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和柯小楠去旅行--奈良

  • 出发时间/2016-04-01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一个人

当我开始写奈良的游记的时候,已经是从日本回来一个了,重度拖延到无药可治。那只从奈良买回来的陶瓷小鹿,安静的坐在书桌上的台灯旁,仰着头,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好像过了一个月之后,我还能变戏法一般的掏出一块仙贝饼干给它。而我也玩命地盯着它的眼睛,试图找回当时在奈良的感觉,以帮助我完成这篇该死的游记。
京都奈良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火车离开京都站把清水寺甩在身后的时候,我和柯小楠不禁产生了留恋之情,这座城市给人的感觉是那么舒服,叫人舍不得离开,五天对一个游客的行程来说已是奢侈和漫长,却也只能领略京都美之一二,三月花樱花谢了,有四月的椿,五月的杜鹃,六月的紫阳,七月的百日红。四季更迭,总有看不尽的风景,喜爱对于我们而言,最终会成为一抹短暂的记忆,四月樱花凋零飘散,我们早已离开不再回来了。
奈良之于我们的想象,是比京都更古老的都市,这里有更接近历史的唐风遗韵,有更多被保留下来的历史的痕迹。而实际上奈良现在只是一座小的不能再小的小镇,镇外的平城宫遗址也早已是一堆废墟,留下一座破败的朱雀门伫立在废墟之中,找不到半点唐朝大明宫的影迹。游客们更多的是把奈良当做漫长路途中的一个中转站,到奈良公园匆匆喂几只小鹿便离开,舍不得多作停留。我和柯小楠反正多的是时间,打算在这里住上两个晚上,好好看一番这座平安时代的古老都城。
到达近铁奈良站,还未到中午,从出口出来以后就是观光内案,打算进去扫几张观光地图就去住处check in,谁知道热情的工作人员玩命地给我介绍各种交通的换乘方式,必去的景点,游玩的路线,好像我是在森林里迷路的小红帽,就差没牵着我的手带我去酒店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热情的服务,遥想倘若在国内,能给个好脸色回答一两个问题就烧高香了。

我和柯小楠要去的住处是叫The deer park inn,不是Hotle而是一个Inn,但是是我们在网上精挑细选出来的,最重要原因的就是这家旅馆在奈良公园的深处,我们想象着晚上可以和小鹿嬉闹,清晨可以在呦呦鹿鸣中醒来,一定是非常棒的体验。
拖着沉重的行李箱,穿越整个公园最终在一个上坡的拐角处找到了那家旅馆,主人是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想必是在国外生活过的,前台放着一摞奈良公园的观光地图,毫无意外的,在观光内案被告知的一切在这里又被重复了一遍,热情的赠上一张地图,给一句:Go enjoy yourself,我就被送出了门。
Go left or right,whatever。
阳光如此明媚,可爱的小鹿们,我们来啦!
整个下午就在奈良公园内的各个景点和寺庙之间移步换景,试图寻找到绝美的小鹿和樱花相配的场景,然而多数以失败告终,下午的阳光强烈耀眼,大部分物体都被照的失去了细节,樱花树下围着大批拍照的游客,那些无人问津的通常又不具备美好的形态,没有想要按快门的欲望。小鹿们紧紧跟随着游客,希望得到他们手里慷慨施舍的饼干,只是大部分的小鹿都面目丑陋,毛色暗淡,浑身是泥,身上散发着难闻的臭味。我举着相机四处寻忘,为什么就没有一片漂亮的樱花林,小鹿们也长得娇小可爱,又正好在落满花瓣的樱花树下悠闲吃草,这时候天空蔚蓝,光线柔和,穿过层层樱花撒在小鹿身上,当我按下快门的时候,小鹿正好抬头看向镜头方向,留下一个蠢萌表情的场景呢。对奈良樱花小鹿的美好想象,被眼前的现实碾压得粉碎,有一种终于和网友见面,却发现对方连性别都不对的感觉,然而执着的金牛座没有放弃寻找,对奈良公园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柯小楠这个王八蛋早就弃我而去,独自游玩去了,文艺青年没有拍照的负担,宣称旅行不带相机,享受旅途的每一刻最为重要。

在经过一个下午的徒步搜索之后,我最终败下阵来,中午没有吃午饭,饿的头昏眼花,差点要去抢游客手里喂小鹿的饼干,脚上起了两个恶心的水泡,再也走不动半步了。电话给柯小楠询问他的位置,那头传来慵懒的声音:我在东大寺旁边的草坪上晒太阳呢,这里有好多小鹿,还有人在拍婚纱,你要不要过来?
等我过去的时候,发现柯小楠所在的确实是一片风水宝地,因为在公园深处的缘故,所致的游人非常少,草坪的四周种植着密集的樱花树, 紧邻草坪的是一小片湖泊,湖边贴心的修建了一座亭子,很古典的石桥轻跨过流水两岸,若不是石桥旁边的樱花,我差点以为是置身于苏州的某一座园林中,这里的小鹿不是来自于游人密集区域,因此还有些怕生,刻意的和人保持着距离,而且也干净可爱的多。
“这么好的地方怎么不早叫我过来,害我在公园里瞎转悠了半天,脚都起泡了。”
“我又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合你的心意,您这位著名风光摄影师不是一直号称品味上层,不入俗流吗?”
我已经饿得没有力气同柯小楠耍嘴皮子了,不顾形象的脱了鞋子扔在一边,僵尸一般躺在柯小楠身旁的草地上。

这时候夕阳渐下,游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草坪上显得更加空旷,我们两个顶着头,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坪上仰望着天空,彼此也不说话,远方夕阳沉落的方向烧起了漂亮的云彩,把晚霞柔和的光亮一直打到我们的脸颊上,而头顶的天空还是宝石一般透明的蓝,像被作画人泼了一层蓝色的油彩,我看到樱花树下柯小楠被夕阳映红的侧脸,还有许久未见的平静表情。我们每次出来旅行,都试图找到最放空最自在的自己,就像一望无际的平静海面上漂浮的一叶木舟。在毕业之后的诸多日子里,我们都像陷入的一个漫长的梦境之中,在梦里有无数的蔓藤从四面八方向我们袭来,试图将我们包围吞噬,两个人如同绝望的武士,挥刀切碎那些向我们靠近的绿色生物,可是永远有越来越多的蔓藤席卷而来,这个梦如此的漫长,好像总也没有醒过来的机会。在这一刻,在奈良的夕阳里,我们仿佛看到梦里的那些蔓藤在顷刻间化为灰烬,晨光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升起,我们放下了手里的刀不再战斗。

夜色接替了黄昏的岗位,慷慨地把星光一盏盏打开,照耀地上每一个仰望天空的人。拍婚纱的最后一对情侣从我们身边离开。偌大的草坪成了我和柯小楠的独享王国,当然还有那些欢快的精灵小鹿们。草坪四周的樱花树下开启了照明灯,在夜幕之下如同新娘子圣洁的婚纱。一只大胆的幼年小鹿借着灯光,走近我们身旁,身上有好看的斑点,犄角刚刚冒出头来,山泉一样清澈的眼神。我们假装没有看见它的存在,偷偷的注视着它的举动,看它自在的踱步,不时低头去吃地上的青草。柯小楠小声的对我说:你所想要的,这一刻奈良都给你了。
“是啊,这里真是美极了,让我先好好享受这个夜晚,明天一早再来踩点补拍吧。”

第二天一早定好了闹钟早早的起床,想要赶在游客到来之前,去补拍晨曦中的那片草地。推门而出的时候外面下期了滂沱大雨,Seriously?昨天明明还是清空万里。
撑开伞,还是出了门,心里愤愤地想着奈良的拍摄行程算是毁了,恐怕连一张拿得出手的照片也不会有了,顺着弯曲的马路往山下走,偶尔会遇见一两只机谨的小鹿从马路上穿过,见到我之后就迅速的跑进旁边的深林里。
大雨中的早晨,公园里除了给小鹿喂食的工作人员,空无一人,我一路沮丧的走到昨天晚上所在的那片草地前,眼前的景色仿佛天堂的入口,让我呆在原地。
整座草地被笼罩在烟雨之中,远处山峦环绕,雾色朦胧,草地远处的樱花树经过一夜雨水的洗打,地上落满了厚厚的一层樱花瓣,把那一片树下的草地铺成了迷人的粉色,这时候一大群小鹿从远处飞奔过来,穿过朦胧的迷雾,驻足在樱花树下,悠然的吃草嬉戏。这样的场景如同童话一般,成了我和柯小楠对奈良永恒定格的记忆。在大雨之中,让柯小楠给我撑着伞,反反复复的更换镜头来记录眼前这一幕美到让我窒息的景色,若不是这一场大雨,我恐怕永远没有机会见到这样的奈良,这样想我是何其的幸运,能遇上这一场雨呢。

纵情的拍摄之后,鞋子背包已经全部被淋湿了,小心翼翼的把相机藏在怀里,想要找一个地方躲雨休息。远远的看到一座亭子,一路小跑过去,爬上一段破路,再沿着另一边的石阶走下去,又遇见了震撼我的唯美场景,顺着石阶而下是一座木质的小桥,小桥连接到湖中央的一座八角亭,掩映在湖边的樱花当中,石阶之上,小桥之上,早已被昨夜密集的樱花瓣所覆盖了。我们站在原地,眼前是一片粉色的海洋,我和柯小楠有点不忍心踏上石阶,破坏这一幅画卷。
走过小桥,进入八角亭里面,视野更加的开阔了,细雨簌簌而下,落在湖面之上,点开一圈圈的涟漪。“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倚薰笼。”“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也能不能描述此情此景。八角亭里除了我和柯小楠,还有一位老者,三个人各自分开坐着,依靠在栏杆上,欣赏眼前的春雨蒙蒙。周围安静极了,只听见雨滴轻打瓦片的声音,这一切像极了烟雨中的江南,坐在这里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情不自禁浮现苏州园林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柯小楠取出包里的笔记本,静静的写起字来,这个清晨的遇见就如同走进一场仙境之中,如梦似幻的感觉,不写下点什么,怕是真以为只是一场梦而已,没有身临过这里。
特别喜欢这样的感觉,可以一直坐在这里,看樱花飞舞凋零, 听雨声阵阵。好像时间可以飞逝,一夜春夏秋冬,而心却可以静如水,无尘无埃。
这几年越来越希望自己能修炼万物纷繁而心静的能力,好像这样可以一劳永逸,对抗所有与日俱增的烦恼,真的到了需要这样做的年纪了吗?我和柯小楠谁也不清楚,只是在某些时候力不从心,想要有一剂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我们有时候太累了,想要得到帮助。
宁静的享受最终被拍婚纱的一行人打破,行李箱轰隆作响,在亭子里排开架势就要流水作业,摄影师好像一连嗑了几个星期大麻的娘炮,风再强一级他就可能像风筝一样飘走,新娘子长得像皇后却自信的如同白雪公主,新郎硕大的肚皮让我担心他衬衫的扣子下一秒就可能像子弹一样飞蹦而出。
这绝妙的三人组不去拍喜剧电影着实是可惜了,我和柯小楠收拾行李火速离开,生怕被新郎衬衫的纽扣击中。

离开八角亭之后,在奈良公园里没有发现更适合摄影的场景。想起了一篇游记里提到的,奈良站不远的地方有一条佐保川,那里的樱花沿着两岸密集盛开,却鲜有游客问津。于是和柯小楠决定前往一探究竟,行程安排的宽裕的时间,给了我们更多自由发现的机会,正是在这些自由发现当中,我们才寻觅到了比旅游景点美上千百倍的景色。
佐保川是在奈良遇到的第三个惊喜。在京都也曾多次遇见河岸樱花的场景,但这里的河道更窄,两岸的樱花更密集,樱花品种更粉红。最为重要的是来这里的有人几乎为零,可以让我肆无忌惮的构图,不用等待,也不必因为要避让人影而损失角度。撑着伞在岸边一眼望不到头的樱花隧道里散步真的是特别浪漫的感觉,地上的樱花瓣铺就了一条长长的红毯,走在上面甚至可以感觉到柔软,下着雨,可是却轻柔的恰到好处,甚至不必撑伞,和风细雨为在这里的漫步营造了极好的氛围,我转头对一旁的柯小楠说,以后出去旅游我再也不期望日日天晴了,阴雨的天气原来这样情调十足。
河道两岸是一座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镇,在小镇的公告牌上可以看到每家每户的位置以及姓氏,小镇里也安静极了,有干净的路面,和清新的空气。我和柯小楠沿着河岸的一边散步,走到尽头,再从另一边返回,偶尔去小镇里面转一转,旅行路上有太多相机无法给予的美,我甚至有时候觉得相机成了沉重的负担,让我失去了太多用心感受的机会。

从佐保川回来以后就在奈良公园里闲逛,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以做,雨下下停停,也偶尔去喂一喂小鹿,累了就找一座庭院休息,兴致来了,还愉快的搞起了自拍,无所事事,很快就这样天黑了。很喜欢这里自然和谐感觉,有山有水,有樱花有小鹿,有森林有寺庙,还有这蒙蒙细雨,置身于其中好像就成了这里的一部分,是一棵树或者是一块石头,与晨光暮霭,春风秋雨同在。

晚上回到旅馆,换下湿漉漉的鞋子和衣服,洗了个热水澡,冲了一杯咖啡,就在公共区域看书,身边外国友人已经换了一拨,说着听不懂的语言,这样舒适的晚上生活也是我想要的吧。
旁边的几个外国朋友在玩一种新奇的扑克游戏,我只抬头看了几眼,就被愉快的邀请加入了,这就是旅行路上的遇见,任何人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亲近,只要一个眼神就可以成全一段相逢,然后大家彼此交换自己的经历和故事,在别人的故事里,你听到了传奇,冒险,勇敢,或是洒脱,坦荡,自在。于是你发现你所处生活的所谓枷锁绝望,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尘埃,却成了狭隘世界观里遮天蔽日的风暴。旅行路上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另外一种人生,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种人,也有千千万万种生活的可能性,我和柯小楠在旅行的路上期待和别人的相遇,是想要提醒自己别被自己的生活所羁绊,每一次人生的十字路口都有一万种其他的自由选择,是你驾驭了你想要的生活,而不是生活总让你无所适从。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就和这几个家庭旅行的欧洲朋友玩起了一个叫做Rikiki的扑克游戏,大家一边玩牌一边交换着彼此的故事和对对方的好奇。第二天,我就离开去大阪了,没能记住他们古怪的名字,却记住了他们每个人友好的笑容。
这是在奈良的最后一天晚上,看见了想要看见的风景,也遇见了不期而遇的人,一座像仙境一样的大公园。

本篇游记共含5210个文字,4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还有没有图哇?

2016-05-22 11:25

拍倒是拍了很多,这些都是挑出来的精华部分,哈哈

2016-05-22 14:45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2016-05-23 11: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