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群峰间穿梭 - 安纳普纳大环徒步

22
风野 (波士顿) LV.9
2016-05-18 12:15 687/4
  • 出发时间/2015-03-21
  • 出行天数/1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8000RMB

2014年底的时候,有朋友说去西藏尼泊尔徒步吧,我心里一动,好啊!于是定下了15年三月出行,结果这个朋友最终不能成行,我和刘总一同出发,决定尝试安纳普纳大环线,初初预计是在山里呆14天,一共在尼泊尔呆18天,最终计划有些小小变化,在山里10天越过Thorang La Pass就下来了。

我们的路线是成都加德满都博卡拉,进山,出山,博卡拉加德满都成都,前后一共18天。

我们准备的物事,高反预防药,拉肚子药,厕纸,墨镜,相机,电池,睡袋,换洗衣裳,防晒霜,维生素冲剂,登山杖,更换的衣裳,电筒,两双徒步鞋(高帮和低帮),护照,钱,相片。

我们在博卡拉买的东西,巧克力,麦片,水杯,雪套,雪链。

最重要的,健康的身体和不息的决心。

去大环或者说去尼泊尔徒步最佳的时候是10-4月份,避过雨季,夏天虽然天气美好,但是雨多山崩雪崩的机会大大增加,反倒是旅游淡季。因为山上最高的两天温度较低,所以一定要备足衣物。我带的衣服有,滑雪裤,徒步用的防水长裤,冬天跑步用的长裤,绒衣,冲锋衣,两件运动保暖内衣,以及若干徒步用的单衣,袜子一定要选比较暖和的,因为最高的地方出发早,温度比较低。这是我们三月底去的情况,其他时候可能会比较暖和一些。

成都-加德满都-博卡拉

成都有直飞加德满都的航班,三个小时出头,十分方便。途中会飞越珠峰,景色壮美,不过我那会睡意朦胧,没有留下照片。

这是我第一次去尼泊尔加德满都的机场马马虎虎,中国公民可以落地签,只要准备好护照,相片和钱就好了,旅游签证有15天和30天的,一定要确定他在护照上写下的截至日期是对的,因为我的就被写错了。语言方面会英语基本就没有任何问题。签证是手写的,照片是给他们存档用的。

国际部分和国内部分是分开的,我们只买了成都加德满都的机票,到了加德满都再买去博卡拉的机票。我两走出机场走向国内线的时候被各种卖票的人包围,刘总最后没有耐住寂寞跟着一个票贩子走了,商量了半天说110美元一张票,我们想了一会说那去购票窗口问问,结果那个哥们跟着到那和卖票的阿姨说了说,125美元,于是我们买了110美元的。机票打出来把我的名字打错了,那个大姐说,没问题,别担心,我略略有点犹豫。

国内航班部分条件简陋不少,安检靠搜身,虽然我的名字错了还是进去了。加德满都博卡拉大概30分钟出头,除了颠簸一路无事。去博卡拉别的选择是坐大巴,时间长一些路可能颠簸一些。

博卡拉

这是最典型的旅游城市,有一区是专门的游客区,各种各样的酒店旅舍饭店,价格也很便宜,我记得我们住的旅社两人间不到100人民币一天。这里是我们进山前的最后一站,在这里把之前忘带的东西都补上,顺便调整准备进山。

博卡拉第一餐-长沙饭店,好像吃的是啥啥啥炒饭 

我们在这里呆了一天两夜,在路上找了所需的导游和挑夫,这里满大街都是旅游公司,提供导游和挑夫服务,和几家谈了谈,有一家老板是夏尔巴人,听上去诚实可靠,就选了他家。导游一天是25美元(或者20?),挑夫一天是15美元,我们选了两个挑夫一个导游(后话是其实只需要一个挑夫,不要导游都可以,但我们初次尼泊尔徒步,保险为主)。挑夫一天的重量好像有限制,大概是20公斤还是25公斤。导游主要是帮我们联系路上的村落旅舍以及介绍一下沿途的故事。我们的导游是KB,两个挑夫一个伯顿另一个我忘记了。KB的英语比较好,伯顿会一点点。我们约好第二天早上6点出发,坐大巴去进山点。旅游公司帮我们把进山的permit办妥,这里也需要照片,山里时不时会有检查permit的岗亭。

我们在博卡拉另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换钱,山里大部分都只收尼泊尔卢布,满大街都是换钱的,我们换了一大把(比美元是超过1:100),现在就记得换钱的那个小姑娘很漂亮。

博卡拉本身也有一些好玩的,可以玩滑翔伞,还有世界和平塔,还有一些等等等(等等等的我们都没去!)。我生平第一次骑上了小摩托去世界和平塔。刘总说这条土坡上坡路是去那里的路,结果我上去就摔了个大跟斗,还好不严重。路上看到好多尼泊尔高中生穿着英式校服,很是不同

去徒步一定记得要带防晒霜,墨镜,雪套和雪链,Thorang La Pass那一段冰雪覆盖,没有这几样寸步难行。

我们在这里呆了一天两夜,在路上找了所需的导游和挑夫,这里满大街都是旅游公司,提供导游和挑夫服务,和几家谈了谈,有一家老板是夏尔巴人,听上去诚实可靠,就选了他家。导游一天是25美元(或者20?),挑夫一天是15美元,我们选了两个挑夫一个导游(后话是其实只需要一个挑夫,不要导游都可以,但我们初次尼泊尔徒步,保险为主)。挑夫一天的重量好像有限制,大概是20公斤还是25公斤。导游主要是帮我们联系路上的村落旅舍以及介绍一下沿途的故事。我们的导游是KB,两个挑夫一个伯顿另一个我忘记了。KB的英语比较好,伯顿会一点点。我们约好第二天早上6点出发,坐大巴去进山点。旅游公司帮我们把进山的permit办妥,这里也需要照片,山里时不时会有检查permit的岗亭。

我们在博卡拉另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换钱,山里大部分都只收尼泊尔卢布,满大街都是换钱的,我们换了一大把(比美元是超过1:100),现在就记得换钱的那个小姑娘很漂亮。

世界和平塔俯瞰博卡拉

这是我们的路线图

大巴到Besishahar,吉普到Syange,开始徒步

Syange-》Jagat-》Dharapani-》Chame-》Upper Pisang-》Manang-》Letdar-》High Camp-》Thorang La Pass-》Mukinath

安纳普塔大环 - 第一天

这天早上4点多我们就起来收拾,6点出头挑夫和导游已经在旅舍门口等我们,驶向大巴站,7点时候我们坐上大巴出发了!

大巴的感觉就像小时候的大巴一样,有点摇摆,满车都是人,一路上上下下,我一路困困顿顿,终于到了终点Besishahar,安纳普纳大环的起点就在这里开始(也可以从博卡拉开始,不过那就真正的大环了,一路上遇到一个日本老人独自是这么走的,钦佩钦佩),有一个欧洲哥们背着一双鞋就开始了,我问他你的计划是什么,他掏出一张地图一脸迷惑的看着我,我默默的走开了。

按照我们的计划,我们在这里再搭吉普车去山里,省下两天时间,也是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在一路上同行的不少人,各个国家的都有。这里的吉普车每辆要载12个人,而且一定是等满了才走,一个人好像是3600卢布(就是大概35美元)。我们在这里吃饱午饭,等得浑浑噩噩,终于人齐了,开动!

车上12个人,2个导游,2个挑夫,1个司机,剩下的是俄罗斯两口子,我和刘总,还有一个加拿大人一个美国人,以及顺路的尼泊尔人,我还记得大家那个时候看上去都神采奕奕,充满期待,再过几天我们再对比对比。

这个吉普车真是太颠了,再加上挤,真是无话可说,颠了一个多两个小时到了我们定的出发地点Syange,其实还可以接着往上坐吉普,到更高的地方出发,我们想着慢慢适应海拔,所以就选择了这一站,这里的海拔大概1200米。因为多年没上过高原,我已经开始吃高反药。

送我们的吉普开走了,我们的徒步正式开始

今天徒步的路程很短,大概两个小时,我们慢悠悠的就到了我们的第一站,Jagot,海拔1300米。我们住进了一家很不错的小旅社,还可以洗澡,有wifi,刘总听说有wifi两眼放光,完全是活在网络时代。在山里住都是用自己的睡袋睡在床上,被褥不是那么干净。在这里我们遇到了苏格兰的同行者,聊聊也了解了解别人的文化和习惯,晚上我九点就睡着了(实际上还在倒时差),一夜无话。

安纳普纳大环-第二天 Jagat-Dharapani

Jagat (1300m) - Dharapani (1900m),7小时徒步。

早上六点多起床,导游和挑夫早已准备好,我们吃下丰盛的早餐,带着两只煮鸡蛋出发了!顺便说一句,这里的旅社都很便宜,当然条件也很差,大概一夜就是10-20美元,当然需要你在他家吃饭,吃饭也不贵,两个人一天的总预算大概是40美元,到山上海拔高的地方开销稍微大一点,因为热水要收钱,不过基本来说是很便宜的。

七点多我们出发,这一天要上升600米,徒步的路线非常好走,主要考验的是我们的体力。我们一路走走停停,把挑夫和导游远远甩在后面,天气非常好,拍了不少照片。中饭是在Tal吃的,那里我们看到了现场宰杀水牛,一群人把牛的各个部分分成基本相似的小块,我猜是要平均分给村里的人。尼泊尔是一个宗教国家,印度教和佛教为主,一般的黄牛或者耕牛是不让宰杀的,在山里看到的都是水牛和牦牛做食物。

一路的小瀑布

沿着这条河,远处的雪山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我们到了这一天夜宿的旅社,这个村庄叫Dharapani,坐落在山谷,基本没有阳光照到,所以显得十分阴冷。这里可以洗热水澡,我兴奋的洗完穿着一条薄裤子跳上跳下,结果很快膝盖就被穿堂风击垮,酸软起来,我当时想天龙八部里的生死符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无奈只能把绒衣绕着做了护膝,裹在睡袋里期待膝盖恢复。

开始的时候我在山里吃的基本都是素面或者炒面,到今天为止我在尼泊尔还没有吃过肉,因为旅游医生说要注意,我只能坚定不移的吃各种鸡蛋产品。

我们的房间靠着一条大河,一夜都在咆哮,我睡得迷迷糊糊,一如既往的9点睡着5点醒来。

i used to run around like everybody, then i took an arrow to the knee

安纳普纳-第三天Dharapani-Chame

Dharapani(1900m)-Chame(2670m),8小时徒步

一早醒来,我的膝盖恢复了!早饭后我们又出发了,这一天的目标是2670米高的Chame,今天要上升770米。

因为昨天走得很快,我们的导游KB认为我们很有余力,带领我们走了一条坡度较大但是景色很美的线路,我们一路气喘吁吁,慢悠慢悠的挪过去了。这一天的新闻是,Thorang La Pass下大雪,现在有很多很多人堵在high camp,期待天气转好可以穿越这个最高点。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下山的女孩子,她是因为高原反应下山的,略有些忧郁,我很二的追问了high camp的情况,但实际上她下山的时候还没有到high camp。

一路我们都看着远处的雪峰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我们到了Chame,这是一个更大一点的小镇,这一天依然有热水澡,这次的热水澡就是用桶装的了,只要能洗澡我不是很在乎。在这里,徒步者们开始集中起来,太阳山落之后天气转凉,我们都躲在旅社的饭厅取暖,刘总躲在唯一有wifi的小角落和不知道谁交流着感情。这里我们遇到了新西兰爱尔兰的同行者。新西兰两口子在这里度蜜月,他们已经在东南亚玩了将近半年了,然后还要去南美徒步,何等惬意的人生。不过他们遭遇了食物中毒,正在拼命的补充热水,然后高兴的告诉我,他们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喝过热水。这家旅舍是一对母女开的,非常干练,把饭厅弄得非常暖和,我待在那就不想动。

Chame是吉普车最终能到的地方,有人是直接坐车到这里再开始往上爬。

依然九点睡去。

安纳普纳大环-第四天Chame-Upper Pisang

Chame (2670m) - Upper Pisang (3300m),徒步8小时。

今天的目标是Upper Pisang,海拔大概3300米,我们要上升630米。

早上一早来到饭厅,很多人已经开始吃早饭了,我们开始了每天的常规早餐,除了该吃的鸡蛋,我们加上了苹果派来补充维生素。从Chame开始,我们开始找每个小镇的净水点,这样水便宜很多,两升好像是50卢比(具体忘记了)。

沿途有很多这样的木块石块,刻着画着佛教的图案教义

从今天开始,我们看到海拔超过7500米的高峰,首先是安纳普纳II,7937米。高山的感觉是什么?明明知道它离你很远,看上去却像只手可得。这一路不算辛苦,我们走得不亦乐乎,又把导游和挑夫甩在后面了。

看到雪峰,我们都有点兴奋

昨天在旅社遇到的新西兰小口子我们在路上遇到一次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了,他们可能速度太快我们追不上了。这一路我们见识了KB的受欢迎程度,几乎路过的所有村落的人都认识KB,尤其是女孩子们,我觉得KB有从政的天赋。

到了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我们到了upper pisang,在同一家旅舍我们遇到了最开始遇到的俄罗斯夫妇sasha和xxsha(名字忘记了)。他两默默的看着菜单半天也只点出了一道蛋炒饭,我只能问他们是不是靠伏特加来充饥了。

upper pisang的小坡顶有一家寺庙,我们趁着天没黑上去看了看,下午微弱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舒服,不过很快就没有了,因为upper pisang被一座高峰挡住,当然我们也发现了全世界的青年都一样,到哪里都能见到各种姿势自拍的人。

今天我正式开始吃山里的正宗美食,dal bhat,我们取名为全家福,其实就是咖喱土豆,白菜帮,白饭再加大蒜汤。当然我们一般一餐再加一份苹果派来补充维生素。全家福味道还好就是没肉,比较辛苦。大蒜汤在高原上必不可少,是食补高原反应的良剂,但一定要记住大蒜汤药煮熟。

这一天我很累,有点脱力的症状,晚上连拍星星都没去,不过刘总也没拍成,因为晚上旅舍要关门,把他赶回来了。

安纳普纳大环-第五天upper pisang-manag

今天upper pisang(3300m)-manang(3540m),徒步7小时左右

今天上升号称只有200多米,我想这下轻松了,然而我们很快发现upper pisang和lower pisang的区别。lower pisang只用在山谷平缓的走去就可以了,但是离开upper pisang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了爬坡模式,一个400米高的大坡,爬了一半我只想骂娘。一路遇到了俄罗斯两口子,我问他们伏特加搁哪了,sasha一脸满足的拍拍登山包,他背着一个至少60升的大包喘着粗气一步一步的往上挪,他老婆背着一个半升的小口袋在后面也一步一步的。我背着一个正常的小包一步一步的喘气,对战斗民族的敬仰油然而起,他们是没有挑夫的。当然,我们的挑夫都不走这条路,他们知道哪里的路更平缓。KB告诉我们的理由是,这条路风景优美,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不过,我们确实没有失望,爬到这个坡顶,我们看到的是风中飘摆的藏佛教旗,背景就是雪峰。

从旗子里看去,那张脸孔有点狰狞

我们这一上午的努力就是逃离雪山上的那张脸孔 

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估计是佛教相关的

废死力爬上后日晕下的佛塔

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一家小店午饭,继续我的全家福套餐,到目前为止白天温度都很不错,早上略凉,但是稍微走一会就要脱掉冲锋衣单衣徒步。

从雪山间穿过就是Manang了

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一家小店午饭,继续我的全家福套餐,到目前为止白天温度都很不错,早上略凉,但是稍微走一会就要脱掉冲锋衣单衣徒步。

饭后继续努力,不过路平缓了很多,我们紧赶慢赶终于快到manang,结果KB坐着一辆摩托飞奔而来,骄傲的跟我打了声招呼,我跟旁边一个哥们说这是我们的导游,外国友人说他这是作弊!

Manang是最后一个大镇,这里可以买到大部分的补给,药品,还有一个电影院,那天放的是西藏七年,听说是自由主义类型的电影,我的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可以洗热水澡上,不过这也是拎着盆自己浇。这是我们在山里的最后一次洗澡,这里没有wifi。我们住的这家旅舍的饭厅非常温暖,到了manang,夜里温度低了很多,大家都凑在饭厅里,中央是一个火炉,饭厅坐的满满的,各国人士,各种语言,就像神幻小说里的酒馆一样,我在角落里喝着热水,和周围的人聊天,有点恍惚的感觉。

这里开始热水要收费了,不过KB非常吃的开,旅舍没有收我们的钱。

晚上我食欲大开,决定吃一顿肉,还是牦牛肉,还有面条,总之各种美食(脑补吧)。其实我是真的饿了,而且太久不吃肉闻到肉香有种猫见了老鼠的感觉。吃的时候觉得好香好香,旅游医生的话早就不记得了。于是睡到半夜的时候,我拉肚子了。幸好带了抗生素,吃下了之后又睡了。再补一句,山里的厕所条件不太好,没有冲水厕所,所以就是那样。。。

也是从这里开始我们的开销稍微增加一些,一天大概60美元

安纳普纳大环-第六天manang

一般来说,大家在manang都会多呆一天,主要是为了适应海拔,而且manang条件相对较好,还有一家无国界的诊所,如果有医疗状况可以及时救治,再往上基本就要靠自己和同伴了。

我们今天主要的活动是休息,在manang转一转,寄明信片(是的,这里有一家邮局),去诊所听高原反应教育课。

这里的海拔3500米出头,对我的影响已经有一些了,我多走就喘气,我们四处逛逛,manang有一条路线是通向一个高原湖的,但是这几天雪崩,所以路线关了,上山时候遇到的加拿大美国女孩在这里也决定改道去Thorang La Pass。然后一些在山下遇到的徒步者也陆陆续续到了,大家见到了亲热的打打招呼。高反药我一路都在吃,当然副作用终于显现出来,我有时候感觉不到我的脸和手指。

manang小镇里门上的图案

manang镇外的风光独美

中午的时候遇到两个中国徒步者,有一个人发心脏病,我去诊所帮他做翻译,结果医生很郑重的说,如果你是我的家人不会让你再往上的,而是马上让你坐直升机下去,这个诊所居然还能做心电图,但是看不出什么异常。他们想了想决定再看看情况再做决定。到了山里,一点小病都可能很不方便,因为没有太好的条件选择。

下午去了高反教育课,知道了在manang的海拔,氧含量只有海平面的70%(之类),但是到了最高的Thorang La Pass,就只有50%了。这里我学到了三种高反,一种是初级的,就是头疼,恶心,食欲不佳等等,基本几天就好,第二种好像叫Haze,症状是看上去像喝醉酒一样,第三种则是非常致命的,简称是HAPE,水肿的意思,如果发生脑水肿肺水肿不能及时治疗,基本就活不过来了。后面两种情况如果有医疗情况要马上治,没有的话要尽快下到更低的海拔。

克服高反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白天走到更高的地方适应,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到海拔低一点的地方休息,而且每天从睡觉到睡觉的地方海拔差不要超过600米,看来KB的安排是有道理的。

我继续吃面,喝大蒜汤,吃高反药,吃抗生素,九点按时睡去。

安纳普纳大环-第七天Manang-Letdar

Manang(3540m)-Letdar(4200m),徒步七小时。今天的主题是 KB去哪了?

还是按时起床,一样的早餐,一样的行程,一大早我和KB说有点拉肚子,KB问要不要晚一点出发,我说没事还是早走早到比较好,所以我们出发了。出门就遇到昨天的两个中国人准备下山,好像病症没有减轻,我们互相祝好之后各自离开,希望他们平安(后来我们回到博卡拉的时候看到他们在街上了,所以平安!)
Mannag有最后一个关检,检查我们的permit,这个时候拿着我们permit的是伯顿,伯顿说KB会赶上,我们没有多想,直接出发了,我们一路紧赶慢赶,但是海拔明显变高了,辛苦了不少。从这里开始,被雪覆盖的地方变多了,所以需要一双好用的鞋,登山杖也慢慢派上了用场。

回头看去,Manang就在那里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我们到了letdar的旅舍,已经有很多以色列人在这家住下了。我们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以色列人,他们大部分都是参军完毕要去读大学,这是他们的学前旅行。其中有不少人参加了前一年的加沙事件,其中有人告诉我他有朋友就死在那里,他的tshirt上就有他朋友的头像,我当时心里猛跳一下。

过了很久,KB也没到,我问伯顿,伯顿说不知道,我们问其他的导游挑夫,他们说他们离开的时候早上10点,KB还在Manang。Letdar的旅舍有电话,但是那里没有电,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有伯顿在我不太担心往下走,但是KB的安全我很担心,不过也没有任何办法。伯顿说明天住的地方会有电话可以打,我安心了不少。

这天晚上是我在山里最难熬的一夜,心跳很剧烈,我的脉搏并不快,但是幅度非常剧烈,我一夜基本没有睡好,当时以为这是不是就是高原反应,是不是应该往回走了,一夜都在担心,模模糊糊的到了天亮。

一个花絮是,大家都把鞋和袜子脱在外面,半夜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感觉是不是应该带个面具。

安纳普纳大环-第八天Letdar-High Camp

Letdar(4200m)-High Camp(4850m),徒步6小时,所有的力气都用来走路了。

早饭依旧大蒜汤,但是今早的大蒜没煮熟(估计是厨房没太注意,而且这种海拔想要很热也不容易)。所以我的胃像火烧一样,刘总带了胃药,一吃就显灵。这好像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胃疼,再加上前晚没睡好,状态有点凄惨。KB依然没到。

这绝对是到目前为主最难的一天,高反药的副作用很明显,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脸,这个高反药的另一个副作用是让心肺功能下降,在这么高的海拔我喘得很厉害,这一天的前半部分是到Thorang Phedi,海拔4450米,上升不算太多,去那里的路大部分很平缓,但是有几个上坡,让我痛苦不已。这其中遇到了两个带着独轮车的德国人,目标是到Thorang La Pass去骑独轮车。其间还遇到了一次小的山崩,这次我终于明白这种山崩的原因了,我们走在小悬崖边,旁边的高山上有一只小小的动物在上面跳来跳去,把上面的碎石踩动了所以石头呼啸而下,我正在喘着粗气往前挪,伯顿一把拽住我,说石头下来了,我抬头一看小动物正在跳,石头从五十米的高处滚下来,要是没有伯顿估计就要负伤在那了。

这一路雪地就很多了,需要穿得比较厚了,冲锋衣和保暖衣都穿上了。

早上十点多我们就到了phedi,在那里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喝水补给之后,我们要出发最后的400米去high camp。我刚迈出腿就知道今天要挂,这最后的400米爬升真是一望不到头,伯顿和我一起走这400米。我走出几步就喘粗气,非常辛苦,所以只能默数100步就靠着登山杖休息一阵到呼吸正常(其实我休息的时候心里默念的是fuck my life)。这样的过程重复了很多很多遍,伯顿估计很郁闷,这个哥们山下走得那么爽快,到了这里就萎靡成这样。经过一个多小时(或者两个多小时?),我们到了high camp。

到high camp的最后一段,我已经在饭厅里吃好休息着了,这是一个韩国女孩子,我非常钦佩,每天看到她爬坡都很辛苦,但是总是坚持下来,这是下午已经开始下雪的时候,她一步一步的上来了。

这是去Thorang La Pass前的最后一站,有些人选择在Phedi住一夜,但这意味着他们的最后一天需要多爬升400米,也就是说需要早上3点出发,有了这次的经历,我是一点都不想再多爬了。High Camp有一个饭厅,所有的徒步者都在这里休息,保暖,上午中午的天气还马马虎虎,结果到了下午居然飘起了大雪,我们这时候得到的消息是Thorang La Pass上午的天气还不错,可以过,但是下午就会下雪,所以最后一天出发的时候都很早。

这个饭厅就像酒馆一样,各种语言,各种肤色的人,明显能看出来大家都有点疲顿,肤色也被晒得各种颜色,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被晒得太夸张(当然最后的情况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我们挤在一桌,多半是当时学历最高的一桌,有两个博士,一个药剂师,一个马上要去MIT就读的硕士,大家闲扯闲扯,吃着全家福,也就过了。

KB去哪了?这里有电话,大概1.5美元一分钟,我们给博卡拉的旅行社打了电话,他们告诉我们KB现在正在山里,可能过两天就到high camp,让我们不要担心,伯顿会给我们领路。其实我听说KB是喝醉了,在manang我们给他们先付了一部分小费,KB是不是过于高兴先一醉方休。

在山里住在旅舍里,规矩是住在哪里就在哪里吃,其实算下来都不是很贵,山里的条件非常简陋,这些人家也基本靠这些有一些收入。在high camp我们就看到有俄罗斯人在房间里自己煮饭,结果旅舍老板很不高兴吵起来,差点没有让他们继续住下去。这是一个大概的规矩,价格并不算离谱,而且去了那里就知道,这些补给和吃的都是得人背上去,所以并不轻松。

这天晚上我两精神不错,尝试了一下拍星空,本来想要拍星轨,结果这片云一会到了这里一会到了那里,我们实在是没有耐心,架着三脚架拍了个把小时,老实的睡了。我想说明天要去最高的地方了,就不吃高反药了,争取让脸有知觉。

High Camp的星空,因为云的原因我们没法拍星轨

安纳普纳大环-第九天High Camp到最终

鲜花易凋零,容颜终苍老,唯有勇气不改

鲜花易凋零,容颜终苍老,唯有勇气不改

今天我们走过了安纳普纳大环的最高点,Thorang La Pass,这是世界上最高(有一说是最大)的垭口,海拔5416米。

早上3点起来,到饭厅吃了点简单的东西,灌了热水,穿上高帮徒步鞋,戴上雪套,雪链,把所有的衣裳都穿上,保暖裤,滑雪裤,线帽,手套,两层袜子。带着手电,我们不到四点的时候出发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断的有从Phedi上来的人过来了,大家一串手电和头灯,头顶星空,在雪地里一点一点。

刘总和另一个挑夫走在前面,我和伯顿在后面,开始的时候我感觉很好,还有说有笑,但是很快就开始大口喘气。开始没多久,我见到了第一里高反HAZE,一个女孩子歪歪斜斜的走下来,她的导游牵着她,就好像喝醉酒一样,我们走在小悬崖边,尽量搀扶她一下,希望她下去就没有问题。

我慢悠悠的走着,刘总早就不见了,喘着粗气,不知不觉的天亮了,我们到了pass前的最后一个茶屋,在那里灌了热水,吃点巧克力,这个时候韩国女孩和同伴也到了,她进来就哭出声,跟韩剧里的声调一模一样,这里海拔高,大家都很辛苦,但我想她肯定会坚持完成的。我休息了一会就继续出发,这个时候我的头已经开始有点疼,赶紧拿出药吃了一颗。

再走了不知道多久,我到了极限,又开始了百步休息法,路上遇到一个瑞士的律师,也是高反症状,一路上不断的被后面的人超过,但是我没有任何动力走得更快,我百步一停,一会超过这个瑞士人,一会被她超过,伯顿慢悠悠的陪着我,我问他,“还有多久到垭口?”,“四个小时”,“我在这能看到那吗”,伯顿说了一句我一直都会记得的话“when you get there, you see it”。

我们已经完全是在雪地上徒步了,虽然穿了两层袜子,我的脚还是很冷,有一段时间甚至担心会不会冻伤(一定要穿羊毛袜足够保暖)。墨镜是必需的,不然会雪盲。

绕过很多很多这样的小雪坡,一步一步的靠近

很久很久以后,不知道数了多少次100步,终于到了最高点,伯顿告诉我他也有点高原反应,头有点疼,我觉得很对不起他。

稍微休息一阵,我们开始往另一侧急速下行,坦白说,下山同样艰难,因为我们今天的终点是海拔3800米的mukinath,我们要下降1600米,很多地方都很陡峭,我一路摔了很多跤。下坡主要是对脚踝和膝盖的挑战,我开始的时候兴奋不已因为心肺终于没有那么辛苦。一路上和瑞士人聊了聊,她是辞职来这里徒步,想思考未来,但是高原反应的原因,想得有限。她的挑夫57岁,在这样的海拔依然非常轻松。

路上我遇到了一路上年纪最大的徒步者,是一个日本老人,67岁。他是从博卡拉开始徒步的,打算再走回博卡拉,我和他少许聊了聊,他说他的儿女都很支持他徒步,因为这是他想做的事情。我为他拍了两张照片,非常有型,但是当时没有问他同意,就不放在这里了。我想我在那个年龄是不是也可以徒步世界。

一路和伯顿聊聊天,他的英语有限,我们连蒙带猜,聊了聊他的家人,尼泊尔等等等等,到了海拔低一点的地方,我们脱去雪链飞奔而去(嗯,伯顿飞奔而去,我是连滚带爬)。到了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我到了mukinath,刘总像一条狗一样的蹲在村口等着我们的到来,告诉我说,你是第十个到的。

下面是重点,防晒霜在他包里,所以我一路都没有涂防晒霜,我有墨镜帽子保护了前额眼睛,但是脸被雪反射和阳光彻底灼伤,涂了很多芦荟膏液液没有用处,这个持续了一个多月,最后是医生开了激素涂剂,脸上掉皮才好的。一部分的原因是没有涂防晒霜,一部分的原因是高反药让人对光更敏感,更容易被晒伤,这个是我一个多月后看医生才知道的。我记得我在加德满都吃饭的时候别人都盯着我看,我想说看啥呢小样,后来看看镜子,嗯,要我也盯着看。当然这个事情我念了刘总一路。

这里的旅馆好了不少,有热水澡,虽然热水冲在脸上一阵一阵生疼,但是真是太舒服了。下坡对小腿肌肉要求很高,我最后全身酸疼,脸红肿着,但是心里兴奋不已,这里可以上网了,和世界又联系起来。

我两在小村里商量了半天,终于决定不在往下走,因为最美的景色和最难的路线已经路过了,mukinath可以坐车去Jomsom,然后坐飞机下山去。我们还剩下4天在尼泊尔,所以决定去加德满都转一转,看看那里的人情风土。伯顿展现了最大的帮助,帮我们定了机票车票,一切都办妥。

安纳普塔大环-第十天Mukinath-Jomsom

这一夜睡得非常好,没有头疼,没有剧烈心跳,醒来急急的赶去坐车。Mukinath的清晨,一缕阳光展现在山巅,异常妩媚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jomsom机场,在这里,我们给伯顿和另一位挑夫付了他们下山的车钱和小费,然后拥抱告别。我的心里满是感激,没有伯顿,我多半是不能完成这一段的徒步,很多时候都是他等着我调整呼吸继续前进。另一位挑夫我忘记他的名字了,但是每次我问他怎么样的时候,他都笑笑,在哪里都穿着一件短袖(当然除了最后一天满是雪的时候)。我记得在manang的时候,我们挤在饭厅里一起看印度电视,很好的时光。我们离开尼泊尔的三周后,尼泊尔发生了大地震,听说安纳普纳影响有限,但不知道他两还有KB有没有什么影响,希望他们平安顺心。

之后就是我红肿着脸回到博卡拉找旅行社说KB的事情,他们也大方的退了KB不在的那几天的钱,希望KB也一切顺利。

后记

这就是我的初次长途徒步之旅,后面还在加德满都呆了几天,有时间再写写。在加德满都的酒店,我去了一次按摩,结果太酸软我整个过程都在惨叫。

这次基本没做太多的准备,除了买衣裳睡袋之类,去之前在网上了解了一些内容,路线和具体行程都是在博卡拉定下来的,因为假期有限,不能完整的完成大环,但是最困难的部分我们都经过了,幸运的是我们的挑夫非常可靠。尼泊尔有很多很多的徒步路线,在这以后,我总是向人推荐安纳普纳大环,非常优美。以后我想我会再来走一走其他的地方。

本篇游记共含12097个文字,2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定期出去旅行一下还是有必要滴,不一样的回忆呢。

2016-05-19 13:25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2016-05-23 01:01

看完内心波动了一下哈哈

2016-05-23 11:52

很不错,期待你的下一篇游记,加油!

2016-09-06 00:1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