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丹吉林-深入沙漠腹地的两天一夜-相识旅行达人“萧公子”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12
柯海天 (海淀区) LV.8
2016-05-15 02:38 830/5

出发-偶遇“萧公子”

2013年8月X日早晨,(我真记不住是哪天了,朋友游记写的是13号,我记得是14或15号)坐上额济纳前往阿拉善右旗的客车,这里前往右旗的客车每天两趟,人不少,我是前一天买的票。
我在我的位置上看着远方的天空发呆,思索这两日在额济纳的所见所闻,并思考如何进入下一个目的地巴丹吉林沙漠,同时等待汽车出发的时刻。
“你好!你是要进沙漠玩吗?”一个带有南方口音的年轻女孩声音打断了我脑中对额济纳与巴丹吉林的遐想。我转头一看,一个身穿冲锋衣,头戴太阳镜,身背双肩背包,二十多岁的小个子女生在向我打招呼。
这就是我初次与旅行达人萧公子见面的场景,当然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她是旅行达人,更不知道她在家乡瑞安的名气,马蜂窝里的“萧涯”就是她,至于她的本名,提过一次,后来给忘了,叫她萧公子也好,萧雅、小雅也好,都是她了。她曾经写过初见我的这个情景,“一个很愣的哥们,没睡醒的样子……”当时我确实很困,有点没睡醒。
她这身典型的驴友打扮和她打招呼的内容标示着她和我接下来时同一个目的地。我点了点头,答道:“是的,可是还没有找到拼车的人。”她说:“我这已经约好车了,就差一个人,不过剩下的是一家三口,两个大人和一个小孩,五个人应该能挤得下。车费五百元,你看你愿意和我们拼车吗?”真是车道山前必有路,我本来还在想怎么找拼车的人呢,这就有主动找上来的,于是很爽快的回答:“OK!”我就这样被“拣”了。
旅行的路上捡人和被捡都是很频繁的,既是照应,也会省去交通的费用,这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穷游,穷游是相对的,是相对住酒店吃大餐出门飞机包车来说的,绝对不是免费游,每个月8千打底的费用还是必不可少的,穷在路上,贵在体验,行走天涯,安全第一。各位千万别被什么百元走天下忽悠了,不是说不可能,这就像买彩票中头奖一样,小概率的事件,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件。穷游不等于免费游。
去往右旗的路上是茫茫的无人区,笔直的公路一直通向天边,但是好似永远也到不了尽头,路上很少有车经过,路的两旁都是沙漠,就算司机师傅睡着了也不会跑错方向或出现什么安全问题,我们需要这样在路上经过七个小时。
她的位置就在我旁边,由于旅途的劳累,大家一路上基本上都在睡觉,偶尔醒来攀谈几句。她每年都会出来独自旅行,每次一个月,每次一个省,走遍这个省的每个城市,已经坚持了十年,这次旅行目的地是内蒙古。她在家那边有时会给大家做讲座关于她十年西部之旅的感受,并做些公益活动帮助一些有困难的人筹集善款。干练的言语间透露着她虽然比我年轻,却是个比我资历更深的老驴,旅行就是这样,不知道在哪里你就会遇到神仙级别的牛人。

七小时的沙漠客车-路上的突发事件-间谍?

路途漫长,客车在大漠中飞奔,但是天与地的颜色始终没有变化,就像这辆汽车始终在原地一般,沿途没有任何建筑,遇到内急的乘客,司机只好把车停到偶生的灌木旁并喊到:“男的往车前走五十米,女的往车后走五十米。”荒凉的天地间,想方便一下都无法太方便。汽车在快到达航天城之前的时候,遇到了小麻烦,由于部队在附近进行军事演习,边防检查站查的严格了一些,上车的官兵查验了一些人的身份证,走到车内最后,点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让他出示身份证,谁知道他没带,于是被请下汽车,要求他原路返回。他与检查站的人争辩了很久,最后检查站也不通融,无奈只能看着我们的汽车开走。司机说:“看这家伙没行李,没身份证,就带了一瓶水,真有可能是间谍呢。”说到这我才恍然大悟,不过这哨兵的眼神也真够贼的,这么多人中就检查他的身份证,正好他没带,还是个没带行李的可疑人物,也许他真是间谍,看到哨兵时眼神显得心虚。这种电影中才能见到的情节竟然让我在现实中遇到了,不过还好,像电影中的后续枪战劫持人质事件没有上演,这可能就是现实与电影的差别吧。
至于这里为什么要设置军队的哨兵,一是前方是西北军事演习的地区,二是再往前就是著名的酒泉卫星中心。这里检查极其严格,外国人如果没有特别通行证根本就不允许从这条路上通过,即使买了车票照样需要下车往回走。

误打误撞-约到四大沙漠司机-苏和

下午三点,汽车到达了阿拉善右旗的首府额肯呼都格镇,一辆改装过的白色途乐已经在车站等候。一位三十岁上下,戴着墨镜,身着橙色T恤,留着短发,皮肤黝黑的健壮男子靠着车门向我们挥手,不用问,这就是我们进军沙漠的司机师傅。
这时“萧公子”将她的第二个背包从客车的行李箱中拿出,我接过她的背包向越野车上放,发觉她的背包重量竟然和我的差不多,能有三十多斤。“萧公子“、三十多斤的背包、独自一人西部旅行十年、瘦小的身材……这些词结合在一起在我头脑中化为一个词——“女汉子”,而且是那种外表柔弱,内里强悍的女汉子。人不可貌相用在这“萧公子”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上了越野车,司机师傅回到车队驻地将一家三口接上,大家又去超市买了些补给品,除了食物之外就是大量的水,准备了足足两箱矿泉水,沙漠中带再多的水都是不过分的。一切置备妥当之后,汽车便直奔前行的目的地——巴丹吉林沙漠。一家三口和萧公子四人挤在后边一排,让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从接下来沙漠旅程的经历来看,坐在副驾驶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传说当年有个叫巴贷的人在此沙漠找到六十个大小不一的湖泊,吉林蒙古语里意为六十,于是巴丹吉林沙漠得此命名。
从镇中到沙漠的入口大概还有将近一百公里,一路上大家就互相介绍并闲聊,从谈话中得知这一家三口来自四川,男主人姓张,每年都会出来游玩一段时间,这次从成都出来,自驾甘肃和内蒙玩,这进沙漠自驾是无能为力,于是就找到我们拼车了。我们的司机师傅名叫苏和蒙古族人,在经常玩沙漠穿越的圈子里是很有名气的,他和他的哥哥那音太还有陶明、范永新四个人被称为“巴丹吉林四大王牌司机”,那音太是中国第一个成功穿越巴丹吉林沙漠的人,而我们的苏和师傅是唯一成功完成巴丹吉林沙漠东西方向穿越的司机,也是第一届巴丹吉林沙漠越野赛的冠军,有这么一个牛人掌舵心里顿时踏实多了。

进入沙漠-探险开始-恐怖的高温

前往沙漠的公路笔直而单调,汽车开的很快,但是除去汽车上时速表指向一百多公里外没有任何速度感,路边的风景从树林逐渐变成灌木,最后变为沙棘、戈壁、荒漠。大概四十多分钟后,我们的车来到了沙漠景区的大门,这景区其实只有一个门,没有围栏,大门之后便是沙漠。汽车通过景区大门,冲进沙漠,车轮压上沙地的那一刹那,整个车身一震,犹如拍在一团棉花上的感觉,司机师傅猛的提速,我们就这样一路颠簸向沙漠深处进发,汽车开出去十分钟后,手机的信号就消失了,探险真正的开始了。
这里的司机们经常走沙漠中的同样的路,长年累月下来,地上就有了浅浅的车辙印,我们沿路寻着车辙印向前行进。沙漠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平整,而是一个沙丘连着一个沙丘,最高的沙丘海拔有一千六百多米,净高度有五百多米,其实可以称之为“山”。汽车爬上沙山的时候基本都要经过四十五度角的沙坡,到了顶之后又是一个同样的下坡,就如坐过山车一样在沙漠中翻腾,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有着强烈的刺激感,若不是安全带将我们紧紧扣在座位上,恐怕早就碰的鼻青脸肿了。沙漠中的炎热是恐怖的,下午四点多正是这里太阳高照的时刻,车的空调在这里失去了作用,只能开窗靠自然风降温,每个人都如同蒸桑拿般汗如雨下。我看了看汽车后视镜正上方的一个数字43,我问苏和师傅这43是什么意思,苏和很轻松的说了一句,“温度”。43度!我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的温度,我心里盘算着这个温度下我能坚持多久,还好我们坐在车里不必接受太阳之间的烘烤,否则真的会成“人干”的。不过,在沙漠中我们还是穿着长袖的冲锋衣,因为与沙漠的酷热相比,被风吹起的沙子打到身上会像刀割一样疼,疼与热之间还是选择了热,并且穿着厚厚的衣服不容易被紫外线晒伤。

巴丹湖-热身完毕-开始沙漠过山车

大约颠簸了半小时后汽车到达了一处湖水旁,这是此行唯一的一个淡水湖,当地人把它叫巴丹湖,湖水降低了沙漠中的温度,众人下车稍事休息以解酷暑,微风吹过湖面带过的湿气蒸发掉身上的汗水并带来了丝丝凉意,湖面上有水鸟不时飞过捕捉水中的虫子,对面的沙山上点缀着三棵胡杨,如巴丹吉林沙漠的礼仪小姐欢迎各位到来,苏和师傅说,这才经过四分之一的路程,而且是最容易的路程。听到这话,兴奋和惶恐的情绪同时遍布全身,兴奋的是后边的旅程会更刺激,惶恐的是刚刚的经历竟然很“容易”,那后边会遇到什么呢?是否会有危险?
所有人补足了水之后,上车继续向沙漠深处挺近,视野变得更加开阔,一条车辙印从星罗密布的沙棘中一直延伸至望不到头的沙山中,如同向导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不知翻过了多少小沙山,沙棘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黄沙和头顶蓝色的苍穹,视野中只剩下黄与蓝这两个颜色,视野内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就连死亡都会被这里所吞噬,我们所乘坐的汽车如同承载生命的希望之舟在广袤的无人区中前行。下午的沙漠如同燃烧的地狱,高温扭曲了空气,远方的沙丘在视野中不断抖动,不知道是真实还是传说的海市蜃楼,车内温度计的读数不断升高,最终停留在了48这个数字,每一次呼吸干燥的空气如烈火灼烧着喉咙,只有不断的喝水才能缓解这种不适,两个小时已经消耗掉近半的水,水的迅速消耗有些令人担忧,这样下去第二天恐怕要渴着出沙漠了。同行的小朋友终于耐不住高温和剧烈的颠簸中暑呕吐,此时汽车刚好来到一个巨大的沙山面前,众人下车休息,等待小朋友缓过神后继续上路。苏和师傅在开车前说了一句让大家心惊的话:“准备好了吗?要进入真正的大沙漠了!”我脑子中顿时冒出“MY GOD”这个词,这才要进入真正的沙漠?那我们刚才路过的算是什么呢?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情?不过眼下有一个问题,我们的车要往哪开?面前巨大的沙山坡度超过了45度,难道要从这翻过去?苏和师傅用行动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就是要从这看似不可能的地方翻过沙山。坡度太陡,我们的车连续冲了三次都侧滑了下来,有几次感觉车都要翻了样子,要不是苏和师傅的老练恐怕只能用卫星电话求救了。又经过了几次冲坡,苏和师傅最后用急速的连续S形漂移硬将车甩上了沙山的坡顶,紧接着感觉重心陡然前倾,一个长度超过百米,坡度超过60度的下坡呈现在我的眼前,车子沿滑沙俯冲下去,快要接近坡底的时候,苏和师傅来了个点刹,这力度恰到好处,用力小了,车头有可能顶到沙地,用力过了,车子就可能来个前空翻,这力量不大不小正好让车子速度卸了下来,很平稳的开到了坡底的平地上,这过程前后只不过几秒,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我没来得及思考已惊的是一身冷汗。连续的操控显示出娴熟的技术,“四大”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一般来说进这巴丹吉林沙漠都需要至少两车同行,互相有个照应,避免翻车得不到及时救援,这“四大”却是身经百战,敢单车深入沙漠腹地,这就是所谓的艺高人胆大吧。
汽车继续深入沙漠,苏和师傅用高超的技艺带着我们接二连三的玩沙漠过山车,还时不时在沙漠的斜坡上来几次大范围的连续漂移,并在身后留下一道道美丽的弯月,让我们体会到了那种平时在电影中才能有的飙车感觉。不知不觉,天色已暗,我们停在一处沙山上看着太阳下落,西边的天空变为红色,不得不说沙漠中的落日是无与伦比的美,这种美不是秀丽也不是妖艳,是一种能够冲击人们心底的震撼。

到达宿营地-萧公子的侃价能力-最美的星空

太阳落山后,借着余晖我们又经过了两三个大大小小的咸水湖,最终来到我们的宿营地“苏敏吉林”,苏敏吉林意为有庙宇的湖,这个庙宇有很多神秘之处,何人所建?为何所建?如何所建?均不知。我们就在此湖的旁边留宿,不过此时天色已暗,暂时无法全视这个庙宇,只有来日才能一睹它的尊容。
这个湖边住着几户牧民,祖上世代在这里居住,他们如今早已不再放牧,多数人都搬出沙漠居住,只剩下几个人留在这里开个旅店接待游客,每年冬天这些留守的人也会搬到镇上过冬。这里所谓的旅店就是些可以移动的蒙古包,住宿的价格不菲,每人一百,一起住在很大的蒙古包内,晚餐自选,鱼肉蔬菜尽有,不过深处沙漠腹地八十公里的荒芜的地方,几十元一份菜也不算昂贵,何况如果只吃汤面这类面食,每人十元管饱,感觉比沙漠之外还要便宜。
饭后,我们一车人来到大蒙古包,这个蒙古包能住十几人,然后地上铺了很厚的垫子,一个厚帘子挡不住偌大的蒙古包大门,不时有蚊子飞来飞去,这种恨人的吸血鬼在人际罕见的沙漠腹地竟然还存在,真是让人恼火,更重要的是这里没有空调,显得很闷。张先生看到这种环境就和蒙古包的主人商量能不能换到其他条件好的蒙古包。蒙古包的主人说有双床的蒙古包,200元一张床,有空调,不过10点后会停电,因为这里的电都是自己的煤油发电机供电,每天只能省着用。张先生和老板讨价还价后,以一间300元的价格成交。
等他们走了之后,问我想不想住双人间,我当然同意,萧公子叫来老板,开始了侃价神功,开始老板坚持300元不降价,萧公子就问老板能否不开空调,而且不加价,老板犹豫了一会说,实在说不过萧公子,最后说了,加50元开空调,萧公子还是不同意,最后老板一看时间都已经9点半了,就说,过去吧,开空调也行,但是不能对别人说这价格。我们谢过老板,搬进小蒙古包,小蒙古包空间只有不到十平米,进去之后我们俩人,一人一张床,她扔下包就睡了,我就到蒙古包外开始我的夜间摄影。
十点钟一到,发电机停了下来,灯也全灭了,这回我体验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仰望星空,第一次看到这么明亮的星空,天地之间,除了星空一片黑暗,周围万物隐身于黑暗之中,仿佛自己置身于一个只有星空的世界,银河穿空而过,北极星在北方闪亮,北斗七星的勺子,猎户的佩剑清晰可见……暗中没有了距离感,这美丽的画卷近在眼前,美的令人心醉。
当晚拍完照片之后便回去睡觉,白天的旅途非常疲惫,很快就进入梦乡。

苏敏吉林-沙漠腹地中的古迹-神秘的寺庙


第二天清晨醒来,看到苏和师傅从沙山上走下来,打过招呼得知他晚上就睡在沙山上,8月的巴丹吉林沙漠夜晚不冷,铺上一个垫子以天为被就可以睡的很舒服。看来我是错过了一次很好的体验,蒙古包里除了闷热之外,还有很多蚊子,若不是困倦的没有知觉,估计又要一夜难眠了。
站着宿营地旁的湖边向对岸望去,一座红白相间的庙宇静静的座落在远处,背靠高耸的黄色沙山,倒影映在平静的湖面。如天外来客般,无理由的出现在这沙海中。260年前,不知道是谁在这里建了这座庙宇,上下两层的藏式小庙宇,虽然不大,但是在那个肩扛马驮的年代,能在这里建造这么一个建筑可以称为奇迹,何况这么多年过去,它既没被沙漠覆盖也没被湖水淹没,始终保持着最初的模样更是奇迹。我本想探寻庙宇建立的初衷,不过打听到前些年最后一个主持去世后这里就再没有僧人愿意到来。可以想象这沙漠深处的生活是很苦的,不止远离红尘,甚至远离人烟,每天仅仅是守护着庙宇的神灵,为长明灯火添上酥油,再念上无数次的六字真言,偶尔能遇到上香礼佛的香客,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直至圆寂,僧人也是凡胎肉体,如若不是那种修行多年四大皆空的高僧,恐怕是无法忍受这时间与荒芜的煎熬。

传说这湖底有个神泉,每当寺庙的僧人大声诵读六子真言之时,泉水就会喷涌而出,诵经声音越大,喷出的水柱越高。可以想象当年寺庙鼎盛繁荣之时,庙中五十位僧人同声诵经,水柱冲天而上的场景。我静下心来,对着湖水大声呼喊出“唵嘛呢叭咪吽”连喊几遍湖水依然平静,看来是我修行不够,神泉没有听到我的呼唤。回头望着关闭的庙门,不知多久才能再看到这里的诵经声,看到这里的酥油烛火。

返程-离开沙漠

返程的路上沙漠起了大风,虽然没有沙暴的级别,但是到处黄烟滚滚。我们偶尔停车观景歇息的时候,卷着沙粒的大风割过皮肤留下红肿的痕迹,无奈只好躲进车中,关上车窗忍受沙漠的高温,沙粒打的车窗是噼啪作响,天知道如果真正刮起沙暴会是什么样的景象。人类对环境的适应性是很强的,尽管车子颠簸的厉害,前一天还觉得像过山车的路,在倦意袭来后,大家一个个都睡着了,只留下苏和师傅一人开着车向沙漠外奔去。大约3个小时后,车子到达了景区的大门,众人下车小歇。我回头望着身后的沙海,两天一夜的经历让我领略了死亡之地的俊美。

和女汉子搭车-前往张掖

告别了苏和师傅和张先生一家三口,只剩下我和萧公子两人,我们的下一站目的地相同都是张掖,可是问题来了,发往张掖的班车已经开走,下一班只能等第二天了。我正在寻思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萧公子说:“走!搭车去!”
我还真没搭过顺风车,这方面的经验萧公子要多的多,就此也从她身上学到一样技能——搭车,虽然我不经常用,但是遇到没车的情况下还是帮了我很大忙。
我们叫了辆出租车,到达镇子西边十公里处的国道三岔口,一边是右旗的额肯呼都格镇,一边是通往额济纳的路,南边是通往张掖的路。地处偏僻,来往的车辆并不多,多数是从张掖往右旗的车,偶有几辆从右旗开往张掖的车,而额济纳那条路上是死一般的沉寂。每当去往张掖的车开过,萧公子就站在路边,大拇指向上握住拳头伸手拦车,很多司机看到后摆了摆手,示意不方便就开车向前,当然也会有不理我们直接飞驰而过的。
无车之时,萧公子就说,搭车要耐心,有时候几分钟就可以,有时候要一两个小时,她就是这样从内蒙的海拉尔一路搭车到呼和浩特的,有时候一个人有时候两个人。看着她瘦小的身躯,肃然起敬,不仅仅是女汉子了,简直就是比爷们还爷们。
大概经过了四十分钟,有二十几辆车通过,一辆油罐车在路边停了下来,问询我们的目的地之后,司机师傅说只能把我们送到张掖的高速路口。此时不坐估计就没第二辆了,于是拎包上车。油罐车驾驶室后座有个床,另外一位司机师傅在睡觉,见我们上车就给我让了个位置,并聊了起来。这油罐车是不允许搭别人的,主要是拉危险品的,不好让外人上来,他们这是空车往回返,所以搭车也无所谓。他们说让路人搭车主要一是无聊可以顺路聊天解闷,二是可以帮助人也算做好事,只不过这搭车时候他们一般不拉单身男的,因为前一阵他们就是好心拉了一个路人,结果上车没多远在山村岔路处,这“路人”掏出手枪顶在他头上,把他们的手机电脑钱都抢跑了,看我们这样不像坏人,一定是旅行的,所以才敢拉我们。看来传言中搭车会有危险,这危险未必是搭车的人,司机同样有危险,还好这种情况还是很少见的。
当然萧公子的搭车经验要丰富的多,第一时间将车牌号还有司机师傅的样子拍下来,当着他们的面发到微博朋友圈,并说是宣传好人好事,当然除此之外也是一个自我保护的方式,相信大家都懂的。
距离张掖的路程不远仅有2个小时,一路上的景观从沙漠到灌木,最后出现树林、城市,天气也从干燥转为的细雨,最后竟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很不幸我们到张掖的高速路口了,再与两位司机师傅道谢告别后,全身换上冲锋衣在雨中沿着高速的匝道走出高速公路。这里距离今晚投宿的青年旅社还有5公里,没有公交没有出租,萧公子又开始了她的搭车计划,大约十分钟左右,一个小面包车停下,拉上我们将我们送往目的地,我们投宿地在张掖西北部,司机的家在东北部,热心的司机特意绕路将我们送到地方然后才回的家,不出来旅行是无法体会到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温暖的。
青年旅社是一个招待所改装而成,我和萧公子分别住了男生间和女生间,第二天一早她就启程回家就此别过。
回想最近两天的经历,从人烟稀少的荒芜与孤寂的天地间到了城市,又感受了搭顺风车的温暖,仿佛从人间到世界的边缘走了一遭。

本篇游记共含7670个文字,2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城。会。玩。

2016-05-15 16:58

引用 juiyuang 发表于 2016-05-15 16:58:06 的回复:

城。会。玩。

回复juiyuang:

2016-05-15 17: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柯海天 的图片:

沙漠之美

2016-05-15 18:18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6-05-16 14:56

引用 leafs 发表于 2016-05-16 14:56:12 的回复: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回复leafs:随便问

2016-05-16 20:0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