竟门票卖出来了,收钱的时候一丝不苟,服务却是可有可无。
买票的时候,询问工作人员,得知游客中心边上还有一家餐馆还在营业,赶忙去先搞定肚子再说吧。
餐馆就在路边,老板也挺实在,快过年了,厨师,服务员都不容易,价格要比餐牌上的贵。好吧,也没得选择了,总不能饿着上山,而且估计山上更没得吃了,事后证明我们还是英明的,起码人家把丑话说在前面,虽说餐牌上的价格本身也挺贵的。饭菜上的很慢,看来后厨人手是不够,反过来也说明这里的都不是本地人,大部分人都回家了,所以也就不是什么农家乐,与城市的餐馆没啥区别了。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饭菜也不怎么样,匆匆填饱出发。
盘山公路绕了半小时,终于到达了一个貌似景点的地方,名字已然忘记,山体开挖出一个不小的平地作为停车场,后面沿着山坡依势修建了一些中式建筑。
停车场依然只有我们一辆车,检票口也没有人,门半掩着,我们推门进去,有人在里面搞卫生,他抬头看见我们,马上说关门了,不接待参观了。没想太多,反正看这样子也不是我们的菜,不看也罢,就出门上车继续前行。
又开了大概10公里左右,这时已经接近山顶,因此不再是上山而是在山头间环绕,途中可以看到梯田从快要接近山顶的位置一直延伸到山脚,确实有些壮观,不时还会看到山腰间散落着一些小村子,根据指路牌,最后转到一个观景台,路边停着几辆车,应该是和我们一样无聊的人儿吧。
此处视野开阔,所以风也很大,吹得人面颊如同刀割。停车的路边有一台一人多高的木制水车,纯粹新制糊弄小朋友的货,好玩的是整个车子都结满了冰,晶莹剔透,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从平台上可以看到我们所在山峰的以及围绕在它两边的山峰上,梯田如丝带般盘绕其上,可惜季节不对,没有云蒸霞蔚,梯田也干枯无水,所以与门票照片上的效果相去甚远,不过从位置上判断应该就是这里,估计旅游旺季的时候会挤满人。
远看山下有个小村子,都是传统的农村房子,隐约看似都是泥墙,灰瓦。从距离上判断来回可能要2小时,因为当天要赶回去的缘故,决定还是放弃。
为了不虚此行,我们觉得应该要访问一个古村。跟着路牌一路开到了一个叫黄家畲的村子,公路沿着一条小溪在山脚下蜿蜒,小溪的另一边就是黄家畲村,间隔的几座石拱桥将村子与公路相连,路边有石碑,标记古代银矿遗址,可是问了好些人都不知道,要么年纪太大语言不通,终于有个即会说普通话,又知道银矿的,原来银矿都在山上,离村子要走个把小时呢,而且都没有开发,就是些黑乎乎的洞口,好吧,这个只好放弃。
村子里也没有看到什么老房子值得看的,只有一座宅院看着还算是够些规模,不过从门口的电表我们惊叹里面该住着多少户人家呀,单从人口繁衍的角度无法解释,只能说是地主家的房子解放后分给贫农,然后这些贫农的后代繁衍至今,才有现在的规模!
有年纪大一些的人三两地在石拱桥上依着墙晒太阳,石拱桥的石头上都有大小不等刻字,询问得知原来都是从附近移过来石碑造的桥,其中有从银官局移过来的,可惜碑文刻字我没有拍下来,我连忙问银官局现在何处,有何遗存,却得知解放后都已拆毁,材料都废物利用了,比如造这石拱桥,原址已经变成农田了。
虽说在村中也看到有两家农家乐,但是此处没有任何值得看的东西,或者说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哪怕是新建一些伪文物呢。
带着遗憾我们结束丽水之行,返程回杭。

本篇游记共含8895个文字,4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5-09 15:22

引用 和坤 的文字:

出了农家乐,穿过停车场,就到了鼎湖峰景区的大门,票价60元。据农家乐主人说因为高铁刚开通的缘故,所以如果我们是坐高铁来的,凭高铁票居然能免票,我们一阵感叹,也不知此举谁人买单,意欲何为。

我也是过年前自驾去的丽水,只要花8元钱买一张最近的永康南到缙云西的高铁二等座票就可以免门票了。
当然仙都因为以前玩过了,这次没有去。

2016-05-14 20:25

朋友真是太可惜了,这些景区本来凭高铁票都可以免门票的,云和梯田我本来也要去的,但是下雨了,时间也不太充足,就放弃了。

2016-05-14 20:2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