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单车带我去拉萨----滇藏骑行

1
大头阿豆 LV.5
2016-05-09 10:24 197/0
  • 出发时间/2013-07-01
  • 出行天数/3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7500RMB

D0:出发前的心情

        一直以来,西藏是个听说的,只在电视和图片上看到的地方,印象里,有蓝的发黑的天,白的刺目的云,还有在云端之上,洁白庄严的雪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去那里,缺氧所带来的高原反应,一旦感冒很容易引发的肺气肿,都让我这个长期鼻炎,动不动就头疼感冒的人望而生畏,所以,当大头说“暑假我们骑车去拉萨吧”时,我虽然哼了一声,但并没有真的把它当回事,所谓计划不如变化,时间、经费、家事、工作……任何一个变故都可能让这个计划夭折,加上天热,人懒,所以我没有系统地锻炼身体,没有认真的研究功略,一直到出发的前几天,当大家连续不断地开始给我们送行的时候,我仍然没有进入角色,嘴里和朋友们说笑着,耳朵听着他们的祝福、敬佩、羡慕,心里却想着“我真的要去骑拉萨了吗?怎么一点兴奋、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呢?”

D1-D2:家---南京--昆明

2013年7月1日(盐城---南京南京---昆明
        早5:30,出发的时间到了,我和大头起床,东西昨晚已装进驼包,驼包已装上车后架,大头把两架重重的车子搬下楼,我亲了亲还在熟睡的仲仲,拎起头盔出了门,大头在楼道口用摄像头对着我“打个招呼”,我摇摇手,他转头看到来东边走来送我们的虎子,把摄像头递给他,跑过来搂住我的肩。
       在骑友欢送的祝福中,我们一行7人踏上了滇藏的征程。心里有的是满满的感激,感谢骑友的欢送,感谢大家的祝福;心里有的是满满的忐忑,前方的历程无比的艰辛,祝愿我们的队伍一切顺利。
        到了火车站,进站口前已经聚集了一大堆人,地上零乱地堆着自行车和行李,送行的和出发的正聊得欢,旁边围了一大堆看客。看到我们几个,又爆发出一阵欢呼。骆驼和大飞两个车老板帮我们把前轮拆下来,用扎带绑好,蜻蜓送了我一大袋自己做的蔓越莓饼干和椰丝球,进站,各种各样的合影,时间到了,朋友们七手八脚地帮着拎行李拎车,我只要拿个帽子就上去了。开始把车放在车厢连接处,刚坐下来,就看见大头大飞一人拎辆车向后跑,问之,才知道叫把车子都放到最后一节行李厢里去。最后告别之后,车子开动,只剩下我们七个队员,大头很兴奋,拿着摄像头一个个地问“为什么要去骑滇藏?”大家笑,犹豫,有说“去磨练一下自己”,有说“去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有说“还没想好是为了什么”,问到我,我说“我想和大头一起去看最美的风景”。高兴了没多久,列车员来了,要收行李费,每辆车算下来15元,真黑,后来从南京昆明,一千多公里的路只不过每辆车收了四十来块。中午近十二点到了南京站,我们去行李厢拿车,第一次进行李厢,原来就是一个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的大车皮,我们七辆车整整齐齐地摆在最角落上,看上去好可怜的一小堆。迅速转移到月台上。下午要四点多才上车呢,所以决定出去吃饭,大家开始各自装车,又吸引大批群众围观。
        出了站,大头去拿了下午去昆明的车票,骑车出站,在附近一个小巷子里找了家四川馆子,老板听说我们要去骑滇藏,赞叹不已,把我们让进空调包间,还来敬了杯酒。中途,石头的同学小四专程从苏州赶来给我们送行。回火车站的途中,大家在超市采购了未来两天在火车上的所有干粮,每人泡面三包,火腿肠若干,八宝粥两听,零食,扑克牌,所以在一辆车,三个包的基础上,每人又增加了一个塑料大袋。去年一起环青海湖的小妹麦兜也说要来送我们,在车站里面等着。在站门口碰到两个南京小伙子,一个高壮,一个瘦长,瘦长的小伙只在头顶留了个问号,很是醒目,他说等骑完了就改成个感叹号。他们也去骑滇藏,不过因为经费问题,买的是硬座。南京到底是大站,进站的人排了偌长的一个队伍,老陈说:“干脆把包卸了,先进去个人,把所有的行李都从栏杆上接过去,省得推过去。”好主意,大家下包,大头和石头先排队进去了,外边递,里面接,全运了进去。进了安检,又有个工作人员叫我们把车托运,说要不等下肯定不让上。这车给铁路局托运?开玩笑,运过去肯定完蛋了。我们不肯,他反复强调肯定不能上车,我们也没理他,每年走这条线的人多得去了,别人能上,为什么我们不能上。大家还是把车运上了二楼候车厅。没有那么多朋友帮忙,行李多的弊端显露出来了,每人都有那么多东西要搬,我不能,也没法让别人来帮我拿东西,只好硬撑着,好在麦兜和小四还帮我们拿了吃的,等走到车里,我已经热得浑身湿透,累得胳膊都几乎脱力了。乘务大姐人很好,帮我们安排放好了车子,最后还专门开了个门给我们下车。
       所有的东西都安顿好了,我把自己也安顿在床上,浑身的燥热在凉爽的空调下慢慢安定,休息吧。


空空荡荡的货车车厢就放了我们几辆车,也算是专车吧。

南京站下车中转,先出站午饭去。

车站附近很里的巷子里的川菜馆子。

12年以前环青海湖的妹子,南师新传院的研究生,一大早正好是宁杭高铁通车。完成采访任务刚从杭州回来。

石头兄弟的铁杆,在苏州自己开车行!

掼蛋,消磨时光的好方法。

上海--昆明的软卧是有电的,所有买了南京--昆明的软卧,然而,杯具了的,居然没有电!呜呜。

D3:昆明---大理

2013年7月3日(昆明---大理
      乘务员大姐专门开了个门给我们下车,谢过她之后我们站在站台上,发现旁边轨道上居然就停着要坐的去大理的那班车,太好了,大家决定不出站进站地折腾了,只派个人出去拿票。大头收了所有人的身份证走了。我急着上厕所,可是站台上没有啊,石头也有同急,于是我们俩顺理成章地也出去透透风。没有行李真轻松啊,昆明火车站挺大的,看到不少带着单车的人,旁边的三个是去骑洱海那条线的。车站里很多云南特产店,我对鲜花饼挺好奇的,可是没有单卖的,整盒的又太贵了,算了,以后有机会再吃吧。没想到一直到最后也没吃得着。我们找到大头,又去混了顿德克士,难吃得一踏。

害羞的石头,累了。

唯一的女骑手。大家赞赞我吧。

开心的小帅才

倔强的老陈

倔强的

        进站后他们已经把大部分车都运上火车了。是硬卧改成的硬座,人真多,车子也多,塞得满当当的,可最后很神奇的每个人都找到了位子坐,有的人爬上了中间层,被列车员补收了卧铺钱,小帅才坐在一堆大学生中间,有妹子陪着打牌聊天,真幸福,大头照例又找到了吹牛的对象。我们几个坐着说说话,玩玩手机。到了大理了,很多车子要下,大家手忙脚乱地抓紧时间,装车时发现有了一些小问题,我的车前叉被压得有点变形,装前轮时要用力掰才行,无涯的后刹也不太灵光了。出了大理火车站,我们找了个荫凉的地方拍照,等随风的叔叔阿姨来接我们去吃饭。海拔在2900多米,没有任何不良感觉,很好。

出站遇到一批环洱海的骑友。

       我们被请了一顿地道的大理菜,腊肉很香,鱼片很嫩,饵块原来和面皮片差不多,乳扇端上来的时候,黄黄的卷子,上面撒着白糖,咬了一口,韧韧的,奶味很重,可是酸味也很重,还有点腥,说实在的,我不太吃得惯。喝到了大理的当地啤酒,味道很清淡,不错。
吃完饭叔叔带我们去洱海公园转转,天色已黄昏,光线相当暗了,但是云卷云舒,苍山苍茫,洱海水静,整个天地都在一种苍蓝色的基调下,还是相当有感觉的。我们还要赶三十多公里路去住宿点,只好匆匆别过了。

感谢叔叔阿姨的热情招待!

很不错的饭店!

        叔叔送我们到省道上,和我们告别,路况很好,只是小小的起伏,左边是苍山,右边是洱海,风景还是很好的,但是天黑得太快了,没多久,我们就除了路以外看不见旁边的风景了。一路骑过了古城、三白塔等景区,都是远远地观望一下。随风运气真好,有了滇藏第一爆。终于看到喜洲镇的路牌,导航显示从一条小路下去,没有灯,大家打开手电,我没带,只好跟着别人走。路况开始很差了,石子土路,还有几处在施工,一片漆黑中,简直不知该往哪儿走。问过N个人后,终于又骑上了马路。已经快十点了。还有一公里左右,大家兴奋地直闯。电话过后,芒果小屋的小伙子出来接我们了。

D4:大理---鹤庆

2013年7月4日(大理---鹤庆
       早上别了芒果小屋,沿着小路骑回村口,昨晚太黑看不见,今天才发现路两边风景很不错,地处洱海边缘,路边就是水面,上面飘浮各色水草,时有村民经过,年轻人基本都是现代衣饰,但年纪大点的却仍然是穿着白族的衣物,素净整洁。我们在村口的早饭摊子前坐下,要了有名的米线,配料很简单,一小勺肉酱,一点卷心菜,调料是自己加的,一碗吃下去并不饱,又要了几份炒饭分了一下。

昨天的第一爆没有打击到随小胖的!

当地的米线味道比较扎实!

天气一般般的!

       二十公里后,开始进入山路,一直生活在平原地带,最大的坡就是去年环青海湖爬过的四公里坡,可看这个山道,最起码有十来公里。才拐过一个弯,汗就渗了出来,随着时间的增加,衣服慢慢湿透,而且头顶开始隐隐作痛,不好,这往往是中暑的前兆。可是也没办法,骑。一个弯又一个弯,档位调到了1-3,哈,终于也开始用1档了。对面一辆大货车迎面驶来,后面的大巴居然还开始超车,两辆车并排开过来,我往路边让了一点,感觉不安全,就准备下来,等车过去了再骑,没想到脚没撑得住,连人带车向右边排水沟里倒过去。完蛋了,第一天就摔车。好在速度慢,及时伸脚撑住了沟对面的石壁,但车子栽了进去,我试图把车拉上来,纹丝不动,只好拎着个车把子站在沟边,等后面大头来帮我。大头远远地在山道上出现了“怎么啦?”“我掉沟里啦”骑在大头前面的一个不认识的男生跳下来,帮我把车抬了出来,我谢过他,大头也到了,问我情况,知道我没摔之后放心了,跟在我后面,几分钟之后,看到老陈他们在路对面的一块空地上休息,我喝了水,却仍然觉得心里慌慌的,手脚有点发软,后来没忍得住,吐了,好丢脸。大头和老陈他们说了刚才的事,叫我以后不要让,如果旁边是悬崖,会很危险。只要不让路,对面的车不敢强行开过来的。
又骑了一阵,前面出现两个小兵,拿着小红旗,把我俩拦了下来,说在打靶,暂时不能走,好的,正好休息一下。靶场在哪儿啊,我好奇地四处张望,哦,在左边,有一片很大的空地,坦克,居然是一辆坦克,在“轧轧轧”地慢慢开动,忽然炮筒缩了一下,炮口冒出一阵黄烟,我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轰”地一声巨响,把我吓得浑身一颤,前面山坳里冒起一大片烟尘。放了三炮后,“哒哒哒”,低沉的重机关枪声响起来。响了一阵,又安静了。小兵示意我们可以走了。我问旁边一个象军官的人“前面还有多少坡啊?”他想了下“二三十公里吧”,看看我们“你们要去哪儿呀?”“去拉萨。”“拉萨?”他皱起眉头,很忧虑地样子说:“和以后的山比起来,这连小土包都算不上啊”,啊啊啊,我的心啊,拔凉拔凉的啊。
        骑啊骑,没完没了的上坡,前面的人早就不见踪影,如果不是大头在后面陪我,我肯定不行了。腰都直不起来了,骑着骑着就几乎趴在了车把上,要下来歇个分把钟才能缓过来。看看码表,才三十几公里,本来计划上午骑六十公里的,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对讲机响起来,老陈他们在前面两公里处准备等我们吃饭。两公里,平时几分钟的事情,今天却觉得怎么也骑不到,只有6码多的速度,头越来越疼,浑身汗湿无力。终于到了,他们都在路边等我俩,小帅才帮我把车子推到店门口,饭菜已经摆在了桌上,大家坐下来,开吃。我一点胃口都没有,什么都不想吃,勉强自己喝了一碗菜汤,大头叫我吃碗饭,我说吃不下,他有点发脾气了“不吃哪有力气骑啊,你干脆搭个车回去吧。”屁,才半天就赶我走,我也有点气“吃得下我当然会吃,就是吃不下啊,你嫌弃我,我自己找伴骑好了。”大家打岔混过去,说上午的坡多么变态,下午是不是要缩短行程到鹤庆的前一站休息,我大力赞同,其实我想就地住下来才好呢。最后决定路上看情况再说。
又休息了一会儿,大家上路了,我勉强上了车,想到上午的惨况,心里就慌慌的没底。看他们的状态还不错呢,下午到鹤庆应该没问题,难道我第一天就要拖后腿吗?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一点,不是一昧的上坡了,上一两公里,再下几公里,感觉就好得多了,个把小时就骑到了最高处,路书显示下面是连续9公里的长下坡,果然,从上面看到下面连续的弯道,腿不需要用力了,要捏刹车了,速度越来越快,我开始浑身紧张,从来我就有速度恐惧症,学车的时候超过四十码,骑车的时候超过三十码我就开始僵硬,真没用。大头在后面提醒我“控制速度,注意车辆”,一直下到山脚,在路边停下喝水,和三个大男生聊天,有一个很羡慕地说“你们这样真好,要是我女朋友肯陪我骑,唉。”另一个说:“至少你还有女朋友,我还没有呢。”大头说:“可以从骑行队里找嘛,就可以找到爱好相同的了。”他们问:“那你们也是在骑行队里认识的吗?”我说:“不是,我们是大学同学。”“哇靠~~”他们都叫起来。再向前几公里,看见有一排饭店,门口有卖水果和蔬菜的,我想吃黄瓜,去问价格,十元三根,挺贵的呢。还来还去还不下来,后来大头又买了几个芒果,芒果倒是不贵,5元一斤吧,又大又香。老陈说他们就在前面休息等我们,碰头之后,大家分吃了芒果,真甜。我居然有饿的感觉了,老陈把从南京背着的一罐八宝粥给我喝了,大头说“下午状态不错嘛,想吃就好了。”又是一个连续下坡,到底时看下时间,才三点多,大头查了下百度,说鹤庆的海拔比这里低300多米,哦,那还是以下坡为主嘛,行,那就再骑一会儿吧,应该很快就到鹤庆了。
        没想到,此后的路程居然以上坡为主,而且有好几个连续的长坡,有两个坡陡得只能以1-1慢慢挪上去,汗如雨下啊。我又开始有上午的感觉了。大头说弄点红糖水给我补充一下能量,谁知喝下去才几分钟,就反胃全吐了,只敢老老实实喝水。路过一个大工地,后面超上来一个男生,问还有多远,我说还有七公里左右吧,他说今天就要赶到丽江,我们都劝他不要急,现在已经6点多了,到丽江肯定天黑,走夜路很危险的。他仍然坚持,只好祝他一路顺风吧。
         前面看到一个集镇,以为到了,兴奋起来,快快骑到前面,居然一个拐弯,路指向另一边,啊,还没到啊,不过的确,里程数是还没满呢。再坚持了三公里多,终于看到鹤庆的牌子了,进去几百米,就看到老陈石头他们在路边等我们呢。他们已经到了两个多小时,早就订好宾馆洗好澡了。我几乎是滚下来的,浑身酸痛,明天还不知能不能再爬上车呢。石头和小帅才帮我放车子拎行李,送到房间门口。大头给我一颗糖含着,叫我先洗个澡,等下吃饭。我一进浴室,哇噻,里面好多超大超黑的,,,应该是蚊子吧,可是会有这么巨型的蚊子吗,如果真是蚊子的话,那晚上被叮一口该起多大的包啊。后来发现,的确是蚊子,但它们喜欢待在浴室里,没到卧室里来,万幸!一颗糖才化了一半,又吐了,而且居然吐出来是苦的,黄绿黄绿的,胆汁?我还从来没把胆汁吐出来过呢,怀孕时都没这么激烈。勉强冲把澡,到隔壁去吃饭,先喝杯大麦茶暖暖胃,小店门面很小,里面别有洞天,挺大的两层小楼。菜还没上,又反胃了,到外面吐得肝胆俱裂。天哪,胃老兄,到底要什么东西下去才能满足你啊。忽然想起上次男男说的,有次他也是吃什么甜的吐什么,后来喝了一大盆菜汤才好。难不成我不是缺能量,是汗出得太多,电解质不平衡了。回座大家纷纷表示关心,说我的脸色怪难看的。叫大头先到厨房要一份汤来。慢慢喝了一碗,等了一阵子,果然没什么反应了,还挺舒服的。用汤泡了一碗饭,就点蔬菜吃了,那些鸭啊,肉啊,只能割爱了,呜呜呜。先行告退,回房间往床上一倒,几分钟就人事不省。
       又及:我始终对海拔下降300多米但大部分都是上坡的情况很是费解,所以自己百度了一下,发现鹤庆明明是海拔上升了400多米,MD,大头后来解释说他看错了,鬼才相信,明明是把我哄了上路,混蛋!

一天的折腾没有胃口,风花雪月只想吐!吐!吐!

面对一桌子的菜只能白水泡饭!第一天,痛苦!

Day5:7月5日(鹤庆---丽江)

        今天的行程只有六十几公里,而且路书上说没有连续上坡,所以早上可以起得稍晚点。本以为今天会浑身酸痛的,居然已经恢复了,只有一点隐隐约约的感觉,太好了。去路边上买早饭,摊的饼涂上酸酸辣辣的调料,配上热呼呼的豆浆,味道真不错,这个就是丽江耙耙啊。一人买了一个大饼当中午的干粮,我出于昨天的教训,又去小店买了两包榨菜来补充盐分。
       出发了,沿着214国道一路前行,在十字路口停住了,据说可以向左拐上到丽江的尚示收费但可通行的高速公路,向前则是常规路线,问过路边的司机,他们说高速不能走的,于是认命地向前骑,后发现随风已向左拐并不知踪影,赶紧联系。天气阴阴的,一路是不算太陡的起伏路,前队的人很快就没有影子,只剩下我和大头在后面慢慢骑。才骑了十几公里,就看见前面一个大路牌“欢迎你到丽江来”,啊,已经进入丽江地界了吗?

开始下雨了额!

         开始下小雨了,雨点有点密了,还是把雨衣穿起来吧。找到了随风,和石头他们碰了头,确定从机场线走,雨越下越大,身上已经开始湿了。穿了雨衣,身上的汗排不出去,里面也开始湿了。想吃东西,看见路边有废弃的房屋,于是穿过一片菜地,到屋檐下吃大饼就榨菜。房子其实还能住人,不知为什么荒在这里,全木结构,配以雕饰,还挺漂亮的呢,只是全蒙了灰,门口有对联,象是甲骨文般的文字,是东巴文吗?连猜带蒙玩了一会儿,看看雨仍然不见小,还是继续走吧。一路沿着机场高速时左时右,穿过一个桥洞后,看见路边有两个卖桃子的妇女,白里透红,看上去鲜嫩甜脆的桃子好有诱惑力。停下来,才看见路边昨天碰到的几个大男生也在休息。挑了两个,个头小小的,称了居然说有一斤,哇,当地居民也不怎么淳朴啊。味道倒是还不错。
       路过观音坡,大头说这是今天的最后一个大坡了,加油,加油,路边的景色真是好,山色空蒙,绿得润眼,云雾缭绕的,还时不时有条小瀑布挂在绿坡上。过了丽江收费站,一条平坦双向六车道大路笔直伸向天尽头,哇,忽然看见路碑上的涂鸦“爽了吧!”,正想叫大头看,他已在后面叫了起来“爽了吧!”哈哈哈。一路猛骑啊,在城外的收费站看见他们都在休息等我俩呢。吃点东西,衣服湿了,停下来浑身冰凉,大家都冷得打哆嗦,还是走吧。
       进了丽江,好像和一般的三四线小城市没有什么区别,右手边看见了古城的城墙,不知里面是什么样。大头联系住家,约好在路口等,可是居然那个小伙子不认路,绕了好久才接到我们。说带我们从侧街进去,省得门口的人不让车子进。大家很兴奋地推着车跟着他进了一条小巷子,然后,惊奇地发现我们眼前居然是------石阶上坡路。有什么说的呢,搬着车子上吧。大家都有行李,  我也不敢指望,搬啊。可是在上了二十几级后,胳膊已经要脱力了。随风和老陈搬完自己的车子再下来帮我搬,让我真是又感动又不好意思,老是要拖后腿不说,还要别人干力气活。丽江古城旧旧的房子在青石板路两侧,沿边全是商铺,无休无止的台阶,沿途的游客都好奇佩服地看我们“不得了,这么重的车子也搬上来”,最后居然到了古城最高点---后面的一幢小楼里。大家勉强把东西都放下来,瘫倒在椅子上。累死个人啊。

       这家两层小楼很有青旅的风味,不大,但细节还是挺精致的,见缝插针的绿色植物,廊下的吊椅和摇椅,全木头的结构,小院子里的餐桌,角落里的洗衣机和鱼缸,真不错。大家洗澡、洗衣服,冲洗车子,全弄好了,出去逛古城啦。
       先找吃的,石头说带我们去找一家老奶奶的小店,可是谁能等得了啊,在路边看到有家店样子还不错,人也不少,就进去坐了。店门虽小,里面却不小呢,装饰得很有自然特色,大厅中间还有一棵大树,从餐厅顶上四散地垂下枝条绿叶,墙上贴满了五颜六色的小纸片,写着祝福、希望、爱恋等等的话语,原木的桌椅,我们占了最里面一个圆桌,小伙计拿来了菜单。菜价并不便宜,但是名称很陌生,全是当地的特色菜,我们点了大名鼎鼎的丽江腊排,烤鱼等,味道真是不错,在等菜的过程中大家都在摇手机,除了大头和老陈,每个人都联系到了一个或几个异性Q友,大家狂笑,感叹艳遇之都果然名不虚传。

先上菜,不管好不好看,反正饿死了的!

       外面小雨淅淅沥沥,大家都没有带伞,翻起外套的帽子,在油润润的青石板路上慢慢地闲逛着。路两边全是精心装饰的店铺,卖的当地特色产品和一般的旅游商品,银器店、披肩店、饰品店最多,五彩缤纷,配着灰朴的房子和青石板,特别鲜亮。还有很多手鼓店,天花板上悬着大大小小的手鼓,店主坐在一堆鼓中间,敲打出悦耳的节奏,一路走去,全是丽江小倩的《一瞬间》,挺好听的。古城小巷众多,纵横交错,我们在其中任意穿行,发现着不起眼的小店里别出心裁的物件,吃着零嘴,听路边酒吧里传出的歌声,看巷子里漂亮的姑娘。无涯和摇到的妹子聊天,居然成功约到两个妹子明天和我们一起去泸沽湖,把石头和随风他们羡慕得啊…

Day6:7月6日(丽江---泸沽湖)

       早上匆匆吃了点东西,在城外找到了事先联系好的商务车,无涯约的两个妹子也如期到达,看上去还很青涩的大学生,倒也真是胆子大,居然敢和一帮陌生人结伴玩耍。可惜商务车算少了一个位子,只好再请她们回去了。一路的路时好时坏,但是始终云遮雾罩,让两边的高山和崖下的金沙江多了几分神秘,少了几分惊险。还下起了蒙蒙小雨,大家经过讨论,一致认为情愿出来碰碰运气,也不能认命地待在丽江浪费时间。我们路过了张艺谋拍片的取景地,从观景台上看下去,连续十几道大弯白练似地绕在山体上,让昨天才爬过坡的我们颇有“幸亏不从这里走”的庆幸。

海拔一高就云遮雾绕的。看着就怕怕的!

初见金沙江

蓝天 白云 庄稼!

泸沽湖我们来了的!

中午在路边的一家农家乐吃饭,临水的长廊尽头摆了张圆桌,长椅边就是满满的荷花池,绿叶红花,随风摇曳,菜很足,味也很好,大家吃得不亦乐乎。

彝族的农家乐,菜不错!口味OK,环境也很好。

        吃完上车,居然出太阳了,是个好兆头啊,天一下子变得湛蓝,云也由灰蒙蒙的一片变成了洁白的一朵朵,高原景致跃然而出。大家拉开窗户,纷纷开始拍摄。天时阴时晴,当汽车停下来,司机招呼我们说“这里可以拍到泸沽湖的全景”时,大家兴奋地钻出车子,跑到路边,举起相机。“咦,就是这个小湖啊”。一圈山脚下围着的一个不规则的湖,暗暗的灰色,很普通的风景。有点失望啊。不过我知道这只是天气的原因。上次去青海湖,第一天刚到,看到灰灰的水面,觉得大老远跑来太不值了。后来云开日出,湖面变魔术一样一下子清澈起来,深浅不同的蓝色配着蓝天白云,美得不像话。希望等下能有个好天吧。
          拍照的时候,有当地的妇女拿着李子来卖,祈求的眼光看着你,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说:“买点吧,买点吧。”我看看,小塑料袋里装着六七个小小的半青半红的李子,应该很酸,就当做好事,买一袋吧。掏出钱包“多少?”“十块钱。”反感之意顿起,也不能这么利用别人的同情心啊。同伴可能也有同感,推我一下“走啦走啦”。
       下到湖边,司机安排我们坐船。这里是统一规划的,每条船配一个姑娘一个小伙。为了保护水质,所有船都是手工划,一条机动船都不允许下水。猪槽船狭长而窄,我们依次在中间的隔板上坐下,一排两个,坐了三排,我坐船头给大家拍照。水非常地清澈透明,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水下几米深的地方,水杨花的根茎在摇晃着。这种水生植物叫水性杨花,小小的白花随波荡漾,清丽得很。据说还可以做成爽口的凉拌小菜呢。
我们到湖心的小岛上晃了一圈,回头的时候,乌云渐渐散开,在太阳的照射下,水面一下变得湛蓝,衬着蓝天白云和青山的倒影,还有船娘那鲜艳的摩梭族衣裙和头巾,太美了。大家都赞不绝口。

16年再次到泸沽湖,大洛水都被客栈和酒店饭店占领了。好怀念13年的这趟,现在是开放过度。

高原惬意的狗狗,躺的真舒服!

        大头提前一个月在小落水定了住宿。这个村子位置较偏,所以游客很少,非常清静。客栈是全木制的两层小楼,离湖边只有二三十米的距离,我们住在二楼,一边是落地大窗,拉开窗帘,湖光山色的美景全落眼中,客栈前面是个小小木码头,一白一红两艘小船斜斜拴在木桩上,我回去给他们看照片,都说“象油画一样”。大家在二楼平台上坐着晒太阳,看风景,吃芒果,看小新,好惬意啊!

      晚上我们去当地一户人家吃晚饭,在院子里看到了上次在电视上看到的去了内脏,风干两三年的腊猪,象个大皮口袋子,扁扁地侧躺在木头架子上,外皮已经变成了深褐色。晚餐也有这道菜,一盘子肥肥的蒸腊肉呈半透明状,而且几乎没有瘦肉。我这个不吃肥肉的人勉强尝了一块,香是香的,就是太油啦。房东的漂亮女儿给我们介绍当地风土人情,还唱了首“劝酒歌”,嗓音清亮,节奏欢快,好听。

6:30的大太阳!烫烫的!

       晚饭后老陈无涯和小帅才去看歌舞晚会,我们四个搬了箱啤酒,坐在二楼小平台上聊天,天色慢慢昏暗下去,夜晚的泸沽湖不象白天那么平静温柔,呈现出了刚硬的一面。浪涛拍打着岸边,越来越有力,给人一种海浪的错觉。星空慢慢显现。那么密集而明亮。我用手机拍了一张,虽然拍不出来,但还是发到班级群里了,大家问:“一片漆黑的是什么呀?”我答:“泸沽湖的星空。”让他们发挥想象力去吧。

刚才还风和日丽,一离开太阳的关怀,立马变脸。

Day7:7月7日(泸沽湖---丽江)

       因为还要去找地方整车子,我们上午就回丽江了,吃过午饭后骑车去古城外的美利达车店,小伙子很热心地帮我们把车子整了一下,大家还买了些配件。回来后我和大头两个人去附近的金甲市场转转,菜场很热闹,有些没见过的东西,最显眼的是吊在铁勾子上的纳西烤肉,半肥半瘦,皮烤得半焦,红通通的。大头很眼馋,提议买块带着吃。我对其是否好吃持怀疑态度。老板娘大刀一挥,割了一小块瘦肉给我“尝尝”。哇,咸香可口,好吃好吃。买了一大块,大概三斤左右。用报纸包了带回去。晚上大头弄半块切了片,用平底锅一剪,喷香,勾引得他们全来了。我特别喜欢那层烤得脆脆的皮。
       饭后我们几个想去体验一下有名的丽江酒吧。四方街口的几家,比如著名的一米阳光等,都吵得翻天,里面人满为患,一片污烟瘅气,DJ扯着喉咙在炒气氛,舞曲震耳欲聋。不喜欢。我们绕进小巷,看到一家,小小门脸,传出一把好嗓子。进去看看吧。小酒吧很旧了,甚至有点破破烂烂的感觉,小台子上坐着三个人,主唱三十出头,很普通的长相,头顶已经稀薄,可是唱功了得。外面多得是这种实力不错,但因为外形或机遇,没有机会出头的人。旁边的纳西鼓手高大健壮,脸部轮廓分明,头顶留个小辫,一脸胡子,节奏感特强,当他随着音乐慷慨激昂地拍鼓点,小辫随着手臂上的肌肉鼓动一起晃动,真是很MAN啊。另一个吉它手很普通的样子。啤酒30元一瓶,有点小贵。我们点了些吃的,一边聊天一边听歌。中途休息的时候,那个南京头上顶着问号的小伙子去和主唱搭讪,下一场的时候,听到他说:“刚才有个朋友和我说,明天他要和同伴去骑滇藏线了,想点首歌,下面把这首《蓝莲花》送给他们,预祝他们一路顺风。”音乐响起,歌声响起。《蓝莲花》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却第一次这么有感觉。

Day8:7月8日(丽江---宝山村)

        一大早,天还没亮,我们就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车子和行李从古城的最高点搬到下面,一开始还小心翼翼地拎着后架,生怕太重把后轮给颠坏了,后来累得也不管了,直接推了下。在大水车拍了合影,出发。在一家“妈妈味道”店里吃的早饭,带了大饼,在晨光中离开了美丽的丽江。一出丽江就是20公里的小上坡。但是经过第一二天的适应性骑行,感觉没那么崩溃了,就记着不要着急,不要害怕,用自己的速度慢慢骑就好啦。接下来是8公里的下坡,爽。从一个大桥下穿过后,路变得好好啊,非常宽阔平整的新柏油路,而且是平的。看到一个小伙子,骑的是普通的买菜车,而且没有后架,我问他行李呢?他说都在同伴那儿。后来看到了他的同伴,另一个小伙子,山地车后面捆着两大包行李,背上还背着个大包,真是好人哪。一路沿着金沙江前行,速度保持在22-23码, 直到看到前面的大牌子“虎跳峡景区—直行”,但是前方是土路,向左是一座大桥,横跨江面。已经快十二点了,我停下来吃东西,等大头来确定方向。后面上来一拨骑友,也停下来吃东西,大家商量过了,确定应该过桥到江对岸去。江水显褐红色,湍急奔涌,站在桥上看,衬着两边深绿的高山,很有气势。过了桥再骑一会儿,路边一个妹子,坐在地上休息,前面放一个纸片写着“求被捡”,无涯一直想着捡妹子,骑慢点现在不就捡到了嘛,活该,叫他骑那么快。
       虎跳峡镇不大,我们从镇子外面一条路绕了过去,大概两三公里后,看到了虎跳峡景区入口的房子,可惜没时间去徒步,留着下次来吧。

笨鸟先飞,小年轻都在懒觉中的。

老陈人品爆发!

好多骑友。

        暂时离开了金沙江,路边陪着我们的是冲江河。河水清澈多了,路边的山崖上不时会从碧绿的树林中挂下一条雪白的瀑布,真美。24公里的上坡,一开始还可以,后来越来越难熬。坡看上去并不陡,可只能骑到5,6码,而且十来分钟就要下来休息,最后十公里,直磨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看见冲江河水电站了,穿过明道,就可以到达今天的住宿点。可是我悲摧地最后一公里实在骑不上去了,推。四点左右到了住宿点,照例在骑友之家的门口看到了石头他们,无涯帮我把行李拎进房里,热心地提醒我先去抢浴室洗澡。出来看到他们都在房间里,老陈在帮着把每个人的头巾上用记号笔标出五官,然后剪出四个洞来,这样可以全方位防晒且不影响透气,就是十足地像强盗。大家笑了半天,还在墙上找到了去年猴子和小盐陈的留言。老板俩口子非常热情,帮我们把剩下的丽江烤肉用薄荷叶炒了一大盘,喷香的肉和清凉的植物气息相得益彰,真是太太太好吃啦。雨有点大了,老板接到电话,说有三四个骑友离这里还有近二十公里,有两个女生,想请他开车去接一下。天色已基本全黑,这样湿滑的山路,的确很危险,难怪大头一开始就声明,赶早不赶晚。

假的!坑!还有5KM的!

开始爬坡还激动,最后看到坡都想吐了的!

看到12年骑行的好友的涂鸦也很激动。

老陈改行做裁缝了的。

标准的阿里巴巴四十大盗。

超温馨的骑友之家!小两口人真心好。

宝山村之前的冲江河电站,骑友都很难忘。

Day9:7月9日(宝山村--香格里拉)

       五点半起床,天还未亮,其他的骑友们都还在睡着。我们和老板订了大饼和猴子极力推荐的鸡蛋面。一大盆浇头先上桌了,好家伙,满满的西红柿鸡蛋青菜,另两大盆光面也来了,每人先来个两大碗再说。吃饱喝足,带上老板帮我们炕的大饼,出发。

小小客栈,满是自行车。

好大一盆。

       香格里拉,翻译成汉语就是“心中的日月”,传说那里就像世外桃源一样,风光绝美,人民淳朴友好,与世无争。一直觉得这是个梦想的,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今天居然就要到了,真让人有点激动和憧憬呢。
今天的行程并不怎么辛苦,都是起伏路。我们沿着318前行,路两边由山体慢慢变成了草原,星星点点的野花散落在嫩绿的草地上,色泽鲜明又柔和,润得眼睛舒服得很。零零散散有牧民的帐篷,黑白的牛马和羊群在吃草,还看到很多长木做的架子,后来才知道是用来晒干草的。
        骑到近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小中甸。从一个小坡上看下去,刚才经过的平原尽收眼低,远外是暗青的大山,近处是平缓起伏的草原,树丛象一团团绒球一样分布其中,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绿,映着头顶的蓝天白云,真美。随风坐在一块白色的团石上啃大饼,猛一看,活象骑在一头绵羊上。
       这一路经过的国家森林公园可真多,大头每路过一个标牌,就拍下来发到湿都群里,惹得大家直淌口水。

小树林下好多藏香猪。

       有了一路的美景作伴,骑起来感觉也轻松了许多,下午三点多我们就到了香格里拉镇。在镇子外围找了地方先住下来,洗濑过后出门,随风请大家喝酥油茶,吃糌粑。大家围着一个大炉子坐下,主人给我们送上了长尖嘴的大茶壶和糌粑粉。酥油茶喝起来和奶茶感觉差不多,口味挺好的。随风说甜的比较容易入口,如果换成咸的,就不一定能接受了。糌粑要把酥油倒进粉里,用手一边转碗一边捏,直到变成小块子。我试着捏了一个一尝,和大麦粉的味道差不多,和去年在青海湖吃到的糌粑糊一样,很香,就是有点粗。
        香格里拉古镇大体和丽江古镇相似,但是没有那么精致,比较粗旷一点。全是特产店,我们晃了一圈,全木雕花的藏式民居还是很漂亮的。忽然闻到一阵浓烈的酒香,大家停下来,四下一顾,原来路过了一家私人酒坊。探头探脑地进去,院子里一个大台子,上面架着两个水泥大池,一位大姐在上面用力地搅着根棍子。台下有个大哥在烧火,看我们进来,问:“是要买酒的吗?”我们打过招呼,上台子一看,两个大池里全是正在发酵的青稞,大头问能不能尝一点。大哥拿个大玻璃杯,很痛快地倒了近半杯递过来,每个人都尝了点,我不喝白酒,只觉得一阵辣劲直冲鼻腔,酒咽进去,象一条火线直下肚腹。大头随风他们说酒不错,当时就买了两瓶,又问老板要了张名片,回去后可以发快递多买点。我注意到院墙边全是合抱粗的木头劈成的柴火。这么好的木材居然就劈了烧火,好可惜。老板说木头管制得紧,运不出去,自然倒伏的就可以自己处理,不盖房子的话,就只能烧火用用。
        到古城外面去找了家重庆馆子,三个大盆子量足味佳,又买了水果回宾馆吃,舒服啊。

非常可惜,13底一场大火把独克宗古城烧了一大片,很多老宅子都没有了。16年再去虽然基本重建了,但是新和旧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可惜了这些大木头!在内地不得了的。

Day10:7月10日香格里拉---书松

        今天的路书上说,是起伏路,但是靠近尼西会有两个超级大上坡,而且从奔子栏到书松又有24公里的陡坡,所以我们把住宿点定在奔子栏。出香格里拉没多久就是平坦宽阔的草原,上面点缀着几个大小不一的湖泊,有牛羊在吃草。骑上一个小而陡的坡后,看到了拉市海的收费点。拉市海景区,据说是这一带最大的一片湿地。风景奇美,大家兴奋地下车跑过去看,可能太早了,还没有上班,小门也没有锁,我们进去上小坡一看,眼前呈现的,就是刚才骑过时看到的那一大片草原,好坑人啊。
        在等他们上厕所的时候,我听到天上有很嘈杂的鸟声,抬头一看,哇,足有上千只黑色的鸟在天上纷至沓来地飞来飞去。是乌鸦吗?看不清,为什么一直在这里盘旋呢?附近并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啊。
       一路上上下下,坡并不是很陡,但是有小雨,十足的冷。我把雨衣加上,面巾一直蒙到眼镜下面,只留两只眼睛露在外面。一直骑到快到坡顶上,眼前出现两个岔口,左边的向下而去,右边的继续上行,可是两条路都写着“尼西”,我犹豫不决地停了下来,这要走错了,可要花大功夫才能骑回来。大头迟迟不到,我问后面的骑友,也不能确定。两条路上都有汽车开过来,拦住询问,都是从尼西来的,但是上行的那辆车说那是条新路,好走一点。虽然很想下坡,但是还是就走新路吧。打电话和大头说好,然后深吸一口气,继续向上爬。一公里多后,又到顶了,下面连绵的绿色山坡上有个小小的村落,云雾缭绕,衬着村口的经幡,好美,停下来拍照拍照。大头赶上来,兴奋地告诉我,他问过人了,这是条新修的路,从这个最高点开始,接下来是五十公里下坡,从尼西村旁边过去,避开了那两个大坡,直到奔子栏。哇噻噻,太爽了吧,把衣服裤子都加起来,换上长指手套,冲坡。
         全程新修的柏油马路,黝黑洁净,沿途几乎没人,也没车,我们四个排成一列,控制在40码以内,轻盈地滑过大桥,穿过隧道,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和轮胎和地面磨擦的“滋滋”声,配上音乐,感觉真是太好了,就是手指一直用力捏着刹车,后来几乎都酸麻得脱力了。在2000路碑的地方下来休息,涂鸦,拍照,然后继续一路冲坡。

       冲到山脚下,开始沿着山体曲折前行。这里的山真荒,整个山体全是岩石和土层,什么植物都没有,所以一下雨,大量的泥水进入江中,把江水也弄成混浊的红泥水。据当地人说,在秋冬天,江水是清澈蓝绿色呢。现在是小起伏路,不怎么吃力,路上车也不多,少量的几个骑行者在大山的对比下,显得格外地小,远远看去,像虫子一样在白线似的山路上蠕动着。我也是别人眼里的虫子之一吧,哈哈。十一点半了,停下来,在奔腾不息的江边找了块大石头,吃午饭,有这么壮观的景色当前,大饼和榨菜也好吃了很多。
前队打电话来,说他们十一点就到了奔子栏,现在决定把明天的路也骑掉,直接上书松。我还以为今天下午可以休息了呢,没想到还要赶一个24公里的超级大坡,55555。大头安慰我说我们一点钟就能到奔子栏了,下午四点肯定能到书松,然后明天就可以在书松休整一天,后天爬白马雪山,我想想,这样也不错,那就继续骑吧。
        奔子栏的前面是金沙江的一个大拐弯,进县城前左边有一条路,前方大路是通向镇子里的,一个大下坡。我看到有骑友和车辆从左侧走,猜想那肯定是绕过县城直接向书松的路,可大头不同意,一口咬定我们应该下坡,从镇子里面穿过去。我拗不过他,只好随他。结果在穿过整个镇子后,路绕了一个大弯,两公里的大上坡后和那条路重合了,我和无涯一边气喘吁吁地爬坡一边嘲弄他,大头做了错误判断,只好头一闷,任凭我俩嘲笑,嘻嘻。
       出镇子的路边,有一对小情侣在拦车,男生在路边树荫里,女孩子站在外面大太阳地里招手,虽然这样比较容易拦到车子,但是总让人看了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24公里的陡坡真不是盖的,虽然路边景色很好,已经从荒芜的大山变成了大块的岩石,中间点缀着绿色的矮树和草地,时不时还有牛羊,叮叮当当的小铃声清脆悦耳。可是速度实在太慢啦,始终就是6-7码,慢慢地一个弯,一个直道,再一个弯,再一个直道。看到有人抄近路,从两条道中间直接把车扛上去。我盯着看,准备如果他成功的话下次我也这么干。但很显然这样太累了。虽然坡度看上去不大,但实际还是很厉害的,看我们的速度就知道了,他还要拽着车和行李直接上去,太难了。那个人爬了一小半就放弃了,重新退回到下面的路上骑。
       我和小无涯在一起,他很轻松的样子,骑骑玩玩,等着我,我们每骑一个弯道,就停下来歇歇,再找找还在下面的大头和随风。一直到近四点了,还有十一公里的路程,而且,开始下雨了,而且,雨越来越大了。海拔已经上到三千多,所以非常冷。大头说,我们不要再老停下来休息了,这个雨很容易感冒,而且天色很暗,再晚更容易发生危险。小无涯和随风已经跑得影子都没了。大头陪着我,也是督促我坚持快点骑到书松。雨很大,虽然有帽子和雨衣,但是手和裤子全湿了,好在最后几公里山路居然还比较平坦,我们可以以11-13的速度前进,在路上看到不少躲雨的骑友,招呼我们也躲一躲,我们没有下来,一口气冲到了书松村。

      书松村是个很小很小的村子,做为翻白马雪山的节点,有两家客栈,老陈他们照例帮我们订好了房间,店主人是个老爷爷,很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去,里面很大,三层楼,中间是个空堂,四周围是房间。我和大头住一个二人间,没有热水,公共厕所。不过,在换下湿衣,擦干头发,重新暖和和地坐在被窝里之后,我觉得人生又有点希望。不过到底着凉了,身上一阵阵发寒,希望不要感冒才好。
       晚饭很丰盛,尤其是那一大盆木耳炖鸡汤,里面全是鸡块,而且老板的二女儿叫我们“不够尽管来添”,吃掉一大盆饭之后,各自回房休息。大头去和他们聊天后回来告诉我“他们提议明天就翻白马,我也同意了,等下早点休息,明天要起大早。”我吃了一惊“啊?你就这么决定啦?怎么没人来问我的意见?”大头很理所当然的样子“我觉得今天还好啊,明天可以爬,而且他们都说要爬。”我一股火噌地就冒上来了“你问过我没有啊,在路上还说好明天在这里休整一天的,现在又变卦。”他居然嗓门比我还大“大家都说要爬,那我能怎么说,你不肯爬,那我去和他们说,明天我们就分开,他们继续走,我留在这里陪你,随你怎么样,行啊?”吵了几句,我才发现,得,他压根就没明白我到底气什么,他认为我不顾大家意见,执意要休整,想偷懒,倒反过来生我的气,真是晕死。我冷静了一下,压住了声音,很平和地告诉他:“象现在这种情况,虽然我今天淋了雨,又很累,很想明天休整一天,但是如果大家都想走,我不会拖后腿,会坚持和队伍同步,但是你不能帮我做决定,虽然我们俩是夫妻,你也应该要征求我的意见,否则我会觉得你不尊重我。”大头“哼”了一声说:“哦,知道啦,以后你的事情我不乱说话,先来问过你这个猪头,可以啦。”我张开胳膊,他过来抱一抱,亲一下,问题解决。赶紧睡觉,明天可是第一个四千米以上的雪山,长达五十公里的上坡,想想都恐怖。

Day11:7月11日(书松---德钦)

本篇游记共含16176个文字,2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