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中驴箭扣徒步_ 2016年 5月13日-5月16日

18
niumama (青岛) LV.15
2016-05-21 12:06 1273/6
  • 出发时间/2016-05-13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600RMB

概况

1. 人物:夫妇两人(60后和70后)
路线自动向西:田仙峪村(7:45AM)正北楼(10:20AM)小布达拉(11:30AM)箭扣最低点段(1:10PM)将军守关(4:00PM)西栅子5队(4:45PM)。
2. 用时:9小时
3. 水平移动距离:9+公里
4. 主要行经点的海拔高度:
    a)  起点田仙峪村300米
    b) 最高点正北楼975米
    c) 箭扣最低点761米
    d) 终点西栅子5队600米
5. 经过烽火台:~13座
6. 装备:绳子、手套、护膝、登山杖(平时不习惯用杖的,用四肢爬更妥帖)
7. 个人用品:足够的饮用水(按人均2000ml左右算)、一顿饭(多带是累赘,可带点儿咸菜可补充随排汗流失的盐分)、少量小零食(按个人喜好,勿多带)、创可贴或外伤喷雾剂(小瓶即可)、防晒物品(遮阳帽、墨镜、防晒霜),穿速干衣、防风衣物(最好带脖套免得风沙钻进脖子,还可以防小虫进鼻孔)、湿纸巾(风沙大,即便戴手套手也脏脏的,需要用手抓东西吃的话,最好有湿巾擦下)、垃圾袋(切记!)

    山中徒步过不少次,算是中下驴。说这次最险毫不为过。考验的不是体力,而是胆量和毅力。
    与大多数人的路线相反,我们从东向西走。这种走法的好处是:清早出发背对太阳,晒背不晒脸。顺向拍照时,景物又都是迎着阳光的。坏处:因正北楼海拔975米,地势虽逐渐降低,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每个山包的拔起都很陡,无论道路情况如何,上下都不会太容易。
    中途每每前方或竖直拔起,或竖直垂下,见到的根本不能叫做“路”, 便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睛  “WOW——!”,两人对望,感叹道路之险要。
    大多数路段是在长城墙内走的,树少,只有石头或青砖可作抓手。常抓到松动的砖石,无论别人还是自己不小心碰滚了砖石,都可能伤人。实在破败无法落脚的城段,若旁边山势不是太陡,能从山路绕行还好,不然,只能沉下心气硬着头皮从城墙或光秃秃的山石上爬过去。抓手更少不说,能落脚的地方通常只有小巴掌大,周围没有任何遮挡物。身在陡峭的悬崖上,身侧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爬的时候全付心思都在手下脚下,根本不可能顾及其它。回想起攀越的情形,比身在实景中还怕。 
    途中遇到年轻强驴,8小时从黑坨山走到将军守关,已行17公里,还打算继续到箭扣。我们不敢去为不能为,选择量力而行。

  文件里画了箭头但是贴图时跟不过来,大家自己找我上面写的的坐标点吧:

徒步过程:

      7:45AM:从田仙峪村出发,向东北,正北楼方向上攀。这条线路程稍长,但好走些。中间有两处大石需要借助绳子过,其它无险。沿途只有我们俩,昨儿一整天的雨把山林刷得青翠,没走多远,衣裤鞋子已被树草上羁留的雨水打湿。勤快的鸟远远地,间歇地鸣叫。泥土的沉香升上来,清亮亮的晨光从枝叶间钻过,弱弱地扫在承着露珠的叶子上,抵消着清晨的寒气。

      10:20 AM 看到长城城墙,还有幢在墙外的梯子,和梯子旁边的墙砖上写着的“5元”,和坐在城墙上梯子边的干瘦的收钱大爷。梯子上去即正北楼,海拔975米,跟天安门同在一条中轴线上。风很大,也凉,吹的站立不稳。向西望,长城沿山脊伸展开去。梯子大爷在正北楼边搭了个简易帐篷,除了收梯子钱,还兼卖饮料。我们俩共给了5元梯子费,然后在城墙内向西行进,丝毫不觉得累。
接下去的第一个烽火台可以登到台顶。上去的时候清楚地感到风裹挟着沙子钻进脖子。靠边拍照最好蹲下,免得被风吹到妖怪洞。能看到从鹰飞倒仰继续探向西北方向的西大墙。在台顶遇到几个短衣短裤的年轻人,直喊冷。继续向前是要穿过烽火台从另一面下去的,那面门洞到地面有4、5米,地面是斜的,直接跳下去有些冒险。于是又一个穿着亮黄色冲锋衣的梯子大姐,静静地看着你,等收每位5元。我们依旧共给5元,继续走。迎面过来三四个老外,由一位中年北京黑衣男带着。见我们是所谓逆行,可能觉得我们傻愣愣的,便翻过来覆过去地说这样走不太对,非常险,一定要注意安全,每年都有人在野长城上把命给交代了,包括去年国庆节一对清华的年轻夫妇,雷雨天接打手机,结果被雷劈死等等。尽管做过功课,也不打算贪多,心里有数,人家一番好意提醒,还是真心谢过,继续走。

      11:30AM 到小布达拉。是从正北楼向西数的第三个烽火台。从正北楼到此的,我的惊呼没断,尤其在爬过几乎凌空而起的一段之后,刚想缓缓,眼前没几步却是直泻而下,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所以这野长城考的真不是体力,而是心理承受能力,是意志力。与我们同向走的驴少得可怜,两只手数得过来。大部队都是对面过来的,各色口音。省内同乡有青岛的、济南的、淄博的;他省有山西河南江苏河北北京本地的很多,老外也不时遇到,其中一队小老外由美国德国法国人组成,另有东方面孔四个美少女讲英文的,一水儿热裤,上来直冲最陡的峭壁,敏捷如猴。来自各地的陌生人相遇在大墙之上,共赏美景,共面挑战,也算是缘分吧。照面时,常互打招呼,或提醒前面路险注意安全。看穿戴和神情,不是所有人都属驴,来此不过偶尔为之。有体态胖胖,肤色白白的,气喘吁吁一定,但人家也都爬崖攀壁安全走过来了呀。由此可知:挑战箭扣尽人可为。不到长城非好汉,到了才知谁都是好汉!

      1:10PM 到箭扣最低点。正北楼到箭扣最低点的高程落差200米左右,水平距离大约5公里。有一定山中徒步经验并保持间断徒步锻炼的中驴我们俩不停脚地走了3个小时。道路之难不消多说。第三次遇到干瘦收费梯子大叔,是在快到箭扣低点前的一段90度峭壁处,那段峭壁有十几米高,上面的部分尚有石峰树根可抓,快到地面的三四米则光溜溜的,梯子便架在此。我觉得杖是累赘,从来不用。只要有抓手,说实话我还是蛮喜欢攀缘的感觉。除非光秃秃百分百的绝望,不然,总有可抓的石头边缘,可握的树干枝桠甚或其根抓地牢靠的一簇草,让你将因城市生活而远离了的自然又贴住掌心。无论石头的冰凉温热,树木的粗糙顺滑,还是草叶的湿润干燥,都会呼吸,都比水泥钢筋有生命力。所以我从不以四肢攀爬为窘态。老公一直用杖,今次也认可四肢并用的强大,居然途中有次因觉得杖碍事想要先将杖顺下时,没小心它蹦落翻越出城墙,高调跌进深谷,从此与这北疆长城为伴,我们也只能允了。

      1:15-1:40PM 肚子饿了,找了片树荫摆摊吃饭:田仙峪农家院大姐的烙饼咸菜加自带的沙丁鱼罐头。面向来路,青天白云,对面刚刚爬过的烽火台挺拔沧桑,耀眼的正午阳光令漫山的绿色轻盈升腾。周遭无人,只闻风声鸟语。短暂的午餐过后,旋即上路。下午更加干燥,矿泉水一瓶接一瓶地空掉,即便如此,还是清晰地舔到口腔里浮起的一层黏膜。老天保佑不要再让我生口疮啊!饭后的路丝毫不轻松,但此段的曲线更加蜿蜒,城墙的保存程度更好,少些荒芜多些绿色。太阳偏西,多数照片要回头拍摄。每每回望都被美景震撼,忍不住驻足多看。

      4:00PM 远远看见低处一黑色篷布。走进些,即听到“矿泉水冰红茶热面条”的叫卖。是一干瘦大叔。与其聊天,确认我们已到将军守关,坐下来休息闲聊。大叔说,从此下去往西栅子,快走只要20多分钟,他就住在那里,游客多的时候,他便从家背些饮食上来卖。还说屡有贪多的游客迷路不得不寻救援。另一游客也在将军收官休息,说自己扭了脚无法继续,同来的伙伴前行后将折回接他下山。听出其山东口音,一问知是菏泽,且同伴都是在京工作生活的菏泽同乡。正说着,走了17公里的两头年轻强驴从对向过来,唐山的。补过水,又一身是劲儿地向东走去。没一会儿,唐山一伙的另两头年纪稍大的强驴也到了,告诉我们说鹰飞倒仰沿我们的走向难度很大,我们遂决定从此地下山去西栅子。太阳光开始变得柔和。

      4:40PM 从将军守关下来,土路没几步就是水泥道,两边的树木俨然是人工种植的。日头开始西下,比刚刚又温柔了许多。村口把关的是几只垃圾桶,差不多满了,零散的垃圾堆在周围。我们把空矿泉水瓶和塑料袋等垃圾尽量丢进桶里。村子不大,打眼一瞅估计有二三十户人家。我们预定的农家山居几乎是最显眼的,旁边墙上赫然写着“又见长城”。我们的箭扣徒步到此结束。虽然未能如愿去到北京结、翻过鹰飞倒仰、抵达九眼楼,但过去的九小时平平安安,天蓝云淡,得见长城的壮丽蜿蜒。一路摸抚几百年前的青砖,遥想筑城之艰难,守边之艰辛。想象彪悍的游牧部落,虽垂涎于南方农耕国度的富饶,但望岭望城兴叹时的无奈……这一天可谓完美。未达志愿留待下次实现。

从田仙峪村上山的路上有清楚的路标:

向正北楼途中:

第一处需要用绳子的光光大石头:

上去后看到这句话:“还早着呢”。 其实,不很远。再走没几步还有一块小一些的光石头需要用绳子:

午饭时眼前的景色:

一路的壮丽:

红衣少女就是我呀

回望正北楼:

北京呆了5天,根本木有霾,青天白云啊~

在长城上随处放眼,都看到这等美景。城市里好憋屈

远处的西大墙:

再回望正北楼:

山包都是拔地而起,长城沿着山脊修筑:

残破的比完整的多:

戍边战士:小红我

下边这张,当时感觉很豪迈!

仁者乐山

下面这段路的难度在整个野长城,属于小case

还没修完的照片,是不是增添了险要的感觉?

偌大的建筑工程,不乏求美的艺术匠心。长城周边的村庄都有窑场:

升角随虽大,但上攀还是可以接受的:

可以从旁边绕的城段,通常都有路标指示:

守护蓝天白云,世纪沧桑:

框景:

云影:

到西栅子5队了:

从北京市区往返箭扣的交通:

1. 北京市区 到 登山起点田仙峪村:
    a)   北京东直门(2:15PM)怀柔916路车站(3:25PM):顺风车74元,过路费车主负担。用时一小时。提前一天滴滴出行约的车,注明乘车人数。司机小飞侠接单,电话确认上车地点。小面,从北京怀柔拉货。当时车上有货主和满车服装货物,仅留出两人两包的空间。小飞侠的车开得像飞机,有点怕怕,有点爽。
    b)   怀柔916路车站(3:35PM)田仙峪村(4:10PM):私营小公共两人共20元,用时916站上有不少等生意的小公共司机,小面。开价每人20元,后来答应10元。开出去两站地儿就每位5元了。车上一共载了7人。司机一路抱怨挣钱少,生活不易。

2. 下山终点西栅子5队 到 北京市区:
    a)  西栅子5队(6:30PM)怀柔于家园916路车站(8:00AM):每天从6队发班车。到终点每人8元,沿途停靠十几二十几个站。也当学生班车,一路接去怀柔上学的中小学生。从海拔600米转山路下来,司机常年跑,跟开平路似的,闻得见刹车片磨出的胶皮胡味。开出去半个多小时我就开始晕车,死闭着眼忍,到雁西湖实在忍不住了开始吐。幸亏包里有塑料袋子,没给人吐车上。提前两站下车,蹲路边接着吐,直到早晨吃的萨其马全吐光。然后又很牛逼地顶着朝阳,快步一路走了两站到于家园916路车站。在沿途一家小吃店补进小米粥一大碗茴香馅儿蒸包一个卤蛋一只。要知道呕吐是很伤津液的(津液=体内的营养),不得已吐过后,只要能吃能咽,一定得补回来,各种米粥、发面食物是优选大补!
    b)   怀柔于家园916路车站(8:45AM)北京东直门车站(10:00AM):每人12元。要坐916快车,走高速,不堵车的话用不了一小时就到终点。快慢车在车前玻璃上方有表示。最好确认有座才上,不然站一个钟头也够挠头的。车上有空调,不晕。

住宿

1. 田仙峪村:住农家院,提前电话预约。住处在村中心与卧龙山庄之间,院主人D大姐,已退休。父母同住院里,娘家亲戚同村住。老公和儿子在北京工作,客人多的周末回来一起照顾农家院生意,她自己两边跑。农家院可接待30左右人,有双床间和大床间,大多数房间有独立卫生间,24小时热水,有电视和免费WIFI。带遮阳棚的露台可用餐、烧烤。露台边是她家的栗子苑,苑内主人是一只小狗和若干只鸡。小狗拴着,大姐说拴着保证客人安全。咕咕鸡们在苑内随意溜达,下雨不辍。大姐80多岁的老父亲每天身体硬朗,每天忘不了喂鸡、捡蛋。客房区是三边房间合围的长方形院落,其中有厨房、小的室内餐厅、公共卫浴间和主人自住的房间。中间一小块菜地,散种着萝卜草莓紫苏等青菜。菜地一角是一只黄毛野兔的家。野兔已被圈养一年多,乖顺地让人抚摸,甚至可能将人当成其同类,见到时,兴奋地在笼子里来回蹿动。我们再次共花500元,包括:
    a)   两人两晚住宿大床间
    b)  三顿正餐加两瓶燕京啤酒(盘菜:烤虹鳟鱼一条、鸡蛋饼、豆角烧肉、花椒芽烙子、素炒土豆青椒丝、地里现拔的小水萝卜小白萝卜小黄瓜小青葱生菜叶蘸京酱。主食是米饭、炒饭、烙饼)
    c)  两顿早餐(茬子粥、小米粥、烙油饼、鸡蛋、大姐自己腌的小咸菜)
    d) 上山带的一张烙饼和7瓶矿泉水
价格高低姑且不论,大姐做的饭干净。除了比我们习惯的口味稍咸以外,素菜为主和火候把握都合口。吃啥商量着来。被褥、房间、灶间也都干干净净的,是勤快人家。暖瓶装开水,管够。
缺憾:洗手间不提供卫生纸和口杯,公用的牙膏香皂放在院子里。还好我们自己带了卫生纸香皂牙膏牙刷。要冲脚时跟主人借了拖鞋,拖鞋倒是干净净的,只是不要求不提供。
因为下雨多住了一晚,作了一天的闲适小猪。(附文如下)
……………………………………………………………………………………………………………………………………………………………..
《闲适小猪》
      2016年5月14日。按原来的打算,今天应该从田仙峪上山,经箭扣,延长城向西北方向,走到哪算哪,抵西栅村5队过夜。但昨天半夜开始下雨,直到今天傍晚才停,且天黑前一直阴。于是过了真正闲适小猪的一天。
      早7点,住宿的农家园大姐在门外问几点开早饭。半小时后热脆的烙饼,茬子粥,青黄饱满的煮鸡蛋,加两小碟咸菜就做得啦。因为下雨,她家只有我们两个客人,吃专供饭的感觉真好!。露天带雨棚的平台清晨并不怎么冷,对面葱葱郁郁的青山,灰云缭绕。长城沿山脊伸展,最高峰海拔一千米。雨缓缓地下,枝枝叶叶愈加清翠。听着雨,瞟着云,一大盆茬子粥喝到见底儿,吃饱了,饼还是热的。吃完回屋聊闲天,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看电视,昏昏睡着。
      中午12点睡醒去平台,雨仍忽急忽缓地下,有些冷,回屋穿上秋裤和厚夹克,回平台跟大姐聊天。聊政府主导的当退耕还林,她小时候听来的老故事,她妈妈去密云娘家舅家汇和弟兄姊妹一起开荒种地,聊她在北京城工作生活的丈夫儿子、北京的房价,城里人和乡里人的养老等等,大姐头脑清楚、健谈,讲话风趣。不知不觉已两点。大姐86岁的老父亲午又缓缓地讲起他年少时离家学习工作的往事。他现在还能干些简单的农活,喂喂鸡和兔子。我们昨晚吃的那盘凉菜就是老人家从他平日打理的地里现拔出的。老人除了耳朵背,腰有些弯,身子骨硬朗着呢。他的嗓音很好听,很温暖。
      午饭是焖芸豆和蛋炒饭,外加大姐自己腌的苦瓜小咸菜和早晨剩的茬子粥。露台挺冷,转到室内小餐厅吃。大姐和她父亲平日只吃两顿,早九点和下午四点。今天跟着我们的节奏,下午饭也提前了。我俩是有多饿,一上午啥都没干确又吃个盘盘光。
雨没有停的意思,我很安心地继续这难得的闲适。踏踏实实又一觉到七点,成猪罗罗啦!
      晚饭是炸花椒芽烙,清炒土豆青椒丝。大姐口味比较素,跟我们的习惯接近,只是比较咸。中午跟她提了下,晚上的菜就很适口了。
      吃完去村子中心散步,感叹于政府投入扶持对改善乡村生活条件的作用,顺便了解了北京农委在田仙峪村的农家院项目,算是迎合城里人向往田园以及盘活乡村闲置房屋增加农民收入的双赢思路。有点意思。散步回来,路上漆黑。离真正的宜居,还有距离。
      作了一天的闲适的小猪,感谢老天降甘霖。
      明天,期待挑战箭扣!
……………………………………………………………………………………………………………………………………………………………..
2. 西栅子5队:住农家山居, 提前电话预约。从这个村上长城,速度快的只要20分钟。东面的黑坨山和西面的善鹰飞倒仰,感觉就在眼前。无论等日出还是追日落都方便。也因此,该山居打出“影友之家”的卖点,山居内挂满各地旅友或摄影俱乐部的旗子,还有摄友拍摄的长城各段各季的美丽景色。现在的季节,为拍日出,敬业的摄友清晨4点半就上山去。
    山居内有双床间,双人床间,大炕间(睡7、8个人)共可接待80左右人。带雨棚露台餐厅。公共洗浴间的双人间每晚100元。我们只吃了一顿晚饭花135元(手撕包菜、排骨、炒三素、茬子粥、馒头、小二一瓶)。菜咸,味道不及故乡缘。
    这里海拔600米,山上下来的泉水从地下河道流向下游,当地吃用水取自300米的深井。明显感觉干燥风沙大,房间和洗浴间沙沙土土的,好像人的脾气也大。提供拖鞋,但不提供洗浴用品,水质软、好。房间的电视都是雪花点,基本不能看。一开门就进苍蝇,跟主人要来苍蝇拍子,一口气拍死十来只。露台及其周围的客房有免费WIFI,我们的房间是离开露台一段距离的单独板房,木有信号。
    山居主人是一老太和她的女儿女婿。女儿壮硕,嫌她大儿子不好好学习,我们进门的时候她正雷霆大发。彼时,她两三岁的小儿子偏要站到摆在露台窗户边的餐桌上,老太急三火四地吆喝小外孙赶紧下来,越吆喝他越是要上去。我俩被当时的热闹搞的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只能劝老太好好哄小朋友,别反而惊吓了摔下去。大儿子挨了训,正老老实实地写看字组词的作业,还问我们“斗”字可以组哪些词,老公于是一口气说了一堆“斗”+动物名字的词。我们又是唯一一拨客人。在房间简单安顿好,洗完澡去露台点菜,老太的大外孙还趴在那儿写作业。看了看小家伙的字,方方正正,有力道,像那虎头虎脑的孩子一样结实。他妈过来给他听写生字,又好几次差点儿发飙。等菜的时候跟老太聊天儿,知道了发往怀柔的班车的时间地点,300米水井的故事,当地土质适合种植玉米而不是栗子或核桃,还知道她对两个外孙的深切喜爱。她女儿也凑过来,说起她大儿子从一年级就在怀柔的小学住校,学习说的过去但仍少不了操心,两个孩子性格的迥异,她犯愁孩子的顽皮等等。我们俩则不约而同地劝她要大处着眼,立规矩重于管琐事,少训斥多鼓励。她很以为然。
    看着外面的山影越来越模糊直到漆黑,弯月静静地挂在湛蓝的夜幕,晚饭已吃到盘盘光。已8点半,溜溜食儿顺便去找班车站。出门时主人家的小黑狗友好地摇着尾巴跟了几步。老公于是跑回露台,把刚吃剩的几块软骨和半肥肉取来喂给它。等我们再回来,它又摇着尾巴跟上,一直跟到房间门口。山里安静,一晚睡的香甜。
    次日清晨不到六点起床,收拾好行装准备去班车站。一开门,太阳亮亮暖暖的,小黑狗正在不远处望着这边,见到我们,居然迎上来。拍拍它的脑袋告别, 他像是听得懂,没有继续跟来。

田仙峪村农家园一角

农家园里小野兔的家。黄毛间隐约可见灰色,申请居然有点儿像在我家生活了4年的獭兔。喜欢听你跟他说话,让抚摸。

另一家农家园门前盛放的芍药

从村里上山的路

乌鸦很多,不是聚在垃圾桶就是围着鱼塘伺机寻找死鱼:

田仙峪村山脚下有虹鳟鱼和金鳟鱼养殖场:

鱼塘里,鳟鱼围成圈不停地游,形如太极:

核桃还是青的,是当地农家收入来源之一。这里还是栗子产地。

农家园栗子苑里的小狗

和咕咕鸡

早餐:油饼刚烙好,真真好吃!

西栅子的乌鸦比田仙峪少。有人说修长城时死人太多,阴气太重,才引来大量乌鸦,木有考证过。  乌鸦刚刚飞过的鹰飞倒仰是不是近在咫尺?“鹰飞倒仰”之名与乌鸦有木有什么关系??

在西栅子5队晚饭,窗外的山线夕阳洒染:

本篇游记共含7926个文字,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2016-05-23 01:02

着手计划,付诸行动,去趟箭扣不难哦。苟且,不耽误赴向诗和远方。

2016-05-23 08:39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05-23 16:25

引用 jscsv 发表于 2016-05-23 16:25:24 的回复: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回复jscsv:人生匆匆。年少懵懂,没有足够的智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偶有奢望却无力实现;成年忙碌,谋生养娃,看到的都是浮在表面的得失;现在中年,生活清淡下来,一杯清茶一碗香粥,无论作书虫还是短途长途的行者,都心无旁骛,都喜悦。时而会想自己的老年... ...

2016-05-23 17:05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2016-05-23 17:57

引用 newbeeforever 发表于 2016-05-23 17:57:23 的回复: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回复newbeeforever:您过奖了。自己常常从峰蜂们的游记里得到帮助,回馈时也愿意用心。

2016-05-23 18:0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