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第三极传说

38
山鬼 (甘肃) LV.6
2016-05-17 00:12 917/1
  • 出发时间/2016-04-23
  • 出行天数/11 天
  • 人物/和朋友

楔子

                                                                      《一场盛大的死亡》

                                                                           四月
                                                                                      我再一次逃亡
                                                                 奔赴一场盛大的死亡
                                                                                              秃鹰都来参加我的葬礼

                                                                                   四月
                                                       花还未开草刚新绿
                                                                                     我在圣地狂欢
                                                                 践踏每一个恐慌

                                                    日喀则的湖水
                                                                                   浸满了落日的鲜血
                                                                       我追着日头
                                                                                                              却失足湖底
                                                             鱼儿冲我呐喊
                                                                                        我尽管痴痴的傻笑
                                                                        我的狗儿
                                         它来接我回家
                                                                                  星星也躲到湖底
                                                              连成一大片一大片我心爱的——曼陀罗花
                                                                      
                                                              (写于2016年3月15日新疆克州乌恰县)

关于文字和心情

       原本是想边走边写,只是在路上才意识到有太多的情绪、感受在当时一时无法消解,思绪总是显得那样凌乱不堪,又或者说除了路上的风景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其他什么。看过的风景太多,想要写的也太多,反而不知从何下笔。
       今天是行程结束的第二天,原也不打算动笔,因为心绪还是那样的混乱,我怕写不好,又怕时间久了会把某些重要的东西给遗漏了。所以最终是在这种毫无头绪的状况下草草下笔了。我想大概又会是惯用了的那种信马由缰的写法吧。
       在正式开始写之前不妨先来说说此时的心情,我得承认此刻我并不那么愉快,甚至说心情有点儿沉重。有一丝深深浅浅的空虚在心里,像是被谁抽走了什么。对的,这两天我的心思似乎一直都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我有点儿失落甚至懊恼。也许我不该就这样仓促的停下脚步,不该仓促的离开,以至于未能向这一段路途或者某个人作一个认真的告别。
       刚刚我在微信上看到他发过来的视频,我知道他们已到达墨脱。我开始有点儿魂不守舍,我的心大概早已飞出千里之外。淡淡的难过,深深地怀念,眼前开始不断的闪过那段只属于我们两人的旅途。昨晚我没能睡得很好,醒来也只是怅然。
       再一次翻开微信,看到他在车上录的小视频,不禁想起路途中一次次透过车窗望向远方时的那份难以自抑的欢欣与畅快,而此时的我却只剩下满心的失落,却也不很清楚究竟是为着那段错失的美景还是那份相濡以沫彼此依靠的情谊。我想要找出一些什么理由来安慰自己,却终未奏效。是的,一开始我就是违心的,我不该违背自己,我该走而不是留,因为我的心一直在路上,从未有过一刻的停止。
       我知道或者说坚信,这段错失的旅途终有一天我还是会将它走完,只是不晓得那些曾擦肩而过的人还能否在途中相见。这使我又不得不想起“缘分”这个词,记得那一路我们聊了很多,包括对于缘分这种事的看法。世界似乎很大,大到很多人一辈子甚至几生几世都不见得能谋面;世界似乎又很小,小到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就会相遇相知。如果说这样的不期而遇可算作缘分,那么我想“是的,我们有缘,也许是前世今生的命中注定。”
       写到这儿,大家千万不要误以为我们之间有了什么。若说有,那么这该是一种很微妙很奇异的感觉。我记得有谁说过,在路上我们每个人都是没有身份的,又或者说我们根本不需要什么身份。因为在路上我们有着最最简单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关怀,因为在路上我们有着最最单纯却深刻的情感。我们带着各自的故事、心事相伴同行,彼此依赖、相互支撑,在这佛光闪闪的高原,在这广袤无垠的荒野亲密无间。我们彼此熟识着,却也实实在在的陌生着。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彼此心知肚明,也许我们只是不想与谁制造牵绊,所以我们大可不必了解彼此的身份,因为在不久的某一时刻,我们便会各自回到路上,继续各自的生活,那么能够这样坦然无束的走过一程,就够了。

关于时间、行程、人员、装备、车

时间:2016年4月底,行走大概半月
行程:甘肃——青海——拉萨——纳木错——班戈——双湖——尼玛——文布
人员:花儿与带胡子的少年
装备(只捡重要的说):防寒服(因为要去普若岗日冰川)、帽子、墨镜、防晒霜、唇膏(因为你要上的是“青藏高原”)、必要的食物跟热水(因为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基本属于无人区)、摄影器材(苹果手机,尼康D90相机)、心情(因为你要去的是佛光闪闪的高原,所以大可不必心事重重。)
关于车:如果是甘肃青海环线可选择包车,推荐:金师傅,电话13993661369,微信J13993661369或Ruoyourenxi1989
       关于西藏,原本是准备自驾游,结果大BOSS的宝马X6在距离羊八井不到八公里的地方华丽丽的爆缸,于是只好改为“租车自驾”,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不是吗?

塞外传奇金师傅的爱车

嗨!哥们,你的诗画,收好。

        去往文部的路上答应疯子为他写一首诗画一幅画,拖沓了这么久,总算是兑现了。只是,把一小哥画成大叔......(啊哦,此处神略无数表情)    
       

西藏是个病,真的。

       都说“西藏是个病,不去治不好。”我去了,于是病入膏肓。
       就在急于敲出这些文字的同时,我似乎又在谋划一场出逃。大概旅行真的是种瘾,走出去,就回不来了。
       去之前,西藏对我来讲只是个传说。去之后,西藏就成为一片故土,一个念念不忘的梦。即便明知道这样的选择会伤害一些人,明知道那在外的每一个日子都注定了孤独与漂泊,可还是选择前行。从未想过要活的怎样与众不同,只因心中还有梦,只因还可以选择,所以我愿做这样一个人,追风逐月,浪迹天涯。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停下来,我不知道自己将在何处驻足。总之至少现在我无法拒绝,我想走而不是留......

关于“第三极”

       “青藏高原,地球上最高的高原,主体位于中国境内,这里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是亚洲主要河流的发源地。高原腹地,平均气温在摄氏零度以下,这里是地球的最高点,被称为‘第三极’。”
       这是纪录片《第三极》开篇的一段话,也是我真真了解“第三极”的开端。
       记得第一次听到“第三极”这个名词是在去往双湖县的路上。疯子告诉我说:“许巍有一首歌叫做《第三极》,说的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而所谓第三极就是指除南极北极的另一极。”其实当时的我也就那样漫不经心的一听,并不晓得其具体的含义,只是隐约觉得“哦,第三极,听起来蛮厉害的样子。”直到今日午间偶然在拉萨吧中看到一篇有关纪录片《第三极》的帖子,于是便又勾起了一丝莫名的情绪。“第三极”,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我曾意外涉足却对它知之甚少。
       在百度中输入那三个字之前,我从未想过它将带给我怎样的一种心理体验。直到我再一次从荧屏上走近那一个个熟悉的场景,雪山、草地、冰川、荒原,记忆便开始毫不留情的撕扯着我的心神。文部、当惹雍错、纳木错拉萨、八廓街、转经人......

正文——遇见佛光闪闪的高原,遇见你

      
                                                      (一)出 行
       2016年4月15号,我坐上了从张掖西宁的列车,而我的目的地是遥远的拉萨
       在火车上坐定后,我习惯性的将耳机塞到了耳朵里。此刻,我需要一个安静的世界,因为我确是如此的心事重重。对面的那个女孩眉目紧锁,看起来似乎比我还要忧愁,我想她大概需要一个微笑,于是在她望向窗外的那一瞬,我笑了,笑得很浅很浅,但足以慰风尘。
       此刻,音乐响了起来,我想我有故事要听……
       “1948年,我离开最爱的人,当火车开动的时候,北方正飘着苍茫的雪,如果我知道这一走就是四十余年,岁月若能从头,我很想说,我不走。”
       出门的时候我删了整个通讯录,只在笔记本上抄了十个人的电话号码,有九个是朋友的,还有一个从未打过的。
       火车推动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眼前就只剩下这一片没有尽头的深不见底的黑。我知道故乡正在离我远去;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来。音乐还在肆无忌惮的响着,心里似乎空着,却又不时地落入好多记忆的碎片:那个夏日的午后家人熟悉的脸,那个夜晚冷冷的夜风,还有眼前这条长长的未知的旅途。
       2016年的春天,我离开最爱的人,当火车开动的时候,窗外的田野里正开着明艳的花。如果你知道我这一走就是好多年,你是否会告诉我——不要走。

八廓街、大昭寺、玛吉阿米

       我想每一个来到拉萨的人都会爱上那条塞满信仰与历史的八廓街。从清晨到日落,每一束阳光、每一张面孔都是那般温暖祥和。我觉得它似乎更像是一条“忘忧街”,每每来到这里我总会不自觉地陷入一种平静,穿越时光,感受着这里的一切。继而让自己回归到一种最为原始的心理状态,犹如新生婴孩,更为单纯、善意。

       我想大概只有在八廓街这个人流蹿动的街头,才不会有那种被人潮吞噬的压迫感吧。无论是外来的游客还是本地的藏族同胞,似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叫做“满足”的东西。然后当自己也置身其中,你会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感动,甚至足以叫你热泪盈眶。我想这大概是来自于一种信仰与人性善意的力量。

       在大昭寺的门口,我看到那些人,他们站起,跪下,然后匍匐在地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或许我不明白,或许我并不相信什么因果轮回,但是在看到他们的那一刻,我的内心还是极为震动的,那是一种来自于信仰的感动。

走在八廓街头,总有一种不在现实的感觉,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

古老的建筑,历史的传承。似乎每一处都填满了故事,每一处都另人唏嘘感叹。

八廓街上有很多的古玩店,我跟唐僧一样肉眼凡胎、真假难辨。但是无论真假,即便只是看看也是一种极好的享受。

其实抛开一切其他因素不讲,我是极其喜欢藏族女性的,无论年少还是年老,她们总能给人一种很淳朴很干净的感觉。她们的眼神并不那么灵活却足够澄净;她们肤色黝黑,但更显结实。所以还是尽量做个明眸善睐的女子吧。

很喜欢这边的这些房子,土质的外墙,看起来真的是好有历史感。

清政府驻藏大衙门,见证了那个曾盛极一时的大清朝。

这是八廓街上的一个小型博物馆,穿过昏暗的过道就可以看到这片被阁楼围起来的天井,三层的建筑,不知道为何似乎总能联想到古代土司们的府邸,庄重、威严。

之前在书上了解,好像说整个八廓街只有玛吉阿米的墙壁是金黄色的,不知道为什么拐角处的这一幢建筑也是黄色的?至今也还是个谜团。

呵呵,某人意外入境。

第二幢黄色建筑,同样不解。

好吧,第一次出镜。

据旁边的人说这个叫做“炒青稞”,但并不是吃的东西。

门口慈祥的老阿妈,满满的温暖祥和。

看到没,随处可见的警察叔叔(据说一般不能拍照,不过偷拍个背影应该还是可以的吧),关键是相当安全相当安全相当安全。(重要的事必须说三遍)

        终于来到了我心心念念的玛吉阿米。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白白的月亮, 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 啊依呀依呀拉呢
玛吉阿米。如果不曾相见,人们就不会相恋, 如果不曾相知,怎会受这相思的敖煎......”

第一次去坐的二楼,第二次听疯子的话果断三楼。
你去的地方我也去过,我们在时间里错过,或曾穿越时间相对而坐,却不知我们是否有过同样的心情?

莫非当年那个多情的达赖喇嘛就是沿着这个楼梯而上,与他心爱的姑娘玛吉阿米相会的吗?

某一天会不会在转角遇见他?

玛吉阿米玛吉阿米玛吉阿米,真好奇,她该是个怎样的女子呢?

有人说在玛吉阿米留下情人的名字,好让他知道你的世界,从此彼此便不再迷失。于是我果断去一次留一次,留了两次,希望能感动天感动地。

       因为是一个人,傻傻的我要了一份牛肉拌面(28元),没想到份量那么足,额,没吃完。 然后要了一个不加蜂蜜的原味酸奶,好酸的说,差点也没吃完。(所以第二次去的时候很明智的要了一碗加蜂蜜的酸奶。) 然后还有一壶甜茶,这个似乎是必点的。那么一大壶,好吧,坐着慢慢喝。

好喜欢坐在角落里的感觉。此刻,不求来世,不问归途。

一壶甜茶,一首《玛吉阿米》,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几欲泪落。
求不得,留不住......

这感觉,这氛围。你确定不想去做做??

啊哦......可惜了,忘了跟那个大眼睛的藏族小哥合影了,他跟我说其实在玛吉阿米当服务生也挺累的,每月大概4000的工资,不过好在还有提成。说有一个服务生已经在这儿干了十几年了,算是元老,工资自然也是很高的了。其实想想,能在玛吉阿米当个服务生,每天迎来送往看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想想也是蛮激动的。可惜啊可惜,没能早几年过去。

       也许在大多数人眼中,我或可算得一个温润的人,即便不是,也可算得一个清净之人。总之,通常我不会主动攻击别人,但也绝非毫无锋芒。 
       记得那晚从玛吉阿米出来,正值华灯初上。作为资深路痴的我照着之前画在手上的简易地图从面前的小巷里原路返回。八廓街的巷道基本都很窄,似乎没有灯,只是从那些还未打烊的店铺里透出几缕并不分明却足以让你看清道路的光亮。总之巷子有点儿暗,而且路上只有一两个行人,而且还都是男的,瞬间不自觉的忆起朋友之前曾告诫我的,让我不要一个人到小巷子里去,所以心里突然就升起一丝不安与戒备,但总也不至于退回去。于是像过往的这些年一样,我立马摆出一脸的镇定,像个赴死的勇士一般踩着实打实的脚步大步流星的走出巷子,直到看到大街上的灯火通明以及车来人往。其实后来想想却也可笑,话说在那样昏暗的光线下,除了自己还有谁能看到你那一脸的坚定。
       出了巷子,我便信步走到之前早已观察好的公交站点,之前还有一点儿担心那个时间点会不会已经错过了末班车,毕竟到柳吾新区的路还是很远的。但事实证明拉萨的公交车通行时间是比较长的,估计到九点左右了。坐在公交站点前的凳子上,面对这个陌生的城市以及这个陌生的黑夜,心里似乎空空的。是的,对于这座城市而言,你同样是陌生的,没有人知道你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你来自何处,将要去向何方。总之,对自己对外界而言,一切就只剩下陌生。
       上了车我径直走到后排靠窗的座位上坐定,车上人不多,一路看着窗外的灯火阑珊,心里似乎很是平静。忽而脑海中就浮现起电影《千与千寻》中的一个画面:千寻与无面人在茫茫大海里搭上了一列通往异世界的电车,他们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然后在经过的每一站看着那一个个黑影似的人无比安静的上车下车,或是在站台上等候着什么。记得当时我并没有看懂这部影片想要给我们展现些什么,但是这个片段却深深的刻在记忆中历久弥新。怎么说呢,除了安静还是安静,就好像彼此都不存在。于是我下意识的瞭了一眼车上的其他乘客,心里不禁生出一丝荒凉。他说:“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是的,这一路你不知道会遇见谁,但不管遇见谁似乎都没有人能一刻不停的陪着你走完一生,所以有人来的时候欣然相待,有人走的时候不必悲伤。况且一心想要离开的人,你再怎么挽留,似乎也无济于事。所以即便再喜欢,再怎么不舍,该放手的还得放手。
 

华灯初上的八廓街,一片安宁。只是走着走着居然迷路了,差点走不出来。

暮色下的天居然可以这么蓝,真是奇怪,难道是手机或者拍照角度的缘故?

关于信仰——只留善念作永恒

疯子说他在路上看到那些朝拜的人心里总是莫名的感动。他问我有没有信仰,我说没有,至少没有像他们的那种信仰,如果善良可以算作一种信仰的话,那么——我有。

自己很喜欢这张图,两个很可爱的孩子。

大昭寺门口朝拜的人们,真的好虔诚的说。

这是大昭寺广场上朝拜的阿爸阿妈,很有民族特色的服装。听说她们要磕十万个头,是五步一磕头啊,天哪。谁能做的到,尘世间唯有像她们这样虔诚的人才能完成这样的事,我不得不佩服了。
  也许我已经懂她们了。这就是藏族。

好看的酥油灯,摆放的很是齐整。在西藏似乎每一处都能带给你莫名的感动。

司空见惯的朝圣之路,连我都见怪不怪了。

       在那幢黄房子转角,看到好多转经筒的人,好奇的我也跟着阿妈阿爸们转了几圈,可是却不会像他们一样念念有词,所以就傻傻的念了两句仓央嘉措的诗来应个景: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其实夹在他们中间,我觉得自己纯属来捣乱的。没信仰真可怕!

感觉好神圣。

觉得他们都好美,好可爱。

各色货物,可谓琳琅满目。然而像我这么理智的人,是不会到剁手的地步的。

诱惑太大,还是买了几个好看的挂件,对颜色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走错路后拍的街景。Oh,no.作为一个资深路痴,差点找不到回家的路。

很干净的街头。

路过时偶然看到的一个小店,挺喜欢。店主好像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儿,里面有各种书籍,还有很漂亮很有特色的书签跟明信片。

超喜欢这个调调。

爱不释手的书签。

布宫——人生若只如初见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的人,因心事重重,迈不开脚步。
                                                                                            ——仓央嘉措

第一天刚下火车就迫不及待的去看了布达拉宫,话说夜景也还是蛮好看的。

白塔

布宫正面,有没有很威严的感觉。据说整个西藏所有的建筑都不会高于布达拉宫。

单从外面看已是震撼,再看看里面的那些个灵塔建筑,那真是另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或许旅行最大的诱惑便是未知,是对眼前一切的不确定。就像你不知道在路上会看到怎样的风景,会遇到怎样的困境,又或者遇到怎样的一些人等等,那些所有不期而遇的过往大概才是路途中最为刻骨的记忆。
       每次出行我几乎都没有什么太过明确的目的,以至于也不会有诸如攻略什么的详细计划。总是习惯了想一出是一出漫无目的的游荡。就像这次的西藏之行,也是说走就走,任谁都阻挡不了。人都说“艺高人胆大”,可我顶多只是“二到无穷大”。总之就那样疯疯傻傻不顾一切的出来了,带着心事,带着满腹愁绪,去到所谓的远方。
       故事的开始总是意外之外,故事的结局总是猝不及防。我不清楚在路上有多少人的相识是从一句“你好,能帮我拍张照吗?”开始,总之我跟“疯子”就是这样一个俗套的入场。记得那日拉萨的天气还算不错,蓝天白云的风光美得正如歌里面所描绘的那样。这已是来到拉萨的第五日了,我终于决定到那神往已久的布达拉一睹为快,可是不知是受老爸常拿来打趣我的那句“你站在美丽的布达拉,心里却依然失落。”影响,还是因为被约好的人放了鸽子,总之心里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失落。一个人买票,一个人闲逛,走走停停,好在眼前的布达拉确实壮丽无比,那高耸于山顶之上的红宫白墙以及那一道道盘延而上的阶梯无不令人心生敬畏,倒也似乎足以抵消心中那一丝本不该有的怅然。总之虽然一不小心又沦落成一个人,心情却也还蛮不错。只是对于一个有点儿小资的伪文青来说,走过一方风景而不拍一两张照片留作纪念以待日后咂吧回味,那确实是件太过遗憾的事情。于是故事便在我的早有预谋中意外强行发生了,而我的主人公“疯子”便也这般顺理成章的闯入我的行程,或者再准确点说是我以这样俗不可耐的方式闯入了他们的行程,总之在那个还算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刻我们就这样在布宫之上草草相识,彼此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鉴于我一贯的没心没肺,对于他第一眼的印象就只有那一身的黄色户外衣跟那略显沧桑的胡渣了。如果说我常挂在嘴边“人可以貌相”的那句歪理还算成立的话,那么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个“坏人”。或许是因为在路上我们更容易选择相信一个人,又或者仅仅因为彼此的陌生,彼此的“没有身份”,总之就在那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我迅速的完成了对一个陌生人的判断与信任这两件事。然后,我们像所有未曾相识的陌生人一般不远不近的走着,看着各自眼中的奇风异景,直到越来越近,越来越熟,直到在没有任何言语交流的情况下悄然达成一种默契——结伴同行。
       在路上人与人的相识好像真的可以如此简单,毫无技巧却真实有效。
       后来的日子里包括在路上,我曾无数次的想过,在遇到他们之前我大概从未料得今生会走过这样一段路,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可归于意外,意外的相逢,意外的决定,意外的心情,却又似乎总有那么点儿莫名其妙的“鬼使神差”,就像我始终不很清楚自己为何会在经历了半路爆缸、醉酒这样的事后依然不顾一切满心欢喜的跟一个认识不过数小时的陌生人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荒原。那些可以想见的被重复无数遍的潜在危险那一刻似乎完全不在我的思维之内,如同被谁洗脑一般。嗬,莫非这就是高原圣地的魅力所在?又或者说也许我骨子里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冒险的人,所以从他说出第一个陌生的地名时我就已然沦陷。是的,我是知道的,我知道自己一定会去,那正是我想要的啊,一片未知的荒原,一个安静的海湾,一片可以自由驰骋的天地,那长久以来在我心里激荡着的与之心灵相契的不正是这样一个世界吗?呵呵,总之我们就这样一拍即合了。正如在去往文布的路上他不经意间唱的那样:“你是‘疯儿’我是‘傻’……”对的,现在看来我们就是疯子遇上了傻子,一个无惧无畏,一个没心没肺。却是同样的生死度外,同样的向死而生。
       人与人之间的缘份大概是这世间最为奇妙最道不清说不明的一件事。记得一开始在布宫,我们原本是一行四人,可是走着走着,从偏殿到正殿,从红墙到灵塔,一转眼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于是世界瞬间变得更紧凑,更顺理成章。好像我们极为认真的践行了萍水相逢这件事,像两个绝对单纯而虔诚的信徒。

那时候的我,在你眼中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轮回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在哪儿遇见你的呢?

红墙

从入口进去往右可以看到“布达拉宫珍宝馆”,里面是不允许拍照的,所以只好给大家粗略的说一下喽。
入馆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左右两侧的墙壁上分别刻画的是顺治帝迎接和宴请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加措的场景。然后右拐可以看到“振锡绥彊”的大匾,之后在拐角处可以看到历代达赖喇嘛出行用的幡。继续往左可以看到清康熙皇帝的长生禄位,上面有藏、汉、满、蒙四体文字的“当今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几个金字。
而后上二楼,地面是用黑色带纹路的地砖铺成的,两侧都是红色的墙面。二楼主要是瓷器展览,我不得不说,这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为精美的瓷器,可谓精美绝伦。
继续往上,三楼是唐卡展示。之前我一直以为唐卡是画出来的(当然应该也有画的),可是这里面似乎大多都是刺绣,果真一针一线绣出来,那精细程度不得不令人惊叹。(可惜不能拍照,而我这渣渣表述简直是再不能渣了。好吧,原谅我吧。

差不多快要忘记了你的样子,却还清晰地记得你很傻很天真的笑。

朋友说:“只有经历了心酸的幸福,只有体会了刻骨的思念,心才会懂得坚韧和珍惜。”我该记得什么呢?

少年的理想让我背起行囊......

好像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认识了吧。

从布宫出来原本打算去罗布林卡,不过似乎没什么太特别的地方,说是夏宫,大概更像一个公园。于是我果断改道去了街对面的博物馆。而且居然可以拍照,所以果断上图。

以假乱真哦。

好喜欢这个彩色的布。

莫非都是古董。

相当精美的玉器哦。

一看到这个就想起了《葫芦娃》里面的蛇精。”如意如意,按我心意,快快显灵。“

一直都很喜欢民族服饰,色彩艳丽,好华丽的说。

“独坐幽篁里,谈情复长啸。”不自觉的想起这两句诗词。

巴木错——最美的黄昏

夕阳很美是吗?

我爱上了这个山头。

咱不笑了好吗?

两次遇见纳木错,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心情。

       从拉萨出发的时候,我在背包中装上了自认为必须要带的物品,包括那个色泽艳丽的香包。是的,我觉得我应该带上它,那是他送我的第一个礼物。也许只是不经意,但我一向珍爱这样毫无功利浅浅的情谊,就像我总是钟情于那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儿一样。
       一出殿门,我就嗅到了那缕陌生的香味,它在空气里细若游丝的飘过,却足以引起我的注意。于是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向门口那个橱柜望去。那是一个藏族大姐的小摊,里面多是一些类似护身符、手串之类的物品。其实一直以来,鉴于我肉眼凡胎的本质,对于那些所谓的纪念品我基本是不为所动的。不过作为一个心思细腻又略有艺术情趣的人,对于那些诸如刺绣、画品之类的小玩意我常是毫无抵抗力的。于是我很自然的将目光锁定在了那一堆摆放于橱柜右侧的香包之上。怎么说呢,其实并不是很香的香包,甚至有点儿怪异的气味,后来询问了那位大姐,才晓得那是“藏香”,至于究竟用什么配制而成就不得而知了。说是说吧,好歹来一趟,不买点什么好像也不太合适,更何况这东西倒也对我胃口,所以也不管它剁手不剁手了。只是鉴于天生对色彩的挑剔使我一时竟犯起了“选择困难症”,几乎每个香包都被我给翻了一遍。大概连他都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也随手挑了一个,这倒使我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只好闭着眼睛瞎拽了一个,那样子大概滑稽又可笑,估计也被他尽收眼底。在他说完“我送给你吧”之后,我更是窘迫了。怎么说呢,毕竟是陌生人,无故受人礼物不免令人忐忑,当然了事后想想大概是我太过戒备了。
       再后来的后来,我们就那样稀里糊涂的约好了一起走,结果在同行的第一天就遇上了爆缸这种事情,还真是有点儿出师不利。好在我一出门几乎就处于极度兴奋不带脑子的状态,所以大概即便是再糟糕点的事情也不足以影响我那傻呆萌的心情。总之,在经历了一系列困难、误解之后,我们终于还是相约成行了。

纳木错公园门口两个拉着藏獒的孩子要我跟他的藏獒合影(当然是付费的),我没照,然后他们问:“姐姐,能不能给我们点好吃的。”于是我就拿了两块糕点给他们。# 话说看着那么大的狗狗,我还是怯怯的。

第一次路过,冰雪还未消融。

大朵大朵的棉花糖。

那些藏在玛尼堆上不与人说的心事,你知道吗?

如果可以来冰雪未消的纳木错拍婚纱照吧。

小哥的招牌笑容,还是蛮可爱的。

湖边少年,是带胡子的少年。

流氓会功夫,谁都挡不住。

就在这一瞬间,才发现,你在我身边。

我去,简直傻爆了。

就在这一瞬间,多希望会是永远,什么都能忘记,只是你的脸。

那是

我知道了,你有一颗想飞的心。

好像一块打碎的镜面,有没有?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被偷拍了啊,小哥。

第二次路过,纳木错的山顶,淡淡的离愁别绪,一万次的冲动,欲语还休。

你的背影,给了我多少忧伤的理由,我却傻傻不知道。

那样开心的笑容,可会再有?

传说中的文布——与世隔绝的地方

一辆车,两个人,一段陌生的旅途......

据说这个叫做“大力神碑”。

去往文布的路途中有很多这样的山,看起来温文尔雅。

好特别的纹路,总觉得像一张张的面孔。

”山的那边是什么?“
”还是山......“

文布北村的一个“错”。

在风里凌乱、狂乱。

文布南村

住在这儿不走了好吗?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耕女织。

一直觉得荒芜也是一种美,美得凌冽。

不会再来了是吗?

湖景房

好像真的越走越远了,难道是因为一直没有人肯收留吗?

总喜欢走在你的身后,有你便不会迷失方向。

这哥们打水漂的技术还行。

又是背影,难道我是背影控?

当惹雍错

       当惹雍错,一抹澄澈的蓝,犹如闺中的少女,美到了极致。像大海,却比大海更纯净;像海子,却比海子更宽容。我还能清楚的记着,那天清晨我们像两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脚踩着干净的碎石跃然而来,我迎着湖风大声呼喊,他打着水漂尽情戏谑,蓝天白云之下我们的笑容温暖纯真。这大概是这趟“荒野”之行最安闲的一天,不用着急赶路,也不消去哪儿,只是安静的呆在湖边享受着身边圣洁的湖水和远处雾气笼罩的雪山白云,湖蓝变幻。大概“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那一刻,几乎有种想要就此停留的冲动。
       4月26号,从双湖到尼玛再到文布我们几乎用了整整一天的车程。到达文布时已是暮色渐起,晚霞掠过神山映在路边不知名的湖水里,温柔沉静。也许是一路的“荒无人烟”,也许是这几日连续的奔波劳累,心里忽而生出一丝莫名的担心。疯子大概觉察到了我的异样安静,探究似的问我是不是害怕了。我笑笑,心里却不由得生出一丝温暖或者说感动。在这片巨大的荒芜中,因为有他而一路心安。想来或许这就是跟一个男人上路最大的好处,他可以给你足够多的安全感。
       越走越远,越走越荒芜,几乎分分钟的时间天色便完全暗了下来,我当真有点儿慌张了。路过北村时疯子说快到了,可是从“看得见”到“看不见”,说好的“南村”压根不见踪影。天色渐沉,四下里除了安静还是安静。尽管我对疯子有着绝对的信任,却也开始疑心我们是否走错了路,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很没道理,因为这里好像就只有这一条“没有路”的路。可能是看我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疯子便也一边专注前方的路一边跟我闲聊了起来,他说:“也许今天到这儿的就只有我们两个。”我认真的点点头,继而在刚刚那阵慌张的情绪中生出一丝自豪感来。的确,走了这么久,我真的没有看到除我们之外的第二辆车。我想大概一般人也不会来这儿吧。“呵呵,你说,好好的日子不过跑这儿来受罪,我们是不是疯了,你以后就叫我‘玩命’吧。“玩命?你根本就是一疯子,我就是一傻子,一疯一傻,倒也搭调。呵呵呵……”就在我笑的疯疯傻傻时,这个一向话不多的男人居然唱起了“你是‘疯儿’我是‘傻’,缠缠绵绵走天涯……”,于是我们在这个空荡的黑夜里笑的更疯更傻,而我刚刚的紧张情绪也瞬间烟消云散。后来又不知过了多久,我们总算抵达了传说中的文布南村,这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什么叫“与世隔绝”。
       夜晚的村庄很是安静,我们找到临街的一幢二层小楼住了下来。房东是一对大概四十多岁的藏族夫妇,他们不大会讲汉语,所以交流起来似乎有点儿困难。毕竟不是什么正规的宾馆,因而除了床褥椅子外几乎没有其他可用的东西,不过价格倒也实在,每人六十。而且透过窗户就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守候在村落不远处的当惹雍错。
       记得有谁说“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与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那么我想说,最美的不是这一路的风景,而是在孤单路上与你一起浪迹天涯的心情,大笑或落寞。
       当惹雍错,我们就这样来了又走 ,带去的是问候,带走的是心情。人都说“念念不忘必有回想”,那么我们还会再来,是吗? 

什么都不做,听听风声就好。

好吧,我承认,我爱上了你的背影,感觉很好。

我还会再来的,我确定,我确定!

忘记带回来了。

高原上的生灵

没想到拍出来如此好看。

传说中的藏野驴

对对成双

连他们也是成双成对,我怎么就单了呢?

长得很可爱有木有?

除南极北极外,世界最大的冰川——普若岗日冰川

       早晨去的时候风雪很大,不幸半路爆胎。中途碰到三辆去冰川的车,结果我们的车还没修好,人家就折回来了,说是雾太大看不到冰川了,可是我们又岂是半途而废之人。所以在换好车胎后我们毅然决定继续向前开拔。OK,也许是我们的执着感动天感动地,到冰川没多久后,居然出太阳了。于是我俩就疯了,在这个只属于我俩的冰天雪地里玩的不亦乐乎。

好怀念这个笑容。

好吧,你厉害!

凿个洞住在里面可好?

全是冰哦,没有土。

冰殿

我也是拼了......

其实手都冻麻了。

呵呵,看剑!

完全凌乱的女子

这哥们才是真疯了

向前进向前进......

为了卖萌就不顾手机的死活了吗?

遇见彩虹

在路上

第一天在距离羊八井不到7公里的地方,大BOSS的宝马车就这样华丽丽的爆缸了。

OK,在这冰天雪地里居然爆胎了,可是辛苦了这位小哥。当我没心没肺的吃着苹果问人家冷不冷的时候,估计这哥们掐死我的心都有,人家都累了一身汗了。

这一路的感觉就一个——“一错再错”。真是太多湖了,而且风格不一。

这车已经惨不忍睹,有木有?

色林错,据说是西藏最大的错。

这是一片美丽的湖水,这也是一片伤心之地,我的手机长眠于此。我在想很多年以后会不会有人捡到我的手机,会不会已成古董。

风一样的女子,呵呵呵.....

看起来还是蛮可爱的。

这大叔是在卖萌吗?

错鄂湖——一抹纯净的绿

真的是很干净很圆润的小石子,手感特好,所以忍不住带回了家。

       一路走来,青藏线,藏北环线,墨脱之旅,1万公里的天路,经历了车爆缸,丢手机,轮胎爆胎,丢钱包,等等各种艰辛,每天都很累,很疲惫,好在每天都在艰难中成长,每天都能看到希望,每天都在坚持走下去,走完了西藏所有想去的地方,之所以喜欢西藏,也许是因为这里还能给予我惊喜带给我感动,在这冷酷的世界里一切变的现实,也许是我已经不能适应这样的生活,也许是在选择逃避,我不能永远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但起码可以短暂的听从自己的心,去走一段属于自己的路,去过一段自己想过的生活,再见西藏,再见青春,再见你我。我想短时间内我不会再来西藏,但这一次次的经历却是永刻心底,终身难忘。
                                                                                       —— 疯子

文字后记

关于“诗和远方“

        辞职后的这一年,很多人包括我的父母都问过我同一个问题,问我是否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几乎每一次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们“我不后悔”。我不知道自己这样说他们究竟是信还是不信,但我是真的深信不疑。就像我曾告诉好友的那样:一直以来我从未想过这辈子要活的与谁不同,只是一路走来,走着走着就成为了今天的模样,刚开始还会纠结这样到底是好是坏,时间久了,便也不再挣扎,直到慢慢的接受了这样一个自己,这样一个生活状态。无所谓好坏,无所谓对错,但凡自己愿意,开心就好。
        这一年大概是过得最为随心所欲的一年,我的无所事事撩拨了一帮人,却也实实在在的急坏了一些人。没有工作、没有嫁人、没有钱,好像除了自己真的一无所有,而更糟糕的是我却醉心于这种赤条条的感觉。当然千万别误以为我有多么的超凡脱俗,再怎么着,吃的也还是“人间烟火”不是。
       后来的日子里,看我天南地北的乱窜,朋友们都说好羡慕,羡慕我有钱,羡慕我有闲,羡慕我有个好爸爸,羡慕我可以如此洒脱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而我只好笑笑,却不知道究竟是在安慰别人,还是在安慰自己。总之我不知道该怎样解释给别人这一切,好像大家都忘了高中哲学课本上最重要的一个哲学道理——矛盾,好像大家都忘了老子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教我们“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这个道理。
       我想说,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事是容易的,包括那些看起来极其简单容易的事,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大多时候我们能看得到,仅仅只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那部分,而那些隐藏在背后深不可测的,也许才是最最真实的。只不过,在这个极速运转的世界里我们常常只重视结果,而忽略了过程。就像大家眼中的我,那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疯疯傻傻、没心没肺的女子,实际上她很多时候并不像你们看到的那般坚强,也并不那么开心。只是一步步走来,一不小心就成为今天的样子。她选择了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又或者她根本就是别无选择,大概骨子里她就是这样一个叛逆不羁的人。活着,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财富,所以尽情的挥霍,认真的度过,自己主宰,自己承受,这是她的选择,而选择了就要学会承担,就要笑着面对,勇敢前行。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在告诉别人,也告诉自己:要相信自己,相信现在所拥有的,无论好坏,那正是我们应该得到的一切。”人生有太多的意外,也有太多的可选择,但毕竟是条走过了就无法回头的单行道,所以既然走过了就别后悔,要知道能来一趟已是不容易,何必诸多懊悔。大概生活的乐趣与艰难就在于“选择了这个就不能选择那个”,所以我常说人生没有好坏,“他得富贵我得闲。”其实就是个选择问题。正如我跟闺蜜开玩笑时说的那样:“你想要折腾的那一半,我替你过;我想要安稳的那一半,你替我活。”鱼和熊掌都要,那就有点太过贪心了,而且也几乎不可能。
       许巍的歌我听了不少,也确实喜欢。他在歌里唱“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于是一大批人疯了,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疯了。后来又有人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于是这个世界再一次躁动了。记得也就是在那之后不久,我辞职了。当时还有不少人打趣我“世界那么大,你也想去看看?”说实在的,我还真不是,而且好像就是因为觉得“世界”太大了,才想要回家的。什么诗,什么远方?听着是不错,可我对此完全没有概念。总之,即便后来我真的去了一些地方,可是它们跟“诗和远方”压根扯不上关系。我顶多也就是心血来潮时的一次大逃亡。
       再来说“苟且”,说到苟且我就自然而然的想到“偷生”这个词,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贬义。可是,苟且怎么了,偷生又如何?现如今哪个人活着不是苟且。世事如此艰难,无论是眼前的生活,还是远方的生活,有谁不是苦苦挣扎。我们生来平凡,之后因着各种不同的原因选择了或者说被迫选择了这样那样的生活方式,根本不存在什么高低贵贱。你有你的理想,我有我的追求,我们只是以各自选择的方式存在于这个世界,而所谓诗与远方无非是另一种貌似华丽的苟且。它并没传说中的那样高端,说到底也不过是生活方式的一种,谁愿意谁去做。我想,但凡有梦,眼前的苟且也或可成诗,你的眼前大概正是别人的远方。只是,做自己想做的,选择了便只顾风雨兼程。

那些属于路上的歌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一首歌而爱上一段旅程,又有多少人是因为一段旅程而爱上一首歌。至少在敲出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电脑里正放着这首宋冬野的《斑马斑马》,几乎单曲循环了整个夜晚。其实我听过的民谣并不多,只是隐约觉得每首民谣似乎都牵扯着一段故事,并且大多伤感,于是几乎是下意识的去百度了关于它。
       果不其然,网上说“这首歌讲的是一个流浪的人爱上了一个被别人伤害过的姑娘,可是他却没有能力去安慰心爱的姑娘,也没能力去给她想要的东西,表达了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痛苦和无奈。一个繁华又现实的城市,一个可爱单纯的姑娘,姑娘只属于这个城市,而这个城市却没有什么会来挽留我,所以我要离开这里。就像我来的时候一样,还是一无所有的离开。”
       故事似乎再简单不过,就像我们儿时听过的那每一个过耳不忘的童话故事。只不过民谣里的男女主人公大多没有“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样美好的结局。又或者说童话原本就是骗人的,而民谣里所讲的才是现实。我们大多来自不同的地方,带着各自的故事,怀揣着各自的信仰,相逢在一个彼此陌生的城市,在某个阳光明亮的清晨或夕阳笼罩的黄昏,或擦肩,或一眼情深,却终是逃不过分离的结局。
       一次短暂的相识过后,谁会记得谁,谁又能为谁停留。好像总是或多或少的带有遗憾,甚至于常常来不及做一个认真的告别,就这样匆匆相忘于江湖。不过好在现代通讯科技的发达使我们在分别之后有着多多少少的联系,以不至就那样完全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正如后来“疯子”问我有没有写关于我们的故事,我几乎不假思索的告诉他:“好像要写的内容全都有你,或者说更多的是你,那一路的风景与心情,你大概是占了一半的。因为你,喜欢上了某几首歌;因为你,而爱上了某一个地方。”其实连我也不晓得这些话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又或者说能够脱口而出的大概全都是真的,至少我是真的爱上了一首歌,真的开始挂念远方的某一座城市。

结语——余生很长,忘记很难。

       朋友说:喜欢一个人旅行大抵是因为心里没有住进一个人。
       否则一个人遇见惊艳的落霞、震撼的星河、脆弱的雪线、澎湃的潮汐、或是一座住着淳朴藏族阿妈的小屋、城市的灯火流入太平洋的祥和、那是多孤独的体验,等以后遇见一个需要迁就和照顾他的感受的人以后,就不能一个人旅行了…
       也许吧......

本篇游记共含17297个文字,3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羡慕楼主,好想去西藏。

2016-06-13 10:3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