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海珠区的村落与湿地:海珠湿地、沥滘卫氏大宗祠、小洲村、龙潭村

2月13日(正月初六)

      从地铁沥滘站F出口出来,因为沥滘村正在大规模地改造,只见两边都是围墙,中间夹着一条小路。沿着小路往西走八九百米,便可看到下图的码头。

沥滘村

沥滘村口的码头公园:

河边榕树下有一块民国时期的广州市界碑,河对岸属番禺县管辖,不是广州市直属。

从第一张图的路口前行数十米,可看到下图的公交车站,这是991环线的总站。
991环线(沥滘大埗头总站 → 沥滘大埗头总站)
途径站点 沥滘大埗头总站→振兴大街站→沥滘大街站→振海路站→沥滘站→三滘村站→海珠客运站→南洲路口站→晓港湾(盈丰路)站→盈丰路站→南洲北路(好信广场)站→瑞宝小学站→地铁东晓南站→南洲路口站→海珠客运站①→振海路站→沥滘大街站→振兴大街站→沥滘大埗头总站 (19站) 

最佳地标是下图中的大厦:

从公交车站再往前走一点:

在朝北的路口便可以看到卫氏大宗祠:

卫氏大宗祠

卫氏大宗祠是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是居然在维修:

卫氏大宗祠始建于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清代重修。

第一进建筑:大门及牌坊

正面:

正中大门紧闭:

入口在东侧的巷道之中:

大门后牌坊的背面,“百世宗周”的“宗周”,意味着卫氏出自姬姓,卫国对周朝起藩护作用:

据说牌坊上的“燕子斗拱”是皇亲国戚才有资格建造的。

第二进建筑:庆源堂

便是从这个侧门进来的:

庆源堂正面:

从牌坊看庆源堂:

庆源堂的左侧:

墙壁上的卫氏介绍:

       卫青虽姓卫,但来路不太正宗。他的母亲姓卫,一般人称为卫媪,父亲姓什么不知道,因为他是私生子,只好随了母姓。因此,卫子夫、卫青姐弟跟周代姬姓的卫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靠墙有清乾隆皇帝赐给当时卫氏103名寿星,高3.7米共12块的巨型屏风:

第三进建筑:留贤堂

东侧的祭祖场所:

       出了卫氏大宗祠,向北来到村中心地带,向村民询问,得知西北方向有祠堂,便一路摸到心和卫公祠门口口。

心和卫公祠

正门相当破败:

入内之后,巧逢一群对古迹感兴趣的有心人,刚才在卫氏大宗祠还帮他们拍过合影:

第二进建筑已经成为了乒乓球室:

第三进建筑:

东墙下的龙舟:

墙 上的碑刻,是用长焦镜头拍的:

破落的侧院:

众人散去后的院落:

接下来回到村中心,找到另一个祠堂。

石崖卫公祠

这个祠堂保存得稍好:

沥滘村正在进行城中村改造,一般的居民都能得到一笔拆迁款。在改造的过程中,也注重了历史文物的保护,下图是祠中陈列的保护图:

上图中,红底白字的地名,便是村中的12座祠堂的具体位置。

      除了这些祠堂之外,沥滘村没有太多吸引人之处,村中景色皆很平常。

4月23日

小洲村

公交:
南入口:乘252、86、35、565、764、310等线路在“瀛洲生态公园站”下。
北入口:乘45、252、468等线路在“小洲站”下。

简氏宗祠

这是小洲村现存的祠堂中最大的一个:

第二进:

第三进:

侧院:

东池公祠

世外米都

世外米都的花园:

这似乎是一个理发店:

细桥陶社

陶社门上的门神:

蚝壳屋

司马第

司马第的紧邻:

慕南简公祠

旁边民居墙上极具时代烙印的壁画:

路边的肥猫:

小洲礼堂

这是小洲村的标志性建筑:

玉虚宫

泗海公祠

附近的另一些有些特色的民居:

在天后宫对面的小店吃东西,小小的民居,对联有点意思:

桌椅做成了木船形状,小孩子很高兴地爬进去了:

登瀛码头

还有村民在浣衣:

码头东望:

西望:

码头背后是牌坊:

所谓的古城墙:

      整个小洲村的环境很差,到处是泥水,村中的河沟基本上都是死水,气味难闻,蚊子又多,街巷狭窄,而且有各种运砖头水泥的小型电动车往来穿梭,总是要诚惶诚恐地避让他们。记得2008年曾经骑双人自行车来过此处,当时环境尚可,游人不多,依稀记得村中有一个方形的水塘,塘中还有荷花一片,这次去却沓无踪影,不知是不是被填平了。总之这一次的小洲之行,印象较差,以致于连拍照的心情都没有了。网上有不少言论认为小洲村很有文艺范儿,仔细一看,不外乎开了一些精品店、服装店、手工店、咖啡厅、酒吧之类而已,另外就是打出红线女、关山月等艺术大师曾在此租房进行创作的招牌。实际上,小洲村与番禺区的沙湾北村和大岭村相比,差得太远。比较之下,小洲村没有什么像样的古建筑,连市一级的文物保护单位都没有,环境卫生也不行。小洲村未能入选国家历史文化名村(镇),而那两个入选了,绝对是有道理的。不仅如此,即使是与本区的黄埔古村比起来,小洲村也有相当的一段距离。如果一定要说小洲村有文艺气息,我只能遗憾地认为,这一定是伪文艺青年的看法。据说有个红专厂,也被认为有文艺气息。搞一些小资情调的小店,离真正的文艺,特别是古典文艺,实在是差得远。

      写到此处,到蚂蜂窝首页上搜索“小洲村”,出现的景点介绍是这样一段文字:“小洲村始建于元末明初,这里至今仍保留着岭南水乡最后的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情态。走进小洲村,就好像走进了一座民俗博物馆。 民居沿河而建,居民枕河而居,随处可见的百年古榕浓荫蔽日,五六百年高龄的蚝壳屋见证着岭南的曾经沧海,阡陌交错间随便跨过的一口古井都有几百年的沉淀。”
      实际上,发臭干涸的小河沟两岸,哪里有半点“岭南水乡最后的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情态”,水根本都流不动了,黑水一片。“走进小洲村,就好像走进了一座民俗博物馆”,这让沙湾古镇等情何以堪!?“五六百年高龄的蚝壳屋见证着岭南的曾经沧海,阡陌交错间随便跨过的一口古井都有几百年的沉淀。”这一类的煽情文字已无力批判,这只会令人认为文学是一个浮夸的专业。

       小洲村对面还有一个瀛洲生态公园,1998年便去过,2003年也曾到访,那时候果树还很密集,生态环境保持得不错,是周末休闲游的好去处。近几年发现大部分已经被改造为游乐场了,2011-2014年,每年都带女儿来玩一次,然而设施陈旧,同时又破坏了生态环境,让瀛洲生态公园的游玩指数直线下跌。这也算是小洲村今不如昔的一个缩影吧。大约是2008年,小洲村被评为“广东最美的乡村”,时至今日,已经是浪得虚名。

5月14日

海珠湿地(一期)

海珠湿地有这样一个官网:http://www.haizhuwetland.com/      然而里面的内容是点不开的。

      海珠湿地一期的北门有公交站,西行的叫“新 滘中路(龙潭)站”,东行的叫“龙潭牌坊”站,两者实际上是同一个站,在新 滘中路上一南一北地相对着。以下为途经该站的公交线路:

【海珠湿地一期、二期】
开园时间:9:00-17:00,每逢星期一闭园一天(节假日顺延),进行生态环境修复
门 票:20元(2016年价格)   官方公布的价格为50元

下图上部的右半部分便是海珠湿地一期:

下图便是一期的游览示意图:

湿地广场


    粤式广府文化景观牌坊与两侧具有岭南特色的镬耳屋建筑共同构成了一个通透式的广场,雕花飞檐、镬耳山墙、飞阁流丹,无不体现出了岭南建筑通透玲珑、装饰精美的特色建筑风格。置身牌坊之下,方知岭南文化的博大精深,透过相机镜头,留下此番美好纪念。

湿地北门牌坊:

游客服务中心的庭院:

游客服务中心的外景:

绿心湖

        海珠湿地保留了岭南水乡文化特征,河涌和湖泊交错相织,形成了具有岭南水乡特色的湿地水网系统。绿心湖湖水清澈,“小蛮腰”广州塔倒影其中,并绕湖设置了富有特色的叠水水景和景观平台,两旁种植美人蕉、香蒲、睡莲等水生植物,共同营造出了虽为人造,却宛若天开的美好景观。湖边的亲水花溪长约650米,各种植物芬芳盛放,游客可以通过石栈道、木亭和鹅卵石道与湿地零距离接触,看鱼儿畅游、观蝴蝶纷飞、赏莲花绽放……

从北岸向南看:

到处是这种白花:

西岸看东看:

东南方向的小桥:

南岸向北看:

从西南角汇入绿心湖的小溪:

在绿心湖东南角的小桥上:

小桥上向西看:

小桥上向东看:

东岸向北看:

黄睡莲:

绿心湖往东南通花溪方向的小桥上:

花溪

        花溪区域内繁花似锦,植物采用开花植物与常绿植物搭配的形式,以达到春夏秋冬四季有花的效果。区域中心木亭设计为杭州园林式风格,采用木材为“巴蒂木”,该木料属于天然防腐硬木,不会变形褪色,并有防水防虫蛀的功效。区域内还种植了秋枫、樟树、杜英、朴树、水杉、榕树、水翁、洋蒲桃、水蒲桃等植物,树影婆娑,蝉鸣鸟叫,让游客身临 “鸟在树上叫,人在画中游”的意境当中,可尽情在此赏花、休闲、戏水,领略湿地水乡美景和野趣。

花溪东部的小溪:

花溪东南部的小桥:

东南部的小溪:

花溪中部区域:

福寿果廊

        果林湿地区域保留了原龙潭果树公园种植的果树,包括石硖龙眼、红果杨桃、鸡心黄皮、胭脂红番石榴等岭南佳果。而区域内所搭建的空中果林栈道,是构造与自然融合的精品景点,成为了广受欢迎的采摘和观景平台。福寿果廊高1.5-2米、宽2米、长175米,分为寓意福寿安康、喜获丰收福、禧、寿三段路径,曲折绵长,高度适宜,是为了游客近距离观赏和采摘进行的人性化设计。漫步在极具创意特色的福寿果廊道上,游客伸手就可以空中采摘果实,接触自然的体验空间,享受采摘的生活野趣。到了果树成熟的时节,这里欢声笑语,成为了大人小孩最受欢迎的地方。

两边的果树尚未成熟,无果可摘,倒是旁边的小河沟有点意思:

果林湿地

        果林湿地区域原为龙潭果树公园的果林区,也是万亩果林的一部分。海珠区种植果树历史悠久,早在汉代已经有盛产荔枝的记载,现在万亩果园的位置是珠江上的冲积沙洲,是典型的珠江三角洲冲积河网地带,在几百年前河网密布、滩涂淤积。勤劳智慧的海珠人民发现滩涂上植物繁多,于是开始围垦滩涂造田,在新垦的田地上种植果树。通过挖深河道,把河泥挖上滩涂以增加土地的肥力,呈现了水道密布,宛然曲折的果林风光。

友谊林

        海珠湿地的友谊林作为2012年11月17日举行的《广州宣言》暨广州国际城市创新研究会揭牌仪式和首届广州奖友谊林植树活动承办地,拥有深厚的历史人文内涵。世界城市和地方政府联合组织(UCLG)主席、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长卡迪尔·托普巴什,UCLG秘书长约瑟·罗伊格,相关市领导和首届广州奖参评城市代表莅临友谊林,种植了153棵美丽的木棉树。
    友谊林区树木包括植树活动中153个参评城市所种的153棵美丽异木棉和原生果林中保存的大量树木。林中树木枝叶繁茂,象征着我国外交的和平发展;木棉花开的如火如荼,亦寓意着广州的似火前程。而保存的大量果树和良好的林荫环境,也形成了为游览者提供休息和观赏果树的良好场所。游客在友谊林可以了解海珠湿地历史人文事件,感受海珠湿地的发展历程,体验友谊长存的深刻意义。

友谊林中的美丽异木棉是秋冬开花的,眼下未到花期,没什么特色。只得欣赏一下溪流:

        友谊林与果林湿地是连在一起的,它本身就是果林湿地的一部分,只不过因为种了几棵美丽异木棉而被单独划出来。绕着绕着,又回到了果林湿地:

        果林湿地的南部,靠近花桥的地方有一个游客服务点,出售食品,也有洗手间。下图是游客服务点旁边的莲雾树:

莲雾是台湾的叫法,学名叫洋蒲桃。

藏龙潭

藏龙潭实际还是果林湿地的一部分,只不过是靠近游客服务点的这一部分。

红花鸡蛋花:

下图中的潭可能是藏龙潭:

拉索桥(花桥)


    拉索桥通体为白色,整体设计美观大气。桥体运用花卉点缀,锦簇缤纷,又名曰“花桥”。拉索桥连接了海珠湿地一期的北区和南区,是一条重要的交通通道。桥的左手边为整体石榴湾湿地,临桥可鸟瞰游船时经过的古荫帆影、画外烟渚、曲觞飞绫、花洲古渡等景点。桥的右手边是田园风光景观区,放眼望去百花胜放、瓜果丰盛。花桥所具有的视野开阔之利,是为游客摄影留念的绝佳之地。

     在花桥上西望:

      上图中的河是龙潭涌,发源于龙潭村。海珠湿地一期所在的区域,原本是龙潭村的一部分,曾经叫过龙潭果树公园。

过了花桥后,首先是一片“都市田园”,乏善可陈。

上图所说的“石榴湾”,应该是海珠湿地一期南区的统称。

       下图是一期南区的游览图,红线是我们行进的路线。红线夹住的狭长型水域,即是上图所称的“石榴湾”,而且是广义的石榴湾。之所以称这个名字,估计是引石榴岗河的水屯积而成。下图中标识的“石榴湾”,应该是狭义的石榴湾,只是广义的石榴湾的一小部分。

古荫帆影

        这片水域是游船码头的所在地,乱七八糟的游船比较多,相比之下,宁静的港湾反倒值得欣赏。

玉龙桥

玉龙桥北望:

玉龙桥南望:

狭义的石榴湾

在南边回望玉龙桥:

南望:

玉荷红树

荷 花开了一点:

凌波桥北望:

清香的栀子花:

花洲古渡

       湿地园区内设有登船码头,名曰“花洲古渡”,源于海珠旧名“花洲”,此名大有复刻旧时海珠水乡记忆之意。码头被如茵绿草和艳丽鲜花萦绕,花香沁人心脾。晨间,码头旁的水泽雾气升腾,如梦似幻,犹如置身画中。到了黄昏,夕阳营造出了一派灿烂金黄的光景,令人陶醉。游客可以在此乘坐观光船,沿着石榴岗河途径金色池塘、画外烟渚、古荫帆影等景点,欣赏石榴湾湿地“空中花园”的如画景观。

此处荷 花未开:

北望广州塔:

不知名的树,绿得可爱:

对岸二期的爱莲亭:

石榴岗河:

从石榴岗河边折回石榴湾行走:

凌波桥

朱雀桥

        只有此处才配得上小桥流水的岭南水乡风光,小洲村就不要再提什么小桥流水了,随时会被秒杀爆头的。

古荫帆影

在贯览桥上看“古荫帆影”:

贯览桥

贯览桥横跨在石榴河上,是连接一期与二期的桥梁:

贯览桥南望:

北望:

       原本打算过贯览桥前往二期,然后由南门出去产。不料过桥后,看到指示牌上写着离南门还有4400米,当时已经是下午三点正,离闭园时间只有两个小时。用两个小时走到南门不成问题,然而时间比较仓促,影响观景。早上从10:20入园,一路走来,慢慢欣赏,走完一期用了4小时40分钟。二期的面积与一期差不多大,不应该过于匆忙地游览。与家人商量后,一致决定,二期留待下次。于是重新过桥,搜索一期中被遗忘的角落。

再访花溪

        果然发现,花溪只游了东半部,西半部被忽略了,从容补上。

从绿心湖的南岸 看北面:

东面:

此时还来了几对新人拍婚纱照。

花果岛

花果岛近期在封闭施工,无论从北边的果漪桥还是南边的果香桥都无法到达,只能隔河遥望:

果漪桥:

鸡蛋花(缅栀子):

绿影长廊

红花鸡蛋花:

       慢悠悠地从湿地北门离开,此时才16:00,想起对面龙潭村里有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纶生白公祠,平时是不开放的,所以以前没有专门到访。既然就在近处,又还有时间,因此让夫人带着孩子先回家,独自进入村中。

龙潭村

龙潭村最大的看点,是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纶生白公祠。

        生于清道光三年(1823年)的白纶生,家道贫寒,为生活所迫,15岁时到广州谋生,无钱付渡船费,被船家斥骂,同船一卖葵衣老伯替他付船费,方得成行。纶生到广州后,到他母亲同宗兄弟所开的洋行内做杂工。纶生为人诚实苦学,聪明有为,不几年即精通业务。白氏发家后,曾千方百计寻访卖葵衣老伯,终无结果,引为终生遗憾。此后,热心善事,他在广州创办一间爱育善堂,并每年拨款资助广州城西的方便医院(即今市一人民医院的前身)和四庙善堂;平时对贫苦者施粥、施棉衣、施棉被、施棺木等,从不间断,其后人遵其遗训,各种善行一直施行至1938年日本侵入广州才停止。同治十二年(1873年),家乡龙潭村西的西滘地区,有陈、卢、吴等姓数十人聚居于河涌边的茅寮,承租沥滘富家土地耕种,后因灾失收,交不够租,更无钱交“保护费”,被沥滘、瑞宝恶霸迫迁而纵火焚烧,茅寮、衣物付之一炬。陈、吴姓等人往广州求助于纶生,纶生即无偿捐赠土地72亩及搭茅寮用的竹、茅及衣物、棉被、白米、厨具、银两等,并将该地命名为西滘村。西滘人感其大恩,在建村后,于光绪十九年建一“报恩祠”并塑白纶生肖像以祀之。
          白纶生不但乐善好施,也热心于教育事业,在他的资助下,当时全村儿童均免费入学,让人惊羡地提前实践起“义务教育”。光绪十六年(1890年)湖南省发生大水灾,农田失收,造成大灾荒,白纶生捐赠一笔可观的赈灾款,灾民感其恩,逢人便颂其善举。事为当时两广总督部堂李某上报清廷,皇帝于光绪十七年赐以“乐善好施”四字,令两广总督于白纶生老家龙潭村建立一座四柱五楼三门式石牌坊,以示表彰。而纶生白公祠亦是在这个时期建成,祠、坊同存百年,以弘扬与传承善德之传统。

从海珠湿地北门出来,由公交“龙潭牌坊”站西行数十米过人行天桥,可见龙潭村牌坊:

“乐善好施”坊

从龙潭村牌坊前行三四百米,迎面便是“乐善好施”坊,它与纶生白公祠作为一组文物,列入了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牌坊是两广总督为表彰龙潭村白纶生一生热衷行善,于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奉旨建立的,当时白纶生尚健在,时年69岁。

牌坊的另一面:

       纶生白公祠有点难找。牌坊的西侧是广州农商银行的一个分支机构,前往纶生白公祠,首先要沿着下图的小巷向西走。

走出近一百米之后,可以到达下图的路口,右侧有一个“客家豆腐”店:

从豆腐店往右拐,可以看到下图中仅长十余米的小巷:

从上图的小巷尽头往左拐,看到的是下图的小巷,长约三四十米:

在上图的小巷尽头往右拐,便是下图的另一条巷道:

继续前行约50米,便是龙潭小学的围栏,纶生白公祠在下图的最右侧:

纶生白公祠

纶生白公祠被圈在了龙潭小学里面,据说只有清明节才开放,用以祭祀。先绕到小学左侧的围栏,在较近的距离看看祠堂:

近看砖雕:

      正堂两侧的檐柱上,各雕有独特的“狮临风水”造型:两尊栩栩如生的大狮子,目视着祠堂的前方。据白氏后人说,祠堂前方原是一方水潭,一对石狮可看住这些“风水”不致流失,这叫“狮临风水”。

在小学正面,将相机伸进围栏,只能看到如下场景:

用长焦镜头才能看到省保碑:

大门的正中:

东路的“入孝”:

西路的“出弟”:

“入孝出弟”,与沙湾的何氏大宗祠一样。

“出弟”门上的灰塑:

正中的门神与对联:

西路建筑的灰塑:

正中的陶脊:

龙潭古建筑群

龙潭村里还有一批广州文物保护单位。这是乐善好施坊东侧的汇源桥:

退到南面远处,它是这样的:

过了汇源桥,左边是利溥桥:

利溥桥的北侧还有一个洪圣殿:

汇源桥往右走20米,再过另一座康济桥:

从西面远处看康济桥:

上图中的臭水沟便是龙潭涌,流到海珠湿地去了,两者形成了鲜明对比,不知是否在流经新滘中路时有净化措施?

从康济桥上看东南侧的兴仁书院:

书院正门:

东侧的尧文门:

西侧的孔思门:

        从上图可知,列入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的是一院四桥,其中的一院三桥都已涉足,只有迎龙桥不知在何处,急于回家,没有一网打尽。

        在乐善好施坊下向村口的大叔询问白公祠,他指给我的方向正是兴仁书院的位置,可见许多当地人也不知道纶生白公祠之所在。龙潭村姓白的比较多,所以白氏祠堂随处可见,与沥滘村的卫氏、沙湾的何氏一样。百度地图上显示,乐善好施坊的东北还有一个白公祠。

更多游记请看:http://www.mafengwo.cn/i/3540555.html

本篇游记共含7335个文字,22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2016-05-16 17:26

跟游了。

2016-05-16 17:34

古村落看点不少,湿地植物荗盛。很不错的出游。

2016-05-16 18:2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你这是踏遍广州的节奏。

2016-05-17 10:48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也是三分残败

2016-05-17 11:36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看来卫公的渊源是没断呀

2016-05-17 11:39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都是夹缝中生存呀

2016-05-17 11:40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这也是遗迹啦

2016-05-17 11:40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好靓呀

2016-05-17 11:42

引用 卸磨的驴 发表于 2016-05-17 11:42:35 的回复:

好靓呀

回复卸磨的驴:谢谢!

2016-05-17 11:46

引用 毛毛雨爸爸 发表于 2016-05-17 10:48:45 的回复:

你这是踏遍广州的节奏。

回复毛毛雨爸爸:平时出不去,只能在广州乱转。

2016-05-17 11:4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2F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5-17 11:47:44 的贴子:

平时出不去,只能在广州乱转。

把你这些广州的游记收藏下来,等女儿二年级之后一点点去走。

2016-05-17 11:52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这碑搞得像国界似的。

2016-05-17 18:48

广州深度游,接地气的游记。

2016-05-17 18:50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05-17 18:50:13 的回复:

广州深度游,接地气的游记。

回复海风小舟:算不上深度游,实在没地方去了,到处逛一下。

2016-05-18 14:3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6F

2016-05-18 22:16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以前的牌匾门额都是讲究典故的

2016-05-21 09:36

引用 橄榄树 的文字:

卫青虽姓卫,但来路不太正宗。他的母亲姓卫,一般人称为卫媪,父亲姓什么不知道,因为他是私生子,只好随了母姓。因此,卫子夫、卫青姐弟跟财唯恐的卫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只要成了名人大官,自然有人拉进族谱的

2016-05-21 09:41

引用 橄榄树 的文字:

总之这一次的小洲之行,印象较差,以致于连拍照的心情都没有了。

比起那些所谓文艺青年的评价,更相信您的眼光。

2016-05-21 09:46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还是这里舒服

2016-05-21 09:48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感觉这里比小洲村好

2016-05-21 09:52

引用 翩然一沙鸥 发表于 2016-05-21 09:46:54 的贴子:

比起那些所谓文艺青年的评价,更相信您的眼光。

我乱说的,只不过有感于不少小洲村游记专拍各种小资店的细节,却故意忽略整体,特别是不敢展示店前的污水沟。

2016-05-22 23:04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5-23 09:50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5-22 23:04:41 的贴子:

我乱说的,只不过有感于不少小洲村游记专拍各种小资店的细节,却故意忽略整体,特别是不敢展示店前的污水沟。

我对各种小资店兴趣不大

2016-05-23 10:1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