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人的版图】(148)——【线条的华章,又见梯田】(元阳梯田)

  • 出发时间/2016-03-18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000RMB

中国西南多山,同时又是少数民族聚集的地区,在那段农业压倒一切的悠长岁月里,这里的人们依靠大山生活,繁衍生息,沿着山势垦出一块又一块上好的水田,这里虽然闭塞而落后,但是却绝不会发生中原那种动辄饿殍遍地的惨状,像极了陶渊明笔下“鸡犬相闻,阡陌相连”的世外桃源

梯田纵横的山野乡间,满山乱跑的娃娃渐渐变成粗壮的汉子和淳朴的姑娘,接着姑娘一路哭着嫁到汉子的小屋,他们生下许多娃娃,然后姑娘和汉子慢慢变老,娃娃却又长大了。一百年,两百年,五百年,一千年,梯田的线条越来越华丽,层次越来越丰富,老去的汉子和姑娘却只是默默计算着今年的收成,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那些时隐时现,变幻莫测的云雾,似乎就是千百年间生息又故去的灵魂,他们用尽力气守护身下这漫山遍野的梯田,也守护着自己的后代。

除掉那些规模较小的,仅算够得上景观的少数民族梯田,前些年去了广西龙脊梯田贵州的加榜梯田,两次都被烟火气息十足的风物震撼到无以复加,这一次有机会来到在网上名气最大而且出片最多的元阳梯田,心中其实还是激动的,也算圆掉自己长久以来的一个愿望。

实地走过元阳梯田的坝达、老虎嘴和多依树三个景点之后,我由衷感叹劳动人民力量之伟大,此间风景其实还是极好的,只是除了老虎嘴的色彩还算得上丰富之外,其他两个地方就显得有些单调了,除非遇上老天爷赏脸,配着正好合适的朝阳或是落日,才有机会拍出网上那种幽暗变幻、波光映霞的大片。哈尼族住的都是清一色的土黄砖石楼房,从我的审美角度出发,还是更喜欢龙脊和加榜那种散发古老味道的吊脚楼。另外,进入景区后,坝达、老虎嘴和多依树三个景点相对独立,而且景区配套比较落后,道路狭窄,尘土飞扬,如果不是自己开车,那么穿梭在三处之间势必是一种体力和精神的双重煎熬。

之间在网上看人家的攻略,都建议先从建水走高速到个旧,再沿基本等于高速公路的鸡个公路就可以顺利抵达元阳县城,可是我们一不小心上错路口,在牛街喝了一碗地道穆斯林风味的羊汤后,便正式踏上了S214这条让人长久铭记的山路。

最多一条半车道那么宽的道路却是实打实的双向公路,时而遇见满身尘土的大货车喘着粗气艰难的爬坡或是更加艰难的会车。纵观开始进入盘山实况之后的214省道,几乎难得见到柏油路,而基本都是坑坑洼洼的水泥路面,渣石路,弹坑路,轮番考验凯美瑞的轮胎和底盘。路边随处可见的巨大岩石和成片的碎石都是不久前塌方的产物,仰头望见大片剥落后露出黄褐色岩层的大山,总是忍不住生出赶紧逃离这危险之地的紧迫感。180度的发夹弯一个紧接一个,完全不给途径此地的车辆任何喘息的机会,而道路外侧又没有设置任何隔离墩或是防护栏,坐下副驾驶的位置可以轻易望见仅仅几十公分之外高达数百米的巨大落差,只要将方向盘稍微打偏一点,便会出现《末路狂花》结尾时那种冲出悬崖的经典场景。听着车辆转过急弯时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莫名就会产生尿急的感觉。

在茫茫群山中心惊胆战地行驶了数个小时之后,远远望见缓缓流淌的红河水,红河县城终于到了。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犹如摩西率领希伯来人历经千辛万苦逃出埃及一般雀跃。经过了S214的锤炼,后边县城到元阳景区的几十公里区区山路,已经入不了我们“除却巫山不是云”的钛合金法眼了。

坝达

买票进入元阳哈尼梯田的区域后,只要凭借一张旅游地图,很快就能看明白景区内坝达、老虎嘴和多依树这三个观景点实际是一个环形路线,只要自己开车,基本属于傻瓜式游览,几乎不存在找不着北的可能性。眼看天色尚早,再大致估算一下时间,我们决定不着急赶去位于多依树的客栈放行李,而是先顺路去坝达和老虎嘴玩耍。

平心而论,类似坝达这种以气势恢弘著称的景区,如果来到观景台时,正巧赶上夕阳余晖映照在梯田层层叠叠的水面上,宛若无数面镜子折射着满目的波光粼粼,亦或是遇见云海在山间蒸腾翻滚,浩瀚的梯田在烟云之下若隐若现,犹如世外仙境一般,那么景色必然是极好的。可惜的是,当我们来到坝达时,却是无风无雨又无晴的阴郁天气,阳光欠奉,云海更是不见踪迹,虽然梯田的气势犹在,但是却显得过于单调了些。

老虎嘴

老虎嘴景区外尘土飞扬,姑娘迎面走来都看不清是长腿美女还是骨感的妖精,当然,如今整个元阳景区四处开工,到处都是尘土飞扬,原本打算摇下车窗呼吸一下大山里的富含负离子的新鲜空气,没想到却劈头盖脸吃了一肚子灰,最后只能关上车窗生闷气。

老虎嘴景区的入口就设在马路边,十分不起眼,一不注意就会轻易错过,而且此间似乎根本就没有专门的停车场,于是所有车辆只能就近停在道旁,要是遇上几个不守规矩的,随随便便挤作一团,然后就必然堵死了。庆幸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既不是公休假期的旅游旺季,也还没到传闻中景色最佳的落日时分,即便这样也只能将车停到距离景区入口几十米开外的地方。可以想见,到了最旺的时节或是时刻,这里一定是人山人海,车山车海,那种情形势必称得上“壮怀激烈“了。

老虎嘴有上下两个观景台,上面的观景台视野开阔,远山近田都在18-70mm镜头的取景框内,适合观赏并拍摄梯田全景,而下面的观景台则更加靠近梯田,宛若身处蜿蜒线条组成的优美华章之中,游人稀少时,甚至还能听见田边树林里不知名的鸟儿正在卖力的歌唱,虽不见山外又有几重山,但这种身临其境的美妙感受,却又是冷眼远观所无法体会的。

不过总的说来,目前的元阳哈尼梯田还是只能算是为摄影爱好者提供的上佳平台而已,长枪短炮一起上阵,等日出等落日等云海,嘁哩喀喳拍完就走,属于典型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景区,即便是老虎嘴最下面的观景台也还远远达不到与梯田零距离接触的地步。与元阳梯田相比,我之前走过的龙脊梯田和加榜梯田则要显得亲民得多,只要心里愿意,沿着田埂撒欢都是不成问题的,仅此一点,元阳在我心中便已失了不少分数。

偶遇一位跟着姆妈卖明信片的哈尼族小女孩,为了让她心甘情愿配合我照相,我一共买了三串挂饰、两个钱包和四本明信片等除了购买当天势必一辈子都不会再去看一眼的东西。果不其然,在写这篇游记时,尽管我努力回忆一番,却始终记不起那些东西到底被我放在了哪里。

必须要承认,老虎嘴确实是元阳三个景区中色彩最丰富、线条最优美的一处梯田景观,在此徘徊和逗留许久,拍了一百多张差不多一个样子的照片,眼瞅天色渐暗,而且也绝无可能再抱有夕阳突然破云而出的侥幸,于是动身去今晚住宿的客栈,也就是那个传闻中号称视野无双又极难订房的花窝窝客栈。

花窝窝客栈

从老虎嘴到多依树,多多少少要走一些漫天尘土的回头路,不仅能见度很低,而且路况不是太好,颠簸得厉害,区区二十几公里山路走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平日里那些在老虎嘴看完落日再擦着夜幕赶回多依树住宿的游人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花窝窝客栈相对处于海拔最高的位置,在稍低一些的地方才是景区内“多依树”正儿八经的观景平台,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也进去转了一圈,结果出来时被十几个哈尼族妇女和小女孩围住,希望我们买些她们的土鸡蛋。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吃煮鸡蛋,最初只是看着那些稚嫩的脸庞心有不忍,禁不住掏出钱来买了几颗,压根就没问多少价钱一个。没想到买了一轮之后,所有的哈尼族小姑娘便一窝蜂贴了上来,几十个煮鸡蛋从车子每一个缝隙里塞进来,全部滚到我的脚下,好像都是我下的蛋似的。

几乎花掉我可以在深圳吃一年鸡蛋的钞票,好不容易从哈尼小姑娘的包围圈中脱身,继续开车向前行驶几百米,进入一个哈尼族村子。客栈老板派来接我们的大姐已经在路边等待了,她背着一个空竹篓,非要帮我驮行李,我问她是不是没有帮客人背东西,老板给的钱就会少些?大婶说不是,背或者不背都是一样的价钱。我说,那就不用您帮忙了,我还没有养成被人伺候的习惯。

花窝窝客栈不愧网上多依树”视野第一”的名头,不论是客栈大堂外的观景平台,还是景观房内的巨大玻璃窗,亦或是四楼顶上的玻璃茶室,都可以把多依树梯田一览无余地纳入眼帘。要是好运遇见雨后转晴的天气,差不多可以躺在房间里看白云从窗外飘过了,在这种无双美景面前,老板做饭的手艺差强人意也就变得可以原谅了。

客栈里养着两只猫咪,一只叫阿花,另一只叫窝窝,据说窝窝很懒,很少出来走动,于是在花窝窝呆了两天,只是有幸与阿花近距离接触,窝窝大人压根就没见着。

多依树

清晨六点钟,我便已醒来,拉开窗帘,发现外面正在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想着好不容易来一次,不仅说好的云海看不见,就连梯田都在迷蒙的雨雾中没了踪影,心中难免苦闷,只得倒回床上继续睡回笼觉。

上午八点,再次醒来,夹着拖鞋悻悻走到客栈大堂,准备让老板下碗面条,吃完走人。没想到,雨后的多依树终于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太阳虽然已经升起老高,但是在缥缈的云雾中,仍然像是一个被美丽女子拥入怀中的铁汉,藏起了所有刺目的锋芒,竟然也变得温柔起来。远山在云海中时隐时现,偶尔露出山巅,像极了传说中的蓬莱仙山,可望而不可达。多依树梯田在云海和朝阳的衬托下,也有了网上那些大片应该有的样子,总算让我确定,此行所到的地方正是网上那个鼎鼎大名元阳梯田。

随着云雾渐渐退去,梯田也慢慢失去了仙境一般的模样。我挥手与客栈老板作别,今日还有十个小时的车程。目的地,大理

写下这篇游记的时候,正是已故吴天明导演《百鸟朝凤》上映的时候,犹记得十几年前看《老井》和《变脸》时的感动,惟愿吴老先生在天堂一切安好。虽然《百鸟朝凤》发生的地点在西北,与本片游记目的地,“元阳”,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民俗传承的没落无论在西北或是西南亦是一般无二的状况,同样令人惋惜,却也满心无奈。

本篇游记共含3824个文字,5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