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像是久违的东京——慢吞吞的旅日游记·东京回眸篇(新宿御苑、明治神宫、神宫御苑)

00.文前.行程概览.攻略.地图.

 写在文前:
        本文发生在2015初春的日本东京,记于回国之后直至现在,虽然有些晚了,但那些欢快的记忆还停留在舌尖不愿离去,因此记录下来留给往后饿的时候报社。
        文中 PHOTO & WORD 均来自本人,所及图片均经过调光、排版等处理。TANGQ所携设备为SONY NEX-5TL(16-50mm F3.5-5.6)及SONY XPERIA Z2手机。

        音乐来自歌手秦基博-专辑[言ノ葉]-曲目[Rain ](新海诚动画[言叶之庭]主题曲)

        本行程9天,游记分为三篇:
        [之一、东京初见篇]:内容为在东京前三天,东京东及攻略、地图等
                       →http://www.mafengwo.cn/i/5410750.html
        DAY01:雷门→浅草寺→仲间世商店街→大黑家天妇罗→东京晴空树
        DAY02:上野公园→伊豆荣梅兰亭店→不忍池→秋叶原→アニメ天国
        DAY03:筑地市场→元祖海鲜丼→皇居→二重桥→银座

        [之二、东京暂离篇(本篇)]:箱根二日+镰仓一日
                      →http://www.mafengwo.cn/i/5436616.html
        DAY04:箱根→福住楼→大涌谷→黑玉子
        DAY05:福住楼→箱根神社→杉木林荫道→箱根恩赐公园→箱根关所→芦之湖→箱根玻璃之森美术馆
        DAY06:福住楼→镰仓→江之岛→湘南海岸→江之电→鹤冈八幡宫→镰仓高校前站
        
        [之三、东京回眸篇]:回到东京的最后三日,东京西
                      →http://www.mafengwo.cn/i/5485535.html
        DAY07:新宿御苑
        DAY08:明治神宫→神宫御苑→原宿→竹下通→涩谷→东京塔→歌舞伎町一番街
        DAY09:池袋→ANIMATE总店

        TANGQ之前游记板:
        2012年秋-[在秋日的北疆,轻叩神域的门扉]上篇(Ⅰ乌市、路上,Ⅱ可可托海、夜路行车)→http://www.mafengwo.cn/i/2987561.html
        2012年秋-[在秋日的北疆,轻叩神域的门扉]中篇(Ⅲ喀纳斯湖、神仙湾、月亮湾、卧龙湾)→ http://www.mafengwo.cn/i/2989588.html
        2012年秋-[在秋日的北疆,轻叩神域的门扉]下篇(Ⅳ 禾木乡、布尔津,Ⅴ砂砾荆棘、乌尔禾魔鬼城、完结篇)→http://www.mafengwo.cn/i/2994164.html

        2014年冬-[雨路台北(台北九份基隆六日雨冬行)→http://www.mafengwo.cn/i/3278714.html

        2014年夏-[#消夏计划#新加坡鲁的天空游戏记]→http://www.mafengwo.cn/i/3444239.html

14.言叶之庭,ずっと会いたい

        旅行第七日,新宿,小到中雨。

        忘记原本的计划,来场雨中的邂逅吧,新宿御苑,言叶之庭。

        「小时候,天空明明触手可及。于是喜欢上雨,因为它带来天空的味道。」
                                                                       ——新海诚[言叶之庭]·秋月孝雄

        与主角一同走进大门,比起喜欢下雨的少年,晴天控的我反而更加阴郁。新宿御苑的牌子简陋而低调,这里距离号称最大真人密室的新宿地铁站只有两站地,还算在[新宿]的范畴里,背后水泥建筑稳稳当当屹立在雨中,满不在乎的任大雨冲刷他们的身体,街上行人按照各自的行进路线移动,鞋底与路面和落入路面的雨水相互碰撞,奏响起雨天独有的摩擦乐章。

        路过一片荒草地和梅树,远远看到前方少年已走过拱桥,我匆忙追赶上去。初春的花园没有繁花似锦,只有大团大团的常青树在湖边盛开着,雨水降落下去,有好听的清脆声响。落叶的树也不少,间或穿插在绿树之间,远处看上去灰蒙蒙一片,降低了大块明度。

        少年已经走到他们相遇的木亭,绿树之间突然出现的红色雨伞收放在长椅边上,半脱落的鞋子摇摇晃晃,一口巧克力一口啤酒,说着人类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正常。

        我看到的木亭要阴暗的多,没有明丽的绿树也没有映照红伞的水珠,只有昏暗的像下午五点的天色与模糊视线的雨线,密密集集,连续不断,拱桥也看不清了。湖面上的落雨绵连成白茫茫的一片,雨声倒是好听。的确,雨水有一种令人沉浸下来的力量。

        与我一同想法的人或许她便是一个,那个女孩儿穿着深灰色的薄呢外套和长长的白色纱裙,皮包被跨在腰间,蓝绿花纹的雨伞在为她遮挡住从花朵间垂下的雨珠,香气停留在伞面,雨水顺势滑了下来。她的皮鞋可能已经沾湿了,但她并不在意,只专心注视着面前的叶子,让它们在自己心中成像。

        雨水脱离预报的掌控,倾盆而下。

        「晴天里,总觉得自己被关在孩子气的世界里。」
                                                                     ——新海诚[言叶之庭]·秋月孝雄

        我难以理解少年的想法,我喜欢晴天,也喜欢夏天。在那段时间里,我能感到时刻被光与热包围着,他们让天地分明、让万物生长,我能感觉到自己[活着],并且被这些光和热保护着,像一层厚厚的穿不透的铠甲,为我抵挡来自全方位的无形的攻击。于是此时我也有一些认同他的话,雨水接连不断的落下,无论是声音还是状态都好像能消灭世上一切的[活着],包括我那层幼稚的孩子气的保护层,我看到他们碎裂在空气中,每一条雨线都像一次从天而降的愤怒进攻,轻易打破了我软弱的自我封闭。 

        「二十七岁的我,丝毫不比十五岁时的我聪明。」
                                                                 ——新海诚[言叶之庭]·雪野百香里

        我蹲在一处亭下歇脚,池边歪曲生长的两截树干勉强维持着沾不到水的状态,时候未到,新叶还没有发芽。这是一个动画里非常美的场景,梅雨季的下午,两人站在这里因为故事里发生的事产生不痛不痒的对话,突然雷声轰鸣狂风大作,天空被一道白光劈成两半,骤雨瞬至。

        故事将近结尾,两人回到公寓,玻璃窗隔绝了雨声。接下来的故事两个人借由大雨的力量迸发出激烈的情感,又因为突然而至的阳光和彩虹平和了心境,那都是与我不相关的,我只继续向前走。躲过情侣依偎着的木亭,绕开雨中戴耳机的孤独青年,跟上前方跑步的高瘦中年人,没有等到阳光重出云层,我走出了这座雨中的言语之庭。

15.东京里之森,どこにいて

        一大早,玻璃像是消失了一般,空气透明的不可思议。

        (这张照片是在酒店房间里向外拍的,当然当天天气好的不像话,空气质量也是好到了每一个帝都人民艳羡的地步,还有一点最令我感触良多的是他的玻璃,真的纯净的一点点污迹都没有,既不可思议又理所当然。)

        我在明治神宫前站下了车,穿过几条安静的小巷子,在一座横空出现的高架桥对面右转,空气中好像有一条清晰的分界线,这边是沉默的混凝土建筑群与沸腾的川流不息,那边是高耸入云的古树与静谧的不像在城市里的石子路。我穿过桥的影子,进入到杉树的林荫下,仿佛穿越了虚实间一触即破的轻薄屏障,又好似跨越了时间,来到千年之前的什么地方,总之这里,只有盘旋的乌鸦的尖叫声刺破空间,其余的,都是静止的。

        我又想起那位乐手的书,这次与上回不同,我能感受到内心在慢慢平静,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再也听不到发动机鼓动的声响,身旁刚刚还叫嚷不断的孩子莫名的停止了哭喊,轻轻的伏在父亲的肩头。脑子里一直挥散不去的阴霾像是得到了假期远走他乡。
        这里仿佛有魔力一般,一切平时见惯听惯的东西都统统消失掉,取而代之的是也许永远没有尽头的碎石子路和他两旁的参天古树,树冠伸向天空拥向对岸,但却停止在相交前的最后一秒,于是他们给天空留下一条细缝。我阖上双眼再睁开复又闭上,那里就变成细索的银河。他们的影子落在地上,绵连不断汇成一片浅蓝色的海洋,倒像是光影掉了个个儿,影子成了主体,而光斑是海洋身上掉落的月亮的光。

        我在这深海中央的路上遇到了辉夜姬,与她一并走到了月亮之上。

        明治神宫的主殿广场很大,被修剪成圆滚滚面包状的树木分立在四角,广场中间只有拼接的地砖和来来往往的游客,间或一两位巫女和神官经过,引得游客好奇四起。

        主殿只能远观,高大的建筑隐藏在阴影里显得更加晦暗不明。我绕到一颗面包树后方购入一枚绘马,想着千里之外的家人,惟愿一切顺遂。

        上午十点,广场两个入口同时进来两拨旅行团,我选择离开。出门的路径选了另外一条,出口不远处即是原宿。

        我按照心中既定的路线往前走,路上遇到一座围起来的庭院,门房只是一间小小的木屋,门口也没有纪念品商店。只是篱笆古朴、草木深深,于是临时右转取了当季的风物图票走进明治神宫御苑。御苑不大不小,有田有池,有亭有鱼,对于想不出下一个目的地的我来说刚刚好,既不用巡礼打卡又不用临时抱佛脚找一些资料,只要轻轻的走过每一处景致,累了就看看鱼发发呆,休息好了继续走,等到日头开始强烈的时候我走了出去。路过据说是现在日本最大的明神鸟居,隔壁是奉纳的大桶日本酒和红酒。

        在咖啡室简单坐了会儿,分析了下时间和距离,现在去看河津樱实在是不太现实,去那里要转三趟车,而我明天下午就要回国了,于是还是决定把有限的时间慢慢交给最后的东京吧,即使那里的樱花是玫瑰粉色的,会开满整个河道两侧。

        (冰激凌是明治神宫樱花限定,上图咖喱和滑蛋是酒店早餐,非常滑嫩顺口,吃完我又加了一份。)
        走出神宫院门口,呼啸而过的小汽车凭空出现,刚刚自己好似在森林里的感觉果然是假象吗我也分辨不出,就这样顺着街道往前走吧,接受这个城市的奇诡与莫名。

16.迷宫十字路上的忠犬八公,かわいい、悲しい

        原宿没怎么逛,虽然有点儿饿了,不过看到竹下通那家有名的可丽饼店门前排队的人群,我便强制压下想要一探究竟的舌尖,不如坐上山手线来到一站之外的涩谷吧,那边吃的会更多。当时的我想要去涩谷,多半是为了扩充景点范围,并没有什么观光和购物计划,最多就是看看忠犬八公的塑像,想一想那只可敬可叹的宝宝,所以在列车上也就融入乘客之中,低垂着头淡淡的站着。

        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恰巧一个朋友问了东京地铁两站之间距离的问题,我想了好一会儿后发现并不能一概而论。比如我换酒店寄存行李的时候因为迷失在真人密室里而找不到换乘线路,我就想其实西新宿就在两公里之外要不走过去吧,于是直接出站口向着迷茫进发,这一决定导致我当天整条腿不听使唤,以长时间酸痛强烈抗议本大脑当时的当机行为。啊,还是在一个及其热心的小哥儿的帮助下找到的方向,后来发现那个小哥儿其实与我并不顺路,感谢之余我猜想他可能也曾是新宿这座巨大迷宫里的失客吧。

        TIPS:
        新宿站汇集了东京两家地铁公司、JR中央线和山手线、京王电铁、小田急电铁……等铁路运营公司,地上不记得地下有五层,每天流动人次360多万,讲真,新宿真是大魔窟,作为一个方向感很强,几乎不会迷路的我来说,头一回品尝到了路痴朋友们的绝望。
        但同时我又可以通过穿越明治神宫从明治神宫前站走到原宿站,如果想慢慢逛街那么走到涩谷也是可以的。事实上我也有懒得换乘不同家地铁公司的车而出门步行的情况,所以大家见仁见智吧,不过考虑到体力还是建议做地铁,再次推荐包括两家公司和JR的通票,很是方便好用。

        这时候一首歌可以配合出现,来自歌手[ナノウ]的歌曲[文学少年の忧郁]。
        「……
        京王线 始発駅 人の群れ / 京王线 起点站 人们群聚
        财布を落とした   女の子が泣いてる/ 掉了钱包的 女孩正哭著
        すぐに电车が滑り込んできて / 很快地电车便滑进车站又启动
        席にあぶれた人は舌打ち / 座位旁没事干的家伙大声砸嘴
        急に全てがどうでも良くなる / 忽然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起来
        仆は冷たい人间(ひと)の仲间入り / 我变身成冷漠人类的同伴」

        好吧,我出站了。
        涩谷站比较温柔,JR站口前就是广场,眼神儿好的话直接就能看到八公像。当天没有下雪,于是没有体贴的市民为他穿上毛线围巾。也没有有些图片里脏乱的环境。八公只是静静的坐着,淡淡的盯着车站的方向。
        我也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家里的两只宝宝,一黑一白,平时懒懒的也不怎么搭理人,只蜷在一起睡着仿佛永远都睡不够的觉。不过只要他们听到门口的动静,也许是我的皮鞋的咯咯响,也许是麻麻买菜塑料袋子的声音,也许是我爹闷不吭声的转过路口,他俩都能第一时间站起来,然后用满怀希冀的眼神透过玻璃窗,直直的抵达大人的眼底心间——还有手里的酱牛肉和烧饼,嗯,他们就是这么的令人无法不爱啊。

        电影里的终章是八公拖着年老体衰的身体终于等来了老主人伸向他的双臂,制作者也是希望他能至少在生命的最后得到他所希望的结局吧,当然观众们也是。我作为其中之一自是泪流满面,然而等到能写下这一段的现在,在体味了真正的生死两茫之后,我想,其实这真的是一个充满悲伤的故事,直到最后一刻。

        忘了说,那天八公脖子上套的是[火灾预防运动实施中]的宣传语,无论如何,人们也是希望能与逝去的他一起走到未来的每一天吧。

        涩谷的十字路口。
        其实这已经不能称为十字路口了,当然说成是十个路口也有些夸张,这是一个被外媒传为东京之窗的迷宫十字路,的确有他作为东京新一代必体验的项目之一的魅力。不用问为什么,一个红绿灯路口能作为景点,这本身就很了不起了吧。
        红灯点起,绿灯随后,来来往往的车穿行在标准的路口,间或一辆防火灾宣传车经过,紧随其后的还有LL或某家公关店的招牌车,霓虹人民在任何地方都能让来自帝都的我惊奇与感叹。

         ——然后突然的,你可能没能注意到信号灯的转换,只是汽车瞬间消失不见,来自四面八方的人群仿佛潮汐般涌上街头,瞬间铺满整个路面。他们手里握着手机并不抬头,也有三三两两的姑娘普通的聊着天儿,更有推婴儿车牵着幼童的主妇慢慢的向前挪进——就像在自家附近的小巷子一般悠然。我也加入其中,奔着不知前方是哪儿的方向走去。
        随便遛了个弯儿,肚腩君发出了最后通牒,我要是再不吃饭他就会强制停止大脑的运转了。进了一家十字路口边缘的大阪烧店,没错,在东京我放弃了那么多有名的拉面店而进了据说也许并不会很好吃的大阪烧店。看着煎饼在店员手里翻腾,我的胃终于忍不住反上了酸水儿,用冰冻至极的柠檬汁压下去之后,煎饼也熟了,什么都别想赶紧吃吧。

        因为店员说两个我吃不下,菜单上又全是片假名看起来很费劲,我也没点什么小食,不消一刻桌上就见了光。也没有强留,收拾下心情准备去楼上星巴克溜个缝儿。不是我强行加入下午茶行程,是那家星巴克正是能全景看到迷宫十字路的最好位置。
        点了一杯樱花限定拿铁,不加糖已经是甜腻腻的幸福感爆棚。运气超好的我刚好赶上一队外国人起身,一人来旅行就只有找空位算是又优势的了。本来我还以为国人是比较容易被旅游资讯所煽动的,结果发现外国朋友也一样,甚至全副武装拿着巨大炮开战,只要对面行人绿灯亮起就能听到身旁一片相机的咔嚓声,这里全然已经是外媒眼中认识日本的新地方了。

        休息过后随便逛了下涩谷,旁边的CD店没有找到喜欢的歌手的新专辑,楼下街头小店拥挤的人群令我见之生畏,再者毕竟我没有SHOPPING PLAN,还要赶在傍晚前登上此行最后一站东京铁塔,于是我转身回到涩谷车站,刷卡进门便把迷宫路口留在了脑后。前面等着我的是黄昏与夜晚交接的东京上空,真正的令见者欲罢不能的天使与恶魔之城。

17.东京塔的2時間,天使と悪魔城

        在涩谷乘坐JR山手线,可以在滨松町下车直接步行到东京塔,然而我在车上临时改道六本木,想说那里既是能俯瞰东京上空的第三高楼,而且能同时把天空树和东京塔囊括其中,我便大脑抽了一筋的去了。没有计划的结果就是六本木大厦顶层在那一段时间刚好维修,而美术馆因为我到的时间太晚已经停止售票了。残念的我赶紧回到地铁,祈祷着当天登塔的人不要太多。

       经过一段下坡路,安静的东港区中心默默的等待日落。一位穿着毛呢大衣的老绅士在神社前脱帽行礼,一滴雨水滴落在镜头之上,如同神迹。

         傍晚五点前,我顺利登了塔。门票上印着[东京,从这里开始],于是我也假装自己是刚刚才下的飞机。 

        晴天下的高塔视野开阔,西边的新宿中心区、北边的天空树、东南边的御台场清晰可见。一抬头还有巨大的乌鸦展翅在空中,我听不见他的叫唤,却想起了真正第一个落地的晚上那吓人的体验,人们都说乌鸦是那个世界的使者,果然,我向西方望去,太阳先生已没入地平线,只剩余晖映照在数不清的水泥方块上一面,灰蓝与橙红两种色彩被建筑 转角线分开,就像是你我在两个世界,永远不会相聚。

        我望向富士山的方向,不知是混凝土、山影还是云层的远处,与天色的尾巴相接的地方,天地马上要融为一体,黑暗从着眼之处开始吞噬人间。

        大展望台。
        还未来得及被夕阳带走的余下的生气,我把它们攥进手心又放入金色的御守,期望依靠神明的力量来守护它们度过东京的最后一夜,使即将到来的恢复通勤生活的自己能够顺利的迎接一个新的开始,然后转过一个角,玻璃外面的光线完全被人造照明所取代,皮衣包裹下的我进入恶魔城。
        赤羽桥像一个通往黑暗城堡的最后关卡,每一条伸向远方的隧道浮出东京街头,承载着数不清的高挑路灯和往来车辆,红白两道,进进出出,每天一千三百万人口都在错过,这其中会有多少人在一起看星星在争宠呢。

        目光穿过五角殿堂的一头,更远处台场的摩天轮早已点亮,不甘心错过的人们在车厢里望向北边,会看到来自温柔的东京塔暖红色的祝福。接受摩天轮戏谑的单眼,我们一边笑笑一边走到逆时针的三点钟,发现晴空树蓝色的缎带衣裙飘散在夜色迷茫之中,今晚上去的人们应该能开心的感受天空之树俯瞰大地的快感了吧。
        超高层裙脚下,高层建筑们头顶闪着单纯的警示灯,就像在对那些云层里出头的高塔奉上今日才刚成熟的果实。而那些更多更低矮的小方块,每一颗都已分不太清,只能连在一起,无底深渊或群星璀璨。

        如果没有来到东京的天空,晴空树或东京塔,一定是不完整的东京之行。
        这是一座如此庞大的城市,站在市中心的高塔之上,你以为你已经看到他全部的样貌,结果却听到他轻嗤一声带你望向左边那更高的大树;你搭上他向你伸出的手,几百米的高空中自由飞翔;脚底轻点一个楼顶的停机坪,身体轻盈的越过都市之森,穿过几百年的鸟居停在玻璃幕墙之间的连廊,看过刚刚许过愿的摩天轮,上面的年轻情侣正吵闹着想去港湾看夜景;夜色正盛,万盏霓虹升起骄阳,昼伏夜出的人们开启了整晚的生存模式,那比白天还要精彩;坐上通天的观景梯,我随着前方人影迈向地底城,带开门的一刹那,我缩进了他的身后——瞬间人潮汹涌,我们被归家的行进人类将死在棋盘一角。

        深吸一口气,我终于回过神。
        看着三百六十度通透的玻璃,四面八方延展而去的人工建筑体消失在城市边缘,我也明白了东京为何从「这里开始]。 

        走出恶魔城之前,三百米高的魔界殿堂之中,我接到来自甲方的电话——幻境与现实就只是一通电话的距。,好吧,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回去后天上班吧。
        应以此为开始却以此为结束。日暮到夜晚,手机联系页面的电话号码、不期而遇的路人、永远微笑的工作人员、看不清的地面上的行人与车辆,这些都与我无关。在这座钢铁铸就的恶魔城上面,无限的放大了我的孤单——也许是想念海底捞了吧,我的舌头代替我思考着。

        归家之前,再次迷路新宿,索性与歌舞伎町来了场不期而遇的相会。广告牌子与招揽生意的小哥穿行其中,并没有任何人搭理我,我也没有遇见吊儿郎当挖着鼻孔的银桑和万事屋,这场相会五分钟之后就再见了。

18.冷ややかで優しい東京,また明日

        早上起来懒懒的,揭掉休足时间,带上框架眼镜,收拾好所有行李。我深吸一口气,来到此行最后一个打卡点,池袋。
        做计划的时候想来池袋,缘由动画[DRRR],让我觉得这片街道上可能会有飞驰而过的无头骑士,还会有池袋三巨头好似在游乐园般追跑打闹、心跳加速的打架或嘴炮的场景,然而可能因为那天是个阴霾天,也有可能我被昨天的电话拉回现实,我在池袋的大街上,茫茫然不知所往。
        (其实还是去了ANIMATE在池袋的总店,入了好多宅品且刚刚提到的角色看板都看到了哈哈哈,深宅已无药可救。)

        「转眼走到了 自传最终章
        已浏览所有 命运的风光」
                                                            ——MAYDAY.history of Tomorrow.Final Chapter

        这篇游记写到第二年的盛夏,窗外正在凝聚一场毁灭天地的大雨,空气中满是泥泞和纠缠,苦夏的时候,柠檬水最是美味。我敲击着用了十几年的键盘,听着爱了十几年的乐队,肚子里稍微有点儿空空的,想着五百多天前停留的那个城市,莫名的泛起了烦扰。

        那是一座每天都在变化的城市,又保持着霓虹人民独特的守旧情怀;这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地方,又时刻接受着年轻一代快消生活方式的挑战。

        那是一座能够上天入地的城市,又过着每天祈祷的生活;这是一个三月里全家一起花下品酒的地方,成年人们却又过着早出晚归半夜站着应酬的日子。

        那是一座平静接受孤独行者的城市,又可以淡然接纳亲朋好友、团队建设的定番旅游;这是一个任何类型的旅客都能找到停驻点的地方,又仅仅吸引着独爱他清澈冷静或忧郁寂寞的旅人。

         那是一座淡漠的城市,仿佛每个人都有一个绝对领域,拒绝着另外的人额外的事;这又是一个温柔的地方,总有来自陌生人的浅浅一笑或轻轻一指,让你觉得安然非常,深深的感谢这最极致的不打扰。

        春天樱花开、夏日烟火盛、深秋红叶繁、冬季恋歌醉。
        「理想化都市形态、ここは、東京だ」

        回家了,冷淡又温柔的东京
        また明日——

东京回眸,終わり

        至此,[之三、东京回眸篇]完结,前六日见下方链接→        
        [之一、东京初见篇]:内容为在东京前三天,东京东及地图、攻略等
                                         →http://www.mafengwo.cn/i/5410750.html
        DAY01:雷门→浅草寺→仲间世商店街→大黑家天妇罗→东京晴空树
        DAY02:上野公园→伊豆荣梅兰亭店→不忍池→秋叶原→アニメ天国
        DAY03:筑地市场→元祖海鲜丼→皇居→二重桥→银座

        [之二、东京暂离篇]:箱根二日+镰仓一日
                       →http://www.mafengwo.cn/i/5436616.html
        DAY04:箱根→福住楼→大涌谷→黑玉子
        DAY05:福住楼→箱根神社→杉木林荫道→箱根恩赐公园→箱根关所→芦之湖→箱根玻璃之森美术馆
        DAY06:福住楼→镰仓→江之岛→湘南海岸→江之电→鹤冈八幡宫→镰仓高校前站

19.尾声.东京都,本当にバイバイ

        「立体、快捷、便利、多样、高品质、高文明、高包容性、高感染力、高等等、高等等等等。那里是东京
        三小时飞行由东奔北,只有酒店的被窝不如家里,其余之事,皆为上上。」
                                                                                ——我到家躺床上发的最后一条关于此行东京的状态

        现在,写下每一个字的时候,都会想起自己在东京感受的每一件小事。比如后来发现漏掉没写的地铁站详细的令人发指的导视系统;比如在某一间书店无视暖帘走进去发现是个18叉的书区,于是淡定的走过每一排书架在青年们惊异的眼光下走了出去;比如补习班的广告牌、新垣结衣的代言、新宿高楼上刚好遇到喜欢的乐团的打歌……比如的太多。
        于是想在故事的结尾多说两句,以下都是发生在北京的事。

        在一个烦闷的夏日下午,我想起前几天一个朋友说自己不喜欢日本,我不记得当时自己回复了什么,只是这句话我一直在心里惦念了好久。他并不是唯一的,更多的朋友在不同的时间都问过我日本有什么好,他不觉得日料好吃也不认为日妆值得排队购买,他也不喜欢盛大的东京城也不喜欢幽深的京都路。他们说,我觉得那里没什么可逛的,只有被国人炒热的电饭锅和马桶圈。
        还有一些朋友,他们接受并且喜欢霓虹这个国度,有的喜欢他们的宅文化和音乐影剧,有的喜欢他们的传统文化和匠人精神,也有喜欢安静的小巷或纷乱的街道、错综复杂的铁路、钢筋水泥的鳞次栉比,当然还有富士山富良野奈良小樽姬路城和熊本熊,他们念念不忘的是拉面和出水一瞬的焯水声,是居酒屋和旦那桑的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欢迎光临),是凌晨四点市场的鱼头和半夜不停息的街灯。他们说,这个我们隔壁的国家如此之小却又如此的丰富多彩,值得每一个没有进去过的朋友们去尝试。

        因为曾有一段我们都不可以忘记的历史,于是这个国家总是处于被我们想爱却又好像有一根鱼刺卡在喉咙的位置。
        每当我说起又想念那一碗精彩的鱼生拌饭,那一场淅淅沥沥把我的悲伤都溶解掉的细雨,那一座城市正中心迷失的巨大迷宫,那一眼好像整个世界都被你踩在脚底的天空城,一定也会有声音对我说:有什么好去的?你都去过了为什么还去?做代购吗?其实我也无法言表,因为你并不知道那鱼籽碎裂在舌尖的感受,烟花般极致绚烂而后消失的遗憾;你也不清楚当周围都没有人的时候,雨水降落在大地却落不进心里的孤单;你不明白在那个车站当所有人穿过你的灵魂的时候,能听到全世界的寂寞;最后,当这些感情都脱离你的身体飘离升空的那一秒,是感动、是释然、是我好饿待会儿要吃什么才好。
        成长到现在这个岁数,喜欢的可能如我一样,刚好在某场情境下产生了某种情绪,勾起了某场回忆,实现了某个诺言;不喜欢的反之,他没有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发生过一场遇见,或是因为更大的创伤而无法原谅这里,无法让自己平心静气的接受这个地方。但这不是遗憾,只是个选择,世界那么大,又不一定非要来日本

        只是我还是小小的希望,如果可以,我们大家都能以一双客观的眼和一颗平常的心去看去听去体会,也许他并不像你想象中那样恬淡美好,他不美,他满目创伤;或者他没有你印象中的平淡无奇,他很漂亮,他美丽优雅;亦或他什么都不是,他无关,他只是千百个特有名词当中的一个,去过了无痕。
        我一定会再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某一天,也许就是今天,也许是下一个假期,只逛过东京都,剩下的46个道府县还空白着等着我去走过。我会一个一个去感受、去品味、去吃去喝、去玩儿去闹,并且期待着更多更美好的相遇。

        晚安,地球人。
        いつも感謝しています。

本篇游记共含11220个文字,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哎好羡慕楼主这种能到处走走的人……

2016-05-23 12:40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5-23 15:55

引用 小妖echo 发表于 2016-05-23 12:40:10 的回复:

哎好羡慕楼主这种能到处走走的人……

回复小妖echo:朋友你也是呀我也是大部分都是假期才能出门呢

2016-05-23 21:00

引用 桃桃与冰山 发表于 2016-05-23 15:55:30 的回复: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回复桃桃与冰山:写游记的乐趣在于好像又去了一遍有延时旅行的作用哈哈然而比较郁闷的是又常常令人还想去。。。

2016-05-23 21:0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