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新疆.緣.第二部曲

  • 出发时间/2014-07-25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00RMB

續上篇

新疆.緣.第一部曲
http://www.mafengwo.cn/i/5467606.html


自2013年夏天遊覽過伊犁河谷之後,我一直對新疆念念不忘,工餘時間會從網絡和書本上研究與新疆有關的風景、人、事甚至政治,我開始慢慢揭開這個西域之神秘面紗。

伊犁之旅後,我和依布拉成了好友。2014年夏天,我又納悶著,於是再次拋下工作,並相約依布拉一同前往阿爾泰山一帶遊玩。依布拉的身份由响導變成我的旅遊伙伴,所以這次出行並不涉及導遊費用了。

香港國際機場︰

準備起飛︰

由於依布拉家住蘆草溝,為了節省時間,我先到烏魯木齊逗留一天,然後就轉機直飛喀納斯機場,而依布拉則自己開車往黑流灘和我會合。

準備降落地窩堡︰

第一天在烏市漫無目的亂逛︰

由於新疆地處西北,屬大陸性氣候,光照强,晝夜溫差大,使白天高溫光合作用時能制造大量的有機物質和糖分,並因夜間低溫而將呼吸作用的消耗減到最少,故新疆生產的瓜果特別甜,並有瓜果之鄉的盛名。

隨處可見到瓜果小販,價錢便宜︰

載滿瓜果的貨車︰

隨便吃了一點抓飯和Kawas後,就回青旅休息,準備翌日早機。

先介紹一下阿勒泰地區和阿爾泰山

阿勒泰地區位於新疆最北部,地勢東北高而西南低,北臨阿爾泰山,南向准噶爾盆地,屬溫帶大陸性氣候的寒冷區。阿勒泰地區素有”金山銀水”之稱,”金山”指阿爾泰山,”銀水”則指額爾齊斯河。阿勒泰地區曾是兩漢時期北匈奴的遊牧地,唐朝時歸屬北庭都護府管轄。遙想當年,成吉思汗統領蒙古大軍橫征歐亞,就曾經六次翻越阿爾泰山

阿爾泰山,蒙語為”金山”,她是中國與哈薩克、外蒙、俄羅斯等地的界山,自西北向東南在境內綿延500多公里,山中蘊藏著黃金、寶石、云母和其他貴重金屬。受西風帶和北冰洋冷濕氣流的影響,此地降水充沛,水系縱橫。原始林帶、田園風景與草原,組成了令人魂牽夢繞的秘境。

我們今趟的目標是喀納斯,喀納斯流域一帶四季景色宜人,隨著季節的轉變,都會呈現出不同的色彩(我有一次嚴冬一月份進喀納斯的經驗,將會在另一篇遊記詳述)。喀納斯自然保護區就坐落在阿爾泰山旁,這一帶春夏相連,當大地張開她綠色的懷抱時,萋萋芳草染綠了遠山,染綠了馬蹄,染綠了村莊,更染綠了遊人的心。

翌日乘坐十一點的飛機到達喀納斯機場,準備會合依布拉︰

到達後才發現航空公司沒有把我的行李寄倉,行季還留在地窩堡機場,和地勤接觸後,他們安排我免費到天緣山莊住一晚,等候下一班機把我的行李帶回來。
因禍得福,其實喀納斯機場周邊就是一個大草原,叫黑流灘。辦理好酒店登記後,我就在黑流灘無目的地逛。
喀納斯歡迎你︰

綠草如茵︰

風吹草低見牛羊︰

是否似曾相識,有一點像window95 的wallpaper?

下午依布拉到達,會合後我們一起繼續漫遊黑流灘。
天涯芳草︰

繼續草原轟炸︰

一時樂極忘形,留意不到一大片雷雨雲正快速向我們方向漂至︰

在空曠的大地上,閃電像白龍般在我們身旁怒吼,嚇得我們把手提電話全關掉,然後跋足狂奔,向酒店方向跑去。跑了約兩公里,中途看到一更亭,毫不猶豫,進去了︰

亭裡的大叔是漢人,名叫李哥,他知道我是從香港過來後,和我攀談起來,又送上熱食,還拿風筒吹乾我們濕透的衣服︰

傍晚時份成功到機場取回行季,然後回房間洗澡和果腹。安頓好一切後再回到更亭和李哥促膝夜談︰

翌日一早,辦理好手續準備離開酒店,我離開前特意走到更亭和李哥道別,大家也有點依依不捨,因不知道回程時會否再路經此地,故交換了聯絡電話。(在後來的幾次新疆旅行,更認識到他的家人,我和他的兒子更於數月前在烏魯木齊唱卡拉OK呢。)
離開酒店,沿S232北行︰

我們是希望透過騎馬進禾木,而租用馬匹的起步點為賈登峪,故我們先驅車到賈登峪。由於到達時已接近五時,故我們唯在賈登峪逗留一天。找尋住宿時發現賈登峪的房價都特別貴,我們認為不值得,正在躊躇之際,和一位開區間車的大哥聊起來,他知道那裡有合理價錢的房間,後來才知道那是賈登峪消防大隊住的地方。
我們沒有考慮,就住下來,又和那大哥交換了聯繫,他叫軍哥,漢族。(在之後的一次新疆旅行,得到軍哥熱情款待。)

這位是消防站的廚子,叫長龍,漢族,性格單純直接,我和他年紀相約,故也是特別聊得來。後來有一次在嚴冬,我山長水遠到新疆181生產建設兵團探望他,他為我造了一大頓晚飯。

我又認識到在消防站工作的女服務員,名叫米口,哈薩克族,是伊犁師範大學的學生,因暑假才過來這裡當兼職。她身材高挑,大約1.8米,比我還要高差不多一個頭。嚴冬時她曾帶我遊覽布爾津市,最近一次碰面是在去年十二月。

翌日,我們原本約好的馬隊突然放鴿子,無可奈何之下,我們唯有驅車進禾木。開車進禾木之路有二,一是取道賈登峪北面,過橋後沿河東行;二是返回S232,沿中會有一個分岔口,轉入X852後沿河往東北方向走。
我們選擇方法二,往回走到S232的分岔口,走X852入禾木
離開賈登峪︰

先簡介一下禾木
禾木位處阿爾泰山西南面,距離外蒙僅二十多公里,是擁有最完整民族傳統的圖瓦人居住地,同時還是僅存的三個圖瓦人村之一(禾木、喀納斯村和白哈巴村)。由於地處深山,人跡罕至,至今還保留著完整的原生態環境,被譽為”神的自留地”, 曾於2005年被《中國國家地理雜誌》評選為中國最美的六大鄉村之一。

在X852的路上︰

路況不太好︰

禾木河沿途大部份時間都陪伴在側,河水自東北向西南流,夏天河水萬馬奔騰。

禾木(鐵也段)河谷︰

回程時我們是走河谷對岸的小路(就是上文提到的方法一)︰

寬闊的河谷,細看之下河谷中間有一戶牧民︰

續行禾木(鐵也段)河谷︰

沿路野花處處,如果是六月份,會姹紫嫣紅,更加賞心悅目︰

下面草原通向哈拉吾提格洛,為一個未被現代人開發的小村,只有為數三四戶牧民,就連網絡上也找不到相關的資料︰

禾木(也禾段),此路花海處處,群蜂亂舞,牧民扎包於此,飼養蜜蜂,取其花粉、蜂蜜、蜂膠等產品︰

到達禾木,我們選擇到阿吉山莊留宿,它是由軍哥的親哥哥經營,顧名思義,他的名稱就叫阿吉︰

一進大門,就給人原始但親切的感覺,無錯,我們就是要這一種︰

安頓好一切後,和阿吉攀談了好一段時間,之後周圍逛逛,熟習一下禾木的道路和方向。禾木面積不大,面積不足1平方公里,但可供拍攝的素材足夠讓你拍一星期也未必足夠。
由於時已達下午八時,當天天氣也比較陰沉,我們吃過晚飯後就早早就寢,準備好充足體力迎接未來數天的拍攝活動。

翌日早上天氣睛朗,我們租了兩匹馬,往禾木平台方向騎去,沿途路經禾木河,河水自東北向西南流淌,河上有一座古樸的木橋(可惜最近已經修葺成現代化橋樑)。在陽光強烈的正午,橋下會聚集著一些乘涼的牛和羊︰

到達禾木平台,有十數匹沒有人看管的馬兒正在自由活動︰

忘形於拍攝和欣賞風景,察覺不到一大片雷雨雲已經快速漂至,甚有山雨欲來之感,為安全起見,我們準備快馬跑回阿吉山莊,可是馬兒的步伐趕不上雨雲的速度,最後我倆都全身濕透。
位於相片右邊的一個山口,總給我神秘的感覺,如同電影魔戒裡的遠征隊進入Paths of the Dead的感覺。後來知道沿這山口一路朝西北方向走,途經小黑湖,可到達喀納斯湖,需時兩天半步程。

我倆的馬兒狂奔回阿吉山莊,雨水迎面打在臉龐,雖帶刺痛亦具刺激﹗我們隨後換掉濕透的衣服,稍作整頓後再次重新出發。

先讓我簡單說一下阿爾泰山盛夏時期的天氣,七、八月份,可以用瞬息萬變四個字來形容。下午的氣溫宜人,徘徊於20-27度之間,濕度約為60-70%,但出門拍攝,別忘了帶雨衣(雨傘有時抵受不住暴風雨的陣風,也容易成為雷神之目標﹗),也別忘了為你的拍攝器材制作雨衣,因為強雷雨雲往往在那個像Paths of the Dead的山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發展,令你防不勝防。雷雨區越過後,天色可在五分鐘之內轉成睛空萬里,並略帶乾燥之感,令人心曠神怡。有一點要注意,雷雨過後氣溫會驟降至12-17度左右。

雷雨過後,禾木的鄉間小路…

當地的圖瓦族小孩︰

當地的哈薩克小孩︰

看見天氣特別好,我們死心不息,決定再一次步行上禾木平台。途經的禾木河。

以下是禾木全境照片,亦是驢友的例影︰

禾木一角。能夠長期居住於此,吸收大地靈氣,等候一個人,乃一生一大樂事︰

回望那神秘的山口,嚇然發現耶穌光,零猶豫,按下快門。

又一次因為忘形之故,強雷雨區再次在那山口迅速發展,這次我們早有準備,給自己、攝影機和鏡頭都穿上雨衣,不慌不忙隨隨下山,任由風吹雨打也能全身而退(除了鞋子)。
這次下雨的時間亦比較長,我們決定先回山莊休息,剛踏進門口,就拍下圖中的雙彩虹︰

當夜的天氣持續保持有雨,就連一個帶我們到東北面小山坡採摘野磨菇的哈薩克小男孩,最後都震懾於雷聲之中,唯有放棄行動。深夜時份,我被震耳欲聾的雷聲吵醒,但後快又再度進入夢鄉。
翌日睡到自然醒,一打開門口,睛空萬里,心情特別好,我們決定今天的活動為採摘野果造果醬,還有於黃昏時份爬上東北坡拍攝木屋。

我倆沿著離開禾木的小道,向東方行進。今次我們於採摘野果的行動中,不時留意四周的天氣變化,特別是那個像Paths of the Dead的山口。而且由於自覺準備充足,感覺下大雷雨再對我們沒有影響,我倆還一邊播著久石讓的新世紀音樂,一邊開始沉醉於採摘滿山的野果。
山口再一次積聚了烏雲,並延續至我倆的頭頂上︰

收穫一︰

收穫二︰

烏雲繼續漫延︰

看到這個神奇現象,當然要把它捕捉下來︰

拍完這張照片後,風勢突然改變,不足十秒,大雨就到達我們所在位置。在這樣空曠的地方,我們無處躲避,並開始尖叫起來,因為除了狂風大雨外,還有體積如波子般大的冰雹,打在我們的頭上,好不疼痛。我們拔腿就跑,往一輛停在我們附近約30米外的工程車狂奔,幸運地車內竟然有人,我們毫不猶豫,立刻開門爬上座位。和車內的兩位大哥聊了一會,等待這條雹線的橫過。
雹線橫過後,出現了一道雙彩虹︰

雹線橫過後的五分鐘,天空呈現一片蔚藍。這就是典型的阿爾泰山天氣現象,變幻莫測﹗

時間下午七時十五分。如此好的天氣,我們決定爬上禾木東北面的小山坡,欣賞美景。途經禾木鄉政府︰

正在爬上東北面的小山坡︰

面對如斯美景,我不斷按下快門︰

時間八時正,禾木村的村民開始燒菜造飯,木屋升起縷縷炊煙︰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我復得返自然!

夕陽下的禾木村︰

在這種光線和高度下拍攝,充分展現出禾木的美︰

我倆彼此也沒有說話,只聽得到馬兒和牛的叫聲、風聲、還有自己的呼吸聲︰

據村中的小朋友所述,他們所飼養的馬兒時有發生離家出走的現象,而他們間中也會在山裡尋回自己的馬匹。我相信以下村民就是剛剛找回失散的馬匹,並正在把牠帶返家中︰

時間八時半,收到阿吉的電話,在催促我們儘快回山莊,原來他已經為我們準備好晚飯。我們唯有依依不捨,趕快回去︰

回阿吉山莊的路上︰

圖瓦人從小就在馬背上長大,我相信他們對馬有特殊的感情,並以自己有一匹善跑的快馬而感到自豪︰

吃晚飯時,阿吉把我們採摘的野果去掉莖部,然後加水和少量的糖,就完成了簡單而美味的果醬︰

完成品︰

翌日睡到自然醒,時間已經是下午二時多,打開房門,阿吉的小狗還在熟睡︰

吃過午飯後,準備外出。天氣睛朗,我們決定今天到禾木的東南面逛逛︰

這裡的村民以一種比較原始的方式飼養馬匹,就是用繩將馬匹的前蹄和後腳輕輕綁著,相對於生活於馬圈內的馬匹,這樣牠們擁有多一點的自由,比較人道,但間中牠們會發力爭脫繩索,導致我在上文所說的‘離家出走’事件︰

續行︰

看到馬兒在吃草,我們有跑上前跳上馬背的衝動︰

沿途發現了三隻小牛,於是我們慢慢從後跟蹤著牠們︰

最後被牠們發現了,然後迅速逃離我們的視線︰

在返回阿吉山莊的途中,遇到另一群小牛。我發現家養的牛有種特性,牠們離家或散步或吃草,最後都懂得自己回家︰

不得不說的一個現象,就是新疆日照時間,比國內其他省份都要長許多。很多人以為原因就是新疆北京時間,而實際上新疆北京晚兩小時,所以就造成在新疆境內晚上十一時天空還是明亮的情況。以上所言不虛,但其實還有另外的原因,就是緯度問題。在北半球,緯度高的地區夏天日照時間長,冬天則短。禾木的緯度為48。34,13.00”,六月時份天亮時間為清晨六時左右,但要等天完全黑,時間為晚上十一時,晝長時間為16小時,幾乎為全國之冠!
故此盛夏在新疆旅遊探險,你會有充足的活動時間。你不用怕翌日不夠活動時間而把鬧鐘調到大清早,每天你都可以睡到自然醒,吃過午飯才斯斯然外出也沒有問題。不過若然在阿爾泰山一帶拍攝和觀賞星空,你需要等候到十一時半天空全黑才可以。

另外,雖然在盛夏,阿爾泰山一帶的溫度在日落後會迅速下降,有時甚至會下降到攝氏四、五度,所以拍攝星空時需要多穿一點。

銀河從東北向西南方劃破整個禾木夜空︰

遠眺北方,北斗七星埋沒於星塵之中︰

我們於禾木五日四夜的旅程正式完結。翌日上午,我們驅車離開禾木,前往喀納斯湖。由於進去喀納斯湖的車子必需有特別許可證,所以我們準備把車泊在賈登峪,然後乘坐區間車進喀納斯湖。由於目標清晰明確是先到賈登峪,而上文提到的`路線一'是可直接到達賈登峪,所以我提議依布拉走`路線一'。
路途極崎嶇,河谷對岸就是我們進禾木時走的路︰

這間小屋就是驢友所稱的`半路客棧',投棧之人多數是途經的徒步客︰

禾木河與喀納斯河的滙合處︰

路況放緩,意味已經到達喀納斯河段,橫過布拉勒漢橋不久就到達賈登峪︰

由於我們聽聞位於喀納斯國家地質公園售票處的停車場車位已經爆滿,故我們將車子停泊在消防站附近,然後徒步進去售票處。從地圖得知,由賈登峪到停車場的路途似短非短,似長非長。行進其間,迎面而來兩個女生,於是我問她們還有多遠,從她們口中得知以上路程為2.5公里。我和其中一位來自江西的女生交換了聯繫,她叫徐清,熱愛大自然,喜歡自虐式徒步。後來有一次她來香港,作為東道主,我帶她遊覽了香港的一些地方。直到最近,我產生了徒步穿越天山的念頭,腦裡想起的伙伴,她就是其中一個,希望將來有機會和她一起自虐一下。

先簡介一下喀納斯湖。喀納斯湖是喀納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自然生態環境仍保持著原始。她是經第四紀冰川期的巨大複合山谷冰川刨蝕作用而成。湖面海拔1375米,南北長24.5公里,猶如一粒長豆,最深處188米,是國內最深的湖泊。

去喀納斯湖有兩條路︰最普遍的一條是由布爾津北上,沿途或戈壁或草原;另一條則經哈巴河縣向白哈巴邊防站然後一路往東北行進,沿途有飄香的野牡丹和景色怡人的那仁牧場。

元代耶律楚材經過喀納斯湖時就曾作詩︰`誰知西域逢佳景,始信東君不世情,圓沼方池三百所,澄澄春水一池平。'湖光山色融為一體,既具北國風光之雄渾,又具江南山水之嬌秀。

喀納斯湖是有名的變色湖,湖水會隨著季節和天氣的變化而變換顏色。五月冰雪消融,湖水呈青灰色;六月隨著周圍的植物泛綠,湖水呈淺綠色;七月是洪水期,受上游白湖水的大量補給,湖水由綠色變成微帶藍綠的乳白色;八月受降雨影響,湖水呈墨綠色;九月,湖水因為水裡的礦物質產生變化而五光十色,加上湖邊周圍的植物色彩斑斕,煞是好看。

我們坐區間車一路沿路北上,到達有名的卧龍灣。顧名思義,這個河灣上的一個淺灘,活像一條龍,躺臥在湖水上。她的存在像告訴世人,人類曾經有過美好的棲息地,而現代文明卻正讓我們離她遠去︰

然後是月亮灣。來自喀納斯湖的湖水,千迴百轉,流過寂靜的山谷,在此處劃出了一條S形的曲綫,如一灣明月。而上年紀的人都說,成吉思汗當年揮師西征,他涉水過河的足跡,如今仍清晰可見。一段段神話般的歷史,就這樣刻劃於山水間︰

河邊色彩絢麗︰

到達客棧,安頓好一切後感到肚子有點餓,但時已達下午五時,吃午飯時間已過,吃晚餐時間又未到,於是我拿出之前自己造好的野草莓果腹︰

我們住的客棧的門口︰

然後我們就沿著此公路走,走到半路就進入密林之中,又再發現遍地野草莓︰

沿途經過一戶村民的家門口︰

我們發現了一隻羊,牠也發現了我們︰

後來牠懶得理我們,靜靜地坐著︰

於是我們尋找往湖邊的路。其實沒有人工築的路,我們聽著水聲,往水聲來源之方向攀爬不久就到達湖邊︰

湖的兩岸長滿高聳入雲的雲杉︰

有一些則倒在湖邊上,插入水中︰

向湖的南岸望去,一舊木頭吸引了我的視線,他的形態就像傳說中的喀納斯湖水怪,準備躍出水面︰

湖的東側有一條棧道,名為泰加林廊道,全長4.5公里。泰加林一詞源於俄羅斯,是指從北極苔原以南伸展1000多公里縱深之北方針葉林帶。在北半球的寒溫帶,泰加林地區遍佈北美和歐亞大陸北部,是世界上最大的森林生態系統。泰加林主要樹種為西伯利亞雲杉、西伯利亞紅松、西伯利亞冷杉,通常高15-20米,分佈於阿爾泰山一帶,並被列入國家Ⅲ級重點保護瀕危物種。

西伯利亞雲杉、西伯利亞紅松、西伯利亞冷杉︰

回程的路上。東部小山脈︰

雖然喀納斯湖一帶的景色迷人,沿湖北行,深入阿克庫勒湖(白湖)更是神秘又原始,可是今趟我們均沒有徒步的準備,而且徒步進白湖風險甚高,更是需要長時間的籌劃,故我們打算翌日離開喀納斯湖,前往境內最西北的村落—白哈巴
翌日我們睡到自然醒,並在客棧附近閒逛著,途中遇到一位外地遊客,我見他外表風塵僕僕,於是上前和他攀談起來,他以色列人,原來他打算憑著身上的數百塊錢,準備從新疆一路往西流浪,直到返回家鄉。起初我還對他的行徑抱有懷疑的態度,但數月後我從他Facebook得知,他成功了!

臨離開之前自拍一下︰

前往白哈巴,必先跨越喀納斯河往西行。橫越喀納斯河的橋樑有兩道,圖中是其中一道,結構原始,只容許摩托車和行人通過︰

喀納斯河上游源於友誼峰冰川,冰川雪水先注入阿克庫勒湖,然後從東北往西南方向流入由冰川作用形成之喀納斯湖。其後喀納斯河水由西北流往東南方,與禾木河交匯成為布爾津河,布爾津河流入額爾齊斯河,最後流入北冰洋。
我發現一個奇怪現象,位於喀納斯湖口,河水流向竟然是由南到北(如下圖)。按道理,喀納斯河的流向應該是由北到南,是否因為個別位置之海拔高低差而造成相反流向則不得而知…

望著洶湧澎湃的湖水,我們都看得出神,也因此多花了點時間在湖邊觀賞,才施施然走到喀納斯國家地質公園之換乘中心,發現往白哈巴的區間車早就全部開出了,躊躇之際,有當地人向我們走來並問我們是否要到白哈巴,我們不作考慮,就準備上車。鑑於我是用香港身份證,而白哈巴屬邊境管制區,故我出發前先要到喀納斯景區森林派出所辦邊防通行證。聞說香港人是不能獲得邊防通行證,因此我是抱著一試的心態走入派出所。接見我的一個軍人,外貌年輕,起初他是不願放行,後來經我的再三請求下,他放行了,唯一條件是要把我的聯絡方法如電話和微信號碼都給他,好讓他隨時都知道我的行蹤好向上司交代。這個年青軍人名叫小張,後來在一次冬天的北疆旅行中再度碰面,而最近他已返回老家哈爾濱繼續當軍人。騰折了許久,下午七點終於順利出發︰

白喀段。沿路碰見的牧民︰

路經一個夏季牧場。從地圖看,粗略估計面積有16平方公里,不知是多少個標準足球場︰

剛才照片的角度是從一個小山坡俯瞰下來,而下圖則是身處牧場之中︰

白哈巴位處新疆西北部,接壤哈薩克斯坦,故這裡的邊防哨站又被稱`西北第一哨'。五號界碑聳立於距離白哈巴村一公里遠的一處開闊地。由於界碑是屬於軍事區域,能不能進去就要看你的運氣。我們山長水遠、風塵僕僕到來,當然要碰碰運氣,結果不負所望,經檢查後順利進去︰

界碑後是中哈界河—白哈吧河,河的對岸就是哈薩克斯坦。河谷長滿白樺樹,河水充沛,風景甚是優美︰

我們於界碑逗留約二十分鐘後離開,然後前往客棧`樺林部落'。客棧位處邊防基地南面,距離基地僅百餘米,故出入客棧時均會經過基地門口。基地範圍不許人車逗留,也嚴禁拍攝。我曾探頭窺望,見有大約十輛裝甲車在內,氣氛嚴肅︰

回到客棧,時已十時多,我們吃過晚飯後,和劉老闆攀談一會後就早早就寢,為翌日整天的拍攝和遊玩養好體力︰

翌日十二點醒來,甫踏出房門,劉老闆就跟我展視他的戰績,原來他一早到山裡採摘了一堆野菇作食材。我問他怕不怕有毒,他說在山中長大的人,會經常在山裡採菇,懂得分辨什麼是毒菇,叫我放心。形狀有大有小︰

吃過早餐後,我們離開客棧,準備四處遊玩,並找尋拍攝的對象。遠眺哈薩克斯坦︰

我們經過西北第一崗亭後回望,發現有一個地標性的路牌,於是把它拍下來。快門剛落下,前方不遠處即傳來`站住'的喊聲,原來是崗亭內的軍人把我們叫停,那刻我心想自己是否闖禍了。軍人急步走過來,問我為什麼拍攝、知不知道軍事區是不讓拍攝云云,然後要我交出相機。我給他解釋我拍的是圖中具地標性的路牌,而不是拍他,最後他給我說服,我不用交出相機,也不用刪除照片︰

然後我們繼續往白哈巴南村的方向走。這個石碑更具地標性,而且是白哈巴的例影之一︰

白哈巴村是一個典型的圖瓦人原始村落,居民主要由哈薩克族和蒙古族組成。他們的小木屋就建築在山坡之間的平地上︰

石碑之處就是拍攝白哈巴南村的最佳地點,我使用長焦鏡頭來型造層次感︰

甫進入南村不久,我們碰上了數輛區間車,遊客甚多,於是我們立刻改變方向,左轉入白哈巴北村︰

在北村一個高處,回望白哈巴南村︰

然後我忽發奇想,不如到邊境鐵絲網外拍一個照,可以的話,趁無人的時候爬過另一邊,意義上就能代表著偷渡成功。於是我打開電話的指南針,找對方向後,沿一條小路往哈薩克斯坦慢慢前進︰

天氣突然有轉壞之趨勢︰

如果讀者細心留意,會發現由禾木到喀納斯湖再到白哈巴,樹木的顏色一直都在變。我估計是因為白哈巴緯度較禾木為高,而濕度也較喀納斯湖一帶為低,故導致生長在白哈巴的植物相對其他兩個地方的較早變黃︰

沿小路向北方走了約四十分鐘,終於看見邊境鐵絲網,可是鐵網由利刃組成,爬過去的話肯定會滿身刀傷,唯有打消`偷渡'的念頭,乖乖拍一個照就原路返回吧︰

返回的路上,天氣好轉,清楚可見植被開始轉黃的現象︰

白哈巴北村。村民的生活,歲歲年年都是這樣恬靜、悠然,亦與綠色的大自然水乳交融,別有一番淳朴、自然的詩意︰

村裡居住的蒙古族圖瓦人,是絲綢之路的見証者,他們使用的語系屬蒙古語,相傳其祖先曾屬於成吉思汗的西征大軍︰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況且此處遠離人境,那當然無車馬喧︰

返回白哈巴南村後,我向石碑方向凝望,發現了一個攝人的畫面。一個哈薩克小女孩騎馬於山坡奔馳,然後停在石碑旁,我把握機會,拍下了這張剪影︰

不一會兒,她的朋友也一起騎馬趕來,畫面頓時變得更豐富,他們純真自然的騎姿,與背後風起雲湧的氣勢,構成一個強烈的對比︰

然後我們趁著黃昏順光的時機,再次走到石碑旁,仔細拍下南村的面貌︰

繼續拍︰

繼續拍︰

八時半,我們準備打道回府。回去的路上迎面而來一位年老騎士,他的騎姿及和善的笑容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看得出神,忘記問他馬背上的草有何功用,是否用來蓋房子?還是只是馬兒的糧食?

迎面而來兩頭牛。之前我在新疆‧緣‧第一部曲提過,牛有一種靈性,牠們離開詞養者家園後,會於黃昏時份自己走回家。我估計這兩頭牛是在回家的路上︰

遠眺哈薩克斯坦國境︰

回客棧的路上,我又再一次忽發奇想。之前我是無意中將第一崗亭拍進鏡頭,而今次我打算故意拍下第一崗亭,我先換上200mm長焦距鏡頭,然後離崗亭老遠我就按下快門,神不知鬼不覺。讀者細心看,哨站真的寫上`西北第一崗亭'六個大字︰

下午十時正,天色已漸沉,落日如暮燈,身處境內欣賞著別國的日落,別有一番感覺︰

本來我打算拍攝白哈巴的銀河,可是天公不造美,晚上天陰多雲,後來更下起毛毛細雨。故我們唯有早早就寢。翌日下午跟劉老闆作別後,就到南村等候區間車,由於等候時間甚長,於是我又發揮我作為`新疆交際花'(我的新疆朋友給我起的一個花名)的力量,周圍看看有沒有目標人物。我發現有一貨攤擺放於馬路旁,店主是一位外表奇貌不揚的女士,她的髮型有點像麥當勞叔叔的一樣,攤檔賣的是各式各樣的蜂蜜、花粉、蜂王漿等產品。我買了花粉和蜂蜜,然後就和店主攀談起來,其間我還趁店主外出之時,幫她招呼了兩位客人,成功賣出了數瓶蜂蜜和蜂王漿︰

候車時間太久,我就在以上攤檔附近閒逛,並拍下了這個有趣的圖面,後來聽一個在鄉村生活的維族朋友說,鴨子一家離巢到河邊喝水後會自行回家︰

我們由下午兩點等到五點,一直不見區間車的蹤影,於是求助於劉老闆。劉老闆得知我們還在南村等候時,立刻驅車下來把我們接到前文所提及的一個夏季大牧場處︰

劉老闆停車於此,然後等候他朋友的到來,把我們帶到賈登峪。等候其間,風雲色變,雷電交加。然而數分鐘後,天空轉眼放睛,空氣中還殘留著雨水的味道︰

馬兒立刻走出來盡情吃草︰

不久,劉老闆的朋友到達,順利把我們送到賈登峪。至此,我的新疆夏季阿爾泰山段之旅正式完結。往後還有一系列的新疆遊記,包括有南疆帕米爾高原、冬季北疆之旅等。敬請密切留意。

本篇游记共含9900个文字,14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浪茄仔(哈薩羊) 的图片:

前两天在北京也看见了双彩虹 好美!

2016-05-25 11:23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2016-05-25 12:25

引用 鹿妹儿 发表于 2016-05-25 11:23:21 的贴子:

前两天在北京也看见了双彩虹 好美!

我在網上看了

2016-05-25 13:22

引用 hellomancy 发表于 2016-05-25 12:25:42 的贴子: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對,不過寫下來挺花功夫

2016-05-25 13:22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2016-05-30 21:52

引用 mlinonkey 发表于 2016-05-30 21:52:40 的贴子: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對,去吧

2016-05-31 21:2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