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遇见大昭寺的阳光 ——西藏之行

19
女巫 LV.8
2016-05-11 13:16 1684/7
  • 出发时间/2016-02-06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闭目的经殿,缭绕的桑烟,被佛主俯视下的苍生,猜不透的轮回,走不完的转经路
西藏,像是一个遥远的传说,华丽而充满神奇。
我来了。

第一天 西安——拉萨

一早,西安咸阳机场直飞拉萨贡嘎机场,迷糊补了会觉,睁开眼睛后,一眼看到窗外连绵的雪山,在阳光下闪烁着圣洁的光茫,心情激动难以言表,这么美的地方,为什么我来得这么迟?
快到拉萨上空时,有气流颠簸,小海同学开始晕机呕吐。我则享受着过山车一般的刺激,心里有点歉疚。

飞机降落,高原的阳光强硬的打在人身上,到处白茫茫的一片,眼睛有点睁不开。
坐上机场大巴,迎着炫目的阳光,向拉萨方向驶去。


司机是名中年藏族男士,有着黑红色的脸庞,一路开心地跟着收音机里的藏族歌曲高声唱着,优美的旋律充满神秘异域风情,很想存到手机里以后可以听听,用软件听歌识曲竟然都无法识别,收起心思,还是好好地享受这些歌吧。

车窗外是光秃秃的土地和山峰,感觉心跳有点快,不知道是高原的原因,还是小确幸的激动。小海在努力地与晕车斗争,没有心情欣赏外面的风景。

进入拉萨城,首先看到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真切地有种踏实感。第一感觉,这座让人魂牵梦萦的西藏首府并没有什么出众之处,有点小,有点乱,有些内地连锁小店让人觉得不该出现在这儿。

车转了个弯,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时候,布达拉宫,竟然一下子撞入眼睛,第一时间没有反映过来
就这样?这么轻易就看到了?

在午后的日光下,白色和红色宫墙没有想像中的光彩夺目,在尘世的喧嚣中,这座高高在上的古老神秘的宫殿显得有些静默,
无论如何,有了她,这座城市立刻显示出了与众不同。
拉萨,我来了!

打车去到提前预定好的全季酒店,跟上午到达的小续父子汇合,这是一个奇怪又奇妙的组合,人生的某段旅程,总是有无法预知的人陪你走过。
酒店也是正值放年假期间,人手不足,房间还没有收拾出来,再就是因为网络订房,前台也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等了近一个小时。
五点多,依旧是蓝天白云,日光还很好,刚刚组团的四人一起去德吉路吃了顿晚饭,过年期间,有很多店都没有开张,饭菜果然如攻略上说的口味一般。
喝了点啤酒,味道不是很习惯,对于这座城市,我还是很陌生,小续曾经来过,对拉萨的几条主要街道还是比较熟悉,幸好有他,我们找吃饭的地方不是那么难。

晚饭期间,小海一直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吐,她的高反来得快又迅猛,饭后陪她去药店买了红景天与氧气瓶。
老爷子年近七旬,竟然一点反映没有,还能喝点白酒,打心底里佩服。  
晚上,开始有点心跳加速、头痛,辗转难眠,听从了当地人的劝告,没有碰水。
小海的反映更加厉害,开始吃红景天、吸氧。

第二天 布达拉宫 八廓街 大昭寺

印象中最漫长的一个夜晚,可能是因为头痛,也可能是因为太兴奋,一直无法入睡。
连翻身的动作都不敢太大,怕呼吸急促、心跳加快,所有的动作都慢慢来,听着外面车流的声音,尽可能的用瑜伽的呼吸法,让自己平静下来,除了慢慢适应,没有任何别的办法。
听着小海也是翻来翻去,一会儿喝点水,一会儿吸吸氧,一夜无眠,后来听她说,当时就已经动了要回家的念头。
天亮得太慢了,看到天光亮起,唯一的念头就是,出去,再也不要赖在床上了。
小海经过一夜的高反折磨,已经没有力气了,没有起床,约好了我去吃饭,给她带点回来。 

叔叔、小续想去德吉北路喝玉包子的菜粥,一起打车前往,8点多,天还没有大亮。
粥还不错,只是包子馒头什么的都太难吃了。
吃完早饭后,他们爷俩直奔药王山,我提了点吃的回宾馆给小海送去,然后赶回药王山与他们会合。
在这里,可以看到布达拉宫的全貌,正是50元人民币上的图像取景地,好多人都举着50元在这儿拍照。
早晨的阳光正好,很喜欢这样的温度,天蓝得不太真实,身旁有年轻人的笑声,夜里的辗转折腾恍然如梦,难道真的只是场噩梦?

空气稀薄、所有的动作都只能放慢,一呼一吸也都刻意深达肺腑,放慢动作、放慢语言、放慢思想、可能也只有这样才能体会到这高原圣地的佛家真意。
穿过马路、通过安检,与转寺的人流一起,沿顺时针方向,开始朝圣之旅。

金色的转经筒有些年头了,木头的把手都已看不出本色,不知经过多少双虔诚的手的拨动才变成这样。
当用手轻轻地拨动, 仿佛听见千百年来绵延不断的诵经声。

白墙上立体感很强的壁画。

桑烟的味道,我竟然很喜欢。

冬日里在白墙下晒太阳的老人

离大门还有一条街的距离,竟然就排起了长队,有游客,也有很多前来朝圣的藏民。
被暖暖的阳光拥抱着,随着人群慢慢向前挪动,巍峨的宫殿近在咫尺。
老爷子在前方不远处的凳子上坐着等,我和小续聊着天,悄悄议论着过往的行人,从服饰到发型到姿态,快乐地分享着彼此的小小恶趣味。
享受着生命中难得的闲暇时光,漫长的等待倒觉得是件幸福的事。
一会儿,老爷子举着手机过来了,原来他在跟朋友视频,他很开心在告诉人家:我在拉萨,没有高反,呵呵,你看看布达拉宫······
聊了好一会,我说这可是用的流量啊,老爷子豪爽地说:没事,反正不花我的钱。
可怜的小续。

原来,生命里有些时光是用来大步疾走的,有些时光是用来漫步细酌的,有些是用来揣在心底怀念的。

蓝天下,白色真是一种圣洁的颜色。布达拉宫重重叠叠,迂回曲折,同山体融为一体,高高耸立,壮观巍峨。

布达拉宫始建于公元7世纪藏王松赞干布时期,距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
布达拉宫外观13层,高110米,自山脚向上,直至山顶。由东部的白宫(达赖喇嘛居住的地方 ),中部的红宫(佛殿及历代达赖喇嘛灵塔殿)组成。
红宫前面有一白色高耸的墙面为晒佛台,据说在佛教的节日用来悬挂大幅佛像挂毯。

布达拉宫中各座殿堂中保存有大量的珍贵文物和佛教艺术品。
随人流慢慢走过供奉着佛像、灵塔、坛城的各种宫殿,以虔诚的心、安静的视觉、感受着某种突如其来的领悟、双手合十,慢慢步入这个神秘世界。
这种慢慢行走、放空身心的感觉太舒服了,同是人间,这里却是另一个世界。

我喜欢这儿,喜欢她的骄傲、孤独、与寂寞,喜欢那份冷冷地坚持,喜欢那将大爱深藏与心不轻易言表的矜持。
可是,我们只是在她的怀里行走,无法感知她心脏的脉动,无法真正的将自己融入。
我知道,只要没有真正地匍匐在地上,就不可能听见西藏心跳的声音。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爬到了宫殿中间的位置,小海也赶来了,但是由于只能随着人流移动步伐,无法在原地等候,我们只好先行。
出来后,正巧看到个邮局,小续的爱好就是收集各地的邮戳,于是写了两张名信片,投入邮筒,也不知道是它先到还是我们先到。
走了大半天,都有点累了,午饭就在酒店旁边的一个川菜馆吃的,青菜有点贵,口味一般,只是有道菜——虎皮青椒,老爷子很喜欢,据说回家后自己又学着做了好几次。
小续给老爷子用矿泉水瓶子装了些白酒,一直随身背着,他的背包里,除了相机,还有给老爷子准备的零食、酸奶、咸菜等,嗯,是个细心孝顺的好孩子。
午后,大家随老爷子的作息习惯,回去休息一个小时。
下午,步行到八廓街。

八廓街又名八角街,是拉萨著名的转经道和商业中心

昭寺,藏语为"觉康",又名"祖拉康",是藏传佛教信徒朝圣的终点。
无论是大昭寺前还是在尘土飞扬的路边,处处可见磕长头的人,他们无视身边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信仰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广场很大,广场中央有个高大的经幡旗杆,周围很多信徒,有磕头的,有坐着闭目嘴里念念有词的,我们一行四人,选了个不影响别人的地方,席地而座,冬日的阳光暖暖的晒着后背,舒服的让人想躺倒睡觉。
事实上,我们也那么做了。

淡季时的大昭寺,下午4点就对游客关闭了,我们只能这样仰视他,感受他的气息。

有很多人在转八廓街,我们也在转,但最大的不同在于,人家在专心走路,口中念念有词,我们却在东张西望,嘴里嘀嘀咕咕。
对于我们这个内含吃货的组合来说,最大的遗憾是,很多知名的甜茶馆没有营业,满足不了吃货的心和胃。

传说中,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在一次游历中爱上一个民间女子玛吉阿米,并难以自拔,甚至溜出寺院与其相会。
他们凄美的爱情故事后来广为流传。
这座被认为是他俩幽会的小楼如今被改为藏、中、印和尼泊尔风味的餐厅,并以玛吉阿米的名字命名。

街道两旁很人性化的排放着很多长椅,供人歇脚。走累了,我们也挤在当地人中间坐下来,小海拿出她的超级-自拍神器,带三脚架、自拍镜、遥控,着实让我们惊艳了一把,这好奇的爷俩在玩自拍。

打车去吃饭,是一名徐州籍的司机,得知我们从山东来,而且还有两个老乡,顿时热情起来,下车时师傅好奇地问,你们这家人是什么关系?我们告诉他,这是爷爷爸爸妈妈女儿一家四口
晚饭吃的柴火炖鸡,很不像藏地餐厅的一个地方,因为等候的时间有点长,大家围着烤火也倦了,开始自己下手去烧火炒菜,当然也是为了作作秀拍拍片。吃的很好的一顿。两块鸡胗,大家让来让去,小续吃了一块,最后一块让小海夹起来喂老爷子吃了,那画面看起来真的很有爱,越来越像一家人了
回去的路上,小海没等回到宾馆就下车吐了,我也干脆下车,陪她走回去,就在那么难受的情况下,她还要一家一家的去找原麦的面包片,我是属于走到哪里都能吃能喝的,对她的讲究有点不屑一顾。后来证明,这袋面包确实成了这几天小海的主要食粮。

第三天 拉萨——纳木措

又是一个头痛难眠的夜晚。
六点半,天还黑着,风很寒。跟小贱约好一起去提车,这一家子人,老的老,弱的弱,感觉到了事上,也就我们俩能出点力了
打车到了拉萨河旁边,租车老板还没到,只好在桥边等。
有只小狗闻风过来,在我们腿边打转,想靠近取暖,也想表达好意,我们从桥这边走到那边,他就一直跟着,这可能是一只没有主人的小狗,很可怜,跟小续说,如果我住在这儿,就领养它。
黑黑的河流,流水声中能听到野鸭的啾啾叫声,远处天色有点发红,那是一会儿日出的地方。

七点,有军号声响起,那是某个军营的起床号,顿时冷清的河热闹起来。
租车的老板是位黑脸膛的河南人,非常憨厚。
因为是四人团,还有位老人,小续很豪爽地租了一辆豪华车——陆地巡洋舰,一天租金1000。

开回酒店楼下,想清理下后备箱,结果怎么都打不开,只得哭笑不得地打电话咨询车主。 
退房,所有行李都装上车,顿时觉得自由了许多。
早饭后,启程北线——纳木措。

天空是纯净的蓝色 因为是冬天,到处是灰秃秃的山和枯草,没有绿色,远处有雪山的痕迹。

远远看到的雪山,竟然是念青唐古拉山,很意外,这个从小就在地理书上熟知的名字,竟然以这种突兀的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

在一个挂满经幡的山口处停下车,进到一个小店里,发现昨天想了一天的甜茶,竟然在这里有。
尽管味道有点淡,没有想象中的浓香扑鼻,但是心底已经深深地满足了。

老爷子喝了一口,连连说喝不了这个味道,小海也是浅尝一口就不喝了,只有我和小续两人,喝掉了一大壶。

藏族的小孩子,头发脸都黑乎乎的,身上衣服油腻腻的,跟在他们身后的小狗也一样看不出原来的毛色,灰灰的一团,可是,他们那么快乐。
外面的风沙很大,气候寒冷,可是他们的天空那么辽阔,天地那么宽广,充满着酥油和牛粪味道的家,是那么温暖。

用酥油茶装满了肚子,继续上路。
越往北,仿佛就越来越冷,荒凉的路途上,看不到一丝的绿意,天空蓝的不像是真的,远远有一点白云的痕迹,远处的雪山,不停向我们展现着不同的面貌。

入藏的列车像一条大青虫,从山的那一边,从天空地面的交界处,远远迤逦而来,近了,让我们听到它的声音,看到每一节车厢,看到车窗后隐隐约约的人,来不及对视一眼,又缓缓远去,消失在另一端。

到达当雄县城,顺一条马路横贯而过,就看完了这个小县城的全景,先去找了家面馆吃午饭。
非常艰难的一顿饭,倒不是因为面有多么难吃,实在是胃里翻腾着,必须要强压着才能一口一口地说服自己咽下去,小海更加不舒服,基本没吃什么东西。
庆幸的是,小续和老爷子倒是没事,只是有一点头疼。

白马宾馆是当地条件最好的了。有地暖,还有制氧机。
前台只有一位藏族姑娘,说着不太流利的汉语,很认真也很热情。
在房间休息了一会,竟然睡着了,大约睡了半个小时左右,在满心的喜悦和幸福中醒来,深切地体会到,能够入睡,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对这个宾馆的好感度增加三颗星。

把所有的厚衣服都穿上,一行四人,出发前往纳木措,嗯,那儿不错。
没想到路程还有那么远,风景很美。
沿途有很多牦牛,在吃着干草,偶而地,有个牧民从荒原穿过,浑然不觉风鼓动着他的裙摆。

纯净的蓝色天空下、雪山圣洁的反射着日光,辽阔的灰黄色土地,黑色的牦牛点点散落,狂风中鼓荡着的彩色经幡,如果你没有真正站立在个地方,亲身用你的面庞和身体感受寒风的吹拂,用你的眼睛真正看到,你永远不能知道它的美有多震撼,永远不能领悟到这块土地的魅力。
一路上不知道因为美景而停了多少次。

位于念青唐古拉山脉的那根拉山口,海拔5190米。这里号称属于生命禁区。
山口可以看到天际美丽的圣湖纳木措,在藏民心中,每个山口都是神圣之地,因此,山口挂满了经幡,表现对神灵的敬畏。
北风凛冽,气温很低,风大如狂,经幡欲裂,几乎要把人吹走,阵阵的头痛几欲令人窒息,空气中有一种让人恐惧的纯净,好似一切都不那么真实,在这海拔5000多米大石头上,竟然刻着仓央嘉措的诗词,这种感觉,痛苦又美好,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在这里,发生了一件至今想起来有点灵异的事。
我和小海顶着几欲把人吹走的大风,小心缓慢地走到这块大石头下,我们挤在一起,打算合影,就在这时,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个人,一路跑来,仿佛这不是在大风凛冽海拔5000多的高原,他笑着冲我们挥手,说着听不懂的语言,仿佛就在那么一楞神的功夫,他就来到我们身边,从衣着和面庞看,是当地人,可是他为什么像个导游一样的热情和自来熟?他蹲在我们身边,和我们挤在一起,就这样,三人跟最亲密的朋友一般,笑着合影。

他笑得露出了白牙,在要离开的时候,竟然伸手摸了一把我的下巴,不知道给我们拍照的小续和一旁的小海是什么反映,我是彻底傻了,眼睁睁看着他如履平地一般跑下山坡,消失在风中。

他的出现和消失都那么不真实,回到车上,放眼望去,呼啸的风中除了雪山就是荒原,这个地方,往往开很久的车,都看不到一点人烟,他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又去往哪里?这成了一个迷。

当雄的白马宾馆,深夜因高反辗转无法入睡,迷迷糊糊间想起这个人,拿出相机,想看看镜头里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个人出现过,打开,又关上,竟然没有勇气看~~~
第二天白天,叫了小海小续两人一起才敢翻看,还好,这人确实存在过,不是我大脑缺氧缺觉出现的臆想幻觉。

这蓝色水晶一般的冰,下面还有水流和气泡,在阳光下璀璨夺目,小续特别喜欢,连连叫我们去看,实在不忍心用脚踩过。

这是一片背阴的山坡,雪特别厚,也不知积了多少年了,一脚踩下去,直到脚踝,这片寂寥的雪地上,有没有人像我们这样?
惊喜、肃穆、敬仰、顽心大起
然后年龄加起来有100岁的三个人,打起了雪仗

在冰河里饮水的牦牛

到达纳木措的时候,已是晚上7点,
远远看到,落日的余辉映红了白色结冰的湖面。顶着风,我们向着湖走去。

有人从湖那边走来,对我们打招呼,也是几名游客,他们开玩笑说,这一天了,总算见到几个活人了。
冬天,这里是淡季,到处充满了不可言说的寂寥感,可正是这种专属的荒凉深深吸引着我们,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呢?
眼睛里全是自然风景,没有人头攒动的拥挤,耳朵里全是天籁的声音,没有人声鼎沸的嘈杂。

老爷子和小海留在岸边,我和小续走了进去,小心翼翼、有时手脚并用,远远地,试探着向着湖的中心走去,很滑,很空旷,很没有安全感

可是,站立了看向金光闪闪的远处时,所有高反带来的不适竟然都不见了,夕阳彩霞、远山侧影、白玉般的冰湖、吹过耳畔的高原的风,天大地大,只有我们在这里。

湖面的冰有些狰狞,像是某一夜某个不为人所知的时刻,有只魔法的手轻轻拂过,这些浪花便被定格在这里,等到来年的春天,第一屡春风吹过的时候,魔咒被解除,湖水才能从沉睡中醒来,到时候,我们站立过的地方,将碧波轻漾,景致万千。

返回县城的途中,天已经黑了,星空没有任何意外地出现在我们眼前,为这一天的经历划上一个奢华的句号。
黑漆漆的山道上,寒冷刺骨的风里,缩着手和脖子看星空的这几个人,是有多傻,又有多么幸福。
回到车里,小续兴奋地问老爷子,咱们来值了吧?星空多好看!老爷子说:有什么稀罕,我小时候天天看。哈哈,就算身体再难受,听到这爷俩的对话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第四天 当雄 ——拉萨 大昭寺

早晨,约好了去当雄最大的寺院——康玛寺看看,据说寺内现存的300多年前的石刻造像墙很有名,老爷子和小海都不去,我和小续设好导航早早出发。寺内有很多野狗聚集,因为怕老爷子和小海等急了,没有再进到里面。

返途,小续要求拍一张雄赳赳气昂昂压过小冰河的照片,满足了他的奇怪心愿。
路上接到领导电话指示,今年上班第一天不用去拜年了,小续哈哈大笑,远在几千里之外的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事。
只因说了一个“吐”字,第一次因高反吐了,把早晨吃的几块饼干、喝的水都吐了出来,无视一旁民居里探头打量的好奇目光,胃里舒服多了。

再次经过这个位于念青唐古拉山下的经幡堆,善良的藏族小伙送给我一叠风马旗,教给我喊一句藏语,同时迎风挥洒出去,他说,这是祈福的意思。

回到拉萨,海拔稍低,感觉好多了,下午,小海在宾馆补觉,我们三去大昭寺。
买了票,小续给找了一位解说员,才逐渐明白这座寺庙的渊源和传说。
有"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的说法,可见大昭寺在藏族人民心中的位置。

在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前,看到很多中外游客安静地坐在地上,密密地几乎拥满了整个过道,这里是全世界佛教的天下之中,而最重要的,就是为了这尊佛像,多少人远渡重洋、万水千山的来,就是为了能够这在尊佛像前待这么一会,许下一个心愿,这是信仰。
寺内不允许拍照

只有到了二楼,才可以拿出相机。
居高望去,远处可以看到布达拉宫,大昭寺前的广场上虔诚的信徒还是那么多。

老爷子有点累了,干脆躺倒在地上睡起来。
我和小续趴在墙边往下看,观察每个人的举动,继续我们小小的恶趣味。发现竟然有人拿着水果,也有人拿牛奶的,发给每一位磕长头的。还有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由孙子搀扶着,来到广场前,颤巍巍的趴下,四肢着地,再慢慢爬起,孙子数着到了一定的数量,就扶起老人走了。
还有人在四处借别人的垫子用,这样也可以?

小海发微信问我们在哪里?从上往下看去,她正坐在广场中心,我回:往上看。
我们互相挥手。就这么短短的几天时间,感觉跟这个城市亲近了许多,我们在走近她,她也在慢慢接纳我们。

房顶上的我们是那么的渺小

太阳光和风都暖暖的,远远听到颂经声、闻着香烛气息,此刻最幸福的事,就是依在墙上闭着眼睛、晒太阳。放空所有的身心。

大昭寺前居然有家德克士,小续去买甜筒,竟然没有。晚饭后,在宾馆一旁发现一家甜品店,心愿达成。

第五天 羊卓雍措

往南走,海拔不太高,高反症状会减轻,气候也会温暖许多。面对老爷子和小海的质疑:湖有什么看头?跟纳木措有什么区别?这是我们自我安慰的几个理由。
小海一到就感冒了,不停流鼻涕,还吃着红景天、吸着氧,小续也被湖边的风给吹感冒了,也开始有点高反,我因为几个晚上不能睡觉,也有点撑不住,老爷子也有点感冒,吃了两天的药,总算控制住了。
总之,这个老青(弱)壮(病)旅行团再次信心满满出发了。

看导航,这一路是沿着拉萨河行进,本以为可以看到壮观的河水,结果只是一条维修中的土路,一路上尘土飞扬颠簸不停,每次充满希望的问这样的路还有多远,回答都是,远着呢,全是这样。 顺道载了一个盛装的年轻藏族女子和一个小女孩,这里的人民,对于陌生人的信任远远胜于我们。

盘山公路,还可以这样盘?
这样弯弯绕绕的路,只是坐在车上就犯晕,小续凭着他对于公路的专业知识,开始讲解为什么路要修成这样,我是没有搞明白,不知道团里其他人。

羊湖是绿色还是蓝色?这是大家争论的一个话题。
羊卓雍措,藏语意为"碧玉湖",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像珊瑚枝一般,因此它在藏语中又被称为"上面的珊瑚湖"。湖面海拔4441米,湖光山色,冠绝藏南。

这真的是镶嵌在高山间的一块碧玉,美到让人无法呼吸。

车沿着湖边行走,时时刻刻都有想让车停下的冲动,想去到湖边。
中午,车停在路边一个小商店旁边,这个时候 还有像这样的店开着,真是难能可贵,老爷子和小续吃了点泡面,小海在车上休息。
我去到湖边闲逛。

感受着来自湖面的风、浪拍打岸的声音、湖里水鸟的叫声。
与城市里干涩绵软的风不同,狂野凌厉,挟带着湖水的清寒气息,几乎都要穿透防风衣,头发被吹得一团糟。
冷,但是这样的湖,衬着远处的雪山,营造了一个洁净单纯安宁的世界,给人一种格外充实与喜悦的感觉。
这也是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

湖边大大小小的玛尼堆,其中有一个是我堆的

有很多小老鼠,像一个个小小滚动的灰色球球,在湖边的土地里嗖然来去,这个应该就是它们的窝窝,我们吃剩的火腿肠捻碎了,放在这样的洞边,希望能看到有忍不住引诱的出来觅食,可是最终也没有引出一个,估计这是食草类的小动物。

老爷子还发现了一只小山雀,可能已经飞不动了,在我们手里没一会,就没有了生机。

本来打算南去日喀则——拉萨的第二大城,可是小续因为身体不舒服,体力不支,又不放心把车给我们开,于是临时决定,返回拉萨

有人说,西藏是一个无法用眼看透,无法用心揣摩的地方。
尽管来过,走过,她还是一样充满神秘,充满向往。像是一个身着袈裟的佛家弟子,他威严地站在那里,你可以从任何角度去看他,去揣摩他,你甚至可以近距离地看清楚他脸上的每一条皱纹。
可你却无法读懂他的心,和他内心里的悲伤与喜悦。
是的,只是体会到了一点,沧海一粟,就足够震撼激荡我们的心灵。

湖面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已经耀眼的无法直视,再回头看最后一眼,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还会来看你。

返程选择了另一条回拉萨的路,这条路有点远,可是路都很好,沿着拉萨河,一边是山一边是河,景色很美。
路上有很多徒步的藏民,也有磕长头的,感觉好像是当地有个盛大节日,这些人都去赴会一样,可是这些老老少少的人,怎么解决吃饭和住宿的问题呢?路边正好有些人在休息,停下车,小续把后备厢里没有开封的一箱牛奶送给他们,他们高兴地表示感谢,然后问他们要去哪里,回答在转山,合掌告别,我们继续赶路,他们继续转山,这是两种不同人生的一个小小交集,自此,青山隐隐水迢迢,两两相忘于江湖,再也不会相见。

拉萨河流时而分散时而聚拢,河道很宽阔,有很多的水鸟,从岸上能听到叫声,也能隐约看到一群群聚集一起的毛色艳丽的鸟。

又堆了一个。

小续提前预定好的岷江饭店,比前几天住的要好很多。
分开行动,他陪老爷子去吃饭,然后去还车
我和小海在酒店磨叽了好一会儿才下楼找吃的,发现酒店对面一个小面馆,口味竟然出奇的好。吃到一半,遇到小续还车回来,大家聊了聊第二天的行程安排,顿时感觉轻松不少。

晚上从酒店走去布达拉宫,湖水倒映着灯光,波光麟麟,有野鸭叫声。

就算在夜间,竟然也有磕长头的人,一招一式的动作都已经重复磨练了千万遍,娴熟无比,举手投足看起来也非常流畅优美。遇到有磕长头的,就喜欢驻足,目送他们远去。

在布达拉宫的后面,灯光照射下,看起来形状特别像一头鹿,一动不动,过会儿再看,仿佛头向我们这个方向侧了一点,再走一会再看,头又侧了一点,可是身体还是保持原来的样子,究竟是雕塑还是活物?而宫墙另一头,正有一头灵敏的小鹿跳来跳去。夜色下,我们与它远远相望,视线可能相交于某一点,也可能根本就没有交集,显然,它的耐心远远高于我们。

第六天 哲蚌寺

早餐,酒店内的自助非常丰盛,入藏以来,这可以说是最舒服的一顿早餐,酥油茶很好喝。
9点左右,打车前往哲蚌寺。

哲蚌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庙之一,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寺庙,位于拉萨市西郊的根培乌山上,海拔3800米,沿山势逐层而建,寺内有7个札仓(僧院)。
在藏语里 “哲蚌”意为堆积大米,寺院的主要建筑大经堂雄伟壮观。

从口门买了门票,进到山门,一路上山,很快就走出一身汗。

甘丹颇章是寺内的主要建筑之一,五世达赖喇嘛时期,建立了强有力的地方政权,因政务在该颇章(宫殿)处理,故名甘丹颇章政权,甘丹颇章一度成为西藏地区政治权力中心。

寺院的四周没有草木,都是砂石荒山,寺内却有几处树木繁盛的院场。这便是哲蚌寺的辩经场。每个札仓(僧院)都有两个这样的辩经场。

有只小牦牛在路边自由自在的吃草

路边有很多野狗,很喜欢亲近人,会一直跟在你身后。
小海走台阶走到筋疲力尽,被一群狗给包围了,放弃继续前行。

高大壮观的晒佛台,画的是哲蚌寺的主要信仰物——右旋法螺。

从台阶的一侧爬到山坡上,想去看看彩色的岩画,一条狗也紧跟着跑前跑后地爬了上去,这个地方,它是最熟的。小续也从一侧爬了上来,吹着山风,山上的风景果然不同,只是下山的路不太好走,小续在前面走得很快,
我却因为滑了几次后,不敢再下了,手脚并用、一点点地往下挪。小续一脸坏笑说没事的你跑下来,我可以接着你。
连爬带滑惊险地下来,远远听到老爷子从晒佛台下吹的口哨声。

这是从高山上流下来的雪水,一路穿行在峡谷间,转动着无数个这样的大经筒。

从进到山门就听到悦耳的铃音在回响,在这里才发现原来是宫殿上金顶的铜铃。

老爷子在桥上站着看风景,我们在桥下玩水,突然看到三人的影子,就这样,拍了张为数不多的合影

白色灰墙、彩绘门窗、黑边白点的窗帷,青石板路,穿行在这些建筑之中,已经迷失了方向,已经不知道该进去哪个殿堂,

老爷子累了,已经先下山了。我和小续进入到一个大殿内,随人流缓慢移动,跟随着大家,投入一块钱,就可以拿起一条哈达挂在脖子上,过一会又把它拿下来贡在另一尊佛像前……

就在山门处有很多小巴,坐上返回市区,回宾馆的路上,竟然看到像凤凰形状一样的白云,展翼飞翔在布达拉宫的上方。
如果穿越回古代,百姓们肯定会喜大普奔,此乃祥瑞之兆!

在酒店里吃了一顿奢侈的合口的午饭。
下午老爷子、小海打算在酒店休息,不出去了。
剩下我们俩,从酒店走到八廓街,小续竟然还找到了一个熟人,卖尼泊尔饰品的小店店主,聊了会天,继续走,

第三次了,到大昭寺前的广场,再次邂逅这片阳光。

近黄昏的时候,八廓街的灯开始亮了,一批批转寺的信徒,其中有一对老人引起了我们的注意,看年纪都已经在80以上了,可是两人还都精神矍铄,互相紧握着手,笑容满面并肩前行,不由得想到,等我们老了……

静静坐在街角一个台阶上,抱着我的包,被温暖的风缓缓吹拂着,看天光明明暗暗,看人流来来去去,看街灯闪闪烁烁,心地异常柔软平和。以后如果有人问起,我一生中体会过的幸福时光,那么这个时刻,就是一次。

惊喜发现,玛吉阿米开始营业了。
二楼竟然已经满座,上到三楼,点一壶甜茶,两人慢腾腾地喝着闲聊,可惜小海还赖在酒店不出来。

明天就要离开了
夜晚的大昭寺是这么美,再看你最后一眼。

阿可丁面包坊,一个特别小资情调的藏式小店,点了份牛粪面包和牦牛酸奶芝士蛋糕。
桌布下全是许愿卡,也分别写了一张压在下面,也放在了心里,等某天,我会再回来还愿。

第七天 返程

早晨,父子俩又去转了一圈布达拉宫,他们说后面有大片的水,查了查资料才知道那是龙王潭,据说五世达赖重建布达拉宫时在此取土,形成深潭,后来六世达赖在湖心建造了三层八角形的琉璃亭,内供龙王像,故称为龙王潭。
早饭时,小续兴奋地给我们看野鸭的照片,老爷子竟然还录下了声音。

收拾好行字,前往贡嘎机场,这里的机场大巴给人感觉特别正规,票价不高,准点发车,工作人员很有礼貌。
飞机上,小海遇到独自带宝宝探亲的军嫂,两人聊的很投机。
咸阳机场转机,在东航候机室等待的时候,正好看到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笑不可抑。
小续傲娇的支使我和小海给他拿水递饭,水果都要喂到嘴边,被老爷子看到了说:烧包!
这一路,快乐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回到家中竟有短暂的不适应。
我知道,我会再次前往。

本篇游记共含11205个文字,11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女巫 的图片:

这个甜茶看着里面有酸奶么?

2016-05-11 16:56

引用 爱咳嗽滴冉er 发表于 2016-05-11 16:56:38 的回复:

这个甜茶看着里面有酸奶么?

回复爱咳嗽滴冉er:没有呢

2016-05-11 17: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05-11 18:25

只为手动点个赞!

2016-05-16 01:01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2016-05-16 13:53

引用 tinalovemanu 发表于 2016-05-16 13:53:02 的回复: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回复tinalovemanu:大部分是苹果手机拍的  没有后期  不专业

2016-05-18 11: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左邊ㄣ 发表于 2016-05-16 01:01:33 的回复:

只为手动点个赞!

回复左邊ㄣ:

2016-05-18 11: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