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迷失羊城

1
向兵 (南宁) LV.7
2016-05-13 11:03 105/2
  • 出发时间/2007-08-12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被掏了心的灵魂

 被掏了心的灵魂

    对于广州,印象里只有小时候看过的电视剧《羊城暗哨》,走在西关骑楼老街上的特务们明争暗斗的场景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是第一次去广州,总感觉那里的都每个人都是经验丰富,貌似平凡而深不可测的特务,走在路上总感觉有成百双眼睛在暗出盯着你的一举一动,稍不留神就被冷枪打死,但是现在的广州毕竟不是解放前夕的广州,现在的广州是国际有名的大都市,每天路边卖报的摊贩,站在商铺门口正在吃着热气腾腾拉肠的店主,胳肢窝里夹着公文包匆匆上路的年轻人,马路上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汽车构成了广州一天早晨的景象。

公元2007年8月11日星期六上午10点10分在广州白云机场的跑道上应该会有趟从大洋彼岸飞来的航班降落,飞机上应该有位我要寻找的人,一位久没回家的人,我接的人是从LA来,之前她已经和我说过多次,依稀记得她大多是在我夜里睡觉时和我说她要回来的,每次都是那个时间,一样的坐在我床边,还是那身黑衣,还是那西海岸的香水味,每次闻到那种忽隐忽现的香水味总是令我寻找到了什么又好象突然失去什么,仿佛梦里无限下降又歇斯底里的过程。
“我这周六要回来”她说
“如果你没去过广州的话,那你就去广州接我,随便咱俩好好玩玩广州两天再回南宁”,我再次静静的听着她说。
每次我都是静静的听着她说,我想起身,但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想说话,但话一开口就想哑巴一样发出吱吱唔唔的声音。虽然她的相貌有点模糊不清,但我依然能从她那穿着言行里看得出来是她,令我更加肯定是她的是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西海岸的香水味。
她深情的看着我道:“自从那年我们分手后,我们被被大洋分隔两地,被时间阻止,捏手指算算已经有好多个年头了, 我们就没再见过面.”
那时候的记忆有时候模糊不清,有时又记忆犹新,”她继续说着
“那场面回想起来真是惨烈!组织之间的争斗,受苦的只能是我们老百姓,看过去还是活生生的人,只过了几分钟就已经躺在了那里,只能静静的看着天空,周围的一切图象,一切声音已经停止,似乎已经摆脱了世界的世俗仇恨,因此自己也能得到了完全的解放,不在受世俗的束缚。”
我和她好象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彼此深情的对望。我们彼此坚信,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我们相遇,这样的相遇是美丽的,但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更为美丽。素未谋面,但是我们确定彼此情系另一方,我们也许曾经擦身而过,也许是身边一直形影不离的老友,或是在网络的另一头打出的“想你了”但是我们早已知道答案,是的,我们并不记得,我们会很压抑,原来缘份已经戏弄我们多年,只是时机尚未成熟,命运捉弄我们多年,缘份将我们推进,距离,阻挡我们的去路。

所以我如约来到广州,公元2007年8月11日星期六上午10点10分准时出现在机场的接机口前,从接机口里每出来一位乘客我都要去刻意去留意她身上是否有那种独特的西海岸香水味,我唯一的线索也只能从那味道寻找我需要找的人,旅客已经走出来一批又一批,待最后一位乘客出来的时候西海岸的味道始终还是没有出现。
顺着珠江江岸往西边漫步,铁桥已经被我甩向身后,海印桥正和我擦身而过,再往前就到白天鹅宾馆,这个宾馆我印象很深,记得小时候的笔记本的封面上大多都是印着那栋二十一层的大楼,可以想象当时这座宾馆的影响力,但在如今的众多高耸入云的大厦面前,她依然那么显眼,丝毫不减当年风采。

江岸上,白色球形路灯已经亮起,华灯初上的广州城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也许是和南方天气闷热有关,这里的夜生活相当的丰富,从华灯初上一直持续到午夜凌晨,我穿过充满诱惑的街道,霓红灯下色彩斑斓,马路边头顶染着各种颜色的青年男女正在扎堆的出行,像是有一场盛大的化装舞会在等待着他们,在那里他们掩饰面目,充分的发挥自我。广州—能说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只要你能细细的品味这座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城市,你就会发现不少的惊喜,你想得到的东西,她有。你想不到的东西,她也有。她会在你落寞的时候给你不断的惊喜和希望,在你充满激情和理想的时候,她也会无情无义。

看来我只能先入住,明早再去机场,因为我一直在怀疑是我记错了日期,我深信明天再去的话也许就能找到我想要找的东西。
我穿过一条比较老的街区,窄窄的街道有很多的老式的骑楼,二楼向着马路的窗台下挂着各式各样的广告招牌,街道周围的路灯发出惨白的光亮,当我每走到一个路灯下面就会看到自己的双脚一面一后的摆动,渐渐的消失,随之有渐渐的明朗,正当我琢磨着明天如何去机场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有股熟悉的味道忽隐忽现,我猛然抬头,看到对面河粉店里的落地玻璃幕墙的后面有个年轻的女人站在那里,双眼犀利的直盯着我,两旁的玻璃上映着街上来往的行人,感觉就好象她以为我看不到她是站在那里盯着我,我注意看过去,她穿着黑色的衣服,双脚并拢,双手下垂,随着我的目光往上移,她清晰的脸轮廓里五管依稀可见,注意看却又是模糊不清,我快步的离开,拐了两条街区,看出去胡同的前面就是川流不息的大马路,想走出这片骑楼老街,但是无论我怎么走却是始终走不出这老街区,感觉像是进入了桃花岛,明明眼前就是希望,但是无论你怎么走却是始终走不出去,无论怎么走始终还是回到原点。
最后我在一处出口找到了个地铁入口,因为下班高峰期刚刚过去,搭乘地铁的人不是很多,我快步的往地铁口跑去,快速的买了去芳村的车票,列车一来就第一个钻进了车厢里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我扫眼过去,乘客基本上都是坐着的,没人说话,很安静,我从包里拿出耳机戴上,闭目养神,把声音调小,好听到列车到站的广播。
还有一个站就到芳村了,我睁开眼睛,收起耳机,我突然看见那个女人坐在车厢在我对面的另一边的座位上,还是死一般的盯着我,这次我没敢多看她。。。。。。
芳村站,我快步的,可以说是小跑向外跑,在准备上电梯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到那个女人又坐在地铁站的休息座椅上,来来往往匆匆进出的乘客和她成了强烈的对比。似乎她的静止和这个快步行进的社会和她格格不入,又似乎她的举动只有我一个人看见,周围匆忙的人对她不顾一屑或又视她不存在。

出了地铁站,我照着泥巴给我发的江畔青年地址沿着脑子模糊的方向和的往XXX路去寻找那今晚要入住的那间旅馆。
没多大工夫就找到了旅馆,我办了张会员卡,要了间单房,洗了个澡就下到大厅里上网,我要了一瓶啤酒,一包香烟,悠闲的上起网了,完全没感觉到今天的顺与不顺,来自工作、情感、生活的烦琐事全部抛之脑后。
网上,遇到一起炒外汇的朋友在线,在外汇群里一般都是有行情的时候聊得最凶。
小林,东莞人也,初入汇市,一天之内亏掉了1000块美圆,当时我下了一个单,赚了60多点,但是我没有平掉,只是跟进止损,大家看着K线讨论,大家都建议我把仓平掉,赚了60点也就够了,但是也只有到了最后时刻才知道自己做得是那么的愚蠢。
“看样子英镑有回调的迹象,向兵!我建议你赶快平掉你手上的仓吧!”小林建议我
“慌什么!鬼子还没进村呢!我已经跟进止损了,哪怕回调我也能赚50点,最多我不要那10点了,”我满不在乎的说。
“我只是怕你吃亏了,况且行情也已经开始走反了。”小林建议我说
“一个李向阳就把你吓成届过样己?”我开始逗他
“太君,我已经发现了地雷的秘密!”我继续逗
小林说我是不是已经疯掉了,自个儿胡言乱语的。
但是小林却开始上了我的当了,他追问我道:“地雷的秘密是什么?”
看样子小林是以为我已经掌握了外汇分析的精要。
我开始来劲了
“报告太君,是大便,狡猾的八路埋的是大便”我可以说是一边笑着一边把这行字敲下去的。
被忽悠的人很是气愤,发了个敲脑袋的图片过来。
第2天
我还是失落的走出了机场,不知觉已经走了5站公车站了,随便进了家饭馆,刚走到门口处,忽然双眼被双小手轻轻的蒙住
“嘻嘻!你猜猜我是谁?给你猜三遍。”
那是一个温柔的女声
刚开始脑子里真的一下子想不出会是谁,因为我在广州根本就不认识其他的人,不过只过了短短三秒钟,我就已经知道是谁了,因为我已经闻到了淡淡的独特香水味,她松开手,我转过身来,我们相望了5秒钟后我双手抱住她,她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我们飞快的旋转,照相机的闪光灯像是满地钻石般耀眼的闪着,周围的路人都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使劲的鼓掌。
那一刻,整个广州都在旋转,整个世界都在旋转,我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幸福之中,我找的人终于出现了,这两天苦苦找寻的人终于出现了,我正在慢慢的忘却着这世间的黑暗,丑恶的社会......
“先生!先生!你需要帮忙吗?先生!你没事吧!”服务生连续的叫我
这时我才从刚才的发呆幻想中回过神来,“没事!我没事!你忙你的去吧!”
“那你需要喝点什么?”服务生继续问道
“那请帮我要瓶啤酒,谢谢!”

我们4人在酒吧里闲聊
酒店门口聚集了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我看到我被两个白大挂的人用担架抬上车,我脸色发白,我想靠近一点看我自己,但相反的是我越升越高,感觉天上有某种力量在吸引着我上去,我面朝大地,伸出的手始终不能触及我的身体,下面的人越来越小,车子也越来越小,跟着的房子变小,再跟着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一片白茫茫,只听到远方有声音在回响,似乎是在召唤我,召唤我回家。。。。。。

本篇游记共含3690个文字,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2016-05-16 01:02

引用 hzwanbin 发表于 2016-05-16 01:02:48 的回复: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回复hzwanbin:没有详细行程哦!不好意思

2016-05-18 09:33
相关目的地:   广东
441733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