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斯里兰卡独行

五月初夏,赣州的天气还在阴晴不定。为了避开悠悠开运动会的时间,我决定提前出发,前往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斯里兰卡斯里兰卡的电子签证可以自己在网上办理,35美元。从广州直飞的斯里兰卡航空公司的往返飞机只要2536元,非常便宜。照例提前一天到达广州住下,酒店的专车接送到机场,六点半起飞的飞机也没问题。飞机上的早餐,烤面包、培根、水果、红茶、咖啡丰盛地让我这准备去斯里兰卡受虐的心大出意外。
五个半小时的飞机,飞机准时到达科伦坡机场。因为时差的原因,时间只过了3个小时。出了海关,换好斯里兰卡卢比,一人民币换20.22RS。在机场入口,办了张DIALOG的电话卡。1300RS有9G流量,这就不是一般的土豪了。
科伦坡机场非常小。走出来,左边有去康堤和科伦坡的汽车。我要去阿努拉德普勒,从科伦坡坐车直达来回要多出两小时。从尼甘布转车比较合适。机场外的TUKTUK车还价到600RS大概半小时到尼甘布汽车站。汽车站的34路空调中巴180RS相当于人民币9元钱到库鲁加勒。整辆车上就我一个外国人,前面的妈妈抱着一个小孩,小孩好奇地盯着我看,做出各种表情。空调极冷,被迫披上唯一的一件长袖衬衫。中巴两小时到达库鲁加勒。天空下起了小雨。汽车站在一个繁华的路口,一片人山人海。像我这种在这转车的外国人估计没几个。与我打招呼的人不计其数。在一家餐馆点了份炒饭,再三交待不要加咖喱。那味道还是让人难以接受。饭中不时冒出的沙粒,把飞机上美好早餐的感觉弄得无影无踪。
走进汽车站,去阿努拉德普勒的57路大巴正要出发,票价135RS。车上播放的音乐震耳欲聋。欢快的节奏伴随着整个行程。二个半小时,汽车到达阿努拉德普勒老车站。200RS打车直奔旧城附近的法国花园旅游宾馆(French Garden Tourist Restguesthouse)。网上预订的32美元一晚不含早并不便宜。酒店的外面很有特色。一栋两层的小洋楼加上一个花园都有几份小资情调。里面的设施已经很陈旧,正在翻新的油整个酒店就这有我这一个客人,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斯里兰卡的旅游淡季。
从酒店走出去,便是一条主街,往左走似乎人不少,应该是当地下班的时间。不很远便走到了一个汽车站。当地人很热情的找我聊天。斯里兰卡英语很普及。反正多说几遍便能大概听懂,我的英语水平也只能到这样。这里是新车站。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餐馆。卖的都是当地的饮食。来回走了几遍,决定搏一把走进一家店里。饭就不尝试了,看着一种卷起来的大饼似乎应该过得去,75RS。一杯混合果汁200RS。大饼里面居然是带馅的,散发出浓浓的斯里兰卡味让我完全没有食欲。果汁漂亮地让人垂涎欲滴。品尝一口,甜得差点让我崩溃。原来当地的果汁都要另加糖,加得越多,似乎对你越尊敬。兑着水吃完一餐,我对斯里兰卡饮食已不抱任何希望。
一夜不停地的暴雨,似乎这里正是雨季。清晨的时候,雨小了些。空气清新,一名小哥在院子里扫水。酒店底层旁边有一看上去很有情调的餐厅。这一带我已经走熟悉了,要想找到什么好吃的几乎不可能。我问了下,店里居然有早餐。我一个人也可以点,550RS一份,和飞机餐上的品种差不多,还外加煎蛋,真是大爱。无意间发现餐厅墙边有一棵巨大的菠萝蜜树。上面挂满了即将成熟的菠萝蜜。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树上的菠萝蜜。目测这棵树上的菠萝蜜至少也值千元以上。
吃过早餐,外面雨又下大了。酒店推荐我包他们的TUKTUK车2500RS。我嫌贵,在路边另找一辆TUKTUK车2000RS。加100RS还送我到汽车站。
阿努拉德普勒拥有2500年历史,在公元前380年成为斯里兰卡首都,并且在之后的一千年,都是斯里兰卡王权所在地。古皇城的遗址在十九世纪被发现,并且修缮至今。古城的通票3550RS,非常贵。包含都波罗摩塔、阿巴哈亚齐瑞修道院、鲁梵马利萨亚佛塔、无畏山舍利塔、王宫遗址、丝织物博物馆、月亮石 、三昧佛像等景点。
司机首先带我去的是伊苏鲁姆尼亚石庙(Isurumuniya Rock Temple)。这里要另买门票200RS。寺庙门口便要脱鞋。踩着雨水进入,颇有几份修行的模样。不知道当天是不是特殊的日子,来寺庙朝拜的人非常多。这些人都穿着洁白的衣裳,似乎是当地人朝拜的专用服装。寺庙的最高处有一白塔。站在上面可以把周围一览无余。寺庙中部的方形水池旁边,一小段台阶的最下面,有一漂亮的月亮石。台阶两侧有两座古老的石像。台阶的顶部有一佛像端座在石壁上。边上另一座小庙有一卧佛,当地人都带着鲜花供奉。再边上是一小型博物馆,陈列着这里挖掘的古老石像。
从寺庙出来,旁边是皇宫花园遗址。里面的规模还算可以。只剩下残垣断壁在雨中更显冷清。花园旁边的大树上忽然冒出许多猴子,也不攻击人,在那窜来窜去,正是照相的好素材。几只惊起的大鸟,也被抓拍进了相机。
古城最著名的景点就是菩提树,拥有2600多年历史,是斯里兰卡仅次于佛牙的国宝。2000多年前,印度阿育王的女儿僧伽蜜多来到斯里兰卡弘扬佛教,带来了当初佛陀释迦牟尼静坐7天7夜成道的那棵菩提树的一根枝干,这根枝干被栽种于阿努拉德普勒,经过两千多年,他已然枝繁叶茂。而释迦牟尼成道的那棵菩提树,却已经枯死,据考证,今天在印度释迦牟尼成道之地菩提迦耶栽种的,便是几百年前从斯里兰卡阿努拉德普勒菩提树移栽的分枝。那年在印度,我也曾在那棵菩提树下打坐片刻。因果循环,天道如此。在这难得碰到另一个中国小伙,之前听说这里要另买门票。我们都没找到售票处。于是互相拍个照,各奔前程。
司机说这里有另一个景点,我也没听清楚发音是什么。在菩提寺之外一排柱子的遗迹,应该就是司机所说的那个。
鲁梵维利萨亚佛塔(Ruwanwelisaya Stupa)是古城里修缮最完好也最有生命力的佛塔。这座舍利塔建造于公元前2世纪,公认是由杜图伽摩尼国王建造的最美的建筑物,但可惜建筑还未完工他就去世了,由他的儿子萨达帝沙王子继承父志最终完成了大塔的建造。据说刚完工的时候有110米,但是现在只有55米高。这里每座佛塔都在脱鞋进入,最后我干脆不穿鞋了。
都波罗摩塔(Dagoba of Thuparama)是古代斯里兰卡最早的佛塔,后被毁。现存的都波罗摩塔是1840年重新修建的,高19米,其形状改变了最初的谷堆形状而采取了倒扣的铃铛的形状。而周围歪斜的石柱,讲述着兰卡本地独有的圆形佛塔的历史。我到达的时候,正好有人在这做法事。即使风雨交加,也不能阻止他们虔诚的脚步
无畏山舍利塔(Abhayagiri Dagoba)是公元前1世纪,奉伐多伽摩尼•阿巴耶国王之命建造的这座舍利塔。据说当时的高度有110米,和鲁梵玛利萨亚佛塔高度相同,现在的高度是75米。即使这样也是现存最高的阿努拉德普勒佛塔之一。
杰特瓦纳拉玛舍利塔 (Jatavanaramaya Dagoba)这个佛塔是在3世纪时,由摩诃斯纳王命令修建的,现存高度大约70米。原来的高度据说由122米,加上放置水晶的顶端有152米,砖砌基座直径113米,厚8米。从古至今杰特瓦纳拉玛舍利塔都是与鲁梵维里萨亚舍利塔和无畏山大塔起名的阿努拉德普勒的地标建筑之一。这个舍利塔之所以出名,除了它巨大之外,还因为1982年,在这里发现了用梵文书写与金板上的9世纪左右的摩诃斯那经典。作为现存梵文经典,它是极其宝贵的文化财富。在这座舍利塔的后面有一座寺庙遗址,有一根长8米的门柱,至今仍然屹立不倒,门柱有3米在地底下。当时这巨型大门是为迎接佛像的进入而开。这里的佛塔太多,看得最后,我都分清哪个是哪个了。
从无畏山大塔向东,很快就到了被树木包围着的萨马迪坐佛佛像。现在的佛像上面搭建有屋顶,这是为了保护佛像免受风雨侵蚀,在4世纪建成的时候不是这样,佛像后面是菩提树,宛如佛祖在菩提伽耶悟道时的情形。佛像表情稳重温和,望着他的所有人都能感到心绪平静。即使平常不是很热衷宗教的人,在这个佛像前也能感受到那种恩惠的力量。
从拉多纳普拉萨德往东北方向200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建筑遗迹,残留着石柱和门。在这个建筑遗迹石门的阶梯入口,有一个雕刻非常漂亮的月亮石。最外侧是一圈火焰,象征人类世界和人类世界里充斥着的欲望。火焰内侧的4种动物象征生命力和活力,大象代表生,马代表老,狮子代表病,牦牛代表死,这些加起来就意味着轮回。里面一圈的话多象征着爱心,它的内侧叼着话多的鸟象征纯洁,寓意人类是有生命的物体。再里面就是位于正中央的莲花,莲花寓意天国,人们死后的世界。一位导游正在向当地人讲述月亮石的故事。我听不懂,只觉得这石块精美无比,很值得一看。离开月亮石,时间将近一点。司机把我送回酒店。在酒店换下湿透的外裤。司机把我送到汽车站。我将转向下一个目的——丹布勒。
阿努拉德普勒到丹布勒的空调中巴180RS。在车站外花120RS买了当地一种叫“卡勒拉”的油炸点心。配上我从国内带来的小鱼干和榨菜,居然非常美味。一车的人都盯着我享受美食的样子。实在不好意思。
一个多小时,中巴到达丹布勒。丹布勒正下着暴雨。与我同车的还有一对外国男女,他们下车决定去锡吉里耶。我婉言谢绝,打车100RS到酒店。网上预订的Milano Grand House(米兰大舍酒店)230元一晚,并不便宜,条件比国内酒店差距就不是一点点了。酒店位于另一汽车站,时间还早,打车150RS直奔丹布勒金寺。
丹布勒金寺是斯里兰卡佛教寺窟,建于公元前1世纪,是斯里兰卡的朝圣之地。丹布勒金寺是斯里兰卡一座比较典型的石窟式寺庙,坐落在一座石山的斜坡上。从山岩中凿寺,寺中有各种各样石刻佛雕像和其他雕刻,并遍布壁画。从汽车站坐TUKTUK。10分钟就到了。寺庙免费参观。寺庙门口便是一座金色的舍利塔,有人在那供奉鲜花。从大门外里走,映入眼中的便是一座立在崖边的金色大佛。雨小了些,这里开始看到不少中国人。大都是跟团过来的。大佛的左边有上去的台阶,脱鞋上去便可走到大佛下面。大佛的左侧还有一组供奉僧人的雕像。从左侧下来,便又回到门口。功课没做足,我以为这就是金寺的全部。实际上,边上还有路可以继续上山,山上洞窟里有精美的佛像。那些都是我最喜欢的。这下真是亏大了。
从金寺回来,步行回去。道路旁边有许多卖水果的摊子。一种金黄色的椰子,在斯里兰卡到处可见。只要60RS一个,非常便宜。在车站旁边买了点心作晚餐,该好好休息了。
早上酒店的早餐依然是我喜欢的面包、鸡蛋、果酱、咖啡、橙汁。从汽车站打车去锡吉里耶古城1200RS。丹布勒到锡吉里耶古城约17公里,差不多半小时。门票4260RS,非常贵。买好门票后,司机过来说他要去康堤,要我付1000RS给他。我拒绝,说好是双程的价格,怎么能这样?最后他要了半程的车费600RS,这还勉强可以接受。只是我的回程成了一个新问题。
锡吉里亚山峰平地突起,海拔349米,远眺顶峰,恰似葱绿的山林簇拥起一块巨石。公元5世纪,斯里兰卡孔雀王朝的迦叶波王子弑父篡位后,惧怕逃亡印度的弟弟目犍连回来复仇,离开了首都阿努拉达普拉,迁到锡吉里亚峰上,立王宫,建帝都。迦叶波国王为了把这座山峰建成固若金汤的辉煌王宫,费尽心机。但是18年后,他还是战死在目犍连手下。此后锡吉里亚古宫被遗弃了,直到1894年才被欧洲的一位考古学家重新发现。1948年斯里兰卡独立以后,政府拨款修建了登山游览的道路,向国内外开放。当年的锡吉里亚古宫,在方圆不过数英亩的峰顶上,宫殿凌空独立,似一头庞大的卧狮,故又有“狮子岩”之称。在锡吉里亚山腰上用砖石砌了一只巨大的狮子坐像,作镇妖之用,今只剩两只一两米左右大小的前爪。这里也是狮子岩最有名的地方。

 
从山脚到山腰建造了一条漫长的走廊,山腰西面环山长廊直通绘有彩色壁画的石壁。为了保护珍贵的壁画和游客的安全,政府还特制了一个巨大的铁丝网,罩在石壁上面。据说1500多年前,涂有石灰浆的石壁上曾绘有数百帧天女画像,由于沧桑巨变,现仅剩下21帧了。壁画上的天女们上身裸露,肤色金黄,陪衬着闪光的头饰,有的手执花盘和花朵,有的正在散花。这些壁画虽已历经千余年,但其色彩仍鲜丽如初。
 
在山腰平台上,仰望通向顶峰的阶梯,令人不寒而栗,一排陡峭的石梯始于一只端坐的仅剩半身的石狮子,石梯之上恰似龟背般滑溜的巨大石上,固定了一条铁链。游客们手握铁链一步一步地向险峻的山顶攀登。山顶的王宫早已夷为平地,仅剩下一片倒塌的庙堂、干枯的水池和荒芜的花园了。一角的菩提树,孤单的立在那里,见证着这里的沧桑。一群外国人要我给他们照相,我欣然同意,互相利用了。
 
狮子岩王城虽然规模宏大,但被毁灭的太彻底了。除了基座几乎没有任何地面建筑。如果还有残留的建筑,那将会是怎样的震憾人心。
从山上下来到出口,一眼就看到进来的公路。那里有路过的公交可以回丹布勒。等车的时候,一头大象晃悠悠的走过来,赶紧拍了几张相。往前走了一百多米,不少TUKTUK车在那等客。最后谈妥700RS回到酒店。
 
酒店旁边是一家餐馆,看菜肴图片很不错。和我住的酒店是同一个老板。我决定再搏一把,点了份海鲜炒饭加一杯西瓜汁。重点注明西瓜汁NO sugar。虽然等了半个小时,但炒饭味道出奇地的好,完全没有斯里兰卡味。份量太多,快撑死我了。价格只要410RS。
午饭后,从丹布勒坐大巴去康堤,车费93RS。汽车晃荡了二个半小时,到达康堤。康堤依然在下着暴雨,虽然酒店离车站不远,还是打了个车200RS。网上订好的赛瓦纳城市酒店(Sevana City Hotle),位置非常好,去哪里都方便,181元不含早。酒店门口还碰到三位包车来的中国MM,这回总算没有包酒店了。
 
第二天一早,在酒店用餐。依然是我喜欢的样式,550RS。暴雨没有任何消停的迹象。我步行去佛牙寺,1.5公里差不多走了半小时。佛牙寺旁边便是康堤圣湖。上班的行人行色匆匆。湖中小岛的椰树的狂风中飘摇。
 
佛牙寺始建于15世纪,后经历代国王不断修缮扩建,整个建筑规模宏伟。主要入口处在西门,周围有护寺河环绕,寺院建在高约6米的台基上,分上下两层,厅堂套厅堂,结构复杂,其中主要有佛殿、鼓殿、长厅、诵经厅、大宝库、内殿等。核心是二层的内殿,供奉国宝佛牙。内殿正中供奉着一尊巨大坐佛,金光灿灿,佛前朵朵莲花和佛烛桌案,香火缭绕不绝,殿左侧的暗室则为安放佛牙之地。暗室里有一座7层金塔金塔内又有7个小金塔,一个罩着一个。每层小金塔内藏着各国佛教徒供奉的珍宝,最后一个小金塔不到1米高,塔顶饰有一枚钻石,塔里有一朵金莲花,花芯有一玉环,长约5厘米的佛牙就安放在这玉环的中间。佛牙寺四周有高墙围绕,围墙四角各建有一庙,即纳特(观音)庙、摩诃庙、卡多罗伽摩庙和帕蒂尼女神庙,据说这4座庙是为了保护佛牙建立的。门票1000RS。
 
佛陀寂灭后,舍利引起纷争。印度羯陵伽(Kalinga)国遭邻国攻打。命女儿艾玛玛菈(Hemamala)公主将将圆寂的释迦牟尼佛的一颗佛牙藏在发簪中,从印度带到斯里兰卡避难,此后一直珍藏在这里,成了几经激烈烽火战争的锡兰岛民赖以寄托的精神遗产。

从大门进去上台阶,入口的工作人员给每人一份介绍佛牙历史的免费光盘。从一个通道进去,便到了大厅。大殿的正面两侧几根长长的象牙,显示着佛牙的尊贵。从一侧上到二楼,便是供奉佛牙的主殿。两个韩国MM也在那儿。一个会英语,另一个居然让我用汉语和她交流。好郁闷,为什么有那么多会汉语的韩国MM。这间接地在鄙视我的英语。佛牙寺每日早、中、晚3次在震慑人心的鼓乐声中,由3位高僧,分持3把不同的门匙开启内殿大门,进入内殿,举行隆重的敬拜仪式,仪式之后再开启内殿拱门,让信徒与游人从门外鱼贯瞻仰供奉佛牙的佛牙塔。随着音乐的响起,到了佛牙开启的时间。大厅忽然热闹起来,跟着一群供奉的人群,我们也凑过去排队。前面的斯里兰卡MM,看见我们没有供品。把她的马蹄莲分给我们每人一支。真是太好了。跟着人群来到供奉佛牙的佛牙塔,献上供品。观望装有佛牙的金盒虽然,即便只有短短几秒钟,也算与佛有缘了。
 
一楼大殿后面,另有一大殿,供奉着佛祖。大殿四周用21幅图介绍着佛牙的来历。大殿二楼是博物馆,收藏着佛牙寺的一些文物古迹。一名我以为是工作人员的人在那热情的给你介绍带路,其实应该是个向导,给了100RS小费。
 
佛牙寺出来,前面便是康堤古城。古城被修复的围墙包围起来,不用门票。康提圣城原称"桑卡达加拉普拉",是国王维克拉玛巴胡于公元1357-1374年建造的。16世纪,当葡萄牙人占领锡兰南部大片国土后,当时康提王朝的统治者便撤退到中部地区。1592年康提被定为王国首都,这一直延续到19世纪的辛哈莱斯王国。19世纪初,动工将宫殿南面山下的一片稻田挖成巨大的人工湖--康提湖,湖边种上热带树木花草,并修筑一条平坦的环湖大道。直到1815年,英国占领了锡兰全部国土,结束了康提王朝的统治,康提才结束了作为首都的历史。如今的康堤古城已剩为数不多的古迹。
 
回到酒店,大雨还在不停地下。步行到车站,正好有发往科伦坡的公交140RS。公交差不多走了四个半小时才能科伦坡,一路大雨不停。汽车进入拥挤的科伦坡,雨慢慢地停了。汽车站离火车站不远。打车200RS到酒店。科伦坡的住宿奇贵无比。预订的City Beds - The Regent(城市床丽景酒店),340元一晚不带早餐,除了位置优越,就没其他优点。酒店在一个红绿灯旁边。我入住的时候,正好一对外国老夫妻离开,这样又变成我包酒店了。
 
酒店的旁边便是铁路,有个小站台。不时有火车在这停住上下客。再过去一座白色的佛塔。成群的乌鸦盘旋在那儿觅食。附近高楼林立,这些酒店最便宜的也在六、七百以上。显然不是我的消费层次。
 
酒店出去左转便是科伦坡有名的hospital street。那里留下了许多殖民地时的建筑,挺适合拍照。也有不少餐馆和商业中心。商业中心后面靠着大海,浪潮随风而涌。我祈祷明天开始不要再下雨,因为我要去海边体验斯里兰卡最有名的高跷渔夫和出海观鲸。我在一家看起来非常明亮的餐馆。点了一份海鱼炒饭和一杯不加糖的西瓜汁。味道很正,我又吃撑了。街边有很多套近乎的当地人。聊不了多久,就会忽悠你去买珠宝。曾经在曼谷碰过这种情况,我自然不会上当。
 
科伦坡要塞火车站出发到加勒的火车票二等座180RS。没有座位号,需要自己找座位。同车的还有一对中国恋人。车站一个像工作人员的人热情为我找站台,火车迟到了,换了站台。他带我上车,找到座位。然后拿出本子,说他是聋哑人学校的,在募捐。我给了200RS,也就心安理得。
 
斯里兰卡最有名的火车当属“海上火车”。从科伦坡出发到加勒的前半段,火车大部分都靠着海边行驶。坐海上火车则让人仿佛置身日本动画电影《千与千寻》的海上火车情境中。据说宫崎骏的《千与千寻》海上火车的思路就源自这里。《千与千寻》这部动画片我很早就看过。陪悠悠也看过两次。千寻为了拯救父母,在汤婆婆的助手“白龙”的帮助下,进入澡堂,并成功的获得了一份工作。在澡堂工作的过程中,千寻从一个娇生惯养,什么活都不会做的小女孩,逐渐成长,变得越来越坚强能干。最终在众人帮助下救出父母。这样的电影自然是启迪小孩心智的好电影。千寻与无脸人,乘坐海上火车去寻找钱婆婆那一幕,早已深深刻在脑海。来斯里兰卡乘坐海上火车正是我此行最重要的目的之一。
 
火车驶出科伦坡不久,便能看到大海。顺着火车的右手边靠窗。窗外便是美丽的大海。天气晴朗,配合涌起的浪花、蔚蓝的天空,非常漂亮。火车离海最近到三米,火车的车门从不关闭。只要胆大,抓住车门扶手,人飘在车外也不是难事。与那对中国男女,互相拍照。或在车门外或在座位上,偶尔做个文艺大叔也未尝不可。前面三、四十分钟是欣赏美景的最佳时刻。后面火车依然是沿海而行,只是离海有几十米远,被椰树或房屋阻挡,效果就差多了。静静地看着路边的当地人,熙熙攘攘,也是不错。
   
斯里兰卡的火车是不报站的。走到一半的时候,一对乌克兰情侣上车。他们也是到加勒,那男的和我同时打开谷歌地图来查到站讯息。我们对视,不禁哈哈大笑。火车到达加勒晚点约半小时,当地时间十一点半。加勒火车站居然有罕见的存包处,100RS,太完美了。我把行李存好,直奔加勒古堡。
 
加勒城堡是16世纪由葡萄牙人建造的。加勒老城位于斯里兰卡西南,正好处于印度洋的海滨上。加勒老城及其城堡建筑在岩石半岛上,这个半岛是个天然的港口。公元十八世纪英国人入侵之前,加勒城堡一度辉煌,发展到了它的顶盛时期。它是欧洲人在南亚及东南地区建筑防卫要塞的典型代表,成功地融合了欧洲的建筑艺术和南亚的文化传统。1988年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加勒古堡就在火车站对面不到5分钟处。火车站旁边是汽车站,人来人往,非常拥挤。揽客的TUKTUK司机,非常热情,价格大都合理,只是我不需要。步行到古堡外面,一个单独的中国MM正在那自拍。她和我到达斯里兰卡的时间差不多。只是她的路线是先到加勒这边,接连几天的暴雨,她什么也没体验到。我虽然也没碰到暴雨,似乎还好,没错过什么。她拍完就要离开加勒去往科伦坡。太阳已经高高在上,晒得要死。古城有名的钟楼远远就可以看见。以它为标志,就不需要地图。古城内一条街道上,看见一家中国人开的面馆。内心已抑制不住激动,午餐就靠它了。 钟楼旁边的有成群的中国人。这也是我在斯里兰卡见过最多中国人的地方。古堡的另一侧正对着大海。那边岩壁与城堡结合为一体,拱卫着加勒。每隔一段,便有一对一对的当地情侣,撑着伞偎依在一起。古堡不是太大,走完一圈回到街道。有一座寺庙。僧侣在那修理草坪。再往前走,便是加勒古堡宣传图上的教堂。在那照个相留个影,古堡就基本游完。沿着教堂前的道路,很快又转回城堡入口。正是午餐的时间。在那家中国面馆点份650RS的牛肉面、200RS的绿豆汤。虽然有点小贵,但那地道的中国味道,让我差点再来一碗。
 
加勒到美蕊莎,约30公里。公交车50RS,约一小时。行到一半的时候,能看到许多竖立在海上的圆木,那些正是高跷渔夫的工具。网上预订的I and I Rest Mirissa HoteL就在公交站台前方200米处。218元的价格带早餐,还算过得去。不过似乎又是我一个人包酒店。顺便订好第二天早上观鲸的船票2000RS。酒店门口有许多等客的TUKTUK车,谈好800RS来回去看高跷渔夫。
 
高跷钓鱼是一种传统的钓鱼方式,原本是那些没钱买渔船的渔夫发明的,在海浪中竖起木桩,每天涉水爬到浸泡在海水中的木桩上,手持没有钓饵的渔竿,等鱼上钩,远远看去,就好似一群脚踩高跷站立海水中的垂钓者,全然一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架势,这方法也被戏谑的称为“世界上最牛钓鱼方式”。那时的海边到处是金枪鱼,据说随便放下钩子就能把鱼钓起。而今,这种方式已经不可能钓到鱼了。这种高跷渔夫加勒到美蕊沙一带的海边,现在只是作为一种表演供游客拍照。
 
大概半小时,就到了有高跷渔夫的地方。海中竖立着几根木桩。茅草屋里有人出来跟我说500RS一个人,我说太贵。也许现在生意难做,最终说好500RS三人。表演总是人多好看些。海边的浪花很大,几次打过来,差点又打湿我相机。把相机交给司机,大概教了他一下。我也参加钓鱼的行列,不过又多花了100RS,他们才肯配合。虽然表演的成份多,但相片照出来能挑出几张有感觉的,这样行程就很完美了。高跷渔夫也是我来斯里兰卡必看的项目之一。这种传奇已经成为斯里兰卡旅游的名片。不管以何种方式出现,如果错过,必定遗憾。
 
回到美蕊莎,我走到海滩边。一家一家的酒店连接在一起。只有走到很边的地方才有通道到海边。海边的沙子很细,踩着很舒服。风浪很大,两个外国人在那冲浪。也有不少中国人在海水中嬉戏。靠近海边的酒店餐厅都对着沙滩。很多都没有什么生意。走到海滩中间的地方,有一家餐馆倒很热闹。沙滩上只有两个海鲜摊,大都是冰住的虾和鱼类。价格都不便宜,一只个头不是很大,但还活着的龙是3500RS。纠结了半天,想着一路上除了门票和住宿也没花太多钱。果断就吃它了,再来一杯西瓜汁,这样的晚餐也算还可以。
 
第二天早上六点,酒店外已经有车接我去看鲸鱼。美蕊莎据说是世界三大观鲸地之一。一般2-6小时,看到鲸鱼就返航。TUKTUK车把我送到渔港,我是第一个到。港湾里停满了归航的渔船。很多渔民就在那出售他们的战利品。太阳刚露出头,便跃入空中,大地一下就完全亮了。这条观鲸船算大的,如果坐满的话,应该可以容纳一百多人。成员陆续到达,总共二十多个人的样子。二楼是VIP,大部分人都去上面了。票价应该比我贵不少。我上去要另加1000RSS,果断放弃。坐在一层的就和我六个中国MM。船员端上饼干、红茶和晕船药。我像过来人似的挥了挥手,拒绝吃药。
  
七点钟,船驶出港湾。外面的风浪巨大无比,船只像过山车似地上下乱窜。MM们都在尖叫,我高手一样没事。船员端来了早餐,是个三明治。味道还不错。然后这却是悲哀的开始。船又驶出一会儿,大浪把船抛抛去。有两个MM已经开始呕吐。我初时还故作镇定。却挡不住一股酸水涌上,在那狂吐不止,早餐是白吃了。船员在那忙得不可开交,一下递纸,一下换塑料袋。二楼也有MM吐得不行,直接躺在船后的小床上。船员偶尔指示着鲸鱼的方向,我们跑过去,基本没看到。底层有三个MM,骄傲的站在那儿,一点事都没有。我真服了。船只继续晃来晃去,又来第二波呕吐高潮。在自己轮船上感觉的只是过山车一样的晃动。看其他的观鲸船,几乎就是要翻船的节奏。当第三次呕吐来临的时候,已经无啥可吐,人都虚了。轮船马达突然轰鸣的时候,便是发现鲸鱼踪迹。大家就赶紧跑向船边。经过多次折腾的时候,终于在离我们船不远的地方,清晰地看到一条巨大的鲸鱼拖着尾巴砸向大海,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时间太短,照相都来不及,但总算不虚此行。运气来临的时候,挡也挡不住。我们接连看到远方几次鲸鱼喷水的壮观画面。只是太远,鲸鱼一下就看不见了。船只返程,我昏睡过去,感觉好多了。快到港口的时候,给了船员100RS小费,他真是辛苦。虽然此行有些自虐,但能看到一些以前不曾亲见的场面,感觉特别有意义。
  
从港口步行回酒店,还不到十点。尝试问下酒店是否还有早餐。毕竟早餐已经吐空了。酒店的服务很到味,马上叫人带我去吃早餐,虽然每天早餐都差不多,但这样的早餐无比享受。退了房,坐公交大概半小时到马卡勒,25RS。那里有高速大巴到科伦坡。美蕊莎虽然有直达科伦坡的班车,但要4小时,还是免了。
 
马卡勒的高速大巴到达科伦坡差不多二小时,正好停在我上次到科伦坡的车站。出了车站,马路对面另有一个车站,那里有空调大巴到尼甘布,110RS。一路下着雨,车到尼甘布,雨完全停了,真是太好了。预订的modern city inn(现代城市旅馆),237元带早餐,位置很不错。建筑很有欧式风格,也有很大的停车场,院子里几株高大的芒果树结满了果实。唯一奇怪的是,这里似乎又是只有我一个人住。
 

尼甘布最有名的当属鱼市。我在门口打车150RS直奔鱼市。司机不错,介绍说这里有两个鱼市。第一个鱼市像中国菜场一样,临近傍晚,只有不多的两、三个摊子,品种也不多。司机带我到另一个更远些的鱼市,也没几个摊子了。我想知道哪里有加工海鲜的小店,司机说这里没有。除非酒店肯替我加工。这样就没有太大意义了,就算酒店同意,我也不可能一大早买回酒店,把海鲜当早餐吃吧。回到酒店,到街边买了几个“卡勒拉”把最后一包榨菜和鱼干吃完也算圆满了。
 
第二天凌晨四点多就醒来,纠结中要不要再去看下鱼市。毕竟传说中那么有吸引力。最后还是决定去看一下。出了酒店,外面正好有辆TUKTUK车过来,我问多少钱?他说100RS带我过去。吓死大叔了,太便宜了吧。怕出意外,赶紧掏出手机录像。最后还是我太小人之心了。他是一家酒店专门接送客人的。顺便捎我过去,然后推荐我去他们店里用餐。
 
清早五点鱼市已经开张。起这么早,居然也没有看到所谓的万船归航的场面。鱼市里摆满了刚打捞的海鲜。金枪鱼、鲼鱼、蟹、虾甚至还有鲨鱼。随意问了一下明虾的价格大概1000RS一公斤,确实便宜。螃蟹也不贵,500RS一只的样子。没有加工的地方,海鲜再便宜对游客也没有任何意义。没看到我最爱的龙虾,也是失望。尼甘布鱼市传说可以休矣。
 
打车150RS回到酒店。酒店院子地上掉下的芒果,看上去还很青。捡回去在房间洗洗剥皮,居然很甜。瞬间就有冲出去把芒果全摇下来的想法。
 
吃过早餐,美美地睡了个回头觉。十一点多钟退房,把包存在酒店。出去吃午餐,走到早上司机推荐的那家餐馆。居然是家清真餐馆,星期五不营业,这玩笑就开大了。只好打车奔向海边有餐馆的地方。那里的餐馆倒不少,价格都奇贵无比。也有海鲜炒饭之类的。找了几家,看到一家有中文菜单的餐馆,很有情调。点份青椒肉丝800RS。终于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肉丝不知道被什么酸酸的酱裹在里面看不到一点儿肉的样子。青椒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几根当地的菜叶我也叫不出名字。彻底把我的午餐毁了。
 
从餐馆去海边,几分钟便到。海边的风浪很大,成群的乌鸦在那觅食。海滩上树枝、垃圾不少。一对对本地情侣躲在伞下谈情说爱。我经过的时候,也给我点头微笑。太阳晒得人犯晕。几只乌鸦瞄上了一条死鱼。我在那静静等候海浪冲上来。在它们飞起的瞬间,我按下了快门。照到了一张我极满意的相片。
 
忽然想起在埃及开罗天天吃肯德基。赶紧打开谷歌地图还真找到一家肯德基,距海滩2.5公里。跟着谷歌导航步行。穿过一条条小路。不小心到达了尼甘布有名的荷兰运河。运河对岸,一群当地人在那修补渔网,看见我都热情地打招呼。问我要不要租船游运河,我谢绝。运河两边倒映的船影、河边芒果树倒影与静静的运河,却是一幅美丽图画。路上经过的一栋栋当地人的小院。家家都基本都栽了几棵芒果树,上面青翠的果子真是馋死我了。
 
 
找到肯德基,离我住的酒店居然很近。这样回去的车费也省了。肯德基的价格比中国大概贵30%的样子。点份汉堡、鸡肉、薯条和可乐,我是放开了吃。磨到六点到酒店取了行李,600RS直奔机场。街道和机场都装饰了很多灯笼。第二天是斯里兰卡有名的灯节。灯节又叫维莎迦节,是斯里兰卡全国最大的传统佛教节日,据说这一天是释迦牟尼出生、得道、涅磐的纪念日,也是传说中佛陀亲临兰卡岛以及僧伽罗人的祖先带领随从迁徙兰卡的纪念日。节日期间,全国各地佛旗高悬,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制作各种形状和规格的灯笼,挂在建筑物上。夜幕降临时,四处灯光辉煌,象征佛灯长明。我能提前感受一下气氛,也算佛缘不浅。
 
斯里兰卡航空的UL880航班准点到达广州。因为时差,已是中国早上五点多钟。坐上返回赣州的火车,我昏睡过去。短短的八天,从印度洋回到太平洋。每天转场,都很潇洒自如。深入到当地人中,感觉自己的强大。冥冥中上天保佑旅行中的主要项目都已完成。一个人的任性随意,这样的旅行可以经常有。

(二○一六年五月)

本篇游记共含12544个文字,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5-25 20:26

引用 传说中的东哥 的图片:

2016-05-25 21:5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玩得好潇洒,羡慕。

2016-05-25 23:39

游记超赞,互相支持

2016-05-26 09:21

引用 传说中的东哥 的图片:

怎么不穿鞋

2016-05-27 15:56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2016-05-30 11:59

这两天那边都是阴雨天气吗

2016-06-02 19:4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趁活着去旅行 发表于 2016-05-27 15:56:06 的回复:

怎么不穿鞋

回复趁活着去旅行:寺庙都要脱鞋

2016-06-25 15:31

引用 diegoachen 发表于 2016-05-30 11:59:30 的回复: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回复diegoachen:十月中旬打算去缅甸、清莱、老挝

2016-06-25 15:3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