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人的甘南川北

23
endless128 (北京) LV.11
2016-05-14 00:28 1801/9

endless128的其他游记:
湖南http://www.mafengwo.cn/i/5485849.html
香港http://www.mafengwo.cn/i/5478862.html
俄罗斯http://www.mafengwo.cn/i/3359434.html
澳门http://www.mafengwo.cn/i/5479558.html
厦门http://www.mafengwo.cn/i/5483522.html





这篇游记是楼主在2010年写在校内网的,现原文原图转到蚂蜂窝。当年楼主在陕西宝鸡工作,趁着一个年假楼主独自去了趟甘南川北

路线:宝鸡——兰州——郎木寺——若尔盖——唐克——红原——理县——汶川——成都——宝鸡

       几年前就有去甘南的想法,但是以前一直在北京学习和工作,距离太远。回到西安之后,距离是近了,可是工作把人压得透不过气。正好最近半年被临时调到宝鸡工作,让我可以趁着轮休假,了却一直以来的心愿。

        本来这次出行是计划从兰州往南,走完甘南川北主要景点后原路返回,可是一旦出去之后,心就“野”了,不想走回头路,因此才有了这么一个大圈圈的行程。由于时间有限,我只用了四天时间就转了这么一个大圈,当然如果算上头和尾,一共跨越了六天时间。虽然行程很仓促,所到之处基本上走马观花,但是我却到达了此行我最想去的地方——唐克,这就足够了。总的来说,这一路上没有特别明显的所谓“景点”,我个人认为在四川阿坝州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景点”。

D1

晚上10点半,在宝鸡乘坐西安开往西宁的K1009次列车前往甘肃省省会兰州市。在火车上无聊地拿手机上网查天气,居然查出未来4天甘南一直在下雨,心情顿时低落,但反过来一想,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体会雨中游甘南,既来之则安之吧。

D2

为了在兰州赶最早去甘南的班车,按照网上的攻略买了最早的火车车次。火车在清晨5点半到达兰州。出站,打的,直奔兰州汽车南站,购买了早晨8点40开往迭部的车票,我买到郎木寺下车。按照一般游甘南的顺序,应该先去夏河县参观拉卜楞寺,但是考虑到拉卜楞寺郎木寺风格相似,再加上还要去唐克的索克藏寺,其实最主要是时间不够,得尽快回去干活。。。因此就把拉卜楞寺放弃了,虽然它是《天下无贼》的取景地。

 买好车票,由于还有近两个小时,我又乘车去了兰州的小西湖黄河桥,在桥上转了一个来回,感慨有大江大河的城市真好。虽然西安在古代号称“八水绕长安”,但是现在基本上是“八沟绕长安”。

到了兰州不吃拉面可不行,小西湖立交桥下很普通的一家牛肉拉面馆,人气却很旺,在我的印象中,除了兰州,似乎只有武汉的市民早餐吃面条。一碗纯正的牛肉拉面,大碗3块5,小碗3块3;1999年夏天我来兰州,当时的价格是大碗2块5,小碗1块7,十年涨了一块钱,兰州人民在饮食上还是很幸福的。饭饱之后,由于时间还早,我背着硕大的背囊一路从小西湖走到了汽车南站,街边很多的单位都贴着标语,这些标语的共同的主题就是“舟曲”。

汽车驶出市区后,沿着兰临高速一路向南,一路上清真寺越来越多,中午十一点到达临夏市休息吃饭。临夏市是临夏回族自治州政府驻地,这座小城被无数网友誉为东方的“麦加”,街道上满眼是伊斯兰文字和围着白色头巾的人们。可惜我们只是从城市边缘路过,没能亲眼见证。

过了临夏市,海拔渐渐升高,两旁的高山逐渐变成低矮的丘陵,山上的树木逐渐变成灌木再变成草甸,这就是由黄土高原向青藏高原过渡的典型特征。当路两边居民房屋变成藏式结构,路牌变成藏文,我知道,甘南藏族自治州到了。过了州府合作市,风景开始变得美丽,蓝天白云十分鲜艳,完全没有天气预报说的要下中雨。可是进入到碌曲县境内,雨还是下了起来,下午两点半路过迩海,远远的看了一眼,也就是跟西安的曲江池差不多大,原本打算从郎木寺包车一游,但由于下雨,景色看着一般,直接PASS。

三点半,我和我的背包在郎木寺桥头下车,坐上一辆快要散架的小奥托,来到了无数驴友在网上推的郎木寺宾馆,标间80。老板给我了一间位置很好的房间,拉开窗帘就能看到郎木寺大殿。

郎木寺镇附近其实有两座寺庙,都叫郎木寺,一条白龙江将他们分开,北边的是甘肃甘南州的寺庙,南边的是四川阿坝州的寺庙。我还是按照驴友们的推荐,去参观四川郎木寺,门票15元,虽然要逃票太容易了,但是据驴友们说郎木寺的门票收入是捐给当地建小学的,于是就没有动歪门邪道的心思。由于九月份进入了郎木寺的旅游淡季,再加上下雨,因此寺庙里显得空空荡荡,偶尔能看到喇嘛出没。我去过很多藏区的寺庙,但是必须承认,郎木寺是让我感觉最好的一座,给我的感觉是:古朴而不简陋,小面积而大气质。站在寺庙的半山腰,可以俯瞰整个郎木寺镇的全景,烟雨中的郎木寺镇让人感到很安静,有那么一点世外桃源的气质。

专卖藏药的商店

郎木寺镇上的餐饮业是比较发达的,但我在这里仅有一顿饭的机会,我当然会把这个机会留给丽莎。丽莎餐厅的名声在背包客中广为流传,世界闻名,许多美国人甚至将这里的苹果派誉为全世界最好吃的苹果派,我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餐厅面积不大,大概五六十平米,墙上、天花板上贴着挂满各式各样的留言条、旗子,还有各国货币。老板说,这家餐厅是1994年开的,老板娘叫吴丽莎,于是就有了丽莎餐厅这个名字。由于是淡季,餐厅里只有我一个客人,点了一杯咖啡,一份牦牛肉汉堡和一份我慕名来吃的苹果派。当牦牛肉汉堡端上来时,我有点小小地被震撼,简直就是好大一盘肉,里面有个饼。随后苹果派也做好了,由于我平时很少吃这个东西,所以真的不好去评判这里的苹果派到底是不是世界第一,不过那个牦牛肉汉堡确实太扎势了!饭饱之后,老板递给我一张纸条,让我也在墙上留个言,呵呵,但愿下次来还能见到这张纸条。

以前每次上高原,第一晚我必然是要有反应的,轻则头痛,重则呕吐。从丽莎吃完回到宾馆,我静静地靠在床头看电视,等待着高原反应的到来,可是一直熬到九点,都一切正常。既然没有高反,那我决定去镇上转转,感受一下小镇的夜生活。顺着音乐声,我找到了一家露天酒吧,院子里有二十来个人正在随着音乐的节奏自由地扭动,我不由自主地也加入其中,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在高原蹦迪,第一次和不同民族、不同国籍的人们一起玩一起闹,直到我浑身出汗,我才坐下来喝杯啤酒,然后脱了冲锋衣继续。忘情地玩着玩着,高原反应敲敲地来了,我顶着剧烈的头痛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D3


天还未亮,闹铃已将我吵醒,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奔向若尔盖大草原!

 伴着黎明,伴着小雨,我们的车子一路向着若尔盖驶去,在翻过一个垭口,穿过一个隧道之后,就看到了茫茫无边的若尔盖大草原,在草原的尽头,隐隐约约能看到群山,那是青海的阿尼玛卿山。司机也很给面子,停车让我们下车拍照,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这个季节不是若尔盖大草原最美的季节,要是早两三个月来就好了。

上午八点半,我到达了四川阿坝若尔盖县,若尔盖县是川北的交通枢纽,南来北往的驴友很多,而我也把若尔盖作为了我的中转站,我打算从这里搭车去唐克乡。

  若尔盖唐克不是很远,大约一个半小时车程。唐克属于若尔盖县的一个乡,可我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偏远地方的乡,这规模比我去过的一些县城规模要大!来唐克乡主要就是为了看“九曲黄河第一弯”,关于这个“第一弯”,其实有三个版本,四川甘肃青海、各有一个,青海的在久治县,甘肃的在玛曲县采日玛乡,四川的在若尔盖唐克乡,一般来说,青海的“第一弯”不被认可,而甘肃采日玛乡的“第一弯”,凡是去过的人都说那的风景如何如何绝美!但是据说采日玛乡要去一次十分不容易,路况非常差,不通班车,于是四川唐克就成了最“大众化”的“第一弯”。
    我从唐克乡的三叉路口包了一辆车去“第一弯”,来回大概20公里,司机收60块钱。这个司机人挺不错的,一路上都跟我说去看第一弯没必要买48元的门票,一会他会把我带到一个可以直接上山的地方,不过说实话48元的门票确实有点太黑了。看第一弯最佳的地点就是在索克藏寺后面的山顶上,司机把我带到索克藏寺,让我顺着寺庙旁边的小路上山。在高原地区爬山的确太费劲了,不到10分钟我就开始不停地大喘气,不过随着海拔的升高,每一次回头,都能看到不同感觉的“九曲黄河第一弯”,一直爬到山顶,黄河首曲完全呈现在眼前,有点遗憾的还是天气,云层太厚,看不到蓝天。山顶是个大约100平方米左右的平地,上面挂着经幡,要是时间充裕的朋友,可以考虑带着帐篷在上面过夜,这样可以完整地看到日落和日出,那才是“第一弯”最迷人的时刻。由于是淡季,山上除了我没有别人,我一个人在石头上坐了半个小时,然后下山。

我的下一个目的地的阿坝红原县,可是当天已经没有路过唐克红原的班车了,我只能回到三叉路口碰运气,看能不能搭到车,之前听司机说如果运气好很快就能搭上车,运气不好的话就不好说了,我心想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赶到红原,哪怕分段搭车,先到瓦切乡,再到红原,我甚至做好了“扛大厢”(坐在尘土飞扬的卡车车厢)的准备。在三叉路口等车的时候,我认识了同样要去红原的一个喇嘛,叫俄金尼玛,他很有意思,每辆车过来都要招手拦,有了这样的同伴,我基本上可以带着耳机坐在地上吃东西。大约等了二十分钟,一辆比亚迪轿车司机愿意拉我们去红原,俄金尼玛拉着我赶快上车,我心想这价钱都没谈呢怎么就直接上车了,但是俄金尼玛一直跟他说藏语我也听不懂。司机是个感觉有点腼腆的藏族小伙子,车开了5分钟,我用普通话问他价钱,他先拿出烟给我抽,然后说钱的事要打电话问她老婆,打完电话他说一人收20块钱,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想运气真是好,将近100公里的路程居然只收20块钱。

红原县是解放之后才成立的,因为红军长征时走过这里的大草原而得名,意为红军走过的草原。从唐克红原一路上汽车驰骋在红原大草原上,我相信我所看到的是非常美的风景,只不过我从甘南一路走来,连续看完桑科草原又看若尔盖草原,到了这里实在有点审美疲劳。
到达红原县城时才中午1点半,比我原先的计划早了六七个小时,这让我有了继续前进去米亚罗的想法。(米亚罗阿坝理县的一座小镇,坐落在横断山脉邛崃山的一隅,每到深秋,那里满山全是红叶)
 
    到了红原县城,我直奔汽车站,可是迎接我的却是无尽的失望和不知所措。今天所有的班车已经发完了,明天发往理县成都方向的车票也全部售空,只剩下去马尔康松潘的车票……去松潘吧,实在太不甘心,因为走了太多的冤枉路,去马尔康转车到成都吧,又不能确定能不能买到成都的车票……在车站我遇到了一位正在擦车的司机,他说他的车明天被政府征用,送一批开学的学生去汶川映秀镇,让我明天一大早来汽车站,争取给我加个空座。
    由于明天5点多要起床,于是我在离汽车站很近的一家旅馆住下,虽说也是标间,可条件跟郎木寺差远了。在房间里消灭了剩下的食物,然后蒙头就睡。
    醒来已是下午5点,头痛得快要炸开了,微微还有点发烧,这是典型的高原反应,拿表测了下海拔,3720米,难怪,比拉萨还高。躺在床上盖了两层被子加一层毛毯,可还是冻得发抖,最后我干脆起床去外面转悠,我把县城转了一大圈,头不疼了,身上也不冷了。正当我准备找个网吧耍一会的时候,我在一个路口居然又碰见了俄金尼玛,我俩一块去了网吧。腾讯弹出了四川本地的新闻,头条居然是暴雨和地质灾害预警,路段是理县汶川,这不正是我明天要走的一段路,俄金尼玛劝我明天先别走,再住两天,可是我没那么多假,宝鸡那边还有一堆工作等着我……最后我决定只要明天车敢走,那我就敢坐。
        晚上八点多,我告别了俄金尼玛从网吧出来,9月初的红原夜晚非常冷,还下了小雨。我找了家川菜馆点了一菜一汤,吃饱喝足回房间睡觉。

D4

 这一天是旅途中最痛苦的一天,无法形容坐15个小时汽车的痛苦;这一天也是旅途中最美的一天,无法形容川西北醉人的美景。早晨六点天不亮我就赶到汽车站,雨下得非常大,一件单薄的冲锋衣根本抵挡不住刺骨的寒冷,但是我顾不上这些,我今天必须要赶到成都。昨天联系的杜师傅的车泡汤了,他不去汶川送学生了,而是继续跑他的红原松潘的线路,不过他人还不错,让我在汽车站里把每辆车都问一遍看能不能带我去成都,万一要是我走不了,可以坐他的车先去松潘,然后他通过朋友帮我买第二天去成都的车票。我问了一大圈,终于在快要绝望的时候有一个送学生的司机愿意拉我。

       由于座位都是给学生定好的,我只能坐在最后一排,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我当时已经非常疲惫,实在不想继续在高原再多折腾了,我坐在车上甚至幻想今晚在成都可以和朋友美美地吃一顿热腾腾的麻辣火锅再喝点小酒。
      早晨7点半我们准时从红原出发,车厢里的藏族学生纷纷将他们藏族祭神的小纸片洒向车外,以求一路平安。说到这批学生,是阿坝州政府为了让深处藏区的学生得到更好的教育,能更充分地掌握汉语,把一部分学生迁移到州内条件最好,汉化最充分的汶川县去学习。

      从红原往南,刚开始的两个小时,车子一直行驶在平坦的草原上,车速也很快,要是以这个速度下午两三点差不多就到成都了。可是进入横断山区之后,路况变得越来越糟糕,有些地方时速甚至在5公里以下,而且路是沿着峡谷修的,一边是陡峭的崖壁,一边是纵深的河谷,再加上08年大地震得破坏,路况非常危险。最要命的是气温,冷得我直打哆嗦,尤其是腿,只穿了条单裤子实在有点受不了,最后只能脱了冲锋衣盖在腿上,而车上的学生们有的连棉袄都穿上了。路虽然是危险的,天气虽然是寒冷的,但是景色却是绝美的,尤其是在刷马路口那一段,峡谷非常深,两旁的植被以及建筑都非常原始,置身其中你会觉得你看到的一切都不是在现实中。到刷马路口已经是下午1点了,这是川西的一个交通枢纽,往西是通往马尔康甘孜的川藏公路北线,往东是通往汶川的汶马路,往北是去若尔盖的省道。我们只用了十几分钟就穿过著名的鹧鸪山隧道,而在以前没有这条隧道时,汽车要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翻越海拔4800米的鹧鸪山垭口。现在虽然方便了,但是有句话说得很有道理,“每条隧道的打通,都埋没了一幅险峰上的美景”。

      从红原往南,刚开始的两个小时,车子一直行驶在平坦的草原上,车速也很快,要是以这个速度下午两三点差不多就到成都了。可是进入横断山区之后,路况变得越来越糟糕,有些地方时速甚至在5公里以下,而且路是沿着峡谷修的,一边是陡峭的崖壁,一边是纵深的河谷,再加上08年大地震得破坏,路况非常危险。最要命的是气温,冷得我直打哆嗦,尤其是腿,只穿了条单裤子实在有点受不了,最后只能脱了冲锋衣盖在腿上,而车上的学生们有的连棉袄都穿上了。路虽然是危险的,天气虽然是寒冷的,但是景色却是绝美的,尤其是在刷马路口那一段,峡谷非常深,两旁的植被以及建筑都非常原始,置身其中你会觉得你看到的一切都不是在现实中。到刷马路口已经是下午1点了,这是川西的一个交通枢纽,往西是通往马尔康甘孜的川藏公路北线,往东是通往汶川的汶马路,往北是去若尔盖的省道。我们只用了十几分钟就穿过著名的鹧鸪山隧道,而在以前没有这条隧道时,汽车要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翻越海拔4800米的鹧鸪山垭口。现在虽然方便了,但是有句话说得很有道理,“每条隧道的打通,都埋没了一幅险峰上的美景”。

      从理县继续往东,就一步步地靠近汶川县了,我十分期待看看震后的汶川县如今建设的如何,大约在下午六点,GPS显示进入汶川境内,道路也越来越难走,而且时有堵车发生。由于已经接近震中,两旁的山体都呈现出千疮百孔的形态,就在我不经意抬起头的一个瞬间,我看到远处的天边挂着一道美丽的彩虹,我拿起相机就是一通狂拍,在汶川看到彩虹,这样的照片真的是太有意义了!一路上我不停地脱衣服,到理县的时候感觉有点热,盖在腿上的冲锋衣拿掉了,到汶川的时候我已经只穿短袖了。路过县城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地新,崭新的道路,崭新的居民楼,医院,学校,街上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一场巨大的灾难,让这里的羌族人民有机会向世人展示他们不屈的力量!

汶川看见彩虹

      到达映秀镇已经是晚上9点了,我们的车直接开进了中心学校,这所寄宿制学校的全体师生都在操场上迎接这些来自红原县的100多名藏族学生,我们没有过多停留,直接继续向成都前进,车上只剩下我和司机两个人,司机让我坐到前排跟他聊天以防止他犯困。从映秀都江堰的路全是翻山的路,可是司机在夜晚却开得飞快,我的心不停地提到嗓子眼不敢说话,不过司机的技术确实没得说,一路上有惊无险。
    晚上快11点,我终于到达了成都的茶店子汽车站,打的到火车站买好第二天回宝鸡的车票,我的大学同学LYD开车来车站接我,上次见他是去年5月在成都。我们找了个街边的夜市吃麻辣烫,顺便喝了点酒,LYD说他现在的日子过得很HAPPY,换了个部门,每天只做一档直播节目的导播,清闲的很,我说我也换了个部门,可是越换越不清闲……吃晚饭他把我送到一家快捷酒店,站在房间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满身泥土满脸疲惫的自己,头发都成了一条条的,这趟自虐之行终于快要结束了,终于可以美美地洗个热水澡睡到自然醒。

D5

这一觉睡得真是爽,裸睡到上午快11点,感觉这几天的疲惫终于有所缓解,LYD打来电话叫我去吃火锅,我收拾好行李退了房坐车到四川电视台,跟一年前一样,川台还是破烂的一个小院子,不过LYD说条件破点不要紧,重要的是川台的员工待遇好才是最实在的,说我要是不想在西安混了趁着没成家就投奔川台算了,可我这把“年纪”哪还折腾得起啊……一顿美美地麻辣火锅,吃得我汗流浃背,成都热辣的阳光让我从川北的冬天迅速转换到夏天,我俩飘过春熙路他回单位赶直播,我踏上了归途

列车的窗外,一个月前宝成铁路广汉石亭江大桥的垮塌现场依然没有清理完,我又要回到现实投入到工作当中了。

本篇游记共含7032个文字,10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endless128 的图片:

这手机有点年代了

2016-05-16 18:27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2016-05-16 18:56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5-16 20:25

引用 存进照片 发表于 2016-05-16 18:27:05 的回复:

这手机有点年代了

回复存进照片:嗯 这是2010年的时候

2016-05-17 03:00

引用 freya_mo 发表于 2016-05-16 18:56:52 的回复: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回复freya_mo:个别处理了,照片是2010年拍的,基本上是卡片机和手机,处理余地不大

2016-05-17 03:00

2016-05-29 10:10

你好,楼主,你的游记道出了别样的风采,很感谢你的悉心分享,如果有时间,希望可以帮忙支持一下我的游记,欢迎点赞和留言,谢谢~
http://www.mafengwo.cn/i/5364077.html
我认为,有意义的旅行,就是在路上。

2016-05-31 11:12

引用 endless128 的图片:

2016-06-12 16:54

不错的旅行记忆。

2016-06-23 16:1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