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澳大利亚环境保护志愿者之邂逅帅弟弟之旅(最后有彩蛋)

  • 出发时间/2016-03-25
  • 出行天数/17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1980RMB

启程

       马克吐温曾说:The two most important days in your life are the day you are born and the day you find out why.
       我想,我们来到这个地球,就是为了要遇到彼此吧!

       我从春天来到了秋天,又从秋天回到了春天。
  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走出亚洲
  也是我第一次当背包客。
  从大阪出发那天天气很好,我背着10kg+的背包,手里还拎了个巨大的睡袋及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风尘仆仆的。感觉这一两年我心中的理性和男人的面相彻底苏醒了。不怕冒险不怕尝试。在临走前觉得等我回来我就会变成一个真汉子。

注:楼主在今年4月26日以前一直呆在大阪,目前在东京工作。

缘起

        之所以决定参加CIEE的志愿者,很巧合也很机缘。早前曾经浏览过它的网页只是并未过多考虑就作罢。一月的某天去学校,惯性地去国际部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海报或告示,于是看到了CIEE的宣传单。简直是电光火石,拿回家上网搜了一下几乎立马就有冲动定下来。只是“去哪个城市”和“做什么”还是纠结了许久。那时没几天就要回天朝了,查看签证申请,CIEE的报名,两边都很赶很赶。但我告诉自己一定来得及。我必须去试一试。

注:CIEE——Council o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Exchange(美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楼主是在日本报的名

        于是在短短的五天内又是计划plan又是打印资料又是求助亲友。在睿酱的建议下最终选了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市。虽然澳洲签证办下来不难,可那一长串填表是看得我眼睛痛,修修改改,把材料备齐,在回国那天的上午顺利将它们寄了出去。也是觉得这都是注定,因为这回正好坐直航回国,所以早上有了空余时间。后来又请朋友帮我把CIEE寄给我的资料寄回国,给监护人签名之类。几经折腾,澳洲签证顺利下来,并且是一年内多次往返,CIEE亦报名成功
      

        可没想到没有最折腾只有更折腾。最初确实有点担心,怕自己屎在马航上。呃。But人生就是勇敢者游戏嘛。万万没想到的是马航太特么来事,出发那天说飞机出了故障一直在修却不见好,让乘客们硬是坐上面干等了三、四个小时,最后说sorry不飞了。相信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有无数草泥马在狂奔。无奈推迟一天出发,先坐到吉隆坡。到的时候已经5点多快6点,跟天朝一样东八区时间。
      

        每一国真的有一国专属的味道。而东南亚这边热乎乎的气息又有点像天朝某时某地,所以居然有点亲切。我独自在马来机场踩点,这里看看那里逛逛。发现:我狂爱这种游走。在异国的机场看见各种各样人的感觉。而我不过停停,走个过场便离去。我真是近乎贪婪地喜欢这样。把自己撤离熟悉的地方,换一个场景,换一个刺激。一个人在机场也玩得很high,吃吃饭看看书,到晚上十点又搭下一班。这下就是清一色金发碧眼了。且耳力所及全都是英文。夜班飞机从来不让我好睡。六个多小时后,澳洲时间早晨七点左右,我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阿德莱德

无尽的旅程

        出关的时候,身穿黑色制服的大哥盘问了我不少问题,我用我那好久不练的蹩脚英语一一回答,好在沟通无碍。出了机场,望见那辽阔天空,心情大好!连在巴士站站了一小会都觉得格外开心。J1巴士很快来了,空荡荡只有我一人上车。司机大叔笑眯眯地跟我说话,我又不甚利索地跟他进行了对话。等巴士穿行在两边都是美得不得了的居民区房屋的路上,我实在太爱那种氛围。漫天阳光。仿佛一场真实的梦境。
        约摸十五分钟后就到了市区,下了车对过就是我要住的青年旅舍YHA。1点check in之前我先把行李存放在储物间,洗了个澡之后就出门溜达去了。
        

        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阿德莱德是一个很惬意的城市,那几天正好又赶上复活节放假,整个节奏慢得不像话。四处都是长椅,随时可以坐下来休息。我走走拍拍坐坐,在不属于我的城市里。心中满是喜悦。非常圆满的感觉。总之第一天就是认识和发现之旅。
  

        第二天租了自行车,跟我走错房间认识的中国姑娘QIU酱骑车到海边。单程就是四十多分钟。骑得全身都要散架。在空旷人少的海滩散步捡贝壳,感叹人生的奇妙。每一个片段回想起来都是那么意犹未尽。那天一看记步表,两万七千多步,创历史新高!
       

注:阿德莱德租车行非常多。骑着车在城市中穿行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第三天我独自一人去逛了植物园,又误打误撞进一条步行街,终于目睹了这座城市不紧不慢的繁华。就这样走着走着就已经十分美好。

非一般的志愿者之行

        假期结束后的周二,我终于迎来了CVA(Conservation Volunteers Australia)环境保护志愿者的第一天。6:30起床,7:30见到了一直跟我邮件联系的Frances。她告诉我一些注意事项,并带我见了leader Kathryn,一个身材稍大号的阿姨。接着见到了那天一起做志愿者的非洲大叔,澳洲大叔、姐姐、小哥,有气质的北京girl,以及跟我一样专程来参加志愿者活动的西班牙小鲜肉Luis。当我转过头看到他时我眼睛瞬间亮了!被惊艳到了!握完手我顿时就圆满了。有帅弟弟在,无论干什么只要看到他那像两把小扇子似的睫毛和透蓝的眸子我都可以陶醉得忘乎所以。哈哈,总之后来确实没少偷看他。
        冷场王习性没那么容易改,于是我总是在等待别人搭讪。还好大家都很友好,慢慢也就说开了。我们到了机场附近一处蛮荒之地。Kathryn开始告诉我们分辨一些无益的植物,然后用药物或者锄头除掉他们。

        那天的工作相对比较轻松。睁大眼珠在绿色植株里寻找,找着找着看到一只萌萌的变色龙。于是喊同行的澳洲boy看。过了一会儿,忽见一条不小的蛇往前爬去,在我眼底一溜就不见了。我立马叫到:snake!居然那一刻脑子里反应的是英语,哎哟,不错嘛。哈哈。非洲大叔问我看到的是什么颜色的蛇,我告诉他是褐色,他说那可是剧毒。并说,他到这地儿十次了,一次都没看到过蛇,而我第一次来就又是lizard又是snake,简直不要太lucky。

        中午我跟和善的澳洲大叔Tom、美腻的北京小妞露钖一起在海边的礁石上坐着吃午餐。就着蓝天大海,漫随云卷云舒。聊聊天,即使时光就此停住仿佛也是美好的。Luis鲜肉君则在离我们不远的石地上半躺着,有点疏离与世隔绝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像我某时候的姿态。下午非洲大叔教我用锄头锄草,别说看起来简单,挖起来却不容易。对于女孩来说还是有稍许吃力的。
        But我这回真的铁了心要往汉子的路上越走越远了。我只是在当下尽情地流汗、享受。也觉得遇到的人都十分nice。Tom和Luis压根不相信我29岁。Tom说以为我才21,还说“I think you are just a baby”。哎呀不要酱啦伦家会沾沾自喜滴。

        首战告捷后,我和Luis跟Frances去超市采购我们本周所需粮食。拉回两大袋。结果晚上Luis让我一展身手,说第二天他再做。于是我开始在厨房大施拳脚,手忙脚乱。又因Luis介绍认识了德国姑娘Beatrice和法国姑娘Laetitia以及香港姑娘Zanny。有点胖胖但很可爱的Laetitia一直在旁边帮我打下手。她的英文说得不是特别好(我自己的也不咋地),有时我需要确认几遍。
        做菜做得兵荒马乱时,发了个短信求助白娘子妈咪西红柿炒蛋的顺序即先炒西红柿还是蛋——This is a question。俗话说得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岛国摸爬滚打的日子可不是白练的,清炒黄瓜、素炒土豆丝、西红柿炒蛋几样做出来那也是有模有样。并且,给大家做饭时内心是充满喜悦的,看着歪国小盆友们一边说着好吃一边把我的料理吃光光时,我真的特别开心!

        第二天、三天的锄草更辛苦了。别的女孩都是只来体验一天,就我像个汉子一样,跟着其他汉子穿着工作服戴着草帽墨镜,嘿咻嘿咻。尤其第二天挖草时看到许多蚯蚓还是啥的尸首,我内心还是有点儿惧怕。但我既然选择来这里就是要挑战自己底线的so硬着头皮也要上。有趣的是我发现那几天真是各种动物昆虫都come to me。Day1不是变色龙和蛇么。Day2就是各种蚯蚓尸体,还有一只极小的青色虫子爬到我裤子上,我一吹,它就把头缩起来,变得超萌。所以我把它当成“糖宝”就不怕啦。

        Day3下午,在那风景甚好的地方,我拎着铁锄跟叫Terry还是David的大叔边走边找坏植物。总之他们名字都跟以前学的课文里的一样还蛮好记。
        我不留神走上一个大大的有些光滑而奇怪的土丘。上面有三个小洞。经大叔提醒我才发现那是蚂蚁窝,他叫我小心蚂蚁爬到我身上。结果不幸被他言中。因为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右小腿内侧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立马大呼:“Oh the ants are in my trousers!”同时低头,天哪,数只大蚂蚁来势汹汹。大叔赶紧过来帮我拍,那天被扎了三下。但其实也没那么怕。只是像吃了含笑半步癫似的必须不停地跳把它们都抖下来。
        哦,原来我不止是男女老少杀手,连各路鸟虫鱼兽都被我吸引而来。不过这真是别样的体验。

        Day4只有我跟鲜肉君Luis,并且只呆在CVA的地盘在leader的指挥下干活。不过是整理整理车后备箱,进行打扫。以及收拾仓库清点工具,还有给植物浇水。起初我跟Luis两个人站在那儿,我又犯了见到帅哥不知说啥的病。甚是惶恐,总觉得不说点什么都要变尴尬癌了。我真的是一台行走的颜值探测器:只要见到帅哥,我就会紧张。也就是说,只要我见到你有紧张感,那么恭喜,你就可以盖上“帅哥合格章”了。

        回到我和鲜肉君的桥段:还好我毕竟修炼多年,随便找了点话题破冰,Luis便带着他那招牌式的阳光笑容和我聊开了。还问了我不少问题。认识三天后,我们终于更加熟悉,早餐时他也会主动坐到我旁边。那天我们聊得深入了些。尽管有时有些单词我要反应半天,但还是会让他最终明白我想表达什么。虽然他比我小那么多,又是歪果仁,可是意见的交流,价值观的交换都让我有了对一些事物重新而深刻的认识。

        犹记那天共进午餐,Luis和Beatrice聊到Laetitia可能周日要走了。然后Luis有些无奈地说了一句“everyone is leaving.”当时我就觉得这是我听过的最悲伤也是最哲学的一句话。在YHA,每天人来人往。我住的六人间,每天都会发现有床位空了,每天又会有新人住进那个床位。这里的相会分离太过寻常又太过迅疾。比方说我今天认识一个人明天可能就要道别。就是这么残忍。
       这恐怕是我在短期内经历最多分别的一次。再相聚或许要以年来计算间隔时间。所以我觉得,YHA的生活就是一场人生的微缩。我想把leaving引申为“最终的离去”。最后每个人都会离开这个地球。早晚而已。可是还留在这里的某些人,一定会带着离开的那个人的记忆活下去。尽管匆匆便要说再见,可是能够相见,不是一件过于美好的事吗?如果我可以选择一个特异功能,我会选择瞬间移动,这样我一刹那就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见我想见的人。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这次之所以选择阿德莱德,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的老朋友(小朋友)John住在这里。与他在岛国相识,做了一年楼上楼下邻居,总之,分别两年多,来到这里的第二个周六,John开着车到YHA门口接我。一见面我的感觉就是:弟弟成熟了!毕竟认识时他才大二,还是一个很萌很天真的骚年。不过他实在爱交朋友,我十分想get他的搭讪技能呃。当时我总把他当小孩子,现在发现其实我自己才是小孩子吧!
        

        那天他带我去了barossa valley,一路聊天。我发现再久不见也不会生疏,反而心里话一骨碌儿地说。在风景甚美的水边餐厅吃了午饭。惬意得不能再惬意。酒庄这边人烟稀少、土地广袤,我发现来澳洲心都会变得宽广!我喜欢这里铺天盖地的阳光和自由自在的氛围,在那么广阔又热情的地方走着,心境大不一样。拍了些照,后来感觉照片里的自己不知何时画风不同了,不再是从前too young too simple的模样。

        之所以选择出来游走,一是因为内心沸腾的热血不断推动着我。二是因为我想锻炼自己,勇敢地和各种各样的人交谈。在机场时,明明不用问的情况下我还是强迫自己去excuse me。一定要让自己开口。不过本性那层坚固的冰霜依然存在,所以我一刻也不能停止挑战。我希望自己更热情一点,更随和一些。

        我始终坚信有缘一定会相见。比如抵达那天我错走进room8认识了QIU酱。但发现进错了房间撤回room7时她不在。那时我们并未交换微信,晚上我去找她,她依然不在。我便想:有缘的话总会遇到。没想到第二日我去盥洗室忘带了洗面奶,等我回房拿了再回到bath room就碰到了她。那一刻,我明白我们冥冥中是互相在靠近的。真的很奇妙。走错一步可能就遇不到了。尽管我正是因为走错了地方才认识她。可没有“走错”就会“错过”。那“不错”就变成“错”了(有点绕噢)。其实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如今我更加确信这一点。

        还有Zanny,一个辞了职出来疗伤的香港女孩。我发现歹嘎都是有故事的人呐!最开始我就跟她在一个房间room7,只是没聊过。我这种自动屏蔽其他人的个性真的是真的是“磨人的小妖精”。不过后来因为那顿我下厨而熟识了,并且她也参加了一天志愿者。聊天中发现我们都喜欢文学和文字。我发觉当你和一个人交谈时,如果发现共同点,那是一件极棒的事!等她报团去袋鼠岛玩了两天后,没想到第二个周一她又被分到room7,而且睡在我下铺。

浮生如梦

        到阿德莱德并不像去别的国家会像在梦里。而志愿者第二周的Deep Creek之行才真正让我觉得像在做梦。Day1拎着大包小包去集合,得知带我们去的是一对夫妇Steve和Ann,同行的除了Luis还有一个新来的高个子英国男生Betty。我们三坐小车后头的竖座位,车后面还拉了个装行李工具的小拖车。
        启程后,两个弟弟都不大说话各自玩手机。我从这天开始断网,没得手机玩。后来索性听着歌闭着眼。车开了很久很久后,睁眼便是宽阔的山,高耸却并不密集的树,还有风吹草低见牛、马、羊。我是谁,从哪里来,在干什么,要去哪里,这些值得思考的问题又从我脑子里一一跳了出来。好不真实。

        抵达超级大木屋,把箱子里的东西撤下来,食物塞进冰箱,突然感觉像是一家人外出度假。Dad、Mum、2 younger brothers的味道。而住的房子真的太有家的feel。
       下午Ann开车带我们去干活的地儿。开始是公路还好,后来进入石头土路晃得不行。太特么奇特的体验了。终于到了海边山崖,阳光刺眼,天空和海水犹如蓝色玛瑙。那日工作就是把山路上的杂枝给修剪掉。
        刚走到山崖小路上,我就发现一只袋鼠以超萌的姿势待在近处望着我们,结果我刚拿出照相机它就跳走了。Steve和Ann拿着大家伙轰隆隆在前边割,我们三只就跟在后头善后,用手或者修理剪。阳光让我目眩。对了,我们三只选的房间大小跟我们的身高成正比。

        干完活,回家大家一起做BBQ。我接到任务切洋葱,结果和在一旁做萝卜泥的Luis聊得太high,一不小心一刀切上左手拇指,顿时血流如注。当时觉得自己就是个SB。干不了活了,只好跑到外面跟一群被圈养的鸡聊天。
        天黑了,Ann在屋外的灶台烤各种蔬菜肉类,我跑过去和她聊了一下,这回说得很顺溜,还帮她在一旁捡树枝当柴火,抬头就是一片星空。太不真实了太浮生如梦了!

        Day2老早起床,拉开窗帘看到远处从树木间隙透过来的粉色朝霞。大家又围坐桌前吃了丰盛早餐,食物堆了一桌子。各自用吐司做了午餐便当。这天先去把Day1没清理的地方清掉,下午转战了别处。午餐是在休息站解决,当我吃完正休憩时,一坨便便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掉在我左腿裤子上,还带着热乎乎的温度。是头顶高树上脖子是红色的一种鸟拉的。Steve说这是澳洲对我的特别欢迎。这概率…我真的是lucky girl我只能说。后来挪开了一点,结果又拉我帽子上了。哎没办法,动物也这么爱我。
        

        这天见到袋鼠无数只,因为天气有点阴,它们都跑出来玩。这工作地很有趣嘛!不过澳洲人对袋鼠是见怪不怪还嫌太多了。其实干这种体力活不累那是不可能的。两个弟弟也会觉得有点辛苦。回程车上,我偷看他二人睫毛,又密又卷。心中只想仰天长啸:尼玛为啥他们睫毛比我长辣么多!美哭好吗!尤其Luis,笑起来跟个天使一样,要帅到我流鼻血吗!
        回去Steve做了一大锅意大利面,“一家人”又呼哧呼哧开吃。等Dad和Mum吃餐后冰淇淋时我跑去洗碗,听他们聊天。之后Betty拿抹布擦我洗好的碗,Luis也过来帮忙。真的让我太有“We are family"的感触!

        尽管只短短五天,可我体会到了不是独生女的生活。就像姐姐弟弟一块儿干活洗刷似的。之后和Ann、Betty玩了骰子游戏,在古香古色的dining room,我只有那么反复的一句话来形容:庄生晓梦。
        Day3依然有着较为繁重的体力劳动。天气不怎么好,虽然之后放晴了。我们三只总是沉默地干着自己的活儿。我恣意偷看Luis,侧颜、背影、莞尔…真的无死角。一边清理树枝干草一边神游。下午收工后Steve把我们拉到海边。拍了些照片。我还特意让Ann拍了我们三姐弟按身高来的“Do Re Me”照,我显得好小只!
        回到家在Ann的指导下做墨西哥料理,尽管奇奇怪怪,用到了牛油果、薯片、各种酱,但成品很不错,我们几只饿鬼把它们全部扫光。且这天晚餐时间格外欢乐。Steve说了好多joke,当然我没有全听懂,可get到了笑点。于是和Luis一起狂笑。吃完饭又吃冰淇淋,那感觉太像一家人边吃东西边恣意地开家庭小餐会。就当作真是如此,那到底哪一边才是梦境呢?

     Day4依旧是云淡风轻的一天。早早爬起来去拍了朝霞。这天做了前一天工作的收尾。在山间树下休息时,听到的都是最自然的鸟啼虫鸣。我实在喜欢。袋鼠真的是天天见。就在路旁傻傻望着我们,然后跳、跳、跳。收工后还早,我又拿着相机出门,沿着公路走向海边。那么宽广的视野,那么开阔的道路,怎不叫人心旷神怡呢?
        回去帮Steve和Ann做晚饭,在等待烤箱里的食物时,Steve弹起了吉他,我则和Ann看传到电脑里的照片。两个cool brothers饭前才出来,大家围坐桌前太有“家人感”。没有网更像在梦里。
        Day5最后一天,知道这梦就要醒了。大家把所有行李都打包好,冰箱也清空。在廊下站着的时候,我看到一条黢黑的多脚虫。一脚把它踢得卷了起来。Ann捡起它把它放在手心里告诉我这是一种什么虫。Luis也凑过来。我玩笑说那虫像他戴的黑色耳环。他立马露出“Oh come on”的表情,说:Don't let me feel disgust。看Luis一脸嫌弃的样子,让我体会到调戏帅弟弟的快感。

尾声——有关“分别”的人生微缩

        上午的开山路在我们的愉快合作下顺利完工。我的志愿者活动就在这一天结束,回到CVA,陡然升起一种不舍。但相聚分离本就是太正常的事。晚上,好不容易有了wifi于是疯狂地刷手机,结果邮箱出了点问题导致我的备忘录莫名其妙地清空了!要知道我这篇大作就是写在备忘录里的,顿时有种,该怎么形容这感觉呢:就像打游戏打到快通关时突然停电一样。Oh不,比那还要腌臜!
        当时Luis和Zanny叫我过去一起吃饭。我很sad地告诉了Luis这件事。没想到他看着我狂笑,说我明明在生气却还在大口啃巧克力的样子太好笑啦!我也不知道该生手机的气还是生自己的气。还好后来凭我的聪明机智解决了这个问题。鲜肉君帅弟弟大笑起来也是那么好看哎呀!然后你一句我一句,感觉又亲密了不少。可是为甚每次都是快分开了就熟悉了?!

        最后一晚,大概是感受到分别即将来临。我的情绪真是越来越down。坐到Luis旁边吃随便弄的最后的晚餐。嘻嘻哈哈的。他总是笑着,我们互相开玩笑,真的觉得他就是我的一个年轻的弟弟!晚上一起玩画图猜词游戏,笑cry。他青春、活力、阳光,我已经完全不设防open my heart在他们面前本性展露无遗。所以他看到我的样子说我像个kid。被18岁小朋友说像小朋友。Well。
        时间走到十点。我终于邀请我们可爱的Luis一起拍照。合影时依旧笑料百出、笑声不断。可是我的心里还是有着淡淡伤感。不过仍不忘记趁机多泡泡我的帅弟弟,拓展下撩弟技能。哈哈哈。后来坐下来说了些话,实在忍不住啊!其实不想在小朋友面前哭,好羞羞脸的。我对Luis说:I'll always miss you like my younger brother. 他说:Beautiful. 得知我一大早就要赶飞机走掉,他站起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抱到帅弟弟了我好开森,一边又很忧桑。好不容易感到彼此带来的温暖,觉得相处那么快乐,即使是只看到那个笑容就已经很满足。可是我又要开始跋涉。真的太不喜欢这样的分别!

        在这里遇到的许多歪国年轻人,他们大多是拿着working holiday过来边旅行边打工。比如Luis和Betty俩弟弟都才18岁,就来过他们的gap year。而且他们多是半年一年地在外闯荡。有时我想,如果我18、9岁的时候有这样的机会,那我早就出来了(天朝在这方面给年轻人的机会真的太少,这对于我们来说真是一大憾事),也一定会更早地独立;更早地明白自己心之所向。
        But why在我是小鲜肉的时候,就没能遇上这么多高颜值小鲜肉呢?老天是不是看我兄弟姐妹中没有弟弟,才送介么多帅弟弟给我啊?不过我也知道,我依然年轻。依然可以怀抱梦想,拥有诗和远方(你还能再矫情一点不?)

       早就想多去亚洲以外的国家溜达,借此练练自己那总是闲置的英语。到了才发现自己的英语没有想象的好也没有想象的差。这次与六年前去加拿大短期留学相比,不再总是跟同一个地方来的人混,更能让英语有用武之地。周围歪果仁巨多,有很好的现地学习环境。在澳洲最大感觉就是帅哥真TM多!金发碧眼啊!身高又辣么高!一个个行走的荷尔蒙。
        天天听英语觉得好好听。而我说英语是时好时坏。有时超常发挥,有时又吞吞吐吐。那天割了手我是这么说的:I cu cu cu cut my finger. 而且CVA活动时就只能说英文了,还是有不少部分没能听懂呢。世界那么大,帅哥辣么多。歪果仁也不错啊!

        虽然在YHA过的是群居,可我仍然会独处。我是个太需要自己静静的人。
        来之前说实话挺忐忑的。因为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境地,不知自己能否应对所有突发状况,更不晓得一个人就这么远赴南半球到底行不行。可当我踏上这块土地时,这所有的顾虑全都消失了。与不同的人接触、适应不同的食物,经历过这一回,我相信自己将变得更加放开和兼容。当然视野也将打开得更广更远。
        我做得很好。这个决定正确无比。来到这里不能更值得!也实在不虚此行。在这旅途中我邂逅了勇敢果决的那部分自己。也更加确定,我不会停下行走的脚步。每一次的旅途当然不可能走遍每一个角落,那些未曾遇见的风景我不把它们当作遗憾,那只是人生的留白。

        离开这天,我在facebook上给Luis留言:Could u remember when we were in deep creek I told u sth u didn't understand? I mean we could not meet everyone in the world. People who can meet each other is like fate or sth. In Chinese and Japanese it called 缘. So very nice to meet our lovely and handsome Luis. Your smile is just like the sunshine. I will miss u soooooo much. See u.
        澳洲的阳光彻底治愈了我。
        And, I'm sure I do find someone who is like the sunshine in Australia.
        Thanks for everything.
 

关于签证

        因为本人身在日本,所以只能谈及我在日本办澳洲签证的过程。
        拥有日本留学或工作签证的人,相对来说更容易成功办理澳洲签证。
        驻日澳洲大使馆官网 http://australia.or.jp/visa/ 找到申请签证那一栏,往下找到观光签证,点进去:
        http://australia.or.jp/visa/immigration/subclass600.php 到这里下载訪問ビザ (サブクラス 600) 的申请表。大约40多页,全英文,全部填好。
        另外需要银行账户的每一页复印,及护照的每一页复印。需要填入信用卡信息。如果签证通过,就会直接扣除135澳元(约634人民币)
        我是2016年1月23日将所有资料寄到东京的驻日澳洲大使馆的。然后2月2日收到了驻韩澳洲大使馆发来的确认收到资料的邮件(办签证要经由驻韩澳洲大使馆)
  最终,我在2月15日取得了一年内多次往返澳洲的签证(2016年2月15~2017年2月15日)。

关于机票

        机票我是在一个叫做Expedia的性价比较高的网站购买的。不怕死地选择了马航因为便宜!
        所以我是从大阪出发,经由吉隆坡去的阿德莱德
        最初花费65,350日元(约3900人民币)。只是由于飞机故障推迟一天飞行,航空公司赔偿每位乘客1,5000日元(约8人民币95)。所以这次机票还是相当划算的。

关于住宿

      YHA——https://www.yha.com.au/hostels/sa/adelaide/adelaide-backpackers-hostel/ 欲知详情请戳此链接
  中央青年旅社遍及世界各地,阿德莱德YHA只是分支之一。这也是我第一次住这么大型的青年旅社。感觉好极了!大家庭一样,只是每天都上演着分别。在那里可以交到许许多多朋友,认识有意思的人们!

关于费用

        CIEE参加费90,000日元(约5373人民币)。食宿也包括在里面。另外需要花费的就是自己观光购物或者吃一些小零食。
        我全部的费用大约1万元多一点。
        阿德莱德市内不大,用走就可以逛得很开心。只是袋鼠岛或者酒庄之类就需要开车了。我这一次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观光,但是也在朋友的陪同下去了一些景点。
        如何花费,全看自己的计划啦~ 

原来真的有一见倾心这回事

        离我去澳洲已经过去两个月了,然而最近我时常想起在阿德莱德的日子。顿时生出许多缅怀。想起那些柔软又清爽的时光,会不知不觉地微笑起来。
        行了万里路,我却始终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我也不想那样啊,可是一接触陌生人就无所适从。
        记得BBQ之夜那晚,我对面坐了一个中国男生,很有眼缘。可吃饭时我们并没有怎么说话,仅仅是他说China我说me too就没有下文了。我以为他不想跟我说啥,也插不进左边两个外国友人的对话。顿时土遁ing。默默滴啃着菜叶和香肠,内心OS都要哭了。最后居然选择很怂地逃走了。
        晚餐后他主动找我聊了一会儿。我们站着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几分钟我的感觉出奇的好。有一种——类似怦然心动的感触。发现他不是我想的那样不想跟我说话。整个人特别阳光,还有些小幽默。原谅我特别不要脸地认为:那一刻好dramatic! 但当时我们连彼此名字都没问。
        等他拉着他的好基友出门后,我十分心机婊地下楼洗好澡抹了滴滴口红再折回楼上守株待兔。
        果然十点左右他们回来了,又过来跟我搭了搭话,只是他们当时只在YHA停留一晚。知道他们翌日就要离开,也明白这萍水相逢即是咫尺天涯。我们都没有留下联络方式。原本我以为第二天或许还可以遇到,如果有缘的话。
        然而我一大早就要出门做志愿者,我意识到可能再也无法相见了。当时一天都特别纠结,特别耿耿于怀,心想“不就是要个联系方式吗”为什么自己总是这么羞涩,下次再遇到这样的状况一定要主动一点。连姓名都未知,只知道学校和来自哪里,就算去facebook检索也是如大海捞针一样那么渺茫。
        But剧情的发展从来不按常理出牌。那天下午我去dining room看书,原来的座位被人坐了,我就随便换了个,正好对着电梯口。本来还在纠结的我屁股还没坐热,只听“叮”的一声,走出来的竟然是他。原来他们过一会儿才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就在他即将再次从我眼前消失时,我叫住他:诶!加个微信吧!这对于闷骚的我来说,简直是搭讪的一小步,质变的一大步。
        后来我们断断续续地聊过好几次,和他聊天很舒服。很巧的是我们又是同一个星座又是相同血型。缘分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奇妙。大多是我开启话题,然后他会接着说,再衍生出别的话题。
        总之,我觉得他很美好很美好很美好!一切一切都是我很喜欢的样子。当然,这也可能只是我的想象,我的一见倾心也许只是因为那晚的灯光——太过朦胧和虚幻。
        没想到很久之后,我又像个小女孩一样期待着和某一个人联系,微信短短的几句话就能让我开心好久。偶尔戳中彼此的萌点,偶尔分享彼此的心情,虽然相隔遥远,虽然只认识一个多月,却仿佛很默契似的。
        没来由地就很信任他。也怕自己只是因为“欲望”,所以不奢求什么,觉得能够说上话就已经很好了。
        喜欢你,可以和你无关。让我默默地保留着这样的喜欢吧。
        可是我到底还是过不了矜持这一关,还是不习惯总是我主动联系,这多少都像是我在一场独角戏里,一厢情愿。
        所以,后来我不再发微信到遥远的南半球。
        人生若只如初见,不如就相忘于江湖好了。
        日语里有一个词叫做“一期一会”,就是说一生只相会那么一次。
        这么短暂的相逢,那么怦然的心动。
        所以说这次的澳洲之行真的独一无二。这样的相遇,偶然的必然。恐怕是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

        很残念用一个暖伤的故事作为结尾。
        我真诚地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再见到他,我只有一个小心愿,就是——看他打篮球。

        当你觉得别人很阳光的时候,是因为你自己很阳光!
        当你觉得别人很可爱的时候,是因为你自己很可爱!
        当你觉得别人很美好的时候,是因为你自己很美好!

        

本篇游记共含12674个文字,10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遊記封面好帥氣。👍

2016-05-17 13: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完了~真的好讚好讚。
你們四個人的合照~每一張都好自然。
看完以後~讓我總在想~如果我第一次去澳洲也是這樣的經歷..那該多好吖。
如果美國的志願者也是這麼便宜..那該有多好吖。

2016-05-17 13: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非常有意义的旅行!除了学校还有别的渠道可以申请吗

2016-05-17 13:24

引用 Miatraveller 发表于 2016-05-17 13:24:51 的回复:

非常有意义的旅行!除了学校还有别的渠道可以申请吗

回复Miatraveller:不是在学校申请。是在Council o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Exchange这个机构报名。我不知道国内有没有分支。我是在日本报的名:)

2016-05-17 16:55

引用 _.Sky 发表于 2016-05-17 13:15:44 的回复:

看完了~真的好讚好讚。
你們四個人的合照~每一張都好自然。
看完以後~讓我總在想~如果我第一次去澳洲也是這樣的經歷..那該多好吖。
如果美國的志願者也是這麼便宜..那該有多好吖。

回复_.Sky:哈哈哈跟你总是有好多好多共鸣。。这次体验让我更有周游世界的冲动啦!和歪国帅哥们在一起的感觉太棒啦!😍😍

2016-05-17 17:03

lz你的游记写得真好,我会一直关注你的,期待你的新游记

2016-05-17 20:25

引用 桃之妖妖_tz 发表于 2016-05-17 20:25:23 的回复:

lz你的游记写得真好,我会一直关注你的,期待你的新游记

回复桃之妖妖_tz:太谢谢啦!祝你天天充满了喜悦!

2016-05-17 20:33

引用 萌主小师太 发表于 2016-05-17 16:55:33 的回复:

不是在学校申请。是在Council o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Exchange这个机构报名。我不知道国内有没有分支。我是在日本报的名:)

回复萌主小师太:新西蘭我打算要這樣去~可是要等我先去完美國。美國的志願者真的太貴了~是這個的兩倍有多吶~不然我美國也好想這樣體驗喔~

2016-05-18 08:3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05-23 09:51

引用 子弹宝宝嘟 发表于 2016-05-23 09:51:16 的回复: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回复子弹宝宝嘟:灵魂和身体,总有一个在路上。

2016-05-23 16:4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1F

2016-07-03 14:00

哇 你好赞 我来这边读书快一年 但是看了你的游记 感觉又认识了一个新的阿德👍🏻

2016-07-16 00:0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蝙蝠 发表于 2016-07-16 00:01:06 的回复:

哇 你好赞 我来这边读书快一年 但是看了你的游记 感觉又认识了一个新的阿德👍🏻

回复蝙蝠:哈哈,你在那边上大学吗?

2016-07-16 19:0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