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路向北的日子 北纬53°的故事

  • 出发时间/2015-12-18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00RMB

行走于神州大地的最北端,我想可能再也不会来到这个苦寒之地,再也不会经受零下43°C的考验,也绝不会忘记2015年末特别的圣诞节。感谢每一个一起前往漠河的小伙伴,共同完成了心中寻北的梦。

2015年初第一次去东北的时候带了十几份暖宝宝,结果一片都没用上,原封不动地又带回了上海。为了处理这些暖宝宝,我打算前往更冷的地方,于是漠河自然成为最好选择:这里地处中国最北端,冬天气温自然要比绝大多数地方要低更多。然而行程易定,旅伴难寻,何况要去这么一个艰苦卓绝的地方,身边朋友听闻后全都望而却步。正当我为此犯难的时候,幸运地认识了一位喜欢周杰伦的妹纸,聊天中得知她也十分热衷于各地溜达,我猜当我跟她说想去祖国最北边的时候,她脑海里浮现的一定是那首《一路向北》的旋律,所以她不假思索地答应成为了本次旅行的吃货主力、颜值担当。另一方面,我还把要去漠河的决定告诉了户外负责人美芽,恰巧她也正策划着圣诞节带队去漠河的行程,一拍即合成为漠河之旅的向导领队。

漠河的行程安排很简单,主要由县城——北红村——北极村——县城的环线构成。其中县城是游客来到漠河的第一个落脚点,无论火车站还是飞机场皆坐落于此;北红村是中国最北面的村落,相对原始,理论上的最北点就在距离村子不远的黑龙江边;北极村则是最北邮局、最北哨所、最北界碑等一系列最北主题所在地。三地相聚较远,没有班车,只能包车拼车前往,途中穿梭于丛林深处,信号全无。此番漠河之行的食宿交通皆交给领队美芽负责,省去了不少麻烦。

根据安排,我们是从哈尔滨卧铺火车前往漠河。冬季一天共有三个班次,我和小伙伴搭乘的是2667(22:35-21:00)全程耗时22小时,是三趟车里最慢的一班,大站小站几乎站站都停,相比另外两趟看似浪费了不少时间,实际上由于整个白天列车都行经在大兴安岭之中,无疑是最能领略沿线风光的一趟车。以上观点被领队无情的总结为自我安慰,因为这班车票最好买。

哈尔滨作为中转站无疑也被列入行程之中,第二次到冰城的我自认对市内景点已经轻车熟路,完全能够胜任小伙伴的导游。而她也十分认同“花钱使在刀刃上”的理念,表示与其去那些门票高昂“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的景点,不如把哈尔滨的特色美食吃个遍来得实在。小伙伴曾提出到雪乡看看的意见,被我以“到了漠河雪乡的景也看得到”为理由蒙骗过去了,其实是因为我去过了。事实证明漠河的雪完全没有雪乡的好看,为了弥补只顾个人原因而造成的损失,我再次自私地提议将延吉图们作为旅行的首站。然而小伙伴貌似从没听说过这两个地方,在我极力忽悠以及百度百科的介绍下,她似乎对这个中国为数不多的朝鲜族自治州产生了兴趣,表示认可。

经过商讨最后行程如下:
                                     12月18日:上海延吉
                                     12月19日:延吉
                                     12月20日:延吉图们
                                                       图们哈尔滨
                                     12月21日:哈尔滨
                                     12月22日:哈尔滨漠河
                                     12月23日:漠河县城
                                     12月24日:漠河县城—北红村
                                     12月25日:北红村—北极村(圣诞村)
                                     12月26日:北极村—漠河县城
                                                        漠河哈尔滨
                                     12月27日:哈尔滨
                                     12月28日:哈尔滨上海                                      
      上海的出发与返回皆为飞机,由于提前两个月预订,机票总价在千元上下。其余省际交通为火车,其中延吉图们段为高铁。漠河段由领队美芽负责,共有超过20名驴友参加。延边哈尔滨则由我带着小伙伴自行玩耍。

你知道有多冷吗?!

12月中下旬的东北,尽管同样银装素裹,千里冰封,但气温绝没有隆冬时节那么低。延边期间白天在冰点附近,夜晚降至零下六七°C左右,哈尔滨更冷些,温度也就徘徊于零下10°C上下。对于东北来说完全属于温暖如春,以至于小伙伴在开头的几日始终表示“不够冷,不够冷,没有想象中冷。”当然漠河从来不会令人失望,刚抵达扑面而来的冷气使得双眸立即结起了霜,零下30°C仅仅只是小小的见面礼,第二天早晨气温降到了零下39°C,在北红村的那个早晨则为零下43°C,而此后一直到我们离开北极村,温度就没有超过零下40°C,包括一整个白天,太阳就犹如冰箱里的灯泡,毫无用处。据当地人说,最最冷的时候也就这样了,12月份如此低温也是少有的,而我们就这么度过了人生中最严寒的一个圣诞节,算是物超所值了吧。

如果你问我:零下43究竟是怎样的体验?我只能回答:就是冷呗。其实也还好,我依旧一片暖宝宝都没用哦,全送给小伙伴啦,她貌似全身贴了六七片呢。当然这样的低温全中国的确只有极个别的地方有可能达到,我们也做了不少极寒试验,玩得不亦乐乎。比如朝空中撒刚烧开的热水,立马就凝成洁白的雪花洒下,甚是壮观,又比如证明了室外撒尿并不用随身带根棍子等等。一个月后,霸王级寒潮袭击上海,使得魔都温度降到了数十年未有的零下7.2°C,让我又感受了北极村时候般的冷。事实说明,即使去过漠河,你也上不了天,南方的湿冷远远冷过北方的干冷,因此,南方的筒子完全抵得住东北的冬天。

除了自身,我们携带的电子产品也是需要保暖的,尤其iPhone特别容易冻关机,小伙伴的那只深受其害。在零下10°C的哈尔滨便宣告”阵亡“,以致漠河期间,她已经完全放弃了在室外掏出手机的念头,据说如今已经冻出了后遗症,回到南方偶尔也会发作。而我的大华为则成功抵住了零下43°C的考验,唯一一次挂机是由于我长时间拍照造成的,在此不禁要为国产手机点个赞。尽管如此,必要的保暖措施还是必要的,比如给手机套个橡胶壳,在兜里贴个暖宝宝保持热量等等。

关于摄影,第一次来东北的小伙伴坚持带了单反,可能她也认为不会再来第二回了,尤其是冬天的漠河,因此一定要留下最美的倩影。她把围巾包裹住相机,还在机身贴了暖宝宝,以最大可能延长使用时间。然而要美总是得付出代价的,穿得像熊一般自然好看不到哪儿去,至少得露出脸吧?因此不得不脱去帽子口罩甚至外套才显得不那么臃肿,挨冻是难免了。这时候小伙伴特地带来的红围巾可立了大功,洁白无瑕的冰天雪地里的一抹红色特别出挑,加10000分。

全文配图多出自本人手机拍摄,部分来自小伙伴的单反,包括她滴皂片啦~~~

分界线在此 闲话少说 旅程开始啦~

有过不少次坐飞机耳朵疼的经历,这回也不例外,生疼得仿佛被好几根针扎了一样,究竟怎么的体质才会如此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可能是目的地是朝鲜族自治州的缘故,不少乘客完全用韩语(朝鲜族语或许更贴切)交流,令人感觉身处国际航班。

经过三小时的飞行,顺利抵达延吉朝阳川机场。在这里英文已不再是第一外语,取而代之的是韩文。机场离市中心不远,大约20分钟的车程,但是守候的出租车司机却拒绝打表:“一共30!你问问其他人!谁会打表?”初来驾到,人生地不熟,加之天黑寒风瑟瑟,我们也只能委曲求全。上了车才发生,副驾驶已经坐上了一位男学生,还是拼车,实在是。

住宿选择在延边大学对面的明仕主题宾馆,交通便利以外,周边餐饮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安顿好行李后,我们便出门寻觅在延吉的第一顿晚餐。所有的店铺都写着中韩双语招牌,字体也与韩国综艺里打出的如出一辙,发了朋友圈后,不知情的都以为我们来到了韩国。简单查询之后,我们走进一家名为“百年石锅”的韩式料理,值得一提的是,店内的电视播放的居然是韩国SBS频道。点了一份石锅拌饭以及豆腐泡菜锅,量很足,最后还剩了些吃不下了。饭后时间尚早,打算压会儿马路,消化消化。路上行人寥寥,街边的店也大多已经打烊,显得冷冷清清。小伙伴兴冲冲地朝着不远处的冰糖葫芦摊跑去,毫不犹豫地在品种多样的糖葫芦里选择了山楂,“小时候就很喜欢吃呢!现在总算吃到正宗的啦!”吃着还不忘踩踩路边的积雪,口中咀嚼冰糖发出的声响与脚下踩踏冰雪的嘎吱声如出一辙。随意走进一家便利超市,无论饮料、饼干、薯片,还是方便面等等,商品包装无一例外,清一色的韩文标示,也不知道这些是从韩国进口而来,还是本地包装就是这样子的。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多钟,一方面是考虑到延吉没有实质景点,时间比较宽裕,睡到自然醒就好,另一方面当地早上温度都挺低的,一般都低于零下10°C,避开最冷时段也是有必要的。小伙伴依据点评决定到宾馆楼下的兴豆饭店吃早餐,这一整天的行程都会按此争取吃遍延吉市内评价最高最值得品尝的美食。所以,这顿早餐我们只点了一碗豆浆面,以上餐的时间判断,豆浆应该是点单后现打的,足够新鲜,但口味似乎有别于认知里的味道,难以形容至少可以接受。服务员刚端上来的时候,随手还递上了一把剪刀,开始没明白其用意,后来才发现整碗面实际上就只有一根哦,连续不断的一根,难怪需要剪刀呢。面条Q弹顺滑,夹带着浓稠的豆浆,小伙伴表示很满意,有营养。

填饱肚子后,前往参观马路对面的延边大学,时值周六校园里人烟稀少,也有一种可能是这天刚好是四六级考试的日子。校园里所有同行道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积雪只存与两旁的绿化里,也鲜有被人踩踏的痕迹,一切显得如此洁白无瑕、安静祥和。除了教学楼,校内还建有一座独具韩式风格的民宿博物馆,古朴不失庄重。简单闲逛一圈都没有见到几个人影,没能感受到民族大学的人文气息实在有些可惜。

从大学出来步行十分钟左右便来到一座开放式公园——人民公园。园内一池湖水在这个季节显然成为了露天滑冰场,人们尽可免费在冰面上游玩。几个小孩正跟着大人学习滑冰,稍大一些的技能已经驾轻就熟,滑行自如了。

不单是公园里的人工湖,天然河道同样是人们开展冬季户外活动的天然场所,只不过年长者居多。他们坐在一个特质的小板凳上,手持一对木棍作为划桨,有的灵活矫健滑行利落,有的则举步维艰稍不慎就有摔倒的可能。

走在大街上,只要竖起耳朵仔细听就会发现,刚与你擦肩而过的行人基本各个都用韩语交流,就如同当地方言一样那么稀松平常。途径延吉最大的贸易集市西市场,由于正在地段改造而显得狭窄简陋,海鲜水果干货一律露天摆放,较低的气温下并不用担心会腐败变质。

闲逛一路,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时分,午饭决定前往好评最多的全州拌饭。果不其然,当我们拉开店门,里面人声鼎沸,排队等候的队伍挤满了门口。店内分为普通餐桌以及榻榻米两种,大约等候了20分钟左右,我们被安排去了榻榻米区域,而且不得不与别人拼桌。榻榻米的房间需要拖鞋,餐桌只有二三十公分的高度,用餐者只能席地而坐,我这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无论怎样的姿势都坐不舒服。邻桌的三位朝鲜族阿姨聊得热火朝天,这一刻还真仿佛置身于韩剧之中。拌饭的味道很正,不愧是评价最赞的。

吃完了拌饭,我们重新出发寻找下一个人气美食——元奶奶包饭。如果说之前品尝的石锅拌饭在其他地方也能吃到的话,那么元奶奶包饭绝对只存在于延边地区。一盆肉、一盘菜、一碗饭构成包饭的基本模式,肉有肘子肉、牛肉两种,菜主要有生菜、白菜、海带等等,饭则是蛋炒饭。吃法很简单:将肉和饭以此放在菜叶子里包一起来一起食用,如同吃北京烤鸭,特制酱料不可缺少哟。

当我们走进一家元奶奶店后,一股难以名状的酸爽味扑面而来,原来店内同样设有榻榻米,需要脱鞋。分不清这是包饭原本的味道还是脱鞋散发的异味,总之实在无法忍受,还没来得及看菜单就决定离开为上。因此这顿包饭不是在延吉吃的,而是后一天的图们。正巧斜对面有一家画图明太屋,一查也是被列入榜单的便走了过去。此店特色为明太鱼,据说也是延边地区独有,因为只是为了尝尝味道,我们只点了这一道菜,老板听闻愣了一下显得有些不乐意,碍于我们是店里唯一的客人也就没说什么。上菜后,完全傻眼,整条鱼都被火红的酱包裹,光看着就知道一定很辣。辣中带甜的酱料搭配鲜嫩的鱼肉还是值得称道的。或许为防止太辣上火,鱼里专门添加了豆芽,然而最终我们还是被辣酱打败,没吃完便撤了。

午后的延吉温度升到了0°C左右,刚吃过辣的我们感觉暖和了不少。来到延吉市内最大的河流,一座大桥横跨两岸,宽度不逊于上海的黄浦江。封冻的江面被划分出简单的赛道,几辆越野车在上面飞驰,可见有多结实。行走在冰面上难免踉跄,扫除积雪能够清晰地看见冰面下的气泡以及富有层次感的结块,想必这江水应该还是较为清澈的。尽管只是下午三点,却仿佛已到落日时分,因为纬度的关系,太阳西斜的程度要比上海大很多,影子有随之被拉得更长。同样的,天黑的时间也比上海提早了一个多小时,尤其是临近冬至,基本上四点不到天就完全暗了下来。玩了一会儿,我们便动身,争取在天黑前返回住处。

回到住处休整片刻后,就近走进了楼下的“服务大楼延吉冷面”,都把本店特色直接写在门面上了,不品尝一下实在说不过去,另外还点了份炸酱面和锅包肉。与上海的干拌面不同,这里的冷面是有汤水的,浇头丰富了不少,有黄瓜丝儿、肉片儿、鸡蛋等。面成纯黑色,同样需要剪刀协助,吸上一口,真心冷呐,汤水也是冷的,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常温的嘛,没结冰就不错啦,甜甜辣辣的味道很是开胃。

结束延吉吃货的一日游,我们即将踏上前来延边最重要的目的地——中朝边境。按照我最初的想法,离开延吉之后可以直接坐火车前往较远的珲春,那里的防川风景区位于中朝俄三国边境之地,天气好的话甚至可以远眺十五公里外的日本海。随后再返回图们游历中朝边境口岸,这是延边边境一日游的基本路线。然而小伙伴对这个计划并不感冒,“去图们珲春你想去就自己去吧,难得来一次,可能以后都不会来了,别留遗憾了。但我不想去,我就在图们等你。”可我又怎能撇下小伙伴呢?更不能勉强人家必须跟我去,所以就放弃了珲春的路线。

2015年夏天正式开通了哈尔滨珲春的高铁线路,其中延吉图们段只需15分钟,票价也特别亲民,才11元。不过高铁站离市区较远,从住处打的到车站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15块左右。由此也能看出延吉图们段高铁是有多给力吧。少了个景点,时间也就宽裕多了。我们预订了中午的班次,早晨依旧能够睡到自然醒,吃完早餐再出发,时间也绰绰有余。

图们高铁站同样远离市区,需打车或坐班车前往。正巧出站时,门前刚好停着一辆出租,车内已经候着两位姑娘,看来这司机是打算坐满才出发的意思。我们打算先到火车站把行李寄存再另作安排,一路荒凉,即使开进市区,街上也见不着几个行人,相比于延吉图们估计只能算一个小镇。抵达火车站,刚下车就有一位出租车司机凑上来问我们是不是要去边境口岸,因为车站国营寄存处没有开,他又热心地带我们去路边的杂货店寄存行李。在开去口岸的路上,司机一边给我们介绍参观路线,一边嘱咐几个景点距离较远得包车,原来之前这么热心都是为了这个。起初我们并没有答应他,而他在将我们送达口岸后也没有走,一直候着。商量过后还是决定包他的车,两个人50元。

第一站是公路口岸,一座铁桥横跨图们江上,对岸便是朝鲜南阳市。花25元是可以上桥的,不过只能走一半,另一半就属于金三胖的了。口岸边竖立着几座象征中朝友谊的纪念碑,只是木质结构的,也就是木板而已,有点low。路边有条小道是能够走下去的,这才发生整个口岸也是个防汛提,从堤岸下再看口岸上的那座国门还是相当雄伟的。小道直通图们江,铁丝网的阻隔、警示牌的标语时刻提醒着你,这里是边境,是国界。

第二站铁路口岸,一样的铁桥,一样的国门,唯一区别只是这座铁桥上有铁轨,开火车的。紧接着便是界碑,不知为何界碑不是矗立在公路或者铁路口岸上,相比国门,也许界碑更具有国家的象征。界碑后也有一条通往图们江的小路,不过这里没有铁丝网、没有警示牌,可以大摇大摆地一路走到江边。岸边的石刻告诉我们这里是一个渡口,曾几何时两岸有船舶往来也说不定。冻结的图们江宽度只有百余米,据说不少饥饿的朝鲜人会趁夜色过江来到图们,他们被称为北逃者。事实上,图们江两岸的人们说着同样的语言,甚至属于同样的民族,却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接下来,车子始终开在边境线上,司机开得很慢,使得我们能够更仔细地观察对岸的景色,光秃秃的山上居然没有一棵树,偶尔能看见朝鲜人赶着牛。行车的终点是一座朝鲜火车站,当然我们在它的对岸,但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站台上两位领导人的相片。

边境之行结束,司机把我们送到一家元奶奶包饭,吃完天还没黑,离晚上八点的火车也还早,实在找不到哪里逛,就近在一家面包店蹭网蹭电源。第二天就到哈尔滨拉。

我们在哈尔滨的住宿是一家青年旅舍,名叫“弗拉基米尔”,床位铺60一晚。也许是才早上九点多缘故,房间里的舍友都还没起床,简单地寒暄几句,他们当晚就要坐火车赶赴漠河,比我们早一天。第一次感受青旅,除了床位价格便宜以外,结交各类路上的人是难得的收获,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因为各种原因选择出发旅行,有的牛逼,有的装逼,anyway,who cares?

凭借前一次来访哈尔滨的记忆,充当一回小伙伴的导游。中央大街依旧是首站的不二之选,印象中的冰雕尚未成形,雕刻师们在冰块上细细雕琢,铁椎的敲击声,电锯的嘶鸣声,宛如建筑工地一般。但人群仍然络绎不绝,除了欣赏一栋栋异国风情的苏式建筑,一边啃着马迭尔冰棍,一边驻足观看冰雕制作过程,在零下15°C的室外,也算一种别样的体验。

中央大街从头走到了尾,松花江上滑了冰后,不知不觉就已到了午餐时分。华梅西餐厅成了我们的首选,不仅因为其名气,也为了吃一顿正宗的俄式西餐。一般而言,在饭点选择人气餐厅的结果就是排队,因此等待区区30分钟,我们应该要偷笑了。餐厅分为上下两层,强烈要求二层,环境更为精致,一层相对如同食堂。秉承点评上的推荐:红菜汤,类似与上海的罗宋汤,稍酸一些;瓦罐牛肉,肉质紧密有嚼劲,别看瓦罐小,但够深,所以肉还挺多的;马哈鱼:特色必点,鲜嫩入口即化,就是小了点;香葱面包,就当是主食吧。四样加起来近200rmb,性价比其实并不高,不过看在百年老店的份儿上,主要体验贵族气氛,还是值得品尝一回的。

补充完能量,继续前往下一标志性景点——圣索菲亚大教堂。阴沉的天空开始飘落雪花,令我们兴奋不已。雪中的教堂显得愈发庄重古典,游览的人们冒雪合影,十几只白鸽逗留在教堂的墙体上,完全与积雪融合在一起,偶尔飞落地面啄食游客洒下的食物,悠然自得。

其实并没有到吃晚饭的时候,但下午三点多天就暗了下来,使我们不由自主地开启了觅食模式。不知这春饼与南方的春卷有何实质的区别,硬要说有,那就是老昌春饼的吃法更类似于北京烤鸭,其实就是一样的吃法啦。饼有两种,直观的分别是,一种是透明的,一种是不透明的,两者厚薄程度是一样的哦。透明的抹了油,不透明的就是北京烤鸭的饼子hhhh,原谅我并不知道两种饼的正确读法。馅料点了鱼香肉丝、熏肉以及大拉皮,事实证明我们忽略了东北菜的真谛—量大,后面另加了两组饼依然没有把菜消灭干净,只能无奈地浪费了粮食。

吃多了就要出门转转消化消化,夜幕下的哈尔滨华灯溢彩,本就精致的楼宇更为绚丽夺目。同样也更为冻人,逛一会儿就打道回府了。

翌日正是冬至,按照习俗该吃饺子,于是“东方饺子王”成了这天早饭的选择。

吃完饺子,坐上公交车开赴今天的目的地——老道外。顾名思义,哈尔滨市区被分为道里与道外,中央大街、索菲亚大教堂等都在道里区,所谓的老道外自然是在道外啦,这里保留了更多老哈尔滨人的历史遗迹。行经路上也的确感受到了车子逐渐远离市中心的过程,路上行人慢慢变少,道路积雪结冰却愈发明显。大约半小时到站,刚下车就仿佛置身于民国谍战剧场景之中,这儿俨然是一个天然的影视基地嘛。成片的巴洛克建筑,前前后后一共五六排,斑驳的墙体透出浓厚的历史感。前来游览的人屈指可数,这份难得的清静如同楼梯间、台阶上的积雪令人不忍打扰。

点评上说老道外的张飞扒肉特别有名,而且是这一品牌的创始店。慕名而去才发现所谓扒肉实际就是肘子肉,好大一块酱肉哟,两人尝尝味道足够了。

这一顿毛毛熏肉其实是在漠河返回哈尔滨之后吃的,为了游记的地点顺序提前放了上来。亮点是有一锅热汤,此处的饼换成了上海俗称的qiang饼。此番哈尔滨之行几乎吃遍了当地所有著名菜色,满足啦。

就在一年中黑夜最长的那晚,我们终于登上了开往漠河的列车,一路向北的愿望即将实现。

一觉醒来,窗外的雪原在阳光照耀下格外刺眼,手机定位一会儿显示在呼伦贝尔,一会儿显示在鄂伦春旗,似乎我们正行驶在内蒙的地界上。

闲来无聊 拍拍同行的小伙伴 同样兴奋的她一个劲儿的拍窗外的风景。

要知道车内外温差有多大?看这窗台上、车门上的冰雪就一目了然了。

列车在加格达奇的时候停留了十五分钟,一行人纷纷下车透透气望望风。此站过后便正式进入大兴安岭地区了,风景变得更为原始,手机信号也随之消失,只有在进站的时候偶尔显示。虽说是站站停的慢车,许多鲜为人知的小站只是停留区区一两分钟,其实每个站台都各具特点,有的更富有苏联风格。大兴安岭的景色即使隔着窗户也怎么都看不厌,令人更加期待真正身临其境时候的感受。只可惜下午三点太阳便匆匆下了山,此后六个多小时也就漆黑一片,啥也看不见了。

深夜十点,列车缓缓驶入漠河车站,大家欢欣鼓舞地告别22小时的车程。一踏上北国之境的土地便收到第一份浓厚的大礼:寒风立马将鼻膜冻住,久违的感觉让我确信!是的!漠河,我们到了!

漠河县城度过第一夜后,早晨五点醒来,一看手机显示室外零下39°C,惊讶之余又感到兴奋不已。脑海里忽然浮现以前看过的一系列极寒实验的场景,心想自己也一定要亲自验证一下,于是起床洗漱的同时,特地烧了一壶水。将烧开的热水倒入保温瓶中,穿戴整齐之后便准备出门进行实验。刚进入零下39°C的环境时其实并没有特别冷的感觉,迫不及待地把近100°C的开水倒进杯中,我要做的实验是把开水洒向空中会发生什么?一!二!三!泼!只见洒出去的水立马化为白色烟雾散布空中,甚是壮观。同行的小伙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直呼神奇,也连忙亲自泼洒了几次,玩得不亦乐乎,一会儿整瓶水就被洒完了。

天色渐亮,漠河县城的全貌开始显现,这是个被冰封的世界,路面上并即使清扫过多次,依旧结冰严重,空气中弥漫着轻轻的薄雾,屋子冒出的炊烟,偶有外出的行人,在晨光中显得一派宁静祥和。在商铺简单采购点补给品后,我们正式的漠河之行就起程啦。

离开漠河县城之后不久,手机信号就消失了,联也不通,移也不动。深入大兴安岭,景色也愈发原始,冰封的河道,过膝的积雪,直插云霄的白桦树。第一次看到晶莹剔透的雾凇,感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没有严寒哪儿能见到如此美景。

小伙伴也顾不上寒冷,脱掉厚重的外套,披上红色围巾,在雪地里,雾凇下各种pose。洁白一片中的一抹红,十分出挑。看她涨着通红的脸蛋儿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美丽冻人。

抵达行程中唯一的补给站,同样也是第一个收费景点——龙江第一湾。这里还是中俄边界所在地,不知不觉我们居然来到国境边上。然而想要看到壮观的第一湾,必须爬上高处的栈道,由于积雪结冰,攀爬异常艰难,我们放弃了登栈道,选择相对容易的走上黑龙江上。江边悬挂着的警示语,江心插着的警示旗,一再提醒着我们不能越界。事实上为了避免越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警示旗安插的位置离实际的中心线还有一段距离。但也无碍我们假装越界的装逼举动。

抵达乌苏里浅滩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因为这里是纬度上中国的最北点,天色明显已经暗淡下来,月亮更已经悬挂空中。2015年的平安夜,我们不负众望终于找到北了。

——————————分割线      未完待续————————

本篇游记共含9833个文字,25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老么劲_哎呀呀 的图片:

这个要是晚上看见就的话我觉得还挺恐怖的。。。

2016-05-11 11:58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5-11 12:26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下,挺好。

2016-05-16 01:01

美文美图,收藏了慢慢观赏~

2016-05-16 13:52

我也想冬天去一次漠河!加油写完吧!!

2016-06-16 10:1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