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兰屿小日子

27
张素以 LV.5
2016-05-09 13:09 975/9
  • 出发时间/2016-04-29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一个人

DAY1 4月29日 抵达

        八时许,搭乘火车由志学前往台东
        台东去过多次了,坐火车还是头一遭。和北上不同的是,沿路尽是自然之景,鲜有人为的痕迹,即便是有,也只是农田中的一方农舍或切割天空的高架线罢了,况且高架线也不甚多,只是平行铁路的一组或者两组罢了。
        有时,一边是海浪拍打岸边,一边是高山只能见其裸露的岩石,有时两边是农田,种些凤梨水稻之类,槟榔树占据田间地头齐整整一排,似是标记着土地的所有权。间或驶入黑洞洞的隧道,只有耳边的风提醒你火车行进的状态,只能看到突然明亮起来的车厢——此时,不会有窗外的风景来抢它的风光了。
        车行一个小时,我尚且还能读几页书或者抬头看看窗外的风景,不知怎么便睡死在座位上,再度清醒只听得广播在报鹿野的站名。哦,已经到达鹿野了,再有十分钟就要进入台东车站了。
        驶过鹿野几分钟的车程,有一个干净简朴的小站“山里”,读之不禁莞尔,为了人民的浪漫主义。在台湾,很多地名是日本地名,为了安抚阿兵哥的思家之情,而有些地名,比如“山里”,比如玉里”,则是依照着地方的特色,            或许在西部,还会有些什么“云里雾里”吧!
        有时想想,坐火车时,有一种风景,叫做来不及举起相机。你会擦肩而过很多美丽的风景,然而,你却把握不住。

偶遇的几班火车

        台东车站不大,根本不像一家县级的转运站,但其小而且精致。花莲站出门有几家店铺,径直走就到了繁华之处;台北车站出门一片喧闹,我往往辨不清东西南北;台南车站门前有一大圆环,你想去哪里,自由选择吧!而台东车站前是一片荒凉的,真真什么都没有,仿佛天地间凭空树起一栋小房子,门口安置几个原住民人偶雕像,门口政商挂一编排上写“台东车站”,于是火车通过来,它成了一个转运点。
        很顺利的,我都没有细看那交通指引,便被前往富冈渔港的公车带走了。车上除了我还有另外三个乘客,都是阿姨。司机突然回头问是谁带了生鲜吗,一个阿姨蛮不好意思的讲她是带了韭菜,味道有点大,她到下一站就下车。令我感动和惊奇的是,本来事不关己,另一个阿姨对大家说,没关系吧,我们都方便一下吧,没关系的,而且安慰那阿姨说到站再下车,今天人少没有关系。
        很多人,一次次教会我什么事善良。
        买船票时,我本排在队尾,想出去看一下旅行导览,遇一女生正要排队,我们只是相视一笑。回来时,她的后main还未排人。于是我们的第一句问候展开了:“你也是去兰屿吗?”真是热情友善又白痴,我们就是在排兰屿的票啊~
        我们很快的熟络起来,她也是往兰屿去打工换宿,她说去年就来过兰屿,深深被吸引,故而还想再来。
船行海上。
        我很好奇海底究竟有什么力量,让水面的起伏切割出了几何形状。不似站在海边看海浪一层层打过来,在海洋的心脏里,四周是黑色的海,甚至我感受不到那就是触感柔软的海水。为什么它的块面切割的那样清晰?面平线直棱角分明略有弧度,它们相互撞击向着船袭来,挤压着,奔腾着,船舱玻璃上就像刚刚下过雨一般。
         眼可见海面的起起伏伏,身体亦可甘薯那阵力量从船底滑过。似乎船只并非依靠马达驱动,二是这一阵阵的海底力量推着它前行。那些高涨起的浪是举起的手,把小船从台湾岛向兰屿传递。
        靠近兰屿时浪潮突然大了很多,小立方面换成了大立方面,船的晃动更大了些。就在这晕的不知云里雾里的时候,我眼尖黑色的海面上竖起一方青色的屏障,颜色比海面淡许多。哦,那就是兰屿了。

   
 透过窗户初见兰屿

        兰屿岛可真是小啊,从我醒过来看到它,从头到尾都可以尽收眼底,再行二十分钟,它变得大了一些,可还是未走出船窗的幅度。听见船长广播还有三分钟就开进开元港了。而此时我的心里活动你一定猜不到:我该怎样脸不红心不跳的去找一个裸男。
        这件事是这样的(这种叙述方式是从王小波那里学的):船程一半,祐生给我简讯,讲“一会会有一个不穿衣服的男生来接你,注意看!”我便暗暗思忖,没穿衣服的男生,老板是怎么放心让他来接人?
下船,我四处张望并没有见到什么没穿衣服的人慌乱之中,他走到我身边问我“你是不是要到无饿?”
后来他说,他不知道我的任何信息,也没见过我的照片,只是感觉。
        当然,这是后话了。
        于是他骑过机车。我满心的以为老板是在同我开玩笑的吧,于是我亦问他,半开玩笑调侃“老板说你会不穿衣服来接我哦!”他好似听不懂的样子张大眼睛张大嘴巴问道“衣,服……”我即拉拉我的衣服示意,同时用很慢的速度重复“衣……服……”他也跟着拉拉衣服更加好奇地问:“你是让我脱衣服?”语调呆板,声音断续,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
        接下来的一段路,他一言不发,只是把车飙的飞快,有时在没有护栏的路上疾驰,好像一拐弯就要坠入海里去了!
        终于到了无饿。

        拍拍无饿
        无饿是一家蛮有格调的餐厅,甚至晚上看书时,还有攻略推荐这个地方。
穿过厅堂,地面湿湿的,她在拖地,我小心地问她,“我可不可以从这里过?”她有些磕巴地对我说:“好啊,请过。”似乎是智商不够?
         祐生带我进到餐厅里,指着坐在正对门口桌前的壮汉说,那是我爸,叫安哥。安哥“胡言乱语”了一通讲了一大串,我真是一个词语都没有听懂。我有些紧张的问祐生,他解释说那是他们打招呼的方式。
        在厨房,娜娜姐告诉我我的工作是做中场,即摆盘盛饭,刷盘刷碗一类。老板娘自我介绍她叫夏琳,又告诉我今天见到的她和他是社会福利院的孩子。他是日本人,爸爸丢下他回国了,更可怜的是他是一个受虐儿,很怕和生人说话。而她是个喜憨儿,就是头脑发育不好的。我们要保护他们,爱他们。
        此时,我才完全理解了他们的举动。而对于无饿,是充满了好奇和好感。
        厨房很忙,一点点学起,再小的事情,都有很多很多的技巧。
        每人一只小碗,乘些米饭,乘些菜肉,大家便纷纷坐在外厅享用晚餐。全木的桌椅,都是安哥自己打的,光脚盘腿而坐,面前是大海,海浪一层层翻滚,沿海公路上的机车向南行着。
        这就是,看海吃饭。

       没有固定的位置,每天看见的是不同的海洋
       怎样才能永远享有这一刻?
       看海吃饭,直直地面对着大海,就像我现在一样,写累了一抬头,眼前尽是海洋和芋头田。
       晚上八点多结束营业,便都聚到外面来,随意找桌子挨着坐下,每个人捧一本书或一个本子或写或画,循环着音乐伴着间或的聊天,夜幕低垂,海已暗淡,我们只沉浸于那温柔的昏黄灯光中,于光线之外的一切已经不关心   也不可知了。

        牧师进来了,他说一会要去隔壁教会传教了,要借这里练习一下。我们当然热烈欢迎。他刚刚摊开圣经,小     伙伴就从墙上摘下吉他丢给他,请他来一曲《海洋》,一首当地的歌谣,他们都跟着摇晃哼唱起来。
       后来呢,十点多钟,涌进来一群人,似乎是安哥的朋友,他们找祐生直接拿啤酒露天开怀畅饮起来。
       这便是第一天的事情。
       这一天,叫做抵达。
       脚抵达土地,心抵达另一种生活。

DAY2 4月30日 剧情大反转

        简直是剧情大反转啊,早起和“受虐儿”坐在K区聊天,我忘记说了一句什么话,他一脸无辜看着我讲,他听不懂。于是我放慢了语速又重复了好多遍。我问你不是日本人吗,那教我几句日语啊,他说了几遍“konn ni chi wa”是用不同的语音语调,于是我疑问他为何是不同的声调呢,他讲,男生就是“konn ni chi wa!”女生就是“konn ni chi wa~"
         正说着,”喜憨儿“过来,我们彼此交谈了一会,她突然问我,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们的病突然好了一样,说话流利了?我一怔,好像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心中疑惑难道这是间歇性的吗?可是又不那么确定,这两个人的病简直可以用来去自由来形容了。
         他们哈哈大笑,原来这是他们合伙给我演出的一场大戏呢!
        ”喜憨儿“没有过多透露她的信息,只道她结束会继续去台北打工换宿。跟”受虐儿“聊天比较多,他是台湾qi清华的本科和研究所,现在正休学一年四处打工换宿,他的日语正是换宿到日本去学习的。。
所以说,学历高的人都是实力演技派?
        我有一个大早晨的时间可以自由的晃来晃去,于是我向北走去,无目的的,想着走一个小时就返回。
途径兰恩文教会不久,越走越有些荒凉,倒不是荒凉的一望无际,而是环岛公路弯曲向前,一边是山,一边是海。只见车行,不见住家。
        在山下有几处棚房,几个大叔在那里嚼槟榔。看我步行,问我要不要骑机车,要借给我,我大声回答:”不用了,我不会骑!“很奇怪,在这里,喜欢大声说话,好像这样越显得亲近和善良。
         再行一小会,不约而同停下两辆车,问是否需要载我一程?我遂上了那卡车,是两个小伙子要去开元港接客人。他们问我要到哪里去呢。我说我也不知道,只是随便走走而已,你们去哪里我跟着吧!他们讲那他们把我放        在椰油村去吃一杯”色狼“冰沙吧!
         在椰油村走走逛逛,村子不大,一会儿就能走完。

椰油村拼版舟

生活中的生物课

备受推崇的面小妹

每个村子都有一个小小的教堂

在“色狼”冰沙偶遇拍结婚照的新人

        每个村子,悬挂飞鱼的方式是不同的
        回来时刚出村不久,正走在他们的芋头田旁,听得身后传来鸣笛声。原来是一个阿姨,她说她要去机场拿东西,可以载我一程。好感动的上了车,开心的和阿姨讲起雅美的故事。她从机场拿上东西,叫我稍等,又把我往村子里送,虽然只用五分钟就能走回村子,可是阿姨说这样热的天,还是送送你吧。
        当我有车,会有一个座位,为旅人保留。
        曾经受过的感恩,理当再发散出去。
        部落其实很小的,从头走到尾也不过是三四分钟。依山而建,从海边到山上,民居呈倾斜之势。有些门户前晾晒着飞鱼,老人们躺在凉屋上休息。

渔人村悬挂飞鱼

      午餐后,休息一会,我最喜欢来这片沙滩走走。
       后来,我也开始这种悠然自得的生活。像世界大战一样的工作结束之后,可以躺在小凉屋中吹吹海风睡个午觉,实在是悠闲。
        无饿不坐实在是家太与众不同的餐厅,之前听大叔讲好吃的店的老板的态度一般不好,因为他们不在乎这些客人。没成想,无饿不坐的伙计们也都是臭脾气。非工作时间是一点也不会对你热情对待。晚餐前大家躺在木椅上聊天,你来问菜单,那对不起请您之后再来。早饭后大家坐在店里阅读,你要来订位,对不起,等我们上班后再打电话过来吧。
        我们的非工作时间,就是休息。工作的事,我们再谈。
         下午听说兰恩基金会有跳蚤市集,于是兴高采烈的前往。安闹一直跟着我,蹭着我的腿ta'm走。兰屿的人都认识安闹,于是岛民也成了我的亲戚。
        安闹安安静静跟着随我走。青少年活动中心正在举办象棋比赛。我观摩了一场六七岁小孩对战五十岁络腮胡大叔。大叔输掉比赛,硬将比赛规则由一局定胜负改成三局两胜。

        出门见好多小朋友手中都捧着一个冰激凌,于是我也好奇去尝尝兰屿的芋头冰。和老板闲聊起来,他很热络的讲我们都是住在同一条街上,多给你一点哟。虽然我也没有觉得怎样多。

        很奇怪的形状

        有一对小夫妻在发呆亭上卖着纪念品。他们看见安闹,便认出我,说他是安哥的外甥,又憋着笑问我昨天的日本人怎么样……
        旁边骑机车经过的叔叔停下来叫了几声安闹,安闹竟然爬到人的车子上就是不下来!大叔只好连带着把我一起带回去了。安闹真的很累吧,一直在伸着舌头大口喘气。
        晚上又是一场世界大战,五一小假期来啦!
        桠桠端着两大碗冰进来,讲这是爱护地球啊,要用自家碗,不用一次性纸盒。

        真的是一大碗冰!
        到现在,我没有留下什么照片。
        因为这次,我算是岛民,不是观光客。

DAY3 5月1日 怎样才能遇见你

        晚上睡得真不好。
        都怪熊熊。
        十二点左右惊醒发现它正睡在我的腿上,怕猫的我简直不能忍受啊,我只得跳下床来等它离开,而它呢,非但不走,主人一让位,它立马爬到床正中间,安稳的把头往我的被子里钻。
        四点钟我又感受到有毛毛的东西在瘙痒我,原来它一直在围着我打转,想裹紧被子,它又往被子里面钻来。
        我再和猫睡一晚上能抓狂。
        我怎么会遇见这么多猫!

        桠桠生日,祐生去岛上的小店买来炸货。
        席间我们谈笑喝酒,喝各种啤酒,讲一些笑话,有些低俗或者温情的。为什么会有低俗的呢?安哥的口头语就是”干,干他妈!“你猜他是怎样的人呢?
        之前聚餐,我们总是习惯让相机先吃饭,并且习以为常不以为然。而在这里。没有人举起手机或者相机,大家尽情用真正的五官去享受这份欢乐。

        餐后,小花心讲新人来到都有一个入职典礼哦,后厨的要对着大海喊”送餐!“,外场要对着大海喊”来了!“,声音要大到让他们在阁楼上听到!
加我一共三个新人,都是这几天刚刚来得。他们特别坏的让我们彩排,最后”演出“时,一大桶冰水从天而降。

         晚上十二点了。路灯很亮,偶有机车开过。
         和桠桠沿着海岸散步。一只狗,两只猫,几群山羊。夜很静,只有海涛声。海很暗,只有远处几点渔火,那是捕飞鱼的船只,近处几点手电光,那是女人们在找螃蟹小虾。
         兰屿的风景我还未来得及欣赏,兰屿的小岛生活,已经享受了很多。
         随意聊些什么,时时停下来,就坐在大马路上,把脸藏进安闹长长的毛里,或者追一追好胆小的山羊。

        我问桠桠啊,这里是生活着一群哲学家?
        安哥把他的至理名言写在墙上——”我的幽默来自于我生活的艺术“,经常就带我们念几遍。
        洗手间刻着的几行字让如厕都变成一种享受——“走出厕所,还有一个世界,蹲下,还是要站起来。”类似是这样的意思。
        就连小帮手桠桠,也变成了深夜的苏格拉底。
        我问他为何你的配菜天天再变呢,他很认真的讲因为人生,本来就是变化的。
        甚至今天娜娜为明天食材不够担心时,他还能淡定的讲出,“毕竟,我们是生活在今天的。”

        这或许,不是旅行,是生活。

        很喜欢蒋勋的一段话讲“没有预定好的行程,没有回航的明确时间,小小的岛屿只是在地图上不起眼的点,在大一点的地图上甚至标记也没有”。
        他讲的是望安,我想用在兰屿也正合适。

         一个在大一点的地图上都看不见的岛,那我们于整个世界是怎样的渺小。
         所以,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生活呢?


DAY4 5月2日 雷阵雨

         早晨超大的雷阵雨,噼里啪啦下个不停。
         我想到那日看一电台作家写的冬日兰屿,是寂寥的,适合思考,适合发呆,没有物资进入,也没有回程的船只。
         真的是这样,除了坐在檐下看海水的升腾变化,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两个在风雨中洗漱的人
        
          雨后的兰屿是清爽干净的,是梦中的,那颜色的分层,令人沉醉。
          我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

   雨后初晴

        雨后,分层的海水。

        午后,眼见这大好的时光和风景,总想出去走走。
安闹又伴着我。
         只是在海边走,享受日光和海水,没什么特别的故事发生。

          愿有好事发生。

DAY5 5月3日 我不想再听到加油!

        行在路上,不想再听到开车或者骑机车的过路人说我厉害或说我勇敢,或向我喊“加油”。
        累到不想拍照不想涂防晒不想擦汗,只要找个发呆亭发发呆吹吹风就好了。

        看见这些彩绘墙壁,一转弯就是渔人村了。

         然而这都是妄想,风景太美又富于变化,我一次次停车举起相机,幸亏穿了最短的裤子和最大领的衣服,这样我以后穿衣才不会有色差。
        环岛,本来没成想的事,竟然就这样发生了。

情人洞前一大片珊瑚岩

情人洞  海比天蓝

        早晨见绿森堡早餐店前停放了那许多的机车,料想它应该是蛮受欢迎的。结果就是我竟然吃下了两人份。
八点半去兰恩借脚踏车。真是一波三折啊。兰恩讲他们的脚踏车今天送修了,我只好又去机场,机场说必须有机票才能借脚踏车,于是只好作罢。好在机场的哥哥好心帮我找了一家车行,竟然就在渔人部落,我白白走了这些路。
        老板来接我,我在机场门口跨上他机车时,三四个聚在一起的叔叔伯伯给我们咔嚓照起相,路上老板很不好意思的讲,那是他们在说我是他从台湾岛找来的老婆。
         九点一刻,终于跨上脚踏车。

机场里悠然的羊群

走很远才看到一所小房子

       我最百感交集的一个路牌

        早晨听安哥将今日是暖暖的西南风,容易让人犯懒。既然是西南风那向南走应该会是顺风比较顺利吧。
我心里这样想着。
        经过渔人部落,再前行一小段路,不久便是红头部落了。红头部落算是这些部落里最繁华的一个了。

我最百感交集的一个路牌
早晨听安哥将今日是暖暖的西南风,容易让人犯懒。既然是西南风那向南走应该会是顺风比较顺利吧。
我心里这样想着。
经过渔人部落,再前行一小段路,不久便是红头部落了。红头部落算是这些部落里最繁华的一个了。

 最好喝的林投果汁

        蒸吟早餐店就在路旁,骑过去点一份飞鱼饭团。来到这里这许多天,甚至早晨都把杀飞鱼晾晒飞鱼的工作都做了一遍,在厨房更是接触了飞鱼的烹煮方式,自己却还没有吃过呢。
走出红头村,再前行一段路,到达青青草原。

红头小学和站在操场上看海

兰屿乡公所

红头附近的码头

怎么说,很可爱的一家特产店?

怎么说,很可爱的一家特产店?

红头街边的飞鱼

 一个路标就可以涵盖整个村庄

        用一个词语形容青青草原,我想,是柳暗花明。
        草原应是广阔的,为何用形容曲径通幽的柳暗花明呢?
        青青草原生长在海边,乡下望可见浪打岩石,只有一条石砖路穿过。天气又热,太阳又高,骑行了这一段,    我真是累极了。实在不想逛这片草原。不知是什么力量推动,我兀自走完了这段小路,走在低处有风吹草伏的波浪,走在高处课件海湾群山和背山面海的村落。

 青青草原

        风很大,幸而是由海面向山吹,若是反向,恐怕要掉到海里去了,很不合时宜或是很合时宜地,我想起地理课上的海风陆风早晚方向。致我晚归时总有要掉进海里之感。
        从青青草原继续前行,有好长一段只有路而已。

  一段环岛公路

        在这里,不需要地图,也不需要攻略。只有一条环岛公路,只管往前走就是了。那形状奇怪的演示,就在路边,你永远不能错过。路悬在海边,只有那栏杆来隔开,怕你因海水太蓝而眩晕撞入海里。路虽沿山而行,起起伏伏,难见平路。特别是由红头到野银的那段,完全是石子路,地面坑坑洼洼,上坡我只能奋力推上去,下坡我又紧紧握住刹车,真是不自在。

 行动的生物课

        路上的人车不多,有时行至无人处,会稍稍缺乏安全感。岩石又大又险,高高地树在路边,再加上那“海啸避难所”的指示牌,真担心这巨石会掉下来。
         行至野银,已是十二点钟。我并不饿,可是想吃冰。
         那冰店感觉有些不干净,我想那就去东清找找吧,似乎也不是很远了。两个村子之间有一段十到十五分钟的路程,十分钟是东清到野银,十五师野银到东清。
         东清是个很传统的村子,又是最时尚的。那块小土地上,一条短短的街,坐落着好多咖啡店。

在发呆亭上,发呆、睡觉、吃点东西。这样把日头最烈的时候熬过去。

朗岛拼版舟,我见过的最美

        再往前走长长一段,又是荒无人迹的,看山看海有些审美疲劳,我只想快快回家去。
        特别是骑过一块“紧闭地”,心跳像是打鼓。天然的石洞深深,洞中和洞外的一小片土地上立满着十字架。一块白石横放骑其前,上写“兰屿朝圣地”,而它旁边,是一块巨石,其上石洞更深更密,其前亦有一块白石,上写“蛇洞” 。
        那天生的震慑力驱使着我尽力掏出这可怖的朝圣地!
后来听小伙伴讲,他曾偶然去过那地方正在举行活动,倒像是邪教,每个人都神志不清的样子。
        看到朗岛,简直要跳起来了!赶紧吃冰去!
        找一处发呆亭,捧着一大碗冰,最后的余热都散去了。

真是直白的提醒

        这家店老板指导了我好久怎样去拍一只山羊,然而我没有学会
        骑过开元港、椰油村,至机场附近一块凸入海中的高地,聚集着十几个人在等待落日。
十几个人放在台北或许不足为奇,而放在兰屿,那简直可以用“人满为患”来形容了。
        高山上或蹲或坐的山羊,也随着那些长枪短炮一起,等待落日之景。
        太阳高挂的时间很长,下沉时速度却很快。大家都不约而同按下连拍,企图留住这美丽的景象。

        骑过渔人,看到无饿的灯光,突然有了心安的感觉。
        但我没有停留,我要到红头吃飞鱼啦。
        看着八代湾的海水一浪一浪,坐在沿街的小凳上来条酥炸飞鱼。
        想一想很不可思议地发现,我竟然用脚踏车环了兰屿岛。
        然而,我只是简单的走,那些好美的景象,有些还是错过。有因为路况,也有因为心境。

DAY6 5月4日 宜出游、忌工作

        今日立夏,宜出游,忌工作。
        只是恰恰好这样遇上了吧,一大早,我们便起床收拾行装,要去开烤肉趴。
        Kiss岩下,一片原生态的岩石森林,若非当地人带领,我们绝对找不到那隐秘之处。没有台阶更妄谈扶手,只是高低错落的石头,可以把你惊险地运往那阴凉的低地。

        据说,kiss岩的来历是有日大雨,水从山间流过,像亲吻流下的口水。
        石间流淌山泉,清澈见底,我们虽把脚浸在那溪水中,渴了也用手掬起山泉水来喝,似乎比我们带来的红茶更甜美。
        用石头垒起一方,中间塞些许木炭,石上架烧烤网,简易的烧烤架就这样做成了。

据说,kiss岩的来历是有日大雨,水从山间流过,像亲吻流下的口水。
石间流淌山泉,清澈见底,我们虽把脚浸在那溪水中,渴了也用手掬起山泉水来喝,似乎比我们带来的红茶更甜美。
用石头垒起一方,中间塞些许木炭,石上架烧烤网,简易的烧烤架就这样做成了。

        我随安哥上山去采芋头叶,那是一段很惊险的路,因为那儿根本就没有路。只能找那些较为平坦的岩石,而那平坦大概也只有半个脚掌大小吧。芋头长在山间树下,满满一片,然而是野生的,故而不能食用。往山下走时,我们绕过一点,便见一泓清水,水恨清凉,只见一条石缝中汩汩流下一条小水流,这样就可以保持它的干净了。
        是昨日预备的食材,用芋头叶包好,烤熟的食物又盛在芋头叶中。有时往水中投芋头叶清洗,水上立即浮起一层油花,一会儿又消失不见。
        最热的时候,我们却选择去浮潜和跳冈。
        穿着救生衣,不必用力划水就飘起来了,只把头扎进水里,透过潜水镜去看那鱼类和水藻就好。潜水未久,大家在水中游起来。水性好的索性玩起花样跳水和水中杂技。

        游完去渔人溪冲凉,坐在岩石上,水从后背冲下来,就像在做spa.
        很累很累的游完,相约去漂流木吃地狱松饼,原以为会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原来只是地瓜和芋头!味道还是很棒!
        很幸运,这次的小帮手中,苹姐姐是念自然环境。那当然晚上要去夜观生态咯,走在森林布道上,四周都是静谧的,只听到昆虫的嗤嗤声和兰屿特有种角鸮“格格巫”的叫声。
        兰屿因交通不便,和大片陆地分割多年,故而保留了很多的特有种,我们行进在丛林中,就像回到几个世纪前,祖先还在丛林中寻找生活一样。

地狱松饼!

DAY7 5月5日 桠桠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崇拜上一个身边的人。
        或者,之前有过,是我忘性太大了。
        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惊叹于他的天赋和潜力,更钦佩于他对于生活的那份态度。
        总是笑他那些所谓的“人生哲理”,另一边也在偷偷记录。
        有时想想是因为我还没到他的年纪。
        有时想想,等四年后我是否可以和他相比?
        若什么都偷不走,那只有盗你几张图。

DAY8 5月6日 流星雨今夜降临

        在天台上等流星雨,还是第一次。
        天文局预报说晚上会有宝瓶座流星雨,没见过流星雨的我又听说是自己的星座,激动地跑到天台上准备等待一晚。
         那片星空是无法用相机记录的,那么多的星星闪烁,有些卫星可见其运动轨迹,据说今晚是火星最清楚的时候,红红的一颗挂在天际正中。

        你相信宇宙中有其他智慧生命吗?
        桠桠说在兰屿岛,等待流星雨的就只有观光客了。只要你仔细看,每分钟都会有星星的坠落。这当然是夸张的了,可是兰屿的夜空就是这样,像是一大片玻璃,随时往下掉星星。
        十一二点钟,我偶然抬头,便撞见了三颗流星,于是满心欢喜的去睡觉。等到三四点——预报最佳观测时间,我坐起身来,看到的仍旧是一片安宁的夜空,就又闭上了眼睛。(其实是太困了。)
今日是兰屿的乡运会,安哥讲这是全县的盛会,兰屿的男女老少都会前往。于是我们也一起到椰油国小去加油。

         一入场,便被填写调查问卷,一抬头,原来是核废料贮存场的亲民活动。回答一些问题(其实是告诉你答案),领取头巾一方。我想仔细看看那些问题,却不被允许,工作人员劈手夺去随手丢给我一块头巾。我是不是做了错事?

      我到兰屿的初衷,正是为了看那核废料对人民生活的影响,其实在小岛上的感受并不多,偶尔有些店家会张贴“废核”的宣言或标志,而居民还是以自己的生活方式存在着,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正如我们,天天被雾霾伤害着,却因为少见蓝天,也自然习惯了。
运动会不像是场比赛,倒像是提供了一个场地一个契机让久违的老朋友叙叙旧,邻居交流一下生产生活。校门外  排起来小吃摊,于物资匮乏的兰屿,那是相当盛大的了。人们坐在树下或阳伞下喝着冬瓜茶,吃着飞鱼和各样海鲜,乐滋滋的看着一群小孩在烈日下奔跑。
        第一次小岛的我爱你。
        我停在椰油国小的一幅巨幅地图前看兰屿的地形,一个小男孩过来拉住我,问我,这是哪里。
        他七八岁的样子,口中流着涎水,脑袋似乎是不太灵光,或许是村中的小孩嫌弃他是病儿,不和他讲话玩耍。当我回答他这里是椰油国小,他便非常开心的问个不停,手指指点点地图,问那些字的读音。
        当他把所有地方都问过一遍,才放开我,讲了一句让我吃惊好久的话
        “我爱你。”
        坐在小学的门厅乘凉,听得广播在喊“请小学组女子跳远尽快报道,你们的检录处长快哭了。”正笑着,脑袋突然被打了一下,回头看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笑吟吟作势要跑,原来是她!和当地人一样晒得健康,大眼睛长睫毛,是美人,是那种野性的美人。
        同伴讲她是要我去追她,于是我也作势去追她。直追到她跑到奶奶怀里,从肩膀上探出半个小脑袋,眯起眼睛对着我笑。我大声说我走啦,细瞧她的反应。她立马站起来说,“我有东西送给你,你等等我。”
她掏出一个粉色的斜肩包,从众倒出许多玩具像我炫耀,娃娃啦,汽车啦,小恐龙啦……终于她掏出一枚小贝壳,说这是 她去海边捡的。
        热情,或许是兰屿人从父母那里承继来得基因。

DAY9 离开也是开始

最后一餐,我们说再见。

海洋再见
群山再见
云彩再见
环岛公路再见

阿梦小姐再见

皮皮再见
哥哥旦再见
小花再见
以及
未出镜的泡妞、熊熊、角菜等16只小猫猫再见

喝醉的Hahaoki再见

最爱的安闹公主再见

豆豆再见

天台上等流星雨,还是第一次。
天文局预报说晚上会有宝瓶座流星雨,没见过流星雨的我又听说是自己的星座,激动地跑到天台上准备等待一晚。
那片星空是无法用相机记录的,那么多的星星闪烁,有些卫星可见其运动轨迹,据说今晚是火星最清楚的时候,红红的一颗挂在天际正中。

大家再见

小岛再见

我还在远行。

牧师进来了,他说一会要去隔壁教会传教了,要借这里练习一下。我们当然热烈欢迎。他刚刚摊开圣经,小伙伴就从墙上摘下吉他丢给他,请他来一曲《海洋》,一首当地的歌谣,他们都跟着摇晃哼唱起来。
后来呢,十点多钟,涌进来一群人,似乎是安哥的朋友,他们找祐生直接拿啤酒露天开怀畅饮起来。
这便是第一天的事情。
这一天,叫做抵达。
脚抵达土地,心抵达另一种生活。

本篇游记共含11921个文字,9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2016-05-09 17:27

引用 colorgirl 发表于 2016-05-09 17:27:11 的回复: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回复colorgirl:兰屿人不多的,假期也还好

2016-05-09 23:15

引用 张素以 的文字:

或许在西部,还会有些什么“云里雾里”吧!

有的哦,西部最有名的日本地名就是"高雄"啦。

2016-05-10 15:15
正在参与照片PK
我也去看看
5F

会晕船吗

2016-05-13 15:25

去的时候一点点 回来完全没有

2016-05-13 17:32

上个月的旅行也该拍点照片记录下啊,后悔,羡慕你能记录。

2016-05-16 13:50

请问不会开机车的话是不是可以放弃去兰屿了?民宿会有提供包车的吗?(自行车完全放弃~~)

2016-06-15 16:02

引用 裴裴2727 发表于 2016-06-15 16:02:40 的回复:

请问不会开机车的话是不是可以放弃去兰屿了?民宿会有提供包车的吗?(自行车完全放弃~~)

回复裴裴2727:我骑的自行车  真的好辛苦~~~不要放弃!热裤穿短一点去求搭车 哈哈
岛民很好的 搭车走也很不错

2016-06-23 21:2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