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上山下海的台湾游

10
李超 (北京) LV.16
2016-05-23 13:51 512/7

       我总是想要作对,和周围的人作对、和家人作对、和自己作对、和这个世界作对……以至于在计划旅行时也总是选择有些超出自己能力的尽可能崎岖的路途,以至于有极大的可能在还没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就已经狼狈不堪了。但是这又如何呢?有很多时候,我既享受旅途中的美景,同时也对那些预料之外的小尴尬乐在其中。尤其是当你发现你可以认识更多新鲜的人、经历更多新鲜的事、看到更多新鲜的物,并被过往的人事物温柔以待的时候……所以,旅行的路上苦一点也没关系的。

一切从台北开始

       飞机摇摇晃晃的降落在松山机场的跑道上,起飞好像只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半小时前起飞的航班终于帮助我从连续下了三天雨的金夏两门逃了出来。办理了必要的手续之后,便出发去台北车站。就像是在北京一般,熟练地办卡、刷卡、乘车。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台北的捷运线路图已经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至少我需要去到的地方都可以驾轻就熟的乘车前往了。从北车出来已是下午3点,之前的一顿饭还是早上5点时候草草咬过的两口面包,便不顾什么形象之类的问题,走进了车站边上的一家点心店。店名叫做添好运点心专门店,一家开在台湾香港点心店,号称是全球最便宜的米其林一星餐厅。其味道和制作确实不负盛名,价格也十分公道,店址又在市中心……花点时间进门品尝一下是个不错的选择。

       6点的时候和朋友如约见面,场面没有太多的惊天动地,但是充满了温馨。例如“傻蛋,你背这么多行李是不是蠢!?”,例如“又见到你真是让人开心。”朋友是一个个性独立的女孩,名叫Ellen。之前用了一年多在世界各地旅行,最近刚刚回到台湾,开始所谓的“正常”的朝九晚五的生活。我很难说到底是决定来台湾以后才和她约定要见面,还是知道她回来台湾了才决定要三游台湾
       朋友的家有点远,介于行李沉重,只得打车前往。虽然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但依然可以体会到台湾的交通费用要明显高于大陆,甚至是北上广这样的绝对一线城市。比如这次的行程仅仅11公里,在北京不应超过40人民币的价格,而在台北大约需要325台币,将近人民币67元。
       在朋友家洗过澡、换过衣服、整理过行李之后,便是第一晚的觅食活动。三妈臭臭锅在台湾可谓久负盛名,而且分店众多,虽然是第三次来台,却是第一次尝试。虽然没有尝试经典的臭臭锅,但是咖喱锅的味道也还是不错的。而第一天的行程也到此结束了。

解开心结的猫空

       以前读过一个小文章,说是没有完成的事情会在人的心理留下一个结,必须要完成它才能把这个结打开。事情无论大小都有可能留下一个结,大到再也见不到的初恋,小到没吃到的蛋糕……一切事情都有可能成为一个结,只要你想做而没有做。台湾的猫空缆车可能就是我众多结当中的其中之一,之前由于时间、行程、例行检修等种种原因都没有去乘坐过。为了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到达台北的第二天便去解开心结了。
       实在说不好要怎么评论猫空,因为就心结而言,它实在不应该比没有吃到某种特别的美食所留下的结要大,至少不会大很多。你可以选择多等一下去坐水晶缆车(透明地板),或者像我一样一个人做一个普通缆车,两者都是不错的选择。猫空是一个可以远观台北101的地方,你坐着缆车慢慢悠悠的一路晃荡。远方的城市在你身后一点一点展开,让你有一种期待想要快一点到达顶端。终点站之后可以继续步行游览,周边的茶室小店都有不错的观景点,但有一个比较独特的观景地点并不在终点站附近。
       从终点站往回坐一站到指南宫,下缆车沿着小路一路曲曲弯弯,在你正莫名其妙觉得还是回去比较好的时候,一个小亭子却突然跳进你的视野。从这里向城市中心望去,虽看不到璀璨的城市灯火,但山景、城景交相辉映的画面也着实让人觉得没有白走。而且,若是在天气晴好的时候,台北101可以被清晰的看到。然而,糟糕的天气让我没能留下足够清晰美艳的照片也算是一点点小遗憾。不过,已经来过这里就已经是打开了一个结。生活即使如此,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疙瘩,你只需要解开那些大到足够让你寝室不安的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留他在那里慢慢变成生活吧。

去那些别人不去的地方

       来到基隆的人,大多都是要去平溪线和九份转一转的,我也不例外。但我不得不说,很多人都去的地方,并不一定适合于每一个人。平溪线上的老街也好、天灯也罢,都不能提起我的兴致。倒是偶然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站的停留,却让我眼前一亮。
       小站的名字叫三貂岭,在著名的猫村的下一站。原本的计划是在每一站都下车转一转,等下一班车来的时候在继续前行。但刚从三貂岭下车的一瞬间,让我觉得可能要在车站坐一个小时了。车站小到连一个完整的厕所都没有,站台只有两个,而且绝大多数的列车都是不停靠这个车站的。

       为了节省时间,我决定步行前往下一座车站。距离其实并不远,大概不到5公里的距离,这对于每小时一班的火车和我的脚力来说并不算太远。于是,我就沿着铁路一路向前,希望能快点到达下一站而不错过列车。但路走出去也就不到200米,最初的打算便被我扔到了九霄云外。我爬上了道边的阶梯,拾级而上,美丽的山间风景便展现在眼前。远山、河流、铁轨,和谐而宁静。

       继续向前,一个小小的村庄进入视野,我不知要如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这里村民的羡慕。他们有美丽的风景、远离城市、便捷的交通……这一切让我萌生了想要住下来的想法。在村子里,我遇到了一位村名,他也是一名摄影师。许多年来,他都专注于拍摄村子周围的风景,像是三貂岭瀑布、穿过村庄的列车、隧道外的天空。经过他的指点,我沿路走到了一处较高的地方,从这里回望村庄,便又是另一番景色。河水在村子旁回转,火车穿过村庄与架桥,人们慢悠悠的走在村子里……为了可以把眼前的景色留住,下一班的列车也被我错过了。当彩绘的平溪线小火车穿过村庄向前行驶的时候,美丽便被记录下来了。

       沿着路继续走可以走到一座隧道的洞口之上,从这里耐心等待的话可以看到列车徐徐驶入隧道的景象,虽然这并不难得一见,但在苍翠的山峰之间,这一幕便有了另一番风味。所以我放弃了村民的提议,专心下来等待列车。

       九份、金瓜石、平溪线都算得上是台湾北部值得一去的景区。也正因如此,在九份老街、金瓜石、十分老街平溪等地,你会遇到如潮的人群。他们带动了旅游业,让当地变得充满生机,但同样的,他们带来了嘈杂。若你是和我一样对人群并不是那么感冒的话,可以考虑选择一些其他人并不常去的地方。

喜品家的起司

       如果一定要让我挑选出某一个地方作为台湾的必去地点的话,花莲的喜品家应该是我的最佳选择。这是一家比较小众的起司蛋糕店,小众到花莲的当地人都未必对这家店有所了解。这里主营的产品这几年来都没有变过,装修也没有变过,老板也没变过。还记得第一次是在4年前,和在旅店认识的四个香港来的朋友一路骑车过来。几个人风风火火,在店里享用了各种不同的起司和巧克力蛋糕……自此,和店家的友谊也建立起来了。我不得不承认,店家的记忆力很好,无论是哥哥和姐姐,都在我再次到访的时候准确无误的记起了我的容貌。
       正是这些原因促使着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前往,而美食也一次又一次的进入到五脏庙之中,和店家的友谊也遇见深厚。

旅途总是充满意外

       花东地区的美景总是在无时无刻的召唤着我,无论要去台湾多少次,我都会在花东的某个乡镇住上两三个晚上,这一次选择之前一直被忽略的瑞穗小住两晚。一来是要去瑞穗牧场,二来是这里的温泉很是出名,奔波几天总要休闲一下,当然在这里也有些意外收获。
       收获之一是并不太出名的瑞穗便当。之前在在网上总是看到台湾的铁道便当,池上当属第一毋庸置疑。然而,当第一的光辉太过强烈的时候,其他比较优秀的选手便会被或多或少的忽略掉,距离池上没有多远的瑞穗便是如此。瑞随便当虽没有池上便当出名,但味道也是好得没话说。瑞穗便当距离车站不远,地址是瑞穗乡中华路60号,从车站下车步行过去不到十分钟便可到达。当天去的时候正好赶上晚餐开卖,原本打算要鸡排便当,但是遇上鸡腿便当恰好出锅的我立马改了主意。当然,主意改得一点都没错,便当端上来以后,我见到了生平吃过的最大的鸡腿!!除了大以外,味道也是没话说。外皮金黄酥脆,腿肉嫩滑,配菜也很好的起到了去除油腻的作用。另外还有一点是这里的饮料和汤都是免费自取的,而这一切都只要85台币,折合人民币17块多。用超值来形容,恐怕已经是不够的了。

       另外一个收货是牛奶锅。牛奶是瑞穗的特产,其牛奶品牌瑞穗鲜乳及相关产品全台畅销。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守着这么好的奶源,自然会有相应的本土产品。顾名思义,牛奶锅就是用牛奶作为锅底,再加上瑞穗的牛奶品质优良,这就使得无论从肉到菜都变得奶香四溢。可能对于一部分来说,肉和菜上全是牛奶会显得有点“诡异”和无法接受,但是对于如我一般的牛奶狂热者来说,牛奶锅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当然了,牛奶锅的价格也相对要高于一般的小火锅,例如一个普通的猪肉过可能要180台币左右,牛奶锅则就要230台币。有兴趣的朋友还是建议来试一下的,毕竟这是你来到瑞穗不可或缺的一种尝试。店也很好找,在去往红叶温泉的必经之路上,具体地址是成功北路52号,店名叫绿精灵瑞穗鲜奶锅。

一直划到太平洋

       在瑞穗最大的意外和最好的体验要数在秀姑峦溪泛舟了。这个活动是原本没有再计划之内的,因为根本不知道。来到民宿住下以后,房东问我想不想要参加第二天的泛舟活动,就是沿着一条溪流一路划船到太平洋去。原本的计划是第二天去瑞穗牧场转一转,然后直接南下去台东,但是眼前的刺激活动再一次迫使我改变了计划,第二天台东的行程便被无情的取消掉了。
       第二天一早,先是要到经营泛舟的公司去集合。公司叫做东海,具体位置没有记住,因为有房东开车。到了之后缴费、集合、领装备,一切准备妥当以后先是去看了安全教育片,然后就是向溪边进发。说是溪,其实就是小一些的河,而且水平并没有想象中的湍急,即便落水只要平躺便可浮在水面之上,并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但需要注意的问题是防晒,因为一整天都在划船,一直暴露在自然环境中,很容易被晒伤。
       之前读过沈从文先生的《湘行散记》,对其中山水景色的描写的记忆很鲜明,尤其是“积翠凝蓝”一词,印象颇为深刻。然而,生长在城市森林的我从没有过机会在一江一河上乘舟行进,所以对沈先生的词语并没有直接的感官体验。而这一次的泛舟,算是了却了我这一点遗憾。

       为了能够更完整的欣赏眼前的美景,我选择坐在皮艇的最前端。随着各位全员“整齐划一”的划船动作,皮艇毫无章法的离了岸。与其说我们是在划船泛舟,倒不如说是“一船的人为了不被水流肆意得牵着鼻子走而拼死的挣扎”更合适。与此相对的,是身边的美景。皮艇随着水流缓缓向前,山水便在眼前徐徐展开。溪水或急或缓,景色也时快时慢,亦如一部精心编排的风景宣传片。从皮艇的角度想上网去,山水大多高耸巍峨,有时如巨人般向你压来;有时又如列好队伍的卫兵一般夹道欢迎。在欣赏美景的时候,不时会遇到一些水流湍急的地点。一般情况下都会有救生队开着快艇在前拖拽,这时便可转换心情,体验一下刺激的时刻。
       虽说这一路泛舟,找到了很多读沈先生文字时候的感觉,然而依然有一点巨大的不同无法回避。沈先生的文字充满了山水人家,我清晰地记得,沈先生笔下那湘西的山水。吊脚楼上一户户门窗,守得是不知何时归来的水手;一盏盏油灯,照亮的是一颗颗冰冷的心。而这里只有山水,却未见人家,实在是一种遗憾。虽说我并不喜欢人群,但如果少了些许的人情味,便一点生机都没有了,很难说这不是一种孤寂。
       当一船人或划或被拖拽到一座红色的桥的时候,行程基本就结束了。太平洋的入海口就在眼前。当然虽说是一路到太平洋,但是并不是真的要你把皮艇划到太平洋里。你依然还是要停船靠岸,然后洗澡收拾行装。之后是另一件算是比较幸运的是。由于要等几个早上迟到没有跟上大部队的人,我们需要在终点处等大概一小时。老板觉得这实在是不合适,边开车带我们几个人去附近的北回归线点标游览一番。然而在这里,我看到了最不喜欢的如潮的人群。行程的最后,我再一次体验到了台湾司机的山路飙车。
       整个行程大概要耗费一整个白天的时间,全部费用包含从终点到住处的交通和一顿午饭,一共900台币,如果要是送到花莲的话会贵一些。

自我就是用来挑战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安全区”,自打生物从海里上到陆地、腮部被肺脏取代以后,陆地仿佛就成为了绝大多数陆地生物的“安全区”,尤其是人类。而海洋,在某种意义上对人类而言,充满了未知与可怖。但是依然有人没有忘记自己作为生物最早的“家乡”是在海洋,从而发明了格式各样的水中装备,从面镜、呼吸管、气瓶到潜水艇不一而足。而水中运动的项目也不胜枚举,从装备最简单的浮潜到装备高度发达的水肺潜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回到”大海,去近距离感受“家乡”的美丽。

       早在三年前的第一次环岛时,一位当时在台湾的交换生就邀请我去学习潜水。但由于时间紧迫、旅费吃紧便作罢了。在这一次的计划中,学习潜水便成为了第一个被确定下来的项目。学习地点被选在了垦丁,因为这边的天气很好,生物多样,海水相对清澈,比较适合新手潜水员练习。由于时间缘故,以及之前除了浮潜就没有再多的经验,所以课程选择的是初级的开放水域课程。
       第一个半天是室内的知识课程,大概讲解各种基础知识和安全细节。下午便是平静水域的训练。从理论上来讲,平静水域的训练很简单,练习面镜排水、练习保持中性浮力等等基础动作。然而我所面对的,并不是技术上某个动作的难度,而是巨大的心理恐惧。在最初刚刚下潜的时候,面镜里面进了一点点小水珠在鼻孔附近都会被我放大到要窒息的恐怖。在其他几名学员已经开始练习新动作的时候,我依然在和自己的恐惧进行斗争。好在教练耐心有毅力,一步一步带领我熟悉动作、追赶进度。虽然,对窒息、装备损坏、海底生物以及各种未知事物的恐惧没有去除,但是多次的练习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自信,而恐惧感则被挤在一个小小的角落。

       我必须承认,恐惧感一直没有彻底的消失,至少在学习进程到最后一刻,恐惧感依然存在。以至于每一次在下潜的最初时刻,我都会花更多的空气和时间去适应。但是,事物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只存在是否利用得当和是否在一个适当的范围内的问题。恐惧感促使我更频繁的查看压力表、装备和其他各项指标;并且,它让我时刻谨记保守的潜水计划,而这些都是有利于保障安全的做法。

       我想,恐惧感会一直伴随着我的。在很多事情上它都和我相伴,例如参加危险性较高的活动、例如在长途跋涉之前、例如在坐飞机之前……而我并没有想要去除恐惧,一个完全无所畏惧的人是十分危险的,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别人。而真正勇敢的人,在我看来并不是没有恐惧的人;是那些可以管理好自己的恐惧,并利用它保护自己,以探索更多未知事物的人。这是我将花费毕生精力去学习和体会的事物。
       当然,经过了两天半的学习,我拿到了自己的开放水域潜水员证书。

一路奔波,只为那一刻的美丽

       我的旅程从来不是把事前做好的计划一丝不苟的照搬到实际生活中,那样的旅途太过刻板,缺少了刺激的意外带来的些许肾上腺素飙升的爽快感受。所以我的行程总是充满了临时决定,当然这些临时决定带来的结果有好有坏。而这一次的决定所引发的结果便是喜忧参半,好在是喜剧结尾。
       住在基隆的时候,房东推荐我去南投的清境农场住一晚;在瑞穗的的时候房东的建议是可以更进一步的上到台湾的最高峰合欢山。于是在垦丁潜水的时候便时刻关注着松雪楼上的住宿信息。虽然我提前三天才开始看合欢山上唯一的旅店的周末房态,但是天无绝人之路,终于让我抢到了两天的床位房。当然这也意味着奔波的开始。

       从海洋馆夜宿之后,便第一时间坐上公车,期望可以节省时间。然而中途换车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一辆客运根本没有看到车站有人招手而绝尘而去,以至于只好继续等待下一辆。在此,我不得不怀念一下大陆的公交每站必停车的优良服务。客运一路到达高雄高铁左营站,期间没出什么问题。下车后买了5分钟后的车票,一路狂奔赶上列车。在台中乌日站继续转乘南投客运前往小城铺里,这时已经下午一点多了。而到达铺里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了,这时才得知每天从铺里开往合欢山的车只有一班,于是只好投宿在铺里。就这样第一晚合欢山的住宿便被取消掉了,当然也有好的地方。这一晚的停留给了个修整的机会,让我得以去医院检查一下在潜水时不慎发炎的左耳。
       第二天,一大早从旅舍旁的客运总站乘车前往清境农场,期望可以在上去合欢山前在清境农场游览一番。清境农场的景色果然如之前房东所说,值得你花时间专门上来,但有合欢山的目标在,便没有打算留在这里住一晚。

       根据时刻表,我需要达成11点50分从国民宾馆路过的每天唯一一班前往合欢山的客运。但是天不遂人愿,我错过了班车。11点的时候我从清境农场返回了国民宾馆去等车,但是手机上网查询到的信息显示班车已经过站,于是迅速联系客运公司。再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得到答复班车还在铺里,一个小时才会到达清境。我便花了20分钟解决了午餐,然后去车站等车。就这样等了40分钟,依然未见班车的踪影。再次联系客运公司被告知已经过站,于是巨大的无助感从四面八方袭来。我不得不再一次的谴责台湾的公交系统,其他的客运也就无所谓了,毕竟每天有很多班,一辆过了可以等下一辆。但是一天只有一班的公交没有按时刻表走,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在懵逼了10分钟以后,开始寻求其他途径,否则最后一天的住宿也要被取消了。周围的出租车价格普遍在两千台币左右,走投无路之时,我开始尝试询问搭车和拼车。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包车公司,他们正好接了一个旅行团。而刚好车上余下一个位置,可以带上我一个散客,价格500。虽然产生了预料之外的花费,但总比上不去要好。就这样,我最终还是上来了合欢山,虽然与计划有些出入,但还是上来了,而且合欢山上的景色让我感觉即便前面的路上有再多的苦难也都是值得的。

       入住之后没有多长时间就是晚餐时间,为了能够爬上合欢山主峰拍摄日落,晚饭几乎是风卷残云般的速度解决掉的。我需要明确地说一下,像我一样乘坐公共交通上来合欢山是很不方便的,不方便并不止体现在上来的路上,在去往各个景点间的路上也很是辛苦。从住的地方步行到主峰的登山口大概2.8公里的距离,若是在海拔低的地方,3公里的距离步行35分钟绝对可以轻松到达。但是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路上,一切都变得那么困难,可以用举步维艰来形容了。而这时如果你有一辆机车或者是汽车,一切都显得那么轻松自如。在跋涉了将近50分钟以后,终于来到了主峰的登山口,路上我不止一次的想要伸手拦下路过的车辆,让他们搭我过去,但是考虑到山路的安全问题还是作罢了。
       在主峰看日落并不用上到峰顶,这还是让我有些欣慰的。找好位置以后开始细心观察周围的景色,原本那些需要从下面仰望的高山,现在都在脚下;而那些高不可及的云彩,这时却从你身边缓缓飘过,让你感觉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日落也在这时开始了,由于云彩的缘故,无法清晰的看到太阳落到天际线以下的过程。但是被晕染成橘红色的天空渐渐黯淡下来,远处的城市慢慢亮起灯火,天空中的星斗一颗一颗显现……过程美得无法用语言表达。

       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我忘了穿长裤。因为在最开始的计划中并没有合欢山的项目,所以随身的衣物中并没有长衣衣裤,只有一件冲锋衣随身携带。于是就看到在大家长衣长裤,甚至羽绒服的装扮中,只有我一个人穿着一条单薄的短裤,引来无数或钦佩或疑惑的目光。而之后返住处的路是同住的台湾同胞骑车载我回去的,免去了我在黑漆漆的山路上独自前行的痛苦,是我在3000多米的海拔之上的瑟瑟寒风中感受到了台湾普通民众的浓浓温情。
       当然,合欢山的行程并没有结束。合欢山是一个一天24小时都有不同美景的地方,看完了日落之后自然要去看日出。于是,回到住处立马洗漱睡觉,第二天凌晨两点三十分便起来先去拍夜景,然后等日出。但是由于经验不足,星空总是无法拍好,算是个不小的遗憾。凌晨4点半的时候,开始爬石门山。从登山口上去只要二十多分钟,很好爬。不过山顶的风很大,这再一次提醒我出门前要做好完全的准备。等了没一会儿,太阳便开始上升了,但依然是被云遮掩着,所以只能看到一片被染红的云海,时而露出一点点面貌,好似害羞的少女。

       美景总是稍纵即逝的,退房的时间也来得很快。因为实在是太过寒冷,没有继续住下去,但如果当天去询问前台的话,应该是还有房间可以住的。所以如果在淡季大家没有订到房间可以直接上来这里,一来是前台会预留一部分给现场订房的客人,二是因为每天都有人像我一样预定了而由于各种原因而没能来住,所以来碰碰运气也是可以的。

出门在外靠朋友

       四处游玩的日子并不多,然而每次出门都能结交一个两个朋友,使得每次遇到困难之时,都有人伸手相助。我想这都是我的福气。
       从合欢山上下来的时候还没有预定当天的住宿,累得要死的我胡乱预定了一家便宜的民宿,原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但是到了地方以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房子是一栋5层老式居民楼上的天台用几块铁板围起来的,屋子里设施破旧不堪。桌上有一台电脑,机箱竟然还可以插入3.5英寸软盘,年龄小一些的人怕是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东西。最最重要的问题是,这里没有空调。在5月初的台湾,气温达到了32摄氏度,而这样的阁楼里面,温度已经飙升到40度左右了。于是紧急联系朋友、收拾行李、退房、买车票,然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继续南下直奔高雄

       当晚,在朋友的带领下吃了小火锅、洗了脏衣服、买了必备品、在有空调的房间里安安心心的睡了一晚。然而这依然没有阻止第二天的中暑。
       第二天去了屏东去见另一个之前的朋友。早上起来感觉还算好,朋友带着去了当地人气颇高的餐厅吃了brunch。可是,难受的感觉在之后买奶茶的时候慢慢袭来,以至于不得不取消计划,跑去朋友家睡了一下午。

       真的是自心底里感谢这些旅途上的朋友,在每一次情况紧急只是都能救我于危难。也许每一次的波折和每一次小的善举都是在积累,等到你真的需要帮助的时候,先前那些积累的福气便以好朋友的形式来到了你的身边。所以,谢谢这些朋友,也谢谢自己。

旅途总要结束

       在台湾的十五天过得很快。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朋友、吃到了想念许久的美食、学习了挑战自我的潜水、爬上了高耸的合欢山。在我的脑海里,这些才是旅途该有的样子。虽然旅途只是旅途,你只是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做了一些事情,见到了一些人……但是从主观出发,一路上有惊喜、有波折、有以外、有幸运……这一切使客观存在的事物变得丰满而真实,以至于在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然而,旅途总是要结束的。你需要继续向前,去见识新的事物和新的人,尝试更新鲜和大胆的挑战……然后,将所有的回忆都内化到自己的每一个部分,从而进化出更好的自己。

本篇游记共含9351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是该把之前的出行记下来啊时间长了都忘了。感谢楼主的分享~

2016-05-23 18:52

引用 cocofisn 发表于 2016-05-23 18:52:10 的回复:

真是该把之前的出行记下来啊时间长了都忘了。感谢楼主的分享~

回复cocofisn:对的 就是怕一些细节忘了 所以赶紧记下来

2016-05-23 18:57

2016-05-24 01:00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2016-05-30 01:00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2016-05-30 11:50

引用 勾兑姐 发表于 2016-05-30 01:00:13 的回复:

图片多点就好了哈哈

回复勾兑姐:

2016-05-31 19:31

引用 summer_sky 发表于 2016-05-30 11:50:22 的回复: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回复summer_sky:不客气

2016-05-31 19:3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