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小岛尽头的相遇

  • 出发时间/2016-05-16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8000RMB

你好,二十九号月台

刺耳的摩擦声把我从睡梦中拉了出来,睁开双眼,我透过两层坚硬的机窗,看见飞机的扰流板时开时合,发动机强大的反推力让飞机逐渐减速,与此同时广播里传来空乘人员对游客们的温柔提醒,我笑了笑,掏出手机按下了开机键。就在这时,我似乎看见一丝火星从涡轮中蹿出,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紧随而来的是涡轮中喷射出的巨大火舌,浓浓的火焰与烟雾瞬间将机身缠满,在游客的惊叫声中,飞机发出巨大的爆炸,意识的最后,我只看见庞大的火焰像是海啸一般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请让一下!”一声警告让我从发呆中恢复过来。
我抬手看了下表,时间是2016年5月16日下午5点30分,我取了WIFI,实在无事可做,便发起了呆。
由于飞机延误,我站在桃园国际机场T2航空楼门外的二十九号月台下,等着小羽。
当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我是眯着眼的,因为近视,只认得准几米远的人,但我看见她,是在十几米外。

风尘困顿 九份夜话

引:在地球,要安全抵达九份,也就是传说中被白龙守护的千与千寻之城,其中一个办法就是从桃园机场坐车到台北忠孝复兴站,再转基隆客运到九份老街。但是,由于车上两位国家领导人过于投入地讨论ONE PIECE和恶魔果实,完全忘记了东南西北,直接坐到了市政府转运站。外交部为了让国家面子挂得住,假装对外宣布到这里是为了吃饭。
简单的两份便当把两位国家领导人打发了,实在寒酸(正文此处删掉),不过大有习主席的清廉风范。

天已经黑了,几经转折,我带着小羽,终于踩上九份老街公交站的地板砖。
“应该是这边。”我带着小羽往上走。
路往上走坡越抖,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让我再次感受到了远行的舟车之苦,还记得上次远行是在遥远的中国西南。
我回头看了看小羽,她似乎像出窝的小鸟迎着春的气息,十分活泼。
我拿着手机,而手机上的百度地图似乎不够精确,无奈环顾四周,带着小羽横穿竖插在九份老街横七竖八的巷道中。
很静的夜,行李箱的飞机轮在石板路上撞出持续不断的噪声。
“你们要去哪儿?”随着声音的来处,我看见一位四十左右的健壮大叔疑惑地看着我俩。
“老松的家”小羽抬头看着他说道。
“老松的家?”大叔带着我们往回走,语气中有点疑惑。
“嗯,轻便路。”我补充道。
“哦哦,你顺着这条山梯往下走,一直往下走,然后左转往前走,这里是基山街,下面那条才是轻便路,你们走错了。”
我提着行李箱,刚往前走了两步,一位老人从右手边的房门中走出来,哆嗦着指着下方说道:“你们往下走,往下走。”
我皱了下眉毛,却是欣慰,我想,小羽此时也和我感受着同样的客乡温情。

老松的家

一通电话过后,老松给我们开的门,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双矍铄的双眼,接着是正义的国字脸。
和他相视点头之后,我拖着行李往楼上走,与此同时我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搁置在房间四周的木雕,部分地板上有着没有打扫干净的木屑。我用回头看小羽的时间,再次看了一眼老松,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出自他之手,那双隐隐泛着历史沧桑感的手。
“往楼上走,三楼。”老松在后面喊道。
我接过小羽的行李箱,看见老松进了二楼的屋。

水蒸气从窗的缝隙溜走,我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来。
三楼的中央摆满了木桌木椅,像是古时候的学堂,这让我想起了鲁(此处三声)迅先生的百草园文集。
那个年代,这里应该是是蓝色的,窗外繁星满天,周树人坐在窗前奋草急书写着《呐喊》。

我看了看小羽的房间,没什么大的动静,便走到了阁楼的边缘,扫视着外面幽静的大海和依山而建的楼房。
没有什么特别的能量波动,连动物们也睡着了。
看着这一切,多么熟悉。
“是这里,千寻来过。”
我摸了摸脖子上的黄铜项链,安心地走进了卧室。

屋是小屋,木质日式阁楼,墙壁上每隔一百二十公分左右挂着木雕,有字画,也有雕像,我躺在榻榻米上,想象着一百年前这里日据时代的模样。
手机放在窗边搭设的小三脚架上开着延时摄影,希望一早起来有点收获,美丽的东西总是在夜深人静时出没。
看着窗外静谧的夜空和山丘,又让我想起了千与千寻中的猪和今晚在老松家前面的那只猫,它们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我转了个身,听着隔壁小羽碾转反侧的声音,知道今夜我俩难眠。
晚安,神隐少女,故事才刚刚开始。

一夜无梦

醒来的时候,是小羽叫醒的我。她敲着房门,问我要牙膏。
我走到窗前,外面是阴霾的天,云朵们集会般聚在一起狠狠地像要和大地开战一样,使劲往下压。
风从我开着的窗子缝隙中钻进来,钻进橱柜,钻进我的领口。
“有点冷啊。”我抱怨道。
我迅速收起拍完延迟摄影的手机,顺便看了眼时间,六点十五分,六点三十之前我们得赶到九份老街,不然来不及了。

神秘的力量

在我们措不及防间,时间便过去了。
我诧异的望着阁楼边缘的树苗,似乎它昨晚没有这么大,时间好像被神秘的力量加快了,是谁知道我们在这。
无奈。
我们因此未能赶上预定的火车。

经过一番折腾,我带着小羽走下阶梯,站在九份公交站台上。我们望着下方的山与海,产生了浓浓的敬意。
海包容万物,在她中央,漂浮着几座孤山绿岛,从这里望过去,看不见那上面有怎样的巨兽,师傅说过,每一个独立的空间都是另一个世界。
就在我遐想之时,胃却开始捣乱了,我不怪它,胃没有眼睛,它看不见这一切的美。
我收回意识,挠了下头,对着小羽说道:“我去711买点早餐,你饿不饿?”
“嗯。”小羽看着海,轻轻回道。

本篇游记共含2123个文字,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