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哎呀度假】缅甸丹老群岛帆船度假之旅

  • 出发时间/2016-02-11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5000RMB

丹老群岛和莫肯族人这两个新名词,是从一个专门做全球帆船度假的公司-“iYAT哎呀!度假”那儿听说的。之前有朋友跟过他们家一次行程,回来就推荐我他家的泰缅安达曼海帆船定制之旅。据说那个行程第一期出来不久就被订满,一订就两船,我与另一队朋友也是很向往安达曼丹老群岛那一片海域的探索,就定下了二月中第二期的行程,拿到的是一艘双体帆船,4个大床房,可以住8个人,还有很宽敞的客厅。这次又是隔了很久才有空写游记,记录我的第二次帆船度假之旅,第一次是去希腊,但是这次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容我换个画风跟大家描述,接下来还是先上干货。

行程:
DAY1 KAWTHOUNG(缅泰边境城市)
DAY2 BARWELL-NO.115
DAY3 NYAUNG WEE-GREAT SWINTON
DAY4 OHWAY-JAR LANN KYUN
DAY5 ZA DET KALE-RHINO
DAY6 KAUTHAUNG

签证:
这条线路我们是先飞泰国普吉岛,船公司接我们从海上过境到缅甸,海中央有个缅甸海关,交钱就给缅甸签证(缅甸签证费已包含在帆船的费用里面了)
普吉岛落地签,机场交1000泰铢即可办理。

航班信息:
上海航空往返大约3000多块(我们订晚了,早点预定有不少1,2千的廉价机票)
21:15-01:10 FM831
02:10-07:40 FM832

小贴士:
我们这次经过不少原始村落,里面的村民都还处于以物易物的部落社会,建议给当地的小朋友带点文具或实用小礼物。

day 1 KAWTHOUNG(缅泰边境城市)

过完新年,朋友们从世界的不同角落汇聚到泰国普吉岛,从这里坐车四个多小时到达泰国的Ranong小城,办完出泰国缅甸的手续,人和行李一起上了当地很有特色的渔船,船夫带我们跨越泰缅海上边境线,到达缅甸的海滨小城Kawthaung,没有上岸,直接上了停靠在港口的帆船-Blaze II,这船就是我们未来六天五晚要生活的“港湾”,迎接我们的是凉爽的椰子和亲切微笑的船长,船员和大厨,共四人专门服务于这次行程。等我们落实好房间和行李,真正放松的时候到来,船也渐渐驶出港口,去向茫茫的未知。

航海电影看多了,就很容易编织出各种美妙的幻想,特别可以倚着船体最前面的栏杆或者躺在网床上,听着海浪与船体的撞击声,桅杆上的白帆徐徐升起,让柔和的海风温柔掠过。安达曼海上漂流的日子就这样拉开序幕,丹老群岛的传说也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
航行了三个小时才停靠,生火做饭,晚餐和过夜的地点都在ZaDetNge岛附近。欢迎晚宴是我们钟爱的泰国菜,船上唯一的女性服务人员就是来自泰国的大厨,手艺一级棒,第一顿吃完,我们的胃就被她征服了。停泊点位于几个岛屿中间,海风和煦,月光皎洁,加上一点美酒,将奔波多日的疲劳彻底释放,早早枕着轻柔的海浪入睡。

day2 BARWELL-NO.115

早上八点是船长建议的早餐时间,可是真的聚齐慵懒的六个人用餐还是到了九点。 早起的先一跃入海,迫不及待感受一下安达曼海水的温度,绕船体游几圈也好。我们好奇不远处的当地渔船,有点像加勒比海盗中很狂野的那种船只,于是让船员带着我们慢慢靠近大渔船。船上的人员都很纯朴,船员带了啤酒,可乐和香烟与他们交换海鱼,作为我们今晚的晚餐,这种物物交换的贸易十分原始,在这片海上却很盛行。当货币成为多余,反而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交往更加纯粹。

探索完渔船,我们回去享用中西合璧的健康早餐,在甲板上,360度全天然景色助阵,秀色可餐。饭后启程到了 Poni岛附近,这是莫肯族人出没的地方。两位船员开着小艇载我们去这一带的白沙滩,一个两个都是那么纯净洁白,点缀了一些被自然雕琢得很美的石头。第三个沙滩前的海域是我们选择浮潜的地方,远远地看见一位莫肯族的妇女摇着小木船在岸边,水面有几个浮潜的头像若隐若现,船员告诉我们水里的人是村里的壮丁,专门捕鱼和拾捡浅海的贝壳海螺等为生。我们的小艇靠近小渔船,发现船舱里已经屯了不少贝壳,中年妇女带着女儿在岸边,等待丈夫的下一次大丰收,见到外来的面孔还是十分害羞。船员会讲当地的语言就与她们攀谈起来,我们与她们合了影,好像跟与世隔绝的海上吉普赛们留下共同的影像也是这次扬帆的目的之一。

目送母女的船只渐渐远离,我们开始浮潜,水至清则无鱼也不尽然对,我们还是看到挺多不同颜色的小鱼和珊瑚礁,一直潜到大船处才上船。莫肯族的寨子其实离这里很近,绕过这些岛屿去到另一边就到了,但是寨子前面的海潮退了,大船很难靠近,船长建议明天早上登陆访问,现在就先在附近安营扎寨,我们去了另一个沙滩看日落,出奇得大而红,整个海面都被染红了,回眺夕阳中的帆船也是格外美丽。 晚餐依旧是被宠坏的节奏,餐后一帮人围坐在船顶,喝点小酒聊个天,沐浴着月光,发个呆也很好,晚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此地当天堂。

day3 NYAUNG WEE-GREAT SWINTON

莫肯族是一个生活在东南亚的民族,素有海上“吉普赛人”之称。莫肯族的孩子都拥有着神奇的特异功能:他们能十分清楚的看见水下约20米深的海底世界。莫肯族其中约7000人生活在泰国,约2500人生活在缅甸,靠捕鱼为生。这是我们对莫肯族人仅有的一点认识。
今早匆匆吃完早饭就嚷着要去莫肯族的寨子,小艇载着我们慢慢靠近村子,远远看到一群孩子朝我们招手示意,看上去非常受欢迎。之前听向导说这些村子坚守游牧式的自给自足的原始生活,靠海洋的馈赠而存活,看来没错,村子直接建在海滩上,停了很多各式小渔船,男女老少划船和捕鱼的技能似乎与生俱来。村子的壮年们都出海捕鱼去了,老人妇女小孩们留守,我们的船刚一靠岸,就被十几位欢快的孩子包围。

向导说他们见到外人的机会也不是那么多,所以相当好奇和热情。我们每个人的手都被孩子们牵起来,他们用那种最清澈无邪的眼光看着你,脸上露出最自然甜美的微笑,嘴里说着诚恳的话语,只是我们什么也听不懂。我背了一包铅笔圆珠笔蜡笔本子贴纸之类的文具是要分发给小孩的,孩子们也是积极响应。本以为发完一圈他们就走开了,没想到他们更加热情了,摆出各种pose要求合照,那么自然生动,一点不忸怩造作。他们爱拍照,也爱看照片的效果,我的相机前总是凑了七八个孩子齐刷刷看照片,看到自己的大头,他们总忍不住傻笑。我从未感觉我的双手如此受欢迎,每只手各被四五个孩子拉着,带我参观村里最宽广也是唯一的一条大街。

两边林立着简单的菜市场,超市,药店,小摊贩等,有点出乎我的预料,其实外界的文明还是有意无意地侵蚀了这里,只不过生活在这里的人并不在意形式,幸福快乐好像是他们每一天的主题。同行的朋友也说:海上吉普赛人,他们拥有的这么少,但是他们的快乐那么多。

孩子们以主人翁的姿态带着我们从东走到西,又从西走到村里唯一的学校。一路上我与他们的沟通就是说几个简单的英文单词,看到猪,我告诉他们那是Pig, 看到狗,我则指给他们那是Dog,并用发给他们的纸和笔,写下单词,教他们念几遍,孩子们学的很认真,我也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但是转念一想,我是不是破坏了这种浑然天成的和谐,教他们外来的语言会不会开启他们对外界环境的向往,如果有一天有一个长大的孩子因为当初那一点由外界带来的向外探索的火苗,而走了出去,跨越了几百年来他的祖先一直坚守的传统,他还会幸福快乐吗?很多城市里的人,包括我自己,有时候来到一个经济相对落后的地方,心理总有优越感,总想着做点善事。慢慢地我发现这些落后地区的人们,或许需要经济上的一点援助来改善物质生活,但是他们的精神生活和快乐程度远在我们之上,可以说是我们借助“施以援手”来慰藉自己灵魂上的缺失,精神上的不快乐,也许更需要被援助的是我们自己的心。在这群孩子身上,我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

正值假期,校门关着,向导让一个年长的小孩去拿钥匙开了门。孩子们拉着我们坐到座位上,动静自如,又是各种姿势的照片。学校只有一个教室,不大的空间但是挺整洁的,我们看了也很舒心。孩子们总是热情不减,越来越多的小孩闻声赶来,只见我们八个大人被一大群小孩簇拥着,朝村子另一边的山脚下慢慢移动,他们要带我们去看山坡上的佛像。

缅甸是一个佛教比较盛行的国度,如此偏远简陋的一个小村子的顶上,居然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大佛像坐镇,可想而知人们的虔诚。通往佛像的道路只用水泥浇筑了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是十字路,只能赤脚往上攀登对我们来说是有点癫狂的,至少走路的样子很癫,脚下的石子很扎人。走到一半,我猛然发现身边围绕的大部分小孩都散去了,有的已经在山顶了,有的被妈妈叫回家去了,只有两个小女生拉着我的手一路向上,有时我脚底疼得停下来歇会儿,她们就耐心等待,给我很多微笑和鼓励,然后紧紧拽着我的手直到登顶。
佛像固然宏伟,让我更感动的却是孩子们的不离不弃。我想她们的父母根本没时间教他们为人处世的道理,可是她们做的比文明世界来的人都好得多。下山的路依然不好走,但是我很享受左右两位女孩的陪伴,没有语言的沟通,眼神和肢体的交流已经足够。到了离别时分,非常不舍,我们把包里所有的文具都给到孩子们,现场像明星签售,热情似火。孩子们有学习的积极性,也许只是纯粹的好奇,我们也很知足。也有的孩子说他们就想像父辈那样好好捕鱼,捕鱼不需要读书认字。
这些孩子或许是莫肯人当中坚守古老习俗的一类,他们往返穿梭于这片清澈水域,始终认为他们生活在海洋和陆地的交界处,他们了解这里,属于这里,不想被外界影响,也有一部分莫肯人去到了文明世界不知所踪。我们只想怀着深深的祝福挥别这里的一切,来的时候一大帮孩子迎接我们,走的时候还是一群孩子欢送我们。我试着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淳朴的莫肯族孩子,怎么毫无保留,敞开一切迎接外来的生命,同时展现本族最纯净的精神面貌,笑得如此真,行得如此诚。这一天这一趟旅行就被这群孩子真诚的面庞所震慑,久久停留在那里的美好之中。

当然丹老群岛也有名不虚传的自然胜景,船停泊到午餐的地方Nyaung Wee,我们又有了浮潜的冲动,有些海滩和珊瑚礁堪比马尔代夫的纯净美丽。争先恐后跳入水中,看到Nemo家族悠闲自在地在水草中进进出出,很多海星慵懒地躺在白沙上晒太阳,成群结队不知名的鲜艳鱼群也从容自在地穿梭于珊瑚礁上。
傍晚又去了另一个很小的莫肯族村寨, 十几户人家点缀着原始的灯火,简易袖珍的竹制小楼隐藏在红树林中,没有热情的孩子出来嬉闹,显得冷清。月亮爬上山顶,对渔家人来说是晚餐和休息的时间了,我们没多做打扰就回船上用餐了,大厨打造的每顿美食都不一样,这次是日式料理,大家赞不绝口,都说要把她装进行李箱带回家。

day4 OHWAY-JAR LANN KYUN

新的一天悄然而至,我们依旧在温润的海风中醒来,今天的海上运动是划皮艇进红树林。每两人一艘艇,循着清脆的鸟叫声和偶尔的猴群嬉闹声,我们在曲径通幽的海上林子里迷了一会儿路,可是好享受静谧到近乎奢侈的自然环境,闭上眼睛可以冥想,可以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这片广阔的红树林,平静、油绿,生机勃勃而与世无争,无数束阳光穿过树顶投射到水面和林间,散发出淡淡的雾气,使丹老充满了若即若离的朦胧感,着实不想离开树木的遮阴。

傍晚船长响应了我们的号召,选了Kyun Phi Lar Island的一片沙滩做BBQ,伙伴们先去沙滩侦察情况,捡了很多枯木堆在一起,大厨早已准备好烧烤的物料,用小艇一船船地往沙滩上运。等一切准备就绪,我们被最后接到沙滩,远远地看到几点火光,近了一看是心型的沙坑里放了蜡烛,还有一棵枯木竖在沙地上,树上点缀了一些小灯,有点装饰圣诞树的感觉。还有一处大火是用于照明和烧烤。

我们负责闲聊喝酒看星空,大厨带领船长船员以地为灶烹饪美食,陆续上桌的食物总是让我们欲罢不能。一次浪漫的海滩聚餐在原始风貌的包围中显得尤有感觉,有瞬间我觉得这次行程是现代幸福版的鲁滨逊漂流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美好的夜晚易逝,我们十足珍惜。

day5 ZA DET KALE-RHINO

倒计时最后第二天了,离别的忧愁开始悄悄涌上心头。今天主要是访问本次行程的最后一个莫肯族村子Jar Lann Kyun。我们的帆船渐渐靠近村子时,岸边一艘艘小木船开始启动划向我们,十几艘晃晃悠悠的木船成弧形包围了我们,每艘都是十来岁左右的孩子在掌舵,他们热情的招呼声响彻天空,比迎接亲朋好友还要热情的架势,也是很让我们受宠若惊。朋友们开始去船舱拿所有的零食水果分给他们,活像一个热闹的水上市场,有的孩子还被迎到船上交流。向导说这个村的孩子见过世面,不像上一个村落的孩子那么粘人,我们反而有点失落感。一会儿孩子们嚷嚷地回到自己船上,划向另一艘在靠近的帆船。看他们比试着各自的划船技术并迅速向帆船靠近,时不时喊几声,整个海面都热闹起来。

我们一组人坐小艇到了岸边码头,发现村子里的大部分房屋都架空在水面上,主道路是水面上的一条木栈和岸上的一条水泥道,两边分布着酒馆,商店,餐厅,台球室,医务室等。
没有孩子们的前后簇拥,一会儿就逛完了,再往一个缓坡走过去,就是村里唯一的学校,边上正在建一个寺庙,庙前站立着十几尊金光闪闪的佛像,面朝大海,守护着海洋和海上的人们。向导说2004年发生印度洋大海啸前,这边的莫肯族人都提前感受到灾难来临的信号,各村人相互提醒,及时搬到山顶上从而避免了伤亡。真是个神秘神奇的部落,他们的身心灵长期与自然零距离接触,得到了大自然很慈悲的馈赠。这时屋顶传来僧童们咚咚咚钉钉子的声音,红色的袈裟,黝黑的面庞,专注地搭建着他们的精神住所,让我也陷入沉思。阵阵清凉的海风袭来,吹起了他们微笑的嘴角,夹杂着悠扬的梵唱,远处捕鱼人的吆喝声,还有孩子们无忧无虑的欢笑声。在这里人与自然、人与宗教,人与人都和谐地融合于丹老的海岛之中,我们反而显得有点多余。

day6 KAUTHAUNG

2月25日,早饭后我们启程从Za Det Nge岛回到Kawthaung,花点时间好好逛逛这座海滨小城。最后告别六天来尽心尽力为我们服务的船员们,告别这几百座大大小小的原生态岛屿,告别莫肯族人的欢声笑语,告别安达曼海的丹老天堂,踏上我们的回家之路了。

这次旅途还是非常让人难忘的,那些比我们落后的地方反而有更多的欢声笑语,反观现在的我们,似乎被很多东西遮住了双眼束缚了内心,其实也不该忘了人活着开心最重要啊!

本篇游记共含5648个文字,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