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印象·宏村·雨

99
AOI-JIANG (天津) LV.28
2016-05-22 23:16 2840/50
  • 出发时间/2015-08-09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RMB

一蓑烟雨
一枕彷徨
一梦徽州
一帘忧伤

徽州是种梦,是萦绕在心头的痴绝处。
徽州是个结,是深锁在眉间的不了情。

那一天,我走进皖南古镇,
印象·宏村·雨

这次旅行是在2015年8月,将近1年后再回头看,有些路上遇到的事情印象中已经渐渐模糊了。

我时常在想,游记的目的是什么?之前也曾迷茫过,觉得应该事无巨细,将一路上路过的风景、路线、酒店,全部罗列出来。但这些攻略网上比比皆是,写出来也不过是赘述。后来渐渐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们所讲的,应该是自己的心情,自己的故事。

然而一定要写出这篇游记来,是为了送给我一起旅行的同学——大海。自从毕业以来,同学之间见面也越来越少了,到了这个年龄,大家各自忙着不同的事情,能有陪你一路同行的人,实在不易。

能有知己好友,一同去看远方的世界,这不正是我们所希冀的么?

初遇·黄山·雨

也许真的算是时运不济,从艳阳高照的北方南下而来,自从我们进入安徽境内,就遇见烟雨。

到了黄山脚下,雨一直未停。很多当地人说这样的天儿什么都看不到。但既然已到山脚下,心头的倔强劲儿却没法停下了。缆车排队的人多到要等1个小时,那便不坐了,硬要徒步上山。

起初时,闲情雅致,还会拍些照片,然而越往山上走,雨越来越大,也越没了拍照的兴致。

约莫走了一个小时的路程,那段山路有些险峻,山下淌下来的雨水已经没过脚踝。我们也走累了,便到旁边的小亭休息。山路不好走,雨天行路更是艰难,想想应该走了一小半了,可拿出地图,才发现只是走到了第一个景点。当时心都凉了,面对未有停歇的雨意,我们发悲痛为食量。因为随身的食物,现在吃的越多,就意味着背在肩上的重量越少。

休整后再出发,我发现路上,只有我们两人是上山人,在纷纷下山的行人中,我们就显得尤为悲壮。当我们问起前面的景点还有多远时,大家都会说,马上就到了,然而这一“马上”就是半小时以上的路程...

在半路买的登山杖,可是帮了我们不少忙。后来我们送给了宏村的客栈店家,希望他可以送给有缘人。

记忆中的黄山,不是奇松、怪石,不是云海、日出。记忆中的黄山,只是下不完的雨。走过迎客松,走过一线天,走过光明顶,走过那么多耳熟能详却又在烟雾中恍如海市蜃楼般的景色,却无甚心情恋赏。仿佛这一天是我所经历过最长的一天,将近8小时雨天的山路,我们断断续续,不曾停歇。同行的朋友却不曾有一句抱怨,只是鼓励与扶持。

走到最后,感觉身体已经听不得使唤了,只靠着意志在艰难行走。天黑之前我们终于到了山顶的宾馆。面对湿透的衣衫和精疲力尽的身躯,我们倒头便睡。

任凭窗外的黄山,依旧下着雨。

印象·宏村·雨

那一年的时候,我单曲循环着一首歌——黄龄的《灵芝缘》,也就是这篇游记的背景音乐。

幕启
幕落
梦翩跹
转瞬间
光影流转
千万年

这景象,似是就在梦中的徽州了。

雨仍未停歇,我们进村前行。第一眼看见宏村,白墙青瓦,与梦中的景色无异,似是遇见故人般的熟悉感。路人纷纷撑伞而过,南湖边写生的学生们,这样的天气也未曾打扰他们对美好的赤诚。

我们选择了一家南湖附近的客栈。本想等雨小些再走,便坐在二楼的阁楼上,静静观赏雨中的宏村

向远处望去,是隐约湮没在绿色中的村落。仙境般的雾气,环绕着远处的山峦。

出了客栈,我们撑伞沿湖而行。雨一直没停,我有些不胜其烦。匆匆拍了几张,便收起相机。没了相机的负担,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走在青石板的路上,可以细心地体会徽州古镇所带来的静谧。

南湖书院位于南湖北畔,是村子里最大的书院。据说南湖书院出过不少名人,不得不佩服南方的水土,人杰地灵。

印象最深的是南湖书院一进门的天井。天井是徽派建筑的一个特点,徽派建筑没有窗,全靠天井采光。这样的阴雨天,屋内虽然稍暗,事物却仍是清晰可见。透过天井看见高高的马头墙,一副黑白,俨然水墨。

整个下午,各个景点林林总总,慢慢转了转。宏村不大,而村里的人文景点确实没有徽派建筑的景色更让人惊艳。街边的小店虽然热闹喧哗,人来人往,却也没有商业化得叫人头疼。村民们都自己开些小店,卖卖当地的特产,最是惬意不过。

入夜的宏村,又与白天的热闹不同,静默非凡。街上的小店点起了大红的灯笼,算是鲜有的灯光。雨还下着,我们撑伞走过小弄,似又听到宅院中传出温馨的笑声。一回首,却是望见身后的路漆黑一片,早已失去了方向。村里的路曲折无规律,白天时尚且不熟悉,黑夜里更是无所适从。我们并不害怕,也不着急。回转了几回,终究是绕了出来。

回客栈的路上,买了一点鲜乌梅,尝起来就好像是葡萄的酸甜,算不上好吃,却依旧吃完了。

在客栈的阁楼上感受着静谧的夜,听着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仍未停歇。

倾心·宏村·云

八月的徽州潮湿闷热,第二天早晨不到6点便醒了过来。看看窗外,虽然仍是阴天,不过雨已经停了,算是老天的眷恋。同行的大海还未醒来,我不忍扰他清梦,独自一人,起身出门。

清晨的宏村还没有多少行人,南湖更是格外清静。在这样的景色里,我看到了最幽静的宏村,这是最纯粹的徽州

路过的阿姨也在拍照,她说这里真的像画一样,无论怎么拍都漂亮。我点头称是,这样的景色,没有早起的人们是感受不到的。

趁着人不多,我摆好机位,不知哪里窜出一只家狗。它就这么淡然站在南湖的桥上,不惧生人,仿佛融入这山水之间。

天渐渐亮了起来,我快步赶到月沼。月沼人同样不多,只有少许游客和写生的艺术家。月沼,如其名,是一弯形似月亮的湖,位于宏村的中央位置。湖的周围,徽派马头墙错落有致,一袭青瓦白墙,点缀着三两大红灯笼。

风轻摇
湖面荡起微波
月沼倒映的景象
不是宏村的白墙青瓦
而是徽州流传千年的故事

马头墙是徽派建筑的代表。自从进入安徽境内,经常可以在路过的小镇看到这种屋顶。岁月从墙上剥落,我看到青砖下蕴含的兴衰沧桑。

月沼的一侧是汪氏宗祠,老时候村子里祭祀祖先都会在这里举行。(此处为自拍,嗯,人丑不露脸...)

汪氏宗祠高大的马头墙,是森严历史的见证。汪氏宗祠又叫乐叙堂,供奉着汪氏的先人们。里面一面大屏风上,写着朱熹家训,时时教育着后人们。

后来又去了承志堂。承志堂是宏村人文的精华,有“民间故宫”之称。这些陈年的老物件,都诉说着不朽的历史。

路过一条小巷,一个村民正好出门劳作,月塘客栈大红灯笼映下他深邃的背影。当地的人们就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单、朴实、真诚。

轻步走到村外,与徽派的水墨不同,村外是另一幅山水桃源。时至盛夏,一片绿色的田野,远处仍是熟悉的青山云雾。

后来小伙伴也来汇合了,这次旅行没有多少我俩的合照,连最基本的游客照也没几张,这也是此行的一个遗憾。

我们一直闲逛到中午才离开,彼时天已经晴了起来。我有些许失落没赶上晴天,却又想,徽州的温婉,也许只有烟雨才能被最完美的彰显。

结语

时至今日,
我仍会想起八个小时的风雨黄山,周身漫天云雾,只抬头看见前行的路;
想起宏村的白墙青瓦,映在月沼的湖水中,诉说着不尽的徽州往事;
想起村外的青草山丘,漫山遍野,宛如仙境的世外桃源
想起静谧的夜,寻着若隐若现的灯笼,许久才找到来时的街;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
应该就在昨天吧。
                                                                                                                                   —END
                                                                                                                                  2016/5/22

本篇游记共含3093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