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泰北双猪

  • 出发时间/2016-01-25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6000RMB

前面的废话

去年冬天,鲁森森和皮皮菲去了更冷的北方。今年冬天,他们准备去到温暖的南方。
他们在云南泰国之间犹豫,可是皮皮菲想啊,如果去云南,鲁森森如猪得圈,到处都是他安排,怎么能体现自己隐匿许久的责任心呢?所以一拍脑袋决定了去泰国
皮皮菲十一月初就开始计划三个月之后的行程了,着急森 想早早买机票,那就先查查吧。等到皮皮菲放假之后出发,并没有传说中亚航的便宜机票。在红眼国航直飞和南航联程之间纠结了一下,还想在广州吃一天缓冲一下,于是挑了一个中间在广州待一天的买了。
行程本该由皮皮菲负责,可她游记看得太早,随手记在废纸上的行程安排也不见了。多亏了早放假一周的靠谱森 在皮皮菲交图 复习 考试 考完了嗨的时候,重新确定了每天的安排,定了往返拜县的车票、厨艺课和night safari、还有DK的一顿饭。所以,还是让皮皮菲的责任心再收好了供起来吧~
临行前皮皮菲在淘宝下了不少单,有挂脖子上的手机套(绳不够长照相举不起来),有贵贵的箱子套(不好套,回来还已经破了),有卷起来可以压缩空气的装厚衣服的袋子(现在羽绒服还没胖回来),有防水手机袋(并没有游泳),有满是松紧带的固定电子产品的板子(安检装B技能get)……
哦 还把头发剪了

行程

1.25:北京-广州&广州-清迈 入住Cozytel
1.26:【西北方向】素贴山 双龙寺 maya 宁曼路
1.27:厨艺学校 打电话预定Fah Lanna Spa 文化艺术中心 三王纪念碑周边的小吃 Night Safari
1.28:【古城内和古城东边】几个有名的寺,massage,shopping,凤飞飞中午不营业,晚饭在David's Kitchen吃撑撑
1.29:【坐车去拜县】摩托车到酒店,coffee in love,草莓园,大峡谷看日落
1.30:land split农场,没有瀑布的大瀑布,下午坐车返回清迈,逛周六夜市,入住VC@suanpaak
1.31:airport plaza购物,机场购物,晚上飞机回到广州,入住臭臭酒店。
2.1:广州酒家喝早茶,在附近逛逛,下午去机场飞回北京

花销

机票:南航广州转机,单人往返3292元
酒店:
cozytel,4晚,1000元
拜县亚兰度假村 (Pai Iyara Resort),1晚,333元
VC@suanpaak,1晚,665元
广州臭臭酒店,1晚,168元
日常消费:共换泰铢3万,约5500元,剩1000泰铢。

旅行还没开始皮皮菲就迟到了,害早起跟上班族一起挤早高峰的准时森等了两趟车,原因是百度地图上鲁森森的位置一直停留在北京站附近没有更新,皮皮菲从家出来推着箱子走得超级从容。终于要坐机场快线了,马虎的皮皮菲不小心刷卡进了地铁,后来她都怪鲁森森不该那么着急打电话催她,害她没看清楚白白浪费了三块钱。在安检大哥的注视下,尴尬菲从刚才的闸机出来,灰溜溜地坐上了去往机场快线的直梯。机场快线贵都贵在座椅软上了,可是,重要的是行李放哪呢。事实证明,在没有乘务员监督的情况下,能放脚边的行李大家就不乐意举过头顶。在东直门都快坐满了,行李堵在过道,之后都上不来人啦。路过望京SOHO,没有想象的那么显眼。皮皮菲突然一摸兜,手机呢?接电话之后放哪了?带上车了吧……后来在书包里找到了嘿嘿嘿。先到T3再到T2,托运安检都没啥问题,直到健忘森把手机落在安检的筐里啦蛤蛤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扯平了。

着急森早早催皮皮菲选座,国际航班网上选不了,电话解决的。其中清迈广州的只能到时候再定。早选的座位就是挨着紧急出口的大大大空间座位,不错不错。
在首都机场接的水在下一次安检的时候倒在了白云机场。广州清迈就是小得多的飞机了,是巴士接过去再走楼梯上去的。不能接着刚才的精灵旅社继续看,就看了一个由微电影连缀起来的渣渣电影。这让皮皮菲对“平易近人”的西餐厅有了一个初步的、不见得对的认识。【写到此处皮皮菲去把电影看完了,还有十分钟,在飞机上睡着了没看】
在飞机落地但还没开门的时间里,皮皮菲想先把卡换了,就捅开了小粉。一个不小心,啊,联通卡掉下去不见了。周围人站起来收拾东西,而鲁森森趴地上帮皮皮菲找卡。好不容易瞅见了,赶紧收好。打开在办签证的时候顺便买的happy卡的包装,放卡托里放反了,手一抖,啊,happy卡掉下去不见了。周围人站起来往外走,鲁森森趴地上帮皮皮菲找卡。这次是真的不见了TAT。(话说飞机座椅下面好脏哦食物残渣塑料包装什么的)还好之前预定的项目都用的是赵暹罗的手机号,这个没来得及激活的happy就只能在座椅夹缝里静静过期了。BTW当地办卡并不比在国内买贵。手抖菲后来在取行李的地方办了truemove的7天的卡,300泰铢,工作人员给装卡激活。而眼尖森的happy卡装了还不能直接上网,又靠这手抖菲能上网的手机问百度解决了问题,包装内的说明并没有写。【所以怕麻烦的话到那再说啦,提前截酒店地址,没网也能填入境卡】
入境卡下了飞机才填,海关工作人员对皮皮菲指指眼睛,她还以为是要看镜头,睁大了眼睛想被记录下美丽瞬间。人家实际是想让她摘眼镜,可是后面画的明明是墨镜啦!!从此每次护照和人对比的时候她都摘眼镜了,从此皮皮菲尽量不选择性无视英文了。

过关并没有看随身带的现金,清迈的汇率远远不及国内。带着RMB远道而来的拖延菲后悔了。
不换钱了,鲁森森也弄好了手机卡。他们从写着“出租车”的地方出来并没有看见出租车,黑漆漆也没人在那等,后悔森又后悔从机场出来太早已经进不去了。(后来他们在白云机场,后悔森又后悔之前没有早点出机场,晚上好多门不开,走过去但是出不去。这都是后话了XD)两人就拖着行李在门口乱晃,中间遇到送人来机场的双条车,都因为想坐车的人很多以及门口不让停车没走了。问了一个热心的工作人员,听懂是直走右转。于是在经过了两个入口之后已经绝望的两人看到一个用中文问“坐车么”的大叔立刻就答应了。大叔带着他们一路向北,真的发现了停着许多出租车的停车场。在清迈租车>双条车>tutu车,但是即便是出租车也是不打表的,上车前给张单子写明白了多少钱。booking上估价机场到酒店250铢,司机要200也就没砍价。司机大叔努力的想营造一个热情好客的形象,跟他们说中文,蔫蔫菲默默盯着导航没开口讲话,但是实在觉得鲁森森回复司机的话讲的太快太复杂,太难为司机大叔了……于是,果然,就冷场了。

cozytel的中文名字是科兹特尔,这样美好的寓意,皮皮菲是到输wifi密码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的。不用押金,入住时把钱付清。鲁森森换的都是100猪的钱,在前台数了好久,像发牌一样,十张一摞。皮皮菲想笑他,可是自己还没换钱呢,惹了鲁森森她就喝西北风啦。于是,皮皮菲觉得自己脸上是对酒店工作人员抱歉的笑,不是对鲁森森的嘲笑。
他们的房间号是201,房间临街但窗户朝侧面,窗外是cozytel的停车场。偶尔有摩托车声但不会睡不着也不会被吵醒。房间整个都很棒啦,没听到别的房间的声音,但愿他们的笑声也不会吓到别人啦。皮皮菲感觉洗澡水不热,还是鲁森森告诉了她热水是一定的,水开越大越凉……怪不得每次刚开水都要被烫一下呢……

因为有一个小时的时差,第二天他们早早醒了,发现早餐也不错。每天可以点不同的等着从厨房端出来刚做好的,外面也有水果、面包、果汁、咖啡等自取。第一天鲁森森就把面包烤糊了,邻桌独自旅游的日本爷爷都对他无奈啦,对皮皮菲和鲁森森友好的笑。
可能跟一个小时时差有关,每天都醒很早,可以慢悠悠吃饭。他们也几乎不会剩下,因为还有鲁森森啊,迟钝森每次都因为好吃而吃撑。

清迈的第一天,有点小雨,可是项目和最后一天的晚餐都订好了,所以行程也没法大动。鲁森森和皮皮菲还是按照原计划上素贴山,去宁曼路。Cozytel不在热闹的路上,外面的街还很冷清,走了一阵才打到双条车。

其实鲁森森一开始是没想上山的,可是皮皮菲
有主意森想先到maya给拖延菲换点钱,大商场可能有划算的汇率吧(事实证明并没有)……结果到那还不到十点,商场都没开门。后来他们想多走走没准能少点打车钱,又顺着古城西北方向的马路走了一阵,快走到清迈大学了。中间以还不如机场的汇率换了些钱TAT。一看地图,发现庙真的在山里,走是走不到的。便又上了一辆双条车。双条车能“坐”十个人,但是还可以扒在车后面站着。

上素贴山要做专门的双条车,普通双条车只把他们拉到一个车站。上山还要一人40铢。山路七拐八拐还挺远,但这跟去拜县的山路比还是差远了。

泰国寺庙不会烟雾缭绕,他们都是献花💐的。
进庙是要光脚的。十几度,下着小雨,瓷砖地,鲁森森和皮皮菲的脚要冻得没知觉了。进去转了一圈,并没有提前做功课。看了看四周的壁画和佛像。之后古城里的各种庙他们俩也都是进去随便瞅瞅,甚至把盼道寺去了两次,第二次进去转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是去过的。

没有蓝天的映衬,金色不再那么伟岸,但依然坚挺。

下山之前买了一个椰子和一个烤玉米,清迈椰子均价40b,真是喝爽了。

从山上下来,他们在清迈大学下了车,想在大学到maya的路上觅食。在大众点评上看到了一个评价很高的,跟着导航不小心走过了又往回折。水龙头森着急上厕所,一心想着找到吃饭的地方就能找到厕所拉着水库菲走的越来越快。本来想去passionate吃新加坡菜,结果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关门了,只好继续一边觅食一边觅厕所。
【注意到水龙头森看到厕所的激动心情了嘛】

最后在清迈大学附近的大排档开吃,学生常光顾的地方,非常便宜,两碗汤温暖冻得不行的身体,终于活了过来。可怜的菲菲喝不了冬阴功,只能凑合喝不辣的汤。

下午来到有名的MAYA商场,感觉总体一般般吧,没有什么格外实惠的,或者格外有特色的,就买了BOOTS和小老板海苔,然后前往宁曼路。
宁曼路没有想象中的文艺,人行道依旧窄,汽车尾气熏天。逛了个书店,皮皮菲被一本emoji使用手册迷住了,很多俚语还是不懂。然后进了一家咖啡馆,咖啡还是很便宜。皮皮菲这次没有强力睡不着觉。

跟着导航寻找iBerry,皮皮菲先在一直大粉狗前停下了脚步。这里好眼熟,在攻略里见过!眼尖森的视线穿过庭院看见了屋里桌子侧面的iBerry。在大众点评的推荐下,在Daddy Nimmam吃的晚饭,陆续来了不少中国人,估计都是大众点评引导过来的,结果口味相当一般,大菠萝饭在评论里都要上天的,结果真的太一般了,虽然微信支付打折,但是还是不怎么值。所以还是相信tripadvisor吧。

打了个车回去,本来菲菲说晚上要massage,结果磨蹭磨蹭就不去了,其实去了也白去,后来才知道下午4点massage就关门喽。洗洗睡。

1.27:厨艺学校 打电话预定Fah Lanna Spa 文化艺术中心 三王纪念碑周边的小吃 Night Safari

早早在ayaservice订了1000b一人的厨艺课程,早上Richy老师就开车来宾馆接,一车差不多一半中国人一半外国人,先在菜市场认认做饭要用到的食材,Richy让每个人挑了3道独特的菜,还以为要自己买自己的东西,结果发现不用。皮皮菲超级认真的听,熟练掌握了泰式英语的精髓。看完菜之后,Richy说自己可以逛fifteen minutes,结果鲁森森听成了fifty,问了另外一个人才发现皮皮菲是对的。结果十五分钟后,Richy依然不见人影,大家等在车旁,皮皮菲一边给鸽子录像一边上鲁森森去吓唬它让它飞起来。可是鸽子很淡定啊,不为所动。大家等的无聊,鲁森森正得意地以为所有人都听错了,然后Richy还是拿着一些食材来了。

学校在古城外的东北方向。进了学校,拿到宣传册,发现不要1000只要850,果然ayaservice还赚了差价。

比较费劲的咖喱就是小组合作完成的,分成了绿咖喱队和红咖喱队,虽然大家拿着菜谱,可是还跟不上Richy的脑子。Richy一边讲一边向每个钵里放了需要的原料,之后轮流打成泥,做饭的时候再每个人分一点。有脑森说这个事情非常的无脑。更无脑的还在后面,食材都是一份一份分好的,工作人员到时间向每个人的锅里加肉加水加油,根本不用看菜谱。Richy教的剥蒜皮的方法,皮皮菲早就告诉过鲁森森啦。Richy还表演了着大火,据有脑森分析,是用水把油冲进火中烧起来的。胆小菲自己不敢试,也不让旁边的鲁森森试,剩下的其他人好像都试了= =。皮皮菲现在有点后悔。

鲁森森独有的娘惹咖喱,应该是最不辣的咖喱了。皮皮菲脑残地选了一个最辣的绿咖喱,可怜可怜。

芒果糯米饭,浓浓的椰香,哪里的都一样好吃,这次终于掌握了做法。鲁森森从新加坡回来之后还试着给皮皮菲做过,拿椰汁煮米饭,结果味道上并没有什么区别。RIchy还教了用芒果皮卷一朵花,比萝卜花简单多了。

蛋包面,好看好吃的显然是鲁森森的。【其实皮皮菲只是不想浪费,又把没包进去的菜放边上了,蛋包饭是完整的没破的】

景色还是蛮好的,就是有点冷,导致菜都凉了,鲁森森又多盛了米饭,又吃撑了。

回到Cozytel,鲁森森极力想睡个午觉,皮皮菲不困啊想继续听她的有声小说。结果鲁森森又没睡着又生气。
早上等车的时候看书架上的loney planet 发现之前回宾馆路过的的Fah Lanna Spa(鲁森森差点在那个路口没看见车被撞倒)是被推荐的三个之一。离这么近就这个吧。本来想下午去马杀鸡,再吃凤飞飞猪脚饭。正好都在北边。
打电话发现当天已经不行了,定了第二天下午一点。电话里问了酒店(本来是免费接送的,我们离这么近就免了),问了要哪种按摩(当时天真的我们还没看到价格表= =)就说了oil(事实证明到时候可以随便改,不了解是干嘛的还可以用实物给你介绍)

晚上还要去动物园,不敢走太远。皮皮菲还是想去博物馆的(虽然最后发现并不会静下心来看字)

我们刚好从艺术文化中心的后门进去,没什么人,找了半天才看见展厅。先看个视频大致了解一下,又按照时间顺序“了解”了清迈的历史。二层的临时展厅是一些旧照片,其中还包括一些在广东拍摄的。看着这么多人物肖像,皮皮菲觉得啊泰国当年的发型还挺时髦的嘛(并没有图,大概就是李一鸣高三毕业时候发型,头顶上一丛,周围短短的)
鲁森森一直以为白象是并列于亚洲非洲象的一个种,可是,但凡他看到“在古代暹罗国(今泰国)盛产大象,白色的象是非常稀少的,所以被视为珍宝”这句话时动了动脑子,他就会知道,那是得了白化病的大象。以前的人又不傻,什么少就圈起来让他们生多多的呗。
鲁森森为此狠感谢皮皮菲,在博物馆留言册上记下了永恒的一笔。

艺术文化中心门前就是三王像,算是清迈古城的中心地带。鲁森森经过一番思考,说,七点半车来接,咱们六点半就得坐在凤飞飞了……啊六点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凤飞飞在古城外,北边,他们是飞不过去了。
皮皮菲习惯了坐北朝南的建筑,想当然以为“三王”是朝着南边的(实际是朝东),差点就走错了路。
正好赶上中学放学,穿校服的孩子们围着一个个临时小摊,既然时间不够了,那就一路吃回去吧~
看起来像鱼丸的其实肠衣里面是糯米
最最好喝的fruit shake 芒果+百香果
noodle salad 喜欢鱿鱼,就是太辣啦
……

回去路上还从一个学校里穿进去抄近道。又在酒店边上吃了一顿。并没有英文菜单,就点了和前一个人一模一样的。皮皮菲达成了一天三顿都是Omelette的纪录。

在酒店大堂等去night Safari的车。眼尖的皮皮菲看见了Fah Lanna Spa的广告,一面中英,一面泰英(?),真的没想到这么贵……鲁森森也说,在宁曼路逛的时候路边都两三百铢,这个1200铢。
本来鲁森森是没把马杀鸡算在行程里的,皮皮菲看了游记和泰囧啊,一定要去。(重新看泰囧的时候才想起来 把做葱油饼和马杀鸡结合在一起超级棒啊)
车本来是在半个小时的区间里,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电话也不来一个。趁着这个时间他们跟前台的哥哥姐姐讨论了一下“那么贵的马杀鸡到底值不值啊”。姐姐说便宜的本地人会去,Fah Lanna Spa奢侈。哥哥(好像泰版暮光狼人)还是推荐Fah Lanna Spa。我们住二层平时走楼梯,最后一天搬箱子的时候看见电梯里广告说在酒店预订95折,可是那天他俩怎么不说呢。

来接的是出租车,动物园在古城的西南方向,出城路上还有点堵。下了车是另一个会说中文的小伙子来接,到售票处一看,订的时候700一人管接送,这里门票就要800。一进门的广场也是表演的舞台,已经围了一大圈人,广播也说表演快开始了。小等了一下,开始有耍鞭子的、转刀的、喷火的、跳绳圈的……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人,啥都会。后来还有美女姐姐跳舞什么的,皮皮菲发现其中一个最瘦最瘦的姐姐总是看别人的动作总是慢半拍,指给鲁森森看之后他俩就一直看着她笑笑笑……
毕竟是来看动物的,皮皮菲和鲁森森想趁着人群都集中在看表演的地方赶紧往有动物的地方跑。夜间动物园一共分三个区域,中间是步行游览的,南边和北边分别是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或者反过来)只能乘车游览。等车的人在排大队,于是就从中间开始吧~
去动物园人太多了很烦,谁知道人少了也不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连动物都瞅不见几只。第一个在动物园瞅见的动物(除了一直在皮皮菲身边的piggy)就是一直正爬跨的豪猪,好吧其实里面是一家三口= =

再继续走,皮皮菲纠结是先看牌子还是先看动物。因为看见牌子找不到动物会失望,而看了牌子又有助于找到活的动物。鲁森森分析说,这里……好像就是为了白天参观的= =
虽然有地灯一直为我们指引方向,可是光线实在是太有限了。到了6s和s6PK弱光照相的环节了!事实证明S6还是强那么一些的。
隔着湖听见门口还很热闹,支持人喊着“Nemo”什么的,后悔森觉得刚才只是一个缓场,这会儿开始真正的动物表演了。虽然清迈的night Safari有新加坡的两倍大,阅尽千(2)帆的鲁森森认为还是新加坡的好,皮皮菲相信是真的。
参加表演的动物们都有一个方便叫的名字,猪森森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forry

钻进了两层铁链做的门帘,皮皮菲和鲁森森进到了一个大鸟笼子里。皮皮菲先发现了一直巨大的金刚鹦鹉——走过去发现是假的。铁笼子里黑咕隆咚的,连头顶的铁丝网都看不太清,更别说看到鸟了,只祈祷别被高空炸弹袭击就好了。
这样想着,就走大路想赶紧出去。可就在快到出口的桥上,有这么个大家伙默默立着等着我们。皮皮菲说什么也要给它照张相,又因为难以估计它的攻击力有点发怵。凑过去只有半米它还一动不动。不会又是假的吧……好像还是稍微动了一下的,确定是个活的。手机屏幕亮度自己调低了当时看是黑乎乎一团,现在还能看个轮廓呢。

顺时针绕了一圈就到了看食肉动物乘车的地点。快跑两步超过了好些人,结果到检票的地方才发现【看完食草动物才能看食肉动物】啊凭什么!浪费感情!
又穿过进门的广场兼舞台,这时候已经没节目了,只剩下了热情的群众跟人妖姐姐照相。
食草动物这边排队的人比那边多。可是既然来了这儿两边不是都得看?可能跟车次多少和路线长短有关吧。
一辆车分两节,讲解员坐在车头,我们坐在车尾。每次说往哪边看的时候都有数十秒的延迟= =
讲解员是个姐姐,先用各种语言说一下动物的名字,再开始冬阴功味儿的英语讲解。其实车上中国人目测有8成(所以中国人多的地儿真的是雷)每次念完中文的名字,人们都下意识的在集体重复,有的是在用标准语调纠正她,有的就是在学她的调调。

观光车一排四个人,看食草动物的时候皮皮菲和鲁森森坐在里面的两个,感觉右手边看到的动物比较多,到了食肉动物他们就坐在右手边了。(然后又觉得左边动物多)
食草动物就在车旁出没,食肉动物就隔着一条河(沟?)远远的看。
这次的讲解员是个小哥,“右边是白斑羚呃”,每次都要在句尾加一个“呃!”

右边!右边!右边是大猪猪呃!

1.28:【古城内和古城东边】几个有名的寺,massage,shopping,凤飞飞中午不营业,晚饭在David's Kitchen吃撑撑

一早起来,皮皮菲选了酸奶麦片,鲁森森选了牛奶麦片。当然啦除了麦片还有水果可以加。皮皮菲一下全倒进去了,感觉像吃炸酱面的前奏。当然啦还是酸奶的好吃。

这天的主旋律是古城里各种各样的寺庙。出了门往市中心走,又买了上次的fruit shake ,远远看到庙就稀里糊涂进去转一圈。

有的人不多的庙出来就是窄窄的小路,鲁森森和皮皮菲光顾着照相,挡了别人的路都不知道。

中国人创造龙集合了鱼的鳞、鹿的角、鸟的爪、蛇的身子,这只大象头的鸟好像要栽倒啦。

一路经过了盼道寺、契迪龙寺,到了帕辛寺。盼道寺是难得的木结构,到现在也有200年啦。临出门还看见小和尚一人一本在写生。皮皮菲觉得自己被围观很尴尬,就没凑近去看他们的。

这是泰国警察的标志,后来在唐人街也看到啦。

又是等鲁森森上厕所的间隙,皮皮菲发现了在卖炸鸡的车的后面一个摆满了公鸡的小花园,从十几公分高到半米高的都有。酒店墙上也挂着公鸡的水彩画,可又没查到公鸡对泰国人来说意味着啥。

【这段】

跟着地图找凤飞飞猪脚饭,转来转去没看见招牌。问了一边休息的双条车司机才知道原来中午人家休息,要吃得等晚上。前一天因为没看好时间错过了凤飞飞没想到是真的就错过了,因为鲁森森早就订好了当晚的DK
正当他们愁中午吃啥的时候,热心的司机又追上来推荐了鸡和蛋。皮皮菲刚才找凤飞飞的时候就看见她了,当时对它的想象是那一盒鸡蛋果冻,一进去才发现是偏广东的。热情的大叔说着广东味儿的普通话。
种类不是很多,双人套餐能便宜不少。可能就是不建议单点吧。鸡肉加蘸料没什么特别,最后也是微信付的。
=====我是奢侈的分界线=====
之后就直奔马杀鸡啦。路上皮皮菲百度着马杀鸡的流程,结果出现了一些或可怕或奇怪的新闻,不过贵了这么多倍的地方,应该没问题的……一进门,里面是古朴风格的前厅。也不是一进门就上床了昂,之前会先填一个关于自身情况和需求的单子,比如力度啊、重点想按哪里啊,不像按哪里啊。上面画着人的正反面,圈出来就行了。如果对按摩种类的字面意思不够了解,也可以得到更详细的解释。前台姐姐说天儿冷啊,还是hot oil吧。其实不过是阴天下雨嘛。还安慰我们没想象的那么烫啦。Fah Lanna Spa有个特别漂亮的庭院,皮皮菲以为结束了之后能慢慢欣赏,可谁知被人领着就不走回头路了。
不一会儿,一男一女两个按摩师出来领我们往里走。进门之前脱鞋,然后洗脚。水是凉的,没没过脚腕,但是最不习惯的还是别人给洗吧,还好没很痒痒。
之后进了房间,先脱光光,穿上一次性内裤,再把一个单子盖在身上,就可以叫按摩师进来啦。本来还想偷师结果什么都看不见。先是趴着,透过床上的洞静静看着床下的一盆莲花。翻过面来,枕在盖住洞口的枕头上,仍旧蒙着布。揉哪就把哪露出来,可能是……集中精力吧。虽然看不见具体操作,但是还凭着感受推断着手法,准备回去之后自己DIY。
之前看一个游记说之后油油的需要回去洗澡。可能是因为按摩的比较充分的缘故,并没有很油还香了好一阵。
结束之后被带到了买东西的地方,上了两杯茶和几块茶点,周围有卖精油和各种洗护用品的,还包括吃的。热情的工作人员问了我们住哪,实诚的我们还是自己走了回去。

清迈古城真的太小了,看地图的的时候往往会忽视了比例尺。DK看着挺远,可是能走的皮皮菲和鲁森森还是溜达着过去了。
跟着地图找到了古城中心的一家Herb Basics。那里是卖各种香香的东西的。经过了刚才的massage,挑起东西来也有了那么一点点经验。反正是以“回家也能自己按摩“为目标嘛,买了一小筐,还没到刚刚一个人的钱。

不远处又是一个博物馆,曾经是一个人的家,里面有好多模型,能清楚地看见房子的结构。皮皮菲只记得老师说屋顶坡度和降雨量有关。

两边一拍,好像能缩回去一样。

站在二层的室外走廊看见了对面有个特别漂亮的寺,皮皮菲和鲁森森直奔那里结果发现上午来过了。
皮皮菲说:“啊是上午小和尚们写生的那个木头的寺!”
鲁森森说:“啊我在这儿上过厕所,想起来了!”
门口有卖冷饮的,皮皮菲看上了甘蔗汁。体验并不怎么样,太甜了,后味是苦的。后来兑了点水,也并不能拯救它。
走啊走,终于来到了塔佩门,也就是古城西边的门。

塔佩门好像是最热闹的一个门,门口有一堆鸽子,正赶上一个人拿着一兜子华夫饼(?)在喂,比石家庄博物院门口的密度多多了。
并没有拍出鲁森森喂鸽子的浪漫镜头,只好踏上了出城的路。
路上看到了LP推荐的另一个按摩的地方,价钱跟中午的不相上下。
路上还看了一个也很有名儿的寺,二刷泰囧的时候也看到了。鲁森森都没认出来,皮皮菲能认出它还多亏了草丛里的唐老鸭。
鲁森森又去找厕所了,皮皮菲买了根榴莲冰棍。好像不是季节,没有卖榴莲的,只好来跟冰棍儿啦。

走着走着累了,可是塔佩门外面这条路的进城的单行道,没法坐车了,只能一路走到底。
跨过一座繁忙的大桥,走过了桥头的一颗大树,又无视了导航、沿着河走了一长段……lalalal……终于到了David's Kitchen

在这之前皮皮菲和鲁森森也吃过哈尔滨高级的俄餐,不过是团的。多亏了早放假的鲁森森做的准备,在清迈没错过这一餐。
并没有照相反正就是好漂亮的一栋房子,被植物包围,像个大温室。从一进门开始就被照顾的很周到,更正了鲁森森预定时打错的名字,耐心解释菜单上每道菜,在等待的时候开始套近乎……David可能就是个行走的招牌,挨个儿跟每桌客人打招呼,眼镜一会儿戴一会儿摘。
南瓜粥就着面包吃的干干净净,沙拉泰国的调调,辣过之后来杯柠檬冰激凌镇定一下,CHARE了两道主菜。
鲁森森穿了他最喜欢的衬衫,皮皮菲一边吃一边百度西餐礼仪。
最后交钱的时候还是尴尬了
出来一看,院子里点着蜡烛,跟进来时相比又温馨了不少。出门就看见了停着的双条车,谈好价钱做进去又上来了一对儿。
忘了是谁开始讲中文,一下就聊起来了,每次都是,还从没有为此尴尬过。价格的比较是常用的切入点,接着聊到刚刚的晚餐、夜市、再也没机会吃的凤飞飞……(鲁森森计划的是非常好的,不该打乱计划呀)
对面的情侣看起来有点年龄差,即便这样女生也比还像高中生的皮皮菲鲁森森看起来成熟了不少,是大人啦。鲁森森推断语速快快说话多多的女生是北京人,一问,果然。
下了车,各奔东西,这已经是在异国说上话的第几个人了呢

1.29:【坐车去拜县】小屋,草莓园,大峡谷

在科兹特尔的最后一顿早餐,皮皮菲把托盘拿到了门外,慢慢吃等车来。

这个是变大头之前还是之后的啊

退了房,留下了行李,在门口等着。还不来还不来,菲菲又着急了,可还是不敢自己打电话。车晚了半个小时来了,作为头两个乘客且没拿箱子,皮皮菲和鲁森森有幸坐在了双条车的副驾驶上。车在古城里转,接满了人,来到了火车站。
火车站但是做汽车。有了哈尔滨的教训,轻装前进的鲁皮两人紧紧跟着司机,在其他人忙着装行李的时候先坐上了挨着的座位。
中间有一次休息时间,它不仅标志着旅途过半(?),还标着着山路的开始。
刚开出去不久皮皮菲就把刚刚的加餐吐了,之后两个人一直是晕晕乎乎的状态,直到下车迎接拜县热辣辣的太阳。

没租上aya的车,在斜对面的一家租了,全程中文讲解教怎么骑。最后退押金的时候才知道被坑了50株油钱,就当交学费了。
全程人工提醒靠左边,鲁森森晃晃悠悠的上路啦。

皮皮菲看见了路边的椰子又走不动了,索性停了下来,顺便又吃了午餐。可能是沟通问题,本来点了两个汉堡结果先上了皮皮菲的,就只上了皮皮菲的。一直在揣测中吃完了汉堡,鲁森森在一旁用铁勺挖着椰子,皮皮菲好后悔只给鲁森森吃了几口。
1095号公路连接着清迈拜县,还串联着拜县的各个景点。只要来的路上稍微清醒一点,就能对接下来的行程有个大概的了解了。
酒店也在公路旁边,皮皮菲一手抓着鲁森森,一手抓着手机,虽然定位不太准,但总算在不太明显的牌子处转了弯。
“后面没车啦,过吧过吧。”

同样是小木屋,差不多的价钱,比怀柔山上的那个好多啦。
对面是条河,朝着正正的东方,皮皮菲和鲁森森还以为能看日出呢,其实大家总在山顶上、海边看日出是有原因的,没啥东西挡着,能看见太阳冒出头的第一缕光线。
放下东西,直奔来的路上看到了的coffee in love。小屋周围精心布置了适合拍照的场景,但是并没有拍出大片。

正在纠结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看见了草莓园的广告牌。前面不远停着一堆摩托车的地方就是了。这里有大草莓供拍照,小草莓可以吃,大多是家长带小朋友来的,森森停车的时候一不小心被旁边摩托车的排气管烫伤了腿,机智的菲菲买了草莓沙冰先来给森森冷敷。

离开草莓园继续跟着地图往前开,又看到了一大片摩托车,就是大峡谷了。大白天的看不清车灯亮不亮,森森很着急想在天黑之前回去。上山的道路被栏杆分成两半,但是并没有明显的标志指示哪边上哪边下,大家也走得很随意。

不一会就到顶儿了,这里的峡谷不像北京周边景区两山夹一水那样,是完全被植被覆盖的。仅有一人宽的山脊,绵延到看不见的远方。只要愿意,就可以一直一直走下去。两旁并没有护栏,连勉强能融入风景的粗麻绳都没有。皮皮菲和鲁森森不禁想到了一年之前的东北,想到了被厚厚积雪覆盖的大片大片的玉米地。

怕回去太黑,没等到太阳下山皮皮菲和鲁森森就先下山了。皮皮菲想当然以为散发着百香果香味的漂亮公交车背后是吃饭的地方,走过去发现好像就是普通的一户人家,到泰国这么久第一次语言不通。翻译APP里正好有“泰国菜“这个词,热心群众指了一个大概方向,还要拐弯去小路什么的……其实也不一定是泰国菜啦,鲁森森就继续开着小摩托沿着路找,又发现一家。其实也是能住能吃的。

森森中午几乎没怎么吃嘛,晚上就不下心点多了。试着点了masala tea,浓浓的香料味儿哦……除了桂皮味儿的Jelly Bean没再尝过这么浓的。汤本来就配着米饭,还点了本来是早餐的三明治和omelet当主食,吃得撑撑撑也才人均30.

1.30:land split,大瀑布,下午回清迈,周六夜市

为了中午不紧张的赶回来退房,皮皮菲和鲁森森先收拾好了行李。因为前一天太懒了,皮皮菲早上洗的澡,所以这一天的发型是这一路上最正常的了。

舍友lili同款吹风机

嚼干草的一群牛,比雾凇岛趴在自己便便边上的奶牛干净不少。

蓬松的头发也被臭臭的头盔压趴下了。

land split原本是个农场,专门种洛神花的,可是吧从几年前开始地上突然裂了个大口子,而且还有越来越长的趋势。好好的一大块地种不了洛神花了,于是就把自己的农场开放出来,给游客参观,顺便提供一点零食和洛神花的各种衍生品供大家品尝。这些都是不要钱的,最后有个箱子,想给多少看着给就得了。

我们出发的太早,跟着地图找到地儿的时候人家还什么都没准备。热情的大叔招呼我们停好车,先去坡上看那个大裂缝。大田田在菲菲生日的时候送过一罐洛神花,在水里泡开好大一朵。路旁种着的都是新鲜的洛神,花花瓣肉肉的。有个牌子指着前面有dancing tree,原来是一种软软的树。稍微碰一下树枝,恨不得整个树都颤抖起来。

下了山,主人已经准备好了零食在等我们。紫皮儿的花生,酸豆角,烤白薯,烤白薯片儿……一样儿装了一小碗。之后又倒了洛神花果汁和洛神花果酒。杜甫在成都有茅草屋,森森和菲菲在泰国有棕榈叶连缀而成的“叶屋”。森森和菲菲躺在四面漏风的“叶屋”里吊床上,慢慢吃着加餐。
临走的时候,森森往箱子里才了钱,还尴尬的没塞进去。看见一个外国妹子蹲在一遍给一盆洛神花去核,上去一问她是(忘了欧洲哪国的了),来这儿帮忙,也不知道要干多久。肉肉的洛神花中间是个榛子大小的核,用一个短钢管从下往上戳洛神花,就会把核顶出来,剩下的花穿在管子上,穿满了再一起撸下来。菲菲和森森也试着弄了几个

本篇游记共含12547个文字,7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5-25 13:23

2016-05-25 14:17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2016-05-25 21:25

双猪……

2016-05-26 18:21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05-30 11: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