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悠闲漫步,游台北

14
空糖罐子 (武汉) LV.8
2016-05-12 21:04 1052/6
  • 出发时间/2016-03-25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一个人

3月20日,从上海飞抵高雄
仅仅三天,便对它的悠闲和舒适产生深深的情谊。
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走得更远;因为不喜欢逛商场,所以本能的避开了商圈。
3月23日,从高雄乘坐自强号前往台中
雨水和寒潮几乎是赶着我的脚步接踵抵达。
计划因此改变。
连绵不绝的雨水浇湿了整座城,也沁湿了原本晴朗的心。
开始想念高雄,想念在那里认识的人儿、猴子和阳光。
3月25日,清晨醒转,窗外的雨依旧不断。
台中车站乘坐114次列车前往台北
台北依旧在落雨。
刺骨的风打在身上,比台中更冷了。
长袖T恤。羽绒背心。防风外套。根本抵挡不了来势凶猛的寒意。
拖着不听使唤的行李箱,跟着手机导航,找到台北漫步旅店。
办理相关手续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滑订的是男女混住房型,且暂时无法更换。
旅店要下午3点才能入住,我只得举着伞到西门町闲逛,也渴望着能找到合适的保暖大衣和防水的鞋。

查看高雄游记请前往:http://www.mafengwo.cn/i/5463853.html

在西门町,在雨中……

从旅店走到红楼的路上,最吸引人的店大概就是森田药妆了吧。
但,对于我这种常常忘记做面膜且不化妆的懒女人来说,森田不具备任何吸引力。
同理,红楼一层所售卖的那些东西,也没能激起我的购买欲。
那日,大抵是因为雨的关系,心情低落。竟也没有上到二楼剧场看看是否有什么吸引人的艺文活动。甚是可惜。
离开红楼,我一直游走在它对面的步行商业区。
有许许多多的餐饮店、服装店、鞋店等,但却没有一家能让我的心摆脱阴霾。
只是撑着伞在雨中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冻到不行就缩进麦当劳吃一个套餐,暖够了,再推门出去闲逛。
也许,你会问,怎么可以在里面逛那么久呢?
一来商圈的面积不小;二来我一进商圈就晕头转向,找不着路。

男女混住8人间。
走进房间,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哪个床铺有人,哪个床铺的主人还没来。
床垫很软,整个人陷进去了就会懒懒的不想起来。
这大抵也是导致我此行甚是悠闲没有赶行程的重要原因吧。
也见解导致许多列在小本上的行程最终没有实践。

晴空万里,就去新北投转转吧

3月26日。星期六。在台北
清晨,将醒未醒时,阳光已透过窗帘照了进来。
太阳?晴天?
我勉强直起身抬头张望,噢,真的是晴天啊!
本是打算如果还是下雨就去室内看展览,结果是晴天,那就去新北投一日游吧。
起床的动静不敢太大,室友们还在熟睡中。
在这座旅店里,就好像是一座世外桃源,聚集着世界各地抵达的旅人。
有些人特地来此做义工,游台湾,学习中文。
大桌上摆着面包、果酱、蔬果、茶包等等,旁边的架子上摆着餐盘、刀叉和面包机。
用过的餐具和水杯需要自行清理。
宽敞的休息区有沙发、长桌、茶几和座椅。屏幕上播放着不知道那个台的英语新闻节目。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大家庭,又像是学生时代的集体宿舍,虽不似酒店那般舒适,却能给人一片欣欣向荣的气氛。
春暖花开。朝气蓬勃。

在西门乘坐绿线到台北车站,转乘红线前往北投,在转粉线前往新北投。
走出捷运站,便看见不远处的麦当劳,我耐不住诱惑走进去吃一份套餐。
汉堡用来充饥,咖啡用来刺激还未完全苏醒的瞌睡虫。

曾在别人的游记里,看到北投图书馆的照片。
比我拍的美,也比我拍得更吸引人。
我站在图书馆门口,看着坐在里面安静读书的人群,觉得还是不进去打扰比较好,便转身离开了。

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正好有一个旅行团经过。
导游拿着喇叭对团员们说着听不懂的语句,大抵是在介绍它的由来。
我没有在此停留太久,绕行一周,便向温泉博物馆的方向走去。

流淌的溪流泛着浅浅的青磺味,并不能给人带来一种舒适的感觉。

远处的建筑便是温泉博物馆。

透过树叶所看见的,是隐约的美。

日据时代。
井村大吉用公共卫生经费5万6千余元,将原有的公众浴场扩建乘北投温泉公共浴场。并在周围兴建北投公园。1913年正式落成并启用。
台湾光复后,北投温泉公共浴场更名为中山堂,先后由不同单位使用。
后来,因为使用单位迁离以及温泉的不断侵蚀,逐渐荒废。
1994年,北投国小黄桂冠、吕鸿文等老师带领学生从事乡土资源调查及教育课程时,发现了早已被世人遗忘的中山堂,并计划将其拆除座位北投缆车站的起点。
后来经过同校蔡丽美老师写下陈情书,由44位师生联名签署,又传到社区,展开文化资源的保存运动,才终于经有关部门批准,定为三级古迹,展开修复,作为北投温泉博物馆对外开放。

展览室墙上的涂鸦。

如果想将图中所有的一切都看尽,需要足够好的脚力。

汤池。
由浅到深。

围在一起拍纪念照的毕业生。

离开温泉博物馆,跟随人潮向上走,便来到这座叫做【梅庭】的院落。
它的旁边有一座露天浴场。据说是北投最好的温泉水。
如果你恰好带了游泳衣,可在此停留歇息片刻。

【梅庭】修建于上世纪30年代末,曾是日据时代日本高级军官的寓所。
1952年起,于右任常来此避暑。
周一和法定假日休馆。入馆参观前需更换管内拖鞋。

走向地热谷的道路。绿树浓荫。静悄悄。

温泉的气味越来越浓。

人生处处布满【选择】。
对于有选择恐惧症的人来说,只怕是一件特别令人讨厌的事情。
而我却是极其喜欢。
任凭自己当下的心境去做选择,走出去便能看见不同的风景,走出去就不害怕有一天会后悔。
但,即使半途想要改变足以,亦可原路返回,再去探寻另一条路。
有人说,这样很浪费时间。
但我说,就算如此,至少不会因为没有去做那件事而悔憾终生。

匆忙走过。
午后。
暴光过度。

来到地热谷,才略略感受到周末的人潮。
但好在温泉的热度和气味,并不能使人长久滞留。
这里,不是一个适合发呆的地方。
但,不断蒸腾的气体足够震撼人心。

喜欢它的枝干。
粗壮。
挺拔。
妖娆。

地热谷的面积约达3500平方公尺,是火山喷发前所产生的陷落深谷
自谷地涌出的温泉,局部水温高大90摄氏度以上,是大屯火山群区域内温度最高的温泉。

谷内温泉是火山内部深处的热水,渗入火山气体酸化后,上升至接近地表时混入地表水而成,阴泉色微绿似玉,俗称青磺,含有大量的硫酸盐矿物及微量的放射性物质,镭。
经过长时间的沉淀,在北投溪河床盐块的表面结晶,成为世界上唯一以台湾地名命名的稀有矿物——北投石。
全世界仅于北投日本秋田县玉川温泉发现。

大部分的游客,走到地热谷便原路返回了。
我欲打算去找找地图上的北投文物馆,便渐渐走向北投深处。

通往普及寺的山路。
不知道有多远,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已经饿得饥肠辘辘的我只是路过,拍下一张照片。

原以为通向北投文物馆的路不会太远,沿着指示牌的方向不停向上走。
一辆又一辆疾驰的轿车从身边驶过。
于是,沿路返回。

迷宫很小,但应该很适合小朋友。

午后,时间尚早。
我决定在赶往小巨蛋之前,去士林官邸走走。
却没曾想,刚进入园区没多久,便看见成群结队的旅行团蜂拥而至。
哪哪都是人头,顿时兴致全无。

被挤在人潮中,拍下这张林荫道。
看见前方乌压压的人群了么?
周末双休日,千万别去游人必到之景点,全力避开旅行团。
晚上,我坐在台北小巨蛋,看一场名为【还爱·光年】的演唱会。

华山论剑,找小小兵

早在出发之前,我就在微博上看到台北华山1914文创园有小小兵的展览。
在大陆,它有另外一个名字——小黄人。
3月27日,阴。星期日。
清晨醒转,心情就down到谷底。
天阴沉沉的,一丝阳光也无。
昨日士林官邸乌压压的人海依然深深的印刻在心底。
在这样随时都有可能下雨的天里,不适合冒险去登山,于是决定先去弥补25日没有看的华山文创园。

来到创意园门口,便仿佛来到了童话世界。
尽管除了唐老鸭、米老鼠和小黄人,再没有我叫得出名字的小家伙。

坐在树下读书的小王子。

极受欢迎的颠倒屋。
在拥挤的人群中拍下照片,探看了一下入口处排起的长龙,不得不选择放弃。

在寻找小黄人的路上,无意中来到这家可供免费参观的“店”。
之所以称之为店,是因为相较于展示区,销售区占更大比例。
没弄清到底是什么,只觉得这些小家伙着实可爱。

找了许久,才终于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看到这只大黄人气球,便离小小兵展销会不远了。
也许是我忽略了它展销会的兴致,还是习惯性与高雄小丸子的展览做对比,甚是失望。
终究拿着两张购买门票时送的优惠券,在销售区转了又转,终究还是遗憾离开。
大抵是我,不似从前那边狂热的喜欢小黄人了罢。
又或者说,我本来就对任何事物,包括人缺乏占有欲。

动物王国

看完小黄人,天依旧阴沉得可怕。
午后,坐在创意园门口的广场上,有人唱歌,有人围观。
我望着天,在心里默默思考着哪儿人会少一点。
朋友说,动物园面积很大,人很多,但一会儿就分散了。
于是,我立刻出发乘捷运前往动物园。

来到动物园门口,先用手机拍下照片,然后去购票窗口买票。
没有直接刷悠游卡,是想要留下一张票券做纪念。
60元台币,简直叫人跌破眼镜。

走到这里,我不禁眼前一亮,台湾黑猪的日子未免也太好了吧。

隔着栏杆,想拍下里面不停走动的云豹,咔嚓咔嚓咔嚓,连续几张全都对焦失败。
有时候,我们也说不清,这些生活在动物园里的野兽是幸还是不幸。
但,不论人还是动物,能动的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便能活得自在罢。

台湾野山羊生活区。

台湾猕猴。

东方草鸮。

兰与

津田氏大头竹节虫。

黑凤蝶幼虫。

大白斑蝶幼虫。

玉带凤蝶幼虫。

兰屿筒胸竹节虫

刺冠幽灵竹节虫

叶蛴

绿椒竹节虫

一根简单的红绳牵起一道防线,阻止游客继续向前。
手绘的作品简单却富有心意。

通往虫虫探索谷。
而那日,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并未走进去。
不知道要走多远,不知道在里面要花费多少时间。
而在这座偌大的动物园里,还有很多很多没见过的大小家伙,不想就此错过。

虫虫探索谷地图。

白手长臂猿幸福的一家。

团团圆圆傻傻分不清楚。

这就是传说中的食蟹獴。

绿蓑鸽

红毛猩猩

马来貘

马来熊。
说实话,它走过来的样子,乍一看真的不像熊。
因为比想象中瘦太多。

园内的自然环境真的很好,很适宜居住。

弓角羚羊

非洲野驴

伊兰羚羊

侏儒河马

非洲象生活区。

斑点鬣狗。

白犀牛

北非髯羊

班哥羚羊

红猴

站在玻璃窗前,红猴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坐在草地里津津有味的吃着什么。
而此时,大波的人潮开始慢慢往出口的方向走。
天色已晚,我再没有时间往猫空的方向走。
于是乘坐捷运打道回府,红线转绿线的时候坐反了方向,索性便饿着肚子去寻找诚品敦化店。
在门口的长桌上看到一本清雅质朴的小书——《慢漫谈》。
很是喜欢,便将它买下。
没有过多的停留,只是回到旅舍旁的小店吃一碗25台币的卤肉饭,就坐在大堂里,喝茶读书。
那感觉,像极了大学生活,很幸福。

七星山,无意间闯入的奇幻森林

3月28日,晴,在台北
前面提到过,旅舍的床垫很软,适宜放松疲累的筋骨。
因此,也总是睡到自然醒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
照例在旅舍烤面包、吃蔬果、喝清茶。
阳明山原本就在我的计划之中,只见天气晴朗、气温回升,换了身轻薄的衣服便出门了。
乘坐捷运到剑谭站,再转乘红5前往阳明山总站下车。

抵达阳明山总站之后,大部分人都选择乘坐108路公交车前往各景点。
我站在路线图下好一会儿,最终决定步行上山。
原本是要去看阳明书屋和海芋花,可走着走着就被一条不起眼的“密道”所吸引。
常有人说,你总是喜欢中途改变计划。
也有人说,改变会使人失去安全感。
而我想说,如果世事万物总是一成不变,就像是电视里永远定格的画面,是不是也意味着从此失去时间和生命所赋予的动力和能量。
我曾在未知的恐惧中踌躇不前,后来才发现,与其固守在失去生命气息的房间里,不如在黑暗的甬道里探索光明。
后来,我学会了不再制定细密的计划,不再给自己设定前进的范围,而是循着当前的路径向前走,不管将要面对的是刀山还是火海,只有走出去了才会知晓未来的路到底会遇到些什么。
不如见招拆招,边走边看。

在正式登山的坡道旁,有一个看起来十分简陋的小店,给往返的人们提供能量。
我给自己买了两份炸红薯,坐在不远处的石凳上细嚼慢咽。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或许就能到传说中的阳明书屋了罢。

走着走着,我看到这么一个可供游人休息的地方,还有一个不知所以的洞口。
正猜想着它会通向哪儿呢?
一对年轻的外国人快步走了进去。
于是我想啊,不如也去看看吧,大不了再退回来。
但幸好,我任由自己随心走了进去。
那是一片神奇的所在。
它让我领略到自然的美,也让我离自己的心更近了一步。

当我穿过涵洞,走上这条登山小道的时候,刚才那两个外国人早已不见踪影。
一个人走在荒无人烟的山道上,满目葱茏,阳光穿透而下,小风掠过,扑鼻而来的是草木的清香。

我很喜欢树木自由生长的样子。
尽管不知它们为何如此成型,却喜欢这种随遇而安的感觉。

游客中心。
可以在这里喝茶或者咖啡,吃点心,或者补充一些随身携带的水或食物。

在这里,依旧还可以有不同的选择。
行人很少,大多都是车辆疾驶而过。

七星山苗圃登山口
在正式登山的入口处,有具体的指示牌,山有多高,路有多长,也许会存在的各种危险性,都一一列出。
我正犹疑着是否登山时,一家三口从身边走过,就像一阵风。
没有登山杖,没有穿像样的运动鞋,却只见蹭蹭蹭就走了好远,没有停歇,似乎连大气儿都不喘一声。

走在铺设规整的山道上,腿脚并不觉得疲累,只是常常要停下脚步调整呼吸。
其实,说调整呼吸都是好听的,不如说站在原地等着气儿跟上来。
好几个人从身后超越,很快就不见了。
平日里甚少登山,最主要的原因是恐高。
但如若换作是登山车、滑索之类,身上但凡有绳索捆绑固定,便又不害怕了。
说来也甚是奇怪。
站在悬崖往下看并不恐惧,却害怕一级又一级向上又向下的阶梯。

虽然看起来凌乱,却是自然生长的样子。
它们有选择自己生命所向的自由和权利。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阶梯。

偶尔有那么几个人从身后走过。
我直起身看向前方不知何时才能走完的阶梯,顶似乎遥不可及。
索性,不再去追赶时间,不去追赶前方的脚步,拿起相机记录下此刻的画面。

喜欢它的形状,却不知它的芳名。

山道两旁的树自由生长。
枝叶交织在一起的画面,总是能是我产生些许联想。
就好像是电影里常出现的魔幻森林,能带我去往神秘的仙境。

我偷偷告诉你,每每停下来拍照的时间其实都用来喘气。
很难用言语来形容它的美,它所能带给我的心灵上的平静。
一个人穿行其中,从自然界吸收神秘的灵气,鼓励自己不断向前,身体里似乎也注入了某种神奇的力量。

当我看到这处“坦途大道”的时候,突然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好像看到了那么一丝胜利的曙光。
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头上滚落。
贴身的短袖T恤早已沁透了汗水。
不知道还有多远,不知道还有多久。
双肩包开始变得有些沉了。

啊啊啊,一眼望不到头的阶梯,又来了。
但走过之后,再回过头来看当时拍下的照片,还是会感叹:幸好没有错过。

阶梯有规则的向上延伸,不高不陡。

走到这里,路标指引到不同的方向。
刚才遇到的阿婆转身走向通往七星公园的阶梯。
而我,眨了眨眼,决定向主峰继续挺近。
可不多会儿,我就开始腿软了。

蜿蜒向上的阶梯不似刚才那般平整,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咬着牙对自己说,GO!

登山的道路呈现原始的状态,乱石高低不平。
看着她从山上走来的飒爽英姿,我以为前往的路也不过如此而已。

一个人,走在这样的原始森林里。
心生恐惧,似乎连树都长了一张张险恶的脸孔,正对着我呲牙咧嘴的笑着。

虽然有些害怕,但不得不说,山林还是很美的。

登山的经验告诉我,千万不要回头看。

顺着右边勉强向上走,时而利用双手,时而抱起树根。
终于还是在那一瞬,内心的恐惧值突然爆表,一屁股坐在了湿滑的石阶上。
不知道自己还要多努力才能爬上山顶,坐在这里向下看,竟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
当真是骑虎难下。
时间在一分一秒钟溜走,总不能在这里一直坐到岁月的尽头。

山越高,路越陡。
但还是走着走着,会被眼前的景色惊到。
“哇!”
拍照的时候,手大概也在发抖,没时间去调各种数值,只是随意的咔嚓一下,就赶紧关掉相机,专注走路。
有时候,照片会抹掉一些“真”,但至少比什么都没有记下好。

当内心的恐惧被眼前的景色冲淡之后,渐渐就习惯了。
偶尔听见不远处,他在身后对她说,“哇,回头看。”
于是,我也回头望去。
照片和山中视线所能看到的并非全部,但我仍记得那一瞬所看见的美好。

小径幽幽,最艰险的路段算是挺过了。

澄蓝的天空,主峰顶近在眼前了。

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抱着柱子拍张照片留念。
就仿佛指着柱子说,它是我的了!
在一个新加坡大叔的帮助下,我也没有例外。哈哈哈。

站在主峰顶,先拍下对面的东峰。

在主峰顶,有一处可供游人休息的平台。
我坐在上面,伸直了双腿,边用手机拍下眼前的景致,边和当地的登山客聊天。
他们大多是将车停在山下,从冷水坑爬上山顶,再原路返回。
在这里,坐了将近40分钟才再度踏上前行的道路。

在通往东峰的路上,有这样一座奇形怪状的东西,不知是如何形成的,实在是没有摸透。

离开东峰之前,拍下对面的主峰。

从东峰前往冷水坑的路上,放眼皆是美景。

站在不同的高度,看到的景致也是完全不同。
有时候,并不是站得越高,看得越清楚。

这是在山上拍的最后一张照片,也是当天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站在冷水坑车站等车的时候,远离日照,被风吹得瑟瑟发抖。
无奈,平日里游人较少,临近下班时间,车间距更是长了一些。
坐108到阳明山总站,又转红5前往捷运站。
不曾想,公车上比山上更冷。
当地居民大多戴着围巾穿羽绒外套,车里的空调仍旧开得很足。
于是,取消了晚间士林的夜市行程,一心只想奔向那温暖的窝。

在自由广场,偶遇冰雪奇缘

3月29日,晴,在台北
清晨醒转,吃腻了旅舍的西式早餐,便决定去周边的小店寻找吃食。

在前往捷运站的路上,看见一间不起眼的小店,想起在高雄吃过的蛋饼,便要了一份火腿口味的,另配一杯奶茶。
但饼太干,不软也不脆,酱料也不怎么好吃。
倒是奶茶的味道甚是令人欢喜。

在中正纪念堂外,看到冰雪奇缘的展览。
我站在门外,拍下这张照片,想起曾给小侄女讲过这个故事,转身买了张票走了进去。

许多家长带着孩子来游玩,很难等到没人的瞬间。
只是匆忙拍下这门洞,喜欢它的设计感。

看完室内的展览,走到里面便会看见一个租衣服的柜台。
冰场的温度低至零下8度,单薄的外套是不足以御寒的。
于是花50元台币租了一件大号的羽绒服,裹在外面依旧是觉得冷的。

小孩子们的游乐天地。
打雪仗,堆雪人。
而照片里的这对外国父女真是抗寒啊!
我只在此转了一下就有了夺门而出的欲望。
太冻了。

站在这个小型滑滑梯前拍下照片。
真的很想转身就走。
可守门的可爱妹妹说,这里的门只进不出,如果还想再进来需要再次租衣服。
听了她的话,我犹豫了。
回过神,走上照片中最右侧的坡道,也像那些孩子们一样,被人从山顶推下来。
童心未泯。
想不起来,有多久没有坐过滑滑梯了。
想起小时候,玩一样东西总是很专注。
一座滑滑梯,便可以来来回回不厌其烦乐一下午。
而我并未在此停留太久,因为真的太冷了。

在购物区给小朋友买的笔盒。

中正纪念堂

等待观看士兵交接仪式。

从淡水漫步到渔人码头

乘坐捷运来到淡水河边。
买了一份正新炸鸡,坐在阳光下看着前方朦朦胧胧的景致。
说实话,天气并不给力,恐怕到傍晚也看不见那片夕阳红。

大树旁的淡水捷运站,正好驶来一辆列车。

无意中发现这座还在整修中的淡水文化园区。

五颜六色的课桌椅,让我想起在学校读书的时光。
可那时的桌椅大多都很破旧,木板经过水月的侵蚀已然腐坏。
偶尔还能看见穿行其上的小蚂蚁。

离开文化创意园,游走在这林荫下。
余光瞥见河边一个体型与朋友相似的女子。
回过神定睛看向她,尽管很远,但我们还是认出了对方。
两个不远千里来相会的“疯子”,决定沿着淡水河,一路走去渔人码头 。

绿色的骷髅是不是很有型?

不知为何,我喜欢极了这样残缺废弃的感觉。
太过完美的东西会显得特别虚幻和不现实。
有时候,我会觉得,童话世界才是真正残酷的。

走了2个小时,终于来到渔人码头。
只可惜,看不到夕阳。

很喜欢拉锁的设计。
看起来很像一只巨大的怪物。
拉锁是它伸向这世界的触角。

这样看就像一只大怪兽了吧?!哈哈哈。

最后离开渔人码头的时候,天幕已拉开。
没有去看红毛城,而是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却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很难得在异乡遇到同样来旅行的朋友,也很难得和谁一起走一段如此长远的路。
尽管走到腰酸背痛,心却是快乐的。

最后,我们抵达了名气最大的士林夜市。
台湾的饮食,对两个有着重庆血统的姑娘来说,实在是太过清淡了。
最终,里里外外绕了好几圈,才随便吃了点食物果腹。
离开辣椒的第十天,我们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最后一天,在故宫和台北告别

台北的最后一天,身体和情绪双双进入疲乏期。
索性取消了象山的行程,因为真的爬不动了,力不从心啊。
于是改道故宫。
只是故宫里真的人满为患,想要看好展品,一定要具备超强的忍耐力,挤在一波又一波的人潮中岿然不动,还得有个好体魄。那感觉和架势吧,就跟北京地铁早高峰是一样一样的。
最终,我只坚持到下午2点,就乘捷运前往台北车站,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开始逛诚品。
走累了,就静下来,读一会儿书吧。

晚餐,我和芸相约西门町地铁口,一起去找马辣火锅,然而排号要等到晚上11点,索性离开,正巧在附近找着一家“疯麻辣”,便再也不顾什么预算了,冲进去先点了招牌鸡,又换了一个辣锅,就兴高采烈吃了起来。
哎呀,可别说,这是到台湾吃到最棒的一顿了。
火锅自助,限2个小时。
味碟很赞,哈根达斯更赞。

翌日一早,起身收拾好行李,就赶往台北车站。
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机场大巴的乘坐点,买好票,坐上车前往一号航站楼。
换登机牌。托运。偶遇芸。安检。
也没能在机场转悠一会儿,就看见我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了!!!
所以,如果预算充足,还是选择傍晚的航班回家更为合适。
10天的台湾行,有惊喜,有历练,也有遗憾。
有一天,我会再回到台北,去爬象山

本篇游记共含8630个文字,30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2016-05-13 12:27

引用 空糖罐子 的图片:

一直想尝试混住,一直也不太敢

2016-05-13 16:56

引用 jinjin 发表于 2016-05-13 12:27:04 的回复: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回复jinjin:哈哈哈。我就是因为记得太清晰,所以才拖了这么久才开始写。

2016-05-14 19:54

引用 空糖罐子 发表于 2016-05-14 19:54:38 的回复:

哈哈哈。我就是因为记得太清晰,所以才拖了这么久才开始写。

回复空糖罐子:一般情况下,我都会选择女生间。这不是手滑么?
但是,这间旅舍的国际性很强,基本室友都是很绅士的外国男生,回到房间就直接休息,不会弄出巨大的声响,影响到其他朋友休息。
而且,床帘拉起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不用担心男和女的问题。

2016-05-14 19:57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05-16 18:55

引用 chris 发表于 2016-05-16 18:55:13 的回复: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回复chris:
那个小本在路上,你也可以哦。

2016-05-17 15:0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