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漂洋过海探世界之夏威夷篇

6
西西子 (广州) LV.4
2016-05-17 10:49 426/3

1.5 Aloha!夏威夷

夏威夷?阳光,海滩,椰子,海鲜,草裙舞,五个元素构成了我脑海里的夏威夷印象,但我没敢跟小伙伴们说,怕被笑话见识短浅。MV Explorer的第一站是夏威夷希洛(Hilo),虽然船在夏威夷只停留一天,但刚离开墨西哥,船上就开始夏威夷东,夏威夷西的讨论着了。有人说,一定要去超市熟食区买一份Poki;有人说,椰子糖好吃,多买点屯着送人;有人说,夏威夷有不少日本人,这里可以吃到最新鲜最新鲜的日本寿司。有点出息好不好?怎么美国学生都喜欢吃的,还要不要脸?

而船上从事中美研究的Harvy老师说 ,孙中山先生随母亲来夏威夷留学,并在那组织了国民党的雏形,而张学良先生在95年起离开台湾侨居夏威夷檀香山,最终在檀香山病逝。由此,在我的印象中,夏威夷被染了点中国红,这个浪漫的度假胜地被揉了点现代史的厚重,这杯酒就不再是清甜的了。

于是我盼啊盼啊,盼着到夏威夷看看是不是那么多吃的,是不是有点中国色彩。终于盼到下船了,在大海上摇晃了7天,重新踏上陆地的感觉,为“踏实”二字最实在。同学们四散而去,各自抱团去找好看的,好吃的,好玩的。我们几个中国人抱在一起,等了一会儿巴士不想等了,干脆包个车吧。一个台湾导游(当地华侨?)吆喝着我们说她会说华语,然而我们当着她的面上了一辆只会说英文的司机的面包车。不好意思,我们就喜欢不熟悉的感觉,冒险又刺激。那司机大叔,四十来岁,酷炫的地中海发型,眉毛又浓又黑又密,高挺的鼻梁,暗红的双唇,从肩膀到双手长满了毛毛,长得有点原始又充满热带风味。他话不多,放着沙哑的嬉皮士音乐一路狂奔在阳光下在蜿蜒小路上,带我们去一个一个他想带我们去的地方,我们仿佛就活在美剧里,开启度假模式!

我们首先来到一片珊瑚礁上,近处绿树林荫,海水清澈见底,远处阳光明媚,海天一色都是透彻晶莹的蓝,一切又出奇的平静,好像有一股力量,马上要把我们送去纳米亚王国了。我们不停地变换着角度地按快门,想记录这种让人窒息的美。司机大叔说:“瞧,海龟!”我们瞅了过去,好大一只龟啊!相比于平时见到如手掌般大小的乌龟,就如同大象遇到了小猫。司机大叔说那是一只小海龟,只见小海龟探探深褐色的脑袋出水面,无尽慈祥温和,咕噜咕噜地转了几下眼珠子,又沉下去,划两下前腿,一眨眼便游远了。要是在陆地上也能这么“健步如飞”,龟兔赛跑就没有那么悬念了。

看完动物,司机大叔任性地带我们去看植物。由于夏威夷有充足的阳光和雨水,这里的植被种类丰富,枝叶硕大,置身于葱翠的一片森林中,感觉自己的前世今生都被树灵翻阅和点拨。除了绿树,这里还有黑树。黑树者,熔岩树也。熔岩树?

这里地质运动频繁,火山密集。火山爆发的滚滚熔岩毁了一片森林,却有一些树深爱着这片土地,即使被烫得遍体鳞伤,化成黑炭也不愿离开。树与土地的前生爱情故事,今生被人注意了,被人承认了,被人读懂了,也就有了这一片熔岩树保护林。

“下一站我们去哪?”从熔岩树保护林出来,琳问道。琳是北大社会学系的一位小姐姐,温婉贤淑,娇小玲珑,写得一手好字,弹得一手好琴,这次夏威夷之旅她最期待的就是熔岩了,特别是传说中的“漂移熔岩”(Moving Lava),为此她特意电话当地旅游局咨询今天哪里可以看到“漂移熔岩”,对方答曰,“漂移熔岩”神出鬼没,要看运气,碰巧今天看不到。为此她低落了一会,才同意跟我们一行人去一些叫“不知道”的地方。没料到,看完熔岩树她心情大好,兴致勃勃。

司机大叔狂飙车,没理会她,突然来个急刹车,才回答道:“去看看当地手工品,下车吧,孩子们。”

本以为是一个大集市,原来只是一块海边草坪,几个居民在摆摊招呼着客人。我们瞅了几眼,又相互瞅了一下,虽然对手工品不感兴趣,但是这热情的阳光,这青翠的草坪,这蔚蓝的海,无不让我们陶醉,夏威夷这块土地上真是随处是天堂。还有这美好的音乐,啊,对,音乐,从哪来呢?我们寻找着这音乐,来到了一个小亭子,只见有人在唱歌,有人在弹尤克里里,有人在画画,有人在雕塑,各施所长,互不干扰。这里是干嘛的?皮克斯准备在这取材拍“艺术家总动员”么?要真是这样,我们这一行人就是大大反派。不信?瞅,一人攀上一个艺术家,“抢”了人家的麦克风,“偷”了人家的尤克里里,这边拿起了画笔要“勾勒蓝图”,那边又拿起了刀准备“鬼斧神工”,可艺术家们被偷被抢还笑呵呵的。

原来这些艺术家每周出来聚一次,也不聚餐也不喝酒,就找个小亭子,各顾各地自由创造,说不定在这种“鱼龙混杂”的环境下,更能激发创造力,创作更优秀的作品。我一直幻想着自己可以成为插画师,于是去找画家George聊天。George说自己还不能称为画家,只是画画爱好者,全职业余爱好者。他爱画画,也爱教人画画。我说我毫无基础,完全不会画画?他却抿嘴一笑说,哪有不会画画的人,盲人都可以学会。盲人画画?我只听说过盲人摸象,而且这并不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我就是教盲人画画的,他们都很优秀。”George还蛮有兴趣向国际友人普及一下他的工作。

我歪着脑袋看着他。

George继续说:“有些不是天生盲人,他们身临其境去听,去闻,去触摸,去感受,然后画出心中的景,这些画大多缺乏真实感,但揉合着他们的心境,更为真切。画家不是所见之景还原,而是将所感受之景表达,就像作家记事,流露出多少个人情感啊。你听说过盲人电影院么?”

我使劲摇头,谁的脑洞这么大?还专门给盲人开电影院,真不可思议。

“噢,没听说过啊。也是通过听觉、嗅觉和触觉来表达电影,美国还挺多这种电影院的。”他这一席话,填补了我心中关于爱的定义。

时候不早,跟艺术家们说了再见,可谁都知道这些人或许转身就是一辈子。依依不舍地上了车,大家都在回味各自采集的故事和收获,不吭声。这回司机大叔主动说话,说要带我们去看熔岩,琳简直是喜极而泣了,虽然那是凝固了的熔岩。

我们来到的这一片海边熔岩,从前也是一片海洋,火山爆发,熔岩填海,便有了这一片陆地。岩石上植被稀少,光秃秃的一片,在夕阳下泛着泥黄色的光芒,如沙漠般诡异沉寂,却无沙漠波澜不惊吞噬一切的力量,是不是当年那一次肆意爆发已耗尽了地底下沉寂千年的修行?在岩石上漫步,宛如在地球的心脏上走过,可以与地球亲密对话。哈哈,你好么?地球。

Momo是一位狗狗爱好者,来自新疆的她活泼开朗,热情又“逗逼”,她有一个搭讪必杀技,就是狗狗社交。这回,在这荒无人烟的岩石海滩上,她发现了一只狗狗,夺命般追了过去,追出了它的主人,一个大肚子肌肉男,他的儿子,三岁多,光着膀子,那柔顺的金发,那健康的肤色,那迷离的眼神,让Momo爱不惜手要抱抱。

大肚子肌肉男给我们介绍了他的妻子,儿子和女儿,他们就住在附近经营餐馆,午后出来散步。他说:“我们现在站着的地方以前都是海,夏威夷的海多得是,突然这里变岩石海滩了,就出名了,游客都来了,那些日本人啊,一来就是一车,下车拍拍照,就走了。”哈哈,原来拍拍照到此一游的行为,日本人也有。他们护照免签地方多,走得远,下车拍照名声也传得远一些。

小伙伴们该遛狗的遛狗,该逗娃的逗娃,我就去搭讪那位面对突然出现的一帮人感到茫然失措,对自己突然狗也不用遛,娃也不用逗而感到无所事事的妈咪:“你好!你们家的娃和狗狗都好可爱哦,你看,他们都不理我了。”

“嗯,我也很开心,所以我特别喜欢这里。”妈咪腼腆地笑了。

“你是在夏威夷出生的么?”话一出,我就有点后悔。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与不同文化的人聊天总有点局促,总怕不经意间说到别人文化禁区,但也不至于突然毫无逻辑地问出这样的问题吧?

妈咪没有回避,还是微笑地回答道:“不,我是葡萄牙人,自小在游轮上工作,17岁时,游轮停靠夏威夷,我遇到了他,我们就在这里定居了。”

“你真幸运!”她的故事很短,却很温馨,此生没多大追求,在遇到爱人之前一路飘荡寻寻觅觅,遇到爱人后只求与爱人一起在夏威夷享受阳光和海滩,这是多么浪漫的故事!我衷心祝福她生活平和,岁月静好。

我们与大肚子肌肉男一家拍了合照,天色渐暗,我们不得不说“再见”。此时此刻,我开始觉得“再见”是一个多么虚伪的词,那跨越半个地球的缘分还会再有么?

最后,我们不免俗地到超市熟食区买了份Poki,海岛吃海鲜嘛,吃完便回船了。船上小伙伴们都在餐厅里眉飞色舞地分享今天的故事,看似都收获满满。

这时,船友Joe过来问:"How is your trip?" 我们异口同声地说:"Amazing!"

本篇游记共含3417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2016-05-17 15:44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5-23 14:51

引用 凌兰 发表于 2016-05-23 14:51:30 的回复: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回复凌兰:谢谢!

2016-05-24 09:0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