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亚丁转山——追随洛克印记,寻找香巴拉

25
椰子壳 (广州) LV.5
2016-05-23 17:05 1593/10
  • 出发时间/2016-05-18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00RMB

在稻城

稻城亚丁的汽车以时速六十公里前进,路途蜿蜒曲折,山峦叠影重重,灰蓝色天空依稀有几颗星星,黑夜仍旧笼罩整个大地,离开客栈时是凌晨五点十八分,小藏狗对着我们低吼了几声,尔后又继续卧睡在院子的篱笆下。今天,我们去转山。

四月十五,藏历的卫塞节,即月圆日之祭典,同时是藏族人的的萨噶月,在历史的今天,释迦摩尼显现涅槃,佛陀获得正等觉果位。跟随着客栈老板雪梨、藏族房东一家,我们一行7人,选在这天出发,转山,以此与佛陀接近,显示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之智慧光辉,并藉以发扬佛陀慈悲平等之教义。

进山的头几天,我在稻城住了下来,停留在喜乐客栈,同屋是个法国人,很年轻,正在进行他的gap year。我们基本很少能打得上照面。他总是白天一早就出门,晚上回来默默睡觉,偶尔能看到他坐在床头,从包里掏出一块奶酪切成一小片一小片地吃,显然多人间里的一张床就是他的家了。

很多人看不明白,但我了解这就是旅行中的常态。即使人在旅途,生活还是在继续,作为一个节俭的背包客,总不能顿顿去下馆子吧。

为了能在平均海拔4800米的山地从黎明到傍晚行走一天,顺利完成48公里的转山,我每天步行六小时,像当地人那样单数转白塔,沿着傍河跑步,翻过城外一座又一座低矮山丘。

稻城属康巴藏区,藏传佛教的红教、白教、黄教、花教在这里和谐并存。亚丁三怙主神山是他们共同的神山,“一生当中至少来一次贡嘎日松贡布转山朝觐是每一个藏人的夙愿”。

公元八世纪,莲花山大师为三座雪山开了光,其中“仙乃日”神山以观音菩萨加持。虔诚的藏族人相信绕神山转一圈可清除一生罪孽,转十圈可在五百次生死轮回中免去堕入地狱之苦。如藏族房东相信的,他们世世代代转山,就是在跟随佛的足迹,引导自己前往彼岸之地。而在释迦牟尼涅盘的这天转山一圈,则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相当于常年十三圈。从这点讲,转山具有深厚的藏族全民宗教信仰与朝圣文化传统。而我呢,我只是作为一个旅行者,一个路人,一个暂时脱离世俗社会来此放松身心的人,漫无目的,当然,我给自己找了个非常烂漫而具说服力的理由——追随约瑟夫洛克的印记寻找梦里的香巴拉

在亚丁

抵达亚丁核心景区已早上7点半,夜色的尽头,山丘之巅从黑暗中露出一抹青灰色的亮光,这就是晨曦,太阳刚刚升起,东方天际出现了鱼肚白,柔和而光洁,日蕴不断地扩大,仿佛要淹没群山,它的底层微露淡红色,四周的云开始发白,光照开始散满大地。沿途路过亚丁村,村庄下面有大片的青稞田,那时候的路还比较平坦,坐在车里,心情愉悦,亦充满期待,再等半个小时,徒步就要开始了。

清晨八点整,我们一行人抵达洛绒牛场,房东妈妈从行李里拿出青稞酒、糌粑去到煨桑台,雪梨和尼玛拿出刚在山边采摘的还沾有露水的松柏枝叶,房东叔叔开始在煨桑台上空系风马旗,物品备齐,煨桑祭天地诸神仪式开始,点火、诵经、跪拜、祈福,煨桑台里焚起的蔼蔼烟雾,随着他们一家人的诵经声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为了能在太阳下山之前多走几段山路,煨桑一结束我们立马启程。我贪婪地再看了一眼洛克笔下最美的雪山----央迈勇,明媚阳光下,高大巍峨的央迈勇却如此秀丽端庄,晶莹的冰雪间搭在山顶,多条细长的瀑布参差不齐地悬挂在山岩上,犹如女子身披白色发辫,瀑布从山崖上倾斜而下,碰到巨石则转向,缓缓地淌过山岩,在岩石沁润一下,又急速从山岩飞坠而下。我想,飞流直下三千尺大概就是这么一副景象吧。

前行路上,我从远景、中景、近景,从不同角度来观赏三怙主,然而她们千变万化有无数化身,仙乃日、夏诺多吉、央迈勇,在我的困顿中接踵而至,像三个巨大的发光体,不仅笼罩了我们的朝拜之路,而且照亮了我们未来的岁月,她们巨大的光源,也许将陪伴我们长久,至少对我来说是,此时此刻,人世间那些贪嗔痴恨爱恶欲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我们走过牛奶海身边,只见一小块碧蓝天空落在没有一棵树的雪山冰川中间。雪山冰川灿烂辽远,像神灵遗忘的金色衣衫。春暖花开时节,牛奶海像牛奶一样洁白。相传,夏诺多吉神山脚下的海子里有两条巨大的蟒蛇,它俩从海子里蹿出,将走过的牧人和牛羊全部吞食。夏诺多吉看到两条蟒蛇危害人间,怒发冲冠,将它们收服,一条逃到蒙自变成一座小神山,另一条嘴里流出的水成了蟒嘴瀑布。相传的每年今天,也就是藏历四月十五,三天三夜,巨蟒化作的蟒嘴瀑布都会喷出乳白色的神水,前来转山、朝圣的人络绎不绝,人们用这里的水洗脸、浸湿额头、洗去病痛灾难洗去罪孽过错。我也不例外,认真地洗了脸,借以洗去自己辜负的人的罪责和被辜负的委屈。

转山之路异常艰辛——它们以这种极端方式来表明自己的不可或缺。我们在山路上连滚带爬地前进,上升到海拔5000米时,高原反应开始向我袭来:晕眩、心跳加速、气喘、体力衰竭,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山上开始刮风,还夹带着雨雪冰雹,我看着自己十根手指不停地颤抖,风把面颊上的面皮都要吹刮去,我尝试着叫喊雪梨,却听不见自己嘴唇发出的声音。只能硬撑前行,行至山体滑坡处,路面只有一个脚掌那么宽,我知道,必须得忘记身体劳累,除非想独自留下来在山上过夜喂豺狼,否则就一定要心无杂念地走过去,他妈的到了这个时刻我才知道了到了什么是生活的意义,在这山路上我彻底忘了我是谁,我的工作,我来自哪里全都不重要了,我只想着要把脚下的每一步踩好,生活别无其他,只有前进。

道路顺着山峦起伏,一会上升两百米,一会下降两百米;山里的温差极大,一会我们被太阳晒得汗流浃背,一会被冰雹砸得瑟瑟发抖。好在它们以绝美的风景作为补偿,森林、草甸、湖泊、冰川等乱翻登场。伴随着山体变化,我们一步步上升,而世界则渐渐沉下,随着海拔上升,带来的最大视觉改观是地貌,低温将绿色植被层层剥去,我们喝着冰水前进,5000多米高的山谷开阔而荒芜,视野所及之处都是乱石和灰黄色的荆棘,一时让人有种错觉,以为自己是这苍凉的天地间独有的活泼生命。正当此时,山岗上却出现一大群一大群的牦牛,赤褐色的放牧人挥舞着赶鞭走在后面,哼着藏歌,场景苍凉而空灵。牛群低头啃食乱石缝隙中的草籽。在这里,生命和生长都绝非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很奇怪牧人为何要到此处来放牧,房东妈妈说估计对他来说是没得选择,因为常住深山,只能与深山为伴,取之它用之它。而,我这个无聊的闲人千辛万苦爬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来才可能是更奇怪的事情。我要寻找什么呢?面对荒凉的高山,我意兴阑珊,而我的意兴阑珊,对牧人来说是否意味着牛没草吃,生活的艰难?

可惜,这些景象一点都不符合大多人的期望。大部分人觉得旅行应该是件特别超现实的事情,像梁朝伟那样,随便买张头等舱机票,说走就走,主人公都是超级有钱,人缘好,还长的帅,一定会有艳遇,白天美景里打转,晚上站在豪华套房的阳台上边看星星边思考人生。如果你告诉他们即使旅行很长时间,日子可能也没有太多起色,在日常生活中要做的事情在旅行中也照样要做,平时烦恼的事情并不会因为旅行而得到解决,他们可能就会摇头问,那么为什么还要旅行?我们的确把自己给忘了,忘了在所有这些迷人的风景通往热烈幻想的路途上,还有一个自己挡在中间,你的出身,家庭,工作等等。我们不会因为出了一趟远门就突然变成了不一样的人,信用卡还是要还,夜里照例会失眠,客户仍需跟进。如果你希望旅行会让你焕然一新,那么你出门的时候真的要慎重考虑一下。有人对苏格拉底说:“某个人在出门旅行之后一无长进!”“我想是会的。”苏格拉底回答:“他没有把自己留在家里。”

下午2点,我们抵达一处草原,进入牛棚开始吃午餐,生活,烧酥油茶,和着青稞馍馍、糌粑、奶酪饼子,一餐就这样完美地解决了。钱财在这里的用处并不大,身而为人真正需要的东西在这里都有。和山谷中的每一棵植物一样,免费享受干净的水,空气,阳光。当我们的环境和行为都变得极为简单时,我们所感受的快乐却是加倍的。转山路上,你和经过身边的人没有利益关系,你们要到达的目的地虽然相同却没有冲突,在山路上擦肩而过时彼此没有竞争的敌意,生活从这种如释重负中获得了片刻喘息。

午饭后小憩后,继续前进,我们的路线与洛克重合了。我相信这里的道路千百年不曾变过,房东妈妈说,在她儿时外婆就带着她来转山,永远是这条路。这里是所有朝圣者的必经之途,所以,这条道路也是用时间累积而成的,每个同行者都曾给它增添了砝码,使它变得日益权威。在思考交谈中我们抵达了最后也是海拔最高一个垭口,众人开始煨桑挂风马,高呼“la jie luo la jie luo”,我跟随藏族同胞们,目光紧盯住雪山,面向那拒绝了所有喧嚣与尘埃的神山,双手合十。

我们沿着洛克88年前相同的道路,重复着相同的路径,向山下走去,中间的88年时光似乎被抽空了,在这些宏大的自然景物面前,无论是洛克还是我们,都那么渺小,像风中的花絮,转瞬即逝。我们这些匆忙的过客穿越树林,抵达永恒的卓玛拉措。初夏的湖边,茂密的树木层层叠叠地像湖边扑来,声势浩大。刚下雪,卓玛拉错如一个少女,身穿白色披风静静地伫立在仙乃日脚下。尼玛介绍说如果是秋天,这些树木绚烂的颜色会从雪山的背景下跳跃出来,让卓玛拉措成为一个巨大的调色盘,从山间吹来的风,会打破湖水里的颜色秩序,闪现出层林尽染的风景。这让我想起一句话“大自然在选择实用的同时也没有放弃审美”,它们中的一些色彩有助于对光的吸收,同时也有一部分用于遮蔽多余的阳光。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色彩运用,充满了宇宙中的平衡、对称和神奇,当然,也能用“达尔文丛林法则”来解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每片树叶都有自知之明,那么我呢,我具备这个技能吗,这让我开始反省。

此时的卓玛拉措,像一面光滑的镜子,镜子里有仙乃日巨大的投影,神山完整无缺的影子在水面上漂浮。我们曾从她山脚下经过,对它顶礼膜拜,而此刻,她以水为媒介,像我们展示她的无所不在——她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她愿意出现的地方,印证了观音菩萨无时不刻在解救芸芸众生。

我们在天黑之前,告别贡嘎日松贡布三座神山,抵达山脚下的冲古寺。我们全身湿冷,来到寺里,向喇嘛借了一盆炭火,冻僵的身体开始一寸一寸苏醒,一起苏醒的,还有我们的笑容和话语。尔后,在点满酥油灯的庙堂,我们再次跪拜、祈祷,面见活佛,寻求精神慰藉。

半个小时后,我们离开这座寺庙,下山途中,冲古寺和仙乃日出现在一个镜头里,这是多么完美的一个结合,我几乎可以听到不同居所里的神仙的对话,不需要破解它们的语言,藏族人说它们肯定存在,像风一样,不会消失。

当我们终于再度被无边的落叶松林包围,宽大乔木开始出现时,我们知道,海拔已经降下来,离亚丁村近了。太阳已落山,天色开始变得昏暗,神山雪白的峰顶发出金色的光芒,状若燃烧景象,云雾遮来,雪山又变得冰洁透亮,如此反复,变幻万千。

行至房东妈妈故乡叶儿红村庄时,彩虹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高挂在牛郎神山两端。尔后,一轮明月在雪山后缓缓升起,灰蓝色的夜空中无数的芒星在闪动,如此圣洁美丽,看得我直想掉眼泪。

大地万籁俱静,有那么一刻所有的人和事我都忘了,我觉得记得那些特别蠢,就想在这空气清冷稀薄的地带听着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不必再去哪里,不必再寻找什么,忘了人世间的求而不得,此心安处是吾乡。

本篇游记共含4468个文字,7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椰子壳 的图片:

宁静安详,喜欢

2016-05-23 18:24

引用 椰子壳 的图片:

想象着流水的声音就感到很舒服

2016-05-23 18:25

引用 椰子壳 的图片:

这个湖好赞

2016-05-23 18:26

引用 椰子壳 的图片:

2016-05-23 18:27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5-23 20:27

这里都是熟悉的身影,想再去看看喜乐里的那些人

2016-05-23 21: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北京有一条小徒步项目也叫香八拉

2016-05-24 18:26

喜乐客栈 约起来 约起来~~

2016-05-24 19:42

引用 火车迷 发表于 2016-05-24 18:26:36 的回复:

北京有一条小徒步项目也叫香八拉

回复火车迷:hahahahaha年底去你说的北京那个

2016-05-26 14:13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05-30 11: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