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安哥拉奇遇记----国家经济警察局一日游

       西非,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Hoji-ya-henda(直译过来为:奥扎因达),因为此区域内基本上是几内亚毛里塔尼亚西非国家的人聚集,故在中国人眼中,称此区域为西非
       从13年四月份开始,我就开始在位于此区域公司的店面中做店面运营管理的工作,我的配件同事姓程,我们都喊他老程。老程是一个特别憨厚的人,为人很好,而且基本上看不到他发脾气,每天总是乐呵呵的,和他在一块儿,丝毫没有压力感,因为他总是那么的和气。 
       从我们基地出发,开车去店面,要一个小时的车程,每天我们都要在路上两个小时。相信去过奥扎因达或者在奥扎因达工作的人,对这篇区域是非常熟悉了。脏、乱、差、治安混乱,相信是所有熟知西非区域的人对这片土地的评价吧。我们的店面,正好是在主干道上,每天都是人流攒动,大街上的倒娘和倒爷(借助别人的店面优势,推销产品,卖掉一个,商家给他们一定的提成,或者直接从批发商手中批发来货物,直接撂摊儿的),一个劲儿的跑来跑去,不要脸的劲头儿,真的是让人佩服。其中有一个倒娘,到我们店面里,问我要不要菠萝,我说怎么卖?她说1000KZ 3个,我说4个吧,4个的话我就要了。倒娘显得有点儿不大高兴,我说你以后再来,我还买。倒娘欣然答应了,我就买了4个。中午我和老程吃完了从基地带过来的午饭(老干妈和米饭),将桌子打扫干净了,拿出水果刀,将菠萝切开了,真的不是吹,那是我吃过的最甜的菠萝了。切开后,整个办公室的屋子,全是菠萝的香味儿。真的是太甜了。我们两个人吃了一个,给店里的黑工一个,剩下两个,我们下午下班后,直接带回了基地。
       转天上班,大约上午九点半左右,刚开了门没有多久,那个倒娘又来到店面,说我来了,你再买吧。我当时就懵了,她真的不知道我是在客套吗?(从这里可以看出来,黑人的心眼很直,很少会拐歪儿,所以和他们交流,直来直去的会比较好,省得有什么误会。)无奈之下,我看了一下她的菠萝。真的是太好了,个头比昨天的还要大,还要好看。我一问才知道,她是把我当成了她的大客户了,今天她去市场上批发菠萝,之后没有卖,直接就来到了我的店里面,让我先挑(黑人自己肯定不会一下子买好几个的)。感动之余,我又买了4个,中午又吃了一个。心里一想,这么热的天气,能吃点儿水果,其实也挺好的。后来,那位倒娘就天天去市场上批发好的水果,总是第一时间先到我的店中,让我先挑。
       这天,有一个刚来的同事,老张,到我们店里面实习。老程从基地调过来半条柜的配件,在配件库卸货。我就在店里和客户交流,忙得不可开交。中午吃完饭,老程继续去卸货,店里人不多,我就在办公室坐在椅子上面休息了一会儿,老张就在店里大厅的配件柜台上学习葡语。我刚迷上眼睛,电话就想了,一看是老程的电话,我就接了,他说配件库来了经济警察了,我问怎么回事儿,他也没来得及说,就说让我们小心点儿,他们要去店里。我赶紧起来,来到了店里的大厅等着。不一会儿,经济警察来了,老程则被他们带到了警车上。我就问警察怎么回事儿?他们拿出来一份我们公司内部物流仓储的货物配送单。我忽的想起来,安哥拉的法律规定,任何发票、收据、货物配送单等单据上面,不能出现葡萄牙语、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我一想坏了,这回让他们逮了个正着。我上去迎着笑脸请他们到办公室坐下谈谈,他们欣然接受了并跟着我进来。到了办公室,他们就开始说我们的问题,并扬言要给我们开罚单,罚单的金额要在1万美金。我说领导,现在有问题,我们也知道,平时我们都是打印葡语的货物配送单的,可是今天正好储运部的翻译生病了,而货柜又快到期了,其他的同事就帮忙代开了。经过了解,他们是国家经济警察局的,确实不好惹。然后我就问他们,除了开罚单,还有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其实我心里清楚的很,要给我们开罚单,那是吓唬我们呢。警察这时就问,那你说怎么解决?我说100美金吧,领导们大热天的出来执勤也不容易,给车加点儿油,买点儿水喝。这时警察露出了鄙夷的笑容,100美金?100美金够干什么的?这时,一个警察出去了,只留下另外一个在和我谈,通过交谈,我了解到出去的是领导,留下下属来干这种勾当,自己避嫌去了。我说我给领导打个电话,看能不能加点儿?我就打电话给了姜哥。之后我问警察,你们想要多少?他直接来了一个狮子大开口,1,000美金。我说我们领导说了,只能是200美金了,现在生意不好做,也不挣钱,还请领导帮忙。在争来争去的过程中,把他们的价格压到了500美金,这时老张敲门进来了。我说你来干什么?他说外面的警察要看他的护照签证,我一听,完蛋了,老张的签证签的不是我们公司的,我的也不是,因为那时安哥拉的签证比较难办,有签证就是好事儿了。我当时也确实火了,我说你跟他说你是客户,过来找我们玩儿的,没办法,让他把他的签证公证件拿出去了。警察一看,又看了看店里墙上挂的公司营业执照,说签证签发的公司名称和店里的营业执照不一样,你们这是非法劳务。紧接着,他们就要看我的护照,我的也不是我们公司的签证,但是我有一份我们公司和签证所签发公司的劳动借调合同,而老张没有。这时,我把签证公证件和借调合同都拿出来了,他们没说什么,就直接要将老张带走,我说这是我们的朋友,到这边来玩儿,签证肯定不是我们公司的,他们不信,硬说老张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并且他们说我的借调合同只是你们两方公司的合同,没有经过移民局的认可,我一看这下子坏了,我现在再想跟他们谈判,他们根本就不听了。警察直接上来抓住我们,强行将我们带上警车了,而这时,他们却把老程放下来了。我大声跟老程说,赶紧给领导打电话,让他们找律师去国家经济警察局捞我们。
       罗安达的堵车是相当严重的,很多的小破车当道,且没有空调,我在想这帮黑蛋们是怎么熬过的。警察当然不用担心,直接将车上的警铃打开,前面的车慢慢移动的开始给警车让道。我试图和警察交流,但是他们直接将我的手机没收,并且不让我们说话,就让我们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能说。而我的手机却一直响个不停。公司很多领导打来电话,想问问是什么情况,估计也是想了解一下到底是去国家经济警察局还是去省经济警察局。我笑着跟警察说:领导,我的领导们一直在打电话,您能不能让我接一下电话,他们很着急,并且我也要告诉他们究竟去哪个地方对不对?万一他们去错了地方,不是耽误很多事儿吗?他想了想,也是,于是,在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他把电话给了我,并直接嘱咐,不能说中文,要说葡语。无奈之下,我只能跟我的领导用葡语交流,并告知了他们去Kinaxixi区的国家经济警察局,领导说,律师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你们到了,他也就到了。说到这,那个警察就把电话抢过去,强行挂机了。经过了大约40分钟的堵车,我们到了国家经济警察局了,下了车,他们押解着我和老张,往里面走,并且还在入口处登记,将护照复印件给了他们做抵押。进入他们的大院以后,里面白人、中国人、西非人,估计不下40口。其中有一个女的,看样子30多岁的样子,整个人看上去很没有精神。他们把我和老张押解到了他们的办公室。进去办公室后,他们让我们俩靠南墙站着,我就想办法跟他们的领导攀谈,他们问我们,我们就很配合的回答他们。他们看我们两个还是挺老实的,就说让我们两个坐下歇一会儿吧。他们一边自己人交谈,一边问我们的身份资料信息进行备案。
       过了20分钟,我跟他们说:我们律师估计快要到了,我想我需要出去接一下她,她可能不知道在哪个房间。警察说,好的,你去吧,拿着你的手机。我就直接去了外面等律师,并给律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就在门口等他们呢,到了给我打电话就行。正好经济警察局对面有一个葡萄牙人开的首饰店,无聊之下,我就进去看了一下。不一会儿,电话响起来了,是律师打过来的。我就去了门口,见到了他们,就把他们带进去了。警察和律师见面后,客套了几句,就去了隔壁的会议室了,我和老张,就在院子里等着。当时我们就跟那个女的聊了几句,说是在圣保罗做鞋服批发的,因为签证过期,被抓到这里来了,已经在这里待了三天了,还是没有消息。每天白天他们就会被带到现在的经济警察局,一到了晚上,他们就被送去监狱,每天吃不饱,没有水喝,真的是很辛苦。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律师出来了,跟我说,你可以跟我回去,张要留下在这里待一晚上了,明天早晨应该就能出去了。我说这怎么能行啊?要出去就要一起走啊,把他一个人丢下算怎么回事?律师说,没有办法,他们现在没有收到任何的好处,而你有借调合同,可以回去的,但是张是肯定不能了。无奈之下,我给了张伟5,000KZ,让他买水买面包。我又去找警察,将老张的所有的东西要过来,手机、腰带、鞋带、文件夹等所有的东西。然后我就跟着律师上车回去了,刚走了不久,我就看到一家汉堡店。我让司机停车,去店面买了两个大汉堡,买了几瓶果汁和大瓶装的矿泉水,又返回警察局给老张送回去了。我把东西给到老张后,就嘱咐他赶紧吃了吧,省得其他的人过来抢。他一想也是,就将两个大汉堡全吃了,而且喝了很多水。
       告别了老张,我和律师还有司机就回去了。到了基地,我把情况跟领导作了汇报。领导说应该问题不大,律师说明天就能出来了,老张今晚就要在那受点儿苦了。
       第二天,我和老程还是和往常一样去上班。在路上我就给领导打电话问怎么样了?他说律师已经在去警察局的路上了。我也一直在祈祷,希望老张能够尽快的出来。
       到了晚上下班回来,我直接就去了领导的房间,问老张的情况怎么样了?他说事情可能比较难办了,现在国家经济警察局开了个高价小费,没有谈拢,明天他们可能就直接移交移民局处理。到时候事情可能会很难办。我说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领导说,现在再跟经济警察谈小费,他们已经避而不谈了,捞不到好处,就直接将人移交到移民局。
       到了第三天,老张真的被移交到了移民局,而且晚上就关押在移民局监狱。我天天追问老张的情况,可是事情已经非常困难了,公司各个阶层领导也是在动用所有能够动用的关系,来解救老张出来。大概在第五天的时候,领导才通过关系,找到了移民局监狱领导,并同意他们送衣服和食物给老张。当他们见到老张的时候,虽然老张精神受挫,但总归在里面没有受到什么欺负。
一直到了第九天,律师通过正在休假的移民局局长,签发了释放令,这才将老张解救了出来。晚上下班回来,我就去了老张的宿舍,回来后就听他讲监狱里面的奇葩事件。看来老张的精神状态还不错,真的让人很欣慰。
       在此,我想讲述一下老张在安哥拉监狱里面的所见所闻。
       1.监狱里面不乏有中国人,而且还是在里面待了好几年的中国人,当时通过黑中介,去了安哥拉做建筑工人,但是工作签证在过了一年期限以后,黑心老板为了节约成本,就不给他们续签签证,这样他们就成了非法移民了。而当时他们也不知道没有签证的危害,语言也不通,更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去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就这样,在某一天上班的路上,被移民局警察检查到并抓捕。移民局警察提出了交5000美金的罚款,就可以将他们遣送回国,可黑心老板始终没有再出现。现在他整个人几近崩溃,根本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2.监狱里面最遭人唾弃的,是强奸犯。其他的犯人都拿着钢丝刷,直接刷强奸犯的鬼头,以至于强奸犯的生殖器都一点儿点儿的磨没了。
       3.黑人是世界上暴力犯罪最严重的种族,可以想象一下在监狱里,周边都是黑人,而且都是罪犯,那会是什么样的心境呢。当时老张在监狱里面,因为狱室里面脏乱臭,他就在走廊里待着。结果过来一个体格非常健硕的黑人,问他搞基吗?结果把老张吓得赶紧跑回了牢房。
       安哥拉监狱里面,真的不是人过的日子。

这就是倒娘卖给我的菠萝,真香,非常甜。

一望无际的大西洋。

罗安达的海滨公路,景色非常美。

长满了芒果的芒果树,熟透了,直接摘下来就能吃,很甜。

本篇游记共含4816个文字,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来真的值得一去!楼主写的不错哦,打算分享给朋友看看,估计也不一定能成行,哎……

2016-05-16 11:50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2016-05-16 14:55

引用 honghaier 发表于 2016-05-16 14:55:44 的回复: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回复honghaier:感谢回复和关注。后续还会继续更新,请继续关注。

2016-05-17 10:59

太恐怖了

2016-06-11 17:5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2016-11-16 13:05
相关目的地:
747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安哥拉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