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站在非洲之巅——乞力马扎罗

26
Marlene🌍 LV.10
2016-05-18 22:24 1546/20
  • 出发时间/2016-03-24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胡一菲
这是我在爬乞力马扎罗之前反复对自己说的一句话。

第一天:莫西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

2016年3月24日,我们2男3女,5名汉语教师志愿者从坦桑尼亚的政治首都多多马,乘坐Shabby抵达乞力马扎罗山脚下的小镇——莫西。大巴车开了将近11个小时,一路风景一路惊喜,并不寂寞。你能看见白云围绕在山间,也能在山回路转处看见一大片开阔的绿色田野。莫西是阿鲁沙下面的一个小镇子,由于是旅游城市,所以发展程度要比其他城市好很多。虽然不大,却很漂亮,公共设施也比较齐全。路过一家欧美医院,据说是专门治疗有严重高原反应的登山者们的。

第一晚我们入住莫西镇上的Parkview hotel。距离大巴车站很近,走路15分钟,距离市中心的超市也不远。总之地理位置优越,去哪里都方便,酒店附近还有纪念品商店,都可以随便逛逛。
此行之前我们做足了功课。
酒店是通过Booking上预订的。由于我们带有工作签证,所以房费有折扣,双人间两晚花费不到100美金。环境很好,欧美人、印巴人居多,偶尔会有日本人、韩国人。中国人就独我们一家,总有小黑见到我们就说“哭你七娃”,我就想,哭你妹啊,我们是Chinese~~~虽然大家来自世界各地,但目标都是共同的,都想站在非洲之巅——乞力马扎罗的顶峰上。
休息整顿后睡前几个人围着泳池,来一瓶当地的赛伦盖地啤酒,聊聊天,一天的疲惫也就没了

这次登山我联络的是当地撒哈拉旅游公司(好朋友的公司,帮忙打个广告~)

第二天:你好朋友,有合适的鞋子么?

3月25日,上午10点左右,我们的地陪Friday来酒店与我们汇合。共同讨论我们登山需要什么装备。有什么是他们能提供的,有什么是需要我们自行准备的。大家七嘴八舌,共同罗列了一个长长的单子。
他们免费提供给我们:帐篷、睡袋、登山杖等基本设施;
登山包、棉衣、冲锋衣、帽子、手套、登山靴等私人用品是需要付费的。
租用衣物的费用不高,每件5~20美金不等。我们的行程是6天,但租用衣物不用按天数计费,我觉得很合理。
几个人讨论了一下,为了避免麻烦,除了登山靴,其他衣物都可以让Friday帮忙。也担心过Friday会不会帮我们挑选了不合适的衣服,但事实证明,他确实很靠谱。他仔细打量了我们五个人,然后根据我们五个人的身高体重选出了基本合适的衣服。
考虑到登山靴的重要性,登山全靠一双好鞋,我们决定亲自寻觅自己这6天的“贴脚伴侣”。
马路上随处可见背着行囊的欧美人,看着他们疲惫不堪的脸,还有跨在包上的登山杖,就知道一定是刚刚回到山脚下。但却猜不出他们到底成功登顶没。不知道6天以后的我们,是不是也会这个熊样。我们沿街走了几家小店,看到一家卖暖水瓶的店铺。Friday告诉我们,为了减轻高原反应,我们一定要多喝水。而越往上爬气温越低,所以最好能准备一个保温杯。每人每天最少2升水。我们选了几款保温杯,超级贵不说,而且特别沉。再装2升水,一定会成为“压死我的最后一口水”。放弃了保温杯转身就看到了登山靴专卖店。男款女款也都应有尽有,其实我的内心是纠结的。既不想花高价钱买新的,又不想租一双二手鞋。实在有些矫情。总共就6天,衣服什么的马马虎虎套一下就可以了,鞋子,真心过不去想心里这道小小的坎。犹豫间就被拉走吃饭了。街边小店的非洲馅饼,味道超级赞,1000先令一张(约3块人民币)满满的鸡蛋裹在里面,很实惠,很好吃!后来我们去了一家卖鞋的小铺子。我们的功夫Master身强体健,试了一双新的登山靴。结果由于靴子比较紧,在试穿的过程中拽掉了一颗扣子。然后他用他贫瘠的斯语停不下来的嚷嚷鞋子坏了。旁边的Rafiki(斯语朋友的意思)一脸尴尬的站在那。
我们却在旁边笑成一团。
登山帽也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山顶气温低,有点阳光会觉得暖和,但是强烈的紫外线还是会晒伤你的皮肤。手边正好有几顶朴素的登山帽。一个绿色大款,一个紫色小款。鹏哥问我哪顶好看,我果断拿起绿帽子扣到了他头上。这时候没啥好挑的,当然哪顶合适买哪顶啦。虽然尺寸正好,但鹏哥那颗倔强不肯屈服的小心脏促使他一把抓下绿帽子,选了紫帽子。那就对不起咯,紫帽子实在藏不住他那张让女生都嫉妒的大白脸。我们挑来挑去,都没有特别舒适的靴子。登山对鞋子的要求太高了,必须防水保暖,宁可大一点也不能太小,略微磨脚更是不可以了。我们一帮“挑剔癌患者”不仅仅要求这么多功能齐备,还十分注重它的颜值。后来我们去了一家出发之前委托在当地任教的龙老师帮我们联络的登山设备租用公司。在那里我们都找到了自己的登山靴。我问老板,我想买一双登山靴,但必须是全新的,可以吗。老板说没问题。然后就不知道去哪里弄鞋子了。等他回来的时候,确实拿了一双相对来讲很新的鞋子。我拿起来试了试,又仔细看了一眼鞋底和鞋面,我说这双我租了。心里合计了一下,它之前可能只被临幸了一次,就它了。不是我心机爆棚,它确实不是一双崭新的鞋子。5个人背着各自的战靴浩浩荡荡的回了酒店。晚饭前又去了当地的大型超市,买了一些药品和巧克力水果。药品其实就是止痛药,由于高原反应会造成头疼,但这种反应不是一定的,是根据每个人的体质来说的,还准备了一种名叫Diamond的药。是在很严重的高反情况下才使用的。不过幸好,我们这一行人没有人用到它。后面我会讲我的高原反应。哎我的天呢。现在想想都疼。巧克力是必不可少的。补充体力是在低温环境里时时刻刻都需要做的。另外要说一句,Master上山前买了一瓶酒,想在登顶的时候来一口庆祝。但被我及时制止了。根据医生朋友给的建议,在海拔5895M的地方饮酒,哥们很可能肺水肿,有去无回了~所以临行前的一晚,我们干了这瓶酒,各自洗洗睡了~

第三天: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登山第一天从Machame 大门出发(1640米),到达2850米的Machame 营地
早饭后,我带着单反跑到Parkview的天台上,我第一次看见了乞力马扎罗山,默默的说了一句:Hi。白雪皑皑的山顶,藏在云雾里,若隐若现。 由于全球变暖的原因,乞力马扎罗上的雪也在慢慢融化,据说过几年,很有可能就没有了。 10点左右,Friday带着我们的导游Eric,这个神一般的向导,来到了酒店。Friday先给我们分了衣物,拿着墨绿色的,棕黄色的保暖面罩时,我们都一脸嫌弃。我心里默默说,我在东北20多年,从来没用过这玩意儿。果断让我扔回去了。Master带上黑色毛线面罩时,配上他习武的身段,活生生的一个基地恐怖分子。我们七手八脚的分好了东西,每人一个巨大黑塑料袋,回房间打包了。不需要的,或者一时半会儿用不上的,就统统扔到塑料袋里。其余必备品随身背着,由于带了两个单反镜头,背包也很重。Friday带了一辆Safiri车,车棚上是我们的帐篷,车里面还有煤气罐,这是要抗到山上做饭用的。一切都准备就绪,涂了厚厚的防晒霜,拎了一口袋的苹果,还有两根登山杖,就上车了。
眼看着离乞力马扎罗越来越近,手机信号也越来越弱。这一天期盼了很久,心里除了激动更多的是忐忑。我可以吗?我们可以吗?
大家说说笑笑,一个不行就下来,其余人继续前进,怎么的也不能拖组织的后腿,丢祖国的脸。5个人信誓旦旦的带着国旗,心中也都在期待着同一时刻。
  
进入National Park的时候,由于我们是新版工作签证,上面不附带居住证,所以每人又被迫补交了420美金的门票。这样算下来,门票就是全票了。也都补得呲牙咧嘴,可来都来了,又不能弃了回头。入园的时候门口有很多狒狒,要么就是猴子,反正我是傻傻分不清楚了。

我们在桌子上整理最后上山的行囊,规定不让带矿泉水瓶上山,黑人这点做的还是相当不错的。我们把水都分装在随身带着的瓶子里,剩余装不下的就一人几口,全都喝光。然后水果也分了分,中午的餐盒需要我们自己背着。方方的小饭盒里面有鸡腿,小蛋糕,香蕉,苹果,鸡蛋,巧克力。也算应有尽有。几个人踌躇满志的出发了。路上见到了我们整个团队。我们5个人爬山,我们的团队是23个人,算上我们就是28个人。两个向导,一个厨师,剩下都是porter(挑夫)。他们都是一个巨大的行囊袋顶在头上,慢慢悠悠的前进。公园规定,每名挑夫背负的重量不能超过20公斤,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山上看见了称的原因。每年都会有过劳死的挑夫,可见生活的艰辛。他们话不多,每个人都低头走自己的路,有的带着耳机,小帽子,看起来潮潮的,酷酷的。也许常年以来,他们已经习惯了登山的寂寞,也看惯了身边的美景,认识了形形色色的游客,全都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不过他们看见过往的游客都会说一句Jambo、Manbo、pola pola. 大意就都是打招呼,你好呀,慢点慢点。对于旅程刚刚开始的我们来说,体力还算充沛,一路吵吵闹闹,跑跑跳跳,鹏哥又开启了段子手模式,Master放着社会摇给我们听。
我们选择了威士忌路线,属于难度偏高的一条路线。对于一帮热血青年,可口可乐路线未免太简单。
 第一天我们就进入热带雨林啦。走的路一半是平地土路,一半是阶梯。总体来说除了走的公里多,时间长以外其他一切还好。休息的时候拼命吃东西吧,一方面能减轻负重,另一方面补充体力。路两边并没有看到传说中特别漂亮的花或者动物,但我看到了小小的蘑菇,这段路可以形容为深山老林了,除了树,就是更老更粗的树。晚上在2850米的Machame 营地休息,只是第一晚。空气是潮湿的,露营地铺满了小帐篷,白天一同前进的驴友们都在这里休息。虽然换上了厚衣服,可依旧冻得哆哆嗦嗦,别人家的欧美姑娘穿着短裤,也能活蹦乱跳,不仅心生感慨。我是老了么?换好衣服小黑贴心的端来一盆热水供我们洗漱。我们深知这水的来之不易。都是他们一桶一桶从有水的地方抗过来的。第一顿晚饭吃的津津有味,一碗浓汤缓解了一天的疲劳,Master还特意去学习了一下。吃过晚饭坐在一起喝点热水聊天,神一样的男子Eric出现了,还有另外一位向导Professor,询问了我们的状况,又简单介绍了一下第二天的行程。第一天就OVER了。特别提醒一下,虽然天气冷,但如果你用的是羽绒睡袋,就不要穿太厚的衣服睡觉,厚衣服既能隔断冷空气也能阻隔热气的流通,简单穿条裤子卷在睡袋里就好啦。我每天晚上,都是伴随着德纲和谦儿哥的声音入眠~

第四天——第六天: 真生无可恋的人是我

登山第二天八点出发,下午到达3810米的Shira2营地
登山的第二天,我起来以后感觉还好,可吃了早饭,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出发前,小黑帮我们收了帐篷,我整理自己的衣服,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疼,尤其是呼吸的时候。我又做了几次深呼吸,发现并不是错觉。我拉拉皇甫妹妹,我说你呼吸疼吗?她说她不疼。我问她你有啥感觉吗?她说她啥感觉也没有。我当时就有点蒙,我不至于这么脆弱吧。鹏哥说,没上来之前,最能咋呼的就是你,你不会不行了吧。我白了他一眼,我说你才不行了呢。我抬头望了望眼前,深呼吸了一下,这哪有路可走啊?四面都是山。所谓的爬山,不会是真的从山上翻过去吧。后来事实证明,我的推测没有错!这一路的风景就没有那么多枝繁叶茂的树了,土路也变成了石子路。乞力马扎罗的山峰就在眼前,这么近又那么远。前面只要有异国帅哥,我就能加快脚步,紧紧跟随。人嘛,在这种时刻,总要找点能激励自己的目标。走着走着,好走的路就没有了,全都变成了大石头,需要高抬腿,迈大步。一小段路过去,我高反的情况就越来越重,不仅仅是胸口疼,还反胃。每次走过了一段不好走的路,就开始干呕,如果能吐出来就最舒服。Eric提出帮我背包,减轻了我身上的负重。可就这样,我还是一路走一路吐。鹏哥一脸忧伤的看着我说,这才两千多米你就这样了,行不行啊?不行下去吧。还不远。我眼巴巴的看着他说,我行,再吐一会儿。他就站在我身后拍我的背,我还有力气说,鹏哥,使劲儿拍。他一巴掌下来,别说早饭了,感觉前晚喝的酒都出来了。Professor时不时会督促我喝水,并一直强调让我走的慢一点。皇甫妹妹像脱了缰的马,一溜烟儿,已经没影了。我看看Sophia和Master精力依旧充沛,不光能爬,还能拿单反拍照。我也算安心了,即使我不拍,也有地方盗图了。 在快抵达营地的时候,下起了雨,我真的是连滚带爬才到的。皇甫妹妹已经在用餐的帐篷里等了我们半小时了。我强迫自己吃了很多东西,虽然胃口不佳吧。小黑依旧准备了很丰盛的饭,具体吃什么我实在记不清了。但这几天下来我们吃了薯条,炒饭,意大利面,浓汤每顿都有,水果每顿都有。有一天早上我还听见公鸡打鸣儿了。结果晚饭的时候看见了一锅鸡肉。很遗憾,我从此再也没听到它叫我起床。Master还从山下背了酱牛肉上来,也成为了我们重要的补给。我们其实吃不了那么多饭菜,吃多少拿多少,剩下的就让我们的Waiter小恐龙(就因为他带了一顶小恐龙样式的帽子,但他很腼腆,超级可爱。)拿走去分给我们的团队。毕竟能背上山的物资有限,所以Porter多数都是吃不饱饭的,每顿饭都是可我们先吃,向导的待遇和我们是一样的。他们只能等大家都吃完再用餐。吃完饭后我头疼欲裂,吃了止痛片,立马滚回帐篷里睡觉。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他们四个在营地拍照玩耍,我自己坐在帐篷里感觉了一下,一切还好,胸口没有那么疼了,头也不疼了。心情立马好了起来。临睡觉前又吐了一茬,一天吐了5次。零负担休息了。

登山第三天八点出发先上升到4630米的Lava Tower营地,再下降到3976米Barranco营地
第三天起床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实话是从这天起,在我脑海里几乎没有印象了。都是一片空白。唯一记得这一天,我只吐了一次,就是在抵达4630M营地的时候。我实在Hold不住了。整个人像虚脱一样,坐在石头上,看着那几位小伙伴儿,依然生龙活虎,除了嫉妒羡慕恨,还能怎样。但无论怎样,他们都没有抛弃我。我的随身背包里已经除了水和相机什么都没有了。Professor和Eric轮流帮我背包。路上已经没有什么植被可看了,到处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巨石。有时走着走着,一朵云就飘过来了,我们是真的在云间行走。我们曾经在陆地上仰望的云,曾经在飞机上俯瞰的云,就真真切切的从身边飘过。每天的行程都会在前一天晚上晚饭后由Eric交代,每当小恐龙拎着水桶走进我们用餐的帐篷,我们就知道大Boss Eric要来了。是的,他只能坐水桶上。晚上睡觉前,我无意间抬起了头。我看见了漫天的星河。但我拍照的Low水平,实在记录不下来。那个在图片上看过无数次的星河,就在我的头顶。要不是天气太冷,我真的就想那么仰望一晚上。
登山第四天八点出发 ,途径3995米的Karanga营地,然后上升到4673米Barafu营地
这是我们最后一个登山的白天。我已经适应了这种高原环境。但Master开始了颇严重的高原反应。 这一天攀爬的山峰绝对没有之前的容易了。是手脚并用的那种,是真的站在一块石头上,脚下一滑,你就会跌落下去的那种。我们笨手笨脚的爬着,看着Porter们头顶行囊,步履轻松的走着。同样的路,完全走出了两种风格。一直跟着我们的是Professor,面对我们这帮家伙,他也倍感无奈。我们走一段路就要求休息一会儿,这时候才体会到高原反应到底是什么概念。稀薄的空气呼吸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肌肉的需氧量完全跟不上。所以尽管在平地上行走,对我们来说也倍感艰难。Eric会时不时突然出现我们的身后。你完全不可理喻他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因为从出发的时候就没见过他人。这一天对我来说就没有那么艰辛了。比起前两天简直幸福了不知多少倍。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适应了这种环境。一路上我们边走边向Professor打听半夜冲顶的行程。也许是不想给我们造成心理负担,Professor绝口不提午夜行程。但我们偷偷窃笑,想起《分手大师》里的那句台词:你出门不看攻略吗?我们都知道这天夜里,我们要向最高峰冲刺。围着乞力马扎罗的山顶转了好几天,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就像取经一样,终于要走到这最后一步了。晚饭时,帐篷里有小老鼠,应该是桌上的爆米花香味惹来的。皇甫太害怕了,跳到帐篷外面不肯进来。Master高原反应变得严重,吐又吐不出来。Eric让小恐龙给他准备了一杯高浓度柠檬水,哥们喝完立马解决了需求。吐的那叫一个酸爽。Sophia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舒服。晚饭后还是像前几天一样,看着小恐龙拿了两个桶进来,就知道今晚的重要性。果然Eric和Professor和我们说了一下晚上冲顶的事情。心里除了兴奋就是兴奋。我只想说,我高兴的太早了。没有踏上那最后一座山峰的时候,你永远都不知道,原来更上一层楼的过程会那样痛苦。

第七天:乞力马扎罗下的雨,是我当时脑袋里进的水。

我们从午夜12点开始进行最后的冲顶。半夜起来后,身体被寒冷紧紧包围。穿上了所有能穿的,灌了两大瓶热水。头顶小LED灯,靠着微弱的光芒,跟着Professor出发了。半夜的山上能有零下20度,出发前吃了一些点心,也不算饥寒交迫。周围寂静无声,没有灯光,所有在这一天登顶的队伍,基本都是这个时间出发。在我们之前,我能看见三个星光般的白点,应该是一个team。回头望向身后。整个莫西灯光璀璨,十分漂亮。黑暗中我紧紧的跟着Professor,他的每一步都是我的下一步。这一夜的漫长,我至今都描述不出来。我回忆了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现在的每一段人生,甚至连最后一次尿裤子是什么时候我都想了一下,回顾了过去,自然要展望一下未来:等我研究生毕业以后干点啥去。身后的伙伴,恶心的恶心,累的累,Master和鹏哥走不动就想坐在石头上休息,我们都很担心他们会睡着。没事儿我就过去踢两脚,喊他们醒醒。渐渐的,都觉得很恶心。原本我只是机械的走着,也没有疲倦也没有睡意,但我嘴馋,吃了一块士力架。完蛋了。吃完就觉得恶心,开始不停的干呕。吐又吐不出来,也没有柠檬水救我。在我们走了两小时之后,其实就差爬了。Professor看着我们几乎崩溃,他问我,你们还上吗?不上的话现在就回营地,还来得及。我看着他说,要上,我们都要上,我们不会放弃的,我还没带手套,捏了小拳头给他看。(这时候没有那么多英雄主义,什么为了国家为了荣誉,就我们这体格子好意思说是祖国给的吗?唯一想到的是,老子花了那么多钱,都到这了,咋能说下就下呢。这就是为什么印巴人很少能登顶,而95%的中国人都可以!)半夜起来冲顶,是为了在清晨6点半左右看日出。我们这样拖拖拉拉很容易错过这个时间点,所以Professor也很着急,拒绝我们休息的请求。我突然就明白,为什么很多优秀的人,想再优秀一点就很难。想起鹏哥在爬山过程中给我喝的鸡汤:王石说,往上走,即便一小步,也有新高度。也亲自用实践验证了这句话。我在心里调侃自己,乞力马扎罗下的雨,就是我脑袋里进的水。2000美金,我做点什么不好,偏偏要来爬山。去赛伦盖地看看动物,去桑岛度度假。为什么要来受这份罪。每一次抬头看见的都不是希望,而是绝望。因为根本望不到头,眼前的这座山,感觉永远都翻不过去。走到最后,我是一边爆粗口一边前进。Sophia突然在我身后说了一句,她现在只想回家结婚生孩子。我听完哭笑不得。一帮人为了装B,真是豁出去了。大半条命都拼里了。
终于的终于。我与太阳一同升起了。

6点17分,我们先到了5756M的假峰。这一刻,没有传说中的喜悦啊,也没有激动。我只有淡淡的一句,TMD,终于到了。嘻嘻。
一帮人扭曲着脸,扯了两面旗,国旗和孔院的旗,一起拍了照。后来发现,表情实在太扭曲了。我拒绝PO照。然后Eric说,再走一个半小时,100M的高度,就是真峰。既然走到这,就没有理由不继续走下去。我又狂奔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看见了庐山真面目。还有这100M的惊喜。

 赤道上的雪!
到了真峰以后,由于一晚上没睡觉,不停的行走了6个多小时,思想上的放松,让我的心跳突然上到150。我能感觉到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浑身发抖,根本不受自己控制。我扭头举着登山杖就往山下跑。心想我得快点,我还没和祖国人民报喜呢。

下山的路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我们兵分几路下山,走了将近3个小时。Professor一手垮着我,一手拿登山杖,带着我从沙子上往下滑。说这样下山比较快。我爬了这么多天脚上都没有磨出水泡,他这一下可好。磨得我满脚都是。。。回头看看这座我渐行渐远的山,半夜,我是怎么上去的呢。将近10点多,我们回到了午夜出发的营地,吃了早饭,开始休息。虽然外面温度低,但阳光照到帐篷上,里面却热的不行。吃过午饭,就一身轻松的走向回家的路。

第八天: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这是最后一天,我们昨天已经下降到2000多米,心情已经完全换了一个样子。这是我们在National Park里的最后一天,中午就离开乞力马扎罗回到莫西。清晨我们在离开营地之前给我们的团队发了小费。加上我们5个,28人的团队,围在一起唱起了歌。这一刻有许多许多的不舍,也有许多许多的感慨。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我在25岁的尾巴上,站在了非洲之巅。

后记

我绝对是拖延症患者。距离爬山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片半攻略半记事的文章终于让我写出来了。这是一次值得纪念的旅行。
很感谢我的四位队友,焦继东,滕鹏鹏,苏行,皇甫行静。 
也很感谢撒哈拉旅游公司的张老板,张浩,为我们准备了一个如此专业的登山团队。
还有龙老师,在我们还没有抵达莫西的时候就替我们张罗安排,等我们登山归来,又为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很幸运,我成为了征服乞力马扎罗山的一员。
要知道,人生总有苦尽甘来时。当你真的真的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再和自己赌一把,迈一步。
胜利就真的摆在眼前。 
我替你完成了一个心愿。 M
                                                                                                                                                                                             Marlene
                                                                                                                                                                                     2016年5月18日 inCC 



画外音:以上是我发表在QQ空间里的日志,就顺手贴到了这里。可能写的时候并不是完全按照攻略模式一点一点的扒行程。可能备品类部分讲述的很少。由于每个人的要求情况不同,所以也不想说太多。主要的是爬山这几天就别想洗澡了,没水,很冷。忍一忍吧。另外提醒女孩子们注意,随身要带一些日用品,因为高原情况,很有可能引发你的内分泌失调,以至于出现一些意外情况。由于我高原反应一直持续,单反一直都是导游帮忙背着,所以拍摄的照片不多。想了解备品和看图片的可以转贴http://www.mafengwo.cn/i/5450068.html 游走在云上的日子。这篇是同行的伙伴先行记录的攻略,我这篇完全是靠她这篇指引回忆的。Eric 和 Professor 都是经验非常非常丰富的向导,Professor登顶一百多次。我们没有进行心跳测量,休息的时候自己会随便测一测,他们经验很丰富,看我们的状态就知道有没有问题。想找我们这家旅游公司的朋友可以私信我,我给你们联络方式。撒哈拉在当地是做高端旅游的,曾经《温州一家人》在非洲取景拍摄,就是我朋友接待的。服务非常到位,所以相对来讲费用也高一些。但要比直接找小黑安全靠谱。所以,就说这么多啦,小私心打了个广告。有什么问题尽管留言。看到就回复。谢谢捧场~

后来的后来,张浩也去爬山了。然后发现小黑多收了我们1000多刀的门票钱~其实我们补一半就行了~神奇的是,张浩拿着我的银行对账单去找黑人把钱追了回来。就是这么靠谱!!!没有为什么!!!

本篇游记共含9614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2016-05-19 13:25

引用 hflpku 发表于 2016-05-19 13:25:58 的回复: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回复hflpku:简单处理了一下,基本没怎么弄。当时在山上太冷了,没心思摸单反了。就用三星S6拍照。如果去的话,还是手机拍照方便噻~

2016-05-19 13:28

引用 Marlene🌍 的图片:

哎哟头一次看到这么羞涩的的猴子啊

2016-05-19 13:49

引用 浅浅快跑 发表于 2016-05-19 13:49:12 的回复:

哎哟头一次看到这么羞涩的的猴子啊

回复浅浅快跑:我们在那整理行李,其实周围有好多只,打算抢我们吃的呢。

2016-05-19 13:56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5-23 09:54

引用 shine 发表于 2016-05-23 09:54:11 的回复: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回复shine:拔了一颗千年老草~

2016-05-23 10:02

想去塞伦盖蒂和桑岛,求那个撒哈拉旅行社的详细信息,不知道是否可靠呀,google不到,也百度不到。

2016-05-27 22:59

引用 koksiping 发表于 2016-05-27 22:59:33 的回复:

想去塞伦盖蒂和桑岛,求那个撒哈拉旅行社的详细信息,不知道是否可靠呀,google不到,也百度不到。

回复koksiping:非常可靠。私信你ID吧 。我八月份带我爸妈走你说的这个行程。有缘没准可以一起呢。

2016-05-28 21: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arlene🌍 发表于 2016-05-28 21:52:26 的回复:

非常可靠。私信你ID吧 。我八月份带我爸妈走你说的这个行程。有缘没准可以一起呢。

回复Marlene🌍:我微信,koksiping,加我,咱们细聊。

2016-05-29 01:04

楼主你好,明年我也打算去坦桑尼亚,麻烦你也把哪个旅行社的信息告诉我一下,谢谢。

2016-06-23 13: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冰激凌 发表于 2016-06-23 13:34:16 的回复:

楼主你好,明年我也打算去坦桑尼亚,麻烦你也把哪个旅行社的信息告诉我一下,谢谢。

回复冰激凌:我这个手机版不能发截图,告诉你号吧,sahara--Arusha. 加的时候你告诉他你是蚂蜂窝上面的伙伴儿,就ok啦。

2016-06-24 08:3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知道了,这个号是微信吧?谢谢

2016-06-24 12: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冰激凌 发表于 2016-06-24 12:44:26 的回复:

知道了,这个号是微信吧?谢谢

回复冰激凌:是的呢

2016-06-25 08:4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想问游记里说你们买了高反药,但还是高反了,是吃了药也没用吗。

2016-07-26 01: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一苇可杭 发表于 2016-07-26 01:02:29 的回复:

想问游记里说你们买了高反药,但还是高反了,是吃了药也没用吗。

回复一苇可杭:不是的。其实我理解的高反药是止痛片了。很多人高反的症状就是头疼。吃了止痛药缓解就好了。像其他高反症状除了恶心,我就没了。所以也没有吃那个dimond 药。因为向导说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要吃。所以我也不知道那个药吃了会怎样。

2016-07-26 01: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很不错

2016-08-11 03:3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人均才10000,那么便宜

2016-10-22 19:45

引用 飘花霁月 发表于 2016-10-22 19:45:17 的回复:

人均才10000,那么便宜

回复飘花霁月:是的!朋友给的价格好!

2016-10-23 13:4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arlene🌍 发表于 2016-10-23 13:48:53 的回复:

是的!朋友给的价格好!

回复Marlene🌍:很心动,尽量2年内去一去,今年定了去埃及

2016-10-23 13:51

引用 飘花霁月 发表于 2016-10-23 13:51:51 的回复:

很心动,尽量2年内去一去,今年定了去埃及

回复飘花霁月:好巧!正准备明年3月去埃及!

2016-10-25 02:1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