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四月青藏高原行之第二站:大美青海经典大环线之旅

173
云淡风清 LV.3
2016-05-09 09:32 3276/3
  • 出发时间/2016-04-18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4000RMB

小时候读书时的教材大家还记得吗?青海湖祁连山唐古拉山、柴达木盘地;敦煌莫高窟、嘉峪关玉门关、西出阳关、汉长城、大漠、戈壁、雅丹;等等一些地名都在小时候我们读书时的地理、历史和唐诗宋词中出现过。近几年,这些地名再次闪烁在脑海中,特别是青藏铁路开通后,对青藏高原,对青海、对西藏更加向往……不论去西藏的路线是选择“川进青出”还是选择“青进川出”,都要经过青海西宁的。为探知这广袤苍凉的大地、多姿多彩的人文、浓郁深厚的历史以及淳朴忠厚的大西北人民,本次“四月青藏高原之旅”就顺路把青海甘肃纳入了大环线的行程规划中。计划从拉萨出来后的第二站是乘坐火车穿越青藏铁路到西宁,然后在西宁和其他人一起拼车或者一个人搭徒,走一个青海甘肃经典路线。4月17日中午13点,火车在拉萨站徐徐起行,一路向东,沿着青藏铁路直达西宁。记得有一首歌叫做《坐着火车去拉萨》,歌曲的意思是把青藏铁路形容为通往天堂的路,不仅是因为道路难行、建设困难,更多的含义是通过行走在青藏铁路上可以饱览高原绚丽的自然风光,还能品味充满浓郁宗教气息的藏民族文化。为了感受“天路”的壮观、欣赏“天路”沿线的美景,体验“天路”穿梭在唐古拉山脉的各个峻岭中和穿越在可可西里无人区里的情景,寻找那一蹦一跳的藏羚羊……本次行程就安排“川进青出”路线,从拉萨乘坐火车穿越青藏铁路到西宁

(图片说明:初到西宁“一颗永远廿五岁的心态伴我走天涯”) 
    青藏铁路全长1956公里,火车行程21个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个人的火车会很无聊,但我觉得乘坐火车也是欣赏诗意的过程。透过车窗,可以欣赏沿路无限的风光;在火车上,我们可以体验认识陌生人的过程;累了,可以躺在窄小的卧铺床位上打个盹;也可坐在窗边的小背椅上发发呆,玩玩手机……从拉萨出来后,火车经过羊八井、纳木措等著名景区附近,从念青唐古拉山进入羌塘草原,然后翻越沿途最高的山口海拔5213米的唐古拉山口,进入中国最大的无人区——可可西里。火车继续向前,穿越昆仑山口和柴达木盆地,沿着中国最大最美的湖泊青海湖边到达西宁站。第二天上午10点15分提前预约好的司机老马早就在出站口等我了,大美青海经典大环线正式拉开序幕。

 

西藏线上可可西里观得一见的藏羚羊)
在写作之前,本文首先做一个人物特写,介绍本次结伴拼行的各路小仙。按出场序,第一个登场是负责我们本次行程的司机马师傅,是他在火车站接的我,我叫他老马。典型的西北汉子,回族人,心中一本可兰经是他的民族信仰;老马的人缘随和,人际关系不错,用他的话说,我们沿路的吃、住、玩都可以擦他老马的脸,呵呵,话虽然夸张,但我们在未来的几天的游玩中,不论吃饭、住宿还是门票,切实受到了多家商家的优待,为我们省了不少钱。老马也热情好客,从火车站接到我的时候,就自报年龄,说我比他大,我看他一脸沧桑就认定不可能,于是他就自报是78年的,驾驶证上也写着78年的,但我看他更像68年的,可能是派出所在登记户口时阴差阳错地写少了十岁,呵呵呵,我没反搏他,就让他38岁好了,我还天天都说年年廿五岁呢。其实一个人的年轮有多少个圈圈并不代表什么,心态年轻就得了,像我一样,年年都是这颗廿五岁的心带我背包旅行的,哈哈哈。马老的饮食习惯是清真,所以我们未来的六天里有16餐都是清真。在西北地区,很多餐馆都是清真店,清真店的规纪是不能外带食品的,也不能在店里饮酒,吃的肉类基本是鸡、牛、羊,其实回族人吃的清真也挺好的,除了没有猪肉吃之外,其他的菜式、口味比起又麻又辣的川菜可口多多了。


西北回族汉子老马)
负责本次行程的车辆是老马自己的,老马的车技一流,对道路也非常熟悉,大美青海经典大环线行程共3000余公里,老马没有错走一寸路,没有浪费一滴油。老马在接我回他公司的途中介绍说本次结伴的人数只有四个人,我和他,还有二个女的,乘余一个位拼不到人,直到第二天早上来接我们出发时,才发现车上又多了一个女的,二男三女,五个人一台车刚刚好,原来是老马晚上才拼到的人。第二个登场的驴友来自浙江绍兴的靓妹小孟,80后。一场车祸差点把她的生命定格在前两年,从生死边缘线上拉回来之后,就改变了她的人生观,世界那么大,她要去看看!于是她就开始她的背包之旅,到处游游,计划每年都要来一场远行。听她说,去年去了一次云南,这次在单位请了十天假,只身一人从家乡坐火车经兰州辗转来到西宁,马大姐(老马夫人)从火车站接到她的时候已是五点多了,我在马大姐的公司青旅等她。提前问老马要到她和另一位驴友小萍的联系方式,建起微信群,通过联系,决定晚上等她一起撑台脚。她的乐观思想我是非常赞成的,两眼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两眼一闭不睁,一辈子过去了,人生苦短啊!所以,该行乐的时候就尽情玩吧。特别是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时,为家庭、为子女操劳了大半辈子的人,更应该为自己活几年了,再不走的话过几年老了就走不动了,至少不敢自己一个人背包走世界了。
广西南宁的靓妹小萍是第三个出现的驴友,据老马介绍说,小萍与他已联系计划走青海甘肃六天大环线这条路线好久了。其实我也早在一个月之前计划要走这条路线的,只是当时联系的不是老马,而是马大姐公司的另一合伙人茶拉(网名)师傅,在出发前的二天茶拉才把我介绍给老马。因此,在到达西宁之前,我对这次结伴的信息一点都不清楚,也不知道能不能拼到车,完全是蒙蒙懂懂的闯到西宁来。为此,当时我还为自己的行程路线做了三套方案,一旦结伴不成时,我就按我的路线自己走。好在有了小孟和小萍,我们至少三个人可以结伴拼车,不用自己走了。虽然微信上有联系,但我和小孟见着小萍时已是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时候了,小萍也是80后,听她说是从5号就在家乡出发了,一个人一路向东,经上海杭州南京,然后辗转向北到武汉转机到的西宁。从她熟练的行动和整紊的背包上可以看出她经常是一个人走南闯北的独行客。
来自武汉的靓妹小朱,又名小胖,是一个很有个性的90后,一个人可以大大方方地在兰州黄河大桥上边唱边自拍视频。据她说,她是辞工来旅游的,本来这次行程计划不是来青海的,而是去云南,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就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西宁,和我们一起结伴同游。正如佛祖释迦摩尼说的一句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里该出现的人,都有原因,都有使命,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因此说,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次的结伴是缘份让我们走在一起的,一起共度六天的快乐之旅。游完青海之后,小朱又一个人从西宁乘火车去了云南继续下一个行程。首见小朱的时候是在出发前的一分钟,老马开车来接我和小孟时看到有一个小姑娘在车上,有点意外,毕竟老马昨天还说只有我们四个人出发,现在突然多了一个,一时反应不过来。好吧,我们就五个人一台车,出发!


(四个小伙伴的第一个合影照,从左到右:小萍、小朱、我、小孟) 


4月19日,行程第一天。按行程规划(行程路线是伴你行公司规划好的,非常成熟的一条旅游线路,我们只是拼车,按马师傅的行程走就可以了),从西宁出发,参观搭尔寺,然后经日月山、倒趟河到青海湖玩,晚上在黑马河住宿。

(本次旅行路线一步不差地按规划全部走完,中间无任何意外)
     
西宁青海的省会城市,位于青藏高原东部,与西藏同属青藏高原地区,只是海拨比拉萨稍为低,但也达到 2295米,一般人都会出现高原反应的,小孟就出现了轻微反应,听说在黑马河一夜都睡不好。作为全国优秀旅游城市,西宁城市总体建设不错,公交也很发达,但我认为人文素质还有待提高,例如我在街上闲逛时就看到有行人过马路冲红灯的现象。
出了西宁市区,我们沿着高速向西南方向大约走了半个钟,今日行程的第一个景点——塔尔寺。塔尔寺是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之一,也是青海省首屈一指的名胜古迹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门票80元。购票后,我们在里面随便转了一会,由于我们对寺庙的人文知识知之甚少,因此我们也没有去深入的猎奇。这里有很多信仰虔诚的喇嘛和善男信女,我们尊重他们的行为,没有去打扰他们的研学和礼拜,只在旁边参观;这里金碧辉煌的庙宇一座连着一座,可能要花上一整天都走不完。这里的天很蓝,阳光很强烈,用心看着太阳有一层薄薄的光圈,不知是不是人们所说的佛光。




出了塔尔寺,我们继续向西,经过拉鸡山,看到满山遍野的积雪,姑娘们兴奋了,小孟还想学人飞天,谁知一跳就差点把原有旧患的脚扭伤了,好在山上都有雪,富有驴团精神的我随手挖了块雪球帮她敷在脚腕处,经过冷处理后,她说好多了,可以继续上路。穿越拉鸡山后,我们继续出发,经过日月山景区,我们认为里面风景也是一般般,大家一致决定就不进去了。然后继续向前行,经过倒趟河,由于水土流失原因,又或许不是雨季,河里没水,我们远远的望着,看到的河只是溪,没意思。

(在拉鸡山帮小孟处理脚伤)

下午,我们第一次擦了老马的脸,每人只用10元就进入了青海湖景区,景点入口处是当地牧民圈起来的,虽然不是二郎山景点,但风景都是一样的,我们玩的很尽兴。虽然今天走的路线、玩的行程、游的风景与早些天我在西藏玩的差不多,都是蓝天、白云、雪山、湖泊,还有寺庙,别人在疑问:你是不是在重复地玩了?是的,也许风景在重复,但心情却绝不一样,在西藏,由于担心高反,不敢放开玩,只能过着慢悠悠的生活;在青海,我可以放松、放心、放情地玩(没有放纵),所以,玩的心情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


(唯一一张五人合照,左起:我,小朱、小萍、小孟、老马)
  
傍晚,我们按预期计划到了黑马河乡住宿,准备第二天在青海湖看日出。由于早晚温差很大,夜间要盖厚点才行。第二天6点半,气温很冷,有多厚穿多厚就对了,老马送我们到了湖边,早起的人们早已把长枪短炮架好了,都在等待日出。7点许,一轮红日渐出湖心,晨曦的阳光映衬着碧蓝的湖水,在自然而柔和的海风轻抚下,一浪一浪、一闪一闪的的变换在我们的眼前,让我激动、震撼;一群群的斑头雁鸟也来助兴,时而飞向远方,时而冲向太阳,绝美的风景构成一幅绝美的图画。


 (青海湖日出) 
4月20日,行程第二天。看完青海湖日出之后,我们继续行程,目的地茶卡的“天空之镜”盐湖。茶卡盐湖以其生产、旅游两相宜而在国际国内旅游界和青藏高原风光游中享有较高知名度,它与同塔尔寺、青海湖、孟达天池齐名,被称作“青海四大景”,同时还被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评为“人一生必去的55个地方”之一。到了之后才知盐湖在做景区维护,没得看,听说要在6月份开放。茶卡的“天空之镜”盐湖看不成,我们只能看看附近莫河的盐湖了。莫河的盐湖是由当地人圈起来收钱致富的一个景点,每车人50元,另外租水鞋也要钱,不讲价就10元,讲价的可以5元。铺满盐巴的景点底层下都是黑沼泽,要想进入景区玩,必须要租用水鞋才能在盐巴湖上行走。游客进入盐湖上,必然会把湖表面的结晶盐体踩碎,再把湖底的淤泥带上来,因此,在盐湖这里看到的基本是黑沼泽没有想像中的“天空之镜”效果出现。


(莫河盐湖)

    由于沼泽泥巴较深,一对退休老夫妇在这里双脚深陷在泥谭里不能自拔。我先帮着拉上了那伯婆,把伯婆带上岸后本还想再去帮忙拉那伯公的,但感觉自己明显力不从心,听到那伯婆的斯哑声“救救他吧!”好痛心!但我已有心无力了。虽然最后虚惊一场,两夫妻在众人的救助下都脱了险,但估计他们也会怕很久,可能以后都不敢独自去旅游了。所以,人老了就是个麻烦,见到此时此景,我在感慨,以后我老了的时候就不出去了,要游就趁现在还未老。
从莫河盐湖出来,我们继续向西,穿越柴达木盘地一望无边的无人区,鸟不拉屎的,感觉一片荒凉。知道柴达木盆地是从小学的课本开始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名言有了更加深切的理解。其实,对于一个人知识的获取,有些时候行万里路,或许比读万卷书要显得更加的重要。这次的柴达木盆地之行,可以说完全颠覆了我三十年多前从地理课上得到的常识。柴达木盆地位于青海西北部的阿尔金山、祁连山昆仑山之间,东西长约800公里,平均海拔2800米,是我国地势最高的内陆盆地。“苍穹之下,戈壁矗立,一眼无限,依然只有骆驼草点点缀着荒凉而寂寞的黄土地”。一曲苍白而无力的词汇,贴切地描述了如此荒凉的戈壁滩。傍晚,我们按时到达“荒漠中的围城”——大柴旦镇休整。大柴旦镇不大,但镇内商业发达,从四大银行都进驻在镇内就可以看出大柴旦不简单,而且镇内市政设施建设也相当不错。


(外星人遗址)

4月21日,行程第三天。早上,大柴旦下起了小雪,我们冒着小雪花继续上路,继续穿越柴达木盘地。虽然依然还是一片荒漠,但途中偶遇一群无主的野生骆驼还是有点小兴奋的,好想捉只烧烤,哈哈,广东人啥都能吃的,这句话已传遍大江南北了,连来自五湖四海的三个小姑娘都知道了。我们沿着最美公路(这是我见过所有公路中最美的一段公路)继续向前,柴达木盘地的边沿是当金山,翻越当金山就出青海的地界了。进入甘肃地界后,海拔一直降低,从柴达木盘地的2800米高海拔降到阿克塞州的900米,我们已完全走出了青藏高原,完全脱离了高原反应的控制。


(野生骆驼)


(最美公路)  

午餐后,我们继续出发,马师傅临时给我们增加了一个景点——西出阳关观门楼。一路向西,海市蜃楼若隐若现。沙漠上的海市蜃楼我只在三十年前的教科书上有过粗略的获知,记得教科书上关于沙漠中对海市蜃楼的描述大意是:当一个行走在沙漠中的人在缺水的情况下,非常渴望能找到水源,此时远方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片海水,但走近之后海水就消失了。由于奇异自然景象,也许会让你觉得难以置信,但这些景象确是真实在上演,今天我见到的情景正是这样,公路上经常会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片积水,甚至远方也出现了一片海水,从而给人希望。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是唐代诗人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的诗词中的后二句,意思是出了阳关之后就没有相识的朋友了。以前在教科书上并不理解这句诗的真正含义,为什么出了阳关就没有故人了呢?今日一见,果真如此,过了阳关再往西行,千里戈壁茫茫无边,连鬼都难以找到一只,更不说故人了,所以大家都明了吧。在去阳关的路上,途中还偶遇猪八岳父家的高老庄呢,呵呵,小村庄一个,里面摆着唐僧四师徒的雕塑,要门票的,我们都没进去。


  接着,我们转而向东,直奔期待已久的雅丹魔鬼城。“魔鬼城”离敦煌市150公里,地处新疆甘肃接壤处。大面积砂砾岩被风蚀后,形成了造型各异的雅丹地貌群落。“魔鬼城”得名于未开放旅游前,很多来科考的人都被困在了里面,因为里面不仅多处没有信号,而且当大风刮过,会发出各种鬼哭狼嚎的怪声。50元门票+70元区间交通车,很贵。目前景区开放的常规景点在北区,跟着交通车进去,车内配有导游,每到一个景点就让我们下车参观拍照,共四个景点,没什么意思。听说花三五百元租一辆吉普车进以深入南面无人区游才有看头,但我们没有去南区,只留在北区游了一会,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就跟着区间车就出来了。 


从魔鬼城出来后,我们往回返,回到早已购了门票的汉长城和玉门关参观。“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说起汉长城和玉门关,其实就是一堵破土墙和一个破土堆,风景是没有的看了,我们只能从这堵破土墙和这个破土堆中加深对历史的了解。


玉门关只剩个土堆了)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大漠的落日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西边天上层层的云堆好似被胭脂染过一般,蓬蓬松松、悠悠闲闲地飘在那晶莹透彻的碧空上,似一块光滑的蓝缎上绣上了层层橙红的花纹,沙丘上的沙生植物,在红晕的光的包围下,似生在凌霄上的仙花瑶草一般。我们从玉门关出来后,往敦煌的途中正是大漠落日之时,好庆幸能欣赏如此奇观。按行程,今晚住宿敦煌市,100元一晚住的豪华房又一次擦了老马的脸(门市挂牌价188元)。放好行旅后,老马没时间陪我们吃饭,听老马介绍说敦煌的沙州夜市很出名的,也是敦煌最热闹的地方,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北京电视台等在内的十多家媒体都曾对敦煌夜市进行过专题报道。我们四个人就慕名去了,从宾馆走路十多分钟,不远。各种卖特产和小吃,纪念品的摊子沿街摆设。花多眼乱,我们就随便找了一家大排档吃烧烤,还有炕锅……,味道还不错,好久没饮过啤酒了,今晚小饮一杯,嗨起来!
4月22日,行程第四天。按安排,今日上午莫高窟,下午鸣沙山、月牙泉。一直以来我都对敦煌莫高窟这个名不了解,为什么叫莫高窟呢?来了之后才知道,莫高是一个地名,敦煌市莫高镇,所以敦煌石窟又叫莫高窟。早上八点,三个姑娘还未起床,我就和老马去预约莫高窟的门票了。由于莫高窟每天限制人流6000人,所以买门票时一定要带身份证去售票中心预约登记,如果是旺季,可能要提前一两天预约。由于是淡季,门票相对容易,我们就预约当天10点钟的门票,每人100元。莫高窟管理非常棒!我们在导游引导下,进入数字展示中心的影院,观看了时长为20分钟的主题电影《千年莫高》,了解到莫高窟的历史过程。尤其令人震撼的是在球幕影院播放的《梦幻佛宫》,在放眼望去的360度空间,栩栩如生地展现了洞窟、佛像、壁画等影像,让人可以远观莫高窟全貌,近看飞天的每一个褶皱,仿佛进行了一场敦煌莫高窟经典洞窟漫游。看完二场电影后,导游会安排游客依次排队上景区车去莫高窟现场实地参观。到达之后再由专业导游并带领大家有序的参观各个洞窟,并负责解说,整体管理很好、很到位,游客们都很满意!



鸣沙山和月牙泉是一个景区的,月牙泉就在鸣沙山里面的一个景点,离市区大约15分钟车程。下午五点,强烈的太阳光渐渐减弱,我们购票进入景区(门票120元),这里简直就是沙的世界,金黄色细沙堆积而成的山,果然名不虚传,远远望去,峰峦高低起伏,如刀削斧劈,景色奇丽。沙山每到刮风时,就轰隆鸣响,所以称为“鸣沙山”。 月牙泉酷似一轮新月,她静静地躺在鸣沙山坳下,泉边芦苇茂密。据史料记载:月牙泉南北长近100米,东西宽约25米,泉水东深西浅,最深处约5米,泉在流沙中,干旱不枯竭,风吹沙不落,蔚为奇观。为了欣赏沙漠之落日,我们一直在等,太阳8点正才渐渐西下,8点20分全部淹没在沙山脚下了,但西沉的太阳还未肯全部退色,继续在放射着残光,一片霞光染红了天边。

晚上,我们回到敦煌市区,继续去沙州夜市吃烧烤,炕锅、羊排、羊肉、牛肉、蔬菜、饮酒、饮料,通通有上,嗨起来!今晚我们拉上老马,再次成功地擦了老马的脸,埋单时优惠了50多元。
4月23日,行程第五天。今日行程600公里,要在落日之前赶到张掖看丹霞落日壮观。中午经过嘉峪关时我们只在门楼下到此一游,影相留念。



午饭后我们继续前进,下午5点终于赶到张掖景区。来不及找吃的住的地方了,就让老马自己去擦脸得了。我们直接在景区门口买好门票(门票40元,景区交通车20元),然后进入景区。典型的丹霞地貌,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形成孤立的山峰和陡峭的奇岩怪石,气势磅礴。我们在1号和4号观景台走马观花一圈,最后在5号观景台等待日落,拍美照的大神们老早架好长枪短炮等在那里,等太阳下山的时候拍到最火红的丹霞。差不多8点,落日余晖下张掖笼罩一层金色。“夕阳西照丹霞艳,七彩浓墨涂千山。”大神们的长枪短炮早把辉煌的丹霞落日收进了镜头。


(大家都话我这张相象任达华,我左看右看,只是健康的皮肤更象一点)



4月24日,行程第六天,也是青海甘肃经典大环线的最后一天。今日行程从张掖出发后,经扁都口穿越祁连山脉,然后经门源回到西宁,全程350公里。
5点半,天还未亮,本以为起个大早可以再次进入景区看个丹霞日出的,但因为宾馆还未与景区沟通好,导致第二天不能凭票进入。心情虽有失落,但也没关系,我迅速调整心态,回到宾馆和老马商量调整行程计划,认为我们可以早点出发的,不用赶时间,路上边走边玩。
吃完早餐后出发,出张掖,经扁都口进入祁连山脉后,眼球再一次被雪山吸引。站在雪山垭口,放眼望向远方,满山白雪覆盖着祁连大草原,宛如一处白色童话世界。穿越祁连山脉我们又进入了青藏高原地区,呼吸明显感到吃力,我们又开始要注意防止高原反应了。听说七月份门源百里油菜花海很壮观,但我们来的不是季节,只能看到花农耕作在田间的场面。



张掖出来后,全程都在限速,平均只在50km/h 之间,高原公路车辆比较少,沿路风光秀丽,我们一路走一路玩,终于在傍晚5点到达西宁。老马把我们送到青旅住所,收拾好行旅,稍作休息一会后就出去吃晚饭了。今晚是四个小伙伴和老马在西宁的最后一次聚餐,老马还带上他朋友李生,我们六个人,吃的依旧是清真。

4月25日是小伙伴们各奔东西的日子,也是结束我大美青海经典大环线游的最后一天,结束四月青藏高原行18天的最后日期。我买的是早上十一点西宁广州的机票,早上七点起床收拾好行旅吃过早餐后在等老马来接我送机。本想和她们三个小姑娘说一声珍重、道一声再见的,但我估计她们还没起床,就没有去打扰她们的清梦,只是在微信群上发了一个告别留言:“6天的偶遇,一世的友谊!期待下一次再遇!”姑娘们再见了!青海再见了!青藏高原再见了!

本篇游记共含8548个文字,5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