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珠峰直播札记】雾总会散去,山就在那里。珠峰,我们来了!

0
Jenny LV.2
2016-05-09 20:38 104/0

       优酷直播团队为给大家呈现夏伯渝登顶珠峰的第一画面,一路从北京前往尼泊尔  ,徒步到海拔5500的珠峰EBC大本营。
 

雾总会散去,山就在那里。珠峰,我们来了!

      “你为什么要爬山?”
      “因为山就在那里。”
 
      我想,是这样的信念和勇敢在催促着我们前行。
  
      今天是开启珠峰行程的第二天。

        五月一号中午起飞,早上八点多集合。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我们一行人才到酒店休息,中间历时二十个小时,过程相当坎坷。
        一路上,我们遇到了奇葩的游客,经历了惊心动魄的飞行,也是人生当中首次体会到这么颠簸的飞机。透过窗口看见飞机穿越雷暴,浑身直冒冷汗!好在有惊无险,飞机平稳地着地了。瞬间机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感谢机长。

        落地之后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海关那边似乎也出了点问题,好在后来顺利通过了。当地的探险公司来接机,是两个帅气的夏尔巴大哥哥。他们非常热情,让我们的心里也暖暖的。

       抵达驻地之后便是紧忙收拾装备行李,持续到北京时间早上四点多。整个行程感觉就是在抢时间!虽然很累,很折腾,但是真的是人生很难得的一次经历!

       当尼泊尔文化旅游局的官员得知我们在三天内(其中两天还是假期)搞定拍摄、直播、登山、通讯等许可证,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之前有个美国朋友,为了拍个纪录片,花了整整六个月都没有办下来手续,于是自己扛着机器自己去拍了),我们还遇上了一个为了签名,找眼镜花了半小时的官员,还有一个不会打字的官员。在尼泊尔,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一切充满未知,所幸我们全部顺利抵达南池,明天即将开始国内首次在珠峰南坡地区的直播。

        而我却感触良多。
 
       在每个人的世界里,都会遇到这样一座山。有的人选择绕道而行,有的人选择就地而居,有的乘兴而上,有的败兴而归。第一种人绕了很久很久,发现路途都是山的伏脉。第二种人蒙上双眼过日子,在山的阴影里一切都很美好。第三种人站在高处,看着自己的来路,排列自己的去路。不断把自己放在选择的天平上称重,无数次挣扎,看清自己。

       五月二号当地时间十一点,我们大部队要乘坐直升机飞到南池,海拔三千四百多米,希望团队一切顺利,一切平安!
 
       虽然路途充满了艰辛和挑战,但是我们仍然有信心,先锋小队已抵达卢卡拉,拍摄这个世界上十大最危险的机场。信心十足的我们,将会坦然面对接下来可能经历的一切挑战!
 
       这是一场看似持久的战斗。
 
       而我们,正在路上。
 
      2016.5.2 20:30(尼泊尔时间)

生命中有一种情结,叫做珠穆朗玛峰

       今天,是开启珠峰之行的第三天。
 
       上午,我们一行人到达了南池市场。它是位于昆布地区中心的一个小村镇,属于重要的交通枢纽,后面便是海拔高达6800米的Thamserku山。

       有人说,珠穆朗玛峰是一个充满神秘令人向往的地方,它的自然景色会使人留下深刻记忆,它壮美中的沧桑使人沉思,若用脚步丈量或用思想去聆听,则会震撼于它那天人合一的纯净。而对于生活在俗世中的我们来说,生命中,总该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这次旅行中我们还遇到了一位非常有故事的人。他叫做Kancha Sherpa,曾参加1953年由埃蒙德·希拉里爵士和旦增·诺盖完成的人类首登珠穆朗玛峰攀登活动。那次探险活动结束后,他是至今唯一健在的队员。在当时,他每天的收入是8个卢比,今年已经84岁了,身体却仍然健硕,被西方人称为“Last of the first”。

       老人非常友善和蔼,带我参观他的房间、里面还存放了当年攀登珠峰时留下的户外装备,从中可以看出60年来户外攀登装备的进步速度之快,同时不得不佩服当年的人们在装备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勇于探索世界的精神。

       山路崎岖不平,满目的黄沙和耀眼的日光。我们遇到了很多善解人意的当地居民,他们的脸上都挂着淳朴的笑容。原本劳累疲惫的心情,也随着他们暖暖的笑容烟消云散了。
 
       今天在海拔3400多米的南池直播结束后,我们背着400公斤的设备,继续行走。感觉似乎是要和云朵平行了,这一刻还有网,我们还可以和外界联系。徒步奔赴前往珠峰雪山的路上,心情真的是激动而又欣喜。

       背起厚重的行囊,这一刻,我们的思绪交织在一起,与这白云蓝天,幸福得依偎在一起。珠峰越来越近,在路途中,我们真正领略到了的书中所描述的神秘美景。在这里,山是陡峭高耸的,令人惊叹的是起伏连绵的山顶上那一道道温暖的日光,远望下去像是一幅幅油墨画卷,美得无法用语言形容。
 
        在奔赴南池-Kyangjuma的路上,由于海拔较高,卫星信号无法得到顺畅,今早的直播略有延迟。我们分别采访拍摄了南池寺庙,村长,还有老者Kancha Sherpa,他是1953年人类首登珠峰的探险队目前健在的最后一个队员。今天遇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得到了很多帮助,也得到了去哪儿网的大力赞助。直播也是相当顺利,感谢大家。

     很期待,明天的旅程会是什么样子呢?

     会越来越好的,希望我们共同见证。

    2016.5.3 20:30(尼泊尔时间)

尼泊尔有群 “少年背夫”

        优酷直播团队为给大家呈现夏伯渝登顶珠峰的第一画面,一路从北京前往尼泊尔  ,徒步到海拔5500的珠峰EBC大本营。

        今天,是珠峰之行的第四天。
 
       背着沉重的行李,随登山者攀登高峰。这样的情景想想也似乎只是成年男子才能做的“苦差事”。但在去往尼泊尔的路上,我们发现了一群沉默寡言的少年。他们皮肤黝黑,脸上总是挂着憨厚的笑容。看似窄窄的肩膀,居然背的下那么多的行李。
 


 

 

 
        原来,在尼泊尔,少年背夫是很常见的。
 
       我们大概采访了一下,这些少年的年龄从14岁到19岁不等,主要帮助攀山人员运送行李。从当地居民那里听说,他们中一般是不会有夏尔巴人的。夏尔巴人基本不做背夫,他们主要从事高海拔探险工作。徒步旅游遇到的背夫,其实大多是塔芒族、拉伊族或其他民族的人。十几岁的孩子卖体力,每日的辛苦和劳累也只能得到大约1000卢比的收入,我们简单地计算了一下,这些才仅仅相当于不到100块的人民币。
 


 

 

  
       昨晚,就是这样一位少年,他冒着黑夜的大雨背着40公斤的行李前来和我们会合。当少年浑身湿淋淋地站在我们身边时,我不禁鼻头一酸。才只是15岁的孩子啊,正是求学的黄金时期。我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大概也只是懂得偶尔叛叛逆,和父母使使小性子罢了。我看着这些挂着淳朴笑脸的面庞,眼眶不禁得有些湿润了。
 


 

 
       当我们抵达天波切后,天气还算晴朗,可以隐约看见远处的珠穆朗玛峰。低压低氧的环境,一行人中有的出现了高原反应,开始头痛,失眠,食欲减退,尤其是早晨的时候。我们开始慢慢放缓前行的速度,大家相互照顾,努力克服这突然到来的不适感。
 


 

 
       路途中,我们意外地偶遇了江姆林·旦增,他是著名的登山家丹增·诺盖的儿子。丹增·诺盖,人称“雪山之虎”,是珠穆朗玛峰的征服者。很可惜老人已经去世多年。我们对江姆林做了采访,大家相谈甚欢,聊了些关于他的父亲当年陪伴希拉里攀登珠峰的事情。当听说夏伯渝老人立志登峰的事情,他表示了惊讶和敬佩,并献上了深切的祝福。
 


 

  
       攀峰之旅仍在继续,感谢去哪儿网和的户外帮出行安全服务平台的大力赞助,我们的直播也在持续进行中。
 
       愿我们所记载的这段时光也能赋予你生活的正能量,珍惜身边的爱人,和流水般的光阴。
 
       2016.5.4 20:30(尼泊尔时间)

今天,我们行走在路上

        优酷直播团队为给大家呈现夏伯渝登顶珠峰的第一画面,一路从北京前往尼泊尔  ,徒步到海拔5500的珠峰EBC大本营。
 
        今天,是珠峰之行的第五天。

        距离珠峰越来越近了,我们的心情也越来越好。这里的风景很美,甚至抬头就能看到远方的珠穆朗玛峰。夜晚的星空特别美,拍摄的照片也没有经过太深的加工,却看起来仿佛是走在了一幅星空画卷中。


 

 
       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抵达海拔5364米的珠峰大本营,现在已经到达海拔4000m高度的地方了。高海报低气压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开始了高原反应。爬山的路上,有时候走十步就得休息两分钟,躺地上就想睡觉,看看手表,已经走了好几个小时了,向导告诉我们还得走三个小时才能到下一个计划点。


 

 
      在行程中,没有办法精确预计天气的变化,只能凭借着当地人的经验和天气预报制定行程方案。可是,坏天气同时也意味着好天气即将要降临。尽管环境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我们却都很乐观。我们这群前线探路者们,还被专业人员吐槽是“菜鸟”。
  


 

 
       沿着EBC路线一路向上,我们小分队今天到了珠峰地区最大的寺庙——天波切寺庙。这里有着很深的宗教历史底蕴,空气里弥漫的都是尼泊尔文化的气息。
 


 

 
  
       紧接着,我们采访了寺中的僧侣们,他们的言语大都朴实无华。整个寺庙透露着一片安静祥和的气息。这里的生活很是艰难。一般是凌晨五点起床,看一些经书,然后念经、吃早饭,僧人每天吃面条、包子、馍、糌粑和酥油茶。而信仰藏传佛教的家庭一般会将排行第二的孩子送到寺庙去学习。
 
       天波切寺庙排名第三的喇嘛旦增诺布说,藏传佛教相信轮回转世。在山上死去的人要在寺庙超度,每次仪式都是其印象最深的活动,登珠峰的人都会在寺庙拜一拜祈祷。因为高山文化,不管谁来,他们都会为他们做仪式。而且在尼泊尔的文化中,僧人和女子是禁止身体接触的,如果有接触,他们就永远也不能再踏进寺庙一步。


 

 
        感谢一直陪伴着我们的向导——天巴,这位80后的小伙子曾在自己16岁零4天时登顶珠峰,成为当时实现此壮举全世界最年轻的人,受到过尼泊尔老国王的亲自接见,被誉为“尼泊尔山鹰”。
 
        攀峰之旅仍在继续,感谢去哪儿网和的户外帮出行安全服务平台的大力赞助,我们小分队也将继续助力夏伯渝老师勇攀珠峰,实现珠峰梦。



 

 
       梦想前进的脚步从未停止改变。

       因为是梦,必须完整!

       2016.5.5 20:30(尼泊尔时间)

在喜马拉雅救援协会医院

       优酷直播团队为给大家呈现夏伯渝登顶珠峰的第一画面,一路从北京前往尼泊尔,徒步到海拔5500的珠峰EBC大本营。

       今天,是珠峰之行的第六天。


       在这趟行程中,珠峰直播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它不仅仅是对技术的考验,更是对于我们小分队队员的身体磨难。到现在,几乎我们队伍的所有人都出现了身体浮肿的现象。果然,高海拔低气压的缺氧对身体所造成的影响,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昨夜,我们的直播队伍抵达了海拔4240米的佩里切,直播和高海拔攀登的双重工作下,我们的一位队员由于身体无法负荷,倒在了病床上。全队人心急如焚,决定立即放缓行程速度,一切以身体健康为重。



 


       我们把队友送到了喜马拉雅救援协会医院进行治疗。高原反应加上轻微肺水肿,队员吸了4个小时的氧气后,身体状况终于有所缓解,但是医生仍然不建议今天继续前行。



 



 今天来到的是喜马拉雅救援协会医院,它是尼泊尔  海拔4000米处唯一的医院。我们采访了当地的志愿者医生,从他的口中得知,尼泊尔旅游刚刚兴起的时候,这所医院就已经存在了。他是从2012年开始来到这里的,仔细算算,到现在已经将近四年了。协会运营资金并不是靠政府,而是用社会捐款来运营的。而且每个医生都是志愿者,是没有工资的。




 


       申请成为救护站志愿者的周期很长,单单是申请就需要两年,申请者还必须有最少2年的医疗经验。这样慎重,大概也是因为考虑到诚意的问题吧。

       我们在旅途出发前带了户外帮提供的微型追踪器,所以可以随时了解到自己的位置。目前我们已经到达海拔4196米的佩里切,夏伯渝在EBC大本营的位置,海拔约5263米。优酷报道小组距离EBC大本营越来越接近了。尽管相距直线距离只有13公里,但是海拔太高导致的氧气稀薄,我们已经稍显力不从心。




 



       接下来的行程中我们要好好规划线路和时间,海拔越来越高,身体也相当容易疲惫,食物不够,我们只能用泡面充饥,有时候热水也是供不应求。不过好在我们还遇到了许许多多热心的当地居民。尽管很累,心却是暖暖的。




 



       相信只要充满信心,做好行程规划,就不会有什么克服不了的难关。


       2016.5.6 17:45(尼泊尔时间)

探访海拔4200米的佩里切客栈

优酷直播团队为给大家呈现夏伯渝登顶珠峰的第一画面,一路从北京前往尼泊尔,徒步到海拔5500的珠峰EBC大本营。 

今天,是珠峰之行的第七天。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部分成员到达EBC大本营,顺利地和夏伯渝老师会合!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冲击攀登珠峰最高端,完成终极任务。这真的是一个欣喜若狂的时刻,攀登珠峰第一步已经完成。信念在,勇气在!我们一定能够成功



 

 

 
对于现代人来说,酒店宾馆在旅游景点是平常可见的,它是为疲惫的旅行者提供休息的地方。然而在海拔高达4000m的地方,“平常可见”可就要换个词了。因为存在海拔运输,物资短缺的压力,数量极少是一方面,各种房间设施也是很难一应俱全。



 

 
在当地居民的帮助下,我们有幸参观了位于海拔4200m的佩里切的客栈。共同探寻在尼泊尔,高地住宿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高山水电如何解决?房间设施如何?是我们最关注的问题。从客栈工作人员的口中得知,不管登珠峰还是下珠峰,远道的登山者们都会在这里的客栈歇脚修整。客栈水是从水塘的高山融水弄来的,东西都是从加德满都运来的。
 


 

 

 
其中最大的东西是一个190公斤的炉子,由一个人背上来。客栈厨房每天最少要做40-50人的饭;厨房要用特制的灶和炉子,不然就烧不开水做不了饭;厨师工资一般保持在2.3W卢比,换算下来,相当于2.3千人民币。房子每晚收费1千卢比相当于100块人民币,如果和一些公司合作的话会比较便宜,游客自己过来会比较贵。尼泊尔当地的上网卡,每张只能使用15个小时。简直是最史上坑爹的上网卡。



 

 
        高原反应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生活,今天才知道原来缓解高反最好的办法是喝大蒜汤,于是我们每个人都喝了带有浓浓刺鼻味儿的蒜汤,这味道着实是不太好。不过只要能帮我们度过这个难关,再难喝也要咬着牙喝下去!



 

 
        在得知我们小分队昨天集体出现水肿现象,身体不适后,夏天决定今天带我们出去拉练,说是要对我们生命负责。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位于海拔4700m的一个小山。爬山过程中,高地果真是缺氧的厉害。我们纷纷建议要不要先吸点氧气,夏天却严肃地告诉我们,想要让身体能够更好的适应这里,就要对自己狠下心来。果断拒绝了我们吸点氧气的建议。
 


 

 


        这是夏尔巴在修路时拍的昆布冰川,白雪皑皑,如同冰雪王国一般美丽。
       


 

 
        珠峰的登顶开窗期时间很短,因此很多登山者在这两个月来到尼泊尔。夏尔巴协助登山,在这两个月赚的钱要使用一年,虽然外人看着这种生活很艰辛,夏尔巴人自己却觉得很幸福的。



 

 
以前的夏尔巴人为了钱而帮助前来的登山者们登山,但是现在的他们明白,缺少了他们的帮助,前往尼泊尔的登山者将很难登上山峰。现在很多夏尔巴人到国外参与到登山事业中。这种精神真的很宝贵。



 

 
在昨天我们的小伙伴进医院后,我们吸取教训,放慢了行走的速度,一切行程规划也已经重新制定。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健康第一才是最重要的。
 
行走的力量在于你我同行,心与心交织在一起。拥有着团结、信念和勇气的我们,在接下来的征程中,但愿万事胜意。
 
2016.5.7 17:45(尼泊尔时间)
 

40年珠峰梦 明日凌晨即将开启

优酷直播团队为给大家呈现夏伯渝登顶珠峰的第一画面,一路从北京前往尼泊尔  ,徒步到海拔5500的珠峰EBC大本营。
 
今天,是珠峰之行的第八天。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今天,我们小分队人员终于克服重重阻碍,带着所有的直播器材,先后全部到达EBC珠峰南坡大本营,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夏伯渝老人。
 


 


老人很慈祥,很健谈。从看到我们的那一刻起,能够清晰地看到到他脸上洋溢着欣喜的笑容,眼睛里竟还泛着泪珠,仿佛是见到了亲人一般。



 

 
夏伯渝,今年已经将近70岁了。他从青年时期就开始攀登珠峰,登顶珠峰一直是他心里最大的愿望。40年前,他在珠峰之巅,把睡袋让给队友,失去最珍贵的双脚。对于一位热爱登山的青年来说,可以想象到这是多么大的打击。
 


 


  
截肢、癌症,命运一次次把他击倒;雪崩、地震,梦想一次次与他失之交臂;他却说,只要山还在那,他一定回来。直到今年,失去双腿,带着义肢的夏伯渝老人启程第四次出征珠峰,优酷全程直播夏伯渝攀登全程,去完成那个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优酷团队在克服高反后顺利到达了珠峰南坡大本营,终于成功和夏老师会合,进行史上海拔最高的网络直播。夏老师说自己听到母语后很亲切,也说了很多自己即将攀登珠峰的兴奋感。为了这一刻夏老师等待了40年,不出意外他将会于明日凌晨开始登顶。
 


 

 
今天也是小分队到达大本营的第一天,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身体感到备受压力。夏老师告诉我们,应该多吃点东西,多睡觉,休息好才能更好地储存能量。
 
在大本营的这段日子里,他每天坚持七点起床,八点半吃饭,吃完饭便在营地附近适当地活动活动。下午因为天气不是很好,一般都在帐篷休息,晚上也睡得很早。由于语言不通,经常会很想念祖国,想念家乡。但是想到自己终于能够有机会实现期待已久的梦想,他的心情还是非常激动。
 


 

 
他说,带义肢登山相比于普通登山者的难度在于义肢没有感觉,不能感受到地面的坡度,很难掌握身体的平衡,要不断地调整义肢的角度。他还提到了自己的家人,希望妻子能够好好照顾自己,儿子能够经常回家陪陪母亲。
 
夏伯渝老人决定将登峰时间定在明天凌晨左右,为了照顾自己的体能,他会尽量减缓速度。但由于天气等很多不可预测因素,能够真正登顶的具体时间还是无法掌控。
 


 

 
因为不是专业登山队员,严重的高原反应让我们无法再陪伴夏老师往峰顶冲击。小分队决定原地驻扎,今晚为夏老师送行,等待他凯旋归来!
 
2016.5.8 18:00(尼泊尔时间)
 
  

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优酷直播团队为给大家呈现夏伯渝登顶珠峰的第一画面,一路从北京前往尼泊尔  ,徒步到海拔5500的珠峰EBC大本营。
 
        今天,是珠峰之行的第九天。



 

 
        凌晨的时候,我们都还是醒着的。外面天气特别好,银河繁星特别漂亮,一点儿风都没有。如果路能修通的话,今天登顶会是个很好的天气。银河非常的亮,星空璀璨。可以直接从罗布切的方向,望过珠峰顶,最亮的地方在MUZI星的方向。这个营地,如果未来七天顺利的话,将会是几乎空荡荡的。等到夏老师重新出现的时候,这里应该是一片欢庆的现场。
 


 

 

 
        临行前,营地在进行煨桑仪式,为即将登顶的人们祈福。煨桑是用松柏枝焚起的烟雾,是祭天地诸神的仪式。信徒们以此作为祈福的一种形式,希望神会降福于敬奉它的人们。



 

 
        袅袅的浓雾冲破黑暗的束缚不断地蔓延开来,此刻营地是安静的,安静的仿佛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声。我们能够清晰地闻到松柏枝燃烧的味道,尽管我是个无神论者,这一刻,也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打动了。内心紧张而又激动,相信夏伯渝老人的心情必定也是万分欣喜。长达四十年之久的时光里,这是最接近梦想的时刻。



 

 
        夏老师在临行前仔细地检查自己的义肢。



 

 
        凌晨三点,夏伯渝老人向珠峰进发。根据计划,我们分队留驻大本营,等待夏老师归来。
 
        看着夏老师一行人的身影越来越远,我无法用词语描绘此刻的心情。是激动,是紧张,是欣喜。似乎是这样,却又似乎都不是。我想我会此生铭记这一刻。



 

 
        刚爬个小山坡,珠峰露出一个小角,大本营几乎看不到珠峰,还是kalapather的珠峰日落漂亮。我这里还有2013年拍的珠峰日落。真心是喜欢雪山,上辈子可能是夏尔巴。



 

 
        昨天是在EBC大本营的第二日,天气很糟糕。因连日高海拔高强度的工作,我们的一位队员由于高原反应倒下了,严重的脱水,上吐下泻伴随着剧烈的头痛,我们在第一时间调用直升机展开救援将他紧急送往加德满都医院,Norvic国际医院的条件可真不错,就是冰箱里没有啤酒,我们请医生过来,确认问题不大还可以坚持,大家放心很多。



 

 

 
        闲聊中得知,连医生都登顶过珠峰……在这里,随随便便遇到一个人,也许就是等过三四座8000米雪山的大神。我们能做的就是在餐帐里坐着聊聊天喝喝茶,继续修整,等待夏老师凯旋归来的消息。



 

 
        康德说,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虑越是深邃深厚和长期,它们在我心魄中唤起的诧异和畏敬就会日月讶异,不停增加,这就是我头顶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



 

 
       追逐梦想的人,便是值得畏敬。

     2016.5.9 17:45(尼泊尔时间)
 
  
  

穿越“死亡地带”下的昆布冰川

       今天,是珠峰之行的第十天。

       首先是,七位夏尔巴帅哥镇楼!今天是我们的向导——天巴,夏尔巴的生日,祝他生日快乐。这趟行程中,多亏了夏尔巴们的帮助,我们才能如此顺利,感谢他们!

    

   已经是夏老出发挑战峰顶的第二天,根据GPS定位显示,他目前到达了海拔6085米的昆布冰川。亚洲探险登山公司的扎西告诉我们,已经有工作人员见到了夏老师。现在所有队员都已经到达,在等待着冲击登顶。公司已经准备好众多直升机,它们的职责是随时待命,等待前去救援。
昆布冰川又称“恐怖冰川”,对于攀登珠穆朗玛峰的队员们来说,这是一条挑战性极大的线路。想要登顶,必须穿越昆布冰川,攀登者需要在日出前,冰雪融化前经过昆布冰川。

       “恐怖冰川”,究竟是一段怎样的魔鬼线路?

       从EBC大本营可以清晰地看到冰川的景象,远远望去并不“恐怖”。但这里却是冲顶珠峰的要塞,也是攀登过程中最危险的路段之一,时常会发生雪崩。

       据分析,造成雪崩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陡峭的山坡积雪太厚,春季气温回升,雪岩和雪层之间出现少量融水,从而使积雪与地面或雪层之间的摩擦力减小,积雪在重力作用下,迅速向下滑动或坠落,易造成雪崩;二是地震、踩踏等自然或人为因素也会诱发积雪下滑,导致雪崩。

 昆布冰川时常不稳定。每当队员们要冲顶时,想要修好运送物资的路,就必须要穿过昆布冰川。只有当夏尔巴人把路修好,物资运送好,登山队员才可以上去。但昆布冰川的变化太大了,有时候冰川移位,夏尔巴人就要重新搭梯子,一不小心掉进冰裂缝,可能就上不来了。
所以,这条线路尤其危险。这次的冲顶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好,再加上夏伯渝一行人有着丰富的登山经验,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本篇游记共含9713个文字,1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