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藏-天边的信仰4

13
广角镜头 (苏州) LV.11
2016-05-15 11:17 591/2
  • 出发时间/2012-07-28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一个人

在前一天约好了包车的师傅,一早五点多就起了床,大家都还在睡梦中,因为有250公里的路程要走,所以早起就显得十分必要了。
走出旅馆沿着空荡荡的街道在黑暗里摸索,只有路尽头一盏路灯发出微弱的光。拉萨城在白天尽受日光的照耀,在夜里也会如同婴儿一般沉沉入睡,没有华光异彩,没有霓虹闪烁,每一栋建筑,每一条街道都枕着星空入睡。

 
地面上有些湿,晚上刚刚下过一场雨,走在上面清脆的响,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凉意如同脚步一样紧紧跟随,因为知道纳木错有近五千米得海拔,所以在出发前已经为自己穿上了毛衣。站在北京中路上等候师傅的到来,一排路灯点亮了清冷的街道,微弱得如同夏夜里的萤火虫,只能在附近的地上投下斑驳的黄色光圈,黑暗占领着除此之外的领地,环卫工人在不远的地方清扫街道,小青蛙一样的出租车开始出来觅食。我站在一盏路灯下借着灯光往嘴里扒拉着一罐八宝粥。此刻,一辆白色的金杯停在我面前,司机黑夜一般的脸探出头来,像从车窗里长出的一块黑糌粑饼,用不太清晰的普通话问:你是要去纳木错吗?我知道就是他了,拉开门上车,里面已经有了两个人,果断寻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卸下背包坐下,司机师傅还要去其他青年旅社接人,车子在空荡荡的街道上飞驰,那些柔弱的路灯在窗外飞速的后退,一路上司机大叔艰难的跟我交流(因为是藏族同胞的关系),半天我才知道是向我确认手机尾号。这导致后来他曾经一度在车里抱怨:你们中国人,脑子不聪明,不聪明。
人渐渐多了起来,车也渐渐离开市区,天色微亮,外面却不时的飘着雨打在车窗上,叫人心里堵得慌,阴雨天对纳木错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但是不幸的是这样致命的打击伴随了这一次纳木错之行的全过程,叫人深深的遗憾。
车子一路沿着青藏公路飞驰,到达当雄之后才会拐向绵延的山路向着纳木错而去,天色大亮后一车人的心情也跟着开阔起来,我们已经在一场愉快旅行的路上了。
大叔年纪不大,没想到已经是一个有个六岁孙女的爷爷了,典型的藏族性格,家里养了几百头牛羊,前几年刚刚买了这辆车,借着旅游的东风发家致富。大叔极具幽默色彩,开起车来像驾驴一样,一刹车就在口里念:吁。。。慢一点,慢一点。。。引得车里人哈哈大笑。
远离了市区,视野所及的皆是连绵的山脉,广阔的草地,白云哈达一样围绕在半山腰,在如此高海拔的地方,仿佛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天堂,对西藏的幻想在这个时候真实的呈现在面前,牦牛在草地上悠闲的啃着青草,山丘后隐藏着一座座白色的小房子,房顶的经幡在风里摇曳,路边的沙砾暴露在阳光之下,诉说着这里的古老变迁,雪山永远远远的躲在云层之后。所有只在梦里的存在,此刻置身之中,心就如吸水饱满的硕大花朵,忽然就打开了,升起轻飘飘的幸福。自然赐予的幸福,什么也无法匹及。

 
大叔在车里放着念经的音乐,自己跟着陶醉的哼唱,带着麻将一般硕大的戒指的手愉快的拍打着方向盘,载着一车的欢乐在天路里歌唱。溪流从桥廊身下温柔的流淌,穿过大片碧绿的青稞,踮着欢快的步子。我塞上耳机把脸贴在车窗上陶醉的看着窗外,好像可以就这么一直行驶下去,没有尽头,外面的山水,外面的草地,外面静谧的美可以这样永远的静止,只听见自己心里荡漾开的幸福,散落在山间的每一寸土地上开出灿烂的小花,时光也伴随着自由,停留在这个夏天里。
穿过念青唐古拉山口,我们就离纳木错越来越近了,过了纳木错的景区大门,车子就开始在每一条陡峭的山路上升攀沿,有些山峰似乎就在脚下,天空离我们那么近,仿佛在沿着天上的路途,可以超越人世间所有的悲喜和得失而去。
  
车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爬到了那根山口,这是通往纳木错的最高碍口,山刮挂着猛烈的狂风,空气稀薄,车里的人都发出粗壮沉重的呼吸声。山口立了一块表明海拔高度的石碑,所有的人都挤在石碑旁拍照留念,这样一个可以在回到内地以后作为炫耀资本的机会自然人人趋之若鹜。山口的玛尼堆上挂满了经幡,在海拔五千多米得高空中放肆的摇摆,彰显着这个高度野性的威力,好像无论什么都可以不费力的卷走。山口的确很高,高的你可以俯瞰周围每一座山的山峰,来路上的三三两两的车辆向火柴盒一样艰难的向上爬行。再一转头,就看到了那一条藏在天际里的圣湖,那就是纳木错!车上所有人一致的惊呼!那一刻真的连呼吸都要停止了,即便你曾经做过千万次的幻想,也不能解释眼前的这一幕,就好像她是来之人间之外,超越了任何人想象力的范畴之外。惊呼、震惊、狂喜,然后意识就停留在你最初见到她的那一刻。远远的像从天上泻下来的清泉,偎依着连绵雄壮的念青唐古拉山,躲在一座平坦的山丘之后,只娇羞的半露着身影,层叠的云朵下,那一抹蓝如同大地捧出的精灵,像梦的眼神一样深邃,幽幽的,今生今世不曾见到那样迷人的蓝,一定是有灵魂的。恐怕也只有西藏这片土地才能赋予这样美丽的色彩,西藏的山水皆是神的化身和宗教的符号,每一座山,每一条湖都有一个神灵驻守,都有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故事,只有这里的人民才会知晓,所以他们才会穷其一生的转山转水,表达神灵的敬畏,他们是有福的,和神山圣湖同在的人是有福的。
  
大叔没有在那根山口做停留,我们就一路从山口飞冲了下去,像做过山车一样,大叔兴奋的哼着藏歌,这样的速度唤起了他在草原上放牧时自由的心。却吓坏了坐在车里的其他人。
我依然沉静在见到纳木错的那一刻,透过车窗的玻璃死死地盯着似乎还远在天边的纳木错,就在雪山脚下,在围绕牧草和牛羊的地方,连着茫茫草原接着辽阔天空,明媚、含蓄、迷蒙、温柔、瑰丽、梦幻,叫人语尽词穷。

 
到了纳木错景区的里面还没能够见到纳木错庐山真面目,挡在眼前的是一座巨大的石堆,像一座山,山上拉着横七竖八的经幡,几乎覆盖了整座山,周围是一小片板房,挂着各式各样的餐馆或旅馆的名字。推门下车,寒意立刻席卷而来,周围的空气像被抽走了一样,呼吸困难,外面挂着很大的风,这样的天气十分的糟糕,顶着风走出休息区,就能看见纳木错的一边了,我们所处的地方是在纳木错的最西边。游客在这里聚集的格外多,秘密麻麻在纳木错面前像一群微小的蚂蚁。一路听着自己沉重的呼吸下去,有些人已经穿上了羽绒服,抓着相机的手很快冻得冰凉,天空又不争气的飘起了雨,举着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尽头就被打湿了。纳木错西藏的三大圣湖之一,(另外还有阿里的旁玛雍错,山南的羊卓雍错),却是三大圣湖里面积最大的,是我国第二大咸水湖,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有4718米。在藏族人民的传说里,纳木错和念青唐古拉山是一对恩爱的情侣,挺拔的念青唐古拉山,柔美的纳木错,世世相对,却永生不得相见。
  
  
短短的一段路程却走得格外辛苦,毫无意识的跟随着人流走到最拥挤的一段纳木错湖边,满满的全是游客,浪花猛烈的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几个藏民牵着目光呆滞的牦牛在湖边大喊:和牦牛拍照啦,二十块钱一次。游客们纷纷趋之若鹜。在这里根本找不到拍照的空间,镜头前面永远站满了人。沿着湖岸,向东走,人一下子就少了,纳木错长有七十多公里,所以向东一直望不到尽头,只有与湖水相连的天,阴雨连连的天气,看不到蓝天白云,阳光照耀的湖水,只有低沉阴矮的天空,云絮却还是白的,一大团,像大话西游里所说的棉花糖,飘在头顶,这里的阴天却看不到乌云,天光依然明亮,在半透明的硕大云朵里失去了最后的力量。踩着滑动的石子沿着湖岸继续前行,浪花在脚下哗哗作响,直到游客消失在远远的尽头才停下脚步,认真的亲近身旁的圣湖。雨还在下,格外的冷。雪山就在对面,却遥远的仿佛在天际的尽头,湖水比天空还要湛蓝,真的就像梦一样,大片低矮的云层似乎想要将整个纳木错覆盖,水浪远远地飞奔过来,拍打在岸边清晰可见的石砾上,激起大片白色的浪花。耳边除了呼呼的风什么也听不到,人声被大自然的声音掩盖,展开双臂面对着面前这片瑰丽的湖水,此时此刻,感受自然的博大天地合一的静谧,心里面除了自由什么都消失了,那些人世间的苍茫苦短都变得微不足道,人世间的追逐的心都停止了,分不清自己是游客,是信徒,还是这里的一滴湖水,一块沙砾,一片云朵,亦或是茫茫天地里的一粒尘埃。没有了忧愁,没有伤感,没有浮躁,心透明的像水晶一般,跳动在这片圣洁的湖水面前,红尘之路早就留在了那根山口的后面。第一次,如此的简单,不需要祈祷,也不需要忘记,生活里的种种不如意,无法摆脱的痛苦,还有深爱却无缘的人,连同熟悉的记忆都恍如前尘往事,消散在天地之间。什么也不想,只愿自己是一只自由的鹰,飞翔在这片山水之间,停在礁石上守护孤独。
  
在一座立有纳木错字样的石块前停下了脚步,这里好像是一个转折口,向前的湖面一下子开阔起来,像海一般接天蔽日,石块旁竖立着一座座小小的玛尼堆,如同小孩搭的积木,却是比石头还坚硬的信仰。环顾四周,想找一个人帮忙拍照,一个人旅游最大的不便就是找不到可以帮忙拍照的人。看到一对男女在抚摸一条流浪狗,走过去想请男孩帮我拍照,一起的女孩说道:我帮你拍吧。从她接过我的相机的那一刻,我就完全被她掌控了,她要求我像一个模特一样,摆各种造型,让她随意的抓拍,于是我面对着镜头做各种僵硬的动作还有冰雕一样的笑容。她远远的冲我喊:不要那么僵硬,注意笑容等等等等。还要求我做跳跃的动作让她抓拍一个跳在半空中的动作,于是我被迫在海拔近五千米的地方像个篮球蹦来跳去,天知道这里的空气有多稀薄,而且身后还背了一个沉重的背包,可是她却迟迟的没有抓拍到。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把我给谋杀了,然后抢走我身上的钱财。拍完照之后我们一边给那只可怜的流浪狗喂食,一边闲聊。只简单的问了几句你也是一个人来得啊?你是学生吗?之后她就完完全全的接过了话语权,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对陌生人毫不吝啬热情和言语的女孩。几句话之后她就打开了话匣子:哎呀我也是一个人来的啊,我是从广州来的,我跟你讲啊,一个人没人拍照是最可怜的

 了。。。然后我被她拉着袖子在一块山石上坐下,为她撑着伞,看她相机里多达8个G的每一张照片,听她将她一路过来的心酸故事:最初她的同学如何背叛了她放弃了西藏之行,她如何一个人来到西藏然后被骑单车进藏的一群人捡到,他们如何在茫茫草原上看星星吃烧烤,如何穿着雨衣坐在寒风里坚信可以看到日出。。。滔滔不绝,不绝滔滔。好像她是在荒岛上漂泊了数年,遇见了第一个能听懂普通话的人类。一直到下午她意识到我要离开了,才不好意思的停下来,末了还要阐述一下她未来几天的计划。是在是一个叫人啼笑皆非的可爱姑娘。
  
同她道了别,准备再拍几张照片离开,在这么高的地方看到流淌在天际的圣湖,人莫名其妙的就被掠走了灵魂,湖水这么蓝,景色这么美,让人分不清楚是在童话之中还是在真实世界,总有一种错觉感。
 
把镜头对象远方,竟然看到了一个坐在湖边的身影,在无垠的圣湖旁边,渺小的像一片在风里飘摇的叶子,浪花在她身边大片的张扬开来,如同遍地盛开的雪莲,把镜头拉近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是一个年迈的藏族老妈妈,静默的坐在石堆之上,穿着棕灰色的藏式棉袄,破旧的如同经过了无数岁月的侵蚀,腰间的邦典垂到地面,失去了最初的艳丽色彩。那张被岁月雕刻的容不下再多一条皱纹的面孔藏在宽大破旧的帽檐下,眼神却是穿透岁月的焯焯生辉,坚定的如同身后的巨石,仿佛这里的一切,这个世上的一切都尽收在这双神秘的眼睛里,人世间的悲喜从岁月的尽头走来,一路诉说着漫长的故事,走进她生命的瞳孔,最后所有的,都轻如天山上飘下的一片雪。在苍茫的天幕下,端坐如一尊磐石,摇动着手里一圈一圈的转经筒,口里默念着经文,好像她就这么存在了千年,细数着这里的每一片云朵,每一颗沙砾,无论风霜雨雪,哪怕是这里的山石变迁,岁月更迭,整个世界都与她无关,要紧的只有手中摇动着的转经筒和她念诵了一辈子的经文、坚持了一辈子的信仰。

 
  
没有人会不被此情此景震撼,在自然里渺小微弱的背影,整个世界却在她心中,这样的力量没有人能够拥有,唯有远远地看着,保持着敬畏的心,向她做心灵的叩拜。
  
乘车返回,其他人都昏昏欲睡,大叔并没有在那根山口做停留,导致我没有能够在欣赏纳木错远景的最佳地点留下一张照片,这成了一个深深的遗憾,然而这一天对这片山水的亲近已经给我留下了震撼也无法形容的经历,湖边那个老妈妈的身影,连同这片圣洁的土地在我心里变成了永恒,好像我也感染了一丝的力量,让我在以后的生命力无论面对什么样的磨难,都能想起多年以后的今天,告诉自己有一颗强大的心可以看透人世间的岁月。
一路奔向拉萨,心却还留在纳木错,山花开满的日子,冰雪融化的溪流欢声低语,唱着清凉悠扬的小曲,将这个宁静的夏天引向深远,流进心里,那里山花遍野,流水白云,纳木错在岁月里静默永恒。心里是什么样子?是这个夏天的样子。
 

本篇游记共含5103个文字,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下,挺好。

2016-05-16 10:25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5-16 20:0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