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藏-天边的信仰-2

12
广角镜头 (苏州) LV.11
2016-05-15 10:52 596/2
  • 出发时间/2011-07-28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一个人

拉萨火车站是红白两色的藏式风格,周围群山环绕,干净庄严,除了在广场前等待的出租车,十分空旷。空气虽然稀薄,在傍晚里却清新凉爽,视野格外的开阔,整个拉萨一眼就可以看穿,初到拉萨的第一瞥,这样与众不同。
叫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向拉萨市区驶去,早就听说拉萨市的出租车是不打表的,市区内十块,其他需要事先和司机讲好价格。30块钱还算合理,我也就应了。
很快就进入了市区里面,拉萨的市区比我想象中的要冷清的多,主干道北京东路上并没有多少人流车辆,马路上成了两种车得天下:以丰田4500居多的越野,还有就是白底绿顶的种矮矮的出租,它们像青蛙一样在街道上穿来跳去,以至于现在我都对现在这种小车记忆由新。两旁的建筑多为藏式风格,两三层足以。拉萨市有个规定,除了布达拉宫之外,任何居民建筑的高度都不能超过大昭寺的金顶。所以不同于上海到处耸立的高楼,在拉萨市视线所及皆能延伸到最远处的群山白云。
在冲赛康下了车,按照地图上的指示,拐入小昭寺路,挤在嘈杂的人群里,抬头寻找我预定客栈的标牌。街道两旁是各式各样的小店铺,我还无心体会周围的风俗人情,因为感觉到头微微的疼,只想快点找到住的地方休息一下。没走多远就在右手边的地方发现了“藏游人”的字样,这是一家由藏漂依托藏游人论坛建立起来的实体店,提供网上论坛、住宿、包车、旅游等多种服务。由于住宿预定的较晚,北京东路上的各大青年旅社已经爆满,所以选择了这一家。
拐进去是一个类似于四合院的结构,接待处正对着入口,走进去在前台办理了入住事宜,服务员领我到二楼,推门进去,是一个八人间的通铺,略微有些破旧,地上零星地分布着细小的垃圾,一台坏掉的电视前有一个大号的拖线板,上面摆满了各式闪着光的充电器,一个绿色的电水壶被放在旁边。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却放不出热水。被褥倒是干净的白色,稍微有些零乱。这里的环境比我想象的要差一些,不过四十块钱的床位也不能有太高的期望值。放下包,紧接着就是接受在场人员的盘问:刚到啊?从哪来?坐火车?准备呆多久?简单的做了回答,看着他们自在的躺在床上,我倒也没什么拘束。得知这里没有拖鞋,我便下楼去找超市,在邻近的一家超市买了除拖鞋之外的一些生活用品和食物,拉萨市的物价还有用餐都比内地要贵上一点,这个我倒是不曾想到。付款时,收银员照例找给我许多纸质的零钱,因为在拉萨无论什么地方是不接受硬币的,奇怪得很。
回到住处,经过这一段路途已是有些气喘,缺氧的威力初现。虽然已是八点多,外面的天才刚刚有暗下来的迹象,不过此时已经有了寒意,在我烧水洗头脱去外套的时候,冻得瑟瑟发抖。赶紧穿上外套,以防感冒,高原地区最不能的就是感冒,否则失去免疫力的身体极易受到高原病的攻击,到那时就悲剧了。
泡完脚之后,我迅速的躲进了被窝里,头越来越疼,还有点冷,嘴唇干得厉害。已经不想再出去吃晚饭了,吃了几块饼干充饥。一个人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在拉萨的第一天,匆匆忙忙,有些狼狈,身体也有点不适,躺在床上听那几个哥们儿讲述各自的见闻。其中有两个也是刚刚到,后来发现他们也不太爱说话,所以倒是常常一起行动吃饭。
关于布达拉宫,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预约票十分紧张,通常只有凌晨去排队才能领到。于是我决定放弃参观布达拉宫内部的计划,明天去瞻仰布达拉宫的宏伟,将大昭寺放在后天,本来布达拉宫就不是我想要参观的重点。
不知名游客们来拉萨大多是冲着布达拉宫而去,以有幸能够看到里面数以万吨的黄金佛塔为荣。实际上布达拉宫只是作为拉萨这个圣城的行政中心,真正体现拉萨乃至整个西藏魅力的是那座藏在市井之中,被千万信徒顶礼膜拜同样屹立千年的古刹大昭寺。
拉萨的第一夜,空气似乎格外的干燥,整个晚上都觉得口渴,想翻身去拿放在床边的水,只觉得头疼欲裂,从到达拉萨开始头疼就一分一秒的加剧,心脏每一次跳动都伴随着强烈的疼痛感,好像头脑里的血管随时都可能爆掉一样。反反复复的睡着醒来,然后清晰的疼痛,在心里安慰自己到了第二天睡醒就会好的。好多次都以为天亮了,接着手机的灯光看看还没有到凌晨,一直有一些不明的声响,似乎是虫鸣,又似乎是遥远的车轮声、风声、市场的叫卖声,仔细再听又好像消失了,有一小段入睡之后很快被手机闹钟吵醒,虽然已是七点外面还是有些黑,其他人都还没醒。坐起来的一瞬间,发现头还是疼的厉害,好像里面有一个大铁球摇摇晃晃占据了我身体的重心,感觉身上有些虚弱没有力气,支撑着站起来好像随时头都会跌倒在地上,做了简单的洗漱,拿上一袋牛奶就出了门。把帽子紧紧地扣在头上希望能缓解一些强烈的头疼,坐在出租车上,头枕在车窗喝着索然无味的牛奶,有那么一刻心里很委屈:我千里迢迢的跑到这个鬼地方来就是为了遭罪的吗?
一路天色渐亮,远处的天空泛起了微光,街道上已经有不少手持转经筒的藏族同胞。在火车票代售点下了车,因为在上海没有买到返程票,只有寄希望于到达拉萨之后,最初的计划是如果买不到四号回去的票就索性多呆上一段日子,直到身上的钱全部花光。虽然没有开门,外面已经有了一些排队的人,开门时前门的人像难民一样涌入,售票点只有两个窗口,却有四个武警在把关,他们像对待奴隶一样对着人群大吼:你,买完票赶紧滚,站在这干嘛?滚到后面去,耳朵聋了吗?就好像这个小小的火车票代售点随时会酝酿出再一次的打砸抢烧事件来。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这样做不无道理,最前面的十几个买票藏民都是黄牛,买完票不离开只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趁不注意再一次插到队伍中继续买票。几米长的队伍,我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才买到票。
决定走向布达拉宫,这个时候我才空出了精力来看看拉萨,街道两边的店铺纷纷开了张,偶尔遇到一个转经的老妈妈从身边经过,呢喃的念诵着经文。车辆和人都很少,马路上显得十分干净冷清,天气有些阴沉,偶尔还飘上几滴雨,风吹在身上有些凉意,六十周庆刚过,机关门口都拉着诸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社会主义新西藏”之类的横幅。从林郭北路拐向北京东路,就走在了去布达拉宫的方向上。
走到布达拉宫脚下是,我已经气喘嘘嘘,路上车水马龙,广场前到处都是拍照的游客,在广场上拍照有太多的阻碍,我径直走到布达拉宫对面的药王山观景台(两块钱的门票,一个大爷坐镇入口),上面早已守候了不少的长枪短炮。                   

 
近在咫尺的红山上,横亘着那座屹立了千载的布达拉宫,阴阴的天空低垂在山后,白幕覆盖了近乎整个天际,阳光还是坚强的挤出云层,将丝丝的光线泻在红山之上,金顶最先接受圣光然后如福音一般尽洒在红宫白墙之上,在高原的天空下无与伦比的灿烂、壮丽、仪容万方。如同一幅巨大的唐卡,像流云一样变化着图案。阳光流淌在布达拉宫蜿蜒迤逦的墙碟,汹涌舒卷的云絮,亘古静穆的高墙,在流转的大多白云映衬下,有一种与时间空间无涉的永恒质感。自吐蕃王朝至今,它就屹立在那里,旷古无言。任头上风云变幻,世事分合,岁月蹉跎,每一块石头都毫发无伤。人事的浮华在历史的亘古面前羞愧至极。
没有能够进入布达拉宫内部参观,只在远远的药王山上留下一张影像。这已经唤起了我激动的情绪,有多少回的日日夜夜我曾经梦想过站在西藏的土地之上,希望你能看到,不为别的,只为作卑微的证明:西藏,说去,我去得。莫不是西藏,即便是西天,说去,我也义无反顾。对于许多人来讲,西藏,除了遥远神秘的版图,天堂般的风光,更有自己卑微而执着的信念,还有面对神灵真切情感的一个句子,一个心愿。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这里的每一座神山,每一条圣湖,每一次执着的叩拜,每一句虔诚的六字箴言,都会为这片土地上的人庇佑开世俗的纷扰,没有贫穷富裕,没有你尊我卑。说爱,那就是真切的爱,圣洁高尚。
布达拉宫是亲眼见了,就好像是丰碑一样,证明我来到了这里,不过这也许更多的是给别人看的,不管懂与不懂,在意与不在意,那么多天的心愿总算是得以完成。就想人生一样,这里除了布达拉宫,依然有我要去追寻的东西。
回到住处,好像里面有什么机关,一下子就引发了我整个上午都快忘却的头痛,卸下相机电池充电,匆匆看了下哲蚌寺的路线,就倒在了床上。睡到下午一点多,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把整个房间照得耀眼异常,好像随时会飞进一个尼古拉斯凯奇式的天使跟我飚上几句简单的英文,然后等待我出鞘的灵魂最后留恋的看一眼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身体,最后飞身离开。
头疼似乎缓解了一些,我带上了全部的装备,把外套脱下来系在腰间,扣上硕大的墨镜,往嘴里扔了几粒木糖醇,走出客栈,刚想招收打的,发现有一辆终点写着哲蚌寺的公交经过就赶紧收了手,这让我喜出望外,该死的攻略上说到哲蚌寺是没有公交的,打的30块,真怀疑作者他家是开出租的。公交车一路向拉萨的西郊驶去,拉萨的公交虽然有些混乱,经常站台的路线和公交的实际路线大相径庭,但是却很便宜,到哪儿都是一块钱。
下午的天空终于是蓝天白云覆盖了,抬头仰望特别的美,在内地永不会见的风光,我就这么尽情的徜徉在其中,真是幸福的有些奢侈。在山脚下下了车,两块钱坐上了一辆灰色的面包,司机如同赛车手一般驾驶着同车的七八条生命在蜿蜒的山路上飞驰,我如同动物园的猩猩接受车里其他藏族老乡异样的打量,只有更加用力的嚼着嘴里已经驶去味道的口香糖。
买了门票,跟随者几个进贡的老妈妈从左边的路进入哲蚌寺,摘下墨镜阳光强烈的睁不开眼,格鲁派的六大寺庙有四座是在西藏,而当中除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其他三座都在拉萨,哲蚌寺是其中最大的一座,每年的雪顿节这里都有赛佛的活动,长宽达几十米的巨幅唐卡,被展开在后山之上,接受人们的膜拜。整个寺庙坐落在山间,像一座历经沧桑的古城,大大小小的殿堂错落有致,寺庙外观所有的颜色只有白红黄三色,白色的墙体,红色的檐带,还有在阳光里闪耀的金顶。

 
一路抚摸着转经筒,来到后山就能看到一座用石块堆成的小山,如同巨人投下的玛尼堆,山顶的巨石上画着巨大的佛像,随处可见的五色经幡,还有可在石块上的六字真言,让整座山充满了神秘的宗教气息。刚刚爬到半山腰,已经开始大口的喘气了了,虽然只是一小段路程,但心跳的频率十分的快,坐下来歇了会还是坚持到了山顶,山下的景色尽收眼底,拉萨城被群山环抱在中间,隔绝了世外所有窥探的目光,云层低低地覆盖在上空,使得整个拉萨隐遁在神秘之中,人们每天平凡的诵经朝圣,却与外面的世事无关,神灵也许只认可这里的虔诚吧。
整个哲蚌寺的各个分殿如同错综复杂的迷宫,参观完一个不知道下一个在什么地方,多数的时候还会绕回来,殿里的喇嘛并不多,同样不多的还有过来参观的游客,除了我,也只剩下一个由几个老外组成的旅游团。小心的跟随在信徒的后面,进入昏暗的殿堂内部,在每一座面目狰狞的佛像前面低头合掌朝拜,然后向功德箱里投下自己的捐赠。每一座殿堂里都弥漫着浓烈的藏香和酥油的味道,好像使得空气变得更加的稀薄,让人窒息。在历经千年之后墙上的壁画依然保存完好。在殿堂里面,面对着巨大的佛像,心里面只有畏惧。仿佛唯有虔诚的朝拜才能心安。相机老老实实的呆在包里,因为几乎每一个殿堂内部都有“禁止拍照”或者“该殿内拍照三十元”的字样。只有走出殿外才能拍一拍寺庙的外体还有永远令人陶醉的天空。体力的消耗使得我不得不在这个庞大的建筑群里游历时不时停下来休息。嚼几块准备好的巧克力,喝上几口在旅馆里泡好的红景天。
在其中的一座殿堂里买下了一串佛珠,请老喇嘛依依呀呀的开了光,疲惫的下了山。心里却是满足的,因为明显的感觉到头疼的症状得到了缓解,渐渐的摆脱了高原反应的纠缠,感觉格外的轻松,可以好好的感受这里的一切了。这个时候我才庆幸自己执着地踏上这片土地是多么的值得。  
咕咕叫的肚子提醒我已经将近一天没有吃饭了,回到旅馆,简单的休息,叫上那两个和我一同到达的驴友在出小昭寺路的餐馆里叫了几个菜,美美的填饱肚子,一边无拘无束的畅谈。六点多钟外面的阳光依然亮的刺眼,这城市有美丽的天空,有干净的街道,有简单虔诚的人民,还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友好驴友,远离了那个纷乱吵杂的城市,来到这里算是逃避,更应该是追随,追随美好的愿望和信念。让自己以后永远在最尘世的地方,保留一颗最美好的心。
晚饭过后也没有出去,头还是有点疼,用一个做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改好被子,房间里有几个驴友离开,又有几个新的驴友加入,每天保持着频繁的流动。简单的相识匆匆的道别,还来不及知道姓名。
出去游玩的驴友纷纷回来,带着些风尘仆仆,大口的喘气,脱下帽子之后重重的把自己摔在床上,大叫:啊,真TM累啊。
好像是有了大学时代的默契(实际上,驴友们大多也是大学生或者没毕业多久的上班族),大家各自分布在自己的床上,开始畅谈。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和这么多曾经陌生的人,会有毫无芥蒂的畅谈,永远不用担心财物的安全,在这里唯有美景才是最具诱惑的毒药,所有人都是为了西藏而来。
把枕头竖在身后半躺在上面,手里攥着笔记本,听他们滔滔不绝,然后记录下或是抱怨或是感叹的句子。
“去布达拉宫不过是为了在那个会当凌绝顶的厕所里拉泡屎而已!”
“有没有人要去珠峰大本营,那才是男人该去的地方。”
“十二岁释迦摩尼等身像?我靠,比我还大,导游说是每年信徒往上面刷金粉给刷出来的。”
“和一头半死不死的牦牛拍照要20块,shit!”
一群可爱的人。在拉萨的第二天,我想说我喜欢这里。

本篇游记共含5359个文字,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不会写游记的默默路过,点个赞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6-05-16 10:25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2016-05-16 13: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