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清明歙县游

9
和坤 (杭州) LV.8
2016-05-10 20:35 350/2
  • 出发时间/2016-04-02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0RMB

2016-04-02,阴 深渡至南源口徒步(歙县)

清晨7点半,大家都准时到城西的莲花超市集合。
上了高速,发现因为小长假,高速居然免费,神奇。
高速下来,乡间小路直奔深渡,一路上油菜花依然盛开,朴素的香气冲进车内,磬人心脾。
上午十点多,车子到了深渡,虽说之前来过,但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的建议是车停在派出所或乡政府里,之前我们也曾干过,这是去乡村最实在安全的方法,只要不是非常热门的景区,肯定不会有人来赶你,开车的朋友看来比较羞涩,最后转来转去,还是停在路边,与一堆外地车扎堆挤在了一起。
停好车,去边上的小餐馆讨了些开水,上个厕所,准备停当,出发。
沿着镇边上的小路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地就出了镇子,镇外的机耕路走出不多远,看到了一批烂尾楼,灰扑扑的水泥墙,黑洞洞的门窗,一片死寂,我们曾在镇上看到过广告,28.8万三房,不会就是这里吧。不禁开玩笑,要是把这里开发成CS战场倒是可以废物利用。
说说笑笑,经过烂尾楼,前面不远处的山岗下,有一座牌楼,边上有一所房子,根据经验,这里应该是景区入口,边上的房子说不定就是售票检票处,心里不禁暗骂。
走近时发现,牌坊上书新安江山水画廊,的确如我所料,边上就是售票处,只是已然废弃,看来是桩赔本的买卖。边上告示牌上的地图拍一张,以备不时之需。
穿过牌坊,转过山岗,看到前面江水如带,道路却在此处断绝,挖掘机已将这里的道路连同边上的山坡都平整出来了,泥土翻转,亟待铺设水泥,不知是要建什么。
深一脚浅一脚穿过这片泥地,终于走到江边,走上了平整的柏油路。
江水平缓,不时有游船驶过,带出长长的波纹,打破宁静的水面,映照在水中的山岗仿佛亦随之舞动起来。
河滩地,护坡地,我们行走的道路两边,河对岸,一步步,一段段,黄色的油菜花地给青山碧水抹上明亮的色彩,虽说是阴天,低沉翻滚的云层裂隙间,太阳时不时地隐约闪现,江风徐来,满目春色,此情此景,人已醺醺然矣。
我们沿公路而行,走不多远,即与新安江分道扬镳。
公路在低矮的山岗间盘旋,一片翠绿充满视野,黄色的油菜田时而星星点点,点缀其间,时而又成群成片闹哄哄地出现,喧宾夺主。茶树成垄,绿竹掩映,白墙黛瓦的徽派民居在不经意间突然间闪现在我们眼前,火红的映山红,蓝色的,白色的,紫色的,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在山崖间,溪水边,热热闹闹地恣意盛开,春意盎然,不觉中心情也跟着灿烂起来。
公路上来往的车辆很少,有村妇从路边山岗上的茶园里下来,腰间一个小竹篓,里面是早上新采的茶青,湛青碧绿,杭州土话说来就是魂灵儿还没走净呢,与之搭话,可惜没几句能听懂。
一路上走走拍拍,居然又看到了我们多年前经过的大转弯。不知名的河水在此处绕了一个大弯,凸显出一片河边平整的台地上,一座徽式民居独处于一片黄黄的油菜花的海洋中,今日再见,仍觉得一种共鸣,亲切感油然而生。
继续在公路上行走,不知不觉,我们与新安江再次不期而遇了。
沿着江边走不多远,前方出现了一个大的集镇,村口路边停着几辆面包车,后盖开着,里面放着几个箩筐,走近一看,却是在收茶青。
进到村里,看到白色的影壁墙上写着王家井,边上的三层小楼写着农家乐,此时时已过午,腹内空空,心想正好可以在此处打尖,来碗面条,汤汤水水的,解渴解乏。
询问路边正在烧落叶的大爷,他却说现在是村子里最忙的时候,没人会烧东西给我们的,原来他就是这家农家乐的主人,让我们自己去小卖店买面条,他说他家里烧饭的家伙都有,青菜也是地里现成的,免费给我们用,只是要自己动手。心想也是,现在是采茶季,明前茶一天一个价,大家都忙着采茶,是没功夫理我们,谢了他的好意,我们继续往村里走,想到里面去碰碰运气,毕竟对我们来说,下面条太麻烦了。
村子里的房前屋后,居然也种着油菜花,一人高的油菜花不时从篱笆墙中探头探脑,不禁有误入桃源之感。
这个村镇叫绵潭,却是一个大去处,我们在村子里转来转去,不多时我们就到了镇中心,江边的一处渡口,正对渡口的一处院落甚是宏伟,院墙门上书将军埠,渡口边拴着大大小小十多条船,江面上还有两条渡船正在对开,一片繁忙的景象,渡口岸边摊贩云集,贩卖着各种本地小吃,一看这些,就知道是专门为旅游者准备的,虽说饥饿,心里却颇为抵触。
穿过将军埠院墙边小路两边的摊档,我们走到路尽头,看到一户人家,门口几十个热水瓶,询问谁是老板,能烧几碗面条吗?老板倒是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于是施施然地在隔壁他家的客厅里坐等。
这个时候耐下心来打量这个客厅,发现角落里有乐器,乐谱,话筒架子,再仔细一看乐谱架子上放的,女驸马,一问,原来老板是戏迷,他儿子也是,父子俩没事在家里自娱自乐,听他说隔壁戏院下午有戏,我们可以去听听,不想,他们的精神生活并没有我们想象的贫乏。
面条烧的很好吃,也不贵,和城里的差不多,6碗90元。
饭毕,转到隔壁的将军埠院子,院子挺大,中间竖着四根旗杆,一侧墙边的竹竿上晾着一排猪蹄胖,厅堂的大门并没有居中,这点挺奇怪的。
进入门厅,迎面一堵墙排开一排玻璃橱,里面陈列着戏服,样似戏曲样式的介绍,两边各开边门,从一边进入,里面豁然开阔,是一处剧院,进深约有30-40米,宽度有15-20米,两边贴着墙壁与门堂一样陈列着戏服的玻璃橱,正前方的戏台两侧红布对联格外醒目,戏台前整齐地摆放着椅子和长条凳。整个剧场层高不矮,顶棚用布幔错落装饰,布幔垂落如同波浪涌动,地面也逐渐向戏台倾斜渐行渐深的角度,给人一种强烈的纵深感。
虽说剧场看不到一个人,却听到胡琴声悠扬,从角门处向边幕后偷瞧,有一老者正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练习,没有去惊扰他,我们又转到后台,不见宽敞,却显整洁,各色行头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有祖孙二人专心地在八仙桌边低头抄写着什么,不忍破坏这宁静安详的气氛,悄然退了出来。
出了将军埠的院子,继续沿着江边行走,看到江中的游船时不时会在对岸的村边码头停靠,这时才意识到,我们应该在绵潭坐渡船到对岸的,之前在深渡看到的徒步线路图上显示要渡河的,好汉不走回头路,在江这边徒步也挺好。
其实一路上还是遇到不少渡口,都是渡人为主的小渡口,也有一两个可以渡车子的,但是都没有看到现成的渡船要开的,也就没有想刻意等船去渡了,反正我们的目的就是走路,哪一边都一样。
路上看到有一户农家大门敞开,主人正在一个竹匾上翻弄茶叶,于是停下脚步,与主人搭话,原来这是他们这里的茶叶加工方式,却是与众不同。工具主要是一个像床头柜一样的木箱子,上面有一层层10公分不到的小抽屉,每个抽屉用纱网做底,新鲜的茶青置于其上,柜子最底层有一个炭盆,烧着旺旺的炭火,茶青由下往上,从湿到干分层放置,人则是不停地每个抽屉抽出来翻动,忙得不亦乐乎。我们本想买些带回家尝鲜,价钱真心不贵,150一斤,按照4斤鲜叶一斤茶叶算,也就是卖个成本钱,可以是还要等上半个多小时才好,只能作罢。
天气逐渐开出些许太阳,江边的公路上,陆陆续续地,对面有徒步的游客三三两两地走过,询问得知,他们都是从雄村方向过来,准备徒步到深渡的,也都是走了近20公里的路程了,接下来还有10来公里的路要走。
一路上看到不少枇杷树,花已谢,果未生,不过我们观察发现有些树有花蒂似乎有果子可生,有些则一点迹象也无,不由纳闷,难道说批把树有公母之分。
路过不少村庄,有大有小,村庄里还是保留着不少老房子,徽式建筑,其中不少墙壁上的各种标语代表着那个时代的印记,也有些不伦不类的钢筋水泥小洋楼,那些应该都是前10,20年先富起来的标志,现在新建的房子虽说建筑材料不再是原来的土木,但是形制却是遵从了传统的样式,与这片灵秀的山水再次和谐地结合在一起,起码说从审美情趣上有了不小的进步。
中途在路边见到一个小小的养鸡场,是一座老房子改建的,非常简陋,里面的鸡一层层装在笼子里,看得人心中五味杂陈,君子远庖厨,此话不假。
幸好我们没有在路上耽搁时间,后面的路程却是越走越长,本想今天行程也就20多公里,但是却感觉怎么也走不到似的,走到一座水库附近,从路标得知叫妹滩水库,从我们拍的徒步线路图看,我们距离目的地南源口还有将近一半的路程,离我们晚上住宿的歙县县城那就更是远不可及。
看看天色也已渐晚,手表记录里程已经是20多公里了,这时心头开始打鼓,一路走,一路注意路上的公交车,老天偏偏与人作对,只见往我们目的地相反方向的,却不见回头的车子。
自从过了水库,路况也是越来越差,车子开过,尘土飞扬,再加上天色渐暗,我们得要想个办法了。
在一个小村子里,我们看到路边停着一辆小面包车,东问西问,找到了车主,让他送我们去趟歙县,车主是位小伙子,要价100块,我们很爽快就答应了,正好可以坐6个人,从我们上车的村子到南源口有大概6-7公里,到歙县还有20多公里,对我们走路来说遥不可及的路程,车子大半个小时也就到了。
晚上6点多,终于到达歙县,住在酒店后,问老板,哪儿有好吃的,老板很实在,说我们这里都是吃饭的,也确实,我们住的地方前后几条街都是饭店,但是你们要吃热闹特色的话,去大排档,2分钟就到。
从后门出来,果然,两分钟就到了一条街,两边都是红色的遮雨棚搭起来的棚子,很热闹,我们选了一家徽州土菜。
刚坐下点好菜,天空中一个惊雷,接着雨就下来了,应该说是倒下来了,倾盆大雨,遮雨棚被打得哗哗响,老板娘迅速地把四周围上遮雨布,但雨水还是扫进来,满桌满凳,食客们连忙挤向雨棚中心,本就狭小的雨棚下,大家都挤作一团,却很开心,不几句话,相互就很熟捻了,此时雨势却是一点未减,雨水在一起地面上迅速地汇流成河,没过了我们的鞋底面,脚底一阵冰凉。
我们不由地暗自庆幸,今天如果不是叫到了一辆面包车拉我们过来,再晚个一刻钟,我们不但要被浇成落汤鸡,在那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真要变成孤魂野鬼啦!
这家大排档是夫妻档,我们点了臭桂鱼,毛豆腐,冬笋鲜肉,螺丝,一大堆菜,菜品可口,所以一会儿就吃完了,加了两次菜,都吃的干干净净,结账500多,物超所值。
吃完饭回旅馆,雨基本上停了,洗个澡,雨又开始下了,结果一个晚上没停,而且雨势还不小,躺在床上,心想明天的计划要泡汤了。

2016-04-03 时阴时雨 石潭

早上迷迷糊糊地一直听见在下雨,不时闪电透过不太厚的窗帘,将房间照的雪亮,不自觉地张开嘴,等着伴随而来的惊雷,所幸雷声都在很久之后,因此也没有出现震耳欲聋的响声。心说,今天看样子原计划要泡汤,我们之前计划着要去爬歙县的一座野山,龙须山,从网上的资料上看,此山没有开发,道路基本上土路为主,山顶有些地方即便是在天气好的时候,也十分险要,何况雨后。
起床后,出门到街上的小店早餐,小小夫妻店,顾客也不多,只做2种面条,虽说味道确实不错,但是慢得要命,真替他俩着急,这样怎能赚到钱。坐等面条间,大伙儿商议,还是老实点,去石潭逛逛就回家吧。
石潭的路不太宽,即便天气不好,车子也还是不少,在一个涵洞处出现了堵车,荒郊野外的,居然有交警在指挥,就这么堵堵停停,终于我们到达了石潭镇的旅游集散地,霞坑
这是座坐落在近山腰的一座小村子,说小也不小,村中一条曲折的小路,两车交汇都有点困难,此时这里已是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各地来的车子,无意间转进一个院子里,有个停车场,停好车,拿出之前准备的雨披,出发。
村子里的街面房都已是各种小店,吃饭住宿,哪儿还是什么山村呀。穿过这些新盖的好几层楼高的水泥楼房夹持的小街,拐个弯,我们就到了一条小河边,一座石拱桥飞跨其上,这几天雨水丰沛,黄褐色的河水暴涨,夹杂着泥浆飞腾咆哮而去。同行的朋友说当年我们来过这里,还曾在河床上的大石头上睡觉晒太阳呢,可是怎么一点点都想不起来呢。
河对面就是老村子,村子里的老房子基本上都集中在这里,包括两座保存得不错的祠堂。走过石拱桥,穿过小弄堂,等看到祠堂,这才回忆起之前的情景。与上次来此间隔可能已有个6-7年了,村子外面的场景已经面目全非了,只有这两座祠堂,还保留了原来的风貌。
祠堂门额高大,气势巍峨,大门边一对石鼓已经磨得锃光瓦亮,跨过高高的门槛,一进是很大的四方院落,青石板铺就的院子地面,四周一圈修葺整齐的排水沟,两边各有回廊,门廊与回廊的墙壁上悬挂着许多摄影名家在石潭拍摄的风光照片,朋友直接对着拍好发朋友圈了,无语。。。。。四面屋檐落水汇集到井字形院子中间,这是标准的徽州风水形制,两边的回廊地面略低于门廊的地面,到正厅却又上去三四个台阶,让正厅不觉中有种居高临下的威严,现在正堂供奉着这家祠堂宗族祖先的画像牌位,两侧的墙壁上有一些关于本宗族的名人事迹介绍。
祠堂的后院有一处厅堂,地势要高出前院3-4米,不知是地势所致还是另有讲究,现在是空空荡荡,放些个桌椅,貌似私塾讲堂。
参观完祠堂,我们顺着小弄堂转来转去,就出到村子后面,这里有一条小溪也是泛着泥浆水绕过村子汇进拱桥边的小河中,近处农田的油菜花正黄,远处起伏的群山在蒸腾的云气中时隐时现。
既来之则安之,虽说雨势不小,我们还是决定去爬一座山峰。沿着泥泞的小路穿过一小片农田,走过山脚下一座废弃的石头老屋,我们就到了山间林下的盘山小道。这雨时大时小,山水汇集在小道上顺势而下,我们走不多久,鞋子就已经灌满了水。
翻过小山头,山间的农田里间或是金黄的油菜花,亦有刚刚抽条吐芽桑枝老根,沿着石板路一路行来,山势时缓时急,雨雾时有时无。
在经过一片茶园时,我们不由啧啧称奇,这里的茶丛不似杭州龙井的密集呈长条状,而是一丛丛呈球状,虽说这样的我们之前也见过,但是茶丛低矮几近贴着地面,目测也是个20-30公分高的状况,却是头回见。在山脊斜坡上整齐地分布,显然是人工培植所致,只是为何要这么矮呢,特意的么?这样采摘岂不是很累人很费事,只可惜没有农人可以刨根究底。
在一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孤零零的小石头房子里略作休整,顺便观察一下,这座小房子看来还是供奉什么神仙牌位进行祭祀的地方,只是我们对于传统文化已然淡漠,不知所云了。
又翻上一座小山头,山顶豁然有一条柏油公路,虽不宽阔,却也平整。
走不多远,就看到个小村子,村口有农家乐的招牌,时已过午,肚子已经是咕咕在叫了,于是进门找老板看看能不能烧几碗面条,老板正忙着与一位客人微信转账,顺手一指叫我们到楼下的餐厅去,我偷眼一瞧,居然1800块,不知道这位客人消费了什么这么贵。
这个农家乐是一座3层小楼,建在路边,后面就是山坡地,从公路一侧进门其实是2楼,背面看的话是4层楼,我们从边上绕到一楼,厨房是边上另盖的一间平房,用的居然还是柴灶,连忙嘱咐厨娘烧面条,看到灶台上的猪肉烧毛笋不错,于是又点了几个小菜,最后结账要260多,有点贵了,难怪之前看到1800。
不过这里的毛笋真新鲜,随便一个就有十来斤重,大的更是有惊人的30-40斤,虽说很大,但却一点都不老,很嫩,笋壳里面雪白,肉质无渣带甜味,一路上看到不少农民挑担在卖,一块钱一斤,真有冲动买只回家呢。
我们沿着公路继续上山,雨势也开始小了下来,此时的公路已是在山脊上蜿蜒盘旋,远远的看见前面的山岗上有一座亭子,在云雾中时隐时现,有如仙境,不觉神往,于是放开步伐,直奔而去。
不多时,我们就到了亭子所在的小山包脚下,这里是整条山脉的分水岭,建有一座规模不小的竹制亭子,算是一个观景台,已经聚集了不少游客在此避雨,当然也有不少小贩。我们略作盘桓,继续往小山包上的亭子奔去。
天雨路滑,山路不太好走,所以这里也没有什么游客,等我们呼哧呼哧地爬到山顶的亭子里,才不由感叹不虚此行。
亭子居于山峰之顶,四面无遮挡,可做极目远眺,在我们沿路上山的一面,有一座山峰在近处与我们所在的山峰相呼应,迎着我们的一面山坡上种满了油菜花,正值花季最旺之时,满幅山坡遍布金黄,煞是好看。
其余三面则视野开阔,绵延的远山在低矮而沉郁的云层下变成天边的一抹黛色,最远处的天地分际却是一线明亮,勾画出远山的轮廓。近处坡地一路缓缓向下,遍植竹林,果树,以及低矮的茶丛。
我们坐在亭中休息,天空中的云层时开时合,极速翻滚向前,阳光在云层的间隙中有如一束舞台光束,洒向大山,大地,一路光影,缓缓地从我们眼前从左至右,明暗相间,在新雨刚刚清洗过的山岗里,田野间,间杂着山下蒸腾的云气上,时而沉郁,时而灿烂,我们放佛置身在与天地同高的屏幕前,观赏这大自然最壮丽的光影变幻,这奇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只是沉浸在这奇瑰的景色之中而忘乎所以。
美丽永远是瞬间,不过片刻,山下的云气蒸腾而上,眨眼间,我们所处的小亭子已经被云雾包围,四周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甚至于小亭子里面也飘进丝丝雨雾,数尺之外,已然模糊。不由感叹,大自然鬼斧神工,转瞬之间,我们经历的一切美好却可谓镜花水月,看来老天爷下了逐客令,我们也就识趣地下山去了。
翻过这座山岗,水泥路开始一路向下,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一条小狗,一直在我们的前后跑来跑去,我们注意了一下,路上除了我们也没有什么人同行,小狗忽而在路边草丛中翻滚挣扎,我们还以为它出了什么状况,走近一看,却是在撒欢儿。
雨水在路面上恣意的四散流淌,如同在路面上套了一层透明的外壳,我们一直向下,向下,小狗还是忽前忽后地一路相随,在一处山坳里,有一座小村子整齐地保留了原始的风貌,路边上不少长枪短跑的,我们急着赶路,也就没进村探究一番了,而一路相随的小狗却欢快地跑进村去,看来是我们自作多情了,小狗只是回家与我们同路而已。
山路环转,我们来到一个突出的山头处,这里有两个观景台,此时雨水已经停了,游客也不多,有一位在风中瑟瑟发抖的老大爷,正坐在边上贩卖旅游纪念品,不忍问他为何还在这里摆摊,看着也没什么生意,却原来这里昨夜雨势颇大,早上已阳光灿烂,谁知午后风云突变,看来山里的天气真是变幻无常呀。
从观景台下来不远,我们就走进了一座村子,依山而建,房屋高低错落,整个村子规模不小,穿行在逼仄的小巷中,这家前院挂着某某摄影协会之家,那家厅堂是某某户外俱乐部大本营,若是后门,后院则是大嫂大妈们在洗菜破鱼,一看就是农家乐的架势。本以为这里就是霞坑村了,谁知穿完了村庄才发现不是,沿着公路继续走,穿过一个一座横跨公路的城门模样建筑,公路极速盘桓而下,不时碰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上山的人,他们绝望地问我们还有多远,我们也从他们口中得知此去山下霞坑尚远,没办法,已经走在这个路上了,继续前行。
一路下山,又走大约一个半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了停车的霞坑,也就结束此次清明歙县游。

自己手贱,手机没有完全备份就刷机,结果石潭的照片都没了,

本篇游记共含7413个文字,4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6-05-12 15:24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2016-05-16 19: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