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们辞职,专心去浪两个月(持续更新中)

  • 出发时间/2016-04-25
  • 出行天数/60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0000RMB

前记

这篇游记很特别,因为它不是由一个人写,而是两个人。

乌托邦的海是我,春风是她,我俩是一对80后夫妻。

在计划了一整年之后,今年4月20日我们辞掉了各自的工作。目前规划是用2到3个月,从福州出发,自驾,往大西北和大西南转一大圈

想更多了解我们的行程和经历,请关注公众号swsd-fz,以及我个人微信号utopiasea

4月25日 福州 by乌托邦的海

【2016年4月25日】

一周前在朋友圈预告出发日期之后,周遭的朋友对于我们这次两个月的自驾旅行表现得比我们更加激动。

不是说我们不激动,只是在一整年的规划、修改、沉寂、再提、再修改、反复确认和最终敲定的过程后,激动的程度已经在漫长的时间里慢慢平摊了。最后这一周我俩心里的想法更多的是:哇靠,终于快到日子了,赶紧走赶紧走。

对,接近于不耐烦。

这一周的时间里,顶着不耐烦办了几件大事,包括汽车去做了保养,给两只猫找了各自暂时安顿之处,把住处的东西搬回上街的家,以及筛选要带上路的那些物品。

这里面最轻松的是汽车做保养,丢到同学赵奎的店里半天就完事了。赵奎说我这轮胎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就该全部换掉了,他还教我看如何判定轮胎磨损到了要换的程度。

给两只猫找安顿之处就相对比较折腾了,张豆回到永泰家里后一直不吃东西,逼得我在送回去的第三天来回奔波一百多公里给它送了袋猫粮才解决。鲍二原本是打算托给春风的大学学长,结果聊完之后觉得他那不太适合寄养,因为他住的是四人宿舍,怕鲍二会打扰到其他人的生活。后来权衡了一下,交给春风的同事养了。

以为会挺轻松的,但送走的时候都相当不舍。尤其是鲍二,送之前两天屋子一直在清空,我俩又没有住,它独自待着,等到昨天送之前,它那眼神里满满是认为自己被抛弃的无奈和悲伤。

搬家就相对有经验了,十个月前刚从现在住的隔壁栋搬过来。买了15个大箱子和15个小箱子,忙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把所有的物品全都打包,叫了搬家公司全送回了我们在上街的家里。

在办这几件事的中间,和几拨朋友分别吃了饭。吃饭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这次浪两个月这件事儿。朋友们表示羡慕,我俩就扳指头分析为什么能成行:没有大的经济压力(不买房)、两边的父母都不反对、结了婚但没小孩,以及我俩共同的想法。

你说哪一个更重要呢?都重要。买了房,现在应该就是还房贷的时候,不太可能这么放肆地花钱去浪;如果父母反对,或者身体原因需要照顾,我们也走不了;若有小孩,带着小孩一起旅行的难度显然会很大,尤其是两个月的长度;我俩要是想法不统一,一个想去一个不想去,也不太可能进行这么一次在别人眼里有点儿疯狂的事儿。

所以其实是正好几个因素在我俩身上同时具备而已,缺一个可能就没有这次的旅行了。羡慕不来,也没啥可羡慕的,各有各的人生而已。我还羡慕你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可以延续血脉的下一代,或者正为自己热爱的事业不知疲倦地奔波……

对,这些就是你们所拥有的,而我们要放弃的,人生就是这样一道又一道的选择题。

其实说什么辞职去旅行,什么诗和远方,都是表面。如果一定要说一个原因,那可能是我们不想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渐渐失去去生活的热情。在打破对很多事情“其实就是这样了”的方法中,走出去多看看这世界和人的不同,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也是我们更喜欢的选择。

春风说,多年前她曾经在一块白板上写下“去远方”三个字。没想到在今年,在她这个年纪就要实现了。

我们出发了!就在此时!

4月26日 南昌 by乌托邦的海

“啪!”

车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春风狠狠摔了我一个耳光。我捂着脸,默默地看了前方一眼,差点儿哭了出来。

这时候离我们从福州出发刚刚三个多小时,才开了250公里。

这次辞职旅行选择自驾,基本上就是作死,只有我一个人开车,注定这一路会很辛苦。为什么这么辛苦的作死,我还敢上路?因为身边有成功的例子啊!熊总是一位自驾达人,他很多次的长途自驾,都是自己一个人开车,包括前些年带着老婆从福州西藏再回来的一万多公里。

我曾经跟他讨教,一天最多能开多少公里。他说他试过早上五点多出发,晚上九点结束,一个人从福州开到湖北宜昌。当我查到福州距离宜昌有1200多公里时,下巴就掉下来了。

当然,他能这么开有几个前提,一是自驾经历丰富,经验自然也多;二是他的途观已经被改造得无比舒适和安全。尤其是加装了车道保持系统后,高速行车变得更加轻松,自然在精力损耗上也大大降低。

可惜我的308跟他的途观不能比,只能以一种苦逼的姿态上路。

于是我就把主意打到了坐在副驾驶的春风身上。不能让她闲着,可惜没有【一个副驾的自我修养】之类的现成书可以让她学习,只好一条条地叮嘱:副驾的最主要功能,就是让驾驶者无忧、开心和安全地开车。

无忧,即解忧。驾驶员这一路上的吃喝拉撒都要管到,不要让他在这些琐事上消耗太多,把精力尽可能全放到开车上。具体事情包括,路上给司机递水递吃,查查路况和天气,还有订房间,到地方后的精确人肉导航等等。

开心这一点就难些,司机这一路开车最怕的就是全程都沉默,这时作为副驾的你就得时不时找个话题聊聊天,跟他说点有趣的事儿,念个微博的段子或朋友圈里的事情。总之就是让他在保证安全开车的前提下,从枯燥的开车中暂时解脱出来。

安全,这个更重要。其实让司机无忧和开心,也包括在安全里面。能保持一个好心情,注意力集中地开车是安全的前提。只是安全不仅是这些,还有很多。比如司机毕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这时候副驾就要提醒他/她能看到,而司机看不到的危险路况。又比如,这一路难免会遇到傻逼坏逼司机,这时候提醒左边那位司机不要开斗气车。

比如,在司机犯困时,给他一巴掌!

没错,我就是这样教育春风的:“如果你看到我开车时犯困,并且服务区还在很远的地方时,为了我俩的安全,你一定要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给我一巴掌,把我打醒,让我借着火辣辣的劲儿支持到下一个服务区。”

所以,开到250公里我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看到前面并没有服务区,于是我咬咬牙,递给春风一个眼神。那一刻春风突然想起了我在出发前的谆谆教诲,于是她放下了手机,丹田吐劲,右手五指成掌,借助身体旋转的力量,稳狠准地打在我的右脸上。

“啪!”

我捂着脸,默默地看了前方一眼,差点儿哭了出来。前面大约300米处,一块明晃晃的路牌出现,上面几个大字映入眼帘:前方1公里 将乐服务区。

妈蛋,这一巴掌白挨了…

4月27日 南昌 by 春风

4月26日,550公里,福州南昌

经过一场闽赣交界的瓢泼大雨,据说福建很多地方下了冰雹,我们则刚好在那个时间段进了高速服务站休息,躲过一场高速的胆颤心惊。进入江西的地界,看到高速户外广告上的xx银行上写着“江西老表xxxxx”。嗯,我们的的确确离开福州开始了一场任性随心的小旅程。

一路其实都有些恍惚,呀,这么就开始啦?

对,开始了。

南昌入住的是乐途国际青旅,由于定的大床间没有了就被升到了家庭房,哥哥说家庭房就是多了张小床,那小床就我睡了。。(请给我一个撇嘴和白眼的表情)

青旅的墙面都是手绘插画,有些还是3d画效果的,一看就是花了不少功夫。一楼是小酒吧,晚上有驻唱。第一晚的驻唱小哥说自己98年,高三在读,准备考播音主持,看上去嘛长得是挺帅挺清秀,就是长得着急了点儿。小哥唱完一首就不断解释自己昨晚吃了隔壁的季季红火锅,闹肚子闹的乱七八糟,虚脱着飘着给我们唱。

一首唱毕,窗外就距离了一批小(nv)粉丝,不一会儿这拨姑娘就花枝招展地举着小棉花糖进来了,坐在离小舞台最近的一桌,我们就等着看姑娘们调戏嫩小哥了。果然,小哥唱到“做我老婆好不好”,台下一声清亮的应答:好!小哥唱破功直接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鲜肉定力还是不够哇~

小哥的老歌唱的不错,唱了一首姜育恒《驿动的心》,他说这首歌是他老爹教他的,吉他+口琴。所以,小哥,你到底几岁!唱着唱着就忘词了,忘了忘了就笑了,还偶尔起了个过高的key,唱完就聊聊小天儿,超任性的驻唱呢~

第二天一早起就往南昌市疾控中心跑,去完成我全国CDC体验的第一站。一路跟着导航,我勒个去,南昌也在修地铁,架起工程围挡和铁马还有神奇的改道,真是太熟悉了。

南昌的医院分布同样是一个很“任性”的存在,以南昌大学老校区为中心点扩散,周边目光所及范围内有:南昌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附属第二医院,省妇幼保健院,南昌大学附属口腔医院,中医院,眼科医院,市一医院综合门诊,疾控中心以及较远处的南昌铁路医院。老中心城区还真随意呢~

读书小夫妇对王勃的《滕王阁序》甚为膜拜,所以南昌之行必须去赣江边的滕王阁走走。非节假日的好处这时候就体现得淋漓尽致了:没有拥挤的人潮,没有高分贝的导游喊队,没有照相时来来往往的人肉背景。游客服务中心的售票处没有人(说好的国级景区呢?),电子购票后去检票口,我们从闸口旁边的小道走过之后才有检票员出来让我们出示门票,验了好几次才听到“滴滴”声,忍不住高呼:真是很随性呐我喜欢。

几乎所有的景区、所有可以参观的塔楼都是一样套路,每一层都像个小型展厅,尽管有些内容的设置与这座城市的地理文人历史关联起来时,难免有些牵强。而运用3D全息效果呈现的滕王阁历代建筑样貌,经历了28次的改建或重修,如今在滕王阁上凭栏远眺,看到的是赣江对岸的高楼林立。那个“落霞与孤鹜起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也只永远地停留在王勃最洋溢的诗作里了。

除了塔楼是一样的套路之外,几乎所有的省博物馆也是一样的套路,必定有个生命起源展或者恐龙展,江西省博物馆也不例外。我们从滕王阁出来,急奔省博而去,进门准备都掏身份证了结果保安看都不看我们一眼,于是,我们就…又很随意地进去了。馆内除了一楼的一个保安和二楼在工作间的大姐,就剩我俩在一脸懵逼地参观。。连恐龙都很随意啊啊啊啊啊~

相闻南昌大学前湖校区的校门是全亚洲最大的校门,肤浅的我们于是又慕名而去。结果……从二号门到一号门,我们在校区里转了好几圈,最后实在累了,找了办公楼前的停车场睡了一场。我梦见我在车里睡觉做了梦,哇擦,做个梦这么累,还搞盗梦空间。

同片区还有南昌之星摩天轮,远远看真好看,近近看也好看,坐上去看……算了,我恐高。不得不说的一点是,南昌的新老城区差别极大,昨天还在想没看到几个地产(职业病啦啦啦),今天到红谷滩就呵呵呵呵呵了,全是甲方。。。

回老城要经过南昌大桥,或者八一大桥,或者其他导航没有告诉我们的大桥。嗯,南昌大桥和八一大桥全部对外来牌照限行,司机哥哥都快怒了,这座桥说不让上,下一座桥还不让上,到底想怎样。于是他趁桥上的交警不注意一踩油门上了八一大桥,既然这个城市这么随意,那我们也就随意点儿吧,下桥时看到交警一直念: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结果交警大叔还真的转过身没看到……

至于吃的,别问了,南昌两天四顿饭都在炒粉和拌粉中度过,也是有点随意。

对,我看到的南昌就是这么一座有些小随性的城市,脚步不急,生活安稳。

一眼好奇,幸会南昌

4月28日 武汉 by 乌托邦的海

武汉之于我,不仅仅是一座路过的城市。

十几年前的一个九月,我一个人拖着箱子,人生第一次坐了19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在武昌站外纷飞的灰尘和有些刺耳的武汉话中,坐上一辆破破的538公交。颠了一个多小时,下车看到学校那破破的外墙,自我暗示了一整路的坚强终于崩溃。

我他娘的为什么要考到这所大学来!

多年后每次想起这个细节,都会觉得好笑,命运跟当时初出茅庐的我开了一个善意的小玩笑,把全学校最破的那块呈现给我。随后的四年,除了没什么钱,我在这所学校里过得相当开心。新闻专业在学校里是弱势学科,并不像法学和财税会计专业那样辛苦,很多新闻专业的学生都是被调剂的。

新闻专业的学习一点不重,考试也不难,我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施展自己的“抱负”。进了新闻学院的《共响报》(那时有小《南方周末》之称)和校广播台的编辑部,正是在这两个地方,我喜欢上了文字这种表达方式。四年时间,在天涯的博客满满当当地写了好几十页。

虽然我外表很随和,跟谁都聊得开,但骨子里不擅社交,现在也一样。校广播台成了我认识这个学校里好玩人物的最好平台。在那里,我认识了两个最好的朋友:现在在佛山的陈玄和在武汉的冯砚迪。

冯砚迪是我回武汉必见的人。声音控春风童鞋见到冯砚迪后,对他的声音表示很满意。这次见面前他在我们的小群里宣布,要在九月份结婚了。聊起来才知道,他居然悄无声息地已经谈了两年恋爱。我们这一代人对于婚姻有着普遍的迷茫,既不想像上一辈那样上升到人生唯一大事,也不想简单只是扯个证了事。他正在苦恼婚礼前期的筹备问题,我们正好从过来人的角度给他提了一些个人的意见供参考。

擦!他真的要结婚了!

我在朋友圈里感叹了一下,陈玄非常不识趣地在下面评论“谁说我毕业就马上结婚了?”真的是很想揍一顿这个爱讲冷笑话的金融男啊!

武汉已经进入了搞虾的季节,冯砚迪请我们吃的是小龙虾,前一晚的曦曦姐请我们吃的,也是小龙虾。

曦曦姐之前在《东南快报》待过一阵子,后来回了武汉在《长江商报》跑体育,前两年辞了报社的工作,专心创业搞自己的体育媒体。因为都喜欢体育,我俩蛮聊得来,我还差点入伙她的事业。后来没成,我以为她会恼我,结果她还是像对一个弟弟那样对我好。这次知道我们要在大西北浪,特意给春风带了一个面罩,给我带了一瓶喷雾防晒和晒后修复。

她是为数不多的知道我辞职去浪之后不表示羡慕、不问为什么以及不问未来怎么办的人,也许这就是我俩很投缘的原因。

这次和春风回武汉,除了学校,去的地方我都没去过,包括武汉最著名的黄鹤楼这种去了和没去都后悔的景点。很不凑巧,湖北省博物馆正在闭馆三个月期间,边上的湖北省美术馆也不能弥补我这个伪博物馆控的遗憾。春风对归元寺外不卖香,寺内不求签的现象赞不绝口,这种良心寺庙已经很少见了。

另外特别感谢下莎皇和她父母,得知我要经过武汉,莎皇说可以让我俩住在她家里。不仅是直接省了住酒店的钱,还得了一份在外的省心。

以前螃蟹甲的房子因地铁工程拆迁后,叔叔阿姨不想搬得太远,就在昙华林湖北中医院这附近买了一套二手房,都是老社区,生活习惯也不用做太大改变。叔叔是个闲不住的退休老头,莎皇的5s给他用之后,老头每天都出去拍照片。刚刚还看到他在黄鹤楼拍游客拍花,结果还被蜜蜂螯了,说痛煞老夫也,非常可爱。

阿姨年轻时是个美女,生了两个女儿,莎皇是小女儿,大女儿似乎还是我的校友。门口进来的墙上摆着两个女儿和两个外孙的百日照,她说起来满满都是成就感。说到当年莎皇放弃大好前途的工作,为爱走天涯嫁到福州去,阿姨还是很不舍。

莎皇的本意是让叔叔阿姨多感受一下我们的年轻气息。但除了第一晚有时间跟二老聊聊天以外,其余时间我们都在外面浪。第二天晚上十点半才到,他们已经睡下。第三天早上五点半出发,他们也还没起来。想起莎皇的重托,有些对不住,下次叨扰一定多陪陪。

哼哼,还有下次?

4月29日 武汉 by 春风

4月28日,334公里,南昌武汉

武汉是热干面哥哥挥霍了四年青春的地方,所以武汉之行也自然成了他的“致青春”之旅。

一下高速就到了他的母校,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他的那个雀跃啊欢腾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从宿舍楼到小南湖,从图书馆到广播台,一步一步走过他曾经挥洒青春的路,真是奇妙,他说就像那时我带他回小宁德看丘妈走校园,我的状态跟他现在一样。对,那还不止是回忆大学的美好时光。

登了黄鹤楼去了归元寺,跨过了长江大桥长江二桥,总的来说,武汉好大!两个早晨都是吃的热干面,两个晚上都是吃的小龙虾。重点说一下小龙虾,小龙虾的重点就是:好吃!!!

对,我们还去了湖北省美术馆,因为省博闭馆,既然经历不了历史的洗礼那我们就接受下艺术的熏陶。省美现在有两个大的个展,李继开的《睡着的农夫与麦浪》和丁乙的《再十示》。相对于画展,我对李继开的文字更有共鸣感,摘录一段以做(cou)分(shu)享(zi):

“活在回忆旧事中?也不是,只是疑惑于时间的魔力,仿佛只是推开一扇门的工夫,就跨越到了现在,而回望之时门已永远关闭,来路更像是不曾有过。风吹麦浪,沟壑万千,又有哪一道是可以重复的,如同我经过的和未来的分秒。每每见到的青绿稻麦都是当季的,和去年此地长出来的庄稼一模一样,而来年,又会在泥土中长出同样青绿温和的粮食。如果麦田还在,便一直都会成长着”青春“的稻麦。烧荒的人来到秋天,黑色灰烬在冬天消失,被春雨彻底冲入土地,完成养分的循环。小时候从丘陵往下望去,青青稻田里劳作的那个农夫,如今不知道会有多老了,他在睡梦里梦见年轻的自己,在同一块田地中休息并睡着。风慢慢从丘陵上吹下来,风带走他发梢的汗滴,风吹起万千麦浪,带动稻麦举穗摇头。”

看完他的画,再看到这一段文字,感慨良多。

很震撼,真的。重复的力量的伟大,在《再十示》里淋漓尽致。我没有美术细胞,也看不出这些作品里隐藏着的深层次的含义,但是,它们的的确确震撼到了我的内心。

谢谢曦曦姐,我们等着你来大理然后一起进藏。谢谢小冯,声音真是好听,作为一个严格的纯正的声音控,那顿小龙虾简直享受。

谢谢莎皇,叔叔阿姨真的太亲切,排骨藕汤好喝的不得了,粗来浪的路上能有像家一样的感觉我们三生有幸。

因为迟了两天做记录,基本上也提不起什么兴趣写了。篇幅留给热干面哥哥吧,他心中的武汉

一眼好奇,幸会武汉

本篇游记共含6953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2016-05-13 10:26

2016-05-13 10:4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2016-05-13 10:44

引用 灵感点亮生命 发表于 2016-05-13 10:26:07 的回复: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回复灵感点亮生命:我们已经浪到祁连县了,游记持续更新中~

2016-05-13 10:56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5-16 14: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