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沙漠-额济纳-黑城-沧桑-怪树林-凄美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转车-复古的车站-巴彦淖尔-临河站

2013年8月11日,当晚告别了银川,踏上前往额济纳的旅途,额济纳位于内蒙古西北蒙古边境,路途遥远而且不便。从银川前往需要在内蒙古巴彦淖尔转车,到达巴彦淖尔已经是晚上9点,从巴彦淖尔的临河火车站出来已经看不到太多的行人与车辆,仅有少数的饭店和小超市还在营业,剩下的商铺都打烊了,整个城市显得很安静,在一个快餐店补了夜宵后看到这个时段的巴彦淖尔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参观,一个巴彦淖尔的朋友也提醒我在这里最好不要单独一人晚上闲逛,听了忠告买了一些东西回到车站,这时离开往额济纳的火车还有将近5个小时,只好很无聊的在这个候车厅里等着列车,期间去了几次卫生间,第一次就被卫生间里的小广告震住了。一般来说,之前所见的小广告多数是办证,偶有人流、性病之类的,这里的小广告却是,枪支、迷药等绝对的违禁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算是多少了解到朋友的忠告原因了。
呼和浩特每隔一天会有一列前往额济纳的列车,第二天返回,中间停靠这个临河站。临河站比较复古,之所以说这个车站复古,不仅仅是车站有些旧了,更是因为候车室不做广播,也没有大屏幕播报,一有列车进站检票,车站的喇叭就开始播放运动员进行曲,加上车站墙上的大字报,仿佛来到了20世纪60年代。
凌晨3点多,大约过了发车时刻半个小时左右,列车进站了,不多说了,赶快上车睡觉。

沙漠中的铁路

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阵光亮照醒,睁开眼睛望向窗外,一个我今生难忘的景象,一轮夺目的红日从远方的地平线升起,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原本视力不及的地方豁然明亮,黄色,黄色,还是黄色……滚滚黄沙无边无际,仿佛能吞噬一切生命,列车就在这个没有生机的大漠中徐徐前行。铁路两边的景象就像一部重复播放的电影,一个沙丘接着一个沙丘,除了高矮之外无法区分他们,此时的天与地之间,除了这辆列车上的人之外的生命恐怕只有铁路两边防沙带中的沙棘了。

火车就这样开着,要在沙漠中开600公里,旁边的景色很有催眠效果,尽管雄壮美丽,但是几个循环下来就让人心生倦意,眼睛睁不开了。加之这段铁路上根本没有手机信号,算是暂时与现代化隔绝了。无聊的我就和无聊的乘客攀谈起来,对面卧铺的小伙子是个银川人,在额济纳上班,每个月都有3天假期往返于银川与额济纳,对额济纳很陌生的我自然就向他询问起额济纳的情况。他想了想说道,“总体来说额济纳很荒凉,人少,如果不喜欢嘈杂的城市,这里是个隐居的地方,不能算隐居的好地方。”我很好奇他为什么在额济纳上班,他说了一个很直接的原因,找不到工作,额济纳给的工资高,于是毕业后就去额济纳了。额济纳因为地理位置及其偏僻,所以大学生毕业后即使找不到工作也不愿意去那里,尽管当地政府需要一些技术和公务员要求是大学毕业,而且给的工资要很高,他透露说不低于一万元每月,假期多,事少,一天上半天班就够,典型的钱多事少离家远,可是偏偏这个离家远让当地政府愁坏了,给再多的钱,事情少到不能再少了,还是没有几个大学生愿意去,他也是考虑很久才到额济纳工作的。他说话很有特点,聊到惊讶或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出“啧啧啧”的感叹声,尤其是听到我从东北跑到这里后更是如此。
突然火车停了,因为车速本来就不是很快,所以停车也只是眨眼的功夫,我很奇怪到底为什么停车,这个小伙子说道,“到站了。”我向车外看了看,没发现车站,问道,”什么车站?我不记得火车停靠站这里有一站啊?“他说道,”找不到的,网上都买不到票,只有到火车站才能买到,这个车站只有铁路养护工人的家属或周围的牧民才在这里上下车,不会有什么游客,所以只有在火车站卖票。“向窗外望去,这个车站,没有站台,也没有通向这里的道路,有的只是戈壁和低矮的草。(下图就是车站)

车继续开动,我们继续聊着大约过了中午,列车员过来通知我们要到站了,说列车晚点一个小时,小伙子显得很高兴说道,“一个小时,算准时了,一般都会晚上2-3个小时,如果遇到大风沙尘暴,列车直接会停运,今天运气不错。”大漠中的铁路准时与否真的要看老天爷的脸色。终于,有机又有信号了,额济纳到站了。

黑城-沧桑

额济纳从行政划分上属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的行政级别为旗,相当于县级单位,额济纳旗政府所在地的镇子叫达来呼布镇,因为名字太绕嘴,所以一般说额济纳多数指的就是这个达来呼布镇。出了火车站,就能看到镇子,坐上这里特地为这辆火车开通的公交,前往镇子,才发现火车站离镇子其实很远,虽然在车站能看到镇子,那是因为这里地势开阔没有任何遮挡,车站与镇子大概有十公里的距离,小客车开的飞快还是耗费了一阵时间。
下了车走到一家酒店,大概是这里除了那个奢侈酒店外最好的了,程度相当于快捷酒店,因为提前就得知这里的物价很高,所以一天150元的标准间没有让我惊讶,只不过这里的酒店没有那种大床,只有双床的,一个人住起来还感觉有些浪费。要说这里物价有多贵,每年9月1日就会进入额济纳胡杨节,届时酒店的价格会是平时的10倍。这个不到2万人的小镇会涌入高达30万人的游客,9月1日到十一假期结束,就是这里旅游的旺季,到时候别说这贵的离谱的酒店,就是一个帐篷的落脚点都非常难求。为什么这个偏僻的小镇会如此火热,答案很简单——美!
9月份这里的胡杨就变成金黄色,当年张艺谋拍的英雄在这里取景,美丽的画面也让这里火了起来,寂静的小镇后来热闹了起来,最后来旅游的人估计都是看人了。
不过我还好,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多少游客,毕竟这里的胡杨还没有变色,唯一的遗憾是看不到它最美的时刻,但是这样也好,没有嘈杂的人群,能让我更好的静静的品味这里。
这里的交通除了自己开车外只能租车,和一个出租车司机侯师傅友好的讨价还价外,以200多元两天的价格成交。其实我很无奈,因为这时是旅游淡季,也没有青年旅舍,所以根本找不到拼车的同伴,不过还好,这个价格已经是旺季的一半还要低了。
第一个目的地,镇南八十公里外的黑城,汽车沿着公路前进,两旁视野内除了稀松的沙棘外仍是荒漠,除了偶尔擦肩而过的车辆这天与地之间就剩下我和侯师傅两个喘气的人了。途中和侯师傅攀,打听这里的治安情况,侯师傅说,“我在这生活这么多年,几乎没看到过有人犯罪,因为整个镇子才两万来人,邻里间多数都认识,一是犯事了会被认出,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根本没法跑。除了北边边境线有几个不足百人的村落外,离额济纳最近的一个有人的镇子在四百多公里外,沿途全是沙漠,真要有人犯事,警察只要把路口一封,不是被抓就是会在逃跑的途中渴死饿死,所以这边几乎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要说不好的地方就是物价有些贵,这里除了哈密瓜之外什么都不产,消费不比你们大城市低,尤其是到了胡杨节的时候,一晚房价都会上千元,就我这夏利车一天就要八百元租金。”听了这番话后,让我有了不小的吃惊,印象中几乎是蛮荒的西北,竟然有这么淳朴生活着的人们,还有那天一般的物价。看来“秀才不出门,尽知天下事”的观念就此被判死刑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才是真理。
大约将近一个小时,汽车到达了一个宏伟的残城面前,这就是黑城,一个荒废了几百年的古城。这个千米见方的城市有一半已被黄沙掩埋,西北角残存的尖塔显示出它曾经的繁荣,环顾四周,除了文物局修建的简易铁丝围栏外,不是黄沙便是戈壁。这座古城历经风霜雪雨依然伫立在这里等待着后来人们,仿佛要将他千年的沧桑讲述给到来的听众。走进简易的铁丝围栏后,一条笔直的砖石路铺到远处的城门下,烈日当头,走到城门下方的我已是汗流浃背,虽说这里是古城,但是已经地处沙漠,炙热的地面像猛火般烘烤着人们,仿佛古城的灵魂在述说他遭受的苦难。黑城,西夏国的西北重镇,当年成吉思汗的大军撕碎这里坚固的城防,曾经繁华的城市就此衰落,百年之后明朝大军再次攻破这里,黑城就此被抛弃,人们逐渐将这里遗忘。
踩踏着沙丘翻过残垣断壁,身后的脚印很快被黄沙所吞噬,青色的石砖经历千年后已变得苍白,砖缝之中已填满了细沙,数米高的城墙已凹凸不平。古城已与这能吞天覆地的大漠斗争多年,如今只是残喘苟活,留给后来者最后的线索去挖掘他曾经的历史。城内的街道已模糊不清,到处散落着的古代的瓷器碎片,如人们在这个城市最后的留影。站在荒芜的城市中央,遥想当年人群撤离这里时的情景,拥挤而迷茫的人们挤满了街道,抛弃祖业,背井离乡离开这大漠中的绿洲,哭啼的孩童,叫骂的官兵,杂乱的马蹄,抱怨的百姓,最后留下这无法行走的孤城在天与地之间默默啜泣。光鲜的城墙逐渐晦涩,水源逐渐枯竭了,草木逐渐死去了,黄沙一步步蚕食,就连鼠蚁最后都逃离了这里,城墙终于坍塌了,房屋最终变成了黄沙,仍旧没有人听到古城的呼喊,黑城的心在痛,咒骂人们为何这么容易遗忘。终于,古城在几百年后等来了一群人,那本已消沉的灵魂仿佛看到希望的火焰,不过现实的冰冷给了古城沉重的打击,这群俄国人只不过是一伙盗墓贼,将城市残存的古器文物一扫而空,黑城的心冷了,不再呼喊与哭泣,只是默默的在这亘古的天地间停在那里。不过,历史就是这么戏剧,盗墓贼的发现唤醒了人们对这座荒城的许久记忆,更多的人们来到这里驻足参观,古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来者,不过它的内心早已平静许多,只是安静的给来者讲述它千年的经历,辉煌不再重现,而故事动人依旧。

黑城还算是幸运的,至少它最终等来了它期盼的人群,读它的过去,怀念它的曾经。而黑城旁边有一座红城,十米见方的小城,只让人读懂了它生于汉代,历经了两千年,而它究竟经历了什么却无人而知,就连路过的游人都很少停留。历史就是这样,无论怎样的过去,终归沧桑,或被传颂,或被遗忘。

前一篇游记我曾说过,中国研究西夏的历史学家要到俄罗斯研究的原因就在这个黑城,曾经人们一直找不到西夏王朝的古籍,直到一个俄罗斯考古兼盗墓者的人发现了黑城遗址,在这里挖出了大量的西夏书籍,并全部带回了俄罗斯圣彼得堡藏于那里的东方研究院。说他是盗墓也好,保护也罢,总之是我们的一段伤痛。

怪树林-凄美

从黑城返回镇子的路上,我来到了怪树林,侯师傅把这个时段把握的刚刚好,到这里后再有一小时就是落日,正好可以看到怪树林最美的样子。说这片树林“怪”是因为这里的树木形态各异,其实这些怪树是死去的胡杨林,“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这就是胡杨的传说。这一片死去的胡杨林如今还保留着它们逝去时的模样,如同化石般记录着几百年前的瞬间。走进这片胡杨,仿佛走进了一张历史照片,走进历史快门定格的那一刻,这一刻的胡杨如同逝去的士兵,有的卧于黄沙,有的依然挺拔不倒,有的仍手握利剑,有的仍张弓搭箭……俨然一个不朽的军队守护着它身后的黑城,身已逝而魂不亡。夕阳西下,美丽的晚霞映衬着这支无声的军队,千年的故事随黑夜的到来而落幕。
不说了欣赏怪树林的美景吧。
ps:照片看上去有的漂亮有的一般,是因为火车上的基本都是手机拍摄,剩下的是单反拍摄,装备不同,所以展现的好看程度也不同。^_^

本篇游记共含4363个文字,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2016-05-12 12:52

引用 angela_zjw 发表于 2016-05-12 12:52:11 的回复: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回复angela_zjw:这东西怎么弄?

2016-05-12 12:57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5-16 14:53

引用 zhangli 发表于 2016-05-16 14:53:25 的回复: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回复zhangli:互相学习

2016-05-16 20: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