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藏-天边的信仰-3

12
广角镜头 (苏州) LV.11
2016-05-15 11:09 639/3
  • 出发时间/2011-07-28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一个人

早上八点才醒,从我刚到拉萨开始我就知道落脚的旅馆离大昭寺不过近在咫尺,然而站在北京中路上却寻不到半点大昭寺的踪迹,虽然知道其实它就在那里。实际上从各个方向都有进入八郭街的通道,不足一千米得八郭街把大昭寺紧紧地围在中间。
每一条进入八郭街的通道,都狭窄低仄,除去两边的摊位,就容不下几个人了,这里的巷口错综复杂,很容易就会迷路,然而转经的阿妈永远能感觉出这里的每一条时光一样的巷落。在一番短暂的寻觅之后,我终于走在了八郭街的街道上,两旁藏式的建筑似乎并不高,但却挡住了向外的视野,真真切切地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只有信仰。
已经有不少的人群,沿着八郭街顺时针的方向转经,来之前已经无数次的想象过这样的场景了,真的看到却是有很大的不同。有一种强烈的力量会叩击在你的心上,让你保持静谧,聆听每一个从身边经过的人脚步摩擦石板的声音,转经筒沉沉地转动声,还有低沉的诵经声。那些穿着藏族传统服饰的年迈的老者,左手持着一串长长的佛珠,右手里的金色的转经筒一圈一圈缓慢的转动,口中念诵着六字真言,眼神里视乎没有外面的世界,从容坚定如一座磐石,信仰从他们的第一次叩拜开始就伴随着他们的灵魂,虔诚一生。
跟随者转经的人流走过一个街道的拐角,就看到了一个对着大昭寺方向磕长头的信徒,衣衫褴褛破旧,身前厚厚的防护衣服已经被磨损出大片的破洞,露出泛白的裤子,身后一个黑色破旧背包,里面插了一把十字形的铁管,面对大昭寺仰望苍穹,额头上黑色的厚茧见证了千万次的磕拜,千万次的念诵,千万次的与大地融为一体。口里喃喃念诵,迈步,手上的木屐手套从头顶到胸前拍出三声天响,然后向前扑倒在地,拍打出薄薄的飞尘。那一声扑地重重地扣在我的心上,伴随着他的倒地是我滚滚而下的泪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背包里会有铁杖一样的东西,我清楚的看到朝着我的方向,他缺失了一条腿!裤腿在膝盖的部位打了个死结空荡荡的垂在石板地上。我以为摇动手里的转经筒就是信仰的全部了,我以为对着佛像一遍一遍的诵经就是信仰的全部了,我以为围着大昭寺一圈一圈的转经就是信仰的全部了,我以为三步一叩五步一拜就是信仰的全部了。我以为我自己来西藏走一遭,在大昭寺走一遭就能让自己拥有坚定的信仰力量了,眼前这一幕单腿的叩拜,像目光一样深入我的心中,轻而易举地击溃了一个自以为是的旅游者虚弱的无知。称为奇迹也许过于简单,更像是一种寓言,信仰的力量是如此巨大,永远的叫人保持敬畏,不要试图以为看透。

有些信徒来自遥远的地方,他们带上一生的积蓄,携儿将女,一路一个长头地磕向供奉着释迦摩尼的大昭寺,少则数月,多则三年五载,甚至一生,有的人生命就终结在叩拜的路途当中。那一刻我终于理解,为什么仅仅为了完成《古兰经》中“变成一个较好的人”的规诫,全世界的穆斯林一生之中千方百计都要去往圣地麦加朝觐。有人甚至为此横越半个地球,翻山越岭,耗尽一生财富,走得瘦骨嶙峋。
他继续着自己的等身长头,用单腿艰难的支撑起伏在地上的身体,保持站立,再次拜下,在我眼里无比震撼的,在他身上却是异常的从容,这一切于他已是在生命里上演了千万回。人生里的许多事都是这样,于自身之外认为的奇迹,于拥有者只是平凡。信仰就是这样,说不可思议,说震撼,只是遥远而脆弱的羡慕,不过是毫无意义的见识,永远不可能拥有。而真正那些有信仰在心中的人,自己却感觉不过是再简单平凡不过的事情。游客只是游客,信徒永远是信徒。

从进入八角街开始就会发现沿着八角街的内道有一条长长的队伍,蜿蜒数千米,一路沿着八角街,井然有序,直到大昭寺的门口才看到源头——他们是等待进到寺内朝拜的信徒。售票的窗口还没有开启,大昭寺门口已经排开了磕长头的人,正门掩映在长长下垂的帷幕下,只能寻见支撑前廊的粗大的木柱,暗红色的外漆斑驳脱落,露出木材时光一般的纹理,立在屋顶两旁的金顶在日光之中闪耀着光辉,接受千万人的顶礼膜拜,寺前烟雾缭绕。文成公主这个悲悯而果敢的女子将信仰的种子带到吐蕃,从此大昭寺就成为了西藏地区宗教的中心,在过去的世纪里,战火纷飞,历经沧桑,却始终传播给这篇土地上的人们与世无争的爱的信念。
站在大昭寺前的广场上,面对着湛蓝的天空,看着眼前这一群此起彼伏虔诚叩拜的信徒,无法不叫人动容,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一遍一遍的重复,石板已被千万人千万次的叩拜打磨的平滑光亮,每一次叩拜都伴随着呼呼的摩擦声和浑厚的诵经声,将体温与大地融合,不用去猜想他们的内心何以会有这样虔诚的信念,看看他们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他们脸上没有悲伤,没有忧愁,有的只是安详,内心充盈欢喜,好像可以就此一生的拜下去,一遍一遍的祈福别无他求。这群除了自身之外一无所有的人,已是超凡脱俗,圣地是置于神圣世界与世俗的大门,置身于圣地意味着融入了永恒的力量之中,没有痛楚,没有畏惧。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样的境界不是人人都有的。

 

看着这群人除了尊敬,只有长久长久的沉默,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这样的问题,永远都只适合在内地,西藏没有这样的困惑,这里很纯粹,简单纯粹得只剩下生和死的唯一。就像眼前的这一场朝拜。
得票进入到大昭寺内部,大批大批的游客将信徒淹没,狭小的主殿空间里挤满了张望的游客,扬声器里导游的声音从各个方向传来,嘈杂辨别不清。被人流推着匆匆一圈便出了主殿。回想,只有嘈杂和窒息的空气,游客们看完五花八门的佛像之后,得到导游的一声令下,便兴奋的四处留影去了。我不慌不忙地在入口的左手边找到了大昭寺的内转经道——襄郭,拉萨的三条著名转经道:大昭寺内部的襄郭、围绕着大昭寺的八郭、包围拉萨城的林郭。这便是其中之一。

 游客们皆跟随着导游的步伐拐向右边,匆匆忙忙地去一睹释迦摩尼十二岁等身像的风采,却不知道往前数步就是转经长廊的入口。我看到身边一个女孩在仔细研究手里的资料,一瞥知道那是大昭寺的内部结构图,想来也是同我一样的背包客。站在长廊的入口,一眼望不到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远,左边的壁画为了便于保护,在前面竖立着高高的铁丝网,使本来就不宽阔的走廊更加的狭窄,早晨的阳光并不强烈,透过走廊和殿堂的墙体之间的狭窄空间温和的照射在转经筒上,在长廊的通道里映下高低不平的投影。眼前的石板道并不平整,可以寻得见岁月的踪迹。长廊里的所有建筑的色彩都烘托出暗暗地冷色调,暗红色的木柱上印刻着五彩的斑纹,金色的转经筒在木架上一字排开,延伸向长廊的尽头。无数次的抚摸,上面金色佛法符号已经呈现出古币的黑,在悠长亘古的岁月中诉说着不变的信言。漫步在这条悠长的转经长廊里,顺手转动第一个转经筒,听它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如同一个端坐的老人在讲述几个世纪前的古老神话,继续向前,幽暗静谧的长廊里只有我一个人形单的身影,逐一转动380个金色的转经筒,听它们集体低吟,光线也跟着一起旋转,顺时针,一圈接着一圈,在长廊里渐明渐暗的变幻,如同千盏酥油灯发出的微光,伴随着外面低沉的诵经声,宁静深邃,仿佛时光倒流。一只手从转经筒上划过,缓慢地沿着转经长廊旋转,接受从天顶投下来得微光,心也跟随着安静的伏在这片幽静的空间里,好像就一直皈依在这里曾远离。在这条时光错觉的通道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临近中午,收拾好情绪,踏出出口一下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熙熙攘攘的人群,导游在歇斯底里的叫喊集合,游客们寻找着认为最具代表性的位置摆各种千奇百怪的造型。
出口处又遇到了那位给几个年老的游客讲解的老者,黑亮的皮肤,小簇山羊胡,完全的一个智者,关于西藏的讲解也极具内涵,身边围了好些背包客,我也安静的站在身后听他说关于藏传佛教。他说如今藏族人民离开佛是不能生活的,从前战争纷乱,人们以为战胜别人即使英雄,佛教会藏族人皈依的心境,使他们明白战胜自己才是英雄,现在,刀枪剑戟被五色经幡所取代,五色是自然的颜色,证明了藏族人的内心与自然的和谐,人们不在意今生的得失,只为来生祈福,所以他们才这般虔诚,追名逐利永远是跟自己野蛮的战争,想要的却永远的得不到……
结束之时,掌声四起,他说的是真谛,我们这些游客一直都是在追求形式上的信仰,几张可以在内地炫耀的照片,在朝圣者旁边一时的感动,离开这片土地,多数人怕是忘得一干二净,该争的毫不含糊,该斗的毫不手软。
信仰有它的真谛,我们唯有临摹。
中午在旅馆美美的睡了一觉,精力充足,一改前两天的颓势,高原反应的时代已经过去,唯一愈演愈烈的是我越来越要干燥得开裂的嘴唇,拉萨干燥得天气真不是盖得,即便一天喝下几升水也挡不住水分疯狂的散失。
终于有了心情来品尝这里的美食,按照攻略书上的强烈推荐,我来到了北京东路上的那家名叫“冈拉梅朵”的餐厅,融合在拉萨古老简单的街道里,这家餐厅的外面一点也不起眼,只有简单的装饰,不用心是不会发现的,然而推门进去才发现别有洞天,拉萨有特色的餐厅大都是这样的,外满十分不起眼,里面却布置的精心别致。
这是一家综合式的餐厅,中、西、藏餐都提供,吧台略带酒吧的功能,愿意的话,可以一边喝酒一边和服务生聊天,向他们咨询哪里可以吃到美味正宗的藏餐。餐厅里人很少,趁着点餐的空闲沿着木质的楼梯参观了二楼,布置得也十分有情调,坐在靠街道的窗口会有大片的阳光照射进来,拉萨午后温暖的阳光是是难得的奢侈享受。这里菜得价格实在不菲,我简单的要了两个有特色的藏餐外加一碗酸奶,享受一段安静奢侈的午餐,之前我一直在想怎样找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地方可以享受到拉萨日光,好好的坐上一个下午,亲近这座城市。终于发现这里是个最佳的选择。这次的旅行有不少地方是和我曾经的想象存在差距的,唯独这家餐厅,满足了我全部的幻想。
出门时外面已是烈日炎炎,虽然最高气温只有二十多度,可是拉萨日光的力道却是格外的凶猛,不做防护措施很容易被晒伤。在公交上坐不到几站就到了色拉寺的脚下,从马路拐进去过两个羊肠小道就能看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郊区视野开阔的缘故,这里的天视乎格外的蓝,马路上反射出强烈的刺眼。山在远处安静端坐。
沿着一条在施工中的小道走向色拉寺,会发现路旁开着大片艳丽的蔷薇,淡红的色的小花如同小精灵一般,格外的漂亮。实际上,作为藏传佛教的一座寺庙,色拉寺还有些浪漫主义的色彩,色在藏语里是蔷薇的意思,而拉即为神的意思,这片开在蔷薇之神脚下的小蔷薇莫不就是神的旨意。
从色拉寺的正门进去,有一条宽阔的主干道,类似于一条山路,有着微微的坡度,色拉寺是这样依山而建的,所以在脚下向上仰望,视乎格外高大,对于游客们来说参观色拉寺是需要些体力的,不断地向上攀爬,还没走上一小段就要停下来休息。我随着几个当地的朝拜者,从左边的小道进去,希望能有意外的收获,色拉寺的墙体并不是全白,有些建筑外面被刷上了一层粉黄,宗教肃穆的气息更加浓烈,一路依然可以发现成排而放得转经筒,走过去转一转已经成了习惯。几个朝拜者很快消失在殿堂里,剩下我一个人在寺内左顾右盼,不知不觉来到后山,没有什么人,这里的建筑之间只留着狭小的通道,走在里面,抚摸着粗糙的墙体,抬头看被切割成狭窄的天空,有种一线天的感觉,像迷宫一样,在巷子里穿行,随处可以看见“前方施工,请绕道”的标牌——这里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整修。

 
 
不知不觉拐进了一个破旧的院落内,吱呀一声推开坏损的木门,里面看到几条损毁的墙体,地上一堆杂乱的石块,从石缝里钻出几根杂草,有一片空地,上面已经长满了高高的野生植物,杂乱的绿反倒让这里显得更加的萧敝,而一转眼却发现镜头有几点微小的粉从这片杂乱不堪的绿色植物中坚强的探出头来,走近仔细端详,茎秆细小却有力,有着粗糙的刺,花朵就倔强的站立在上面,花蕊饱满金黄,八片粉色的花瓣很匀称,柔弱却坚毅地伸展向四方,视线离得越近越能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她身体里面,而实际上远远的看上去她不过是一朵普通的小花而已,与随处可见的野花无异。这几朵小花就是——格桑花。高原里最普通的一种野花,看上去弱不禁风,可是风越狂它越挺拔,雨越打它越坚强,太阳越暴晒它开的越灿烂,藏族的人们以此赋予了它格外的情感,格桑在藏语里是幸福的意思,传说只要能找到八瓣的格桑花就能找到幸福(这就不得了了,我这次怎么这么走狗屎运,能找到传说中坚强的幸福,噢,天哪!天哪!)。

很多的殿堂由于关闭检修而无法参观,实际上,所有来色拉寺的游客不为别的,只为能一睹色拉寺极富盛名的辩经场面。辩经通常为下午三点开始,开始之前大家纷纷走进辩经场为自己寻得一个好位置,去的晚就只能站着了。所谓的辩经场只是一个围墙圈住的几百平米大小的场地,里面铺上一层厚厚的碎石,游客们在外圈席地而坐,场地中央长着几棵粗壮的树,恰好为场地投下一片阴凉,是在是个辩经的好地方。身着一袭红衣手持念珠的喇嘛们纷纷入场,像一场交响乐的音乐会,一部分喇嘛在坐垫上盘腿而坐,一部分人站立在前方。很显然辩经就在这两对人马之间展开。
正式开始,首先由站立者发难,整个过程他扮演正方的角色表现的最为活跃激烈,而盘坐者似乎相对淡定好像胸有成竹一般。站立者抬起一条腿呈骑马射箭之姿,左手弯曲平伸向上露出手掌像是托着什么东西一样,紧接着身体后倾,右手顺势后拉然后迅速向前,响亮的拍打左手发出清脆的响声,再向前滑出,如猛蛇出动,眼睛直直的盯着盘坐者。整个过程瞬间完成,仿佛武侠剧里一方发出的绝招,一道白光射出,盘坐者只轻巧的一转头,那白光便从耳侧飞啸而过,击中身后的树根,大树连根而倒,轰隆一声巨响。盘坐着半皱眉头,目光冷峻,嘴角狡黠地上扬,心里道,好狠毒的一招“色拉神掌”。站立着紧接着展开了语言攻势,噼里啪啦一通说,低头面对着盘坐者,盘坐者只半抬着头淡淡的回应他,站立着听罢,转身背手踱步,似乎在酝酿着应对之道,心生一计之后,再次出招,心想:小子这次你还不死!双方你来我往,左推右挡,难分胜负,整个辩经场里充斥着七零八落的巴掌声,和依依呀呀的辩论声,不知道是真的在辩论博大精深的佛法,还是仅仅是在公共场合集体泻私愤吵群架。反正我们也听不懂,只是看个热闹。

 偶尔拍拍照,看着他们叽叽咕咕不知所云,也只有自我翻译自娱自乐了:
站立者得到了机会,气愤地一抬腿一拍掌,想起了前几天还耿耿于怀的事,咬牙切齿的质问道:前天晚上我藏在枕头下的牦牛肉干是不是被你偷吃了?
哪知道那盘坐者是个慢性子,不慌不忙的摇摇头回应:NO,NO,师兄,我木有。
站立者苦思灵光一现拍手道:那你怎么解释在你房间里发现的肉屑。
被揭了底,盘坐者倒也不慌早就想好了对策,微笑着回应:方丈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你偷用功德箱中游客捐的钱,下山偷荤,下个月你就做不成小住持了。
站立着早已恼羞成怒,顾不得周围围观的游客,狠狠地饿拍手:小王八犊子,一旦我爬上了位,有的你保护费交。
盘坐着见已经撕破了脸,也不用客气,却还保持着似笑非笑的脸,想来是个狠角色,指手说道:小师妹已经跟我发生了关系,方丈那个老不死的过两年就得挂,到时候整个色拉寺还不是我的。
站立者气的直拍手跺脚:你丫不要嚣张,刚入寺的秃头鸟就这么咋呼,我老实告诉你,地方政府那边我统统打点过了,明年寺庙人员变动,现在国家鼓励干部年轻化,结果你可想而知,敢跟我斗。
双方就这么你来我往的争来吵去,我也没等吵出个结果就下了山。
下午逛逛八郭街,买上几串佛珠,跟驴友一起下馆子吃饭,在二楼的沙发里围着一张茶几嗑瓜子闲聊,不时有新来落脚的背包客过来询问,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瞎指导,好像刚来拉萨几天自己就是个百事通的当地居民。好像就这么开始爱上在这里的感觉了,像神仙一般住在天堂里,不去想回去的车票是哪月哪日。傍晚的时候,拉萨就突然下起了冰雹,“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这句话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印证,往年拉萨的雨季都是晚上下上一阵雨,白天晴空万里,今年却异常的诡异,白天也时常没有好天气,我开始为明天的纳木错之行担忧,没有晴空万里的好天气,纳木错的景色就要打上百分之五十的折扣,事实上情况比我预想的要糟糕的多,第二天纳木错不但乌云密布还飘着小雨,真是叫人抱憾终身。
晚上几个人一起去拍布达拉宫的夜景,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为明天的行程准备好了东西,躺在床上听歌,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半夜醒来耳机里还在放着朱子岩的《那一世》,躺在拉萨的夜里,旋律同夜色一样舒缓温柔,像一位诵经的老人,从转经筒里流出一个遥远而又尽在咫尺的故事,将前世今生的爱恨纠葛都一字一句的说与众人,匆忙过路的人都停下来,在他身边听他静静诉说,阳光温暖,岁月正好,唏嘘之后,人们各自分散,去向四方,将听到的感动带向远方。
心向着黑夜打开,无比的熨帖,好像有神灵站在我的身边,赐予我坚强的力量,想起了白天见到的那几朵格桑花,想起我当初为什么想要来到这里,可以想念一个人,隔着千山万水,在雪莲盛开的地方。
无论你是谁,所有的爱都圣洁无比!
在诗歌里寂寞穿行的仓央嘉措,留下这一曲,在藏民族中世世代代,口口相传,人们说这是一首情诗,更是一种信仰,最平凡的人也可以拥有,那么爱情是不是也是一样?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本篇游记共含6951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5-16 10:25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2016-05-16 18:58

引用 左岸yan 发表于 2016-05-16 18:58:20 的回复: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回复左岸yan:相互交流吧

2016-05-16 21:3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